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4、我请客,你做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外面操场。

    喧哗声似是隔绝,寂静的操场,在即将落幕的黄昏里,只有虫鸣鸟叫声。

    那热闹的嘈杂,渐行渐远。

    刚来到操场上,她们就见到了站在草地上的两人。

    面对面站着,气势不相上下,黄昏的暖阳里,两人笔直挺立的身影,皆是成了基地残阳里的剪影,侧影轮廓只剩下一片黑色,看不清他们的表情,甚至于那眉眼的情绪。

    夜千筱和冰珞下意识地站定。

    没有向前。

    远远地,还能听到争执声。

    “徐明志,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深深地吸了口气,陈雨宁紧盯着徐明志,一字一顿道,“但我奉劝一句,对夜千筱别老是热脸贴冷屁股,真不适合你。”

    她本是来送礼物的,正好徐明志要透透气才一起出来,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徐明志也会跟她问夜千筱的情况。

    平时也就罢了,可今天是徐明志的生日,夜千筱没心来找他,徐明志至于这么犯贱吗

    真不像个男人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徐明志微微低着头,凝视着她,垂下的双手稍稍握紧,“刚刚的话当我没说,不过,关不关心她,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对,是我多管闲事了。”

    陈雨宁冷冷的说着,眼神也渐渐地暗了下去。

    落到身上的余晖,在转眼之间消失无踪,暗夜蓦地笼罩下来,陈雨宁只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寒冷。

    她跟徐明志认识近三年,一起切磋,一起成长,时常会有拌嘴,但关系从来不会差,甚至于在共同出任务时,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

    她以为,徐明志对她就算没感情,好歹也有份情谊在。

    没想,为了那个对他不冷不热的夜千筱,就毫不犹豫地将她排除在外。

    冷冰冰地说完,陈雨宁偏过身打算离开,而拧着眉的徐明志看了她一眼,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陈雨宁停住。

    “我有事跟你说。”徐明志低低地说着,语气里隐藏着深深的无奈。

    “什么事”

    侧身,陈雨宁冷静的抬眸,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与此同时

    夜千筱和冰珞站在两人视野之外。

    他们俩的交流声变小,她们自是听不出在说些什么,可夜千筱却能够清晰地“看”到。

    不过,她没了什么兴趣。

    “给。”

    一抬手,将那个木盒子递到冰珞面前。

    看了她一眼,冰珞将木盒子接过来,神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我先走了,礼物你一起送了吧,帮我祝他们绝交快乐。”

    淡淡的说完,夜千筱便转过身,一手放到裤兜里,一手抬起来摆了摆,算是做了个告别的手势。

    “”

    冰珞看了看她的背影。

    绝交

    夜千筱说的,不应该出错。

    那么

    徐明志和陈雨宁,必定会如夜千筱所说,关系陷入僵硬状态。

    想了想,冰珞便将其抛在脑后,并未在意那么多。

    她也转身,去了食堂。

    操场没有障碍物,站在那里太引人注目,倒不如回食堂去等。

    夜千筱回去的时候,遇上了从男兵宿舍楼出来的封帆。

    封帆是第二批回来的,回基地也有半个多月了。

    不过,夜千筱这段时间忙,一直在训练,每天忙得连睡觉时间都没有,就连在食堂都是赶紧吃完走人,出奇的一次都没有碰到过封帆。

    “好巧。”

    夜千筱绕了路,拦在封帆走来的路前,跟他打了声招呼。

    早已看到她,封帆从路灯昏暗的光线里走出,逆着光站定在夜千筱面前。

    三个月没见面,封帆的气场更强了些,在烈日中暴晒多日,皮肤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唯有那闲人勿进的高冷气息,倒是一点都没变。

    “通过了”

    垂眸看了她一眼,封帆低声慵懒的开口。

    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似是早就料到了结果。

    “通过了。”夜千筱应声,转而耸了耸肩,“吃晚饭了吗”

    “没。”

    封帆淡声道。

    “那行,我请客。”扬了扬眉,夜千筱话语轻松道。

    奇怪地打量了她一会儿,封帆微微皱起眉,却也没过多质疑她的行为。

    封帆跟徐明志不熟,或许是封帆跟夜千筱走得比较近,徐明志对他虽然没有敌意,但也没有怎么交好的意思。

    而,封帆也不喜欢热闹的地方,知道今晚食堂会折腾一阵,他便先去宿舍冲了个澡,才准备去食堂吃晚饭。

    近七点左右,封帆在夜千筱的带领下,从后门来到厨房。

    从厨房进食堂的门关着,但食堂内的嘈杂声还是充斥着厨房,得到外面的院子里情况才算好点儿。

    夜千筱总算是看明白,食堂里那帮人不光是为徐明志庆生,还有一方面是训练压抑的太久了,找到个机会就放肆的发泄。

    “千筱”

    刚进厨房,正在收拾碗筷的炊事员,就笑着朝她摆了摆手。

    扫视了下厨房,就见到他一人。

    “其他人呢”

    “哦,后面那几头猪够肥了,林班长弄了几个人过去帮忙宰了呢。”炊事员忙解释道,可顿了顿,又道,“至于副队,好像是生病了还是咋的,做完饭就回宿舍了。”

    说到贺茜,炊事员态度显然很一般,反正自从温月晴离开后,她就找不到可以发泄的人,脾气变本加厉的,动不动就找人发脾气。

    太不招人喜了。

    点了点头,夜千筱稍稍扬眉,问道,“我们能做俩菜吗”

    “能啊。”炊事员下意识应声,可话音刚落,又迟疑地看了夜千筱一眼,“你”

    “不行”夜千筱摊手。

    “”

    炊事员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一时间竟是哑口无言。

    行

    当然行

    毕竟她不会将厨房给炸了。

    只是,就她那厨艺,确定是来做东西吃,而非来坑人的

    “他来。”

    懒懒的抬眼,夜千筱一抬手,指了指身侧的封帆。

    顿时,封帆的脸色黑了黑。

    就知道,以夜千筱那手艺,绝不可能自己动手的。

    “哦,那就好。”炊事员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指了指一边的食材,“剩下的食材都在那边,如果去找林班长,没准还能拿到最新鲜的肉。”

    “好。”

    夜千筱点头。

    很快的,收拾完碗筷的炊事员,交代了夜千筱几句,便急着走人了。

    “想吃什么”

    走到食材堆里,夜千筱顺手拿了个西红柿,一边上下抛着,一边浏览着那些食材。

    “随便。”

    瞥了她一眼,封帆尤为不爽的说道。

    真是服了她了

    “那你去热锅,”夜千筱耸肩,拿了两个鸡蛋到手上,朝他扬眉笑道,“其他的事交给我了。”

    “”

    对此,封帆没有意见。

    先前跟夜千筱来过,对炊事班厨房的整洁,封帆是见识过的,而这里东西的摆放位置基本不变,他对这儿的格局,还是有着最基本了解的。

    根本不用去问,就找到了煤气炉和炒菜的锅。

    他下厨机会不多,但没有夜千筱这般神奇,任何东西到手上都能做成味道诡异的黑暗料理,知道做菜的简单步骤,基本就能将菜做出来。

    味道不会太好,可,毕竟能吃。

    刚将火点燃,封帆就听到极有节奏的切菜声音,他微微顿了顿,便朝一旁的砧板看过去。

    一眼便见到在旁的夜千筱,手里拿着把锋利的菜刀,在厨房的白炽灯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她手里拿着个洗好剥完皮的土豆,拿刀的手快速的动作,一块块的土豆片便清晰地闪现出来。

    不过几十秒,那跟土豆,便全部化作了土豆片。

    紧随着,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夜千筱就将两个西红柿切好,全部切成块。

    “先炒土豆片,再来个西红柿蛋汤,我去弄点儿肉。”

    切完这两个菜,夜千筱便放下了菜刀,利落的将其放到两个碗里,直接推给了另一侧的封帆。

    话音落却,她已经转过身,等视野捕捉到她时,她已经走出了门。

    封帆看到她消失在门口的衣角,微微一顿,旋即将眉目抬了抬,眼底有流光闪烁着。

    收回视线,封帆看着热好的锅,一抬手将旁边的植物油拿起来,在锅里倒了一点儿。

    等油热了,他才将土豆片倒进去,不紧不慢地开始炒菜。

    不多时

    夜千筱拎着新鲜的猪肉回来。

    她运气很好,过去的时候,猪已经被杀了,猪皮剥到一半,见到去拿肉,小严大刀一挥,近乎切了两斤肉给她。

    还热乎乎的。

    “这个,做红烧肉吧。”

    洗了下猪肉,夜千筱将其放到砧板上,朝封帆提议道。

    西红柿蛋汤刚放了水,封帆刚停歇下来,闻声便朝夜千筱看过去,直接道,“不会。”

    “我会。”

    一斜眼,夜千筱如此回道。

    “”

    封帆无话可说。

    就夜千筱这想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你会

    她当然会。

    所以,她来教,他来做。

    自然,结果跟他所想的,一模一样。

    夜千筱切好五花肉后,就站在旁边指挥他,将所有步骤都记得清楚,偏偏就是不会动手。

    懒得跟她争辩,封帆也从了她。

    做红烧肉的时间有些久,但这天气比较热,红烧土豆片和西红柿蛋汤,等到红烧肉做好的时候,基本还保持着温度。

    等着封帆将红烧肉盛上来的功夫,夜千筱便已经盛好了两碗饭,并将两样菜都端上了石桌。

    封帆将红烧肉端过去时,夜千筱又不知从哪儿弄来一盘花生米。

    “说事吧。”

    在夜千筱面前坐下,封帆也不磨磨唧唧的,直入主题的朝夜千筱问道。

    “嗯”夜千筱扬眉。

    “没事”

    封帆反问一句。

    从食堂那边过来,他相信夜千筱已经吃过饭了,现在特地将他拉到炊事班来,又来吃上一顿,肯定没有叙旧那么简单。

    不说他们根本不需叙旧,就算到了那个程度,夜千筱也不会做那么麻烦的事儿。

    “有,”夜千筱将饭碗端起来,再抬眼看向封帆,“你跟宋子辰,关系怎么样”

    “他”

    封帆看了她一眼。

    “嗯。”

    夜千筱应声。

    之所以问封帆,是因为他们以前都是队长,且在一个宿舍,据说分新宿舍的时候,他们也在同一个宿舍,最起码的关系应该是有的。

    宋子辰跟宋子云性格迥然不同,她不相信封帆不会没有察觉。

    “关系还好,”封帆淡淡开口,顿了顿后,直接道,“你想知道什么”

    夹了块土豆片到碗里,夜千筱停下动作,凝眸抬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封帆,字字顿顿地道,“宋子云。”

    宋、子、云。

    封帆盯着她,清冷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知道”

    夜千筱眯起了眼睛,犹如狡猾的狐狸。

    “不知道。”沉思了一下,封帆淡定道,“不过猜到了。”

    最近宋子辰比较反常,跟他不熟的或许不会发觉,但平时跟他接触的多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怀疑。只是,基本都是在怀疑他,是否受到刺激而转性了,也不会想别的什么。

    估计只有封帆怀疑,他们现在所见到的宋子辰,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宋子辰。

    所以,夜千筱直接说出“宋子云”,他也不觉得意外。

    “你真是”

    夜千筱不由得失笑。

    “双重人格”顿了顿,封帆问道。

    “嗯。”

    “哦。”

    点头。

    看得出,封帆尤其冷静。

    动了动筷子,夜千筱不急着吃,紧接着问道,“他最近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吗”

    “还好,”封帆微微思考会儿,转而才道,“只是,比较危险。”

    他跟宋子辰只是有些接触,但连真正的朋友都说不上,宋子辰有什么事情他也不想插手,只是有时候正巧撞上了,才会去关注一下。

    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他这个人格不太稳定。”夜千筱这样评价道。

    她跟宋子辰不太熟悉,但好歹也是接触过的,宋子辰性格沉稳、性情温和,但宋子云则是另一个反差,他以自己的喜好为重,唯恐天下不乱,最爱逗弄他人。

    就他回来后,夜千筱都没少听过他的传闻,似是惹了不少事端,只是事情都不算大,没有引起上面的注意。

    可

    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出祸端的。

    夜千筱不为他着想,却也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你想让我做什么。”

    看着她,封帆也不做作,问到了要点。

    夜千筱找他,还费了这么大的劲做了饭,只跟他打听宋子云的事情,那真的是夜千筱没事找事了。

    “看着他点,”微微一顿,夜千筱的神情变得正经起来,“在部队,他做什么,可以不管。但出了任务,别让他做什么出格的事。”

    “知道。”

    对此,封帆很快就应下。

    就算夜千筱不说,封帆也早有这个想法。

    如果宋子云身上有不安定因素,现在若无直接的证据证明他的精神问题,而封帆暂时也不想接住家里的权利插手,那就只能先观察段时间。

    宋子云在部队闹闹,那也没什么,可在任务中,随时有可能危及他人生命

    那可就不好玩了。

    “吃吧。”

    得到他同意,夜千筱也不意外,夹起土豆块送入口中,眉头却微微皱起。

    好家伙,都凉了。

    好在,土豆片是做的最早的,放久了才凉的彻底,但西红柿蛋汤和红烧肉都有些温度,而且封帆手艺真没差的,两人竟是将饭菜都吃完了。

    吃过后,就此告别。

    食堂。

    直到八点,那些人才散伙。

    冰珞也一直等到八点。

    眼看着寿星徐明志落到后面,跟着最后一批人离开,冰珞便起了身,在几个人中拦住了徐明志的去路。

    “咦”见到她,徐明志惊讶地垂了垂眼,恍然道,“是你啊。”

    “礼物。”

    不多说,直接将袋子和木盒递过去。

    “两份”

    没来得及道谢,徐明志抬手去拿那两份,倒是颇为疑惑起来。

    “那是千筱的。”看着他拿着木盒的右手,冰珞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她没来”

    一提到夜千筱,徐明志就来了精神。

    在他身边的,还有杨栗、祁天一,两人见此情况,也没有多加耽搁,直接走人。

    不一会儿,站在冰珞面前的,就只剩下徐明志一个了。

    想了想,冰珞也不隐瞒,直接道,“来了,在操场上待了两分钟,就走了。”

    “”

    徐明志顿时被噎住。

    在操场上

    意思是,他跟陈雨宁的争执,夜千筱看到了

    不对

    如果冰珞也知道的话,那么,她也看到了

    徐明志只觉得天雷滚滚的,将他雷的外焦里嫩。

    这也忒尴尬了

    “那,”踌躇了下,徐明志深吸口气,试探性的问道,“听到什么吗”

    “听到几句。”

    冰珞直白的回答。

    确实听到几句,都是争论夜千筱的,看得出徐明志偏帮夜千筱,而陈雨宁对夜千筱有意见,之后她就不知道了。

    “哦”

    徐明志长长的应了一声,感觉自己连接话都极其尴尬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最后。

    他跟陈雨宁,自刚刚那次谈话,就彻底的掰了。

    可他并不想夜千筱知道。

    “我回去了。”

    停顿了三秒,冰珞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诶,等一下。”徐明志连忙喊住她。

    步伐一顿,冰珞偏过头,皱眉看他。

    “帮我谢谢千筱,”徐明志举了举拿着木盒的右手,可想想又觉得不对,脸上挤出抹笑容,“还有,谢谢你的礼物。”

    “哦。”

    冷淡地应声,冰珞表示明白了。

    “”

    看着她的背影,徐明志只觉得风中凌乱,心里无尽的叹息。

    唉。

    这生日过的,感觉他真的要沧桑了。

    不过

    混沌的大脑,顿时闪过抹清明。

    诶

    他跟陈雨宁争执,算起来应该是在六点多,现在都八点了,冰珞怎么还在这里

    难不成

    一直在这儿等

    这么想着,徐明志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更是混乱了。

    一堆事儿啊

    连续吃了两顿饭,夜千筱吃的挺饱的,没心思按照以前的习惯去锻炼,回宿舍直接洗了个澡。

    只是,睡了一整天,这一到晚上,她真有些睡不着。

    尤其是,现在才八点半。

    在冰珞那里找了本书,夜千筱翻看了下手机,顺带跟夜长林通了个电话。

    夜老爷子跟夜长林不住在一起,偶尔会通话,但不会时刻汇报消息。既然夜长林有打电话过来,她闲着无聊,回一个过去,也没什么。

    通话时间不过五分钟。

    刚挂了电话,门就被推开了。

    “才送完”

    将手机放到一边,夜千筱抬眼看着进门的冰珞,疑惑地挑了挑眉。

    “嗯。”冰珞冷淡应声。

    “一直在那里等”察觉到不对,夜千筱猜测地问。

    “嗯。”

    冰珞继续应声。

    “”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

    还真够拼的。

    席珂和易粒粒都不在,夜千筱本想多问几句,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没意思,便转过身翻看着手中的书。

    冰珞本就话少,但不是沉默寡言,只是没有那么多疑问,见夜千筱没有话说,她就坐到自己座位上。

    跟夜千筱一样,那么本书,看了看专业的知识。

    那天晚上,过十一点熄灯,夜千筱闲下来,竟是丝毫困意都没有。

    于是

    翻了个身,就跳下了床,直接从三楼阳台爬了下去。

    在训练场,她练到凌晨三点。

    体能被拉上来,唯一的缺陷就是,当你想要疲惫的时候,真没有那么容易。

    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让她的身体已经习惯,这一下子闲下来,拳头总觉得痒痒的。

    要命的是,总会想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三点回去,睡了两个半小时,起床号就“嘟嘟嘟”的响起来了。

    花了三分钟集合。

    彭雅早已在楼下等候。

    整好队伍,彭雅的视线一扫,就落到了分散在队伍中的三个人身上。

    “夜千筱”

    “到”

    “易粒粒”

    “到”

    “陈雨宁”

    “到”

    喊完,彭雅凝眉,声音铿锵有力,“出列”

    “是”

    三人齐齐应声。

    旋即,三人从队伍里走出来,整齐的排列成一行。

    看着她们,彭雅面色严肃,抬高声音道,“从今天起,你们跟其他人一样训练,将所有落下的科目,全部补回来”

    呃

    三人皆是一愣。

    补回来

    易粒粒和陈雨宁互相看了眼,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天。

    站在她们身后那群人,都是被练出来的精英,这段时间的努力也不会比她们少,对于蛙人所需要掌控的科目,她们三个,只有陈雨宁有所了解。

    易粒粒和夜千筱,根本就没练过

    也就是说,她们得从头开始,将别人这两个多月来的努力,费尽心思的补回来。

    “听到没有”

    没听到回应,彭雅再次问道,声音中不缺严厉。

    “听到了”

    三人异口同声的喊着。

    而,相对于易粒粒和陈雨宁的无奈,夜千筱却扬了扬眉,对接下来所需掌控的,有着不小的热忱。

    她正愁着没事干呢。

    “归队”

    “是”

    领命后,三人便回了后面的队伍。

    接下来便是日常的训练。

    夜千筱和易粒粒都是第一次参与正式队员的训练,但跟着流程走了一边,发现以前看起来难度极大的项目,对她们现在来说,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难题的。

    狙击训练,不仅提高了她们的专业技能,还提升了一定的体能。

    除了一些还没掌控的技巧,她们俩都不比其他人差。

    下午的水下格斗,夜千筱甚至还活捉了两个老兵,气得人家张牙舞爪的,对她硬是没什么办法。

    三天后。

    正值周末,海陆的蛙人,闲散地分布在基地各个角落,用尽所有的办法来打发时间。

    下午两点左右,恰好是一天气温最高的时间段,基地内的紧急集合号便催命般的响起,惊扰了所有或玩乐或锻炼的人。

    这不是演习

    有实战任务

    说吧,想看感情戏还是军旅戏。

    其实cp真的不多,很多都是顺带提一句啊,现在不就刘婉嫣、宋子辰、施阳喵。

    陈雨宁vs徐明志决裂了,就甭想了。

    至于冰珞vs徐明志,现在两只互相都没感情呢。

    而陈雨宁vs严利我才不要跟你们说呢。

    其他就没了

    好啦好啦,来投票啦。

    感情戏和军旅戏。

    我看看下一卷到新地点,要不要把女汉子减少几只,嘎嘎。

    没人提意见我就自己来了昂。

    木有错,偶就自言自语的讲了这么多债见。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4、我请客,你做饭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