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把你狗爪子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宋子辰离开的悄无声息。

    跟他同寝的只知道,一回去,就见到他的床位空了,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

    也有人问过,但上面的回答很敷衍——

    被调走了。

    宋子辰的手机关机,谁也打不通,而知情人对此不发一言,任凭他人再如何打听,也没有透露过半句话。

    久而久之,也没有什么人去打听。

    不知不觉,时间进入十二月,天气也愈发的冷了。

    刘婉嫣是十一月底归队的,而冰珞需要修养,直到十二月初才回来。

    与此同时,最后一批蛙人也结束了海练,跟路剑一起回归。

    而——

    他们一回归,悠闲的训练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果不其然,12月刚过去两天,上面的消息就传了下来。

    今年的年度演习,就定在12月中旬。

    为了在演习中的优异表现,大部分人都选择增加训练量,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他们的水平。

    ……

    “冰珞,千筱呢?”

    推开307宿舍的门,刘婉嫣的脑袋探了进来。

    今日周末,晚上七点,按理来说,夜千筱不该在训练才对。

    “去炊事班了。”冰珞刚洗完澡出来,边擦着头发边冷淡地回答她。

    “做啥?”刘婉嫣一脸莫名。

    她记得,吃晚餐的时候,就见到过夜千筱,这时间不应该还在啊。

    自从刘婉嫣养伤回来后,便减少了跟夜千筱的接触,并不是她们关系上的问题,而是刘婉嫣不再跟夜千筱和冰珞同进同出,而是有了新的圈子。

    许是连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对夜千筱有一定的依赖。

    可,因为不时常见夜千筱,刘婉嫣就觉得夜千筱愈发神出鬼没了,原本狙击手的训练跟她们就不是完全一起的,除了平时训练和吃饭时间,刘婉嫣基本见不到夜千筱。

    “翻地。”冰珞答道。

    “……”沉默了下,刘婉嫣嘴角一抽,问道,“她以前种的那块?”

    “嗯。”

    “这次种什么?”刘婉嫣简直无法理解,夜千筱为何对那块地情有独钟。

    冰珞看她,“不知道。”

    “明天就要演习了诶。”刘婉嫣扶额,有些头疼。

    “她清楚。”冰珞的神情毫无变化。

    “就她一个人吗?”。想了想,刘婉嫣又问。

    稍稍停顿,冰珞偏了偏头,朝坐在椅子上保养枪的席珂看了一眼,有些犹豫,但还是直白地回答,“还有封帆。”

    “啧。”

    刘婉嫣惊叹的抬眼。

    这两个家伙,最近越来越爱混一起了。

    果不其然,正在保养枪的席珂,一听到“封帆”这个名字,擦枪的动作微微一顿,眼神微冷地朝这边扫过来。

    刘婉嫣只觉得浑身寒颤。

    “算了,”无奈地说了一声,刘婉嫣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中的两盒糕点也拿了出来,她将其放到冰珞的桌上,“家里寄过来的,刚刚拿到,正好给你们送点儿过来。”

    看了那两盒糕点一眼,冰珞点了点头,“哦。”

    知晓她的性情,刘婉嫣耸耸肩,转而摆手离开。

    易粒粒和陈雨宁去靶场了,夜千筱又去挖地,宿舍里就只剩下冰珞和席珂,本来气氛就冷清,现在刘婉嫣一走,宿舍里又多出几分冷意。

    冰珞没去管席珂。

    席珂与封帆的事,冰珞并不想知道,至于夜千筱在他们之中扮演什么角色,她相信夜千筱自己心里有数。

    两人便各做各的事,谁也没去理会谁。

    直到晚上八点左右,夜千筱才带着满身的泥土,回了宿舍。

    “刘婉嫣给的。”

    一见她,冰珞将将那盒糕点递过去。

    “哦。”

    看了她一眼,夜千筱伸出洗干净的手,将那盒糕点接了过来。

    “种好了吗?”。冰珞问。

    “嗯。”

    夜千筱点头,抬手就将手机丢给她。

    冰珞一抬眼,在空中将其接住。

    手机里拍了几张照片,都是夜千筱翻土种菜后的土地场面,也是夜千筱特地拍下来的。

    就像她对枪与刀情有独钟一样,那些能够培育出蔬菜食物的土地,夜千筱也保留着一份热情。

    极少有让她觉得可以留作纪念的东西,大部分的场景都会存在于她的脑海里,而非用照片去记录,但她现在,却将那块随处可见、却意义不同的土地给记录下来。

    冰珞也有些好奇,接过手机,翻开相册,在仅有的十张照片中,看到了她的劳动成果。

    夜千筱拿了新的作训服去洗澡,冰珞慢慢地翻看着。

    没多久,夜千筱洗了澡出来,而冰珞在第一时间将手机朝她递过去。

    “有你的信息。”冰珞说着,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

    “哦。”

    夜千筱应声,将手机接了过去。

    翻开了新的短信。

    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赫连长葑”这几个字,紧随着便是他编辑的短信。

    他们俩不常联系。

    尤其这几个月,夜千筱没见过他的电话,更不用说短信了。

    这条短信,就五个字——

    【明天藏好点。】

    看清楚后,夜千筱脸色微微一黑。

    藏好点?

    明天?

    她的意思是,演习开始,就会找到她咯?

    嘴角抽了抽,夜千筱挑挑眉,一只手用毛巾擦着头发,一只手编辑着短信。

    【很有信心?】

    编辑完,刚想丢了手机,提示的信息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手中动作微顿,夜千筱垂下眼帘,看清楚那条秒回的短信。

    【是。】

    果断的回应,毫不掩饰地鄙视着她的能力。

    艹!

    扫了一眼,夜千筱一皱眉,就将手机丢桌上了。

    可——

    将头发擦了几下,夜千筱拧着眉想了想,还是走到桌面,抬手将手机捡过来。

    拉开屏幕,夜千筱看着那条刺眼的信息。

    半响,她瞳孔微缩,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给他回了条信息。

    【拭目以待。】

    发送成功。

    夜千筱直接关机,放到抽屉里。

    眼不见为净。

    这时,关注着夜千筱的冰珞,眉头微微一皱,朝她问道,“蓝军是他们?”

    冰珞看了信息。

    当然,不是她故意看的,而是信息来的时候,在手机屏幕上方滚动,就那么几个字,冰珞一眼就扫到了。

    “嗯,”夜千筱点头,有些含糊地回答,“估计是。”

    冰珞看了看她,了然地收回目光。

    与此同时,整理好桌面的席珂,听清楚两人的谈话,不自觉地陷入了沉思。

    他们?

    席珂第一直觉,就是赫连长葑那个队伍……

    是吗?

    疑惑一升起,手指拜年不自觉缩紧,席珂眼神稍稍有些变化。

    姓阮的,你会来吗?

    ……

    翌日。

    五点半,起床哨按时响起。

    训练有素的蛙人们,虽说前天晚上没接到通知,但也按照以前的速度,在宿舍楼下集合。

    彭雅早在楼下等着她们。

    “今天就要开始演习了,大家都什么感觉?”

    见得她们个个神情雀跃的模样,彭雅的严肃情绪也淡去几分,饶有兴致地去问她们。

    “开心!”

    “激动!”

    “期待!”

    人群中,有几个新兵陆续回答着,就连语调都是激扬的。

    “好,”点点头,彭雅笑得温和,缓缓道,“或许有些同志已经知道了,这次的演习,我不参加。”

    “为什么?”

    “啊?”

    “您不带我们啊?”

    彭雅话音才落,队伍里就响起了惊讶之声。

    而,在杂七杂八的声响中,忽然传来句询问,“是个人情况吗?”。

    瞬间,所有声音都静了下去。

    是个人情况吗?

    这句问话,便让她们下意识想起今年夏天的事情。

    彭雅流产的事情,是她们回来后才知道的,也没见过彭雅流产后那段时间的状态,但她们都是女的,纵使没有经历过,但也能感觉到那并不是段愉快的记忆。

    与此同时,她们脑海里还是闪过一种疑惑——

    是不是那件事,所以家里人不允许?

    “不是。”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彭雅很快地回答着,依旧柔和道,“是上面的通知。这一次,你们不再是一起行动,你们的行动也不归我管。”

    顿时,一帮女霸王花们,皆是愣怔地睁大眼。

    不一起行动?

    搞什么鬼?!

    “因为你们平时的优秀表现,所以领导很看重你们,打算让你们……还有男队,都进行混合编制,分组跟随其他的连队一起行动。这次演习,不再是熟悉的队友共同作战,你们将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微微一顿,彭雅一抬眼,严肃地看着她们,猛地抬高声音喊道,“告诉我,有没有信心?!”

    “有!”

    刹那间,所有女兵吼得铿锵有力。

    再怎样艰难的任务,她们一样有信心!

    否则——

    如何成为冲刺在最前面的尖刀,如何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水鬼!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向右转,目标操场,起步跑!”

    天色黑暗,唯有路灯的光亮。

    寂静的夜晚,只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好似在敲响着清晨的钟声。

    在操场上,男兵已经集合,两路人马排列在一起,听着彭雅读着分组,然后自动跟小组排成一列。

    六人一小组。

    夜千筱运气不怎么好,被分配在一个组的,都是些她先前没有接触过的。

    唯一的接触,就是曾经在训练中,偶尔会将他们虐上一虐。

    好在他们都是明事理的,虽然见她的眼神有些怪异,但更多的还是无奈,没有一分好组就跟她撕起来。

    老样子,一分完组,直升机已准备就绪,特地降落到操场上来接他们。

    于是,一行人便有条不紊地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飞行了近三个小时,上午九点左右,夜千筱的小组低空绳降,来到了一座岛屿上。

    下面是沙滩,所有人顺利降落。

    “嘿,来了?”

    “是蛙人不?”

    “怎么那么多女兵啊?”

    ……

    六人刚一落地,原本空无一人的沙滩上,忽然就从隐蔽地冒出不少军人,而那阴阳怪气的话语,也毫无例外的落入他们耳中。

    除了夜千筱仍旧心平气和的,另外五个蛙人,脸色皆是有些难看。

    这也不能怪他们。

    这一次的演习不如去年,上次是整个地区的海军参与的,这次只有海军陆战队内部的演习,他们红队全部都是从各个连队里挑选出来的精英。

    既然是精英,那就有傲气,而名声在外的蛙人,自是惹得很多人不爽。

    虽说演习开始后就是战友,但在演习没有开始前,他们试探挑衅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围绕过来时,还有几个友军在嚷嚷着女兵,语气里尽是瞧不起的意味,有个暴脾气的女蛙人忍无可忍,上前一步,一抬手就揪住离得最近的那个友军。

    狠狠揪住,再一用力,就直接将人拖到面前来。

    “怎么着,瞧不起女兵啊?”

    那女蛙人眼神一狠,视线如针扎般盯着友军。

    突如其来的一招,其他的友军都没反应过来,直至听到那声夹杂着不爽的质问,他们心里才咯噔一声,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惨!

    踢到铁板了。

    在部队里,女兵的身份本就尴尬,这两栖蛙人队的那群女兵,一个个强的不像样,他们虽然不愿意承认,可那毕竟是事实,也容不得他们回避。

    见到女兵,他们是下意识地嫌弃,可见到那女兵的梵音,他们才意识到说的许是过火了。

    “没,没有。”

    被揪住友军被她审视着,顿时就有些怂了,连忙否认道。

    好男不跟恶女斗!

    他总不能跟女人打起来吧?!

    “哼。”

    没好气地哼了声,那女兵收回视线,将友军往后面一推,便收回了视线。

    她故意用了狠力,被她揪住的友军连忙往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的稳住,再抬眼看她时,眼底满是不可置信地意味。

    乖乖,这力气也忒大了。

    其余友军一看,面色又是一僵,只觉得抹不开面子。

    那女兵没有善罢甘休,脸色沉了沉,继而抬眼朝那批友军扫过去,一字一顿道,“如果对我们女兵有意见,趁着演习开始之前,我们可以好好跟你们解决,以免到时候在战场上出了问题,你们将罪责归咎于我们。”

    话音一落,气氛顿时就变了。

    一下子,尴尬、不爽、气愤、犹豫,种种情绪在那些友军脸上变换着。

    至于蛙人这边,则是事不关己,并没有插手那女兵的行为。

    跟女队相邻,男队的蛙人对她们的了解,自是要比那群女兵多,而在他们的概念里,两个队难有男女之分,只是性别的差距,真正实力上相差无几,所以他们从未看低过女兵。

    奈何这种环境,总有人对女兵有所偏见,所以在这种时候,女兵基本都会敏感,那是分分钟能跟人拼命的节奏。

    反正——

    对方不知死活,男蛙人们准备看戏就是。

    六个人中,三个男兵,三个女兵,除了抱着狙击枪站一边的夜千筱,另外一个女兵立即朝发话的女兵靠近,就站在她的身侧,准备给她撑腰。

    对面。

    “连长,这事怎么解决?”

    有个兵瞧瞧凑到连长身侧,面色稍稍紧张地询问道。

    女人这种生物……

    啧,是真的难缠啊。

    连长是个近三十的硬汉,可面对那个女兵的一番话,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

    “怎么,不说话了?”

    女兵继续向前,紧逼着那群友军。

    这一次演习,主要考核渡海登岛和反登陆作战,很显然,夜千筱这批人就是进行反登陆作战的。而每一批人,基本都是一个排左右的兵力。

    也就是说,待在这里的友军,就三十个人左右。

    真要将这女兵逼急了,估计她会跟这整个排杠上来。

    “我是排长。”

    犹豫半响,一直没说话的排长,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

    那女兵敛了敛眸,面色不变地看着他。

    “你们是临时安插过来的小组,根据命令,你们应该听我这个排长的,是吧?”排长冷静地看着她,将自己的权利和身份摆出来。

    “是。”

    女兵硬邦邦地应声。

    “既然这样,我的命令,你是不是该服从?!”排长又问。

    “是!”女兵声音愈发冷然,抓住95式步枪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最讨厌这帮以军衔、职位压人的了!

    “好,”排长一点头,严肃的神情有些放松,语气变得和缓起来,“先前我的兵不懂事,惹得你们不满,不好意思,我在这里向你们道歉。”

    这是十分恳切的一番话。

    但,用的很有技巧。

    最开始摆正自己的身份,可以让人不小瞧他们这个排,同时又真诚的为先前的事道歉,就此化解矛盾,既可以不让自己这边的人丢脸,又可以让女蛙人消气。

    果不其然,先前还态度僵硬的女兵,最初难免惊讶,等反应过来后,浑身的怒火也自然消散了。

    这个时候,三个男蛙人对视了一眼,旋即有个男兵挑了挑,过来打圆场道,“好了,刚才的事咱们都别提了,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好。”

    松了口气,排长顺势接下话题。

    有排长带头,其他的兵自是不敢惹是生非,而蛙人这边已经解了气,自然也不会再生事端。

    所以,尽管接下来这段时间,两方的气氛都有些诡异,但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

    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夜千筱神情淡漠,将他们的讨论方案皆是停在耳里。

    “夜千筱?”

    正值无聊间,有个友军从后面靠近,神色古怪地朝夜千筱咧开嘴角。

    挑挑眉,夜千筱微微偏头,朝他看了过去。

    似乎是个新兵,年龄跟夜千筱差不多,顶多大个一两岁,看起来还有些稚嫩,非常明显的新兵,估计是跟夜千筱同一年入伍的。

    只是——

    夜千筱毫无印象。

    “你是?”夜千筱冷淡地问道。

    “我们都是新兵连的,你不记得我吗?”。笑眯眯地问着,友军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虽然都是新兵连的,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其他人知道夜千筱,那是因为她臭名远扬,知道宋子辰;那是因为他长得帅不说,还每门科目名列前茅。

    可,有些不上不下的,真没什么人记得。

    看了他两眼,夜千筱冷漠道,“不记得。”

    “呃,我叫张希。”友军笑得很开怀,好像见到了曾经的密友一般。

    “……”

    微微皱眉,夜千筱并没有搭腔。

    直觉告诉她,这个人的靠近,目的可不是打招呼套近乎那么简单。

    “你成狙击手了?”笑了笑,张希又靠近几分。

    夜千筱懒得看他。

    不曾想,对方不依不饶,继续道,“听说狙击手训练很辛苦的,要不要给哥们露几手?”

    忽的,夜千筱眸色一凉,斜眼看向他。

    “不想手断掉的,把你的狗爪子移开。”

    威胁地语调,声音冰寒入骨。

    ------题外话------

    演习结束后,就是下一卷了。

    唔,期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7、把你狗爪子移开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