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最后的考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食堂内,喧哗的声音,倏地静默了片刻,可旋即而来的,则是更为热闹的动静。

    旁边的餐桌上,宋子辰……不,宋子云坐得端正,手里把玩着双筷子,缓缓抬眸看向拍桌站起的男兵,神情淡定自若。

    若非那男兵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他就像是个旁观看戏的。

    在他对面,浑身怒火站起身的,则是个长着大众脸的老兵,战友之间本不该当众撕破脸皮,可他那暴怒的情绪,估计是隐忍不住了。

    在这周围,基本都是或看戏或好奇或担忧的,清一色都是两栖蛙人部队的精英。

    “怎么回事儿?”

    回过神,夜千筱就在冰珞身侧坐下,浑不经意地问道。

    冰珞比她先来,在这里坐了有段时间,隔壁桌的动静,总归是听到一二的。

    听得她问,冰珞拿筷子的动作微顿,皱起眉头看夜千筱,似是在组织语言,可过了片刻后,却冷声道,“不知道。”

    “他们先前有仇吗?”夜千筱不由得扶额。

    也只有跟冰珞接触久了,才知道她这表情,是不知从何说起。

    凝眉思索了下,冰珞微微点头,“有点儿。”

    “哦?”

    不过随口一问,却得到肯定的答案,夜千筱睁了睁眼,倒是来了点精神。

    “还有五分钟,你先吃饭,”冰珞提醒着,看了她一眼,“我慢慢说。”

    “好。”

    夜千筱应声。

    于是,在隔壁桌气氛僵硬的时候,夜千筱却只顾着吃饭,顺带听了冰珞所说的前因后果。

    归根究底,眼下这争执,还是由刘婉嫣而起的。

    施阳这小子跟徐明志在交际方面,能力基本都是不错的,所以刚成为正式队员,就跟老兵们处好了关系。

    老兵叫张玄,是跟施阳处的最好的,也讲兄弟义气,自从海练中施阳救了在水里抽筋的他后,他们俩的关系就与日俱增。

    后来,得知施阳喜欢刘婉嫣,尔后见宋子辰几次关照刘婉嫣,便为好兄弟施阳着想。

    在海练的时候,就没少跟宋子辰针锋相对,只是一般情况,宋子辰都是选择退让,不愿与他发生争执的。

    有了旧恨在,在餐桌上起争执,也算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宋子辰”给战友占的位置,被张玄给占领了,“宋子辰”便出言讽刺了几句,彻底把张玄刺激的恼羞成怒了。

    一场矛盾,再所难免。

    冰珞之所以知道他们的矛盾,不过是因为跟刘婉嫣关系近,偶尔刘婉嫣会抓她过去发几句牢骚。

    不过——

    这次刘婉嫣没回来,估计能够清净一段时间了。

    冰珞说完后,夜千筱将饭吃到一半,而隔壁桌已经闹到随时可以掀桌的地步了。

    宋子云没有出手,从头到尾都没动静,但张玄被他刺激的不轻,若不是周围有几个战友来拉住他,恐怕他随时有可能跟宋子云打起来。

    “你快吃,别说话。”

    夜千筱刚停下,准备说话,就被一旁的冰珞冷冰冰的提醒着,顿时就没了话语。

    两栖蛙人的训练,跟她们的狙击手训练不同,时间还是很宽裕的,最起码早中晚饭,基本都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五点半起床,十一点熄灯,睡眠时间也足够充裕。

    自然,冰珞有空看戏,而夜千筱则得快速吃饭,急着去参加下午的训练。

    “……”

    夜千筱无言,默默地吃着饭菜。

    十分钟未到,好几个蛙人就强行将张玄压制住,将他拖到了隔得比较远的桌子去吃饭,这才缓解了这场纷争。

    “哔——哔——哔——”

    十分钟到,门口的哨声准时响起。

    夜千筱起身,同不远处站起的易粒粒和陈雨宁一起,朝门外匆忙跑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冰珞停顿了几秒,旋即低下头,继续吃着自己的午饭。

    ……

    下午三点。

    在她们体能训练后,严利特地从两栖蛙人队选了几个枪法好的,跟夜千筱、陈雨宁、易粒粒三人进行对抗战。

    很巧,其中恰好有宋子辰。

    夜千筱自是不客气,也不管那人是宋子辰还是宋子云,硬是从十来个拿着步枪、穿着作训服的人中,将他给找了出来。

    一枪毙命后,又在“死尸”上给了五六枪才作罢。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夜千筱就是存心想对付宋子辰的。

    如此举动,直接将她的目标暴露,好在她反应够及时,在敌军找到之前,就撤离了先前的埋伏点。

    为此,在结束后,严利不好直说理由,却给夜千筱强加几个莫须有的罪名,硬是让她在凌晨一点的训练过后,还在山地上跑了两个小时。

    夜千筱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

    凌晨三点。

    跑的筋疲力尽的夜千筱,终于跑回了基地。

    “喂。”

    刚来到山路尽头,夜千筱突地听到低缓的声音。

    待她定睛看去,便见到抹身影从一侧的树旁走出,缓步朝她走来。

    唇角扬起的邪笑,他凝眸看向夜千筱这边,眸光却极其阴冷,在皎洁的月关膝盖闪烁着刺骨的寒光。

    是宋子云。

    在离夜千筱距离一米左右,宋子云倏地停了下来,唇畔含着的笑意更深几分。

    “来报仇的?”

    双手放到衣兜里,夜千筱平静的看着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不至于。”宋子云眯了眯眼,温润的声音里夹杂着危险气息。

    “有事?”

    夜千筱歪了歪头,狭长的眼睛里闪过抹杀气。

    宋子辰她都不待见,就更不用说宋子云了。

    双重人格?

    她以前没碰到过这种人,若是在外面,她早就把人丢到精神病院了,而在部队是没有办法,更不能轻易举报,才容忍了宋子云的存在。

    宋子辰性子温和,不会做出出格的事,可宋子云性格诡异,阴晴不定,若非被宋子辰控制着,定然会做出不少伤天害理的事。

    “宋子辰那小子,跟你说过我们的事了吧,”立在原地,宋子云视线微冷,“我现在告诉你,这段时间,他基本处于沉睡状态,这具身体现在归我掌管。”

    “沉睡状态?”

    夜千筱扬了扬眉,对此稍稍有些惊讶。

    按理来说,宋子辰才是主导的人格,而宋子云是由他分裂诞生出来的,如果宋子辰的病情不到严重地步,是不可能被宋子云彻底占据的。

    “很奇怪吗,”宋子云挑眉,“因为个女人,选择‘自杀’,我倒是觉得挺适合他这种纠结人格的。”

    这天底下,恐怕就他对宋子辰再了解不过。那是个典型的喜欢自找罪受的人,明明有所期待,却因所谓尊重他人意愿,而让自己痛苦不堪。

    对,尊重。

    就像刘婉嫣跟他说,离她远点儿,他就真的不再跟她接触,纵使心里再如何在意,也不会有半分动作。

    一切以他人为前提。

    闷骚的烂好人。

    光是这点,宋子云就很不爽他。

    “抱歉,我对他不了解。”

    夜千筱轻轻笑着,对宋子云的话并未多有在意。

    宋子辰也好,宋子云也罢,他们俩本来就是个整体,无论是谁占领这具身体,夜千筱都不想去了解。

    不过——

    唇角勾勒出个弧度,夜千筱眼睛微微眯起,“这种事情,你告诉我?”

    他就不怕自己见不惯他,将他给举报上去?

    纵使麻烦了点儿,但只要举报,部队就会对宋子辰彻查到底。

    宋子云总会露出破绽的。

    “当然,”宋子云闲闲地站着,摇了摇头,神情稍显慵懒魅惑,他扬唇,“这样才好玩。”

    好玩?

    夜千筱的眸色,倏地冷了两分。

    “过来。”

    凝视着他,夜千筱朝他抬手,勾了勾食指。

    月色朦胧,淡淡光芒笼罩在她身上,她一只手放到裤兜里,眼角眉梢轻轻扬起,透露出浅浅的笑意。

    低低地打量了她两眼,宋子云走近两步,却没有放松警惕。

    而,他一走近,夜千筱就猛地抬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宋子辰没有动弹,轻轻蹙着眉头,看着眼底闪烁着冷光的夜千筱。

    “既然你的事说完了,就来解决下我的事。”

    话语冷清,夜千筱唇畔笑意不减,抬眼间,一抹锋利的光芒闪过。

    下一刻,放到衣兜里手抽出来,紧紧握拳,朝宋子辰的下巴袭过去!

    速度之快,令宋子云诧异扬眉。

    好在早有准备,宋子云一抬手,就将她的拳头挡开,可那重重的力道,却让他对夜千筱的格斗,不自觉地有所改观。

    两个月之前,夜千筱可没这样厉害。

    虽没跟夜千筱练过,但新兵训练时,他们都是在一起训练的,对于夜千筱的招式和力道,宋子云早已有所印象。

    这两个月,宋子辰在海练中的长进,有些出乎意外。

    可——

    相比之下,夜千筱的长进,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道,夜千筱皆是突飞猛进,跟先前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两人很快就交缠起来,一招一式的格斗,每一招都干脆利落,直逼人命门。

    宋子云可没有让着夜千筱的意思,面对夜千筱那很辣的招数,他也丝毫不曾退让,渐渐地将最初的弱势被板了回来!

    可是,他也没有占据上风。

    夜千筱招数诡谲莫测,完全毫无章法,在力量上比宋子云弱上两分,却被她的速度与招数打平。

    两人不分上下。

    然,这一轮的对抗下来,却让宋子云对她愈发感兴趣。

    他还夜千筱在新兵连的招数,虽说在一次比赛中,耍花招将宋子辰逼退,但谁都看得出来,那时的夜千筱在宋子辰手上过不了几招。

    可现在——

    完全没有所谓的胜负之分。

    不多时,两人身上皆是挂了伤,且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适时地停止了打斗动作。

    “够了吗?”

    扬眉,宋子云笑眼看她,揉了揉额角的青紫。

    夜千筱收回双手,眼角余光瞥见稽查员离开,抬手将帽檐抬了抬,“再见。”

    是时候回去休息了。

    刚说完,夜千筱便走向操场,大摇大摆地往女兵宿舍楼走去。

    宋子云立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离开。

    有意思。

    他是不知道,一个人能够在不到一年的功夫,能够练就成这般身手。

    许是夜千筱现在的能力,在两栖蛙人队不够突出,但她这种坐火箭般的成长速度,是他人怎么也赶不上的。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了。

    看着那抹身影离开,宋子云抬了抬眼,看向那星辰密布的天空。

    接下来的日子,才有趣呢。

    ……

    那个晚上,夜千筱睡了不到俩小时,便开始了新的训练。

    九月份刚开头,夜千筱、陈雨宁、易粒粒三人,就经历了一连串意想不到的训练。

    因为——

    她们开始轮流做起人肉靶子来。

    一个人站在远处,手里拿着个苹果,一动不动的等待着他人射击。

    不仅训练心理素质,还训练她们的枪法。

    而,这次训练,彭雅和严利协商了很久,彭雅是不愿意这么早进行这种训练的,毕竟是拿队员的生命开玩笑,可严利却坚持。

    彭雅无奈妥协。

    好在,三个人对自己和同伴的枪法都有信心,竟是生生将这个残忍的训练熬了过去。

    除此之外,她们的体能训练大幅度减少,有时候严利会将她们丢到山林里,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一趴就是整整一天。

    也因这段时间的训练,三个人的性情被磨练的愈发沉稳、冷静。

    同宿舍的席珂,明显发觉易粒粒的性格有些变化,却又无法准确说出其中差别。倒是夜千筱,一如既往地行为做事,从未引起冰珞的怀疑。

    如此训练半个月后,严利对她们进行最后一次考核。

    夜千筱三人在丛林里待了二十四个小时。

    新人狙击手PK老人狙击手。

    二十四个小时内,所有狙击手不眠不休,在没有任何通讯设备的前提下,他们需要分辨出各自的战友与敌人。

    神出鬼没的夜千筱,顺利的融入老人狙击手中,以暗号跟老人狙击手交流,在最后半个小时内,联合易粒粒和陈雨宁,将所有的狙击手全灭。

    就连严利看到这结果,也难免对夜千筱刮目相看。

    “她很厉害,是吧?”

    熬夜等待结束,从严利那里得知结果的彭雅,一边揉着额心,一边朝严利笑问。

    “是。”

    严利一板一眼的回答,很直白的承认了夜千筱的实力。

    “跟粒粒和雨宁相比呢?”彭雅看着他,收敛了轻松地神情。

    这次考核结束后,她们已经成为合格的狙击手了,严利将不会再训练她们。

    所以,在这个时候,她很想听严利说说对她们的评价。

    脸色严肃的思考半响,严利尤为认真道,“她们跟她,没法比。”

    “哦?”

    “她们的能力,都相差不远,各有各的长项。”微微一顿,严利严峻地开口,“但是,在实战中,所有人都会庆幸,她不是敌人。”

    “……”

    彭雅猛地抬了抬眼。

    一语中的!

    一直以来,彭雅都在想,夜千筱的能力有强有弱,综合实力跟易粒粒、陈雨宁差不远,可为什么,她会觉得自己教不了夜千筱?

    夜千筱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她明明展现出来的实力并非多高,可真正到了实战时,她是最不用你担心的。

    甚至,你会跟着她的脚步走。

    这种感觉很奇妙,最起码,彭雅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察觉过。

    “对,她是个天才,战斗中的天才。”

    赞同严利的话语,彭雅点了点头,对夜千筱不遗余力的赞赏道。

    点头,严利道,“陈雨宁跟易粒粒,都是正常人。”

    都是正常人,只是在正常的基础上,有着一点天赋而已,但现在的能力基本都是练出来的。

    夜千筱却不同,她是只天生的狐狸,在战场上难得一见的风景,胆大、心细、机警、狡猾,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有坐观全局的能力,清晰地找准一个关卡的突破点。

    这是很难训练出来的。

    夜千筱在入伍之前,应该没有经历过战争,也没有机会去接触,所以这种能力只能是天生的。

    “对了,雨宁的事,”忽的转移话题,彭雅笑眼看着他,询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什么事?”

    严利下意识问道。

    然,刚开口,就反应过来,面色倏地一僵,晒黑的小麦皮肤上,多出了鲜红的印记。

    “还能有什么事?”彭雅反问道。

    “咳。”

    轻咳一声,严利分散注意力,缓解着这莫名地尴尬。

    抿唇轻笑着,彭雅忽的又问,“你年纪不算大,不过家里也该催婚了吧?”

    “……”

    几次三番的追问,严利成功的被她哽住。

    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实话,因为在部队,家里人总是怕他找不到对象,所以每次请假回去,家里父母都得给他准备相亲对象。

    只是他兴趣不大而已。

    “噗,”终于笑出声,彭雅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得了,不逗你了。雨宁这孩子呢,脾气也挺硬的,你训练了她那么久,可算把她练惨了,记恨不至于,但没法喜欢。所以,在这点上,你可要注意了。”

    陪着当副教官,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彭雅总算看明白,严利是真的喜欢上陈雨宁了。

    训练时,虽然不明着表现出来,但背地里却是对陈雨宁出奇的照顾,好几次对陈雨宁放了水。

    估计除陈雨宁之外,易粒粒和夜千筱都看出来了。

    就如半个月前那次,顶着苹果当靶子,看得出,易粒粒和陈雨宁都很紧张,可事实上,作为教官的严利,却是最紧张的,前几次还特地将子弹换成了空包弹。

    “我知道。”

    面对彭雅的叮嘱,严利紧紧皱着眉,认真地点了点头。

    就着陈雨宁的话题,彭雅简单的说了下她的爱好,好让严利有办法下手,但过多的也没有透露。

    虽说严利对陈雨宁有意思,彭雅也确实觉得严利是个好的对象,有心想撮合他们,可陈雨宁毕竟是个有思想有个性的人,她也必须尊重陈雨宁。

    出卖所有的信息,可是不道德的。

    “好了,她们也该回来了,我们过去看看。”

    拍了下手,彭雅便转移话题。

    严利点了点头。

    两人遂去了基地操场。

    这次的考核地点,就在附近的山林,所以他们也没有去山林里等,而是直接在基地里等待消息了。

    ……

    操场上。

    夜千筱等人一回来,除贺茜外的所有成员,已经拿着锅碗瓢盆在门口等候多时。

    晨练还没过,他们需要做早餐,可又急着知道夜千筱的消息,一个个的,全部按捺不住的跑出来,伸长了脖子等待。

    夜千筱一现身,他们就冲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合格了吗?!”

    “辛苦了,话说,你们合格了吗?”

    “瞧你这脏兮兮的样……那啥,是不是合格了?”

    ……

    噼里啪啦的围过来,几个人炊事员眼巴巴地围着夜千筱询问,硬生生的将陈雨宁和易粒粒挤到了一边去。

    “合格了。”

    淡定地看着他们,夜千筱点了点头。

    “哇哦——”

    “哦哦哦——”

    “来来来——”

    夜千筱才回答,就见得几个炊事员热情高涨,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些炊事员就将她围了起来。

    分分钟抛上天!

    呃……

    等人悬空之际,夜千筱迟钝的大脑才意识到什么。

    一抬眼,广阔无际的天空便映入眼底,蓝天白云,缓缓从空中飘浮而过。

    ------题外话------

    这死作的……

    瓶子有四大爱好:、漫画、游戏、八卦。

    今天被漫画和游戏占据了人生……望天。

    不努力的结果就是焦虑,囧哒哒。先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2、最后的考验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