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逃脱、伏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拿根绳子过来。”盯紧夜千筱,赫连长葑淡淡吩咐着。

    夜千筱:“……”

    遵从赫连长葑的命令,不一会儿,顾霜就拎着根麻绳过来,且不问缘由地将其交给了赫连长葑。

    旋即,麻利的离开。

    夜千筱抿着唇,微微抬起眼,看着扯着麻绳的赫连长葑。

    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想逃跑,有很多种方法。”

    切了一段下来,赫连长葑看向夜千筱,黑眸没有丝毫波澜。

    皱眉,夜千筱没吭声。

    正如赫连长葑所说,弄断那根绳子的方法,她有很多种。

    只要赫连长葑的视线离开她,一分钟的时间,即可。

    显然,赫连长葑料到了,所以打算增加她的难度。

    “喏。”

    夜千筱将双腿伸了出去。

    极其配合。

    那双腿很长,就算是穿着宽松的军裤,也遮掩不了其长度。

    穿在脚上的军靴,显然被海水浸染,颜色变得愈发深沉。

    扬了扬眉,赫连长葑扬唇轻笑,然后将麻绳放到一边,而是去解开夜千筱的军靴。

    “……”

    操。

    夜千筱脸色阴沉。

    心里恨得牙痒痒,夜千筱本想骂娘的,可奈何现今的身份,只得将这口怨气忍了下去。

    得!

    随他了!

    于是,赫连长葑没有丝毫阻碍地脱下她的军靴,顺便将她的袜子脱下来,只露出两只没经历暴晒雨淋的白皙双脚。

    夜千筱这身皮囊,肯定是受上天眷顾的,五官精巧、长相漂亮,身材高挑,不仅怎么也晒不黑,就连两只脚都很精致。

    赫连长葑看了两眼。

    双脚早已没知觉的夜千筱,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心思全部放在如何逃跑上面。

    直至赫连长葑的手抓住她的脚脖子,暖和的温度顺着冰冷的皮肤传递过来,一点点地唤起她的知觉。

    夜千筱垂了垂眸,朝自己的双脚看过去。

    没有意料之中的被麻绳绑住双腿,只见到赫连长葑的双手覆盖到自己脚上,将温度渐渐传递开。

    莫名地,夜千筱心里一惊,神情忽的有些古怪。

    “不绑了?”

    夜千筱冷冷地开口。

    虽是冷漠表情,可僵硬的语气里,却带有几分别扭。

    赫连长葑没有理会她。

    现在这季节,白天气温还好点儿,晚上撑死了就三四度,夜千筱浑身湿成这样,不冷才怪。

    又不是抗寒训练,夜千筱无需受那么多苦头。

    皱了皱眉,夜千筱想要将双腿抽离,可力道还没有使出来,就觉得抓住她双脚的力道一紧,根本不容的她有丝毫动弹。

    “你动一下试试?”

    扬眉,赫连长葑抬起眼,威胁地朝夜千筱警告道。

    “……”

    夜千筱哑言。

    受制于人,根本毫无办法。

    松开她的脚,赫连长葑将自己半干的外套脱下,垫在夜千筱右侧的草地上。

    “躺好了,去睡会儿。”赫连长葑字字顿顿地说着,语气令人无可反驳。

    被他的视线紧盯着,总能感觉到一种无法拒绝的力量。

    夜千筱凝眉想了想。

    心下无奈,可她也不擅长让自己吃苦头,看了赫连长葑两眼后,便侧身躺下。

    现在凌晨四点左右。

    昨天下午睡了几个小时,夜千筱本来不算困,但毕竟体力流逝,加上冰冷的温度令她知觉下降,所以一躺下,竟是没有多久,便昏睡了过去。

    没有睡多久。

    莫约二十来分钟后,夜千筱便听到了动静,然后从睡梦中惊醒。

    眯起眼睛,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夜千筱的耳朵要比眼睛更要管用。

    似乎有变天的迹象,天空中的星辰只余下几颗,月亮露出了一半的身影,有微弱的光线从夜空洒落下来,但在枝叶繁盛的树丛内,光线基本都被遮挡住。

    视野内一片昏暗,而耳朵能听到很多东西。

    收拾东西的声音,刀枪的清理声音,轻微的脚步声,还有偶尔听到枯枝被折断的声音。

    估摸着到时间了,夜千筱动了动身体,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手脚皆是被捆绑住,她很难使上力气。

    挣扎了几秒,还是侧身躺着,没有丝毫起身的迹象。

    夜千筱叹了口气。

    “醒了?”

    突兀的,后方飘来个熟悉的声音。

    夜千筱扬了扬眉。

    她有听到后方有动静,但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靠的这么近。

    在黑暗中,只听得沉稳的脚步声靠近,夜千筱的视野也渐渐恢复了点儿,再一抬眼,便见到有抹身影从后面绕过来

    直至她的身前停住。

    赫连长葑蹲下身,事先检查了下捆绑她手脚的麻绳。

    没有丝毫松动的痕迹。

    “挺乖的。”

    手移开,搭在膝盖上,赫连长葑俯视着夜千筱。

    夜千筱冷冷看他。

    她睡得有些沉,都不知道赫连长葑什么时候将她的双腿绑住、穿好鞋袜的,隐约间似乎有些感觉,但也没有在意那么多。

    她看得很清,在赫连长葑眼皮子底下,她是没办法逃跑的。

    自然不费那个力气。

    不过——

    她还是想不通。

    赫连长葑本可以将她解决,不用带着浪费时间精力的,可他偏偏留了自己。

    要知道,在演习中,如果不是有身份地位的军官,像夜千筱这种士兵,是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的。

    狙击手?

    红队并不会千方百计的抢回她这一个狙击手。

    可以说,夜千筱的存在,并不算什么筹码。

    “想起来吗?”

    眯起双眼,赫连长葑缓缓开口,有种逗弄夜千筱的意思。

    “看你心情。”

    夜千筱回答,语调短促利索。

    她不想跟赫连长葑多扯。

    凝视了她两眼,赫连长葑哑然失笑。

    也就夜千筱能这么干脆地堵他的话。

    俯下身,赫连长葑一手绕过她的肩膀,一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想跑吗?”揽住夜千筱的肩膀,赫连长葑低声问着。

    “想。”夜千筱干脆利落地回答。

    轻轻摇了下头,赫连长葑将一把军刀拿出来,旋即弯下腰,将绑住夜千筱的双脚的麻绳给割开。

    “我帮你到这儿,”站直身,赫连长葑将折叠军刀放回兜里,继而看了看夜千筱,提醒道,“记得抓住机会。”

    “嗯?”夜千筱蹙眉。

    “走吧。”

    放到她肩膀上的手稍稍用力,赫连长葑带着夜千筱离开。

    夜千筱无奈跟上。

    跟着赫连长葑来到沙滩边,不知何时,一只木船已经被拉了过来,而顾霜、郁泽、颜承乐三人,已经坐上了木船,各自拿着桨准备出发。

    光线很暗,夜千筱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们的身影。

    从海水到木船的距离,赫连长葑干脆再次将夜千筱横抱起来,直接将她带到了木船上。

    船上三人明显有些惊讶,奈何心理素质极强,见到这颇为惊悚的场面,竟是丝毫表情都没有。

    待到两人上了木船后,便不约而同地开始划船,朝他们下一个目的地而去。

    人多力量大,三个人划船,跟夜千筱晚上划船的速度,根本就没有办法相提并论,蹭蹭蹭地就没了影。

    两座岛的距离相近,五点半左右,新的岛屿便愈发清晰地出现视野中。

    “队长,不需要封住她的嘴吗?”

    颜承乐回头看了好几眼,最终忍不住了,朝赫连长葑问道。

    “她?”

    凝眸看去,赫连长葑扬眉。

    “就是——”

    颜承乐刚想指“夜千筱”,却没有想到,才开口,手肘就被顾霜狠狠地撞了一下。

    话音戛然而止,颜承乐龇牙咧嘴地瞪向顾霜。

    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

    然,才瞪了顾霜两眼,又感知到周围的气氛,颜承乐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哦……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你这脑子,跟狄海有的一拼呐。”朝他笑了笑,顾霜低声评价着。

    “……”

    颜承乐囧了囧。

    跟狄海相提并论,那真是一种智商上的屈辱!

    没等颜承乐反驳,顾霜又挑了下眉头,朝他暗示地开口,“听。”

    微微一愣,颜承乐狐疑地看他,停顿了一下,便将注意力放到身后。

    “会喊吗?”

    偏了偏头,赫连长葑盯着夜千筱,淡淡的询问道。

    卧槽!

    听到这话,颜承乐险些没从船上摔下去!

    他听到了什么?!

    这样问,人家会老实回答吗?

    队长这智商不会……

    “不会。”

    夜千筱淡然地回答道。

    果不其然。

    颜承乐暗自嘀咕着,问任何俘虏这个话,都应该是这种“千篇一律”的回答吧。

    “原因。”赫连长葑继续问。

    “懒。”

    夜千筱简单地回答。

    如果有更恰当的方法,夜千筱肯定会去做的,但简单地喊几声……

    不足以让赫连长葑等人的计划失败,她也没必要冒这个险了。

    “我信你。”

    认真看着夜千筱,赫连长葑这样说道。

    微微垂下眸,夜千筱抿了抿唇。

    对敌人怀有信任,是最不理智的。

    可相反,以夜千筱的行为做事,赫连长葑这招最能收买人心。

    悠悠叹了口气,夜千筱不再说话,干脆屏蔽了外界的一切动静。

    至于在前面划船的三人——

    皆是一脸的懵逼。

    好吧。

    队长他们的境界,反正他们不懂就是了。

    不过,总觉得很好笑是怎么回事儿?

    ……

    在他们愈发接近的时候,木船就此停了下来。

    “队长,我们先走了。”

    下船之前,颜承乐朝赫连长葑摆摆手。

    赫连长葑扫了他一眼。

    颜承乐纵身下水。

    很快的,郁泽和顾霜也相继入水。

    不过十来秒的时间,他们的身影便潜入海水中,分分钟消失的毫无踪迹。

    12月,天亮的比较晚。

    她相信,在天亮之前,赫连长葑他们有本事结束这场抢夺之战。

    “你不出发?”夜千筱侧过头,朝赫连长葑问道。

    该不会,他去偷袭,也会捎上她吧?

    无法行动的她,本就是个累赘,万一她在半途逃离了,那就更不像话了。

    掀了掀眼睑,赫连长葑勾唇,朝夜千筱笑问,“做好准备了吗?”

    “……”

    夜千筱预感不祥。

    果不其然——

    下一刻,赫连长葑抓住她的肩膀,带她朝木船外跳下。

    “噗——”

    “通——”

    夜千筱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

    海水冰凉,刚暖和的身体,再一次被寒气入侵。

    本不想下水的夜千筱,无奈之下,只能跟住赫连长葑的速度,晃动着自己的双腿,老老实实地顺着他朝岛上游动。

    在水下,赫连长葑的功力,根本不弱于任何蛙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连夜千筱,都需要费劲才能跟上他。

    最后一段水路,两人都是闭气潜水过去的,等夜千筱顺着赫连长葑的速度从水底冒出头,才意识到,赫连长葑根本没有偷偷潜入的意思。

    光明正大地从前方进去。

    一个优秀的特种兵,就应该灵机应变,利用周围的一切地形。

    在他们俩现身的地点前,有一块突起的石头,正好遮掩了他们俩的痕迹。

    “带上我,不怕我拖后腿?”

    斜眼看着上半身湿透的赫连长葑,夜千筱闲闲地说着风凉话。

    在水里,夜千筱的手腕动了动,一根铁丝滑落在指尖。

    “你可以试试。”

    朝她扬眉,赫连长葑眼底含笑,似乎不将她的话放在眼里。

    夜千筱有两条腿健在,也没有绑住她,只要她想,完全可以跟上他的动作。

    当然,如果夜千筱不想的话,唯一的结果只有逃脱。

    夜千筱耸了耸肩。

    赫连长葑将背着的狙击枪拿到手中。

    那是夜千筱的枪。

    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夜千筱倚靠在石块上,旋即侧过身,去看海滩那边的情况。

    赫连长葑一个人——

    能灭掉那么多埋伏吗?

    拭目以待。

    赫连长葑将狙击枪架在石块边缘。

    子弹上膛,瞄准,扣扳机。

    “咔”的一声响起。

    视野很昏暗,夜千筱没有夜视镜,不知道红队人员的具体方位,但她可以听清楚——

    海滩上传来的怒骂声。

    “格老子!谁开的枪?!”

    “你他妈给我安静点儿!”

    “操!”

    ……

    寂静的夜晚,那吵嚷的声音,毫无例外地落入耳中。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吵嚷的声响很快淡去,海滩上埋伏的红队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不对劲,所以在争执一番后,又很打成了一致默契,安静下来等待敌人现身。

    可,赫连长葑单独行动,必然不会轻易现身。

    所以,停顿了会儿,赫连长葑又冷不防地开了一枪。

    命中率百分之百。

    “妈蛋!谁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面?!”

    有一句骂娘的声音响起。

    夜千筱视线微微偏移,朝拿着狙击枪的赫连长葑扫过去。

    夜色很暗,赫连长葑浮在海面上,持枪的瞄准的动作,跟以前相比多出几分认真,侧脸的轮廓很深,清晰深邃。

    鼻尖处有水珠滚落。

    落到唇上,沾染几分湿润。

    男人穿上军装拿枪的时候,总是有一种令人着迷的魅力。

    尤其是——

    开枪的那一瞬间。

    转移注意力,夜千筱开始盯着他。

    这一次,赫连长葑没有单个的射击,而是连续地扫射,每一枪的间距顶多有一秒。

    那连番射击的速度,就连夜千筱都为之佩服。

    她是不知道,赫连长葑还是全能的。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许是被惹恼了,又或许是不愿坐以待毙,所有的红队成员都冲了出来。

    一连串的机关枪声响起。

    这场面。

    正合赫连长葑的心意。

    只要不是狙击手,其他人开枪必须冒出头来才行,而这一旦冒出了头,就自然成了赫连长葑手下的亡魂。

    夜千筱只看见赫连长葑扣扳机的速度。

    犹如扫射一般,他根本就无需瞄准。

    夜千筱忽然意识到,以她现在的实力,或许根本无法跟赫连长葑比。

    时间一点点过去。

    等到枪声彻底停止后,赫连长葑也将狙击枪收了回来。

    将狙击枪背到肩膀上,赫连长葑侧过头,看了看夜千筱,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声音简短道,“走。”

    双手没有行动力的夜千筱,在赫连长葑的力道之下,只得顺势跟着她离开。

    但——

    捆绑着双手的绳子,却在她的坚持不懈中,渐渐的松开不少。

    赫连长葑没有直接带着夜千筱去沙滩上。

    在那里,或许隐藏着狙击手,又或者是其他埋伏。

    总归有些聪明人,知道怎样对付隐藏在暗处的对手。

    刚刚那番折腾还没有现身的,都不是一般就能对付的角色。

    赫连长葑也没想过,就这么简单的两分钟,便可让他们全军覆没。

    一般的海陆成员还好。

    问题是——

    那里有蛙人。

    ……

    海岸。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悄无声息地靠近。

    这里离沙滩有段距离,但他们仍旧能够听到那边的谩骂。

    “都是群什么变态啊,连藏在哪里都不知道!”

    “附近都找过了,半个人影都没有。”

    “要让我知道开枪的混蛋是谁,劳资真想跟他打一架!”

    “妈的,真他妈憋屈!”

    一堆堆的,皆是埋怨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夜千筱侧过身,面对着赫连长葑,扬眉问道,“你不上去?”

    原本毫无动静的赫连长葑,闻声,稍稍低头看了她一眼,旋即皱了皱眉,声音低哑暗沉,“冷吗?”

    天色依旧昏暗,夜空中只余下几颗星子,微弱的光线落到夜千筱脸上,衬得那张脸惨白惨白的。

    苍白的脸色,跟脸上的油彩,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正常的白,显然是冷的。

    “不……”

    话音未落。

    赫连长葑收到了呼叫,朝耳麦那边侧了侧头,锁眉聆听了片刻。

    夜千筱凝眉。

    与此同时——

    在轻微的动作中,铁丝麻绳彻底割断。

    手脚在这一瞬,恢复了自由。

    浑不经意地吸了口气,夜千筱抬了抬眼,去看还在通话的赫连长葑。

    当机立断,抓住这个空隙,夜千筱迅速潜入海水中。

    逃!

    海面上,在下一刻,只余下层层荡漾开的波浪。

    赫连长葑动作不变,将眼角余光收了回来。

    夜千筱的动静,他怎么可能不注意?

    也罢。

    好不容易的一次演习,让她逃了,也无所谓。

    像这样的演习,夜千筱的存在,会有些印象,却不会有太大的印象。

    年度演习,考验的是全体战士的能力,而非考验出一个或是几个优秀的士兵。

    ……

    夜千筱没有跑得太远。

    她心里有数,赫连长葑有意放她离开,肯定不会花力气跟上来。

    所以,不一会儿,她就从水下冒出来。

    她是沿着岛边划动的,停下后,看了看身侧的陡坡,凝眉思索了两秒,便顺着山坡爬了上去。

    熟能生巧,进行过无数次攀岩训练,夜千筱就算四肢冰冷,也能稳稳当当地往上爬。

    “不许动!”

    手指刚碰到顶端,抓住扎根在土里的枯草,夜千筱便猛地听到阵严厉的声音。

    是女人的声音。

    而且,特别耳熟。

    “是我。”

    停下动作,夜千筱懒懒开口。

    站在山坡上的女兵微顿,拧着眉思考了下,然后才弯下腰,试探地喊了一声,“千筱?”

    “嗯。”

    微微仰头,夜千筱露出容貌,扫了刘婉嫣一眼。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确定了她的身份,刘婉嫣睁了睁眼,一边将她拉上来一边问道。

    借力爬到山坡上,夜千筱顺势坐了下来。

    谈不上累,但是有些冷。

    “意外。”拧着衣袖的水滴,夜千筱草草地回答道。

    “……”

    习惯了夜千筱的说话方式,刘婉嫣竟是出奇的平静接受。

    “其他人呢?”抓住夜千筱的手,刘婉嫣冷的一个哆嗦。

    “全挂了。”夜千筱将手收了回来。

    在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动静的刘婉嫣,终于跟着夜千筱蹲下身,小心翼翼地询问,“就剩你一个?”

    “嗯。”

    “你的东西呢?”打量了夜千筱几眼,刘婉嫣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

    “被缴了。”夜千筱淡淡开口。

    “啊?”惊讶出声,刘婉嫣不可思议地看她,旋即问道,“谁干的?”

    抬了抬眼,夜千筱看她,淡然地回道,“赫连长葑。”

    “难怪……”

    刘婉嫣恍然大悟。

    要说一般人能将夜千筱东西给缴了,刘婉嫣还真的难以置信,可弱换做是赫连长葑,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在刘婉嫣看来,赫连长葑是真正的战神,就算是在她心中能力超强的夜千筱,在赫连长葑手中失败,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人家能力摆在那里。

    夜千筱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你那边,什么情况?”拧了拧袖子上的海水,夜千筱朝刘婉嫣问道。

    “我在这边巡逻。”摊了摊手,刘婉嫣解释道。

    因为跟友军部队起了冲突,友军部队有些针对他们,所以他们六个蛙人,都被派出来巡逻。

    如果海滩那边正面跟蓝军对上,那么,他们这几个蛙人,根本就没有参与战斗的机会。

    “那边的枪声,”顿了顿,夜千筱斜眼看她,扬眉问道,“听到了吗?”

    “嗯。”刘婉嫣点了点头。

    岛上很安静,那边这么大的动静,她没听到那是耳朵聋了。

    “不去支援?”夜千筱抬眼。

    “不准啊,”刘婉嫣无奈,“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不相信我们就是了。”

    夜千筱颇为诧异。

    看样子,他们之间的矛盾,应该还听到大的。

    相比之下,她的队伍,状况怕是要好很多。

    想了想,夜千筱从地上站起身,可停顿了一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便朝刘婉嫣继续问道,“通讯呢?”

    “断了。”刘婉嫣跟着站起身,然后狐疑地瞥向夜千筱,“你们也是?”

    “嗯。”

    夜千筱应了一声。

    自从她被俘虏后,一直没有机会去联系,也不知道无线电情况怎么样了。

    可现在看来,蓝军的电子对抗实力未免太强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一直占据上方。

    刘婉嫣神情有些沮丧。

    “还有枪吗?”恢复常态,夜千筱问她。

    看了看她,刘婉嫣立即反应过来,将身上的两把枪都拿出来,递到夜千筱面前,“步枪和手枪,你自己选。”

    夜千筱拿了把手枪。

    对她来说,手枪和步枪,效果都那样。

    手枪的射程范围小点儿而已,但用来防身还是可以的。

    “对了,”看着手中的那把步枪,刘婉嫣抿了抿唇,很快便想到了什么,“我这里有两把军刀,拿一把给你。”

    说着,刘婉嫣将藏在军靴里的军刀拿出来,交到了夜千筱手中。

    夜千筱习惯带很多军刀,这是刘婉嫣所知道的,如果夜千筱被搜身了话,估计她身上是没有什么武器了的。

    好在,刘婉嫣从夜千筱学到,习惯性地给自己留一手,这次演习便多带了把军刀。

    正好派上用场。

    “谢了。”

    夜千筱将手枪和军刀都收下。

    “现在做什么?”刘婉嫣问道。

    “去找找敌人的下落。”

    把玩着手中的军刀,夜千筱眼神微微一冷。

    把她虐的这么惨,怎么着,也得干掉一个。

    “行。”

    刘婉嫣眯了眯眼,难掩神情中的兴奋。

    去他的友军排长命令!

    狗屁!

    不相信他们的实力也就罢了,还不跟他们合作,原本团队合作,硬生生的被他们拆散,令他们这些蛙人只能孤军作战。

    早就不想守这规矩了。

    跟夜千筱一起行动,刘婉嫣巴不得呢。

    没有丝毫质疑,刘婉嫣跟上夜千筱的步伐。

    夜千筱听过赫连长葑他们的作战计划。

    如果不是串通起来、在她面前演戏的话,那现在另外三个人的行踪,夜千筱多多少少有些掌控。

    任何地图,夜千筱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住个七八。

    了解地形、了解行动,找到一个人,基本就不成问题了。

    ……

    天空泛白。

    暗夜渐渐退散,微弱的光线降临,在这树木遍布的岛屿上,使得视野的范围渐渐扩大,所见的景物也愈发的清晰。

    夜千筱和刘婉嫣隐藏在草丛里。

    草木没有彻底枯黄,挡住两人的身影,自是不成问题的。

    远远地,看到有人影出现。

    “我们没狙击枪,能行吗?”

    趴在夜千筱身边,刘婉嫣看准目标,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按照刘婉嫣所学的,像这样的距离,要么就等对方走近了,对他进行偷袭,要么就是来一个狙击手,直接一枪将对方给毙了。

    很显然,对方现在有恃无恐。

    因为,正如他们所料,狙击手都埋伏在沙滩那边,而且这个时候,已经被赫连长葑给灭掉了。

    “能行。”

    盯着愈发走近的人影,夜千筱胸有成竹地说道。

    跟她意料中的一样。

    走来的那人,正是颜承乐。

    跟四个人都有接触。

    赫连长葑完全不在考虑范围,郁泽的实力深不可测,顾霜作为狙击手……

    作为刚入行的狙击手,夜千筱能够估计顾霜的实力,所以也将他给排除了。

    最后,就只剩下颜承乐了。

    跟他比试过,对他的实力,夜千筱也摸得准。

    对付起来更是容易许多。

    “好吧。”

    得到夜千筱的保证,刘婉嫣的焦虑情绪顿时消散不久,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等待着后续的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3、逃脱、伏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