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拿根绳子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上来了?”

    醇厚磁性的声音,夹杂着低沉的笑意,在撕扯的海风中被吹散。

    夜千筱眼皮子突地跳了跳。

    运气真这么差!

    “好巧啊。”

    拧了拧衣袖上的海水,夜千筱扬起眉头,朝正前方看了过去。

    赫连长葑就站在乱石上。

    光明正大地等着她。

    “是挺巧的。”赫连长葑这样回她。

    谁能料到,夜千筱就选了这座岛?

    许是于夜千筱来说,也不过是一时的想法。

    说完,他从乱石上走了下来。

    月亮隐入云雾中,在他走来的刹那,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层淡光缓缓消失,身影顿时陷入片朦胧昏暗中。

    夜千筱的视野也倏地暗了下来。

    眯了眯眼,夜千筱凝神去看他,隐约看清那深刻刀削的轮廓,剑眉下一双深邃黝黑、却捉摸不透的眼睛,那不经意的抬眼动作,就仿佛将眼刀扫射过来,令人只觉压力重重。

    见他走得越近,夜千筱的防备愈发强。

    “这座岛……”

    夜千筱低低出声,心里已有几分了然。

    “对你没用。”猜出她的询问,赫连长葑老实地回答她。

    已经被蓝军占领了,夜千筱就算来到岛上,也无计可施。

    除非,她能将岛上蓝军全部抹杀。

    不过,以她现在的能力,基本没什么可能。

    “哦。”

    夜千筱退后一步,来到断壁边缘,淡然地应声。

    看清她的动作,赫连长葑的眉头一紧。

    “这就想跑?”

    走近的速度不减,赫连长葑凝眉盯着夜千筱,声音应着海风,却铿锵有力地落入耳中。

    “哦?”夜千筱扬眉,举起了拳头,朝他轻笑,“怎么着,还想打一架呢?”

    “试试?”赫连长葑也笑了,提议道,“你赢了,我们撤离。”

    “行!”

    扬唇,夜千筱应得果断。

    试试就试试!

    正好,演习至今,她还没打过架。

    话音一落。

    夜千筱右手猛地握拳,上前一步,快速的朝赫连长葑的脸颊揍过去!

    笑眼看她,赫连长葑微微偏过头,欲要躲开夜千筱的攻击,可夜千筱眼神一狠,拳头的方向生生转了个弯,朝赫连长葑偏移的方向而去!

    冷风阵阵,寒意涔涔,毫不手下留情。

    赫连长葑无奈,只得后退一步,将她这狠辣地招数避开。

    如果生生挨下的话,下巴极有可能脱臼。

    对夜千筱如今的能力,赫连长葑可有些摸不准。

    而,夜千筱如此轻易的躲避,没有丝毫的意外,没有任何停留,手中的拳头再度朝赫连长葑而去。

    这一次,赫连长葑不再避开,而是饶有兴致地同她过招。

    他注意了力道,保持在跟夜千筱同一水平,纯粹的凭借招数来比。

    但——

    不再是以前纯粹的避让。

    在压制夜千筱的同时,他也开始主动出击,使得夜千筱的负担大了许多。

    而,顾霜和郁泽来到树丛后时,见到的就是这番景象。

    “队长不行啊,要我的话,直接缴械投降了。”顾霜倚靠在树上,一把军刀上下抛着,边偷窥,边悠闲地评价道。

    郁泽看了他一眼,旋即认真地评价道,“真要那样的话,女兵更恨他吧。而且,不符合队长的做事风格。”

    “木头,你也懂这个?”

    一抬眼,顾霜笑眯眯地看他,颇为调侃地开口道。

    “……”

    郁泽收回视线,不愿再同他说话。

    顾霜颇有兴致地盯着他。

    郁泽眉头一动,硬是没有去理睬他。

    不过,顾霜对男人没兴趣,总是郁泽的皮囊不错,没一会儿,他也移开了视线,抬眼去看在断臂悬崖上打得火热的两人。

    在赫连长葑面前,夜千筱不敢轻易发挥,只能用部队所教的格斗术。

    她胜在速度。

    可,在身经百战的赫连长葑面前,她撑了几分钟,最终还是撑不下去了。

    感觉到两只手臂渐渐无力,夜千筱心里有念头闪过,紧随着,极力抵挡着赫连长葑的招式,她眼睛微微一抬,以极快的速度朝身后一跃。

    “夜千筱!”

    见她快速推开,赫连长葑皱眉,严厉地喊了她一声。

    夜千筱没有理会他。

    来到断壁边缘,挡住月亮的云雾渐渐散开,夜千筱正面对着赫连长葑,却逆着光,月光皎洁的光线从身后将她环绕,可神情却陷入朦胧中,谁也看不清晰。

    往后一仰。

    夜千筱消失在断崖上。

    见此情景,赫连长葑紧紧皱眉,只觉得额心阵阵发疼。

    断崖估计二十米左右,下面是翻滚的海水。

    以蛙人的训练强度,夜千筱掌控得好的话,是不会出事的。

    可——

    见她落下的刹那,赫连长葑的心,还是冷不防一紧。

    与此同时,顾霜和郁泽对视了一眼,从树丛从走了出来,来到宽敞的悬崖边。

    “队长!”

    两人并肩而立,顾霜喊了赫连长葑一声。

    赫连长葑微微侧过身,抬眸扫了他们一眼,清冷的眸子见不到丝毫情绪。

    或者说,没有他们想要见到的情绪。

    “要追吗?”憋着笑,顾霜询问着,语气颇为诡异。

    两个人打着打着,人家自知不敌,忽然就跳崖了。

    虽然可以理解,可这样的画面——

    怎么想着,都觉得好笑吧?

    “不用。”

    沉着脸,赫连长葑眸色稍稍一冷,冷冰冰地说道。

    感觉到自家队长的威胁眼神,顾霜顿时连那压抑的笑容掩饰住,转而装成一本正经的模样,仿佛在瞬间敛去了所有的情绪。

    忽的——

    “承乐呢?”郁泽问。

    “……”

    顾霜错愕地看着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朝下坡的方向走了过去。

    “队长他……不是吧?”

    侧过头,顾霜感慨地问道,俊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郁泽看他,反问,“你说呢?”

    “……”

    顾霜扶额。

    怎么说,队长这招,也够狠的!

    就顾霜而言,就算是在演习中,在心上人面前放点儿水,只要不影响大局,一切OK。

    可,队长的做法太狠,人家都跳崖了,还派人去围堵。

    真不给人留条活路呢?

    摇了摇头,顾霜拍了拍郁泽的肩膀,示意对方一起跟上。

    郁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据他了解,顾霜明面上的感慨操心是假,急着去看戏才是真的。

    没办法,他们基地,就顾霜这号人人品无下限的最多。

    ……

    海滩上。

    夜千筱被颜承乐从海水里带了出来。

    夜千筱倒是意料中的恼怒。

    就她对赫连长葑的了解,赫连长葑除了在断崖上阻扰她,断崖下也会有所行动。

    她选择跳崖,只是想搏一搏。

    毕竟,跟赫连长葑缠斗,比跟他的手下缠斗,可要困难许多。

    可——

    在跟赫连长葑搏斗过后,她双臂本就没有力气,加上在冰冷的海水中被夺去知觉,很快就埋伏在海底的人给擒住了。

    “那啥,大妹子,真的不好意思啊,”将她带到沙滩上,再拿麻绳捆绑住她的双手,颜承乐边道歉边加重手中力道,“一切都是队长的命令,跟我真没啥关系。”

    “……”

    夜千筱没去理会他。

    她把他也伤的不轻,就这越捆越紧的力道……谁信他的话?

    “没生气吧?”

    捆完,颜承乐来到夜千筱面前,笑呵呵地朝她问道。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看清楚他的容貌。

    长得还不错,五官并非很精致突出,但却让人看得很舒服。

    她的记忆还算不错,三年前的事情,现在还有点儿记忆。

    当初赫连长葑的队伍里,对赫连长葑记忆最深,其次,顾霜算一个,莫泉群算一个,其余的——

    多少觉得面熟。

    眼前这位,夜千筱有点儿印象。

    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夜千筱仍旧没有理会他,笔直地站在沙滩上,海水涨落,偶尔浪花拍打在她脚脖子处。

    她的沉默,颜承乐并未在意,倒是多看了眼她的脸色。

    纵使被抓住,也没见她有丝毫恼怒不甘,神情淡然平静,见不到任何异样情绪。

    “队长!”

    思考见,忽的瞥见有人影靠近,颜承乐咧嘴一笑,朝那边招了招手。

    顿时,颜承乐朝后面退了两步,跟夜千筱保持一定距离。

    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与此同时,夜千筱也顺着看过去。

    “伤的不轻?”

    顾霜紧跟着赫连长葑靠近,瞥见衣袖上满是鲜红血渍,顿时拧起眉朝他问道。

    “还好。”

    颜承乐神情还算轻松。

    不过,没等他强调自己的伤势,郁泽就走了过去,将他强行拉到远离的沙滩的一块石头上坐下,准备给他清理一下伤势。

    瞥了眼队长和夜千筱,顾霜没那胆量旁观,识趣地跟上了郁泽和留颜承乐。

    “怎么样?”

    走近,顾霜看着脱下外套的颜承乐,却朝郁泽问道。

    “都没伤到骨头。”简单看了看颜承乐的伤口,郁泽平静地回答道。

    “哦?”顾霜挑眉。

    “她控制了力道。”郁泽补充解释道。

    在海水里,为了方便行动,颜承乐并没穿防弹衣,所以刀子很容易刺进去,但跟他对打的夜千筱似乎也察觉到了,故意控制了力道,没有向颜承乐下死手。

    如果夜千筱真想杀他,恐怕颜承乐也无法轻易擒住她。

    对这个话题,颜承乐并没有发表意见。

    郁泽和顾霜,也默契的保持沉默。

    另一边。

    赫连长葑来到夜千筱的身边。

    夜千筱直面大海,浑身皆是湿漉漉的,头盔下稍长的头发露出来,成缕的发丝有水珠滴滴掉落。

    神情坚定淡然,可赫连长葑见到的,只有那份宁折不弯的倔强。

    “抓我做俘虏?”

    侧过身,夜千筱凝眉看向赫连长葑,率先开口。

    刹那间,有水滴从额头滑落,掠过睫毛,落入黑亮的右眼,瞬间一抹水润便晕开,眸子愈发的闪耀耀眼,犹如黑曜石一般。

    “你可以这么想。”赫连长葑回答着,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朝她再走两步,赫连长葑瞥了眼她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眉头狠狠一皱,旋即抬手将那根绳索解开。

    困得太紧,她的双手容易废掉。

    已是俘虏的夜千筱,现在又筋疲力尽的,懒得跟赫连长葑继续争斗,随便他怎么做。

    赫连长葑先是将绑住她双手的绳索松开点儿,然后就从头到尾地将她扫了一遍,紧接着,从她身上开始找东西。

    狙击枪、手枪、手雷、四把军用匕首、鱼线、钢丝锯、刀片……

    将容易发现的地方,全部审视了一遍,同时也将具有杀伤力的武器卸干净。

    在逃跑方面,赫连长葑确实不了解夜千筱,而夜千筱也并非他训练出来的,他不太清楚夜千筱的实力究竟到何种程度,可是,如果夜千筱是敌人,那他一定会将夜千筱放到自己的等级来看。

    当然——

    男女有别,有些地方,赫连长葑也没去检查了。

    “可以了?”

    看着那些落到赫连长葑手中的武器,夜千筱眉头紧紧一拧,冷冰冰的问道。

    “暂时。”赫连长葑道。

    夜千筱嘴角轻轻一抽。

    “在这等着。”

    朝她吩咐了声,赫连长葑再仔细盯了她几眼,然后转身离开沙滩。

    夜千筱静站在原地,停了会儿,意识到自己的双脚有些冷后,才往沙滩上走了几步,远离有海水移动的区域。

    这个天气,该讲究的,还是要讲究的。

    一场演习罢了,没必要的苦头,也不需要去吃。

    没有等多久,赫连长葑就回来了,同时手里还拎着件新的红队外套。

    虽然有些脏,但却是干的。

    走到夜千筱身边,赫连长葑将外套披在她身上。

    夜千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很显然,这件外套,应该是从其他“俘虏”或“死人”身上抢来的。

    “过来。”

    抓住夜千筱的手臂,赫连长葑低声说着,将她往靠近树丛的方向带。

    身为“俘虏”,夜千筱放弃抵抗,顺从地跟着他。

    “包扎好了?”

    来到顾霜三人身边,赫连长葑冷不防地问了声。

    “嗯。”

    回答他的是郁泽。

    “坐。”偏过头,赫连长葑看了夜千筱一眼。

    于是,夜千筱从善如流地坐下。

    “队长,这不大好吧?”

    颜承乐刚穿好衣服,就瞥见光明正大跟他们坐一起的夜千筱,难免惊讶、为难地看向赫连长葑。

    “你有异议?”赫连长葑反问,眉头挑了下。

    “没有。”颜承乐斩钉截铁地否定,立马拍马屁道,“您做什么都是对的。”

    顾霜和郁泽都算是懂事的,装作根本没注意到夜千筱一般,面对面盘腿坐着,然后将电子地图拿了出来。

    最开始,夜千筱还在奇怪,颜承乐的为难究竟为何,可看到四人开始商量作战方案后,夜千筱才恍然大悟。

    他们商定作战方案,怎么可能会让俘虏知道?

    毕竟——

    俘虏若是逃跑了呢?

    如若将他们的作战方案报告给红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赫连长葑还是将她捎上了

    就像是——

    故意让她听到似的。

    什么用意?

    反正,夜千筱猜不到。

    “接下来是这儿了吧?”顾霜拿出把军刀,点了点某座岛屿的方位。

    “任务还真艰巨呢。”颜承乐感慨了一声。

    这个晚上,他们已经偷袭到第三座岛屿了。

    还好有阮砚在,帮他们干扰红队的无线电联系、拖住了红队通报信息的速度,否则任务要艰巨很多。

    “还是老办法?”郁泽问道。

    “嗯。”赫连长葑简单应声。

    他们之间有默契,并非需要说的多么详细。

    接下来,他们花了点时间,对接下来的目标做了详细的方案,且预料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

    夜千筱待在一旁,将他们制定的行动方案听在耳里。

    非常规的方案。

    可以说,在蛙人部队学到的,并不足以支撑他们的设定。

    四个人单独作战,从不同的角度入手,而根据他们的计划,只要有一个人,就可以将一个排的兵力解决。

    在海军陆战,是不可能的。

    而——

    也是这个时候,夜千筱才注意到,赫连长葑在跟他们商定方案的同时,还熟稔的检查着她的狙击枪。

    从头到尾,赫连长葑都没说什么,可实际上,他不仅将他们的话都听进去了,且在关键时刻给出分析,同时还分神去做自己的事。

    “休息半个小时。”

    等待他们说完,赫连长葑吩咐道。

    “是。”郁泽应声。

    “终于可以休息了。”颜承乐伸了个懒腰,直接往后面倒去。

    “起来,”顾霜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粒,抬脚踢了下颜承乐的小腿,提醒道,“小心侦察机。”

    “那就毁了他们的侦察机。”

    颜承乐闭上眼,根本就不在意的回答。

    张扬的语气,却不见故意的猖狂。

    顾霜头疼了一下,最后看了赫连长葑一眼,得到赫连长葑的暗示后,挑了挑眉,俯身直接抓住颜承乐的脚脖子,将人往树丛的方向拖过去。

    “……”颜承乐竟是没吭声。

    郁泽一言不发地跟在他们身后。

    夜千筱双手被捆绑在后面,只凭借双腿的力量,想要站起来需要费些力气。

    不过,她的想法才闪过,赫连长葑就来到她身边,拦腰将她横抱起来。

    抱着她直接朝树丛那边走。

    夜千筱眉头一抽。

    有树丛的地方,那就有隐蔽场所,习惯丛林地形的陆军中校赫连长葑,只是扫了一眼,就找准了一棵枝叶繁茂的树。

    走过去,赫连长葑将夜千筱放下。

    “顾霜。”

    半蹲在夜千筱面前,赫连长葑忽的出声。

    “在!”顾霜的声音很快传来。

    “拿根绳子过来。”盯紧夜千筱,赫连长葑淡淡吩咐着。

    夜千筱:“……”

    ------题外话------

    【1】

    赫连那边的人物一下子出现太多,瓶子需要想一下他们的身份背景和详细特征。

    【2】

    继续推文!

    基友【情雪凝钰】的《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

    第一次见面,夜总会,他摸了她的屁股,她让他手臂脱臼。

    第二次见面,联谊会,他亲了她的嘴巴,她让他脸蛋破相。

    第三次见面,他在凶案现场验尸,她是特邀的案件调查员。

    ……

    结果,

    她,成了他眼中最复杂多变的艺术品,想珍藏,私有化,研究她的全部构造。直白一点:想睡她,而且是一辈子。

    可他,却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狗皮膏药,想撕掉,丢掉,毁尸灭迹,永远不要再沾上。口头禅:有多远,滚多远!

    ……

    可是,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就像他们的名字“尹唯”和“艾晴”,连起来就是“因为爱情”。所以,姻缘天注定,想跑都跑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2、拿根绳子过来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