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6、下楼,我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后面两天,陆续有人回来。

    连续在江底进行打捞工作,大部分的身体都承受不住,以至于被送去军区医院治疗。

    另一方面,每个舰队都将派出蛙人参与搜捕,人手已经够了,而几日都寻不见的,之后再找也不会有多明显的效果,自然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人了。

    毕竟,救援队伍,也不仅仅是蛙人。

    而,这几天时间,徐明志在网上则是成了风云人物,被诸多花痴网民捧上了天,除了为沉船的乘客祈福外,还抽空嚷嚷几句说要给他生猴子。

    这是正面形象,徐明志被疯狂追捧的事情,军区并没有去压制。

    更何况,徐明志只出现个侧影,没有露出全脸,也没有其它的照片流出,对他来说不会有多大影响。

    沉船是场灾难,可值得庆幸的是,接下来的日子没有再发生灾难,也没有任何援救人员在这次行动中发生意外。

    如此天灾,让整个国家的人民,都陷入了一种悲痛中,毕竟谁也不愿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然而,国家的行动力,却让他们重燃希望,那一个个被救起来的人,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还有那一个个舍生忘死去援救的军人,都让他们对这个国家怀有希望。

    他们开始相信,如果他们陷入灾难中,这个国家同样会有能力,来保护他们。

    就像云河地震,就像东河沉船。

    灾难是可悲的,但是,如若一个国家没能力守护人民,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最起码——

    这个国家做到了,让他们没有对她绝望。

    夜千筱观察一个国家,不是观察他们的经济和军事,而是先去观察在面对灾难时国家的决策,还有那些人民对这个国家的态度。

    如若说云河地震,夜千筱还对这个国家处于观望状态,可这一次的沉船事件,却让她有所改观。

    一种更深的意识埋入脑海。

    对——

    如果说,军人是这个国家的守护者,而,不管处于什么原因,她也是那些守护者中的一员。

    她仍旧无法回答,在生死之中,是否会选择放弃人民。

    但,她的细微改观,给了她充足的理由,按捺所有的仇恨。

    “他们都回来了。”

    中午时分,易粒粒进了宿舍门,朝戴着耳机写笔记的夜千筱说道。

    “他们?”

    侧过头,夜千筱微微扬眉,将左耳的耳机取下来。

    “嗯,”轻轻点头,易粒粒唇畔露出淡淡笑容,“所有人。”

    “哦。”

    夜千筱应了声,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

    习惯她的冷淡,易粒粒也不意外,摇了摇头,便退出了门。

    看着她的身影离开,夜千筱微微垂下眸,将耳机重新戴回去。

    然——

    下一刻,耳机里吼出的“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象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却震得夜千筱耳朵阵阵发疼。

    当下,就将耳机扯开,丢到了桌上。

    MP3她一直没怎么听,而里面的歌曲都是柴欣君下载的,有上千首,她懒得去看曲目,更是懒得去删了。

    结果,里面几百首军歌……

    听着就头疼。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关了MP3,继续做她的笔记。

    跟冰珞看的五花八门的军事书不同,夜千筱基本只看狙击方面的和野外生存方面的,而这两者涉及的知识之广,是她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掌控的。

    前几日出门,她就顺带淘了两本丛林植物方面的书籍,但专有名词过多,偶尔还是需要记一记的。

    写了近二十分钟,宿舍门就再次被推开了。

    耳朵灵敏的夜千筱,下意识地偏过头,朝门口看了过去。

    是冰珞。

    她面色冷若冰霜,看起来和以往相同,可直觉告诉夜千筱,情况有些不对劲。

    “怎么样?”凝眉,夜千筱沉声问道。

    冰珞进门,顺手带上了门,旋即走过来,停在夜千筱身侧。

    “要练练吗?”

    没有废话,冰珞直截了当的问道。

    “……”微微沉默了下,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她,然后点了点头,“好。”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只要结果是打架的话,夜千筱自是奉陪到底。

    于是——

    在训练上,陆续有人发现,刚回来的冰珞,不知为何跟夜千筱缠打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像是动真格的。

    两人打得不相上下。

    “闹掰了?”

    “不可能吧……”

    “没准闹着玩呢。”

    “艹,闹着玩会下狠手吗?!她们这是都不想对方活啊。”

    “估计只有杀父之仇才能打成这样吧……”

    “呸呸呸,乌鸦嘴!”

    渐渐地,围绕在旁的蛙人越来越多,嘀嘀咕咕的议论着,甚至脑洞大开的猜测着她们的理由。

    直到两人第一个回合结束,稍稍停下来休整时,用杀气腾腾的眼神扫了他们几眼,他们才心下略微慌乱,犹豫片刻后,哗啦啦的都跑没了人影。

    乖乖。

    再看下去,半条命就没咯!

    过了个把小时,夜千筱和冰珞终于停了下来,皆是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

    仰面躺着,夜千筱抬眼看天,灰蒙蒙的一片落入眼底,深吸一口气,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潮湿。

    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下起雨来。

    “走吗?”

    半响,夜千筱从地上翻身坐起,垂眸扫向一侧的冰珞。

    “好。”

    冰珞淡淡开口。

    夜千筱率先站起身,然后朝冰珞伸出手,将她给拉了起来。

    一言不发的,冰珞跟在夜千筱身边,一起回了宿舍。

    夜千筱能够明白冰珞现在的心情。

    事实上,陈雨宁和易粒粒都经历过了。

    满江的尸体,家属的哀嚎,任何心智正常的,只要是第一次经历,都不会冷漠以对。

    而,察觉到冰珞那细微的情绪,夜千筱甚至在心里松了口气。

    最起码,冰珞很正常。

    夜千筱一直都明白,为什么赫连长葑和彭雅会担心她的心理测试,因为她的过于镇定,很有可能会早就她的冷血无情。

    当然,狙击手拥有这种态度,是必胜的武器。

    可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军人,是一颗潜伏的炸弹,能力越大,潜在的危险就更大。

    说实话,夜千筱并不会去珍惜每条生命,但也没有到冷血的地步。

    她知道什么该做,知道什么不该做,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避免他人对自己起疑心。

    她有着充足的经验,以至于她在部队的生活,没有那么多坎坷。

    去宿舍的路上,夜千筱绕道去了趟食堂,拿了几个馒头给冰珞后,才同她一起回去。

    进门没多久,大雨倾盆,雷声轰鸣,似是天空在怒号。

    四点左右。

    “我出去一趟,你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站在阳台看了看天,夜千筱朝冰珞交代着。

    冰珞看了她一眼,“去哪儿?”

    “逛逛。”

    夜千筱随口说道,拿了把折叠伞就出了门。

    风势太大,她关门的时候,门猛地合上,发出“砰”的声响。

    紧随着,在雷雨声中,她的步伐渐渐没了声。

    盯着那门良久,冰珞眸色微微一凉,便收回了目光。

    ……

    夜千筱去找了徐明志。

    下楼时,夜千筱给徐明志打了通电话,紧随着便直接去了他的宿舍楼下。

    而,接了电话的徐明志,早已在楼下等着了。

    远远见到她,撑着伞的徐明志就朝她摆手,黑色的打伞下,只能见到徐明志露出的那只手。

    夜千筱走过去。

    直至来到他面前,夜千筱才停下脚步,凝眸看向面前的徐明志,将那张流露出浅浅笑容的俊脸看在眼底,开朗的面容,灿烂的笑容,看起来跟照片上那模样毫无瓜葛。

    “找我?”

    微微弯起眼睛,徐明志垂下眼眸,盯着夜千筱。

    迎着狂风暴雨走来,夜千筱纵使撑着伞,也浑身湿得彻底。

    几日不见,头发剪短不少,沾着细细碎雨的发丝带着湿气,柔顺的垂落下来,些许落在光洁的额头上,而下那双狭长的眼睛,似是被寒风侵入,染了不少的凉气。

    “不用笑了。”

    抬眸看他,夜千筱淡淡地开口,语气里却有着无奈。

    霎时,徐明志脸上笑容微僵,将那强装的笑容,渐渐收了回去。

    “这几天辛苦了。”

    夜千筱侧了侧头,将手中的袋子递到徐明志面前,豆大的雨水瞬间打湿她的手背、手腕、衣袖。

    “什么?”

    将袋子接过来,徐明志疑惑地问道。

    “吃的,你柴姨寄来的。”夜千筱淡淡补充道。

    “呃。”

    徐明志眨了下眼。

    柴姨?

    “你的手机关机,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让你多打几个电话回去。”

    “哦……”

    徐明志着实有些惊讶。

    一直都是他帮夜千筱接她父母的电话,没想到现在却轮到夜千筱帮他接电话了。

    不过,也好。

    上次他悔婚后,夜家和徐家,都被他得罪了,虽说因为夜千筱的接受,两家的关系好了不少,但总归是有个疙瘩的。

    他爸妈估计是联系不到他,又着急知道他的情况,才给夜千筱打电话的。

    他相信,按照夜千筱的行为做事,在帮忙转告的同时,还会拐弯抹角地帮他求个情,他爸妈也会安心许多。

    “我先走了。”

    交代完事,夜千筱便预备离开。

    “等一下。”

    徐明志忽的喊住她。

    转身的动作一顿,夜千筱微微抬起眼眸,透过雨幕看着徐明志那张颇为尴尬的脸。

    “两个多月前,你的那次实战,见过杀人吗?”凝视着她,徐明志神情僵硬,似是紧绷着神经。

    “见过。”

    夜千筱点头,神色没有多少变化。

    雨水嗒嗒地落到雨伞上,徐明志站的笔直的,漂亮的眉目上染着沉重色彩。

    他在迟疑,是否要问。

    “有想问的?”夜千筱干脆帮他问道。

    “是。”

    徐明志果断应声。

    “你说。”夜千筱简单明了。

    顿了顿,徐明志的目光飘忽了下,随后定在夜千筱身上,他声音低缓沉重,“杀过人?”

    “是。”

    “什么感觉?”

    “徐明志,你没杀过人。”认真地盯着他,夜千筱一字一句道。

    “是,我没有。”

    徐明志应声,话语里残留着悲叹。

    他没有杀过人,但是,他见过满地的死尸,那些被他们从江里抬出来的、毫无生机的尸体,或许几个小时前他们还是欢声笑语的,可落到他们手中,基本就没有几个是活着的。

    他以前也曾参与过救援,见到过那些被水带走生命的尸体,可他还是无法接受,在短时间内见到那么多逝去的生命。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那些家属,失去至亲的家属抱着他们哭,撕心裂肺的,充斥着令人揪心的怨气。

    他记得,以前也见过类似的画面,可他从未觉得如此悲哀。

    就像看到了宗冬的父母,感受到自己好兄弟的离世,悲哀的情绪萦绕着,似是能让他窒息。

    “徐明志。”

    夜千筱低低地喊他。

    眼底那抹伤痛淡去,徐明志的思绪渐渐被拉回,视线恢复清晰后,他见到的是笔直立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夜千筱。

    “路是你自己选的,你还有选择的机会,”夜千筱声音清冷的开口,凝视着徐明志时,眼底唯有一派平静,“我不会安慰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杀人的感觉,比看到满地死尸的感觉,冲击更大。”

    夜千筱没有告诉他,其实她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冲击。

    她是为了生存,时间不允许她缓冲情绪。

    仔细想过,确实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在见到自己刀下尸体前,她还见到过很多很多人的死状。

    饿死的,淹死的,炸死的,烧死的……

    她的处境跟徐明志不同,所以她没有办法去帮徐明志。

    但是——

    这并没有影响什么。

    “我走了,”看了眼他的黑眼圈,夜千筱淡声道,“你好好睡一觉。”

    “好。”

    徐明志重重点头。

    不知为何,夜千筱明明没说什么,可徐明志却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要平静许多。

    ……

    夜千筱没回宿舍,而是去了趟食堂。

    提前打包好两份晚餐才回去。

    一路上,狂风暴雨,夜千筱本是撑着伞,可几次伞柄都要被吹得脱离手了,而那时浑身上下皆已淋得湿透,撑不撑伞倒也无所谓,便将雨伞合了起来,拎在手上。

    等她回到宿舍时,已经被淋成落汤鸡。

    宿舍门前,夜千筱将伞丢到外面,然后便推门而入。

    外面天色昏暗,宿舍里亮着灯,冰珞还没有睡,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席珂和易粒粒坐在一起,在看一部有名的恐怖电影。

    听到开门声,三个正在忙活的人,皆是回过头来,朝夜千筱看了眼。

    易粒粒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她,眉头微微动了动,朝她打了声招呼后,便继续跟没有多在意的席珂看电影。

    冰珞拧着眉头。

    “给。”

    夜千筱一抬手,就将冰珞的那份晚餐递过去。

    看了看她,冰珞沉默的接过那份晚餐,微微顿了顿后,才凉凉道,“去洗澡。”

    “嗯。”

    夜千筱点了点头。

    这天气算不上冷,但浑身都湿成这样,就跟从海里游过泳出来的,以免着凉感冒,她本就是打算去洗个热水澡的。

    “快点。”

    摸了摸那份晚餐,冰珞催促道。

    估计夜千筱拿的是厨房刚弄好的饭菜,本来应该热乎乎的,但在外面被雨水淋了那么久,现在只残留了丁点温度。可是,如果夜千筱洗完澡出来的话,怕是彻底凉透了。

    “知道。”

    夜千筱会意,将手中晚餐丢到自己桌上,然后便拿了套新的便装去洗澡。

    本来就两套换洗衣服,先前那套衣服刚洗了,还没有干呢,现在这套又湿成这样,只能换身其他的服装了。

    好在接下来这几天都会下雨,在外面呆两分钟衣服就湿了,晾着的衣服湿不湿都没有什么关系。

    快速冲了个热水澡,夜千筱便擦着头发走出来,准备着吃自己那份晚餐。

    可惜——

    正如冰珞所料,已经冷的毫无温度了。

    好在林班长手艺还在,就算是冷了,味道还算可以,她吃下去也没费多大的力。

    “什么时候睡?”

    等她吃完,冰珞不知何时来到旁边,淡淡的朝她问道。

    “嗯?”

    将袋子绑好,夜千筱纳闷地抬眼,有些莫名地看向冰珞。

    问她……

    “你困了?”没等冰珞回话,夜千筱便猜到什么,直接问出自己的疑惑。

    “嗯。”冰珞应声。

    在援救的时间里,他们那群人,基本都没有睡什么,虽说是轮班制,可一闭上就想到那些尸体,怎么都会睡不着。尤其是,在她们那批人中,还有些刚参加这种救援的新人,一时半会儿真的适应不了。

    冰珞的反应没有他们那么大,但最起码的感觉还是有的,还是好几次在睡梦中被惊醒。

    夜千筱恍然地看着她。

    难怪回来这么久都没睡,洗了澡还在等她……

    “上床吧,”夜千筱抬眸,朝冰珞补充道,“我丢完垃圾就来。”

    这算是应下了。

    冰珞微微点头,转身就爬上了夜千筱的床。

    夜千筱:“……”

    冰珞找她睡过几次,睡姿都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若是平时,夜千筱自然是抗拒的,但这个时候,她确实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出去丢了垃圾,等回来时,易粒粒和席珂仍在继续看电影,但却戴上了耳机。

    简单的瞥了眼,便见到满脸鲜血的女鬼,夜千筱嘴角微抽,直接爬上了床。

    两人每人一床被子,而她睡在外面。

    这个时候睡,自是没有睡意的,夜千筱便侧着身睁开眼,视线不自觉地往留的席珂的电脑瞥过去,凭借着自己优良的视力,看着画面和字幕猜测剧情。

    易粒粒和席珂似是不知疲倦般,看了一部又一部。

    中间只是洗了俩苹果填饱肚子。

    直至看到晚上十点,她们俩才就此作罢,关了电脑准备睡觉。

    意外的是,两人低声说了几句,也是在一起挤着睡的。

    宿舍的灯早已熄灭,电脑屏幕的光芒再暗下去,宿舍里就只有外面路灯投射进来的昏暗光线。

    夜千筱觉得有些困,闭上眼,倒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那个晚上,比想象中的更要平静。

    ……

    连续几日,阴雨绵绵。

    虽然所有蛙人都回来了,可基地内也难见平时的欢声笑语。

    基本上所有人都选择去了趟医院,跟心理小组见了个面,不过夜千筱的宿舍却是个例外,席珂和冰珞第二天就恢复了正常,如同以往般训练,也不见她们有任何的异常。

    训练了两天,又到了周日。

    男兵那边照常训练,但女兵这边,彭雅似乎有个亲戚死在那次沉船事件中,赶着回家去帮忙处理丧事,而大部分女兵都陷入了那次事件的冲击中,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障碍,大部分人都无心训练,彭雅就没有给她们安排加强训练。

    不过,307宿舍的几个人,训练依旧。

    29日,下午时分。

    夜千筱特殊情况,提前回了宿舍休息。

    这段时日身体素质本就有些弱,加上淋了一天的雨,寒气入体,夜千筱还有些感冒发烧。

    回去后,弄了些药吃,情况才好点儿。

    喝了点儿热水,她本想睡会儿的,可刚起身手机铃声就响了。

    是她的手机。

    在抽屉翻到在响的手机,夜千筱随意地瞄了眼手机号码,神情便不自觉地顿了下来。

    赫连长葑。

    四个字,清晰可见。

    停顿了下,夜千筱疼得皱起眉,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两眼,然后才拉了电话接听。

    “有事吗?”

    干脆坐回椅子,夜千筱淡淡的询问着,语气冷清疏离。

    “下楼,我等你。”

    伴随着雨水滴答的声音,手机那边传来赫连长葑低沉浑厚的话语。

    身形微微一僵。

    夜千筱凝眉,下意识朝紧闭的宿舍门看去。

    来了?

    想法一闪而过。

    夜千筱想了想,将桌上装着热水的杯子拿起来,一饮而尽。

    旋即,从椅子上站起身,转而朝门口走去。

    将门拉开,夜千筱走向走廊,踩在满是积水的走廊上,朝楼下看去。

    天色灰蒙蒙的,大雨倾盆而下,哗啦啦的声音在耳畔响彻,楼下没有其他来往的身影,夜千筱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大雨中、撑着黑色雨伞的男人。

    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那把雨伞,还有下面那件军绿色的长裤。

    不知是从电话里听到动静,还是站在楼下感知到什么,她才看了两眼,站在楼下的男人便抬起了头,黑色雨伞微微倾向后面。

    深邃如刀削般的俊脸,在雨伞上移的瞬间展露,昏暗的天地中,那张脸似是隐入了朦胧中。

    可,仅仅一眼,夜千筱便能辨认出他的身份。

    立体的五官,冷峻的神情,颀长挺拔的身材,还有那身陆军常服。

    他抓着手机,将其放到耳边,夜千筱能听到雨水落到伞上的沉闷声响。

    夜千筱敛了敛眸,却掩饰不住眸底划过的神色。

    “有事吗?”

    深吸一口气,夜千筱低声问道。

    楼下,赫连长葑抬着头,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他沉声开口,一字一顿,“想你了。”

    清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落入耳底。

    抓住手机的力道,微微缩紧,夜千筱紧紧拧着眉,刻意转过身,没有去看他的目光。

    沉默。

    夜千筱面对着门,身形微动,停了良久。

    “我下来。”她的声音微凉,轻飘飘的,好像被雨声扯散。

    话音落却,她挂断了电话。

    转身,下楼。

    步伐平缓,她不紧不慢的走下去,可时间却被拉长般,站在楼下的赫连长葑沉着眸,盯着楼梯那个偶尔现身的身影。

    终于——

    夜千筱走到一楼。

    她只拿着手机,没有撑伞,却在扫了眼他后,面无表情的走进了雨水中。

    不过眨眼的功夫,一身的衣服便已被淋湿。

    皱眉,赫连长葑抬起脚,朝她走过去。

    相距不远,两人面对面走着,很快就在磅礴雨水中相遇。

    一站定在她面前,赫连长葑便将雨伞前倾,将她纤瘦的身体遮挡住。

    没有作训服换洗,夜千筱洗过澡后,穿的是件白色长袖T恤和黑色休闲裤,头发转眼被淋湿,发尖还有细细的雨水随着低落,而长袖T恤被彻底淋湿,单薄的T恤下面,里面的轮廓若隐若现。

    快速地扫了眼,赫连长葑便收回视线,喉咙下意识地滑动了下。

    “怎么有空?”

    看了他两眼,夜千筱抬手将垂在前额的湿发移开,漫不经意地询问着,就像是在面对老朋友似的。

    上次离别时的冷战,还有两人近乎决裂的言语,似乎早已被时间撕扯破裂,化作烟消云散。

    “选兵,路过。”

    低头看她,赫连长葑嗓音压得很低,却带着惑人的沙哑磁性。

    “哦。”

    夜千筱刚应声,便有着冷风席卷着雨水飘过,她眉头轻皱,冷不防地抱紧了双臂。

    上前一步,靠近,赫连长葑紧握着雨伞,一手绕过她的肩膀,稍稍一用力,就将她拉入自己的怀抱。

    寒冷让夜千筱稍稍分神,而赫连长葑的招数来得猝不及防,等夜千筱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他搂入怀中。

    摁住她肩膀的力道,紧的令她颇有危机感,遂下意识揪住他的衣领。

    “又想打架?”

    一抬眼,夜千筱眸色微冷,带有恼怒的锋利眼神朝他飞去。

    低下头,赫连长葑认真地盯着她,视线似乎掠过她脸上的每处,观察着两个月来任何细微的变化。

    “不想。”

    低压的声音,包含着足以将人溺毙的温柔。

    霎时,夜千筱抓住他衣领的力道,微微松了松。

    “我就抱一会儿。”

    紧紧抱住她,将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赫连长葑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醉人的话语落入耳底,好像能让最坚硬的心软化似的。

    赫连长葑的怀抱跟以前不同,沾染了满身的寒气,可味道却出奇的熟悉。

    僵硬的站在原地,夜千筱没有主动接受,却也没有激烈的反抗。

    任由赫连长葑抱着。

    雨水越下越大,嗒嗒的落到雨伞上,夜千筱却感觉不到任何雨水滴落。

    赫连长葑手中的雨伞,将她全部遮掩住,可却将自己暴露在大雨中。

    不知过了多久——

    “发烧了?”

    察觉到异常的赫连长葑,稍稍松开她,冰凉的手掌放到她的额头上。

    “嗯。”

    脸色苍白,夜千筱身形微动,低低地应了声。

    手掌扣在她的肩膀上,赫连长葑刚想弯腰将她抱起,纤细的手指却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制止了他的动作。

    “我没事。”

    眼神闪烁着晶亮的光芒,夜千筱神情镇定平和,并不为这点小事而在意。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强行抓住扣紧她肩膀的手,夜千筱手指用劲,硬生生将其移开。

    赫连长葑本就没用多大的力,可夜千筱在高烧时还有这么大的劲,不由得让他有些意外,看着夜千筱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习惯她的再三拒绝,事实上,刚刚她那般听话,赫连长葑甚至有些惊讶。

    可——

    他没感觉到什么欣喜。

    夜千筱明显心事沉重,可是,他什么都探测不到。

    “伞。”

    见她往后退,赫连长葑再次抓住她的肩膀,旋即将手中的雨伞递到她面前。

    步伐稳住,夜千筱侧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给我?”挑了挑眉,夜千筱忽的问道。

    “嗯。”

    赫连长葑沉重地应声。

    顿了顿,夜千筱沉思了下,随后便抬起手,将递到面前来的伞柄抓住。

    骨节分明的手指,沾染着些许雨水,此刻微微泛着苍白之色。

    毫不客气的收下,夜千筱果断的转过身,朝宿舍楼一楼走了过去。

    平稳的步伐,纤细的背影,她一步步的走着,直至来到一楼走廊上后,她抬手将伞合了起来,然后就缓步走上了楼梯。

    期间,连头都没回一下。

    赫连长葑凝视着她的背影。

    顷刻间,赫连长葑便被雨水淋得湿透,一身军绿色的常服,在雨水的浸染下,颜色变得愈发的深沉。

    夜千筱来到三楼。

    紧紧攥住雨伞伞柄的手指,在稍稍放松力道的时候,只觉得手指骨节有阵阵酸痛感传递开。

    来到307的宿舍门前,夜千筱一脚将其踢开,在门敞开的瞬间进了门,转而便将门关上。

    赫连长葑看着那忽地关上的宿舍门。

    眼睑微垂,眸色稍凉。

    视野里映入紧闭的宿舍门,他停了片刻,然后准备转身离去。

    而——

    刚转身的刹那,便听得淅沥的雨水中,突兀的传来阵阵沉闷的声响。

    似是木头被击撞断裂的声音。

    右眼皮跳了跳。

    当下,赫连长葑再度抬眼,瞥响毫无动静的307宿舍门,旋即转过身加快步伐,朝楼梯疾步走过去。

    快速来到三楼,赫连长葑瞅准门牌号,没有任何犹豫地推开门。

    刹那间——

    一幅难以想象的画面落入眼底。

    左手边靠阳台处的床位,衣柜门中间破了个洞,是从外面突发的力道,硬生生将门板给打断。

    完全暴力后的场面。

    整个宿舍,只有一个人。

    夜千筱坐在椅子上,微微低下头,一条白色的毛巾盖在头上,隐约可见那苍白如纸的半张脸。

    听到推门声,她偏头看过来,而放到桌上的那只惨不忍睹的右手,正好清晰地落入赫连长葑的视野里。

    看清楚这幅画面,赫连长葑顿时联想到什么,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走进,顺手关了门,赫连长葑快步来到夜千筱面前。

    “手伸过来。”

    赫连长葑沉着脸,话语严峻而果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若不说,夜千筱还未察觉,这么一说,立即将搭在桌上的手收了回去。

    “……”

    赫连长葑眉头微微动了动。

    没有给她时间,赫连长葑直接上前,将她放下的手抓住带到自己面前来。

    几块碎木刺入手背中,鲜血淋漓。

    刹那间,赫连长葑怒火突起,他紧紧盯着夜千筱,低沉怒声道,“夜千筱,你就不能安分点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6、下楼,我等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