关灯
护眼
字体:
119、阶段测验 推好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凌晨一点半。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易粒粒洗了个澡出来,这才发现夜千筱根本就没有回来。

    去哪儿了?

    毫无精力的易粒粒,瘫坐在椅子上,抽了点力气狐疑着。

    解散后,她是跟陈雨宁一起回来的,两人皆是累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及夜千筱的存在。

    正思考着——

    宿舍门,被推开了。

    夜千筱从门外走进来,走入宿舍的灯光中。

    “你去哪儿——”

    偏过头,易粒粒话未说完,就瞥见夜千筱手中拎的东西。

    “喏。”

    停在她椅子旁边,夜千筱一抬手,便丢了个小袋子过去。

    易粒粒抬着酸痛的手臂,连忙将其接住。

    细细一看,才发现是俩馒头俩包子。

    舔了舔唇,易粒粒扬了扬眉,“去厨房了?”

    “嗯。”

    夜千筱点点头,刚想回自己位置,但又顿了顿,旋即将另一个小袋子丢了过去,“她的。”

    “谢谢。”

    接住袋子,易粒粒收敛眸光,真诚的道谢。

    她知道夜千筱跟炊事班的关系,据说她先前就是炊事员出身,后来炊事班都以她和刘婉嫣为荣,偷偷摸摸给她开小灶也不是一两次。

    但,这些食物,夜千筱本可以在厨房吃过后,再悄无声息地回来的。

    根本没必要在乎她们。

    可是,她带了。

    就连陈雨宁那份,她也带了。

    交代完,夜千筱挪回自己床位,将包子馒头往桌上一丢,便拿了新的作训服,准备去洗澡。

    “炊事班还有人吗?”

    看着她走向阳台的身影,易粒粒不由得问了一声。

    “没了。”

    步伐微顿,夜千筱都没转身,直接走向阳台。

    没了?

    那,她怎么进去的?

    心下疑惑,易粒粒眸光微转,紧随着,视线在夜千筱桌上扫过。

    在装馒头的小袋子旁,正好摆放着一个小小的钥匙。

    愣怔片刻。

    易粒粒猛然失笑。

    难怪!

    有钥匙,还需要有人吗?!

    只是,她并不知道,这些馒头包子,并非夜千筱刻意在厨房找的,而是炊事班的人事先准备好,任她过去拿的。

    趁着夜千筱去洗澡的空隙,易粒粒拿了一袋馒头包子,悄无声息地去了二楼,敲了陈雨宁宿舍的房门,将食物交给了她。

    两人聊了几句。

    之后,易粒粒回来,发现夜千筱已经洗完澡了。

    正坐在椅子上吃馒头。

    桌上的台灯打开,她一只手拿着馒头,一只手翻看着个小本子,姿态悠闲而懒散,一扫先前的疲惫神色。

    “不睡吗?”

    看了几眼,易粒粒询问道。

    “吃完就睡。”侧头看她,夜千筱淡淡的回着。

    点了点头,易粒粒便不再说话,将自己桌上的台灯打开,顺势坐下,将需要复习的资料拿出来。

    第二阶段的测验在七月十八日结束,而,十五日,她跟陈雨宁将会参加第二次考试。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可,她还没来得及复习。

    同夜千筱一般,一边吃着馒头包子,一边拿着书来看。

    十分钟后,夜千筱便熄灯睡觉,而易粒粒顾及到两点半,才回到床上去休息。

    ……

    疲惫至极的她们,才睡了三个小时左右,起床哨便吹响了。

    严利的训练,安排的极其紧凑,原本十五分钟的吃饭时间,被严利缩减到八分钟,恨不能时刻将她们的体力压榨干净。

    三个人,若非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恐怕连一天都坚持不下。

    接下来莫约十天左右,她们的生命里,几乎无暇去想其它,唯独被训练、吃饭、睡觉所占据。

    而,要另外复习的陈雨宁和易粒粒,差点儿被逼疯了。

    7月11日,中午12点。

    严利头一次这么准时,准点将她们放到食堂去吃饭。

    早已跟炊事班串通好的夜千筱,一进去,就见到给她们盛好饭菜的端盘。

    这算是给她们节省时间。

    “诶。”

    夜千筱和易粒粒刚去拿饭菜,就听到一旁的陈雨宁稍稍惊讶的声音。

    两人皆是偏头看过去。

    “那边,”陈雨宁指了指一个方向,眉头微微抽动了下,“队长回来了!”

    微微一愣,两人对视了眼,皆是顺着方向看过去。

    果不其然——

    看到彭雅的身影。

    她的气色似乎不错,此刻正坐在餐桌旁,手边摆放着一份午餐,还没开始动筷子。

    而,严利正站在餐桌对面,仍旧是那一脸的严肃模样。

    两个人,呃,看起来,相谈甚欢。

    “过去吗?”

    倏地,易粒粒扬眉,瞥向两人。

    陈雨宁端着端盘的动作微顿,转而看向她,淡定道,“我不找死。”

    “我也是。”

    夜千筱耸耸肩,顺着说道。

    她敢保证,一旦她们过去了,下午的训练,严利肯定会对她们更残忍。

    这个教官——

    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再者,彭雅虽然回来了,但并不代表,她之后就会来训练她们。

    易粒粒诧异地挑眉,将两人从头到尾的打量了遍,最后颇为无奈地摊手,道,“走吧。”

    于是,三人便朝跟彭雅和严利相反的方向走去。

    抓紧时间,一坐下,便狼吞虎咽的。

    与此同时。

    彭雅将筷子掰开,听着严利一本正经的跟她说着训练计划和成果,还有那三个家伙平时的状态,唇角的弧度轻轻地扬了起来。

    “没人发牢骚吗?”听了几分钟,彭雅侧了侧头,浅笑着问道。

    凝眉想了想,严利抿着唇,果断道,“没有。”

    “噗。”

    彭雅忍不住笑出声。

    就算她们有牢骚,也不会让严利听到,所以严利这般肯定,彭雅难免觉得有趣。

    她看过严利改良的训练方案,跟她先前的训练相比,完全可以用“残酷”两个字来形容。

    基本不给人任何休息时间。

    在家修养的这段时间里,彭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还在训练的夜千筱她们,所以经常托点儿关系去打听打听,最近几天联系上了徐明志,对方可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不少有关严利的训练“恶行”。

    按照徐明志的原话,就是残忍的令人发指。

    了解徐明志的为人,虽说在很多事上,会有夸张的成分,但基本上都不会说假的,所以彭雅才会说服家里人,提前一天回来了。

    见得她笑了,严利拧着眉,颇为莫名的问道,“有问题吗?”

    “没有。”

    当下,彭雅摇摇头。

    “哦。”

    没有追问,也不知严利是否信了她。

    停顿了下,严利看着彭雅,直接问道,“彭队长,你什么时候来接手。”

    想了想,彭雅才意识到,她说的是接手教官一事。

    “你最近很忙吗?”微微仰着头,彭雅忽的问道。

    “怎么了?”严利疑惑。

    “是这样的,”彭雅和颜悦色的,温和地解释道,“我觉得你训练的很好,如果你要是有空的话,麻烦你继续帮一下这个忙,再训练她们一段时间。你知道,唔,她们毕竟是我的兵,我有些下不去手。”

    凝眉沉思片刻,严利沉重地看着她,最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好。”

    作为狙击手,他能够参加的实战任务,是极少的。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们这些狙击手的任务,基本都是没日没夜的在训练,因为一般的救援任务,根本就轮不上他们。

    虽说是海军,但,他们也是狙击手,总不可能拿着狙击枪,去海里打捞人吧?

    所以,除了自身的训练,严利的生活还算清闲。

    得到他的同意,彭雅的神情又和缓几分,笑着道,“那麻烦你了。”

    “不用。”

    严利硬邦邦的回道。

    果真跟徐明志描述的一般,是块冷硬的石头。

    彭雅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你去忙吧。”

    “是!”

    斩钉截铁的应声,严利身子绷得笔直,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跟她敬军礼般。

    “……”

    彭雅哑言。

    如此商定好,接下来的训练方案,自是还由严利来负责。

    那一整天,夜千筱她们都在训练,没有空余时间,更不用说去找彭雅问情况。

    可——

    她们没想到,那天晚上,严利提前一个小时结束训练,让她们12点就回了宿舍。

    “我觉得,有情况。”

    回去的路上,三人交换了下眼神,最后,由易粒粒说出了她们心底的疑惑。

    “好巧。”

    陈雨宁压了压帽檐,朝她伸出了手。

    易粒粒反手握住,两人算是肯定了这个想法。

    夜千筱在旁干看着,有些无聊的抬了抬眼,看向天上的夜空。

    这段时间,三个人除了训练,就再无其他的事,身体累到极致,生活枯燥到极致,易粒粒和陈雨宁偶尔会来点冷幽默。

    很多时候,夜千筱宁愿相信她们神智出了问题。

    二楼,易粒粒和陈雨宁告别。

    夜千筱率先上了三楼。

    而——

    刚来到走廊,就见到307宿舍亮起的灯光。

    步伐微顿,夜千筱抬起手指,将帽檐稍稍推了推,然后双手放到裤兜里,悠然地走到307宿舍门前。

    门开了一半,里面有光线射过来,微微抬眼,光线便落入眼底。

    抬手,推开门。

    刹那间,映入眼底的,则是站在易粒粒床位旁,拿着本资料书翻看的彭雅。

    她看得很认真,直到听见推门声,才偏过头看过去,眼底残留着丝丝惊讶。

    紧接着,那抹惊讶退散,她神情里留下的,仅有温和的笑容。

    “训练结束了?”

    将书本合上,彭雅朝她笑了笑。

    “嗯。”

    凝眸看着她,夜千筱淡淡地点头。

    不一会儿,易粒粒也走了进来,瞥见彭雅时,有过瞬间的诧异,但很快就恢复镇定,和气地喊道,“彭队长。”

    “都回来了啊。”唇角笑意加深,彭雅笑眼看着她们,“不介意我耽误点时间吧?”

    “您说。”

    微微摇头,易粒粒平和的说着。

    “就跟你们说一声,我暂时不打算当你们的教官,如果严利没有其他事的话,会一直担任你们的教官。”彭雅平静地说着。

    “这是通知?”易粒粒扬眉。

    “是的。”

    彭雅点头。

    “那么,”易粒粒轻笑,“我们也没有反驳的理由。”

    意思是,已经决定的事,她们再如何不愿,也没有办法去改变,自然只能就此接受了。

    彭雅看了她一眼。

    这孩子,倒是挺识时务的。

    而,一旁的夜千筱,神情淡淡的,似是根本不在意一般。

    “再过几天,你跟雨宁,就要重考了吧?”见她们没意见,彭雅适时地转移话题。

    “是的。”易粒粒的视线,停留在她手中的书本上。

    “复习的怎么样?”

    “还好。”

    易粒粒估量着回道。

    “实话。”彭雅盯着她,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挺直着腰杆,易粒粒干脆道,“能过。”

    能过。

    并非虚张声势,也并非坚定有力,她非常的淡定,就像是在说一个已定的事实。

    打量了她几眼,彭雅轻轻一笑,继续问道,“雨宁的情况呢?”

    “这个,”顿了顿,易粒粒侧头,无奈的笑,“我也不知道。”

    “行,我待会儿去找她。”

    说着,彭雅将手中的书本递过去。

    “好。”

    点了点头,易粒粒将书本接过来。

    夜千筱在旁站了会儿,见得彭雅跟易粒粒的话题扯到训练上,她也没空插嘴,便直接去拿了衣服,抽空去洗了个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两人还在聊天。

    一直以来,彭雅对他们的心理状况,都是很在意的,而聊天,最能看出她们的心理状态。

    洗过澡后,夜千筱也被拉着说了几句。

    都是些闲杂琐事,夜千筱都一一回答了,在彭雅面前,她还是很赏脸的。

    不管别的,就凭彭雅意外流产后,不怨任何人,还说服自己的家人,重新回到这里。

    这种心胸、气魄、坚持,都能获得夜千筱的认可。

    莫约零点过半,彭雅才准备离开。

    等她出了门,易粒粒和夜千筱对视了眼,有个猜测,隐隐约约在心底成形。

    没猜错的话——

    这一个小时,应该是彭雅故意空出来的。

    其用意是,让她充分了解,她们现在的情况。

    “睡吧。”

    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夜千筱朝易粒粒淡淡说道。

    “行,我先熄灯。”易粒粒点了点头,旋即道,“这天气,太热了,先去冲个澡。”

    看了她一眼,夜千筱也没反驳意见。

    这段时间,她们甭说吃饭了,就连洗个澡都为难。

    严利时不时就会将她们丢到深山野林,每个一两天,根本就走不出来,更不用说洗澡了。

    所以,平时在基地训练时,如没真的累到爬不动,她们还是会花十来分钟,给自己淋个澡的。

    ……

    彭雅的通知很到位。

    三个人都意识到,她是真的不会继续来训练她们了,所以面对严利时,顶多一脸“心如死灰”的表情,彻底断绝了那份念想。

    置之死地而后生。

    彻底没了希望后,她们对接下来的训练,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继续被训练了几天,在14日的晚上,严利忽然宣布——

    明晚,给陈雨宁和易粒粒重考。

    消息来的突然,事情与夜千筱没有关系,易粒粒也算是准备好了,可陈雨宁却心里没底,14号晚上,她花了五个小时来复习。

    第二天,易粒粒直骂她是个疯子。

    却,也没指责她什么。

    这段时间,陈雨宁有些焦虑,易粒粒和夜千筱都发现了,可也没能去帮助她。

    晚上十点半开考。

    夜千筱不需要参加,本来是可以休息的,可严利却不肯放过她,晚上胡乱给她编了个理由,硬生生把她丢到海里,进行十公里的武装泅渡。

    显然在针对,夜千筱无语凝噎,却无可奈何。

    等夜千筱浑身湿漉漉的爬回来时,陈雨宁和易粒粒都考试完了。

    本想着可以休息,然,更大的噩耗席卷而来。

    “哔——哔——哔——”

    刚到宿舍楼下,就听到急促的哨声,跟催魂的有得一拼。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用湿袖子糊了一脸水,旋即加快脚步走过去。

    闻着哨声来到集合点时,陈雨宁和易粒粒已经在等待了。

    “快点,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冷冷地朝这边看来,严利猛地抬高声音,朝她咆哮道。

    声音震耳欲聋,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他的恼怒,夜千筱没有办法,只得小跑着过去。

    在易粒粒身旁,稳稳地立正站好。

    “第二阶段的训练,此时此刻起,已经结束了!”放下哨子,严利视线横扫而过,“零点一到,将会对你们进行第二次考核!”

    “……”

    三人保持沉默。

    夜千筱微微抬了抬眼,直视前方的视线,缓缓转移到严利身上。

    并不算奇怪。

    第一阶段的训练,本该有考核的,但却被她们的任务耽搁了,之后只参与了比试,但实战对她们的考核,显然要更大一些。

    至于第二阶段,如果没有考核,那才是奇怪了。

    “三天,全副武装野外生存,单独行动,中间会有狙击小组偷袭,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发挥所学的任何知识,逃离那些安排好的狙击小组,‘活’着回来。”

    “……”

    三人还是没说话,只是,神情皆是变得严峻不少。

    不用想,都知道这次考核,她们又会半死不活了。

    上次三天的野外生存,她们是一起行动的,而且途中进行袭击的都不是狙击手,而是些明目张胆扫射的,她们也容易发现目标。

    而最后遇上隐藏的狙击手,她们就真的毫无办法了。

    事先不知道,也没有防备,活生生成为她们的靶子,不死才怪呢。

    现在——

    又来?!

    还是沿途不知埋伏了多少点的狙击小组?

    想想都头疼!

    存心逼迫她们选别的道路,绕开那些狙击小组的埋伏,可深陷丛林中,绕路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搞不好就挂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规则就这样,听明白了?!”

    严利的声音抬高,铿锵有力,字字落入耳底。

    “听明白了!”

    三人异口同声的吼道。

    眼神一凶,严利视线一扫,在陈雨宁身上停留片刻,看清她那眼睛都睁不开的疲惫模样,眉头微微一皱,旋即便将视线收了回来。

    “回去收拾东西,只准带指北针、狙击枪、一把匕首、一个弹匣。11:50在这里集合!”

    “是!”

    当下,三人集体应声。

    解散后,再看下军用手表,已经11:41了。

    三人顿时在心里破口大骂。

    夜千筱浑身湿透,没空换干净的衣服,只得拿了东西就走,就连能看时间的军用手表都摘了下来。

    匆匆忙忙地拿了武器,三个人又快速地赶去集合。

    正好11:50。

    时间刚到,她们就站得笔直,整齐排列成一行。

    与此同时——

    上空中,已有直升机在等待,甚至连阶梯都从空中丢了下来。

    “很好。”

    看了下时间,严利看了看她们,总算满意地挤出两个字。

    “上去吧!”

    打量了她们几眼,严利摆了下手,示意她们可以爬上直升机了。

    他话音一落,全副武装的三人,便已经利落的开始行动。

    训练有素,三人快速爬上直升机。

    刚上去,都被分配了降落伞,是给她们到时候降落用的。

    “加油!”

    易粒粒朝她们伸出手掌,弯弯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加油。”

    陈雨宁的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

    “……”夜千筱不愿参与这种活动,可一抬眼,便瞥见两人的视线扫过来,顿时嘴角微抽,想了想,只得抬手盖在上面,语调清冷却肯定,“加油。”

    “一、二、三,加油!”

    ------题外话------

    不如意外,明天会万更。

    嗯。

    一句话,期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9、阶段测验推好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