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0、跟聪明人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寂静丛林。

    月悬夜空,如水月光洒落,给丛林铺上层淡淡光纱。

    夜千筱抱着狙击枪,倚靠在棵树旁,淡淡地看着在前面掏“装备”的两人。

    这是她攻陷的第一个狙击小组。

    所谓狙击小组,基本就两个人,一个狙击手,一个观察手,互相配合行动。

    而,在夜千筱看来,他们俩都不专业,不知道是来糊弄谁的。

    “真坑爹,一颗子弹没发,就这么挂掉了。”

    “谁知道她这么会藏啊。”

    “唉,以后不干这行当了,又不是专业的,说出去都丢脸。”

    两个人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的。

    边嘀咕,边将装备拿出来。

    一把狙击枪,数发子弹,观察装备,两包压缩饼干,一盒防水火柴,两把军用匕首。

    齐活了。

    “就这些了。”

    观察手将所有东西夜千筱方向一扔,非常草率的说道,简直不想跟夜千筱过多接触。

    “狙击枪我不需要。”

    淡淡的看着他们,夜千筱不冷不热地说道。

    示意他们可以将狙击枪拿走。

    两人看了她一眼,明白她手中有狙击枪,不需要另一把来做累赘,那个观察手便将狙击枪捡了回来。

    旋即,他们便预备走。

    “等等。”夜千筱挑挑眉,喊住他们俩。

    “又干啥呢?!”

    猛地一回头,狙击手不耐烦地看着她。

    抬眸,一抹亮光从黝黑眸底闪过,夜千筱唇畔含笑,直接问,“你们是哪儿来的?”

    “这个啊,不好意思,”观察手看了看她,揉着自己的肩膀,笑呵呵地回答道,“我们都挂了,不是俘虏,回答不了你任何问题。”

    “这不冲突。”夜千筱轻轻摇头。

    她又不问路线和他们伏击的据点,这种信息跟这次考核毫无关系,回答了也不会透露任何消息。

    “要不你猜猜。”

    观察手收敛了笑容,根本就没想去回答夜千筱。

    “非专业的,”微微一顿,夜千筱直起身子,抱着枪往前走了两步,挑眉问道,“隔壁借过来的?”

    “哟。”观察手颇为惊讶,转而道,“继续。”

    “不猜了,”夜千筱耸耸肩,“你们走吧。”

    “祝你好运。”

    观察手也没敌意,朝她摆了摆手。

    而,打量着夜千筱的狙击手,多看了两眼后,便跟着观察手一起离开了。

    夜千筱凝眉,看着他们俩离开。

    对于他们俩的来历,夜千筱也猜的七七八八了。

    在他们基地,除了两栖侦察队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连队,算是个比较大的基地,平时都有些往来。

    但,上次警方需要狙击手,找到夜千筱几个新手,就足以证明,他们基地是没有其他狙击手的。

    所以——

    这些狙击手,从哪儿冒出来的?

    唯一的可能是,他们并非专业的狙击手,而是些枪法厉害的神枪手,接受过短暂的培训,却只是来对付她们几个的。

    对此,从他们能被自己轻易袭击这点来看,夜千筱就可以确定七分。

    就算是她们第一阶段训练时,就懂得如何隐藏自己,根本就不会露出他们那般明显的破绽。

    想了想,夜千筱瞥了眼丢到脚下的装备。

    嘴角轻轻勾起,她蹲下身,将有用的东西都捡了起来。

    尤其是那两包压缩饼干。

    这几次的野外生存,可没有在选拔训练时那般轻松,她们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地形险恶,时间紧张,连找食物的功夫都没有,每次在路上最头疼的,就是怎么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食物、填饱肚子了。

    现在“射杀”个狙击小组,得到两包压缩饼干,可比其他东西来的更为重要些。

    拿了东西,夜千筱没有久留,抬眼看了看夜空的星辰,辨别了下方向,便走进了根本就没有道路的丛林。

    这是第一天。

    在考核开始十二个小时候,夜千筱便发现,她们分配的指北针,受到了电磁干扰,根本就无法指明正确的方向。

    显然,严利存心不想让她们好过,使用高科技来干扰她们。

    夜千筱只得庆幸,自己对丛林的了解,并不少。

    ……

    翌日,上午九点。

    彭雅吃过饭,便特地搭了顺风车,去了这次考核的目的地。

    那是丛林中的一个小地方,只是在公路旁边,真正从丛林里走出来的话,还是很容易找到那个小地方的。

    下车,走了不到五分钟,彭雅就发现了几个身着迷彩的军人。

    全部都坐在篝火旁,就着矿泉水吃着压缩饼干。

    有严利,有个帮手,还有——

    呃。

    一个狙击小组。

    “这么快就英勇牺牲了?”

    缓步走过去,彭雅有些惊讶,笑着朝那两个人询问道。

    “别提了……”观察手喝了口水,脸上露出几分惊叹,“彭队长,你手下那些个狙击手,到底怎么训练出来的啊,我们还没有察觉呢,就被她给解决掉了。”

    “哦?”错愕地扬眉,彭雅颇为狐疑,询问道,“被谁?”

    这两个人,都是她选过来的,实力自然再清楚不过。

    虽没经过狙击手训练,可都是能力非一般的,在他们自己的部队,都是被宝贝的不得了的神枪手。

    没察觉就被解决了?

    这也太夸张了。

    “谁,呃,”一旁的狙击手想了想,“叫夜什么来着。”

    “夜千筱?”彭雅询问。

    “对,就是她!”

    狙击手肯定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名字!

    回来后,他们对昨晚那个女兵进行了描述,之后就听到严利说出了这个名字。

    “难怪。”

    彭雅恍然地应声。

    真是难怪了。

    三个人中,易粒粒和陈雨宁的实力,都是她能够看的清的,只有夜千筱,除了体能训练外,其他科目她都猜不出深浅。

    心理素质,更不用说,就算是心理小组的测试,都是百分百没问题,而且心理状态极其健康,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危险。

    但,究竟有多强,谁也看不出来。

    至于枪法……

    按理来说,易粒粒和陈雨宁的枪法,都是极好的,而且易粒粒的发挥,一直都很稳,再任何情况下训练,成绩的差距基本都不大。

    可夜千筱,成绩飘忽不定,踩在合格线上面,似乎是按心情来发挥的。

    摸不着她的情况。

    而,这种野外的生存,跟实战有关的,夜千筱总归会给人以意外和惊喜。

    于她,彭雅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她很厉害吗?”

    听出彭雅的语气,观察手颇为奇怪,连忙追问道。

    “嗯,”看着她,彭雅点了点头,“很厉害。”

    如此肯定的答案,让观察手和狙击手一时纳闷,不由得互相对视了眼,交换了下心里的疑惑。

    既然能得到彭队长的肯定,按理来说,对方的实力确实很高强了。

    可——

    为什么,他们会觉得,那么怪呢?

    就在他们说话间,严利摁住耳麦,听了几句话后,便抬眼瞥向彭雅,神情稍稍有些放松,通知道,“又一组失败了。”

    彭雅压了压眉,干脆走过去,直接在严利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

    偏头看着他,彭雅凝眉问道,“这次又是谁干的?”

    “按照路线,还有他们的描述,应该是陈雨宁。”

    “哦。”

    倏地,彭雅点了点头,心底里松了口气。

    说实在的,她还真的怕又是夜千筱。

    一连干掉两个狙击小组,那夜千筱也真的太逆天了。

    还好,不是。

    坐在旁边,彭雅询问着严利前一天的情况,旁边的帮手偶尔会来调侃几句,将气氛炒热。

    而,作为其他连队的狙击手和观察手,因为这次任务的失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便快速的解决了手中的压缩饼干,跟严利和彭雅告辞。

    一失败,任务就结束了,他们这两个来客串的,自是快点离开为妙。

    这边,打听完情况的彭雅,也同严利、帮手一起,等待着时间一点点过去。

    还有不到两天时间。

    这次地形比较加艰险,希望她们能平安熬过去。

    ……

    随着时间推移,严利陆续收到狙击小组被灭的消息。

    在周围的连队里,他们找了九个小组过来,在夜千筱三人的必经之路上,事先设有埋伏。

    夜千筱她们,除了解决掉在这些埋伏点的人,就只能找另外的道路、花费更多的精力,绕过那些埋伏点。

    第二天结束的时候,夜千筱又解决了个狙击小组,易粒粒连续解决掉两个狙击小组。

    陈雨宁,再没有动静。

    直至第三天。

    整整一个上午,都没再听到任何小组被灭的消息。

    中午敢来的彭雅,听到严利报告的消息后,也止不住的担忧起来。

    这是最后一天,也是最容易出事的一天。

    她们三个人的体力,基本都达到了极限,碰到狙击手的话,那还算好了,可碰上了其他的意外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雨宁那边,”捡起块石头握在手心,彭雅拧着眉,朝严利问道,“还是没有情况吗?”

    “暂时没有。”

    严利的眉头,同样皱了起来。

    自昨天上午,陈雨宁解决掉一个狙击小组后,其他小组就一直没等到她到来。

    如果按照正常的行程,陈雨宁就算速度再慢,也应该抵达第二个狙击点了。

    彭雅想了想,看着严利,沉思道,“她那边的路线,有可能绕路走吗?”

    “不可能,”摇了摇头,严利谨慎地分析道,“只有那条路,其他的地方,要么是沼泽,要么是悬崖,比她闯过狙击点要困难的多。”

    他看过彭雅的训练报告,见到过夜千筱曾经选捷径的行为,所以严利之后给她们挑选的地形,都是只能走一条路的,其他的地方,如果没有道具的话,是很难越过的。

    有过这样的措施,夜千筱也没再耍过小聪明,基本都是按照他的计划训练的。

    这一次,他也尽量避免了。

    毕竟还要安排狙击点,他要确保夜千筱她们行走的道路,就在那三个狙击点上,否则他们设下的狙击点就根本没有用了。

    “根据你对她的了解,”彭雅问道,“她有没有可能去冒险?”

    “会,”点头肯定,严利客观地道,“但没必要。”

    训练陈雨宁,他也有段时间了,两人也时常针锋相对,自然互相的了解也比较多。

    陈雨宁是会冒险的人,可,她的冒险没有夜千筱那般疯狂,夜千筱很多时候都不会在乎结果,感兴趣的东西她都可以一试。

    但,陈雨宁相对比较稳重。

    她知道怎样的路是自己该选的,不会冒险,让自己承担更大的风险。

    对此,彭雅点了点头,赞同道,“她确实比较稳。”

    停顿片刻,彭雅又道,“如果下午再没消息,我们就该准备好直升机去找她了。”

    凝视着她,严利皱了皱眉头,最后点头道,“嗯。”

    一直在旁听着的帮手,也没有待在旁边当死尸,直接拿出了无线通讯设备,跟直升机那边联系上了。

    与此同时——

    花了两个小时,从陡峭悬崖上爬下来的夜千筱,刚刚来到条河边,想喝点儿干净的水。

    不曾想,刚顺着河流绕了个弯,就瞥见个倒在河岸边的身影。

    同她一样,全副武装,手边放着把狙击枪。

    脚步微微顿住,夜千筱凝眸看了两眼,隐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当即,加快步伐。

    没一会儿,来到倒下的身影旁边,夜千筱蹲下身子,抬手想将对方的身子搬过来,可手指刚刚触碰到那人的肩膀,手腕就被倏地抓住,紧随着握住军刀的手,就从下刺了上来。

    先前放松了警惕,夜千筱感觉到手腕的力道后,才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另一只手,紧紧攥住那只抓住匕首往她喉咙刺的手。

    狠狠抓住。

    待到对方稳住时,那把匕首,离她的喉咙,不过两厘米的距离。

    夜千筱紧紧皱起眉,低眉,冷冷地看向地上之人。

    此刻,陈雨宁已经翻过身来,她眯着双眼,神情似是有些恍惚,脸颊上浮现出绯红之色,纵使在油彩下面,那抹红色依旧看得清晰。

    显然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

    慢慢的,好像认清了夜千筱,陈雨宁的防备顿时散去,近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夜……千筱……”

    说完,整个人晕了过去。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

    看得出她的状况,夜千筱也算是原谅了她,没有将她刚刚致命的那招袭击放到心上。

    生了病,能保持警戒,理所应当的。

    夜千筱能够理解。

    感觉到抓住她手腕的力道渐渐松开,夜千筱便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转而将她握住的匕首抽出来,丢到她够不着的石头上。

    保证了自己的安全,夜千筱才开始检查她的伤势。

    手臂划伤,衣服被撕了个大口子,伤口处已经有发脓的症状,早已被感染了。

    高烧,凭借手的试探,无法得知准确的体温,但夜千筱可以保证的是,这温度绝对不会比四十度要低。

    这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陈雨宁很虚弱。

    她参加考核前的一天晚上,她本来就没有休息什么,之后又是连续的训练,容不得她们有丝毫的松懈,估计陈雨宁这几天,都没有休息过什么。

    这次野外生存,她们身上没带急救包,也无法对陈雨宁做急救处理。

    “千筱?!”

    正皱眉思索间,身后忽的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

    闻声,夜千筱偏头看过去。

    只见蹭了满身泥土的易粒粒,手里握着狙击枪,有些疑惑的朝这边走过来。

    得!

    这下,真齐了!

    “来得正好,”夜千筱停下检查的动作,朝她扬了扬眉,“过来救人。”

    “是雨宁吗?”

    发觉到异样,易粒粒抬了抬眼,加快走近的步伐。

    看清楚仰面躺在地上的陈雨宁,她的步伐倏地一顿,旋即拧起了眉头。

    “手臂有伤,其它地方不清楚,伤口感染,发烧,身体虚弱。”

    夜千筱快速的说着症状,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听完这个,易粒粒顿了顿,让自己接受眼前的事实,旋即看向夜千筱,“我们是带她一起离开,还是联系救援?”

    “联系救援。”

    夜千筱果断的说道。

    完成考核任务?

    夜千筱不在乎。

    现在陈雨宁情况危急,如若耽搁了时间,恐怕有生命危险。

    “好。”

    也不迟疑,易粒粒点了点头。

    相对于战友的生命,一次考核成绩确实算不得什么。

    大不了一起受罚。

    “你检查她的伤势,我烧个火,吸引他们来救援。”夜千筱选了个最恰当的方案。

    “行。”

    易粒粒果断的应声。

    两人分头行事。

    易粒粒放下所有的装备,细心地开始检查陈雨宁的情况。

    夜千筱迅速捡了些干柴来,掏出打劫来的防水火柴,将那些干柴点燃。

    这时候,就连她也庆幸,将这盒防水火柴带在身上。如果这种时候让她钻木取火,她宁愿直接将陈雨宁拖到目的地去的。

    知道如何钻木取火,可这种技巧太难掌控,这种紧急关头,夜千筱可不能保证,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将火点燃。

    花了两分钟,让这些干柴燃起来。

    “看来我们得快点儿了。”

    检查到一半,易粒粒抓住陈雨宁的一只手,紧蹙眉头地朝夜千筱喊了声。

    烧了火,刚站起身的夜千筱,疑惑垂眸,朝她看过去。

    “她被虫咬了,伤口有肿起,估计虫子有毒。”

    说着,易粒粒将陈雨宁的衣袖往上推,露出了手肘处肿起的青紫,那块还能明显看到两个红点。

    “……”

    夜千筱扶额。

    真是倒霉透顶。

    无奈,夜千筱只得加快动作。

    干脆利落的,将倒在河岸上的枯木拖过来,用军刀砍断枯枝后,便将并不粗壮的树干砍断,一股脑的堆在了火堆上。

    不多时——

    相隔近十米的易粒粒,猛地感觉到阵阵灼热感从身后袭来,隐约能听到烧火的声音。

    纳闷地朝身后看去。

    顿时,眼睛微微一睁,旋即又猛地闭上。

    易粒粒只觉得眼睛火辣辣的疼,那股灼热的气息,迎面而来刺激着双眼。

    等她缓了缓,再定睛看去时,只见得那火焰,顺着燃烧的枯柴,蹭蹭的往天上冲,莫约有两三米的样子。

    “……”

    张了张口,易粒粒竟是无话可说。

    刚刚那一刹那的错觉,以至于易粒粒还以为这片丛林要烧起来了。

    夜千筱还真会玩!

    深深地吸了口气,易粒粒无奈摇头,等她适应了这冲天的火柱时,夜千筱已经砍了不少新鲜的树枝,直接拖了过来,覆盖在那燃烧的茂盛的火焰上。

    刹那间——

    浓烟阵阵,惊天动地。

    易粒粒只希望,到时候来的是救援队,而非是消防队。

    很多时候,夜千筱那不怕死的牺牲精神,都不得不让易粒粒佩服。

    ……

    另一边。

    帮手是第一个发现那阵浓烟的。

    “快看快看,那边是不是火灾了?”

    仰着头看向远处,帮手惊愕地睁大了眼。

    听到声音,彭雅和严利下意识地抬眼,朝烟雾升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

    彭雅睁了睁眼。

    怎么看,都像是火灾!

    相隔有段距离,可那股占据半边天空的浓烟,却让他们看得清清楚楚的。

    袅袅烟雾,冲天而起。

    “不是火灾,”紧紧盯着那个方向,严利站起身,眉头紧锁,一字一顿道,“那是求救信号。”

    疑惑的凝眸,彭雅仔细瞧了几眼,发现那烟雾的不正常飘动,倒也了然。

    一般来说,烟雾是可以求救的,但这烟雾着实过大,阵阵浓烟无法对其进行控制,自然而然的,也表达不出准确的意思。

    但——

    这就够了。

    若非这么大的烟雾,他们铁定不能及时发现。

    “联系直升机,赶紧赶过去。”

    彭雅冷静的发布命令。

    帮手连忙行动。

    救援队早已准备好,彭雅一句话,直升机不到五分钟就飞了过来,花了两分钟将严利接过去后,才直奔冒烟的地方。

    彭雅和帮手,在原地等待,以免另外两个赶回来。

    那时候,所有人潜意识都觉得,能够制造这么大浓雾的,身体状况肯定还好。

    可——

    谁也没有料到,他们抵达浓烟升起的地方,竟是发现了三个人影。

    再巨大的火焰旁,只见得在旁添加的湿柴的夜千筱,躺在地上的陈雨宁,还有蹲在她身旁喂水的易粒粒。

    三个人。

    都是这次参与考核的人。

    直升机上,站在门边的严利,看清楚下面的情况,眉头狠狠地抽了抽。

    “降落。”

    严利看向飞行员,冷冷的开口。

    在河岸边,有大块的空地,足够飞行员降落。

    会意,飞行员也没迟疑,迅速操作着直升机降落。

    这时候,早就见到他们来的夜千筱,将剩下的那堆湿柴全部放到火堆上,直接将火焰压灭。

    “把人给我。”

    易粒粒刚喂完水,就听到阵冷冷的声音。

    抬眼看去,没等她看个清晰,就见得一抹身影靠近,俯身就将陈雨宁拦腰抱起来。

    “严教官!”

    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易粒粒喊了一声,旋即跟着站起身,将陈雨宁的症状全部说了一遍。

    “你们继续!”

    听明白她的话,严利的眉头锁的紧紧地,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继而,带着严峻的表情,紧紧抱着陈雨宁,转身上了直升机。

    河岸上,夜千筱和易粒粒,看着直升机离开。

    盯着蔚蓝的天空,易粒粒缓缓收回视线,低低地喊了身侧的人一声,“千筱。”

    “嗯?”

    夜千筱抬眼。

    “有没有觉得,严教官很关心雨宁?”易粒粒眨了下眼,略带戏谑。

    “有。”

    耸肩,夜千筱点头。

    急成那样,脸都黑了,还能不关心吗?

    不过——

    这个,不关她的事。

    “走吧。”夜千筱淡淡的说着,去捡自己的装备。

    看着她的动作,易粒粒抿唇笑着,很快的,将自己的东西也捡了起来。

    看来,她们三个的思维,都保持在同一思维了。

    都在最后,选择了这条捷径。

    不管什么理由,她们都选择了这里,所以陈雨宁才能被及时发现。

    “绕道吧。”

    整理好东西,确定火熄灭了,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天,朝易粒粒提议道。

    “好。”

    对此,易粒粒毫无意见。

    她们为了避开最后一个狙击点,才选择这条捷径的,可如果现在暴露了,她们相信以严利这变态的行为,肯定会抽个空,将其他的狙击小组安排在这条路上。

    等着她们。

    最起码剩下三个狙击小组,就她们两个人,一次性面对那么多人,显然是不怎么明智的举动。

    自然——

    绕道而行。

    可,本来的捷径,在被她们绕道后,硬生生花了三倍的时间,才回到目的地。

    这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彭雅和帮手,正烧着篝火,烤着几个馒头,等待着她们。

    “回来了?”

    听到动静,一抬眼见到她们,彭雅顿了顿,眉宇间的那抹焦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些许欣喜之意。

    若非严利通知她,夜千筱和易粒粒一起行动,她恐怕早就派人去找了。

    有个陈雨宁出事,她就已经够急的了,如若夜千筱和易粒粒其中,还有人受伤的话,彭雅的心情哪止煎熬可以形容的。

    “队长。”

    走近,易粒粒喊了声。

    夜千筱走在后面,停在易粒粒身边,平静地视线落到彭雅身上。

    不动声色,淡定闲散。

    完全不像是在丛林里待了三天的神情。

    多看了夜千筱一眼,彭雅唇畔笑意浅浅,朝两人道,“饿了吗,先吃点东西。”

    她话音刚落,帮手已经将烤好的馒头递过去。

    “谢谢。”接过馒头,易粒粒礼貌道谢,随后看向彭雅,问道,“队长,雨宁的情况怎么样?”

    “没生命危险,你们放心。”彭雅安慰着,“明天上午放半天假,你们可以过去看看她。”

    “好。”

    易粒粒顺从地点头。

    没有多提陈雨宁的事,彭雅将剩下的馒头分给她们,让她们自己来烤。

    这些馒头,都是她下午托人带过来的,就怕夜千筱和陈雨宁回来时饿得慌,想及时弄点儿东西给她们填饱肚子。

    怎么说,炊事班的馒头,还是要比压缩饼干好吃的。

    没想到,她们俩这么晚才回来,彭雅只得将这些冷掉的馒头,用火烤着给她们吃。

    夜千筱吃着烤好的馒头,再看着插在竹签上的冷馒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将其直接伸到火焰中央。

    “……”

    易粒粒、陈雨宁,外加那个帮手,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还能这样烤的啊?!

    想了想,易粒粒颇为无奈,朝夜千筱伸出手,“我给你烤吧。”

    “谢了。”

    眯了眯眼,夜千筱毫不客气地应了,将手中的竹签递了过去。

    易粒粒哑然失笑。

    她还真不知道,夜千筱也有不擅长、容易放弃的东西。

    尽职尽责的将馒头烤好,易粒粒就跟伺候家里二大爷似的,每次烤好,都会恭敬的送上去,夜千筱也就理所当然的接下了。

    反正,小事儿。

    彭雅在旁看着,抿唇轻笑。

    馒头吃饭,接她们的吉普车也抵达,一次性将她们都给拉了过去。

    夜千筱和易粒粒回宿舍,花了点时间洗了个澡,才躺在舒适的床上睡着。

    ……

    翌日,六点。

    夜千筱醒的有些晚,等她起来时,发现易粒粒早已没了踪迹。

    估计是训练去了。

    并不急着去训练,夜千筱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在冰珞那里拎了两本书过来,开着台灯却不急着看书,而是拿了充满电的手机过来。

    她答应过裴霖渊,每个月打一次电话的。

    就当做完成任务。

    将手机开机,又戴上耳机,夜千筱才拨打裴霖渊的电话。

    “珺儿。”电话很快就接通。

    “忙吗?”夜千筱直接问道。

    “不忙。”

    “行,”夜千筱挑挑眉,拿了本书翻开,缓缓开口,“你来找话题。”

    “……”

    如此不负责任、漫不经心的态度。

    裴霖渊沉默了下,出奇的,竟是没有生她的气,反倒是尤为平静地接受了。

    首先,能够让夜千筱打电话,且不是有事相求的,就已经很难得了。

    其次,他们俩之间,也没无话可说到需要想话题的程度。

    最后——

    他心情不错,自是顺着夜千筱了。

    手机没有监听,夜千筱打电话很放心,边翻看着军事书籍,边跟裴霖渊讨论非洲的情况,倒是一点儿都不耽搁。

    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四十来分钟。

    “我先去吃饭。”夜千筱预备结束通话。

    “好。”

    得到应声,夜千筱便挂断电话。

    将耳机扯下,放下书本,夜千筱站起身,准备去食堂吃早餐。

    正巧——

    叩、叩、叩。

    门被敲响。

    “千筱,是我。”

    门外,传来徐明志的声音。

    没有迟疑,夜千筱顺手拿了桌上的帽子,边给自己戴上,边走到门口,将其拉开。

    将门拉开一半,夜千筱抬了抬眼,就见到逆光站在门外的徐明志。

    “什么事?”

    淡淡的询问着,夜千筱走出了门,顺手便将门给锁上。

    侧过身来看她,徐明志半边身子映在初升的阳光下,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神情却有丝丝紧张,朝她问道,“去吃早餐吗?”

    “去。”

    夜千筱点点头。

    可,抬眸盯着徐明志,却不急着走。

    “说吧,什么事?”

    也不磨叽,夜千筱扬眉,直入主题地问道。

    “这个……”

    脸色微微一僵,徐明志颇为尴尬地敛了敛眸,脸上的笑容却加深了几分。

    “三。”

    缓缓出声,夜千筱举起中间三根手指。

    在话音落却的那刻,便将无名指弯曲下来。

    徐明志愣愣地看了她一眼。

    ——不是吧?!

    “二。”

    随着声音再度响起,夜千筱的中指也慢慢弯下来。

    “得,我说!”

    不等她继续,徐明志便求饶的开口。

    “说。”

    收回手,夜千筱侧了侧头,示意等着他说事情。

    “听说雨宁在考核中,呃,出事了?”

    “嗯。”

    “那个……”徐明志的话语又顿住。

    了然的抬眼,夜千筱转过身,不紧不慢地往楼梯方向走去。

    “我九点过去。”

    冷淡的声音,在清晨的微风中,徐徐落到耳底。

    身后,徐明志扬了扬眉,难免松了口气。

    跟聪明人说话,必然不费力气。

    ------题外话------

    【1】

    啊,说好的万更,被突然到访的姨妈赶走了。

    姨妈推迟了一周,简直了。

    【2】

    这章的情节,会不会发展太快了?

    有意见就提啊!

    瓶子也挺怕捉瞎写的。

    主要是筱筱训练中耍威风耍的够多了,所以有些炫酷的情节,写多了乏味,只想抓重点写,囧。

    【3】

    继续推个文。

    如果文荒的话,来戳戳下面的文哈。

    书名:《傅少诱爱重生小妻》

    作者:唐家姑娘

    楚家最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与傅家传闻相貌丑陋的大少订婚了!

    只是——

    剧本并没有按照众人希望的发展!

    当傅大少搂着爱妻、牵着萌宝出现时,众人惊呆了!

    娇妻美艳,萌宝可爱,是克妻命的男人能有的嘛?

    当傅大少秀恩爱、刷头条、晒靓照时,媒体打脸了!

    面容俊逸,清冷高贵,是哪个瞎子说他长相奇丑?

    瓶子:妹纸人很好哒,^_^,欢迎去戳,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0、跟聪明人说话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