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5、最后一次让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以前的刘婉嫣一直觉得,自己并不输于任何人,一切事情只要努力,她就不会输。

    但,自从见到夜千筱后,刘婉嫣就经常怀疑,自己就是个傻子。

    彻头彻尾的傻子。

    完全跟不上夜千筱这等“精英”的步伐。

    就算最开始,她跟夜千筱的起点是一样的,可在那之后,两人的差距便愈发的明显。

    就如现在。

    夜千筱让自己先离开,她是一点办法没有。

    因为她是可能拖后腿的那个。

    “那你小心点。”

    凝眉半响,刘婉嫣叮嘱道。

    “知道。”

    夜千筱草草应声。

    刘婉嫣无奈叹气,只得刷地潜入水中,在尽量发出最小的动静时,悄悄地离开。

    微微敛眸,夜千筱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没一会儿,便收回了视线,朝正前方的木船看了过去。

    木船上。

    用军刀敲着木船,顾霜时不时朝后面看了眼,最后一次看完后,稍有兴致地朝赫连长葑道,“队长,不见了。”

    “嗯。”

    赫连长葑浑不在意地道。

    呃。

    这么不关心?

    后面两条尾巴,可跟了有段时间了。

    “木头,你说呢?”

    顾霜侧过头,朝郁泽挑了下眉头,稍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不知道。”

    郁泽看他,冷漠地回答。

    顾霜耸耸肩。

    他们都不是神人,在海里对付蛙人还是有些难度的,所以一直只是旁观旁观。

    但——

    能被称之为“水鬼”的,确实不容小觑。

    他们心高气傲,但也不会盲目自大。

    顾霜收敛了神情,在茫茫大海里环顾了一圈,最后眼角余光瞥到某处,顿了顿,道,“有一个绕走了。”

    “嗯。”

    郁泽应了一声。

    水面很平静,丝毫不正常的动静,都逃脱不开他们的视线。

    可,另一个呢?

    不知为何,顾霜的狐疑愈发地浓重,对夜千筱的警惕也愈发的深了。

    鬼知道她们怎么想的?

    “来了。”

    素来保持沉默的赫连长葑,倏地开口说道。

    沉稳而平静的声音,犹如这平静无波的大海,不起丝毫波澜。

    “哗——”

    轻微的水浪声,伴随着海风响起。

    “当啷——”

    猝不及防间,有个黑色的物体从下方冲上来,在不经意的时候,落到了木船里面。

    是离三个人稍远的船尾。

    看清那物体,顾霜的嘴角冷不防抽了下。

    手雷!

    特地跑来给他们扔手雷?!

    真是——

    够有闲心的!

    在心里吐槽了下,顾霜也顾不得其他,跟着赫连长葑和郁泽的步伐,一翻身就往海里倒去!

    该逃的时候,必须得逃!

    “轰——隆——”

    在他们落水的刹那,爆炸声倏地响起。

    演习专用的手雷,威力并不大,可本就不牢固的小船,仍旧被炸的四分五裂,海水被炸的波澜翻滚,波浪一层层地荡开。

    赫连长葑一落水,就往海水下面潜去。

    在手雷爆炸时,最好往深水里潜,水的阻力会抵消爆照的威力。

    不过,赫连长葑故意往下,并不仅仅是如此。

    作为蛙人的夜千筱,不可能不知道这点,所以,在投放手雷后,肯定会迅速往深水里去,而方向定然是最前方了。

    与此同时——

    夜千筱正在往海面上潜。

    身为自由潜水高手,夜千筱几乎发挥了这具身体最大的潜能,在投放手雷后趁机吸了点儿空气,然后便潜入了深水中等待爆炸的停歇。

    而,为了避免不被赫连长葑等人发现,她在深水里没有待多久,便极快地往上面游了。

    但——

    她低估了赫连长葑对她的了解。

    在半途中,夜千筱往身后看了看,几乎一眼就瞥见紧随在后的赫连长葑。

    海水浸入眼底,眼睛生生发疼,夜千筱下意识眯起眼睛。

    在确定对方跟上来后,夜千筱自是不愿停留,快速地将腰间的军刺抽出来,然后晃动着双腿,加快速度往前面潜去。

    按照现在的情况,她还能憋气一段时间。

    必须抓住这段时间,甩开赫连长葑!

    夜千筱擅长潜水,加上心理素质不错,就算是在被人追赶的情况下,她还是能保持一定的呼吸节奏,不让自己的气息紊乱。

    但是,赫连长葑紧追不舍!

    似乎就是要跟她杠上了!

    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算过分的追赶,但也不会停下追赶,而且没有丝毫缺氧上浮的意思。

    终于——

    被追了近两分钟的夜千筱,彻底放弃了逃离的打算。

    握紧手中的三棱军刺,夜千筱紧紧皱眉,硬生生地在海里转了个身,面向紧随而来的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适时地停了下来,视线微微偏移,转到了夜千筱的三棱军刺上。

    三棱军刺,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刀身经过去光处理,刀身呈灰白色,不反光。

    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被它正面刺下去,伤口是很难愈合的,在外界会随着其注入空气堵塞血管,在海里,海水同样会顺着伤口灌入。

    可,只是扫了一眼,赫连长葑却没有拿出自己的武器。

    凝眉,夜千筱看了他两眼,却也没有多犹豫,很快就发动了攻击。

    知道三棱军刺的特点,夜千筱平时很少用这个,这把也是刘婉嫣强塞给她的,到现在就算跟赫连长葑对打,她也没有到下死手的地步。

    水下格斗,夜千筱很优秀,可跟赫连长葑缠打,依旧不占优势。

    她的身手灵活度占先,可赫连长葑的力道比她强。

    但——

    擅长水下作战的夜千筱,在赫连长葑没有武器协助的前提下,却也让赫连长葑手臂上见了血。

    她攻势猛烈,但力道却不重。

    可,鲜血还是露了出来。

    忽然在海水里蔓延开的鲜血,令原本紧追不放的夜千筱微微一愣,脸上闪过抹难掩的错愕。

    这么容易就让赫连长葑受伤了?

    她不确定,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在海里受伤,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愣神和迟疑间,赫连长葑已经逼近,一手便抓住她握有三棱军刺的手腕。

    夜千筱没有动弹。

    再抬眼,去看跟她保持同一水平线的赫连长葑,夜千筱微微蹙眉。

    不经意间,见到赫连长葑剑眉微扬。

    意思是——

    还继续吗?

    这里可是水下,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装备,只是纯粹的在水下憋气,着实打不长远。

    夜千筱的憋气时间最长近四分钟。

    赫连长葑……

    不知道。

    夜千筱在心里琢磨了一番。

    想罢。

    冷清的神色渐渐淡去,夜千筱抬了抬眼,唇畔倏地扬起抹笑容。

    抓住三棱军刺的手腕一转,从赫连长葑手掌那方向绕过去,灵活地挣脱了赫连长葑的束缚,再一抬眼,左手已朝赫连长葑的肩膀抓过去!

    猝不及防地靠近,赫连长葑刚想将夜千筱挡开,可夜千筱半路一个转弯,手指却袭向了他的下巴。

    捏住、靠拢。

    扑来的力道有些重,两人唇齿相撞。

    打到一半,忽然来这么一招,是赫连长葑没想到的,片刻的愣怔间,夜千筱已经环住他的脖子,愈发深入地同他交缠。

    有过刹那的僵硬,可下一刻,赫连长葑便反应过来。

    夜千筱在夺去他的空气。

    微微垂下眸,正好与夜千筱的对上。

    狭长的眼睛,稍稍地眯起,有亮光在隐隐浮现,仿若暗夜星辰,那双清冷的眼睛,唯有清醒和自制,毫不掩饰其中的狡黠,看起来不过是顺带地逗弄他。

    赫连长葑心里阵阵无奈。

    伸出手,一只手搂住夜千筱的腰,一只手摁住她的脑袋,赫连长葑眼神一暗,毫不客气地加深这个吻,要夺主动权。

    吻上她的唇,柔软如棉,带着海水的涩味,刺激着感官与味觉。

    不遑多让的夜千筱,似是将其当做玩笑般,眼底尽是玩味的笑容。

    两人颇有默契地上浮。

    继续这样下去,他们俩根本就直接“殉情”算了。

    自然,他们还没失去理智。

    在两人失去最后一点空气的刹那,海水覆盖的压力赫然消失,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夜千筱在第一时间移开赫连长葑的唇。

    空气灌入,令原本火烧火燎的肺部舒缓了点儿,夜千筱深深呼吸着,可右手手腕的动作依旧不变。

    手握着三棱军刺,抵在赫连长葑后颈。

    只要她稍稍用力,赫连长葑将会命丧黄泉。

    当然——

    赫连长葑的军刀,也抵在了她后背。

    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生。

    他们都是聪明人,如果在实战里,应该知道选什么。

    但,在演习中,夜千筱却摸不准,赫连长葑到底会选择什么。

    稍稍靠近,凑到赫连长葑唇边,却保持着不接触的距离,夜千筱缓缓开口,“你选吧。”

    一场演习,是生是死都无所谓。

    锁眉盯着夜千筱,赫连长葑低下头,额头与夜千筱的相撞。

    “你可以走。”

    眼睛微微一暗,赫连长葑一字一顿地说着。

    回看着他,与他的视线交错,夜千筱并没说话的意思。

    很显然,赫连长葑还有后话。

    “说吧。”

    赫连长葑嗓音压得很低,显然有些许沙哑,落到耳里又方方正正的,有棱有角。

    “说什么?”夜千筱表情不变,冷静的询问道。

    “你说呢?”赫连长葑反问。

    眼睑稍稍眯起,夜千筱的头往后移了移,离开赫连长葑的触碰。

    “要补偿吗?”

    勾起唇角,夜千筱轻轻地笑了笑,只是象征性地问着他。

    在问话的那刻,她的眼睛微微弯起,盛着干净的光线,却耀眼的令人着迷。

    升起的太阳已经离海平面有段距离,可光线却很微弱,淡淡的光芒洒落在两人身上,好像为他们笼罩了一层与世隔绝的淡光。

    “为什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赫连长葑的语调渐渐严肃起来。

    “你指什么?”

    夜千筱冷静地问道,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你知道。”赫连长葑冷声开口,视线从她嫣红的唇上扫过。

    “我知道。”夜千筱接过话。

    “所以?”轻轻地问出两个字,赫连长葑眉头拧起。

    “如你所想。”

    勾唇,夜千筱一抬手,便将三棱军刺收了回来。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也将军刀收回。

    两人达成了默契。

    夜千筱瞬间往后移了四五米。

    旋即,稳住。

    “赫连长葑。”夜千筱抬眸,直逼赫连长葑深不见底的眼睛。

    赫连长葑视线停在她身上。

    “这是你最后一次让我。”

    冷清缓慢的声音,一字一字,明明是要求,可从她的口里说出来,却犹如一种警告。

    她至今没有试探出赫连长葑的深浅。

    谁知道这个男人的极限是什么?

    当夜千筱开始怀疑赫连长葑无所不能时,她也开始正视与赫连长葑之间的差距。

    什么都差一招——

    真不爽呢。

    “好。”

    眸光微微一动,赫连长葑依旧应下了。

    平心而论,他并没有让夜千筱什么。

    在海里,依旧是夜千筱占据上风。

    她只是下不去手。

    他也没想伤害她。

    如若真正对抗,谁也不知道,究竟结果如何。

    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并没有赢。

    “再见了。”

    继续往后游着,夜千筱看了他一眼,稍微闲散地说完,便翻转过身,直接朝前面游去。

    赫连长葑停在原地,凝视着她那抹身影消失在大海里。

    如你所想?

    原本神情严肃的赫连长葑,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么句话,脸色没来由地便缓和下来。

    真的……如他所想?

    ……

    夜千筱游了二十来分钟。

    在即将抵达跟刘婉嫣约定的地点时,游泳的动作渐渐的停了下来。

    在海水里待得太久了,四肢基本没了知觉,任何温度都感知不到了。

    可——

    夜千筱还是觉得有点热。

    唇和心。

    滚烫滚烫的。

    拧了下眉头,夜千筱抬眼看看蔚蓝天空,没有继续耽搁,吸了口气便潜入了海水中。

    心情有些控制不住的浮躁。

    脑海里闪过种种画面,还有那一句又一句的询问。

    说什么?

    她当然知道赫连长葑想让她说什么。

    跟赫连长葑打平的方式,按理来说有很多种,可夜千筱为何偏偏选了那一种?

    当然是因为——

    那是他。

    换做是别人,夜千筱一刀就刺过去了,自是不会耍些小花招。

    可是,曾经不肯承认时,还有各种理由可以逃脱,烦心也不过是片刻之事,可,一旦连她自己都承认了……

    那她就只想将赫连长葑千刀万剐解恨了。

    真他妈的混蛋!

    好端端的,招惹她做什么?

    冰冷的海水将身上的温度一点点地夺去,夜千筱在自己憋气到极限的时候,终于从海水下面冲了上来。

    浪花飞溅,阳光折射出缕缕光线,展现出一种非同寻常的美。

    “千筱?!”

    刚听到动静,刘婉嫣便提高警惕看过去,直至看清楚夜千筱时,她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是我。”

    浮在海面,夜千筱抬手,想将头盔戴的正点儿。

    不曾想,刘婉嫣眼底喜悦闪过,直接朝她扑了上来,狠狠地抱住她的肩膀,那力道之大,直接勒得她骨头生生发疼。

    嘴角一抽,夜千筱横了她一眼,一手抓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推到半米之外的距离。

    刘婉嫣也不介意,眉头扬的很高。

    说真的,在这里等待的时候,她还真怕夜千筱一去不复返,只留下她一个人了。

    现在看到夜千筱,先前悬着的那颗心总算落地,自然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了。

    “走吧。”

    正了正头盔,夜千筱看了眼湿漉漉的衣袖,无奈地朝刘婉嫣说道。

    “嗯。”

    刘婉嫣点头答应。

    她们平时在海里待的时间也不短,可毕竟有些防护措施,就连蛙人的潜水服都是隔热的,效果肯定要比她们穿着这样的陆地作训服要好多了。

    越早离开,她们越快脱离随时有可能的危险。

    “吃点儿。”

    游了几分钟,夜千筱忽然掏出包压缩饼干来,丢向刘婉嫣的方向。

    抬手在半空中接过,刘婉嫣一扬眉,轻快地应声,“谢了。”

    吃了压缩饼干,两人补充了些体力,奈何两人的水壶都空了,没法补充水源,只得默契地加快前行的速度。

    一、不能被追上。

    二、再这样下去,得跟大海耗上了。

    必须快点抵达目标岛屿。

    ……

    上午,九点。

    两人渐渐看到了坐标上的岛屿。

    这时的她们,体力基本消耗光了,随时都有可能沉入海底。

    “千筱,赫连队长他们,”往回看了几眼,刘婉嫣奇怪地看向夜千筱,问道,“怎么一直没追上来?”

    “不好吗?”

    一直保持速度往前游,夜千筱心不在焉地问道。

    又累又冷,到只凭意志前进的程度,夜千筱根本没心思在乎其它。

    刘婉嫣扑腾扑腾地靠近她,拿出仅有的精力来,“好是好,但总觉得,有些怪。”

    “他们估计顺便去扫荡周围的据点了。”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淡淡分析道。

    “哈?”

    刘婉嫣惊讶出声。

    难不成,赫连队长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这座岛屿,而是——

    沿途扫荡?!

    “所以——”语调微顿,夜千筱倏地挺住,旋即抬手拉住继续往前游的刘婉嫣,“已经有另一只队伍,捷足先登了。”

    “……”

    突兀地被拉住的刘婉嫣,迷茫的眨了眨眼。

    温度下降,她的大脑运转也慢了许多。

    直至愣怔了三秒后,她忽然恍然大悟——

    我勒个草!

    这意思是,岛上可能有埋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5、最后一次让我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