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6、能抱一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觉得,我们杀人,公平吗?”

    刘婉嫣仰着头,认真的看着夜千筱,眸色染了层淡淡的悲哀和迷茫。

    杀人,肆意夺取他人生命,真的公平吗?

    她想不清楚,所以她选择问夜千筱。

    眼睑垂着,夜千筱那双狭长的眼睛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异样,她看着刘婉嫣,缓缓问道,“你觉得不公平?”

    “我不知道。”刘婉嫣摇摇头,眼神也渐渐黯黯淡下来,“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可以夺取他人的生命。可是,我们以‘守护’的名义,去杀那些海盗,本来我觉得没什么,可……他们也有兄弟姐妹,有家人,不是吗?”

    刘婉嫣自己也说不清,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她连自己在纠结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杀了人?

    不,不止如此。

    她是看到了那些海盗们的愤怒。

    尽管她清楚,海盗站在不对的那一边,而守护国家人民的他们,才是正义的。他们除掉那些入侵的海盗,也是理所当然的。

    就连彭雅都说了,可以开枪。

    他们不需要受到任何惩罚。

    但——

    她还是有些想不通,因为她杀的那个人,跟她国家的人民没有什么不一样,对方的存在本身就是合理的。

    可是,她解决了这样一条生命,或许会让他的家人为此而伤心愤怒。

    “是,他们跟我们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夜千筱看着她,眼底有难得的认真,黑眸的中心处凝聚了抹亮光,“但是,你觉得的公平,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你怜悯他的家人,但他不会在乎你的家人。”

    公平?

    那只是个口号而已,她见过很多人很多事,从未见过真正意义上的公平。

    在这个国家的思想教育理念里,生命是平等的、独一无二的,可全世界无论哪个角落,都没有真正公平的地方,战乱国家更甚。

    她见过因为贫穷、将刚出生的孩子丢了自生自灭的;也见过为一己私利而滥杀无辜的;更见过出生到死、一生都是悲惨而贫苦的。

    在很多地方,生命根本不值钱,甚至于是累赘。

    “……”

    沉默着,刘婉嫣没有说话。

    她在思考夜千筱的话。

    处于交战状态,确实是弱肉强食的,刘婉嫣相信自己真到那个时候,的确会尽量护住己方、消灭敌方。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是——

    锁眉,刘婉嫣又问,“负罪感呢?”

    与此同时,躺在旁边床位的冰珞,微微的偏了偏头,朝这边方向看过来。

    黄昏的光线从窗外斜斜洒落,正好剪裁着夜千筱侧影上,身材高挑,斜侧的线条笼了层模糊光晕。

    冰珞看到夜千筱的表情,难得一见的严肃,眉宇处落下层暖光,淡淡的情绪浮现,却辨析不出到底是什么。

    “负罪感,是最没意义的东西。你是军人,无论职责还是本质,都跟他们不同。”

    夜千筱的语调一如既往的清冷,可她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却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执着。

    她说,你是军人,跟他们不同。

    在冰珞记忆中,这是夜千筱第一次正面“军人”这个话题。

    夜千筱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对于军人这个身份,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现在,她说了。

    这么肯定,对这个职业的肯定,且从本质上将这个职业同其他同样需要沾染鲜血的职业区分开来。

    抬了抬眼,刘婉嫣怔怔地看着她,良久,眼睛忽的缓缓弯起。

    “我知道了。”

    刘婉嫣松了口气,颇为轻松的开口。

    “我先走了,”收回视线,夜千筱朝门口走去,在拉开门的时候,动作微微一顿,斜眼看向皆是躺在床上的两人,“记得定期做心理咨询。”

    眨巴着眼睛,刘婉嫣看着她消失在门口,后知后觉的应了声,“哦……”

    门一关,病房内瞬间陷入沉默中。

    “冰珞。”

    刘婉嫣侧了侧头,去看另一边躺着的冰珞。

    冰珞没有动,但视线却朝她那边瞥了瞥。

    犹豫的看着她,刘婉嫣想了想,问道,“千筱以前,不是这样的吧?”

    “嗯。”冰珞冷淡地应了一声。

    “……”

    心里叹了口气,刘婉嫣也没有继续打扰她。

    冰珞身体够虚弱的,也该休息了。

    只是——

    刘婉嫣躺下,闭上眼,却有些睡不着。

    她被夜千筱说服了,先前那点纠结彻底打消,可手上毕竟是第一次染鲜血,就算她的理智已经接受,但一闭上眼,脑海也会下意识闪现出那个海盗的模样,甚至于那些海盗的愤怒表情。

    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刘婉嫣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

    ……

    任务是在周末进行的,周末结束后,日常的训练依旧如同以往,除了有几个队员受伤住院,训练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唯一有变化的,是这些凶猛的水鬼们,有持续一段时间的低潮期,除了一些以前参与过雷速任务的老兵,新兵基本没有几个状态好的。

    杀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任务。

    他们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在任务中义不容辞的冲上前,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但在任务之后,他们也会因为手染鲜血而做噩梦、半夜惊醒。

    这是人性。

    跟那些冷血无情的人相比,他们最可贵的一点,便在于此。

    在这段时间,专门的心理小组也没停歇,对每个参加过行动的水鬼们进行心理辅导,忙完这个忙那个,马不停蹄的,争取尽快让这帮生龙活虎的水鬼恢复到正常状态

    而,空闲的时候,水鬼们也会提到宋子辰。

    自从从海盗手中抢夺人质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宋子辰,听说似乎被调查出了什么问题,但谁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只有知道宋子云存在的,才能猜到宋子辰现在正经历着什么。

    宋子辰的双重人格,那些调查审核他的人,肯定能够发现异样,再详细追究的话,发现他的双重性格不成问题,之后就是怎么解决了。

    更何况,封帆也不会放过他。

    身为军长的儿子,虽然未曾暴露过,但海陆的上层还是知道他的,一旦他将宋子云的情况汇报上去,宋子辰就算治愈了,也不可能继续待在海陆。

    甚至说,不可能继续待在部队里。

    他当着那么多海盗的面,将一个已经投降的海盗枪毙,本来就不符合国际法,给公关带来了不少问题。

    这种有前科的,且有精神疾病的——

    部队不会留下这种安全隐患。

    半个月后,操场旁边的树下。

    “什么情况?”

    夜千筱倚靠在树干上,懒洋洋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浑不经意地开口问道。

    从她后侧走来封帆闻声,步伐顿住,抬眼去看夜千筱,“今天被转移。”

    “去哪儿?”夜千筱偏过头,朝他看过去。

    “治疗。”

    封帆淡淡开口。

    “结局?”

    “离开。”

    “他的情况呢?”

    “暂时恢复成宋子辰,今天会回来拿东西。”

    对于宋子辰的事情,封帆是第一时间关注的,拿到消息的途径肯定有,而且上面虽说是保密,但封帆作为知情人,有权利知道宋子辰的后续处理结果。

    面对夜千筱,封帆也无需隐瞒,自是毫无保留。

    “哦。”

    夜千筱应声,倒也不觉得意外。

    “走了。”封帆结束话题。

    “慢走。”

    夜千筱微微眯起双眼,看着他的背影离开。

    与此同时,远处拿着枪的易粒粒走近,隔着夜千筱近十米左右,她就停了下来,眼角眉梢轻轻地扬起,她勾唇问,“去靶场吗?”

    “去

    干脆利落的应声。

    军刀在手中玩转几圈,夜千筱再一抬手,便将折叠的军刀合拢,转而潇洒的插到腰间。

    这段时日,席珂也在任务中挂了彩,同冰珞和刘婉嫣一样,都在医院里养伤,陈雨宁因为严利是为自己受伤的,也经常往医院里跑,所以同样身为狙击手且在一个宿舍的两人,时常在非训练时间约去靶场进行射击。

    当然,并非是比试,只是纯粹的切磋罢了。

    ……

    下午,二点左右。

    医院病房。

    在医院待了半个月的刘婉嫣,在无聊至极的时候,终于被逼无奈地挽救了自己的人际关系。

    若说平时,她跟周围的战友,说好不好,说差不差,总而言之,由于她一直跟夜千筱和冰珞玩耍,所以根本就没时间去跟其他人交流感情。

    现在好了,天天待在病房里没事做,偶尔才能到医院里溜达一圈,夜千筱和施阳也都在忙,没空来看她们,冰珞就更不用说了,平时只有她自己在说话。

    只能想办法打发时间。

    于是——

    刘婉嫣花了点时间,去附近的病房转了圈,正好有几个是跟她们一批的伤患,也都天天躺着没有事做。

    所以,刘婉嫣一挥手,就托施阳带了副扑克牌过来。

    有事没事,去附近宿舍溜达一圈,发展几个“牌友”,约在一起来几局。

    而这个时候,正是打牌的最佳时段,病房里是基本没人的。

    “叩、叩、叩。”

    有条不紊的敲门声响起。

    冰珞正坐在床上,听到敲门的声音,眉头稍稍一皱,声音冷然地开口,“进来。”

    话音一落,没锁的门就被推开了。

    冰珞侧过头,朝门口方向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人影,着实出乎意料。

    是宋子辰。

    有关来者的身份,冰珞尤其肯定。

    刘婉嫣和夜千筱从未跟她提及过宋子辰,冰珞也从来没有主动去问过,但她们谈话也不会避着她,加上宋子辰的性格转换,冰珞也很容易猜到他的情况。

    如果前段时间的“宋子辰”,并非是她们先前所见的,那么,这次出现在门口的——

    身份便毫无疑问了。

    不再是冷漠邪魅的神情,震慑人的气场,反之看起来温润柔和,换上一身休闲服,气质优雅从容,跟先前印象中的宋子辰,如出一辙。

    看清楚他的模样,冰珞直接问,“找刘婉嫣?”

    “是。”

    站在门口,只见到冰珞的宋子辰,点了点头。

    “在隔壁。”冰珞说着。

    “谢谢。”

    朝她礼貌的道谢,宋子辰往后退了一步,将门给关上。

    冰珞收回目光,微微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

    另一边。

    宋子辰事先来到右隔壁。

    就在关门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刘婉嫣的声音,右边病房的门没有关,那夹杂着笑意的声音,落到耳里极其清晰。

    来到门口,宋子辰一抬眼,就见到里面的几个人。

    四个人围着一张床,正和乐融融的打着牌。刘婉嫣就坐在床边,一边肩膀受伤未愈,所以只能用一只手活动,拿牌和出牌的动作在一只手上进行,且嘴巴上还叼着两张牌,模样看起来极其滑稽。

    “叩。叩。叩。”

    看了会儿,宋子辰敲了敲门。

    三下声响,便令打牌的四人停下动作,转而好奇地朝门口看过来。

    而,不看还好,这一看,病房内顿时陷入寂静中。

    病房里,除了刘婉嫣外,还有两个知道“宋子辰”那次开枪的,也清楚他会被带去进行一系列的审问……

    所以,这是平安归来?

    只不过,看到那个温润的男人,身上那一套的休闲服,他们又有不祥的预感。

    至于刘婉嫣,在瞥见人影的刹那,整个人就愣住了,嘴巴微微一张,那两张牌就倏地掉落下来。

    “我找刘婉嫣。”

    看着四人的反应,宋子辰温和地笑了笑,朝他们说道。

    周围三人,立即狐疑地瞥向刘婉嫣。

    他们俩关系,似乎,不错?

    说起来,当时看到情况的蛙人们,都在事后默默猜测过,“宋子辰”开枪是否跟刘婉嫣被刺了一刀有关。

    “哦。”

    僵硬片刻,刘婉嫣终于反应过来。

    将手中的纸牌放下,刘婉嫣站了起来,朝门外走了过去。

    相隔一定距离,刘婉嫣顿住,抬眼看他,神情疏离,“有事吗?”

    目光渐渐柔和起来,宋子辰的眉眼染着温和,他缓缓开口,“出来一下

    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

    刘婉嫣顿了顿,一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事已至此,她也无需多纠结、犹豫了。

    出了病房门,瞥见那几个好奇地伸长脖子的,刘婉嫣顺带将房门给关上,彻底隔绝掉他们的好奇心。

    宋子辰没有走多远,就停在不远处的走廊上。

    这个时间段,正巧是午休时间,走廊上也没什么人。

    刘婉嫣跟了过去。

    立在原地,宋子辰看着走来的熟悉身影,眼底笑意升起,他声音轻轻地,“我要走了。”

    “离开部队吗?”纵使有了心理准备,刘婉嫣的心还是猛地跳了跳。

    “嗯。”宋子辰点点头。

    “去哪儿?”想了想,刘婉嫣又问道。

    “治疗。”

    “不回来了?”抬了抬眼,刘婉嫣神情尤为平静。

    “不回来了。”

    “哦。”出奇的,刘婉嫣淡定地接受,朝他笑了笑,旋即伸出没受伤的手,“祝你早日康复。”

    垂眸看她,宋子辰有些失望,可眼底笑意愈浓,他抬手握住她的手,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谢谢。”

    他知道,再没有机会了。

    刘婉嫣还很年轻,冲动而鲁莽,有很多缺点,而最吸引宋子辰的,则是她的执着和坚定。

    跟他在一起时,她那么坚定,说要离开他时,还是那么坚定。

    她真的说到做到。

    “抱歉。”宋子辰柔声开口,垂下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

    很抱歉。

    如果他不存在,刘婉嫣的生命里,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不愉快的记忆了。

    “你逗我吗,”松开手,刘婉嫣咧嘴一笑,晶亮的眼睛里凝聚着泪花,“是我不懂事,给你带来了好多麻烦,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对不起……”

    说到最后,刘婉嫣有些哽咽,可笑容却愈发灿烂。

    你都要走了,一定要笑着送你啊。

    本来就是她的不对。

    如果她不去招惹他,一开始就不会去接触,他们俩之间也不会有任何交集,顶多是一起合作的战友而已。

    她愿意去相信,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就算她会去惋惜,宋子辰本该在部队里有更好的前程,可相反的,她也会去庆幸,宋子云的事早点被爆出来,以至于今后不再给部队带来更多的麻烦。

    “能抱一下吗?”

    倏地抬头,刘婉嫣笑眼看他,歪着头询问道。

    午后的阳光落在她身上,那双闪耀的大眼睛,坦坦荡荡的,还流露出几分真诚。

    静静地看着她,良久,宋子辰松口,“好。”

    一抬手,将她揽入怀中。

    环住他的腰,泪水滴落到他的外套上,紧随着潜了进去。

    伴随着萦绕在鼻尖的清香,刘婉嫣闭了闭眼睛,一直悬挂着的心,在此刻,终于落下。

    宋子辰静静地抱着她,一直都未曾开口说话。

    就这样吧。

    这个女孩,他,配不上。

    希望她能找到更好的人。

    “谢谢。”刘婉嫣低低地开口。

    谢谢你,保持着原来的自己,来见我这一面。

    谢谢你,对那么不懂事的我,还有这一份宽容。

    谢谢你,能够让我,就此安心放手。

    另外——

    请一定要好好活着。

    时间会遗忘,愿你我,在今后的时间里,不要再有这样的错过。

    ------题外话------

    这里讲一下宋子辰。

    他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他从新兵连出现,从到海陆开始成形,曾犹豫很久,是否给他设定的双重人格。

    瓶子一直喜欢这样的男生,干干净净的,温柔体贴,有修养,脾气好,对谁都很柔和。

    可瓶子很变态啊,有一个干净美好受上天眷顾的小徐就够了,所以对于宋子辰的感情啊,事业啊,瓶子就是见不得他好。

    不过,谁能知道,他离开部队,不是个新的开始呢?

    嘿嘿。

    有关两只的感情线,记得宗冬和李嘉,瓶子一笔带过了,这两只应该是重点发展的,本想让他们的感情多点波澜挫折,可是,在真正写最后一个情节的时候,瓶子忽然意识到,婉嫣也应该长大了。

    喜欢的人,不代表是一起到老的人呀。

    尤其是,两只的身份差距有点大。

    所以,和平分手。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6、能抱一下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