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我想见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想手断掉的,把你的狗爪子移开。=”

    威胁地语调,声音冰寒入骨。

    张希的触及到她腰间的手,冷不防地僵硬在原地,脸色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眼神一冷,夜千筱盯着他的视线,隐约藏着杀气,令张希不自觉地有些发憷,看向她的目光也变得愈发别扭起来。

    半响,张希从这般震慑中缓过神,转而朝她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别介哈,就开个玩笑。”

    一见到夜千筱,他就认出来了,毕竟夜千筱相貌出众,想要忘记都为难。

    可,记忆中的废柴,如今成为炫酷的狙击手,着实令张希有些意外,同周边战友说了后,便都怂恿他过来试探试探夜千筱。

    他的目的,是夜千筱腰间的那把军刀。

    没想到,他还没碰到,就被夜千筱发觉了。

    他先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根本就没发挥半点用处。

    “就开个玩笑?”

    夜千筱双手环胸,狙击枪背在肩膀上,她轻轻地挑了下眉,眉宇间隐藏着的危险,缓缓地淡出。

    张希只觉得有阵寒气从背后袭来。

    “你不是吧,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张希漫不经意地退后两步,却不肯在夜千筱面前退让。

    笑话,后面那么多人看着呢。

    打死也不能丢脸!

    “是么。”

    夜千筱忽的勾唇一笑,暖暖的阳光倾泻而下,跟那抹淡笑映衬着,却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张希愈发警惕地看着她。

    “那就来玩玩吧。”

    清冷的话语传出,夜千筱唇畔笑意更浓,手掌从腰间滑过,那把折叠军刀立即落入手心。

    微微一愣,张希有些莫名地看她。

    “你赢了,这把军刀,我送你。”一字一顿地开口,夜千筱神情淡然,不掩那抹自信。

    咽了咽口水,张希瞥了眼那把精致的军刀,旋即问,“你赢了呢?”

    “演习结束后,”眯了眯眼,夜千筱字字清晰道,“你游回去。”

    “哈?”

    张希不可思议地睁大眼。

    游回去?

    这下玩大发了!

    就这距离,那得游一天呢!

    淡淡看着他,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反问,“怎么,不敢?”

    “怎么不敢了!”有关尊严的话题,张希自是毫不相让,直白道,“说吧,你想比什么?!”

    “我是蛙人。”夜千筱慢条斯理道。

    心头一哽,张希拧着眉,顺着她的话问道,“所以呢?”

    “所以,”微顿,夜千筱转过身,正面看着他,“让你选。”

    “艹!”一听这话,张希立即炸毛了,“蛙人了不起啊,就凭你是个女人,老子都让你来选,听到没有?!”

    妈蛋!

    张希简直想揍人。

    蛙人怎么了?!

    嘚瑟!

    军种之间有竞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而蛙人的名声之大,是海军陆战旅其他的兵都为之向往的,也是让其他连队最想超越的。

    管你蛙人都有多强悍,他们也都不差,一样能把你揍趴下!

    所以这组蛙人刚来,整个排的兵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想要试探试探他们的能力。

    一个个铁血汉子,怎么能甘心服输?!

    现在——

    一个女兵,而且,是个以前在新兵连是废柴的女兵,都能有这般嚣张。

    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希爆发了。

    “哦。”

    闲闲地看他,夜千筱轻描淡写地就这般应下来。

    完全没有跟他争的意思。

    刹那间,张希的满腔怒火没处发泄,脸色则是被憋得铁青。

    “说罢,比什么?!”张希不肯放松地盯着她。

    “枪法。”

    轻轻抬眼,夜千筱身手抓住狙击枪,手腕微微扭动,狙击枪就借着力道来到前方,枪身顺势落到了她的手中。

    不可思议地看她,张希一偏头,将耳朵靠近,再次询问道,“你说什么?”

    “枪法。”

    懒懒抬眸,夜千筱淡声重复了一遍。

    张希登时瞪大眼睛。

    艹艹艹!

    你丫的敢不敢别这么无耻?!

    “你是狙击手?”张希瞪着她,眼珠子险些没瞪出来。

    “是。”夜千筱应声。

    “跟我比枪法?”张希咬牙切齿地问。

    “是。”夜千筱神情愈发的淡然。

    “你要不要脸啊?!”张希气得脸色涨红。

    能够成为两栖侦察队的狙击手,张希绝对不会怀疑她的实力,就算是普通的神枪手,都让张希毫无反抗之力,就更不用说是一名合格的狙击手了!

    这丫的!

    比自己最擅长的?!

    夜千筱脸不红心不跳的,还真的不害臊!

    冷眼看着他暴跳如雷的模样,夜千筱眉头轻轻一皱,反问道,“不是你让我选的?”

    “就算是我……”磨了磨牙,张希不甘心道,“你不会客气点儿啊?”

    “不会。”

    夜千筱面不改色地接了话。

    对付这种人,根本不需要客气。

    与此同时——

    就张希这一惊一乍的功夫里,自己连队的兵和另一边的五个蛙人,都顺利地被他吸引了注意力。

    自己连队的兵,自是被夜千筱小瞧人的态度刺激的不清,一个个满脸的怒气,恨不得自己跟夜千筱去拼。

    至于蛙人们,一见到有人跟夜千筱杠上,立即识趣地站在一旁看戏。

    嘿。

    在他们那儿,敢惹夜千筱,还真没几个。

    据说祁天一当她教官时,曾跟她折腾了一段时间,但怎么也制服不了她,可以说是完败。

    夜千筱成为正式成员后,没有人没事找事去招惹她,不过,训练时偶尔会恶劣的玩玩别人,将人气得吐血后却偏偏没法报复。

    所以说,对她的变态性格,同时蛙人的他们,多少会有些了解。

    “张希,不就是枪法吗,跟她比!”

    “你还怕个娘们儿啊?!”

    “比就比,千万别怂,我们还要脸呢!”

    ……

    等了会儿,见张希还是没有反应,他们排的军人彻底爆发了,一声声地激励着张希。

    “行吧,”深吸了一口气,张希也不再僵持,直截了当道,“你想怎么比。”

    “在你牺牲之前,你干掉一个,就算你赢。”

    慢悠悠地说着,军刀在手掌心转了两圈,夜千筱扬了扬眉,便将其放回腰间。

    而——

    张希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彻彻底底地被看扁了!

    周围,原本还有议论的声音,可在夜千筱话音落下的那刻,瞬间就诡异地静默下来。

    顿时,一股无名怒火凝聚在胸腔,张希脸色猛地拉下来,怒气腾腾地冲着夜千筱喊道,“夜千筱,你到底什么意思?!”

    浑身煞气地冲来,张希抬手指着夜千筱,那吼叫声充斥着怒焰。

    可——

    他刚吼完,动作就僵硬下来。

    不知何时,夜千筱指尖多出把小刀,抬手间就横在他的脖子上。

    动作迅速利落,那么多双眼睛,极少有看清她如何出手的,只知道等张希安静下来后,夜千筱就已经用小刀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张希紧紧握住双手,抑制住从心底涌现出的慌乱。

    冰冷的刀子,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皮肤能够感触到刀片的温度,令他不寒而栗。

    拿刀的手稳稳当当的,夜千筱微微眯起双眼,然后抬起一根手指,将指到跟前来的那只手稍稍往旁移开,自己朝对方走了两步。

    “不好意思,反应太快了。”夜千筱笑眼看他,眸底却渗着冷意,“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合作,是吧?”

    夜千筱也不想这么闹。

    作为友军,在战场上他们是战友,夜千筱并非不懂事的,只要对方不来招惹她,她也很乐意跟对方合作。

    纵使对方有可能拖后腿。

    但,在实战中,她也不能保证,到时候就绝对没有拖后腿的。

    只不过,对方有些得寸进尺,因那点不服,毫无合作观念地跟她挑衅。

    几句话就能惹恼的人,夜千筱还真的看不上。

    “是。”

    愣怔地盯她片刻,张希颇不甘心地应了声。

    这口怨气,真的忍不了!

    更何况,没从夜千筱那里看到什么本事,得到的确实一味的打压,若不是那把刀架在脖子上,张希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见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下,夜千筱眉头一皱,但还是将刀子收了回去。

    毕竟人家的排长在后面看着,夜千筱也不好太不给面子。

    手指微微一动,拿小刀就消失无踪,夜千筱转过身,朝后方的排长看过去,“就跟他开个玩笑,不介意吧?”

    并非刻意的解释,夜千筱依旧是那冷淡的声音,似乎只是应付一般,让他们就此结束这个话题。

    “不介意。”

    排长脸色铁青的回了一句,显然心情也不见得多好。

    自己的兵被羞辱后,又用刀子来威胁,本可就此追究夜千筱的,可夜千筱一两句话就结了尾,他还真的拿夜千筱没有办法。

    再者,对方是友军,且是名声威震的蛙人,并不好跟对方撕破脸皮。

    再等等!

    排长稳住气息。

    如若这几个蛙人,在真正实战中不堪一击,那也不需要他说话,自会有人抓住这个把柄讥讽他们,可如若他们在战场中有优异的表现,那么这般的张狂,也让他们心服口服。

    “快中午了,狙击手可以去找埋伏点了,其他几个人,你们也可以先观察下地形。”

    摆摆手,排长暂时不愿继续聊,说完就转过身,朝他们以前埋伏的地方走过去。

    他的兵,自是跟上他。

    至于张希,在没好气地瞪了夜千筱两眼后,摸了摸鼻子,一样的跟着排长离开。

    夜千筱抬了抬眼,站在靠近海水的沙滩上,朝这座岛屿的中心看过去。

    “夜千筱。”

    才看两眼,就听得阵喊声,一垂眼,就见得先前说话的那个女兵,神情冷漠地朝她走了过来。

    “什么事?”

    扬扬眉,夜千筱漫不经意地问道。

    其实也不用猜,对方就是来说教的。

    大步来到她面前,站定,女兵打量着她,声音有些严肃,“他们是友军,你不能这样做。”

    “哦?”

    低低地疑惑出声,夜千筱勾了勾唇角,似是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夜千筱,我比你早入伍,有资历来管你。”女兵再上前一步,严峻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警告道,“我必须要提醒你,这种事再有第二次,绝对会传到队长的耳里。”

    一只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本没将她的话放到心上,可看了她两眼,见到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心念一转,便改变了主意。

    “你觉得我做错了?”夜千筱闲闲地问。

    “是。”

    女兵毫不犹豫地问道。

    “为什么,”夜千筱轻笑,“就因为我拿刀指着他?”

    “对,”女兵一脸肯定,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们是战友,不该这样。”

    眯了眯眼,夜千筱朝她靠近一步,眸色稍凉,“你说的不该,是指我不该用刀指着他,还是说,他不该来偷我的军刀。”

    “偷?”

    女兵诧异地疑问着。

    夜千筱和张希开始接触时,他们都没有发现,直到他们俩的动静大了,注意力才渐渐转移过去的。

    所以,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们最开始发生了什么。

    夜千筱淡淡地看着她,虽然没有回答,但显然已经默认了她的疑问。

    想了片刻,女兵忽的问道,“他没偷成吧?”

    笑了笑,夜千筱优哉游哉地答道,“我这不是也没杀成吗?”

    “你!”

    女兵紧紧皱眉。

    继续朝她走一步,夜千筱跟她面对面站着,中间只余下小小的空隙。

    偏了偏头,夜千筱靠近她的耳朵,声音低低的,“你们当兵的那套,我并不想了解,在我看来,战友之间最基本的,就是尊重。”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离不开最基本的尊重。

    战友也是一样。

    或者说,正因为是战友,才更应该互相尊重。

    夜千筱对待他人,虽说态度有时会很恶劣,可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她并不会主动去践踏他人,更不会主动惹是生非,有事没事的在别人身上找茬。

    冷不防一怔,女兵僵硬的站定着,却没了丝毫话语。

    说完,夜千筱后退一步,再微微抬眸,扫向另外四个看着自己的蛙人,耸耸肩,便沿着另一个方向,朝小岛里面走过去。

    女兵依旧站在那里,良久。

    不可否认,她对夜千筱改观了。

    原本以为,夜千筱只是单纯的性格恶劣,可现在——

    她忽然意识到,许是自己太狭隘了,对夜千筱的了解不够深而已。

    当你不了解一个人时,不该只因看到表面,就去自以为是的评价对方。

    一个人,并不可能是“你以为”的全部,不是吗?

    ……

    花了两个小时,夜千筱在岛上转悠了一圈。

    这座小岛并不大。

    当然,这是必然的。

    能够让一个排的兵力驻守的岛,不可能超出他们人力管辖之外的范围。

    夜千筱在直升机上,就已经观察过这座岛的地形,包括那些极有可能被突破的边缘。

    她特地去转一圈,为的就是掌控清楚。

    这不是她第一次跟赫连长葑的队伍杠上。

    三年前,她就撞见过,知道他们的本事。

    绝对非常规作战,最意想不到的方案,绕过敌人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然后在没人能料到的死角攻入。

    打的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仗!

    所以——

    她需要分析出,赫连长葑的小组,最可能从哪儿突破。

    转了一圈,夜千筱选中了悬崖边缘的一个位置,以此来做自己的隐藏点。

    那里视野宽阔,不仅能瞄准友军所在的海滩,还能瞄准可能冒险从悬崖边爬上来的人。

    然而——

    夜千筱刚选好地点,就听到背后传来阵调侃的声音。

    “找好位置了?”

    熟悉的声音,在最为突兀的时刻,清晰地飘入耳底。

    下意识地,抓住狙击枪的力道,紧了紧。

    停顿了下,夜千筱转过身,朝声源传来的方向看去。

    正是在悬崖边,身着陆军制服的男人立在那里,在他身后,是璀璨刺眼的阳光,前方却被树木的阴影所遮掩。

    远远看去,高大挺拔,身材颀长,气质清冷。

    只是,身影虽处于昏暗中,夜千筱还是可以分辨出,他那身陆军制服是没有湿的。

    挑挑眉,夜千筱朝天上看去,果不其然见到一架还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

    在观察地形时,夜千筱有听到直升机飞来,有关注过一会儿,但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没想,竟是他。

    “你违规了。”

    将视线收回来,站在原地未动,夜千筱远远地看他,淡淡地开口。

    而,她没动,在悬崖上的赫连长葑,却一步步地朝她这边走来。

    中间有树木枝桠交错着,在两人之间增添了不少阻碍,可赫连长葑在其中行动,却游刃有余。

    似乎在他看来,本就有一条宽敞的道路,根本不影响他的行动。

    不到两分钟,赫连长葑就站到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倚靠在树上等他。

    “演习还没开始。”赫连长葑这样回答她,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上方茂密树叶中洒落的光影。

    夜千筱的视线有过瞬间昏暗,她站直了身子,皱眉看他,“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哪有演习没开始,蓝军的队长就来到红队领地的?

    简直搞笑!

    “我想见见你。”

    垂眼看她,赫连长葑一低头,低沉柔和的话语便就此飘落。

    ------题外话------

    因为被嫌弃群里气氛冷清,所以再公布一下群:

    群名:验证群

    群号:>

    加验证群,交截图,进v群。

    唔,进群可以勾搭瓶纸,可以掌控《王牌》很多内幕,还有没有写到文里的一些配角的详细信息,总而言之,只要你想知道的,只要不影响文文进展的,瓶纸看到了都可能会回答哦。

    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剧透……

    好啦,这么多诱惑,乃们加不加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8、我想见见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