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0、还好,他在 待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根据传言,施阳跟宋子辰打起来,只是两人互相的切磋,只是宋子辰下手太狠,施阳又是死不认输的性子,这才导致施阳死扛着打斗,直到需要进医院的重伤时才倒下。

    总而言之,他们两个都有责任。

    但——

    就刘婉嫣看来,事情绝对不简单。

    当下,她就放弃了象棋,跟室友打听了下情况,就直接跑去了医院。

    至于夜千筱,看着那盘下到一半的象棋,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挑了挑眉,看向在一旁站着看棋的冰珞。

    “来试试吗?”夜千筱饶有兴致的问道。

    “好。”

    看了她一眼,冰珞点了点头,便顺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

    而,一盘下来,夜千筱纳闷地皱起眉,难免错愕地盯着她。

    先前还处于上风的自己,不到十分钟,就被冰珞逼上了绝路,连续几次将军,令她根本没有回旋余地,被她吃的死死的。

    “深藏不露?”挑眉,夜千筱嘴角扬笑,算是认输了。

    “还好。”

    冰珞诚实的说道。

    她从小就学象棋,这是夜千筱这等业余的无法比的,当然,她也不知道,夜千筱下象棋的次数屈指可数,赢刘婉嫣纯粹靠的是脑子,根本没有经验可谈。

    不过,一个打发时间的象棋活动而已,冰珞并没有对此多说。

    “我出去一趟。”

    瞥了眼结束的棋盘,夜千筱从椅子上站起身。

    明白她要做什么,冰珞也无心参与,便应声道,“嗯。”

    将收拾摊子的任务交给冰珞,夜千筱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

    医院。

    刘婉嫣来到施阳的抢救室外。

    一到,就见到在外面守候的几个蛙人,扫了一圈,没有见到造成施阳如今情况的宋子云。

    “怎么样?”

    看到个眼熟的,刘婉嫣走过去,朝那蛙人问道。

    “不知道,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蛙人下意识答着,可瞥见刘婉嫣紧皱的眉头后,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放心,他皮糙肉厚的,没事儿。”

    他们哪个没有在训练场被摔得个遍体鳞伤过?

    只是宋子云下手有些狠,可还不至于到将人弄死的地步。

    反正他们将施阳送到医院时,施阳还是保留着一丝清醒的,怎么着也不会危及到性命。

    “嗯。”

    刘婉嫣心事重重地点头。

    有关施阳被送入抢救室的事,实在是一场误会,因为他浑身都是血、看起来惨不忍睹,才会被送过去的,其实伤的最重的,也就是断了几根肋骨,左小腿骨折。

    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而已。

    只是——

    就算是这种蛙人们觉得“没事”的状态,出了抢救室后,抢救的医生还是将外面的蛙人狠狠批评了一顿。

    就一个训练而已,你们都是训练,对着那小伙子下这么重的手,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欺负人呢吗?!

    一行人被训的哑口无言,根本不知该如何解释,心里只能将罪魁祸首“宋子辰”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妈的!

    将人打成这样,都不来医院看一下,他还是个人吗?!

    “现在能看看他吗?”

    等到医生义正言辞的批评完,刘婉嫣这才走过去,朝对方询问道。

    见到是个女兵,医生古怪地打量了她一眼,似是在怀疑他们的关系,但也没有八卦,而是直接道,“人被打得太狠了,见他疼得有些惨,就给他注射了点麻药,现在已经睡着了。待会儿还得去拍片子,等着吧。”

    “……”

    刘婉嫣傻了眼。

    她急着赶过来,除了担心施阳的伤势外,还想追问下他们俩打起来的原因。

    说实话,她也不觉得,宋子云会向施阳下死手。

    毕竟这里是部队,在外面打死一个人,有手段的话或许可以摆平,可这里却不同,光是将施阳打到医院,就足够宋子云受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了。

    所以,刘婉嫣更想知道的,还是原因。

    直到傍晚左右,有几个蛙人已经离开,最后只剩下两个,一起等着施阳被送到新的病房。

    给施阳安排的是双人病房,不过隔壁床没人,足以充当单人病房,可以让他们放松的交流。

    俩蛙人只是问了下他的身体情况,跟他说了下接下来这段时间有可能的安排,倒也没有对施阳跟“宋子辰”切磋的事情追根究底。

    没多久就离开。

    只剩下一直没说话的刘婉嫣。

    “干啥呢,哭丧着张脸,”施阳眉飞色舞地看着刘婉嫣,主动的活跃着气氛,“我这不是没死嘛!”

    “谁管你死不死啊。”冷不防失笑,刘婉嫣露出不屑的神情。

    失望的“啊”了声,施阳眨了眨眼睛,试探地朝她探出头,低声询问道,“真不管啊?”

    “……”

    面对如此期待的疑问,刘婉嫣的神情顿时僵住。

    顿了顿,刘婉嫣叹了口气,“得了,别耍嘴皮子,老实说吧,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

    提及此,施阳收回了视线,颇为扫兴的回答道。

    “那我换个问题,”抿了抿唇,刘婉嫣眉头一皱,“他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宋子辰吗?”

    “不……”张了张口,施阳刚想回来,便意识到什么,转而纳闷地盯着她,“不对,你问这个……不是,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为什么,”淡淡的回答,刘婉嫣吸了口气,认真地盯着他,“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俩怎么会打起来。”

    “那么,你关心我,还是关心他?”

    施阳的眼神很执着,紧紧盯着她,生怕错过任何细微变化。

    刘婉嫣登时一噎。

    她是在关心施阳,还是在关心宋子辰?

    平心而论,她更惦记着宋子辰。

    她不是傻子,也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虽不如夜千筱那般理智,但好歹也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相对于施阳的身体情况,她下意识的搁在一边,而占据她大部分思想的,则是宋子辰是否还存在的问题。

    施阳还在,好生生的活着,他一受伤,那么多人跟过来,照看他的伤势。

    可是——

    宋子辰呢?

    如果没人发现,那么,就只有几个人,知道他是真的存在过。

    一旦被彻底的取代,没几个人会去怀念他,他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会让人产生错觉,他是否真的存在过?

    可,如此清晰的答案,刘婉嫣却无法回答。

    叩。叩。

    病房门被敲响。

    两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

    没等人应声,夜千筱就将门推开,从外面走了进来。

    “千筱?”

    诧异地抬眼,刘婉嫣下意识地喊她。

    “不欢迎?”

    进了门,夜千筱反问一声,顺势将门给关上。

    刘婉嫣无言以对。

    施阳情绪低落,看了夜千筱两眼,却连打招呼的劲都没有。

    先前注意力都集中在刘婉嫣身上,倒是没怎么在意,可现在精神分散,便明前感觉麻药的药效过了,各种伤口淤青处的疼痛感,都一阵阵的扩散开来,瞬间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你先出去一下。”

    走近,夜千筱看着刘婉嫣,淡声开口道。

    “我?”

    偏了偏头,刘婉嫣指了指自己,似是在确定夜千筱的话语。

    “嗯。”夜千筱点头。

    “好吧。”

    想了想,刘婉嫣无奈应声。

    她无条件的相信夜千筱,对于夜千筱的话语,基本都是听从的。

    并且,习惯了追问也问不到结果,刘婉嫣已经放弃对夜千筱刨根问底了。

    答应后,刘婉嫣就快步出门,正好躲开了施阳的尴尬问题。

    待到病房门被关上后,夜千筱才走至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施阳。

    看样子伤的不轻,能见的地方都绑着绷带,原本还算帅气的脸,现在是鼻青脸肿的,从头到尾一脸的狼狈,也不知当初被揍得有多狠。

    “怂。”

    淡淡的扫了几眼,夜千筱冷冷地评价了一句。

    “喂!”

    被这般明目张胆地贬低,施阳顿时怒火升起,没好气地喊了声,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

    可是——

    这气势还没有架起来,席卷而来的疼痛感,就让他没力气发飙,只顾着疼去了。

    “什么情况?”

    只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淡漠地看他,直截了当的问他。

    离开宿舍有段时间,夜千筱在基地逛了一圈,也见过了宋子云,之所以来这里,主要还是想问问施阳的情况。

    尽管,她对这件事,其实没多大兴趣。

    “什么什么情况啊?”施阳佯装不懂地问。

    主动发下战书,可转眼的功夫,就被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再怎么有理由都是丢脸的,施阳的面子虽说不怎么值钱,但留着也不是坏事。

    可——

    他刚反问完,夜千筱的眼神就冷却几分,眸光闪烁着似有若无的威胁。

    “行行行,我说好吧。”

    僵持了不到三秒,施阳立马妥协。

    他跟夜千筱接触不算太多,但两人背地里还是有所联系的,毕竟夜千筱是唯一支持他从宋子辰那里抢走刘婉嫣的人,这份人情他必须要收下来。

    该说的,那还得说。

    “其实也没太大的事,就是他最近太气人了,具体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我一个人跟他吵了起来,他刚开始还没理我,后来我下了战书后……啊呀,反正我也没想到,他下手这么狠。”

    嘀咕的说完,施阳撇了撇嘴,神情倒是有些许莫名。

    施阳实在无法理解,宋子辰的变化为何这么大,以前他会尽量避免跟你起争执,就算迫不得已动手了,也只是处于防守阶段,很少会主动朝别人出手的。

    除非——

    对方是真的惹恼了他。

    可,也不会下狠手。

    “哦。”夜千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顿了顿,转而问道,“他最近一直都这样?”

    “差不多吧。”

    施阳不耐地回答道。

    他现在不怎么想提起宋子辰,光是想想,他就觉得极其丢脸。

    “没有正常的时候?”夜千筱又问。

    “有啊,”施阳立马道,“前两天,他晚上出去了一趟,回来还给我盖了被子呢。”

    “……”

    夜千筱顿时打量地看他。

    施阳被她盯得心里发憷,眸光不自觉地闪烁着,没好气都质问她,“你那眼神,什么意思?!”

    什么鬼!

    那么看他,搞得他跟宋子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

    “你没记错?”收敛了眸光,夜千筱扬了扬眉,问道。

    “当然!”

    施阳理所当然道。

    想了想,夜千筱似是想要确定什么,再次问道,“你睡着了,怎么会知道?”

    “你当我这几个月白练的,他一碰我,我当然就醒啦!”施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诶,”挑眉,夜千筱笑眼看他,“疼吗?”

    “……”刚刚情绪还激烈的施阳,一听到她这么问,顿时回过神来,脸色顿时疼得扭曲,咬牙开口,“疼!”

    眯了眯眼,夜千筱笑了笑,“你继续疼。”

    “……”

    施阳瞪大了眼,哑口无言。

    啥?!

    干啥?!

    她这是干啥?!

    存了心挖他痛处?!

    这女人,真特么混蛋!

    与此同时——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刘婉嫣,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他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0、还好,他在待修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