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8、你亲了我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施阳还没反应过来,刘婉嫣就识趣地拉着他,偷偷默默地朝后面遁了。

    夜千筱坐在沙滩上没有动作,左手闲闲地支着下巴,看向前面天与海的交界处。

    天色昏暗至极。

    细雨蒙蒙,从面前细细飘落,而那沉稳的脚步声也愈发靠近。

    很快,赫连长葑在她身侧站定。

    他垂下眼眸,打量着坐在沙滩上的夜千筱。

    浑身都透露着慵懒气息,处于放松状态,许是在这细雨中待久了,浑身的衣服都被淋得湿透,帽子被她放到右手边,柔软的碎发垂落下来,有几缕垂在前额,顺着发丝滴滴掉落。

    透明晶亮的水滴,无声无息的落入右眼里,那双闪亮的眼睛忽的变得湿润起来,可愈发的闪耀刺眼。

    “坐。”

    眉头抬头,夜千筱爽快出声,淡然的神情,见不到丝毫异样。

    赫连长葑从善如流地在她旁边坐下来。

    “什么事?”

    闲散地说着,夜千筱一抬手,将右手边帽子拿起来,盖在了头发上。

    微微压了压帽檐,便将她的额头挡住,神情隐入一片昏暗中。

    “我六点走。”

    认真地盯着她,赫连长葑一字一顿地开口。

    “不送。”夜千筱没回头,不紧不慢地接过话。

    “来送我。”赫连长葑沉声道。

    “不送。”

    根本没有考虑的回答。

    “夜千筱。”

    赫连长葑轻声喊她,可语调却沉稳有力。

    “在。”夜千筱淡漠地应声。

    “看着我。”

    沉沉的声音,在耳畔低沉地响起。

    眉头微微一动,最终,夜千筱还是偏过头。

    殊不知,赫连长葑早已靠近,她在偏头的刹那,柔软的唇滑过唇角的温暖,触感一闪即逝,同时也令原本心不在焉的夜千筱,意识忽地就被牵扯过来。

    薄唇勾勒出细微弧度,赫连长葑眼底挑起笑意,眉峰稍稍扬起,话语沙哑而蛊惑,“我只让你看着我。”

    “……”

    得了便宜还卖乖!

    嘴角微微一抽,夜千筱不屑地看他。

    “有话就说,说完走人。”颇为烦躁地说着,夜千筱的眉头紧紧蹙起。

    “我不急。”赫连长葑悠然接下招。

    “……”

    如此死皮赖脸,夜千筱还真的没话说的。

    “咱们现在来算一下账。”

    笑眼看她,赫连长葑悠悠然地开口。

    微微扬眉,夜千筱眯起双眼,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什么帐?”

    “你欠我的。”

    “……你说。”心里有些纳闷,夜千筱面色不变。

    “昨天给你的花销,包括修好的柜门,去掉零头,我只收你一千。”不紧不慢地说着,赫连长葑面色颇为严肃,“我自愿当苦力,所以不算钱。”

    “还有吗?”

    夜千筱眼神渐渐冷下来,视线里带着似有若无的杀意。

    得!

    这家伙,肯定知道她没钱了。

    盯着她,赫连长葑忽略她的杀气,继续道,“你刚刚亲了我一下。”

    “所以?”

    夜千筱的眸色愈发危险。

    “虽然我不卖色,但看在你的份上,我算你便宜点儿。不过,你接下来半年的津贴……”微微顿住,赫连长葑暗示完后,又道,“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你父母不会再给你生活费了。”

    凝眉看着赫连长葑,夜千筱等他话语说完,简直忍无可忍。

    “我去送你。”

    深吸一口气,夜千筱眼睛微睁,眼底一派清明。

    如果是以前,她早就拿钱往赫连长葑脸上丢了,可,正如赫连长葑所料的,她现在身无分文,仅有的一点津贴也被她花掉了。

    可以说,无论是凌珺还是夜千筱,都没有被钱困扰过。

    就算是现在,她也不担心所谓的钱。如果她想,在谁那里都可以要到钱。

    但——

    她知道,赫连长葑也知道,她会选择妥协的。

    毕竟,真像赫连长葑这般来算,他送的那几把军刀,就足够她几年的津贴了。可赫连长葑没有去提及,夜千筱自是不会将他的话当真。

    “两清。”

    赫连长葑满意的笑了。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然后,直接站起身。

    视线落到她身上,赫连长葑眸色微微一动,却没有将她留下来。

    夜千筱不想跟他接触,那种明显的抵抗,比以前更要深得多。可同样的,他了解夜千筱,知道她心里压抑着什么,所以他并不去难为她。

    只是,三个月的时间,他克制着自己不联系夜千筱,全身心的投入到新兵的选拔、训练、任务的循环中,可一旦停下来,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想她。

    他想她,不止是说说而已。

    以至于,当他再次来到这个省份时,他特地绕了远路,只为见她一眼。

    可是——

    就算到了她面前,真正想要她看自己,还是那么为难。

    ……

    夜千筱素来信守承诺。

    下午六点整,她刚刚解散,就去了基地的大门。

    细雨终于停歇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道路两旁的树叶被雨水清洗过,焕然一新,带着清新的味道。

    大老远的,夜千筱就看到那辆吉普车,还有倚靠在车门口,等待着她的人影。

    没有穿常服,赫连长葑换了身作训服,没被雨水淋湿,他斜倚着,一只手放到裤袋里,以往的正经和严肃消散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慵懒、几分悠闲。

    看了两眼,夜千筱耸耸肩,朝吉普车走过去。

    察觉到她的到来,赫连长葑也转过身,身材挺拔地立在门边,等待着夜千筱慢慢走近。

    一解散就赶了过来,她根本就来不及换衣服,好在雨停歇的早,现在身上的衣服已经半干了,并不影响她的正常行动。

    帽檐压得很低,夜千筱将其遮住了眉眼。

    “慢走。”

    在面前停下,夜千筱微微抬眼,淡定从容地看他。

    她纯粹为了应付任务来的。

    朝她走了两步,赫连长葑的身影挡住洒落的光线,他微微垂着眼眸,夜千筱的身影落入他的眼底,在眼眸上残留着深深地印记。

    “筱筱。”

    他喊她,声音很低。

    “什么?”

    夜千筱神情不变,等待着赫连长葑接下来的话。

    可——

    盯了她两眼,赫连长葑却直接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入自己的怀抱中。

    一时不妨,夜千筱向前倾时,拳头已经紧紧握起,可很快的,她眼底划过抹无奈,紧握的拳头便微微松了松,并没有因此对赫连长葑动手。

    无言的接受这个怀抱。

    殊不知,思绪汹涌。

    “我问你,对这个部队,改观了吗?”他在她耳边低语,声音极其沉重。

    就像是一场考验,或许她今后还有机会,可任何否定的答案,都会让赫连长葑改变想法。

    “改观了。”

    夜千筱回答的斩钉截铁。

    从没概念到有概念,从远观到其中一员,从无所谓到想去守护……

    她习惯佣兵潇洒的生活,所以对秩序化的部队有所反感,可她习惯了部队的秩序生活,她便开始看到了些新的东西,那些展露在那些年轻而热血的军人身上的,对一切艰难困苦充满挑战*的精神。

    他们有着各自的信仰。

    国家,人民,自己,未来,某个人……

    现在的夜千筱,是他们中的一个。

    她依旧没信仰,她依旧很特殊,无论是能力还是思想,她都站在另一种角度,且是无法轻易动摇的。可她不再跟这个部队格格不入,她开始去欣赏和理解他们的存在,从而敬佩他们的精神。

    就像夜老爷子所说的,要做好为人民牺牲的准备。

    她没做好。

    但是,她做好了成为合格军人的打算。

    “接受它?”赫连长葑继续问道。

    “是。”

    夜千筱冷静地应声。

    下一刻,赫连长葑松开了她,他看到她那淡然平静的神情,还有那坚定干净的眼神。

    “我会质疑你。”

    赫连长葑声音很稳,却夹杂着几分沉重。

    从感性的方面来讲,赫连长葑会选择相信夜千筱。

    可从理性方面讲,他将会是夜千筱的队长,那就必须对夜千筱负责,也要对其他的队员负责。

    事实上,夜千筱有很多能力,他都没有彻底了解清楚,更何况她还在继续成长。

    尤其上次的实战,赫连长葑原原本本的打听清楚,对夜千筱的胆识和行为,又有了新的概念。

    还需要等等。

    他要训练过她,才会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

    作为队长,他要对每个队员进行全面了解,然后再对他们进行删选。

    以前对夜千筱的邀请,只是给了夜千筱张门票,是否能真正停下来,连他也不知道。

    “可以。”

    面对赫连长葑的质疑,夜千筱很直接地点头,没有任何异议。

    通过她以前的表现,赫连长葑确实有理由怀疑她。

    “我改变主意了。”见她这般镇定,赫连长葑打消最后一丝疑虑,忽的扬了扬眉。

    “怎么?”

    夜千筱狐疑地皱起眉。

    微微低下头,赫连长葑直视着她,缓缓开口,“12月,你们有场年度演习。”

    眼眸一转,夜千筱立即猜到什么,问,“你们是蓝军?”

    “嗯。”赫连长葑也不隐瞒。

    他们是蓝军,一年下来,可以跟诸多部队进行演习,查找两方的缺陷,吸取经验互相进步。

    当然,按理来说是这样的,等到很久以后,夜千筱才知道,根本就是他们单方面的虐别人,剑走偏锋总归让常规部队摸不着头脑,没反应过来就被灭了老巢。

    “然后?”

    夜千筱等着他的话语。

    “你不需要面试,”赫连长葑唇角勾笑,“灭我两个人,我不看你的各项成绩。”

    “……”嘴角一抽,夜千筱想了想,点头道,“好。”

    按照赫连长葑的要求,估计她的体能成绩想要过关,还是有些问题。

    体能并非一蹴而就,她恨不能将身体打回娘胎再练一遍,原先的底子就差,现在练了一年左右,就连她十几岁的体力都拼不过。

    “再见。”

    赫连长葑朝她道别,将唯一的那抹深情遮掩下去。

    看着他,夜千筱并未说话。

    没有多话,赫连长葑转过身,进了驾驶位置。

    车门“啪”地被关上。

    很快,赫连长葑开着车,朝大门口驶去,而在大门两边站岗的军人,整整齐齐地朝吉普车敬了个军礼。

    夜千筱站在原地,看着那辆吉普车离开。

    难得静下来等待,不急着在分别的时候先转身,可夜千筱却觉得有些轻松。

    并非不想见赫连长葑,只是,相对于见到他来说,不见时的压力和心结更要小些。她习惯自由自在的生活,本意也没想将仇恨时刻背在身上,她不过怕自己一旦接受,连令她成长至今最为深刻的记忆也被忘却。

    前世的生活给她留下很多东西,可促使她离开这片土地的原因,才能早就她那五年的生活。

    “千筱。”

    在吉普车消失的那刻,夜千筱忽的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很干净的声线,却有些压抑,充斥着失落。

    顿了顿,夜千筱转过身,抬眼看向身后的人。

    果不其然,站在身后的,便是徐明志。

    “你跟赫连长葑……”

    眨了下眼,徐明志清澈的眼眸垂下来,低低地朝她询问着。

    有些尴尬,也有些不甘。

    他本来是路过的,因为有战友家寄了包裹来,正好放到门卫室,所以徐明志就顺便过来那一趟,没想到却撞见赫连长葑跟夜千筱拥抱的场面。

    那是他头一次见到不反抗的夜千筱。

    没有主动,没有拒绝,却毫无疑问的,接受了赫连长葑对她的拥抱。

    在那之后,夜千筱也表现的很平静,不仅没有跟赫连长葑起争执,还很正常的跟他对话。

    记忆中,这样的夜千筱,是从来没有过的。

    “送他。”

    双手环胸,夜千筱淡声道。

    “为什么要送他?”

    这下,徐明志的反应就大了,两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夜千筱。

    送?!

    夜千筱会送别人离开?!

    谁敢说,她跟赫连长葑之间没有猫腻?!

    “被他包养了。”耸耸肩,夜千筱顺口说着,抬脚就绕过徐明志,打算往回走。

    从操场到门口,花了十来分钟,在这里耽搁了会儿,再走回去的话,她能吃到些剩饭就很难得了。

    希望冰珞或者刘婉嫣,帮她留了点儿饭菜。

    “……”

    听到如此回答的徐明志,愣怔的站在原地,处于风中凌乱的状态。

    好一会儿——

    反应过来的徐明志,转身加快脚步,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你你你……”紧张地连话都说不清,徐明志干脆闭上嘴,深深地呼吸了口气,然后才紧盯着夜千筱,执着的问道,“你被他包养,真的假的?”

    “假的。”

    平静地看着他,夜千筱顺溜地答道。

    “……”

    徐明志忍不住松口气。

    然而——

    很快的,徐明志就意识到,自己被夜千筱耍了,而且她还非常成功的转移话题。

    琢磨了一下,徐明志斟酌着语言,放缓了语调,慢慢地问道,“那你跟赫连长葑,到底有没有……”在一起。

    “没有。”

    也不继续逗他,夜千筱简单明了的道。

    “那就好。”毫不质疑的信了她的话,徐明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原地。

    见他夸张的模样,夜千筱扬唇轻笑,转而问道,“你去哪儿?”

    “去门卫室,拿点儿东西。”

    徐明志立即回答,并且在被夜千筱这番戏弄后,很顺利的将先前那点烦恼抛在脑后。

    不就是抱一下嘛,反正夜千筱没表现出多热情。

    只要不在一起,徐明志就没多想,找了无数个理由解释他们先前的举动。

    “哦,”夜千筱点头,“那我先走了。”

    “好。”徐明志爽快地应了。

    夜千筱便离开。

    然——

    刚走没几步,夜千筱就再次被徐明志喊住。

    “等一下!”徐明志小跑着过来,来到夜千筱身边才停下,“我有个事跟你说。”

    “说。”

    夜千筱斜斜的看他。

    “那个,”徐明志看着她,解释道,“过两天,我就要去参加护航了。”

    护航?

    夜千筱扬了扬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8、你亲了我一下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