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我当你是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8月19日,正好周一,徐明志本来是要训练的,但队长路剑还在海练那边,回来后是杨栗带队。

    仗着生死的革命交情,徐明志软磨硬泡的,硬是从杨栗那儿捞到半天假期。

    于是——

    从碰面起,到九点钟,徐明志一直跟在夜千筱身边。

    就算夜千筱吃过饭跑了几圈,他也照跟不误。

    夜千筱纯当他不存在,仍旧按照自己的步调做事。

    九点左右。

    夜千筱跟徐明志一起,抵达了军区医院。

    “诶,我们俩就空手来啊?”

    走进医院大门,徐明志偏了偏头,有些不自在的问着夜千筱。

    “不然?”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那点水果,鲜花啥的。”睁大眼看她,徐明志提议道。

    他笑容稍显僵硬,故作轻松姿态,可藏着明显的心虚。

    如果是以前,陈雨宁一出事,他可能就赶过去了,大大方方的,什么都不用带。可现在却得拉上夜千筱打头阵,一路上紧张兮兮的,就跟要将去娘家的媳妇讨回来似的。

    怂。

    不过,夜千筱也能理解。

    原因出于她,自从上次她跟易粒粒比试后,徐明志就跟陈雨宁陷入冷战状态。

    一直没有好转。

    现在陈雨宁受伤,徐明志心肠软,早就将先前的别扭抛在脑后,忙着过来看看陈雨宁的情况。

    但——

    没办法,他尴尬啊。

    “那去买吧。”

    摊了摊手,夜千筱顺着他的话说道。

    拿了点儿东西,徐明志许是没那般尴尬了。

    “呃,”眨了下眼睛,徐明志却为难了,“这里没得买吧。”

    军区医院附近,还真的没啥店铺,想在短时间内弄到鲜花或水果,还真的有些为难。

    “过来。”

    停下脚步,夜千筱朝他勾了勾手指。

    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徐明志思忖了一下,便老老实实地走过去。

    看着夜千筱,他微微低下头,侧耳聆听。

    夜千筱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这个……”霎时,徐明志睁大眼睛,眼底写满诧异,“这个,不太好吧。”

    “脸长得这么好,有什么不太好的?”

    夜千筱双手环胸,眯着眼打量着他。

    在部队,徐明志这身皮囊,怎么说都是小白脸,帅的干干净净的,却没有爷们儿的硬朗,在外面娱乐圈倒是挺吃香的,可在部队就成了娘们般的存在。

    当然,如果在医院,就另当别论了。

    “行!”

    狠了狠心,徐明志豁出去了。

    当机立断,锐利的视线在外面扫了圈,很快就瞅准了目标,正了正军帽后,才挺直背脊,朝目标走过去。

    夜千筱就在旁看着,狭长的眼睛稍稍弯了起来,隐约含着几许笑意。

    还真别说,徐明志样貌好、气质好、口才好,虽说坑蒙拐骗之事他很少干,但这种事情容易上手。

    不到十分钟,他就提了篮水果,拿着一束花,凯旋而归。

    哦,当然了,他是给了钱的。

    “走吧。”

    早已问好病房的夜千筱,朝他摆了摆手,在前面带路。

    徐明志老实跟上。

    又是三楼的房间。

    来到海军陆战后,夜千筱来医院的次数不在少数,甚至要比去医务室的还要多。

    停在病房门口,夜千筱刚抬手想敲门,便瞥见旁边紧盯着她的徐明志,不由得扬眉,“你来敲?”

    “不不不,”徐明志连忙摇头,“我跟班。”

    难得见他这般紧张,夜千筱轻笑一声,用手背敲了敲他的胸膛,斜眼看他,“抬头挺胸,有点志气。”

    “……”

    如此被比鄙视,徐明志简直欲哭无泪。

    这不是紧张,这是尴尬啊。

    这段时间,陈雨宁指不定多恨他呢,知道她那个犟性子,打死也不会跟他和好。毕竟朋友一场,现在陈雨宁伤得那么重,他主动来和好,也是应该的。

    不过,真把门敲开,他还真没多怂。

    落后夜千筱一步,大方地进门。

    陈雨宁躺在床上,正挂着点滴,神情似是有些虚弱,此刻正朝这边看过来。

    易粒粒早到了,站在陈雨宁床边,听到敲门声,视线稍稍转移。

    而——

    出乎意外的,严利也站在病房,只是离床相隔较远,双手环着胸,冷冷的视线迎面扫射而来。

    徐明志刚进门,视线刚刚扫过,就见到陈雨宁的身影,顿时扬了扬眉,“情况怎么样?”

    见到他,陈雨宁神色一愣,旋即眸色冷下来,有些刻意的偏过头。

    “毒解了,烧也退了,修养几天就行。”

    看清陈雨宁的反应,站在一旁的易粒粒,便朝徐明志解释道,避免了僵硬的尴尬。

    “哦。”

    徐明志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找了地方,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来。

    然后就走向严利,站定在他身边,低低地跟他交流了几句。

    基本都是陈雨宁的伤势,还有夜千筱的训练情况的

    “你跟她很熟?”

    回了他几句,严利皱眉,冷邦邦的问道。

    “谁?”徐明志一时纳闷,愣了片刻才问,“千筱?”

    “不是。”

    严利冷冷的回答。

    不是千筱,那就只有……

    “你说雨宁啊。”抬了抬眼,徐明志恍然的说道。

    “嗯。”

    严利僵硬的应声。

    “以前挺熟的,”徐明志爽快地答道,“对,你不常跟我们训练,也没当过我们那届的教官,估计是不知道。我跟她一届的,那时候就认识了。”

    “以前?”严利抓住字眼。

    “是啊。”徐明志耸耸肩,“旧事了,不提也罢。”

    凝视他几眼,严利紧紧皱眉,“那你来探病?”

    探病也就罢了,偏偏还跟其他人不同,带来那么多东西?

    “……”

    徐明志莫名地睁了睁眼。

    怎么着,过来探个病,这个当教官的也嫌烦了?

    “有问题吗?”想了想,徐明志还是决定追根究底。

    脸色微微一黑,严利冷硬的应声,“有。”

    “得,”打量了他几眼,徐明志意味不明的笑了,“那您给个理由。”

    “……”

    没有说话,严利盯着他,神情顿时冷了几分。

    徐明志干脆将双手放到裤兜里,右脚上前一步,站姿闲散地看着他。

    就是等着他的回答。

    两人互相对视着,谁也没有退让,空气中,火药的味道愈发浓烈。

    易粒粒跟陈雨宁聊着天,夜千筱坐在旁边削苹果,本来是宁静祥和的画面,可却被这边突变的气场吸引过去。

    微微抬眼,夜千筱削苹果动作微顿,那一连串的苹果皮,在最后一点时顿时断裂,掉到了她大腿上。

    夜千筱将其捡起来,丢到垃圾桶里。

    窗边,站着的那俩人,对她们的关注似是没察觉,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

    叩、叩、叩。

    正巧此时,敲门声响起。

    没等里面的人应声,门外的人就推开没关紧的门,直接走了进来

    “都在呢。”

    彭雅走进来,看清楚里面的人,神情颇为惊讶。

    “队长。”

    “队长。”

    易粒粒和陈雨宁一前一后的喊了她。

    注意力被转移,徐明志看向她,笑着喊了声,“彭姐。”

    “你小子,不训练呢?”

    唇角含着笑意,彭雅饶有疑惑的看他,不过也猜的个七八分。

    “这不是请了假,特地来看看伤患嘛。”徐明志笑着说道。

    “也好。”

    知道他跟陈雨宁关系不错,彭雅便点了点头,对此不再过问。

    她的出现,适时打断了徐明志和严利的对峙。

    彭雅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就将特地从家里做好带来的粥拿出来,让易粒粒给陈雨宁喂着吃了。

    至于夜千筱,已经将苹果削好,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苹果去掉核,切成一块块的,全部放到盘子里。

    徐明志就坐在她旁边开吃。

    夜千筱无聊,又拿了个梨来削。

    “诶,我要吃整个儿的。”

    见得她削,徐明志顿时扬眉,将这整个梨事先预定下来。

    “自己削。”

    斜了他一眼,夜千筱收回视线,淡淡的说道。

    “你削得好些。”徐明志立即恭维道。

    “……”

    夜千筱嘴角微抽。

    吃梨,总归有些忌讳,分梨,分离,她也明白徐明志强要整个梨的原因,倒也不跟他去计较。

    将梨削好,就整个儿丢给了他。

    抬手接住那梨,徐明志扬着眉,吃的眉开眼笑的。

    不过,他在这边吃着,严利就叫了彭雅一声,很快,两个人就走出了病房。

    两人来到走廊上。

    “有什么事吗?”

    停在拐角处,彭雅看着严利,直截了当的问道。

    没有什么事的话,严利不可能专门将她喊出来。而,看严利的脸色,估计事情还不算小。

    敛了敛神色,严利低头看着彭雅,沉思片刻,才开口道,“我不能继续当教官了。”

    “为什么?”彭雅稍有惊讶,追问道,“有什么理由吗?”

    如果她的注意点没错的话,严利说的是“不能”,而非“不想”

    自然,不再继续当教官,也非他自己的意愿,必定是有其它的原因驱使的。

    “是我自己的原因。”严利神情凝重,面对彭雅时,确实有些歉意。

    “嗯,”微顿,彭雅问,“我能问吗?”

    “继续训练,我会分神,可能会影响她们的训练进度。”严利板着脸回答。

    “分神?”彭雅颇为纳闷,旋即皱眉想了下,才忽的意识过来,“因为谁……哦,是雨宁吧?”

    “是。”

    也不隐瞒,严利直白地承认。

    “咳咳——咳咳——咳咳——”

    冷不防地,在他们身后,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似是被什么呛到了。

    严利顿时蹙眉,一转过身,就见到扶着墙正在咳嗽的徐明志。

    刹那间,眼里的脸色,阴沉似是笼了层黑雾。

    如此被撞破,彭雅的脸色,也有些明显的尴尬。

    半响,徐明志终于喘过气,连忙拍着自己的胸口,顺带将手中的梨核丢到一旁的垃圾桶。

    “我真不是故意来偷听的。”

    注意到两个人的眼神,徐明志也算是反应过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他是真的很无辜。

    在那个病房,陈雨宁和易粒粒在聊天,根本没空搭理他,夜千筱削着苹果,偶尔才会跟他说上几句话。

    实在是无聊。

    所以,他便准备出来透透气,哪里想到没走几步,就听到这么震撼的事情。

    陈雨宁和严利?!

    简直惊悚啊。

    “行了,”碍于严利身上缠绕的杀气,彭雅摆了摆手,“你现在可以走了。”

    “好。”

    气息终于平稳下来,徐明志也没想继续待在这里找死,便应下来,转身就往病房那边走。

    直至他进了病房的门,严利审视那边的视线,才算是收了回来。

    “他不会乱说的。”

    彭雅说着,出于对严利的安抚,也出于对徐明志的信任。

    徐明志不是多嘴的人,也知道事情轻重,根不是多嘴多舌的人,这等事情,定然不会透露出去。

    “我知道

    就算清楚徐明志的为人,可一想到徐明志偷听到了,他还是很想将那小子给捏死。

    “嗯,”彭雅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将话题扯到正事上,“至于当教官的事情,当时是迫于无奈才拜托你的,是不是继续当,也会尊重你的意愿。不过,我还是要说上几句话。”

    语调微顿,彭雅神色和缓,继续道,“这个教官你当得很好,我来训练她们,肯定到不了现在的程度。所以,以我个人的来说,还是很希望你能留下来的。如果你知道怕自己分神,对雨宁的训练下不去手,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

    “您说。”

    严利认真地看着她。

    “等雨宁伤好后,我回去当教官,但是,你还可以留下来当副教官,跟雨宁有关的训练,我来监督。粒粒和千筱的话,你可以随便下手。”彭雅笑了笑,继续道,“当然,如果你真的无法专注的话,可以跟我说,到时候临时改变计划。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试试。”

    这一番话,彭雅说的极其平静,连语气都没有浮动分毫。

    相对于夜千筱她们接下来一个月需要承受的苦楚,彭雅更倾向于将严利留下来。

    作为队长,她回会去心疼自己的队员,可另一方面,她也希望自己的队员能够变得更为优秀。

    能力的提升,使她们现在所需承受的痛苦,根本不值一提。

    “好。”

    没有想多久,严利就此应下了。

    他是经过昨晚的事后,才突然发现,对陈雨宁不正常的关心,有可能会导致教官和学员关系的混乱。

    之所以提出离开,也是为她们三个的成长着想,最后一个阶段的训练,于她们来说不容松懈,而由他的原因,让她们达不到预期中的能力,未免过于可惜。

    严利选择离开,就是对她们的负责。

    但,他能带来怎样的效果,自己也再清楚不过,所以彭雅这般提议,他没有多想便同意了。

    “那就行。”

    见到他点头,彭雅松了口气。

    说起来,严利也算个奇葩,竟然会因为这种事,选择不继续当教官。不过,这种纯粹的坚持,也显得挺可爱的,彭雅当然是尊重他的决定。

    ……

    在陈雨宁的病房待了近一个小时,夜千筱险些将所有的水果都给削完。

    等易粒粒跟陈雨宁发现时,只见到她将整个水果盘都堆满了,就像是要做大份的水果沙拉般,两人不由得阵阵汗颜。

    夜千筱还算识趣,等到差不多的时候,终于停止了削水果的动作。

    “削得挺不错的,你要试一试吗?”

    眯了眯眼,徐明志借花献佛,用牙签插了块苹果,递到留陈雨宁的嘴边。

    看清楚徐明志的笑脸,还有递到唇边的苹果,陈雨宁冷不防愣住,停顿片刻后才算是反应过来。

    原本见到他,陈雨宁便心里有气,可此时见到那双弯起的眼睛,聚集在心底的那点怒气,就忽的被击得烟消云散了。

    想了想,陈雨宁便张开了口。

    徐明志识趣地将苹果块送入她口中。

    这般举动,基本就能证明,他们俩个已经彻底和解了。

    “我先走了。”

    无聊地坐了会儿,夜千筱站起身。

    没有水果削,聊天话题不想参与,而徐明志给陈雨宁喂水果的画面,却让她联想到严利。

    这看也看了,夜千筱也不愿再耽搁时间。

    “等等,我跟你一起。”

    抬眼看她,徐明志立即说道。

    夜千筱步伐一顿,垂眸朝病床扫去,正巧瞥见陈雨宁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

    闭了闭眼,再猛地睁开,夜千筱长长地吐出口气。

    没有多说什么,夜千筱直接出了门。

    一心放在她身上的徐明志,全然没有注意到陈雨宁的脸色,放下手中的水果盘,就加快步伐跟了出去。

    易粒粒将这幕看在眼底,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总觉得这场面看起来挺奇怪的。

    而——

    拉开门,刚出去的徐明志,手臂就被人抓住,整个人在没有丝毫防备时,就被人拉着往角落里走。

    眼角掀起,余光瞥见夜千筱的身影,徐明志纳闷地皱眉,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跟着她。

    直至抵达墙角,夜千筱才松开他,笔直地站在他面前。

    “怎么了?”

    靠在墙上,徐明志摁着手臂,莫名地看着她。

    “陈雨宁对你有意思,你知道吗?”没有废话,夜千筱直接问他。

    提及此,夜千筱就止不住头疼。

    本不愿掺和徐明志和陈雨宁,但见到徐明志这犯蠢的模样,想了想去,还是忍不住跟徐明志说个清楚。

    “……”

    突如其来的讯息,令徐明志诧异地睁着眼。

    啥?

    陈雨宁……?

    刹那间,徐明志只觉得天雷滚滚,似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很多人都对他有意思,从小到大收情书收到手软,徐明志对此自然是知道的。

    但——

    陈雨宁那个男人婆?

    徐明志直接傻眼了。

    “你没听错,”夜千筱耸耸肩,“如果你想跟她处好关系,记得注意分寸,就这样。”

    两句话交代完,夜千筱便转身走人。

    然,从她口中得到消息,徐明志哪能这般容易让她走,稍稍回过神来,就抓住夜千筱的肩膀,制止她离开的动作。

    夜千筱顿住,微微侧过身,定睛看她。

    “你想让我缓缓。”

    深吸一口气,徐明志低声道。

    一秒,两秒,三秒。

    徐明志再次抬眼,先前那点惊愕,顿时消失无踪。

    “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会跟她说清楚的,之后在她面前,我会注意分寸。”徐明志一字一顿的说着,话语有着对夜千筱的保证。

    凝眉,夜千筱避开他的视线,淡淡道,“我先走了。”

    “千筱。”

    上前一步,徐明志喊住她。

    “诶。”

    忽地出声,在他说接下来的话之前,夜千筱适时地打断了他。

    “你说。”

    收了收情绪,徐明志保持着冷静。

    “我也跟你说清楚,”转过身,夜千筱面对着他,语气平静道,“我当你是朋友,其他的,就不用想了。”

    “……”

    垂下的双手,猛地收紧,徐明志紧盯着她。

    “再见。”

    不愿再说,夜千筱摆摆手,便朝一边走着,顺着往下的楼梯离开。

    徐明志看着她,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他现在能够明白,夜千筱对他的感觉,是怎样的。

    就像,他对陈雨宁一样。

    夜千筱没办法接受他,就像他也没办法接受陈雨宁,感情并非想来就来的,也并非能够强求的。

    自从上次被拒后,徐明志已经习惯这种无奈。

    只是,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无论她对你怎么样,你都想对她好啊。

    站在那里,良久。

    徐明志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

    然后,离开。

    ……

    夜千筱没有抓紧时间训练,而是在炊事班顺了俩馒头后,就直接回到宿舍。

    馒头当午饭,趁着上午还有些时间,她就先睡会儿。

    毕竟,接下来一个月,她怕是再没安稳觉可睡了。

    下午一点。

    哨声在宿舍楼下响起。

    夜千筱麻利的穿戴好,旋即跑到楼下去集合。

    易粒粒早已笔直的站好。

    至于严利,手里拿着哨子,面色犹如阎王般阴冷,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们。

    “夜千筱!”

    “到!”

    “易粒粒!”

    “到!”

    狠狠地审视着她们俩,严利突地抬高声音,质问道,“你们两个,昨天合作了吧?”

    夜千筱和易粒粒站的端正,一动未动的,可个个神色间,都透露出几分无奈。

    就知道严利会来找茬!

    “报告!”

    易粒粒大声喊道。

    “说话!”严利的目光扫向她。

    “我们只是走了一条路,并没有合作!”

    易粒粒振振有词的辩解道。

    似是认准了他,严利凶狠的问,“谁可以证明?!”

    “报告!没有!”

    易粒粒的声音更强了几分,打死也不见任何心虚的成分在。

    “你的一面之词,我可以不相信。”严利声音一冷,厉声道,“第三阶段的训练开始前,你们先接受惩罚。”

    “……”

    如此强词夺理,任凭夜千筱和易粒粒再会说话,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于是,下午训练之前,她们先在海里游了两个小时,等体力耗尽时出来,严利已经拿着狙击枪在靶场等候多时。

    这个阶段的训练,侧重于枪法。

    主要进行战斗射击训练。

    这个科目的内容比较多,包括战斗准备、接近目标、选择阵地、目标观察和距离测定以及渗透和偷越封锁线等。

    在训练之前,她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利用辅助工具,比如望远镜、瞄准镜等进行环境、目标等多个方面的细心观察。除此之外,还要根据热波的强度,树枝、树叶的摇动来测定目标区域的风速和风向,以便在瞄准镜中调整前置量或者选择正确的瞄准点。

    而,这个项目跟实战相关,对夜千筱来说,就显得容易许多。

    按理来说,确定风速和风向,是狙击手……不,甚至于所有拿枪的人,都需要克服的问题。但对夜千筱来说,周围的环境在她有意识的时候,都是为她掌控的。

    她是靠枪为生的人。

    五年时间,她极少有训练的时候,枪法都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

    不过——

    体能,仍旧是她的弱项。

    近十个月的时间,她的体能今非昔比,以前新兵连中最突出的,也无法跟她相提并论。可当她的档次升高时,她见到的厉害的角色,也越多。

    比如,易粒粒。

    比如,修养了三天就归队的陈雨宁。

    她们的体能,还在拼命练了两个月的夜千筱无法触及的高度。

    至于彭雅,因为家里人的阻扰,不得已跟严利商量,两人换了个位置,由她来当副教官,主教官还是由严利来担任。

    她答应了家里,除了国家需要,让她外出参加任务,否则周末必须回去,一切得以她的身体为重。

    当然,周末就玩消失的主教官,肯定是不存在的。

    ……

    痛苦的训练,飞速的成长。

    八月底,有人回来,有人离开。

    去参加海练的那批人,又回来了一批,这次有老兵有新兵,封帆、席珂、冰珞、宋子辰等新人,都在其中。

    这是回来的。

    离开的,是炊事班的温月晴。

    她本就是大二学生,因为学校征兵,她才误打误撞进来的,现在两年的服役时间已经过了,也该是回去继续上学的时候了。

    夜千筱听过情况,知道她要走,却不知具体时间,自然也没送她的意思。

    只是——

    没想到,她那天,特地磨蹭到了下午,中午开饭时,在食堂等着夜千筱来吃饭。

    “给。”将准备好的食物,主动交给了夜千筱,温月晴脸上尽是开怀的笑容。

    夜千筱接过端盘。

    刚准备走,温月晴便走了几步,拦住了她。

    “还有事吗?”凝视着她,夜千筱问道。

    踌躇了下,温月晴估计也清楚她时间紧张,咬了咬唇,便轻声说道,“我今天就要走了

    “哦,”懒懒的应了一声,夜千筱看着她,实在没有精力多少,简单的回了一句,“慢走。”

    “……”

    温月晴愣怔的看着她,一时间竟是接不过话来。

    慢走?

    慢走!

    心底滑过阵阵失望,温月晴愣在原地,一抬眼看到她抬脚想走,连忙走过去拦住她,“等一下,我有点儿事跟你说。”

    “你说。”

    夜千筱快速接过话。

    十分钟吃饭时间,她可没空跟温月晴耽搁。

    至于离开,她没时间去送,两人交情不深,先前可以说是毫无关系,离开炊事班后还有几顿饭的交情,但也不至于到说临别赠言的地步。

    “啊呀,”烦躁地嘟囔一声,温月晴脸色刷得一红,直接给夜千筱塞了张纸条,“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收好了,以后有空联系。另外,家里寄了些特产过来,我就要走了,还没有吃完,暂时交给小严了,你有空了就去他那里拿。”

    一番话说的噼里啪啦的,语速极快。

    说完,她的脸色又是红了几分,慌慌张张的就转身跑开了。

    “……”

    转眼间,就剩夜千筱留在原地。

    微微低下头,夜千筱用一只手打开纸条,赫然发现一连串的数字号码。

    还有——

    呃,号码后面,大写的“谢谢”。

    愣了愣,夜千筱勾唇一笑,将纸条收入衣服口袋里。

    冰珞早已找好位置,抬眼看向这边,等她一起吃饭。

    夜千筱走过去。

    而,她刚将手中端盘放下,就听到隔壁桌猛地拍桌子的声音。

    “砰!”

    声音乍然响起。

    还未坐下,夜千筱干脆站直身子,刚刚偏过头,就见到似笑非笑的宋子辰,还有那眸底闪过的邪魅笑意。

    ------题外话------

    狙击手的训练就快告一段落了。

    所有的训练内容,来自于【兵之王者系列】《神枪手锻造实录——狙击手培训手册》

    好吧,完全不知道怎么打符号,哭瞎。

    里面很多训练的段落,都是摘自于这本书哈,稍有改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1、我当你是朋友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