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5、我们杀人,公平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哟,是在找他们吗?”

    突兀的,调侃的女声悠悠飘过来。

    是标准的索拉马语言,发音精准清晰,甚至还带有点儿海盗他们的方言。

    出乎意料的声音——

    不仅那两个海盗,就连海军和人质们,都不自觉地朝那边看过去。

    身着军装、身材高挑、气质冷然的夜千筱,踱步从杂丛中走了出来,脸上抹着军用油彩,可却遮掩不住她的干净清爽。

    如此淡定从容的出现,本就是值得他们惊讶的事儿,可顺着夜千筱牵着的绳子出现的……

    呃,则是让他们瞠目结舌了。

    看清楚她身后情况的人,眼睛下巴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的左手扯着根粗绳,在她的身后,是八个被捆住手脚的人,由一根绳子全部绑在一起,中间的间距差不多只有一米左右。

    要命的是,他们都*着脚,鞋子不知被遗落到哪里,但是袜子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全部被塞到了他们自己的嘴巴里。

    想想就觉得这味道可以。

    而,更让他们叹为观止的是——

    因为被捆住手脚,海盗们无法行走,便只能一蹦一跳的前进,并且还要保证跟上速度。

    这事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那八个海盗,是真的在跳!

    八个人,按照同样的频率,像是在表演似的,一起一蹦一跳的,所有跟海盗有关的名词,比如恐怖、残忍、嗜血、无情、冷酷……

    在那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如此滑稽的场面,着实令人笑掉大牙,海军那边的紧张气氛,忽的减缓了许多,而那两个挟持刘婉嫣的海盗,则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这画面。

    直到夜千筱距离近十米左右,两个海盗才从惊愕中反应过来。

    “别过来!”

    拿着军刺的海盗,猛地扑向刘婉嫣,把军刺横在刘婉嫣的脖子上,警惕地瞪着夜千筱。

    反正对方会说他们国家的语言,那他也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话。

    “停。”

    见此,夜千筱停下步伐,抬起手示意身后的海盗停下。

    很快的,接到信息的海盗们,便齐齐的停下了动作,可疼痛和憋屈的情绪,还是在脸上展露着,原本就黑的皮肤,这时候就像是摸了黑炭似的,一个个的阴沉的不像话。

    除了两个事先出击的,其他埋伏的八个海盗,全部被夜千筱给找了出来。

    并且都给揍得鼻青脸肿的!

    有些嘴硬的,甚至于挨过她不少刀子。

    迫于她限制了行动能力,还有在她手里吃过的苦头,他们都不敢有丝毫反抗,只得根据她的命令行事,强忍着疼痛,规规矩矩地跳来跳去。

    “两个选择,”立在原地,夜千筱轻轻扬眉,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折叠军刀,一字一顿地用他们的语言道,“一、放下武器,你们活着;二、继续抵抗,你们去死。”

    跟彭雅的选择不同,夜千筱说出的话语,肯定而果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要么活,要么死!

    她信心十足,有着绝对的把握,好像他们对手中的人质有任何动作,对方就绝对有理由在第一时间弄死他们!

    这并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那双冷静淡然的眼睛里,写的明明白白给他们看的。

    两人互相对视着,犹豫着、挣扎着、思考着。

    继续抓住这个筹码?

    亦或是,投降?

    结果自是不言而喻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有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继续挣扎。

    更何况,就算他们交换了人质,他们这边的伤患也太多了,到时候抓紧时间逃跑,也会被东国的军人给抓住。

    而且——

    连他们都不相信,东国的军人会为了这一个人,而放弃这么多的海盗。

    末了,持枪的海盗,终于渐渐移开手中的枪支,举起双手,然后朝所有的军人扫了眼,尽量清楚地开口,“我、们、投、降。”

    话音落却。

    霎时,所有军人都松了口气,同时,握住枪支的力道也渐渐松开。

    与此同时,站在他旁边的海盗,也将横在刘婉嫣脖子上的刺刀移开,眼底还藏有一抹疑虑和防备

    但——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时间。

    “砰——砰——”

    枪声响起。

    将原本即将放松的神经,再一次紧紧地提了起来。

    鲜艳的红色映入眼帘。

    额心与胸口,各自一枪,彻底了结了那人的生命。

    感觉到身侧的人无力倒下,刘婉嫣惊得浑身颤了颤。

    “呀啊——”

    眼睁睁看着拿刀的兄弟丧生,持枪的那个海盗疯狂的叫了一声,将即将松开的手枪紧紧握住。

    然而,隐藏在幕后的眼睛,却没有放过他的一举一动,利落的摁下扳机。

    没等他开枪,狙击枪的子弹便穿透他的脑袋,瞬间没了继续反抗的生命力,怀着满腔的怨恨和不甘倒地。

    没有威胁的刘婉嫣,心里毫无轻松之意,而是下意识抬眼,朝率先开枪的那人看过去。

    与此同时,其他陆续反应过来的军人,也朝刚刚开枪的人看去——

    “宋子辰”!

    拿着枪的动作还保持着,他眼角眉梢皆是扬着诡异的笑容,疯狂的因子在他眼底肆意。

    一眼看去,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是他?

    那一刻,基本没人敢相信,记忆中温润的“宋子辰”,竟然会在紧要关头,做出这种违背规矩的事情。

    对方都已经投降了,就证明他们已经是俘虏。

    不杀俘虏!

    清清楚楚的规矩!

    而且,从那镇定的表情来看,他不是失手,而是故意的!

    “宋子辰!”

    冷冷地看着他,彭雅严厉的喊了声。

    闻声,宋子云收回枪,抬眼去看她。

    “给我个理由。”脸色冷若冰霜,彭雅声音果决。

    “他,该死。”

    一字一顿的,宋子辰缓缓开口,温润的嗓音透露着致命的危险。

    听到这毫无诚意的回答,其他的军人皆是不可置信地看他,同时对他做足了防御的姿势,好像他随时都会朝他们开枪似的。

    同时,看清楚情况的海盗们,皆是愤愤然的开口,尽管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任谁都能感知到他们的愤怒。

    一行军人,僵硬的站在那里,只觉得羞得无地自容。

    不应该是这样的……

    面对入侵者,他们本可以理直气壮,可就因为宋子辰的那一枪,他们顿时理亏,面对那些海盗的谩骂、指责、愤怒,他们根本没有言语去挽回。

    没有军人说话,更没人为此反驳。

    可,宋子云却很平静,淡定地站着,浑不经意的看了刘婉嫣一眼。

    “队长。”

    打破这份僵硬的是夜千筱。

    将捆绑海盗的绳子绑在树上,然后将刘婉嫣的绳索割开,她扶着失血过多的刘婉嫣走过来。

    彭雅疑惑的看她。

    相较于宋子辰的错误,擅自离开的夜千筱,已经让彭雅那丁点的不满消失无踪了。

    更何况,夜千筱擅离职守、违抗军令,却将附近的埋伏全部清除,可算是大功一件。

    做法虽说欠妥,但她的功绩,却是不容否定的。

    “渔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迎上彭雅的目光,夜千筱奇妙的转移话题。

    现在可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诚然,宋子云的做法令他们声誉受损,也不符合他们的规定,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只要宋子云不是想杀自己的战友,夜千筱都可以置之不理。

    宋子云的事,可以回去再处理。

    但,任务还没有结束,这是他们这里告一段落而已。

    夜千筱习惯去做主张,不可避免的,这时候只能提醒彭雅,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她的询问,彭雅微微一顿,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后看了宋子云几眼,便去连通渔船那边的情况。

    这里只有三个人质,但根据情报,海盗船那里只压了四个人质,也就是说,另外两个人质,很有可能还在渔船上!

    尝试了几次呼叫,彭雅才得到对方的回应。

    “队长,我们中了埋伏!”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彭雅的心顿时紧了紧。

    立马追问了下情况,彭雅眉头紧锁,结束了通讯后,便朝在场所有的蛙人发布命令。

    “受伤的留下,你,你……”抬手指了指两个女兵,彭雅继续道,“你们俩跟伤员一起看着,不能放松警惕。宋子辰,接下来的任务你不用参加。还有封帆……”

    想到这个人,彭雅视线在周围一扫,正好扫到站在最外围的封帆。

    他是在宋子云开枪后才赶到的,但对于接下来的任务,他还算来的及时。

    “易粒粒,刘婉嫣,你们在后方守着。”看了夜千筱一眼,彭雅转移开视线,看向其他人,声音冷静果断,“至于其他人,全部去渔船进行支援!”

    接收到命令,所有人将宋子辰的事抛在一边,尔后全身心投入了接下来的战斗任务中。

    夜千筱将刘婉嫣交给留下来的一个女兵,然后将背着的狙击枪拿到手中。

    从任务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开过枪。

    呵。

    手正痒着呢。

    刚想走,手腕就被攥住。

    刘婉嫣半睁着眼睛,苍白的唇角扬起,朝她露出的虚弱的笑容,尤为认真地叮嘱道,“千筱,注意安全。”

    “嗯。”

    看着她,夜千筱肯定地点头。

    刘婉嫣遂松开她。

    夜千筱跟着大部队离开,可没走几步,就遇上在原地等她的封帆。

    “抱歉。”

    凝眉看着她,封帆正经的说道。

    他跟刘婉嫣一组,却让刘婉嫣受重伤。

    他答应过监视宋子云,却还是让宋子云出了手。

    无论刘婉嫣出事的时候,还是宋子云出手的时候,他当时都不在,可即便是这样,封帆还是有失先前的承诺。

    顿了顿步伐,夜千筱偏头看他,眼底有丝丝笑意滑过,一抬手便勾住他的脖子,“辛苦了。”

    “……”

    如此刻意的绕开话题,外加那只随意拦住他的手,都让封帆的脸色黑了黑。

    “走了。”

    扬扬眉,夜千筱一松手,往旁移抓住他肩膀,将他拉着跟上大部队。

    封帆嘴角一抽,却也没有去反抗。

    ……

    根据彭雅的决定,夜千筱和易粒粒将分开行动,两人不再是一个狙击小组,而是分开执行任务的狙击手。

    正合夜千筱的心意。

    她不介意团队合作,如果真有需要的话,她可以尽量去配合。但她是狙击手,不需要观察手的帮助,所以分开执行任务才是最合理的。

    爬在海滩的杂草从里,夜千筱用瞄准镜去看那条渔船的情况。

    这里视野宽广,能够看清渔船甲板的情况。

    赶过来时,蛙人们损伤惨重,但暂时没有人员伤亡,而彭雅带领的队伍过去后,就渐渐的占据了上风,并且成功的将两个人质带到安全范围。

    相距比较远,夜千筱的射程也远,加上海盗们被打得冒不了头,夜千筱便不急着开枪。

    反正,一旦有海盗露出破绽,易粒粒都不会放过。

    只有在易粒粒忙着对付两个目标时,夜千筱才会偶尔补上一枪。

    闲闲地等候着,夜千筱就跟看戏一般,等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直到——

    一刻钟过后,夜千筱看着海盗被逼的统统往船下撤离,且马不停蹄地朝岛屿这边跑来,便挑了挑眉。

    好戏来了。

    “呼叫01,呼叫01。”

    平静已久的耳麦,传来彭雅低沉的声音。

    动了动耳麦,夜千筱扬唇,应声道,“01收到,01收到。”

    “有七个海盗朝九点钟方向跑了过去,在你的视野范围之内吗?”彭雅问道。

    “在。”夜千筱简单回答。

    不仅在她的视野范围,而是那些人运气不好,就是冲着她这边跑过来的。

    “你先压制着,我们马上派人支援。”彭雅说着,不缺对夜千筱的担忧。

    “是。”

    夜千筱接下命令。

    将耳麦稍稍移开,夜千筱调整了下瞄准镜的方向,几秒后找到直奔而来的目标,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一对七。

    若放下武器,肉身搏斗的话,夜千筱赢的可能性,许是更要的大一些。

    但——

    这么远的距离,在敌人随时有可能逃窜或反击的情况下,夜千筱的难度却有些大。

    毕竟不是她经历过的。

    当然,也正因如此,夜千筱才有些兴趣。

    没有做心理准备,夜千筱从扫到第一个目标开始,就扣下了狙击枪的扳机。

    跟易粒粒相比,她更要冷静些。

    所有的动作,不紧不慢,好像纯粹的演习,鲜血与死亡的拼接画面,丝毫不影响她的情绪与动作。

    一切在她看来,都是那么平常。

    上次实战任务时,许久未见鲜血的夜千筱,或许还会有点情绪波动,因为那是她第一次以一个军人的身份,去击杀那些曾经处于她那个身份的佣兵。

    彻底的调换了下身份,确实扰乱了她的心神。

    至于现在,面对一群毫无干系的侵略者,夜千筱早已不去顾及所谓的公道。

    侵我国土,犯我国人,结果是——

    死路一条!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在两个海盗相继倒下后,步枪、冲锋枪、机关枪的枪声,突突突地交错在一起,海盗们跟发了疯似的,到处发射着子弹,奢望在这么多子弹中,能够将那个隐藏的狙击手挖出来。

    可惜,夜千筱选的地点,是他们再如何射击,也是无法误打误撞击中的。

    在察觉到有狙击手埋伏后,有个海盗下意识想往后逃跑,却最先被夜千筱解决掉性命,紧接着剩下的海盗都疯狂的叫喊着往前冲,夜千筱也不客气,一枪一枪的将三个人送下地狱。

    不到一分钟,六条生命就在她手心里逝去。

    而——

    事情还没有结束!

    眼神一冷,夜千筱快速丢下狙击枪,在手榴弹跳到身上来之前,便在草地上滚了几圈,快速地离开先前的地点。

    “轰——隆——”

    刚刚稳住身形,夜千筱就听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

    猛烈的爆炸,使得无数泥土飞溅,溅到身上后,残留着疼痛感。

    丢了手榴弹便趴下的海盗,等到动静渐渐静下来,他才试探地抬起头,去看先前狙击手所在的地点。

    然,令他无法接受的是,满怀希望的扫了一圈,见到的则是空荡荡、被炸出个洞的空地!

    “别动。”

    伴随着手枪拉保险的声音,在他后面有人冷邦邦地开口。

    明显是女人的音色,说的是他们本国的语言,可从身后袭来的阵阵凉意,则是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住。

    是那个狙击手吗?!

    狐疑刚升起,海盗就确定了答案。

    直觉告诉他,是的,就是那个灵活避开他手榴弹,且绕到后方来攻击他的狙击手。

    “别,别杀我。”

    心下紧张,海盗结结巴巴的开口,同时胆颤地举起双手。

    抬枪举着他的夜千筱,从背后打量了他几眼。

    这个海盗,跟那些虎背熊腰的壮汉相比,身形要偏瘦些,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可在短时间内反应过来,并且找到她的准确位置,可见没有看着那么无能。

    最起码,头脑灵活,身手敏捷。

    若是以前,夜千筱肯定一枪崩了他,以绝后患。奈何她如今的身份,贸然对已经投降的人下手……

    她可不想跟宋子云一样。

    想了想,夜千筱冷冷开口,“双手放到后面。”

    “OK,OK。”

    没有丝毫犹豫,年轻海盗立马说道。

    紧随着,将举起的双手往下,慢慢地朝身后伸了过去。

    只是,在他左手往下的瞬间,夜千筱就瞥见他袖口的一抹银色,顿时嘴角露出抹冷笑。

    没有在第一时间擒拿,夜千筱饶有兴致地看着,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终于,那抹银色从袖口滑落出来,是把防身用的小刀,刚露出的瞬间,寒光乍现。

    “砰——”

    枪声响却。

    刚现身的小刀,就悄悄地从指尖滑落,“啪”地轻微响声,落地。

    同它一起倒下的,还有站在夜千筱前面的年轻海盗。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紧随着朝山坡下方的人看过去。

    站在小道上,封帆收回了手枪,冷淡地抬了抬眼,看她道,“走了。”

    平淡无奇的表情,像是看透了夜千筱的小心思。

    夜千筱耸耸肩,对那个作死的年轻海盗置之不理,很快往山坡下一跳,倾斜着身体朝山坡下滑落。

    动作利落帅气。

    “给。”

    一落地,封帆就将一把狙击枪丢过来。

    狙击枪是她紧急之间,直接丢到山坡下面来的。

    跟把狙击枪摔一摔相比,被手榴弹炸到,显然对狙击枪的损害更大。

    这虽是公家的东西,就算破坏了也不需要夜千筱出钱,可毕竟是好东西,夜千筱也舍不得破坏惨重。

    接住那把狙击枪,夜千筱眯了眯眼,朝封帆笑笑,“谢了。”

    封帆淡淡的看了眼她,并没有接下她的话。

    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赶过来的“支援”的蛙人们,看着早已被解决掉的海盗,皆是站定在原地面面相觑,眼底尽是无奈和打击。

    就这么结束了?

    狙击手是开了外挂吗?!

    真是——

    忒受打击了!

    可,就算心里再如何无奈,蛙人们也只会庆幸夜千筱没有出事。

    “结束了?”

    走了段路,再没听到枪声,夜千筱便偏过头,朝封帆问道。

    “嗯。”封帆点头,顿了顿,补充道,“A组还没有情况,不过也快了。”

    “哦。”夜千筱应声。

    这座岛屿的海盗,估计是清除的差不多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A组。

    不过——

    两个地点距离有些远,他们就算想过去援助,只怕也有心无力了。

    便不再多想,夜千筱和封帆走在队伍后面,在渔船上等待着集合。

    等了没几分钟,A小组的战况就传了回来。

    成功救出人质、占领海盗船,所有海盗全部被抓获,没有漏网之鱼。

    一网打尽!

    且我军战士,有受伤的,却没有牺牲的。

    这次任务,可谓圆满完成,而对抓捕的海盗如何处理,宋子云那一枪又该如何处置,那都跟他们无关,全部都是国家的决定。

    夜千筱也懒得关心。

    ……

    任务上午结束,下午蛙人们就回了基地。

    受了伤的蛙人们,早先就被直升机接去了医院,至于人质、岛屿、海盗船等等一系列的后事,也不归他们操心了。

    自会有人去安排。

    除了伤患外,基地里一切如常,唯一让人膈应的,就是宋子辰被带走了。

    据说,上面要对他进行审查。

    很严格的审查。

    而知道内情的蛙人,当天就被彭雅勒令封嘴,犹豫严利在战斗任务中中弹住院,男兵那几个知情的,也被彭雅喊过去谈话,好歹没有让事情外泄。

    那天下午,夜千筱睡了一觉后,便跟去了趟食堂,拎了林班长做的粥去了医院。

    刘婉嫣肩膀被捅了一刀,需要住院。

    冰珞在战斗过程中被子弹穿透肩膀,同样需要住院。

    巧的是,两人都是伤的肩膀,一左一右,也正好被分配到一间病房。

    “来啦?”

    一见到人进门,躺在靠门床铺的刘婉嫣,就朝她摆了摆完好的手。

    来到医院后,她补充了流失的血液,伤口被包扎好,现在肩膀处的麻醉效力还没过,感觉不到那块的疼痛,自然是生龙活虎的。

    更她比,冰珞就虚弱多了。

    刚做完手术,将镶在肩膀里的弹片取出来,现在身体虚弱的很,根本没有刘婉嫣那么有精力。

    “有我的份吗?”

    坐在一旁跟刘婉嫣闲聊的施阳,瞥见夜千筱留手中的三份粥,不由得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夜千筱淡淡回答,旋即将手中一份粥递给他,“喂她。”

    “好嘞!”

    得到这任务,施阳自是欣喜的收下。

    有了刘婉嫣,吃的什么,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夜千筱扫了他一眼,将另一份粥留到桌边,然后拎着最后一份去了冰珞的床边。

    “……”

    施阳讶然地看着她。

    再看了看那份粥,施阳抓了抓头发,只觉得夜千筱是真心古怪。

    心口不一呐。

    不知道在感情方面,是不是也……

    眼眸一转,施阳忽然感觉到阵阵冷意,很识趣地不去想了。

    这边,刘婉嫣看着施阳去拿粥,犹豫片刻,还是坐直了身子,朝他道,“我自己来吧。”

    话音刚落,正在拿勺子的夜千筱就偏过头,朝这边看了一眼,“让他喂。”

    呃……

    刘婉嫣眨了下眼,竟是没有继续反抗。

    既然夜千筱都这么说了,她肯定是老实听从的嘛。

    于是,有夜千筱的一句话相助,施阳顺利的拿下了“喂饭”这个任务,顿时小心翼翼地给刘婉嫣喂着,整个过程别提多眉开眼笑的,好像小孩捡了糖果似的。

    冰珞的伤比较重,右边肩膀完全不能动弹,一只手去拿勺子很不方便,夜千筱自然接下了喂她饭的任务,只是以前没有过经验,前几次将冰珞烫得不轻。

    好在冰珞也没跟她发脾气,就任由“笨手笨脚”的她将整碗粥喂完了。

    注意到夜千筱喂完,一直关注着她的刘婉嫣停顿了下,然后朝还在给她喂粥的施阳道,“你出去吃。”

    “哈?”

    错愕地看她,施阳显然没反应过来。

    “拎着你的那份,出去吃,吃完再进来。”刘婉嫣缓缓地说着,盯着他的视线带有几分威胁。

    “哦。”

    瞬间明白她的暗示,施阳老实地点头。

    估计她们仨有什么话要说吧。

    作为个老爷们,施阳也不好参与她们的谈话,答应了后,便拎着那份热乎乎的粥出了门。

    顺带还将门关上了。

    “千筱。”

    见到他出门,刘婉嫣偏了偏头,朝整理着垃圾的夜千筱喊了声。

    “什么?”

    停下收拾的动作,夜千筱垂眼去看她。

    抿了抿唇,刘婉嫣凝眉犹豫着,半响,抬眼正经道,“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盯了她两秒,夜千筱收回视线,淡声开口,“收拾完再说。”

    “哦。”

    刘婉嫣乖乖点头。

    不紧不慢地收拾完,夜千筱将所有的垃圾都丢到垃圾桶后,又去洗了个手才回来。

    近五分钟后,夜千筱才来到她床边。

    “你说。”

    站在一旁,夜千筱微微垂着眸,淡淡的问道。

    “宋子辰……”顿了顿,刘婉嫣眉头紧蹙,迟疑地问,“唔,怎么样了?”

    “不知道。”

    “什么时候有结果?”刘婉嫣继续问。

    “不知道。”还是一样的回答。

    “他会不会……”刘婉嫣抬了抬眼,神情有些尴尬。

    “离开?”夜千筱帮她问道。

    “嗯。”刘婉嫣点了点头。

    居高临下,夜千筱看着她,字字顿顿地开口,“他必须离开。”

    “啥?”刘婉嫣颇为惊讶。

    “没听清?”夜千筱反问。

    咬咬唇,刘婉嫣问道,“为什么?”

    “你觉得他能留下?”夜千筱挑了挑眉。

    “也不是。”

    轻叹一口气,刘婉嫣否定道。

    她只是惋惜,宋子辰各方面能力都那么好,部队本该最适合他的。偏偏因为那个宋子云……

    刘婉嫣有点儿丧气,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夜千筱斜斜的站着,见她低头沉思,顿了顿后,又倏地开口,“还有问题吗?”

    “有。”

    下意识应声,刘婉嫣猛地抬头。

    挑挑眉,夜千筱示意她说。

    “你觉得,我们杀人,公平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5、我们杀人,公平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