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9、他真的消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关护航的事,夜千筱也听说过一二。

    这次定下的是他们东海舰队,也就是说从东海舰队里挑选护航的队伍,有段时间前就开始挑选了,但上面根本就没考虑女兵,所以夜千筱也完全不在意。

    更何况,她还算是个新兵,不可能参与这种任务。

    以徐明志的表现和能力,还有肩膀上扛的肩章,被选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去几个月?”

    想了下,夜千筱问道。

    “两三个月吧,”徐明志估摸着回答,“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嗯。”

    夜千筱点了点头。

    “那个……”

    尴尬的出声,徐明志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护航的人选,早就定了下来,原本在相邻的部队,徐明志也没怎么跟夜千筱接触过,现在要一次性离开那么久,想要联系夜千筱基本没可能的,心里自然是舍不得的。

    本来,因为女兵不在入选行列,徐明志避免跟女兵提起这个话题,就算是夜千筱也没说过。

    但——

    眼下都快走了,又加上赫连长葑那幕,便忍不住跟她说了。

    “什么?”

    夜千筱直接问道。

    “呃,也没什么,”扯了扯嘴角,徐明志犹豫片刻,心底叹了口气,面上尴尬道,“就是,我离开这么久,这事也没告诉家里,如果他们找你的话,你帮我应付应付。”

    说完,徐明志都想揍自己两拳。

    本想好好道个别的,可任何柔情点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说些次要的。

    事实上,就算徐明志瞒着,以徐爷爷的那点人脉,也能打听出徐明志在做什么,尤其是徐明志除了训练紧张或者出任务的时候,打回去的电话还是挺勤快的,时间久了不联系家里,他们肯定会起疑。

    “好。”

    对这件事,夜千筱干脆地答应了。

    徐明志沉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就护航的话题聊了几句后,便结束了谈话,夜千筱回宿舍,徐明志去拿包裹。

    宿舍楼下。

    才来到宿舍楼外,夜千筱就见到在楼下站着的严利,没等她去打声招呼,严利就发现了,率先喊了她一声,“夜千筱。”

    稍作停顿,夜千筱想了想后,直接朝他走过去,喊道,“严教官。”

    “不用叫我教官了。”

    严利沉着张脸,神情严峻,好像什么时候都不肯松懈。

    “在楼下……”顿了顿,夜千筱视线扫过他手里提的动作,淡声问道,“有什么事吗?”

    “嗯,”严肃的应声,严利看了她几眼,便道,“陈雨宁没有吃晚餐,我给她带了点过来。”

    “……”

    夜千筱沉默下来,奇怪地看着严利。

    倒不是奇怪严利对陈雨宁的关照,而是挺奇怪像严利这样粗心大意的人,竟然能够做到这般心细,连陈雨宁没有吃晚餐,都会亲自送过来。

    联想到严利先前训练她们时的情况,夜千筱脸色便微微一黑。

    果然挺有违和感的。

    被严利的视线盯住,夜千筱脑子还是有的,马上明白了什么,问道,“要我带上去吗?”

    “是。”

    严利有板有眼地回答。

    “给我吧。”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看了看他,严利也不磨蹭,将打包好的饭菜给了她。

    唇角勾起抹笑容,夜千筱耸了耸肩,便朝宿舍楼的楼梯走去。

    其实女兵宿舍楼,男兵也是可以进去的,毕竟外面没有锁,加上都是素质过关的年轻人,一直以来都没发生过什么意外,基本就没有监管了。

    但严利跟徐明志不同,徐明志人缘好,在女兵里也很讨喜,而严利基本走到哪儿,女兵都会避而远之,估计自己上楼也会觉得尴尬吧。

    他认识的女兵不多,不熟悉的他也不会要求帮忙,估计在楼下等了挺久的。

    夜千筱也不介意做回好人。

    来到二楼,夜千筱听过陈雨宁的宿舍,直接来到204外面,敲了敲紧闭的门。

    “谁?”里面传来陈雨宁的询问声。

    “夜千筱。”

    静站在门口,夜千筱盯着门开的缝隙,冷静的回答道。

    里面安静了些许,旋即陈雨宁便道,“门没关,进来吧。”

    于是,夜千筱便将门推开,只是不急着走进去,而是先看了看宿舍的情况。

    很明显的女兵宿舍,安静而整洁,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整齐的物品,而宿舍的走道上,见不到人影。

    视线微微一偏,夜千筱才看到右上方床铺上的陈雨宁。

    她的床位,也正好是席珂的床位。

    撑着手肘起身,陈雨宁侧着身看向这边,眉头微蹙,问道,“什么事?”

    “你的晚餐。”走进去,夜千筱来到她桌前,将晚餐放到上面。

    刚准备走,就听得上铺的陈雨宁颇为不爽道,“谁拿来的?”

    陈雨宁了解夜千筱,两个人在狙击训练时有所接触,但自那之后,还跟徐明志闹翻,陈雨宁就基本没跟夜千筱说过话了。

    说心里话,她对夜千筱,还是存有一定怨气的。

    而她所知道的夜千筱,也绝对不是那种见到她没吃饭,就会特地给她送晚餐来的。

    她跟夜千筱的关系,还不到那种程度。

    推开两步,夜千筱将手放到衣兜里,抬眼淡淡看她,“严利。”

    “他?”陈雨宁纳闷地拧起眉。

    “就这样,我先走了。”

    闲闲地说完,夜千筱转身就往门外走。

    “等等!”陈雨宁喊住她。

    走了两步,夜千筱想了想,还是停下来,侧头凝神朝她看过去。

    “还有事?”夜千筱问。

    陈雨宁脸色僵了僵,尽量压抑着气息,跟夜千筱道,“把那份饭拿回去,我不接受他送的。”

    严利主动跟她送饭,陈雨宁第一反应是开玩笑,可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去接受这份好意,以免之后引来什么没必要的麻烦。

    严利……

    她想都没想过。

    “他走了。”夜千筱回道。

    “那你拿走吧。”陈雨宁的反抗很明显。

    “我不需要。”

    夜千筱淡淡回绝。

    这是严利送给陈雨宁,就算要丢,也是陈雨宁自己去丢,夜千筱只是个跑腿的,拿走那份晚餐自己吃了或者丢了,怎么想都有些不道德。

    “夜千筱,这是你拿来的,我现在不接受,请你把它拿开。丢了也好,还回去也好,你自己吃了也好,都不管我的事,我不想看到它,懂了吗?”

    陈雨宁目光锐利,紧紧盯着夜千筱,神情里萦绕着几分怒气。

    可以的话,她不想说的这么狠,可是现在见到夜千筱,想到严利送的东西,她心里就忍不住烦躁。

    无缘无故承受指责与怒气的夜千筱,停在原地没有动弹,看向陈雨宁的目光也渐渐的凉了起来。

    “不懂。”眉头微扬,夜千筱忽的转身,朝她的床位走去,微微仰头看她,可气势却似是在居高临下,她一字一顿地开口,“我答应他送过来,我已经办到了。你的要求,我有权利拒绝。至于是否给你添了麻烦,很抱歉,我并不在乎。”

    “夜千筱,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陈雨宁坐直了身子,从上而下的看着夜千筱,眼底萦绕着明显的怒气,“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性子。”

    眯了眯眼,夜千筱声音慵懒,“就这点而言,你不是第一个。”

    她知道陈雨宁对她的敌意来自于哪儿。

    任何误解和最初印象,都可以在相处中改观,夜千筱自认为没有对不起陈雨宁的地方,陈雨宁也算是有理智的人,本不该对她这般有偏见。

    但是,有男人的出现,就完全不同了。

    陈雨宁在乎徐明志,不知她的感情有多深,可如果徐明志缠着自己,且千方百计的对自己好,陈雨宁当然会放在心上,且潜意识的就对夜千筱抱有一种敌意。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

    再理智的人,也有压抑不住的时候。

    陈雨宁愤愤地盯着夜千筱,缠绕在身上的怒火更甚,好似蹭蹭蹭地升到了顶端。

    可夜千筱不管那么多,回完话,就优哉游哉地离开,那浑不在意的态度,再一次火上浇油,令陈雨宁的气急不已。

    ……

    干了坏事,夜千筱尤为坦然,直接上了楼,回到自己的宿舍。

    这一次,宿舍里相较以往,热闹了许多。

    席珂和易粒粒都不在,根据夜千筱的猜测,估计是去外面训练了,而所谓“热闹”,全部来自于隔壁宿舍到这边串门的刘婉嫣。

    不知她怎么的,将夜千筱放好的吉他找出来,咚咚咚咚的不知道在弹些什么,却很成功的让吉他声充斥着整个宿舍。

    也亏的冰珞够镇定,没有冲上去揍她一顿。

    “回来了。”

    一见到她推门而入,刘婉嫣便挑了挑眉,朝她打招呼道。

    “嗯。”

    夜千筱进门,顺势将门关上。

    “饭菜,估计还有点儿温度。”停下弹奏,刘婉嫣指了指桌上摆放的晚餐。

    “嗯。”

    夜千筱应声。

    一走过去,就将刘婉嫣从自己椅子上赶走,而她自己则是大大方方的坐下,拿了晚餐开始吃。

    刘婉嫣自是不在意,抱着吉他尤为兴奋,将留吉他弹得那个欢快。

    最开始还挺折磨人的,可她毕竟有过音乐基础,弹着弹着竟是无师自通,好歹也弹出个曲调出来。

    夜千筱本想把她踢出门的,但看在这顿饭菜的份上,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好在刘婉嫣接下来表现还差强人意,那丁点的不爽情绪,也化作烟消云散了。

    “是去送赫连队长了吗?”

    等到夜千筱吃完饭,刘婉嫣也停止了“演奏”,站到夜千筱旁边问道。

    “嗯。”

    夜千筱将装饭盒的袋子绑好。

    得知答案,刘婉嫣眉眼扬起,眼底有过抹兴奋,旋即朝冰珞挑了挑眉,“书。”

    冰珞斜看了她一眼,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直接丢给了她。

    刘婉嫣欣然接受。

    “打赌?”

    在一旁看着,夜千筱恍然地抬眼,不由得问道。

    嘴角扬起,刘婉嫣的手肘搭在她肩膀上,勾唇夸奖道,“聪明。”

    “……”夜千筱的眉头狠狠一抽,转而凝眉看向刘婉嫣,“先站好。”

    她话音刚落,刘婉嫣就下意识地抬起手肘,笔直的站起身。

    自从夜千筱当过一段时间队长后,刘婉嫣总是会下意识的听从夜千筱的指示,完全是不经过大脑思考的那种。

    “见过宋子辰了吗?”

    倚靠在椅背上,夜千筱抬眼看她,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明白她为何忽然问起这个话题,刘婉嫣皱眉想了想,仍旧回答道,“看了几眼。”

    “发现异常了吗?”夜千筱继续问道。

    “嗯。”刘婉嫣点了点头。

    先前是完全没察觉,所以就算发觉异样,也会找很多理由来解释。可自从宋子辰跟她坦白后,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就很容易分辨了。

    只是,从那之后,刘婉嫣尽量减少跟他的接触,也没再见到过那个宋子云。

    “别跟他靠近。”神情渐渐凝重起来,夜千筱提醒道。

    “好。”不意外地点头,可转念一想,刘婉嫣又倏地靠近,似有若无地开玩笑道,“诶,你以前不操心这种事的吧?”

    以前的夜千筱,很少插手她的事,就算有自己的主意,也只是相对性的提意见,而非有这种果断的决定。

    可以说,两人关系越好了,但也可以说,夜千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细微的改变。

    淡然地看她,夜千筱语调稍缓,却很平稳,“这段时间,只有宋子云。”

    “啊?”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刘婉嫣顿时愣了愣。

    只有宋子云?

    那宋子辰呢?

    疑惑在瞬间占据了大脑,可紧随着,看到夜千筱那双冷静的眼眸,脑子里的思绪就渐渐清明。

    是宋子辰就此消失了,还是段时间内宋子云占据了上风,夺取了他的身体?

    一点点的慌乱,渐渐从心底蔓延,一直扩散到全身,等刘婉嫣意识过来时,才忽的发现,自己双手竟是在轻微的颤抖。

    她能够接受跟宋子辰断绝关系,可是,让她接受宋子辰被宋子云取代……

    扪心自问,她做不到。

    断了关系,断了念想,她已能坦然处之,因为她曾经所受的伤害,跟宋子辰并没有关系,宋子辰还是那个温柔而优雅的宋子辰,只是宋子云的出现与留下的不愉快的记忆,令她只想对他避而远之。

    但——

    宋子辰消失?!

    她接受不了!

    消失,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怎,怎么回事?”

    抑制着浑身的颤抖,刘婉嫣倚在旁边的木梯上,拧着眉头看向夜千筱,而那双明亮大眼睛里,还隐隐藏着几分恐惧和担忧。

    “想知道?”夜千筱摇头。

    紧紧咬了咬唇,刘婉嫣长长吐出口气,沉沉的开口,“想。”

    “自己去问。”

    夜千筱不动声色地回了她。

    通过上次跟宋子云的谈话,夜千筱基本能猜到宋子辰的暂时消失,跟刘婉嫣有一定的关系。

    或者说,源头就是刘婉嫣。

    但夜千筱不想自己告诉她,仅仅在猜测的层次,不足以让夜千筱去明说。

    如果刘婉嫣真想知道,会想办法去找宋子云。她事先有了警告,让刘婉嫣离宋子云远点儿,只是想暗示刘婉嫣,如果真的要去找的话,必须有所警戒。

    中午她找过封帆,根据封帆的描述,宋子云的性情愈发不稳定,而在沉船事件中,他的表现也有些异样。

    不得不防备。

    “……”

    低着头,刘婉嫣紧咬着唇,并没有吭声。

    自从知道宋子辰的秘密后,她就对宋子云有心理阴影,一直都不愿意正面面对他,其中很大的层面,来自于宋子云知晓她某些*的尴尬。

    夜千筱所说的消息,令刘婉嫣实在有些意外,先前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顿时整个人跟完全变了样似的,愁眉苦脸的在思考什么。

    半响,她跟夜千筱和冰珞道了别,就直接回了自己宿舍。

    至于一直在旁听着的冰珞,也从她们毫不隐瞒的对话中,得知了不少的信息。

    向来很少对外界信息感兴趣的她,在听到刘婉嫣离开的脚步声时,下意识朝门口看了看,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沉思。

    但是,她并没有去问。

    夜千筱知晓她的性情,对于她的沉默,也没有任何意外。

    出去丢了垃圾,夜千筱回来后,本想着玩个游戏打发时间的,可眼角余光瞥见放到椅子旁的吉他,顿时心念一起。

    “听吗?”

    拿起吉他,夜千筱在椅子上坐下来。

    她问的是冰珞。

    偏过头,冰珞看了她一眼,平直的唇角弧度不变,可线条却柔软许多,她开口道,“听。”

    挑眉,夜千筱勾起唇角,抱住吉他开始弹奏。

    比起刘婉嫣先前的欢乐曲调,夜千筱弹得曲子便柔和平缓许多。

    冰珞安安静静的看着书。

    夜千筱垂着眼眸,手指飞快地在琴弦上跳跃,眼底的笑意愈发的浓起来。

    ……

    那个晚上,傍晚跟夜千筱接触过的陈雨宁和刘婉嫣,皆是整晚未睡。

    只是,陈雨宁只恼了个晚上,而刘婉嫣却连续恼了好几日。

    就算是常规训练,她也心不在焉的,根本就不在状态,以至于好几次被彭雅点名批评。

    与此同时,刘婉嫣那种不好的预感,也在与日俱增。

    尤其是在无意间见到宋子云的时候。

    好几次遇见,都是宋子云,难不成——

    他真的消失了?

    每次想到这个,刘婉嫣皆是一阵恐慌,根本不敢继续想下去。

    而——

    在刘婉嫣犯愁的时候,苦恼的事情接踵而至。

    那是阳光灿烂的一个下午,正值周末,刘婉嫣在夜千筱寝室跟她下象棋。

    十战十败。

    刘婉嫣正懊恼时,自己宿舍的忽然有人跑进来,颇为焦虑的跟她喊,“婉嫣,你要不要去看看,施阳跟宋子辰比试,现在受伤被送到医院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9、他真的消失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