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1、这次任务,算上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出了病房,同守候在门外的刘婉嫣一起回去。

    在夜千筱看来,施阳现在这情况,是典型的自作自受。

    只是以前宋子辰的形象根深蒂固,他现在还在对方面前肆无忌惮……

    摆明了找死。

    回到基地,夜千筱去了靶场,准备联系几轮射击,刘婉嫣无心做事,在操场上溜达一圈,然后心不在焉的去了海边。

    可,连她也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宋子云。

    宋子云刚从海里出来,脱下了上衣的他,露出了精壮的胸膛,沐浴在下午柔和的阳光里,沾染着的水珠一滴滴滑落,棱角分明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见那阴冷的表情。

    愣愣地看着他,刘婉嫣颇为恍惚。

    她才看了两眼,宋子云就发现了她,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一抬腿就朝这边方向走过来。

    “真巧。”

    隔着两三米,宋子云眼底流转着惑人笑意,漫不经心地朝她打了声招呼。

    停顿了一下,刘婉嫣脸色冷下来,转身就沿路返回。

    然——

    她才走了两步,宗子云就来到她身后,抬手紧紧抓住她的肩膀。

    力道之大,令刘婉嫣疼得眉头皱起。

    “宋、子、云。”

    身形微僵,刘婉嫣冷冷发声,侧着头喊对方的名字。

    毫不意外地挑眉,宋子云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唇角笑意不减,“是我。”

    “呵,”刘婉嫣讥笑一声,转过身看他,“你这么没节制,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汇报上去?”

    “你要汇报,还等现在?”

    这种程度的威胁,宋子云丝毫不放在眼里。

    “他呢?”

    眸光微微闪烁,刘婉嫣转移话题,朝他问道。

    一只手放回裤兜里,宋子云笑了笑,反问道,“我消失,他回来,你还会选择他吗?”

    “不会。”

    没有多想,刘婉嫣冷着脸回答。

    不管宋子辰会不会回来,她都不会有任何念想。

    她曾把所有的少女心都放到宋子辰身上,可在意料之外的宋子云,则成了他们一起的阻碍。现在一切误会都已澄清,可刘婉嫣并不想去挽回。

    有些事情,发生就不可挽回。

    而,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配不上宋子辰。

    “那你还惦记着他回来?”讥讽地看她,宋子云冷不防地问。

    “……”

    刘婉嫣顿时哑言。

    “女人,”低声说着,宋子云又低低笑了声,“呵。”

    “宋子云,”语调稍稍扬起,刘婉嫣心底聚集着团怒火,她猛地上前一步,微微仰头看着宋子云,字字珠玑,“我认识的是他,不是你,我不惦记着他回来,还惦记着让你在这里祸害人吗?”

    她想让宋子辰回来,有什么不对?!

    她跟宋子辰没有仇,只要是认识他的,怕是都不会想让宋子云出现。

    眼底戾气闪过,宋子云神情阴冷,一抬手,便紧紧攥住刘婉嫣的喉咙,眼底凶狠之意乍现,爆发着疯狂的因子。

    狠狠地盯着她,宋子云一字一顿地开口,语气危险而冰冷,“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他出招极快,刘婉嫣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擒住。

    而,那渐渐收拢的力道,那种窒息的感觉汹涌而来,刘婉嫣根本使不上丝毫力气,双手连握成拳头都极其困难。

    毫无反抗余地。

    “松开她。”

    霎时,冷邦邦的声音入耳。

    视野模糊中,刘婉嫣见到抹身影闪现,来到宋子云的身后。

    一把刀抵在宋子云的喉咙上。

    不动声色地看了身后的人一眼,宋子云冷冷地哼了声,嘴角笑意却愈发深沉。

    松开手。

    刘婉嫣顿时轻松下来,新鲜的空气灌入肺部,她猛地咳嗽几声。

    先前那般的危机和恐惧,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可刘婉嫣这才感觉到,浑身冷汗涔涔。

    喘了会儿,她摸着脖子直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宋子云。

    如果没有感知错的话,他,是真的想杀她!

    刘婉嫣神情凝重,先前对宋子云所有的概念,彻底的颠覆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人格?

    面不改色的,想要杀自己的战友?

    定了定神,刘婉嫣再偏了偏头,去已经移开匕首的冰珞,尽管有些惊讶她的出现,但心里更多的还是因宋子云所带来的震撼。

    “走吧。”

    敛了敛眸光,刘婉嫣看着冰珞,声音颇为沙哑。

    收好刀,冰珞往前走了一步,可旋即步伐一顿,警告地瞥了宋子云一眼,才跟在刘婉嫣身后离开。

    宋子云仍旧站在原地。

    阴冷危险的视线,浑不经意地落到刘婉嫣身上,完全忽略了那个悄无声息将刀架在他脖子上的冰珞。

    他露出个笑容。

    愈发无聊的笑容。

    真没什么意思。

    夕阳的余光下,两人渐行渐远。

    宋子云转过身,映着即将消散的血色阳光,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大海里。

    一步,一步。

    缓缓的,他的肩膀都被海水淹没,而那俊朗的眉目上,多出几分试探。

    海水渐渐地涨上来,再接下来一个浪翻过来时,宋子云的唇角,勾勒出个张扬的弧度。

    宋子辰,我们同归于尽,你真拦得了吗?

    闭眼。

    浪潮翻涌,将他彻底淹没。

    ……

    刘婉嫣和冰珞一直沉默地走到操场。

    “刚刚,”摸着不舒适的脖子,刘婉嫣实在是有些尴尬,想了很久,还是朝冰珞道,“谢谢啊。”

    “不用。”

    冰珞的语调没有起伏。

    嗓子有些痒,刘婉嫣捏了几下,哑声问道,“说起来,你怎么在那儿?”

    “路过。”

    “……”

    刘婉嫣扬眉。

    这,呃,也太巧了吧?

    面对刘婉嫣狐疑的打量,冰珞神情不变,一如既往地冷漠以对。

    她当然不是路过。

    她先前就在训练场,有见到过“宋子辰”去海边,后来见到刘婉嫣也过去了,心里起疑,加上听到过夜千筱叮嘱刘婉嫣,让刘婉嫣不要跟“宋子辰”接近,她这才跟过去看情况的。

    没想见到那一幕,顺手就朝“宋子辰”出刀了。

    不过,对于“宋子辰”的行为,既然刘婉嫣没有追究的意思,冰珞这人最不爱多管闲事,自然没有去理会这个。

    气氛有些尴尬。

    想了下,刘婉嫣识趣地转移话题,道,“我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不要。”早先吃过饭的冰珞,直截了当的回绝道。

    “那好吧。”叹了口气,刘婉嫣刚想走,眼珠子却一转,听了下来,然后朝冰珞那边靠了靠,低声道,“那个,刚刚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跟千筱说?”

    “能。”

    冰珞根本没想,就直接答应。

    她本来也没想跟夜千筱说。

    刘婉嫣是个成年人,已经有自己做主的权利了,冰珞虽然是旁观者,但也看得出来,刘婉嫣有很多事情都依赖着夜千筱。

    虽然不是怎么明显。

    夜千筱有处理的能力,但刘婉嫣也需要扛起的成熟心智。

    夜千筱不可能帮她一辈子。

    “谢了。”

    笑得弯起眼睛,刘婉嫣真诚地道谢。

    微微点头,冰珞转身离开。

    刘婉嫣看了看她的背影,摸着自己脖子的手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淡去。

    先前宋子云的举动,实在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刘婉嫣在离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现在——

    冷静过后,她才意识到,刚刚若是没有冰珞的出现,情况是有多危险。

    如果没有冰珞,宋子云会杀了自己吗?

    会。

    这个答案,刘婉嫣毫不犹豫。

    被掐住脖子时,她注意到宋子云的眼神,冰冷而无情,那是一种嗜血的眼神,面对一条人命的逝去,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于有些享受。

    刘婉嫣这时候才感觉到有些后怕。

    在原地停留了会儿,刘婉嫣长长的吐出口气,这才转身朝食堂走去。

    与此同时——

    海边。

    天色渐渐暗下去时,一抹人影从海水里缓缓走出来。

    未穿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肌肉,下面一件迷彩裤全被浸湿,在他一步步来到沙滩上时,落下一路的水滴。

    在海水中进行急救,令他体力耗损极大,等游到岸边时,已经彻底没力气了。

    宋子辰仰面倒在沙滩上。

    闭上眼深深地呼吸着,仔细回想着原因,脑海却一片空白。

    想了片刻,宋子辰就放弃了。

    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在死亡边缘出现,然后一次次的将自己抢救回来。

    宋子云……

    你真的想死吗?

    ……

    那天晚上,刘婉嫣吃过饭后,没像以往般回宿舍打发时间,而是在训练场练到很晚才回去。

    相反,向来练到很晚的夜千筱,则在七点半左右就回了宿舍。

    “千筱!”

    刚到楼下,就见到有人朝她招手。

    细细一看,才认出跑来的人。

    徐明志。

    “怎么了?”看了眼满头是汗的他,夜千筱问了一句。

    “我明天就要走了。”徐明志眼巴巴地看着她。

    “哦……”夜千筱长长的应了一声,旋即交待道,“慢走。”

    说完,准备上楼。

    “哎——”徐明志焦急地挡在她面前。

    “怎么,”挑眉,夜千筱疑惑的看他,“还有事?”

    “没有……”

    徐明志丧气的吐出两个字。

    夜千筱不想同人说话时,总是三言两语的,就能将他人逼得哑口无言。

    本想绕开他走人,可瞥见徐明志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夜千筱稍作犹豫,便补充道,“保重。”

    “诶?”惊讶出声,徐明志很快反应过来,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会的!”

    “……”

    夜千筱颇为头疼地看他。

    这家伙——

    真不好处理!

    似是看夜千筱主动理会他了,徐明志便拉着夜千筱多说了几句,夜千筱看在他要离开两个多月的份上,便也由着他,在楼下多待了会儿。

    等告别徐明志上楼后,夜千筱听到走廊上的议论上,包括走过三楼时无意间听到一些宿舍内的讨论,基本都是跟明日护航有关的。

    可惜,议论跟其有关,但护航,基本跟她们没关系。

    所以,夜千筱听到的,只有无可奈何。

    没办法,她们是女兵,能够掌控的机会,少得可怜。

    夜千筱没有细细去听,而是事不关己的进了自己宿舍。

    ……

    翌日。

    徐明志、牧齐轩、杨栗、祁天一等一批人为护航出发,所有留在基地里的军人,都换上了白色的海军常服,目送着他们离开。

    护航,是严肃而光荣的事,是任何站在甲板上的军人,能够为之骄傲的事。

    夜千筱第一次看到那样的场面。

    护航的船舰上,清一色的都是身着白色水手服的军人,他们庄严而凝重,齐齐的朝海岸边的人敬着军礼,那一排排的白色,像是守卫外界一切进攻的防线。

    那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属于军人的荣誉,属于军人的自豪,属于军人的使命。

    他们是海军,理应站在甲板上,守护祖国的海岸。

    那是夜千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敬军礼。

    为那些即将远航的兄弟!

    可——

    她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

    而,没等到船舰全部离开,彭雅就收到紧急任务通知——

    援救翻船的渔民!

    这个任务,象征着,她们该走了。

    跟领导通知了一声,彭雅便带着部队提前退场。

    人命要紧!

    只是,这一次的夜千筱和易粒粒,还是没有几乎参与救援。

    基地的靶场内。

    夜千筱和易粒粒手里拿着狙击枪,互相看了几眼。

    “干这行,有用吗?”

    无奈地看着夜千筱,易粒粒指了指手中的枪。

    虽然知道这类任务确实轮不着她们,可身为军人,一味的训练着实很枯燥,演习和任务是她们最有激情的,现在眼睁睁看着别人出任务,还真的有些眼馋。

    事实上,就算在以前的部队,易粒粒出任务的次数都比现在多。

    “有用。”

    夜千筱抬起枪,对准了千米外的靶子。

    嘴角上扬。

    任务她经历的太多,现在对于训练,并不会觉得厌烦。何况她本身实力不够,如果还有更强的空间,她宁愿将这些时间花在她前进的道路上。

    笑眼看她,易粒粒举起了手中枪支,同样对准了自己的靶子。

    “比吗?”

    偏着头,易粒粒朝夜千筱问。

    “当然。”

    斩钉截铁回答,夜千筱盯着瞄准器,毫不犹豫地摁下扳机。

    一颗颗的子弹,射入千米外的靶心。

    毫无遗漏。

    中午。

    夜千筱晚一步去食堂,刚盛好了饭菜,就被意想不到的人拦住了。

    “夜千筱。”

    拦在她面前,严利一本正经的喊她。

    夜千筱偏了偏头,看了他两眼,“有事儿?”

    “嗯。”

    严利严肃的点头。

    习惯他的表情,夜千筱倒也没在意,直截了当的道,“你说。”

    “把这个给她。”严利将一个包装好的礼品盒递过来。

    扫了眼,夜千筱微囧。

    说实在的,素来板着脸比杨栗更要严肃的严利,真不适合拿着粉红色的、小女生的礼品盒。

    看起来,极不协调。

    “陈雨宁?”

    挑了挑眉,夜千筱问道。

    “嗯。”严利慎重地点头。

    没有去接,夜千筱耸耸肩,也不掩饰,直接道,“上次你给的饭,她没有接受。”

    帮人送个东西,不过举手之劳,夜千筱也不会介意。但上次显然惹陈雨宁很不爽了,夜千筱不被陈雨宁影响,再帮次忙也没关系,可她还是觉得,有必要跟被拒绝的严利说清楚。

    许是她多年不在东国待着,不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不知道被对方拒绝后,竟是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找死的。

    裴霖渊是地痞无赖,倒也就罢了,但徐明志、赫连长葑、施阳……甚至眼前这个,看起来不会死心的严利。

    至于吗?

    夜千筱接触到的感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也是干干脆脆的。

    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好,我们在一起。

    不喜欢。

    那好,祝你幸福。

    也有三番几次想追求的,但基本都在追求这个的同时,也找到了另外的退路,勾搭和上床两不误,很少见这种对人死心塌地、一根筋往前冲的。

    “我知道。”

    严利一板一眼的回答,不为她的话语所动。

    有人跟他说过了,陈雨宁没有吃那份饭菜。

    “想感动她吗?”夜千筱忽地笑了,淡淡的,不明意味。

    犹豫了一下,严利道,“或许。”

    “感动不是爱情。”

    “我知道。”严利还是那么肯定。

    “我帮不了你,不过……”一顿,夜千筱眼眸一转,看着吃完准备离开的易粒粒。

    对方起身时,也见到了他们,便朝这边点了点头,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扬唇,夜千筱淡淡开口,“找她,她们关系不错。”

    说完,端着饭菜离开。

    严利和陈雨宁如何,她是完全没兴趣知道。

    就这件事后,夜千筱才听说,那天是陈雨宁的生日。

    这次救援只用了半天,而且圆满完成。

    所以等大部队回来时,大部分女蛙人都聚集起来,欢乐的给陈雨宁举办生日晚会。

    在老兵中,陈雨宁那俊俏的长相,还是挺受欢迎的,从那一口一个“宁哥”中就可以看出来。

    夜千筱、冰珞、刘婉嫣一行人,自然没有什么兴趣,没参加。

    ……

    训练和生活,从未停止。

    可,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接下来一段时间,蛙人们出任务的次数很频繁,只是每次都是溺水救援。

    至于夜千筱和易粒粒,在一次次被留下来时,竟然习惯了。

    以至于——

    当十一月的某一天,她们再次听到铃声响起时,竟是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象征性的跟着大部队去集合。

    落在队伍最后,夜千筱和易粒粒赶到时,忽然被彭雅凝重的视线扫中。

    “夜千筱,易粒粒,快点!”彭雅催促道。

    下意识的,夜千筱和易粒粒对视一眼。

    这次任务,算上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1、这次任务,算上她们?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