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7、以后有气找我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你就不能安分点儿?!”

    赫连长葑压抑着怒火,却掩饰不住眼底流露的关心。

    斜眼看着他,夜千筱撇了撇嘴,“试试质量。”

    “……”

    将衣柜打成那样,仅仅是为了试试质量?

    信你出鬼了!

    “急救包。”黑着脸检查着伤势,赫连长葑沉声道。

    “没有。”夜千筱垂下眸,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你当我瞎呢?”

    眉头狠狠一皱,赫连长葑怒视着她。

    没见过这么欠抽的!

    她若不是夜千筱,他真想狠狠地训她一顿!

    “没瞎呢?”

    夜千筱扬扬眉,一点儿都不怕,直接火上浇油。

    周身的气压倏地低下来,赫连长葑的气场剧增,纵使没让夜千筱感觉到什么压力,可却让夜千筱意识到他的情绪。

    随时有可能爆发。

    想了下,夜千筱也不惹他,闭上嘴不打算说话。

    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赫连长葑走到衣柜旁边,从上面的那层将急救包拿下来。

    打开,翻找着药物。

    可就这么会儿功夫,夜千筱已经收回手,开始去拔手背上的小木刺。

    瞥眼一看她这动作,赫连长葑眉头又是一皱,再看到她右手手指上的浅浅的疤痕,阴沉的气息更是冷了几分。

    “好好坐着,别动!”紧盯着她,赫连长葑冷声命令道。

    夜千筱一脸莫名。

    抬眼去看他,可还未看清人,一件黑色的外套迎面落下来,她下意识地抬手接住。

    “先穿好。”

    赫连长葑吩咐着,将伤药和绷带找了出来。

    身上的长袖T恤被淋湿,进门后也没想着多穿衣服,现在确实有些冷。于是夜千筱也没跟他争执,老实地将外套披在肩膀上。

    “手。”

    面向她,赫连长葑阴着脸道。

    想了想,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还是将右手手背伸了过去。

    抓住她的手指,赫连长葑仔细检查着手背上的木刺,低声安抚,“忍着点。”

    夜千筱没吭声。

    这点伤势,本来就没什么,自然也不会在乎这点疼痛。

    只是憋在心里的那口气,还真没发泄的地方。

    赫连长葑低下头,小心地将她手背上的木刺取出来,然后抹上些伤药,便用绷带将其绑好。等一切做完之后,手背上被缠绕了几层绷带,好像真的受了什么重伤似的。

    等他绑好的瞬间,夜千筱便将手收了回去。

    没有在意,赫连长葑瞥了眼她的桌子,看到杯子里残留的红糖水,顿时明白了什么,低声问,“来那个了?”

    “嗯。”

    对此也没遮掩,只是夜千筱点头时,明显有些别扭。

    赫连长葑恍然的抬眼。

    难怪这么暴躁!

    “夜千筱。”

    立在她身侧,赫连长葑垂眸看着她,尤为正经地喊了一声。

    “什么?”

    夜千筱动了动手腕,头也不抬的问道。

    “看着我。”俯下身,赫连长葑字字顿顿的开口,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这边。

    “有话就说。”

    冷冷地说着,夜千筱烦躁地皱眉,抬手便朝他的手指袭去。

    然,手才升到半空,赫连长葑便将其抓住。

    再狠狠扬眉,夜千筱便对上了赫连长葑那双冷静深邃的眼睛,不自觉地愣了愣。

    “你是个女人,”赫连长葑神情柔和几分,缓缓的语调如春风拂过,“别把自己当汉子。”

    “……”

    神情稍稍僵硬,夜千筱竟是无话可说。

    见到赫连长葑后,她确实有些反常,而这一切的反常,在于她的矛盾。

    这段时间,赫连长葑一直没有联系她,她本以为他们的关系就此断了。尽管偶尔拿起手机,也会下意识翻一下通讯录,然后退出。

    她是最看得清自己的人。

    她也知道,这些无意识的小动作,意味着什么。

    但,一切小情绪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她的生活步调更不会为此而打乱。

    没想——

    刚刚再次见到他,她所有的坚持,就像是个笑话。

    无法抑制的感情。

    她只是在生自己的气。

    婆婆妈妈的行为,本来就是她最不爽的那种。

    想想就烦。

    “行,”夜千筱站起身,外套从肩膀上滑落,她神情清冷的看着赫连长葑,“我现在想睡觉,汉子,你是不是该走了?”

    “不走。”上前一步,赫连长葑抬手放到她被淋湿的发丝上,“去把湿衣服换了。”

    “不换。”

    压抑着心中烦躁,夜千筱侧过身,不想再看到他那张脸。

    “夜千筱!”蹙眉,赫连长葑语调微重。

    夜千筱干脆不管他,直接往门外走。

    无奈,赫连长葑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带到面前来,另一只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两人面对面站着。

    赫连长葑浑身淋湿,尽量没去触碰夜千筱,有水珠顺着他的帽檐滴落,俊朗脸庞上水珠凝聚成股,顺着刚毅的脸部线条滑下。

    他看着她,小心却真诚,“听话。”

    夜千筱凝眉,眸底闪烁着星点光芒,有什么东西轻轻的滑过,直至眼底深处。

    半响,夜千筱轻声开口,“帮我拿件衣服。”

    见她妥协,赫连长葑松开她,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夜千筱买的衣服,千篇一律,都是方便她行动的,T恤、衬衫、夹克、外套、牛仔、休闲裤,用衣架挂在下一层的都是应季的。

    赫连长葑看了两眼,拿了件黑色的长袖T恤和一条黑色的休闲长裤。

    旋即,将两件衣服从衣架上取下来,他交给夜千筱。

    接过衣服,夜千筱去了阳台。

    很快,赫连长葑便听到关门的声音。

    夜千筱动作迅速,不到两分钟,就换了新的衣服出来。

    高挑的身材,休闲的服装,一头碎发垂落,发丝还滴着水珠,双手放到外套口袋里进门时,气质潇洒淡然,跟刚刚倔强的模样截然不同。

    “换好了,”夜千筱倚在门口,淡淡地抬眼扫向赫连长葑,冷淡地发出逐客令,“你是不是该走了?”

    心底滑过抹失望,赫连长葑盯着她,声音柔和,“你先去睡觉。”

    “暂时不想。”

    夜千筱闲闲地回道。

    微微扬眉,赫连长葑直朝她走近,直至离她一步远处时停下,嘴角勾起抹淡淡笑容,“气消了?”

    “消了。”也不反驳,夜千筱顺着说道。

    她先前是有气,但现在没事了。

    用损伤自己身体来消气,本就是她最不喜的举动,可这样蠢的事情,做过一次之后,也很难再有第二次。

    如此不冷不热的表现,连刚刚那点愤怒的情绪都荡然无存,短短几分钟,夜千筱就恢复了自己的镇定从容,让他根本就无计可施。

    赫连长葑再上前一步。

    夜千筱仰头,淡定地看着他,眼底见不到丝毫涌动的情绪。

    “以后有气找我出。”他低低地说着,声音有些哑,可落到人的耳里,却扣动着某根心弦。

    “哦?”

    歪了歪头,夜千筱眼底挑起抹淡然笑容,似是根本就不在意。

    “记住你的话,”站直身子,夜千筱抬手,放到他被染湿的肩膀上,唇畔扬笑,“我未来的队长。”

    说罢,轻轻移开手,夜千筱绕过他往前走。

    赫连长葑眉头微动。

    静站在原地,半响,赫连长葑侧过身,再抬眼的刹那,瞥见跳到床铺上的那抹飞扬的衣角。

    不过晃眼间,夜千筱便脱下外套,同摊开的被子躺倒在床上。

    赫连长葑看着跟被子滚成一团的人。

    良久,他才移动脚步,来到她的桌前。

    一样一样的,收拾着她摆放随性的物品。

    常年不关的电脑,一些杂七杂八的本子,还有翻开却没有被合上的书本,几只不同颜色的笔,甚至于装有开水、糖水的不同的杯子。

    给那些笔记书本做好记号,赫连长葑将它们全部分门别类的放好。

    整个宿舍,就夜千筱的桌子最乱,也最有特色。

    整理的过程,也就五分钟左右,赫连长葑瞥了眼那被破坏的柜门,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然后便出了门。

    宿舍门,小心翼翼的关上。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一直睁眼看着墙的夜千筱,这才将眼睛闭上。

    有些发烧,加上确实疲惫,夜千筱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时间已经过九点了。

    宿舍灯光亮了一个,照得里面稍显昏暗。

    夜千筱眯了眯眼,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醒了?”

    刚彻底睁开眼,夜千筱就听到冷淡地询问声。

    顿了顿,夜千筱揉了揉额心,旋即朝右侧的走道看过去,便见到从自己椅子上站起的冰珞。

    环视整个宿舍。

    其他两人也在宿舍。

    易粒粒在啃馒头,借着台灯的灯光,正在认真写着日记。

    此外,能听到花洒洒水的声音,估计席珂正在洗澡。

    “嗯。”

    看清了大概,夜千筱点了点头,然后从床铺上跳了下去。

    “给。”

    从桌上拿了两样东西,冰珞朝她走过来,将其递到她面前。

    夜千筱瞄了眼。

    一个热水袋,一份稀饭。

    她接过时,明显能感觉到两者的温度。

    热水袋似是刚充了电,滚烫的,而稀饭应该是刚出锅没多久,还残留着温度。

    不过——

    哪儿来的?

    或者说,冰珞怎么会料得这么准?

    似是看清了她的疑惑,冰珞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解释道,“赫连队长送过来的。”

    “……哦。”

    夜千筱迟迟的应声。

    提到这个名字,夜千筱也算是明白了,便也没有对此进行追问。

    然——

    将热水袋和稀饭都放下后,夜千筱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桌上摆放了包新的红糖,还有好些退烧的药物,各种各样的基本没有重复,旁边还有个新买的保温杯。

    除此之外,她今天下午打坏的柜门,也焕然一新。

    除了崭新点,跟先前相比,几乎一模一样。

    都是赫连长葑做的?

    夜千筱疑惑地皱了皱眉。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回椅子上,夜千筱将热水袋放到小腹,旋即开始将装着稀饭的袋子松开。

    “刚刚。”

    在旁边站着看她,冰珞这样回答。

    “千筱。”放下笔,易粒粒转了半个身子,笑眼看着夜千筱。

    “什么?”夜千筱看了她一眼。

    “你跟赫连队长……”想了想,易粒粒找到个合适的词,问道,“有什么渊源吗?”

    “没有。”

    对此,夜千筱答得斩钉截铁。

    “……”

    易粒粒狐疑地看她。

    没有思考,这样直截了当的撇清关系,简直就像掩耳盗铃。不过,易粒粒也看得出来,夜千筱并不想回答有关赫连长葑的问题。

    说起来,易粒粒曾在一场演习中见过赫连长葑,对他们那一群神出鬼没的人,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她也有听说过,前段时间赫连长葑的队伍,在海军陆战进行训练选拔,可她们这些老兵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

    她不意外夜千筱跟赫连长葑认识。

    但——

    在这种时间,赫连长葑出现,似是特地来找夜千筱,且对她这般关照,想来关系也很不简单。

    只是,他们关系如何,说到底也跟她没关系,易粒粒只是念头闪过,就没有放在心上。

    夜千筱安静的吃着稀饭。

    冰珞看了她一会儿,见她没有什么事,便回了自己的位置。而席珂很快也洗了澡出来,换上新的作训服,用毛巾擦干头发,之后就去做自己的事,中间只是瞄了夜千筱一眼,并没有放多大的精力。

    ……

    吃了稀饭,再吃了些药,夜千筱的体力算是恢复了点儿。

    外面下着雨,她现在特殊情况,也没去外面继续训练,而是安安分分的待在宿舍里,找办法打发时间。

    看书没心情,夜千筱便打开了电脑,随便浏览了下时事新闻后,就翻了几部电影出来。

    看电影,她并没有特殊的爱好,但这个时候,她选了两部科幻类的英雄主义的电影。

    戴上耳机,拿了点坚果类的特产出来,边吃边看,好不逍遥自在。

    尤其——

    她看的是没字幕的。

    “看得懂?”

    易粒粒来返两次后,瞥了几眼她看的电影,终于按捺不住地走过去,颇为诧异地朝她询问道。

    听到声音,却没有听清,夜千筱将耳机摘下来,抬眼朝她看过去。

    于是,易粒粒又重复了一遍。

    迟疑了下,夜千筱眼眸一转,应声道,“嗯。”

    “……”

    易粒粒看着她,毫不掩饰她的佩服。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来返的时候,见到夜千筱看得是不同语言的电影,而且都是没有字幕的。如果是谁都能说上几句的英语的话,易粒粒或许不会去在意,可夜千筱看的都是小语种。

    而且……

    呃,真没字幕。

    可她不知道,对于夜千筱来说,前面的几年时间里,东国的国语可不是她日常交流的语言。

    人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夜千筱不擅长做家庭主妇,不会料理生活起居方面的东西,可她天生是个善于生活在乱世中的人。

    每到一个地方,只要她有那个心思,就可以最快的了解到当地的生活习俗,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他们的语言,甚至连方音都是能学得有九成相似。

    这是她的天赋。

    就像她先前没练过枪,可第一次拿枪,就可以准确无误地将子弹射入他人的死穴一样。

    看电影用字幕的事,夜千筱已经很久没体会过了。

    等到易粒粒一提醒才意识到,前身并没有她掌控的那么多,极有可能露出破绽。

    两人交流了几句,易粒粒便笑着离开了。

    夜千筱继续看着电影。

    待到熄灯时,夜千筱同宿舍其他三人一样,一起爬上了床。

    只是,其他人在睡觉,她则是躺在床上玩手游,将别人虐的隔着网络直问候她的祖宗十八代。

    等玩到二点钟左右,夜千筱觉得困了,才在一片骂声中退出游戏。

    睡觉。

    ……

    翌日五点半,起床哨按时响起。

    一如以往的训练。

    近一年的锻炼,让夜千筱的体能飞跃提升,昨天的小感冒,睡醒之后就完全好了。

    而,日常训练对夜千筱她们来说,只是最为轻松简单的,没有超乎意料的新训练,也没有能将人折磨死的超额训练。

    除了简单的训练外,她们还有着充足的时间来休息。

    大概中午的时候,一艘船艇在海岸线停下,在九月的最后一天,新的一批通过海练的成员,终于回归了这片久未相见的土地。

    夜千筱在食堂吃完饭,刚从大门里走出来,就见到有人从蒙蒙细雨中走来,展露出灿烂的笑容朝她招手。

    “千筱!”

    迎面而来的,是四月未见的刘婉嫣。

    这段时日,似是晒黑了不少,皮肤没有先前那般水嫩,但整个人却愈发地精神,张扬的眉眼多出几分稳重和成熟。

    夜千筱停在原地,等待她走过来。

    来到她面前,刘婉嫣转了个圈,笑眯眯地朝她张开双手,戏谑地笑道,“要抱一个吗?”

    “不要。”

    夜千筱颇有嫌弃。

    “喂!”

    不管她的意见,刘婉嫣不满的哼了声,强行的扑了上去,将湿漉漉的衣服贴在夜千筱身上不说,还不甘心地用双手在她背后重重地拍了两下。

    夜千筱:“……”

    这手劲,还真涨了不少。

    “怎么样,想我了吗?”

    松开她,刘婉嫣故意扬着眉,调戏的朝她问道。

    “想。”揉了揉肩膀,夜千筱淡淡看着她,漫不经意地回答道。

    “你……”下意识想骂人,可话未出口,刘婉嫣听清了她的意思,脸上装模作样的表情顿时僵硬住,一脸错愕地打量着她,“乖乖,你确定,我没听错?”

    “……”

    懒得搭理她,夜千筱绕过她,准备往操场走。

    “等等。”

    反应过来,刘婉嫣挑了挑眉,挡在了她的面前。

    强行抓住她的肩膀,刘婉嫣笑眯眯地将她往食堂里带,非常爽快地说道,“走,姐请客,先去吃一顿。”

    “……”

    夜千筱嘴角微抽。

    刘婉嫣长着眼睛,肯定知道她吃过了。

    甭管什么原因,若是以前,夜千筱肯定将她丢一边去了,但现在……

    这么久没见,让她一次倒也无妨。

    刘婉嫣将她带到食堂后,示意她去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便自顾自的去打了份饭菜,没有干坐在一旁的夜千筱的心情。

    夜千筱吃过,当然也不眼馋。

    “冰珞呢?”

    将端盘放下,刘婉嫣在夜千筱对面坐下来,颇为疑惑地挑了挑眉。

    “提前去训练场了。”夜千筱简单地回答。

    现在的日常训练,跟她们以前没日没夜的训练相比,自然是轻松很多。一般来说,都会有一批人选择以前的习惯,根据自己的弱项进行针对性训练,而队长也会对其进行适当的教导。

    “哦……”

    抬抬眼,刘婉嫣毫不意外地点头。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冰珞和夜千筱都是疯子,就算是休息也得抓紧时间训练,生怕歇息几分钟就会被人超越般。

    “对了。”

    将筷子掰开,刘婉嫣忽的开口,可抬眼看着夜千筱时,视线却微微顿了顿。

    “什么?”

    单手支着下巴,夜千筱等了会儿没听到声音,不由得询问了一句。

    “咳咳,”收回神,刘婉嫣盯着五官愈发成熟精致的夜千筱,悲叹的摇了摇头,道,“刚刚去了趟宿舍,过来的路上遇到了赫连队长。”

    “哦。”

    连眼睑都没掀,夜千筱偏着头,透过食堂大门去看外面的连绵细雨。

    “哦?”如此冷淡的反应,让刘婉嫣夹菜的动作微僵,“就这样?”

    “不然?”夜千筱朝她扬眉。

    “介个……”刘婉嫣惭愧地摸了摸鼻子。

    她只是纯粹的好奇。

    如果没其他事,赫连长葑肯定不会来这里,而如果他的原因是夜千筱,那刘婉嫣难免会有所期待。

    一直觉得他们俩挺配的。

    想到夜千筱一贯的冷淡,刘婉嫣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吃着饭,但同时也难免八卦下夜千筱的近况。

    比如狙击训练累不累,跟她们的训练有什么区别,怎样成为狙击手的,更有夜千筱先前参加的那次实战……

    在海练的岛上,刘婉嫣没法用手机,平时跟外界交流也有困难,好不容易脱离苦海回来了,有诸多疑惑在所难免。

    但给她解答疑惑不是夜千筱的责任,自是凭借兴趣挑选话题来回答。

    两人就这么聊了二十分钟。

    下午的训练又要开始了。

    刘婉嫣刚回来,不需要参与训练,但夜千筱却不同,如无特殊理由,必须参加所有的训练。

    在听得哨声响起的时候,刘婉嫣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夜千筱离开。

    ……

    夜千筱去集合后,她拖了五分钟便将冷掉的饭菜解决。

    伸了个懒腰,刘婉嫣调整好心情,去炊事班转悠了一圈,跟许久未见的几个炊事员联络了下感情,顺带顺了个西红柿才离开。

    之后就去了趟训练场。

    这四个月的苦练,比那六个月的新兵训练更要辛苦,刘婉嫣似是打回娘胎重练了筋骨般,任何方面的技能都不是先前能够比拟的。

    同样的,她也很期待,这几个月的时间,夜千筱成长到了怎样的程度。

    而——

    她没想到,来到训练场后,没有见到夜千筱,却遇到了宋子辰。

    不。

    那不是宋子辰。

    是宋子云。

    她看到那个记忆中熟悉的人,正在跟人练习格斗,眉眼里流露出的张扬,嘴角扬起的邪魅笑容,那不将任何人放到眼底的眼神。

    没有手下留情,他一招一式,都直逼对手的死穴,力道上更是不遗余力,每一个摔跤的姿势,都展示着他的力量。

    只是看了两眼,刘婉嫣就紧紧皱起眉。

    如此狠辣的招数,不可能是宋子辰做得出,能够到这种程度的,肯定是那个她捉摸不透的宋子云。

    “婉嫣!”

    担忧思考间,身后忽然传来个声音。

    轻快的脚步声跑近,刘婉嫣听清楚那声音,偏过身看去,便见到施阳跑过来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

    眨了下眼,刘婉嫣神情柔和些许。

    “找你啊。”

    施阳理所当然地说着,很快就顺着刘婉嫣先前的视线看了过去。

    于是——

    在看清宋子辰身影的刹那,施阳脸上的笑容一僵,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与此同时,刘婉嫣的眼神也稍稍冷下来,凝眸看着施阳,开口道,“走吧。”

    “去哪儿?”

    听到刘婉嫣的声音,施阳将视线收了回来,瞬间将刚刚那抹敌意隐藏起来。

    “找千筱。”

    刘婉嫣耸了耸肩。

    “找她?”施阳莫名地皱了皱眉。

    一回来,刘婉嫣就去见夜千筱了,哪里想到,夜千筱都去训练了,刘婉嫣还是紧追着不放。

    搞得她的真爱是夜千筱似的。

    不过,不管是谁,只要不是宋子辰,施阳都不会介意。

    心思一转,施阳立即道,“女兵应该在海边训练,我们过去看看。”

    “好。”

    刘婉嫣点点头。

    当下,两人并肩离开。

    殊不知,在他们转身的刹那,原本在抓对手死穴的宋子云,动作稍稍一顿,带着阴狠的视线朝这边扫过。

    可,不过转眼间,又将视线收了回去。

    继续打斗。

    ……

    刘婉嫣和施阳最终在沙滩上找到夜千筱。

    只是,事情跟刘婉嫣所想的,却完全不同。

    其他人都准备着下水,可夜千筱却被彭雅勒令待在沙滩上,什么都不允许做。

    “诶。”

    偷偷从后方靠近,刘婉嫣在最后一米处,猛地窜到夜千筱的旁边。

    “……”

    夜千筱瞥了她一眼。

    能够感觉到刘婉嫣的长进,可对于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自然是夜千筱这个专业狙击手更为在行,刘婉嫣和施阳在十米开外,夜千筱就已经察觉到了。

    “怎么,被打入冷宫了?”顺势坐在她的身侧,刘婉嫣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

    夜千筱懒懒回答,视线却落到了坐在刘婉嫣另一旁的施阳身上。

    她之所以留下,是因为冰珞跟彭雅“告状”,说明了她的身体情况,彭雅当然是将队员的身体状况放到第一位,至于一个五公里的武装泅渡,夜千筱是否参加都没关系。

    所以将她丢下了。

    轻笑一声,刘婉嫣也猜出个几分,没有再追根究底。倒是一旁的施阳,平时看着挺有机灵劲的,可对她们俩的话题,甭说插话了,就算是理解都为难。

    细雨还在下,三人的外套都被淋湿。

    刘婉嫣浑不在意,拉着夜千筱说着些有的没的,全部都是些生活上的小事。

    施阳不说话,却在旁边认真的听着。

    直到——

    刘婉嫣说的正兴起时,在无意注意到,有个熟悉的人影往这边走来。

    远远地,光是看到那身陆军制服,刘婉嫣就能辨认对方的身份。

    “得,该撤了。”

    别有深意地说着,刘婉嫣拧了拧袖子上的水,然后从沙滩地上站了起来。

    夜千筱稍有疑惑,可一抬眼,在瞥见某个身影靠近时,便明白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7、以后有气找我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