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4、让你们嘚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你们还有多少人埋伏?”

    说着索拉马的语言,夜千筱挑起眉头,眼底充斥着令人冰冷刺骨的杀气。

    那精准的发音,不耐烦的语调,都证明她没给对方多少机会。

    听清楚她说他们的语言,海盗下意识地愣了下,可很快又反应过来,张口就怒火滔天的开始骂她。

    大意是:不要脸的下流东西,搞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等他骂了几句,夜千筱愈发不耐烦,一抬手,又将臭袜子塞回他的嘴里。

    再一抬手,折叠军刀在手中翻转几圈,紧随着顺着她的力道向下,狠狠刺入了那个海盗的大腿里。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微微眯起眼睛,夜千筱眉宇间尽是一片冷漠。

    无情,冷酷,嗜血。

    所有的平静淡然顷刻消失,笼罩在她身上的,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气息,那种冰冷刺骨的温度,好像她随时有可能将那把军刀刺入他的喉咙。

    疼痛感从大腿处传递开,海盗疼得阵阵发晕,额角的冷汗滴滴滚落。

    可是,嘴巴被塞住的他,连一声叫喊都发不出来,只能无力地哼哼。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东国的女兵,竟然会下这么狠的手!

    “说就点头。”夜千筱将军刀抽出来,淡漠的看着疼得五官扭曲的海盗。

    紧张地盯着她,咽了咽口水,海盗心里在剧烈的挣扎。

    说?

    还是,不说?

    说,会害死兄弟,不说,这个女兵不知会有什么手段。

    “给你三秒。”

    懒得等下去,夜千筱冷冷说着,伸出了三根手指。

    一秒,一根手指弯下。

    两秒,两根手指弯下。

    三秒——

    “唔……唔……”

    没再等下去,海盗注意到她愈发冰冷的目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而,在他点头的刹那,夜千筱就伸出了手,将塞到他嘴巴里的臭袜子扯出来。

    汗水密布在整张脸上,海盗视线有些飘忽,紧张地盯着夜千筱的同时,粗犷中带有几分警告,“你们不能杀俘虏

    。”

    不说重点,浪费时间!

    “谁知道?”

    轻轻扬眉,夜千筱悠悠问道,寒意从眸底乍现。

    盯着她的海盗下意识地愣住,强大的恐惧从内心深处席卷而来,好像只无形的大手般紧紧攥住心脏,似是随时都有可能将其捏到爆炸般。

    海盗深深呼吸着,连忙的吐词不清的开口,“我说!”

    “说。”

    夜千筱愈发的不耐烦。

    长长的吐出口气,海盗视线在周围转悠着,紧随着抬高声音,“救——”

    “砰!”

    一个字的音没发出来,夜千筱的手刀就直逼他的脖子大动脉。

    一招下去,海盗顿时昏倒过去。

    直往后倒下。

    看着陷入昏迷的海盗,夜千筱头疼的揉了揉额心,转而烦躁地将臭袜子继续塞回去,再将周围的枯木堆到他身上。

    这已经是第四个了。

    每个都不肯说出实情,在紧要关头想要呼救。

    要命的是,夜千筱还不能下狠手!

    如果是以前,夜千筱作为佣兵,逼口供的手段数不胜数,花几分钟就能将消息撬出来。

    可——

    她现在是军人,而且是东国的。

    正如那个海盗所说的,不杀俘虏。夜千筱知道在她这个队伍里的,有多少怀着满腔正义,发觉海盗身上所受的折磨,不可能会置之不理。

    到时候她招来的麻烦,绝对比违抗军令还要大。

    真是头疼。

    处理完这个,夜千筱折了片叶子来,将军刀上的血迹擦掉,然后朝下一个目标走去。

    战斗已经开始,所有潜伏的海盗,基本都现了身,不需要夜千筱再花精力来寻找了。

    只是——

    她的动作,也得加快才行。

    ……

    另一边。

    刘婉嫣再次躲过海盗的撞击,再次往后退了两步,跟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来喘气。

    可,就在这个空隙里,刘婉嫣才察觉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震得发麻了。

    论身手,刘婉嫣或许不属于他,甚至隐隐占据上风,可对方虎背熊腰的,比刘婉嫣高出近两个头,身材更是比她大上一倍,那劲道是刘婉嫣拼尽全力才能阻挡的,只是再继续下去,她这双手肯定得废掉了。

    心中思绪闪过,刘婉嫣打定主意,不再同他硬碰硬。

    于是——

    在对方再次拿着砍刀冲上前来时,刘婉嫣当机立断,转身便开始逃窜

    。

    管他呢!

    跑得越远越好!

    还是小命要紧!

    脑海中闪现出各种理由,刘婉嫣疯狂的开跑,脚下速度生风,竟是连那个海盗都为之惊讶。

    这溜得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

    海盗诧异了下,当下似是被愤怒冲击了头脑,也顾不得其他,提起刀就朝那跑的贼快的女兵追了过去。

    兄弟都死了,你们这些当兵的还不见见血,那也太没面子了!

    可是,让他更加愤怒的是,刘婉嫣并非直线型逃跑,而是“Z”字形逃跑的,灵活的在树丛中绕来绕去,以至于海盗即将抓到个衣角,却不得不停顿下改变放下,再去追刘婉嫣时,对方已经跑开了好几米。

    这是极费体力的策略,刘婉嫣才跑了几分钟,就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不过——

    抽空往后瞥了眼,见到渐渐拉远的距离,刘婉嫣扬了扬眉。

    这距离,够了!

    喘了口气,刘婉嫣快速往旁边移开,同时将别在腰间的手枪抽出来,打开保险,朝海盗的脑袋瞄准。

    毫无察觉的海盗,还在因为转弯而停顿,却不知死神已经悄悄降临。

    “砰砰砰砰砰——”

    毫无间歇的枪声。

    刘婉嫣以最快速度扣下扳机,在前几枪击中对方的身体后,最后一枪终于瞄准了对方的脑袋。

    子弹从对方额头上穿过去,原本还有些气息的海盗,终于在这一枪之后彻底没了声息,重重地倒在地上。

    至于疯狂射击的刘婉嫣,直到手枪的子弹全部打完、确定海盗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这是她第一次朝真人开枪,难免有些紧张、焦虑,好在这段时间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算过关,并没有到吓得两腿发软的地步。

    远远地看着倒下的尸体,刘婉嫣摁住胸口,顺着身后的树慢慢的坐了下去。

    她跑的太累了,需要点时间来缓冲。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急需调整。

    没有子弹的手枪被她放到手边,她深深呼吸着,将匆忙逃跑中还没丢掉的步枪拿到手中,然后检查一下弹匣里的子弹,以免到关键时刻需要装新的子弹。

    只是,她累的筋疲力尽,加上长时间的紧张后,冷不防地放松下来,根本没有注意到朝她靠近的步伐。

    “别、动!”

    伴随着抵到太阳穴的枪口,颇为结巴的外国口音入耳,带着严厉而威胁的语调。

    刘婉嫣顿时停下了检查步枪的动作。

    很快的,眼角余光瞥到抹身影靠近,一个记忆中没见过的海盗过来,将她的步枪和耳麦全部夺走,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没有语言的交流,可刘婉嫣依旧能看清,对方的眼神里充满着仇恨

    。

    血海深仇。

    刘婉嫣的心,猛地震了震。

    对的,对于东国这边来说,这群海盗都是敌人,侵犯东国国土的侵略者,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诛杀的。可,对于这群海盗来说,他们以此为生,且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任何死去的,都是曾跟他们同甘共苦的兄弟。

    在那一瞬间,刘婉嫣坚定的信念,似是在轻微的动摇。

    就连被枪指着的恐惧,都被她压制在后面。

    “起来!”

    用枪抵着她的海盗,怒气冲冲地朝她命令着。

    听得清他蹩脚的国语,刘婉嫣将思绪拉回来,尽量避免跟他们的对峙,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站起了身。

    刚站直,抢了她耳麦和步枪的海盗,就狠狠抓住她的两只手,绕到身后将她的双手紧紧绑了起来。

    那力道之狠,好像将麻绳勒到她皮肉里一般,疼得刘婉嫣眉头紧紧皱起。

    抿着唇,刘婉嫣知道他们留着自己有用,现在也没有逃离的方法,便没有反抗,任由他们处置。

    ……

    追踪了近十来分钟,除了一个海盗,其他逃窜的海盗,都被活捉了回来。

    在先前埋伏的地点集合。

    “人都到齐了吗?!”见到小组成员陆续回来,彭雅等了会儿,然后朝他们问道。

    “刘婉嫣不在。”

    开口说话的是刚赶回来的小组老兵,他神情颇为沉重,显然也有些担心。

    微微一愣,彭雅朝他走过去,凝眉问道,“怎么回事?!”

    “我们组追踪两个人,她估计是追着另一个跑了。”老兵解释道。

    当时情况紧急,刘婉嫣冲在最前面追,似乎是找准了一个目标,后来两个海盗分散开逃跑,他们最开始的目标放到那个海盗上,便先去将那个海盗制服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刘婉嫣完全没了踪影。

    “找了吗?”彭雅皱起眉头。

    “嗯,”将提过来的海盗丢到一边,老兵看向彭雅,“还没找到。”

    神色染了几分凝重,彭雅看了老兵的周围一眼,旋即又问道,“封帆呢?”

    “去找她了。”

    老兵老实地回答。

    将海盗丢在一边也不是个事儿,所以老兵就率先将人拎回来了,正好还可以请几个帮手过去。

    “队长……”

    “来了!”

    “刘婉嫣!”

    正在两人谈话间,周围忽然响起细碎的议论声。

    两人互相看了眼,没等他们彻底意识过来,就听到身后响起了警告的声音——

    “都站着别动

    !”

    带着口音的东国话,吐词不清,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霎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声源那边看过去,与此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支。

    很快的,他们见到三个人,有两个异国壮汉站在后面,而身着军装的刘婉嫣,则是被绑住双手推到了前方来,对方俨然是有将刘婉嫣当成靶子的架势。

    可,相较于刘婉嫣被抓的紧张,有个疑惑也在脑海里浮现。

    他们先前埋伏时,见到的海盗只有十个。

    在这里,活捉的加上死去的海盗,已经有了九个,如果一个人抓住刘婉嫣,他们并不觉得意外,但是——

    哪来的两个海盗?!

    记忆中,这两个人根本没见过!

    “你们想怎么样?”

    知道对方有懂东国语言的,彭雅也不多费时间去找夜千筱做翻译,而是直截了当的朝对面的两个海盗问道。

    “把他们都放了!”抓住手枪抵在刘婉嫣太阳穴,会说东国语言的海盗恶狠狠地盯着他们,见他们没有动作,立即抬高声音道,“快点!”

    彭雅紧紧皱眉。

    千算万算,也没有料到,这边会有军人被抓住。

    受到威胁的刘婉嫣,目不转睛地盯着彭雅,她不能说话,但却能暗示彭雅。

    她眼眸左右移动,显然是在否定。

    就算是牺牲,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彭雅看明白了,而在场其他人,多少也看明白了,可在场所有人,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更没有放弃她的意思。

    怎么可能放弃战友?!

    “报告,目标暴露。”

    彭雅的耳麦里,传来易粒粒冷静的声音。

    眸光闪烁着,彭雅悬着的心渐渐落下,再抬眼,见到隐藏在刘婉嫣身后的两个海盗。

    抬手佯装咳嗽,彭雅压低声音吩咐道,“两个人。”

    意思是,易粒粒和夜千筱一起行动,如果抓到了机会,就跟那两个海盗一起行动。

    “报告!”犹豫了一下,易粒粒还是直白的说道,“夜千筱不在!”

    这种时候,关乎到战友的安危,没有隐瞒的必要。

    “……”

    彭雅的脸色顿时僵了僵。

    不在?

    分开行动

    还是——

    不在这附近?!

    彭雅不知道,并且,易粒粒也来不及解释。

    “把他们给放了,听到没有?!”

    见他们没有动作,那个海盗冷不防大声喊道,焦躁和紧张的情绪,在他的喊话中暴露无遗

    。

    谁都知道,这种挟持人质的事情,拖得越久,对海盗那边就越是不利。

    谁能预料到,是否会有意外发生?

    “不要激动,”保持着冷静,彭雅谨慎地盯着他们,尽量将语调放慢,“放下武器,我们不杀俘虏。你们其他的队伍,全部被我们剿灭,就算你们现在带人逃了,只要你们还在东国境内,将不会有任何逃离的可能。”

    彭雅的一番话,说的极其清晰缓慢,也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

    只要你们愿意投降,我会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可是,一旦你们动手,你们将不会有任何逃生的可能。

    这不是她个人的强硬!

    而是东国海军、整个国家的强硬!

    既要保住刘婉嫣,也不能放跑他们!

    持枪的海盗是听懂了,脸色有了明显的变化,可旁边那个什么都不听不懂的,却愈发的急切焦躁起来。

    神情不变,彭雅开始着重注意力,将视线集中在持枪海盗的身上,她继续缓慢地开口,“补充一句,我们的狙击手,随时可以了结你们的性命。”

    狙击手!

    持枪的海盗愣住了,表情渐渐地僵硬起来。

    顿了顿,持枪的海盗盯着他们,却悄悄地往旁边移去,低声跟另一个海盗交流了几句。

    另一个海盗的情绪,显然要比他暴躁许多,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串,声音渐渐抬高,并且语调变得激动起来。

    半响。

    两人争执了会儿,似是已经谈妥,扯着刘婉嫣往后退了几步。

    “我不相信你们海军,你们一直都很狡猾,快把他们放了!”

    持枪的海盗狠狠地朝他们说着。

    与此同时,另一个海盗拿出从刘婉嫣那里抢来的军刺,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犹豫地从后方插进了刘婉嫣的肩膀!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刘婉嫣身子往前倾,忍不住失控的叫出了声。

    痛!

    紧紧咬住唇角,刘婉嫣用尽浑身的力气,将后面的喊声给咽了回去,而从肩膀处席卷而来的疼痛,却令她疼得汗如雨下。

    艹!

    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军人,都在心里问候海盗的祖宗!

    尼玛!给你们逃生的机会,你们不知道珍惜,还偏偏要往枪口上撞,不是存了心要找死吗?!

    刹那间,所有抓住枪支的军人们,眼神忽的狠了下来,握住枪支的力道一紧,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扣下扳机一般。

    而原先息事宁人的心理,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瞬间,彻底被击得灰飞烟灭!

    其中,原先浑不在意的宋子云,看清楚那鲜红的血液时,神情顿时变得危险而冰冷,一抹嗜血的情绪,渐渐从眼眸深处浮现出来。

    “不要冲动

    !”

    感觉到他们的愤怒,彭雅声音微哑,仍旧保持着那份冷静理智。

    既然对方当着面做出这种事,就证明他们有恃无恐,如若这边贸贸然冲上去,他们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

    可是——

    海盗是否活着,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但无论如何,他们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刘婉嫣活下来!

    但,新的计策还没有落定,彭雅就见到那个持枪海盗看向她,缓缓的咧开了嘴角。

    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猛地从背后袭来。

    “我们还有帮手的。”

    持枪海盗朝她笑着,用那吐词不清的外国腔调说着话,再次击溃了彭雅刚成形的计策。

    “咻——咻——咻——”

    先前还拿刀捅刘婉嫣的海盗,转而就将两个手指放到嘴边,开始吹着口哨。

    这突兀的声音刚发出来,这边拿着枪的军人们,皆是紧张而又防备地看着他们俩,并且分神注意着周围随时会变动的情况。

    召集人马?

    有埋伏?

    “咻——咻——咻——”

    “咻——咻——咻——”

    口哨的声音不绝于耳,可在等了段时间后,周围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怎么回事,装腔作势吗?”

    “有什么赶紧出来啊,尼玛,紧张死我了。”

    处于最后方的两人,忍不住嘀咕了两句。

    吹得这么响亮,你丫的都不来个人影,有什么意思?!啊,有什意思?!

    两人刚说了两句,这组的组长眼神就横了过来,吓得他们立即紧闭嘴巴,不敢再吭声。

    “怎么了?”

    吹了十来下,依旧没等到动静的海盗,忍不住停止了吹哨动作,然后用本国语言朝持枪海盗问着。

    “不知道。”

    持枪海盗皱起眉,也不明所以。

    在藏人质的周围,他们是分了一批人去埋伏的,以免那些狡猾的海军,在跟他们船长谈判时,又派出队伍来搜寻其他的人质。

    这算是后招。

    没想到海军真的这么狡猾!

    原本他们俩就是在外面埋伏的,等待着哨声后出动的,可意外见到兄弟被海军打死,这才按捺不住现身,将这个海军抓起来做人质,好换回被活捉的那批海盗。

    现在——

    他们都吹哨了,埋伏的那批人,怎么着都该现身了吧?!

    “哟,是在找他们吗?”

    突兀的,调侃的女声悠悠飘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4、让你们嘚瑟!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