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6、演习神秘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阳光,岛屿,大海。

    冰冷刺骨的海水,严重地损耗她们的身体。

    “那我们该怎么办?”刘婉嫣抿了抿唇,颇为愁闷地看向夜千筱。

    岛上有埋伏,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

    无法确定的是,藏在那里的,是红队,还是蓝军。

    如若是红队,她们只需要表露出身份就好了,可如果是蓝军,那就只能看她们的运气到底好不好了。

    “上去。”

    扬了扬眉,夜千筱饶有兴致地勾唇,肯定的说道。

    她知道刘婉嫣在想什么。

    但,埋伏,是其中一种可能性。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红队在外围的埋伏被攻破,可蓝军也放弃了在外围驻守观察红队援军。

    毕竟,就夜千筱的理解来看,蓝军的队伍人数远远不如红队,有没有多余的兵力留在那里还是一回事儿。

    “有啥方案吗?”一边问着,刘婉嫣一边动了动手腕。

    既然有可能面临战斗,那么,还是先活动一下筋骨再说。

    万一上岸后遇到不测,她也可以加快速度逃跑啊。

    “没有。”

    夜千筱耸耸肩。

    连敌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她又不会未卜先知,就更不要提所谓的方案了。

    她们能做到的,就是随机应变。

    这种无关生死的事,夜千筱倒也没多少斗志。

    “……”

    刘婉嫣无奈叹息。

    “先找个可以上岸的地方。”夜千筱提议道。

    “好。”刘婉嫣赞同地点头。

    在她们靠近的这块,不是海滩,而是颇为陡峭的悬崖,上面生长着繁茂的树木。

    这样的地形,夜千筱和刘婉嫣靠近很容易,来到边缘也不会轻易暴露目标。

    但如若有人在上面埋伏,她们想要上岸就难上加难。

    两分钟后。

    夜千筱和刘婉嫣通过潜水,来到了悬崖的边缘。

    近乎九十度的陡坡,陡壁上覆盖着泥土,上面生长着一棵棵粗壮繁盛的树木,有不少的树根暴露在空气外面,但更多的皆是在岩石里扎根。

    刚冒出头,两人从下往上,观察了下上面的情况。

    树木过于茂盛,就算是冬天,也少见有凋谢的树叶,一片片遮挡在上面,将她们的视野遮挡住。

    能见到的,唯有树叶、粗枝、树根,还有那偶尔暴露的陡壁。

    有风,树叶沙沙作响。

    有水,顺着悬崖哗哗流下。

    唯独,没有人的气息。

    “有埋伏。”

    收回视线,夜千筱朝刘婉嫣低低开口。

    唯有刘婉嫣能听见的声音。

    “在哪儿?”

    刘婉嫣一脸的莫名。

    啥埋伏?

    无论怎么看,她也什么都看不到啊!

    “你头顶。”夜千筱简洁的说道。

    她没有时间跟刘婉嫣详细解释。

    对方隐藏的很好,看得出很专业,以肉眼去看,绝对看不到的。

    夜千筱是通过不协调的树枝晃动判断的。

    经过狙击手的训练,夜千筱在野外环境待的时间占大多数,在怎样的环境下,有怎样的动静……

    全部都是练出来的。

    “那我们还上吗?”

    刘婉嫣皱眉问道。

    她也不是什么事都得征求夜千筱的意见。

    现在她们所面临的情况,她还是能够分析出来的。

    夜千筱能够发现埋伏者,那埋伏者也肯定不是瞎子,应该早就发现了她们。

    只是树木遮挡,不方面他动手而已。

    如果她们要上去,就必须想办法除掉他。

    而,如果她们选择绕道,那问题也不会好转,因为对方极有可能盯上了她们。

    一旦被盯上,对方就有可能缠着她们。

    直至将她们俩全部清除。

    “上。”

    夜千筱果断开口,不容置否。

    一个埋伏者而已。

    还不至于让她们四处躲藏。

    “过来。”夜千筱朝刘婉嫣招了招手。

    刘婉嫣侧过身,将耳朵靠近她那边。

    夜千筱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刘婉嫣边听边点头,先前皱起的眉头,也在渐渐地舒展开来。

    与此同时,悬崖上面。

    埋伏者纳闷地看着在海里的两个女兵,心里遮掩不住的纳闷。

    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

    发现他了?

    现在在策划行动方案?

    埋伏者纳闷着,却不愿意相信这个理由。

    他隐藏的那么好,完全躲在了枝叶后面,在下方的位置,是不可能发现他的。

    正琢磨间,下面的人已经有了动作。

    埋伏者集中注意力,仔细朝下面看过去,那两抹身影都被树叶遮挡着,而他手中拿着的是步枪,根本就没办法准确瞄准。

    只能等她们将身影彻底暴露。

    可——

    盯了好几秒,埋伏者就彻底傻了眼了。

    有个女兵直接往上爬,蹭蹭蹭的,一下子就来到了四五米高的地方,可从头到尾都在他的视野之外!

    全部被繁枝叶茂挡住了!

    真的知道他潜伏了?

    埋伏者的大脑迅速旋转着,预备研究着接下来的方案。

    他的视线紧紧盯着那抹还在移动的身影,终于在观察完周围的情况后,发现了一个空隙。

    只要那人再往上个两米,就会暴露在没有树枝遮挡的范围,也正好适合他开枪。

    “诶,她好看吗?”

    突兀的,有声音从下方悠悠飘来,令专注盯着那边的埋伏者,非常烦躁地皱了皱眉。

    但,下一刻——

    一双眼睛,顿时瞪得如铜铃般大小。

    草草草!

    怎么回事?!

    回过神来,埋伏者下意识低下头,一眼就撞上夜千筱那双灿耀星辰的眼睛,黑亮而摄人,隐约还透露着几分狡黠和悠然自得。

    悄无声息爬上来的夜千筱,此刻就在他潜伏的树枝下面,一抬手抓住了他锁在的树枝边缘,下面则是踩在了岩石边缘。

    这动作难度很大,她整个人倾斜着,将力道放到脚尖的摩擦和手上。

    不过,就她的神情看来,似乎挺轻松的。

    “你你你……”

    埋伏者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同时端起了步枪,就朝下面的夜千筱砸过去。

    丫丫的!

    必须把她弄下去!

    “砰——”

    他的步枪还未砸下去,手枪的枪声便响了起来。

    声音是从他斜后方响起的。

    埋伏者整个儿怔了怔,旋即回过头,惊讶地朝斜后方看了过去。

    只见在他惊愕下、被他忽略的刘婉嫣,此刻便出现在他先前找的空隙里,她手中拿了一把枪,正好指着他这边。

    毫无疑问,那枪就是她开的。

    再一侧过头,身后阵阵蓝色烟雾冒起,标志着他这场演习的结束。

    “你……”好歹心理素质强大,埋伏者咽了咽口水,将瞠目结舌的表情收了回去,旋即往下盯着夜千筱,不由地问道,“怎么上来的?”

    “爬上来的。”

    保持着原先那个姿势,夜千筱眯了眯眼,也不隐瞒地回答他。

    谁不知道你爬上来的!

    难不成你还有办法飞上来?!

    埋伏者在心里吐着槽,可心里疑惑没被解决,自然不好跟夜千筱撕破脸皮,只得抱着谦虚的心态不耻下问,“怎么没声音?”

    “没声音吗?”微微侧头,夜千筱似乎很好奇地问道。

    “……”

    埋伏者心里骂娘。

    当他是聋子啊?!

    有没有声音,他还能听不到?!

    虽说他的注意力都在那边的女兵身上,可这也不代表他会隔绝周围一切声响。

    在他看来,夜千筱是忽然出现在下面的。

    “要不……”幽幽开口,夜千筱语调一顿,旋即扬唇,狭长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你下去试试?”

    “哈啊?”

    单纯的埋伏者,不明所以地眨了下眼。

    下一刻——

    趁他没防备,夜千筱抓住树枝的手稍稍用力,修长的两条腿顺着悬崖壁倏地往上,再在半途中飞向埋伏者,横扫到埋伏者的双腿。

    “啊——”

    埋伏者被生生撞得脱离树枝,同时也因双手都抓着步枪,一时间来不及放手,整个人只得往树下飞去!

    在他掉落的那刻,夜千筱借助双手的力道,整个人一跃,来到了潜伏者先前的位置。

    与此同时——

    埋伏者被逼无奈丢下步枪,身体在空中迅速反应,笔直如线地落入了海里。

    十多米高,对于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来说,本就不是问题。

    这也是夜千筱放心大胆地将他踢下去的原因。

    看了下面一眼,见对方安然地浮上来,夜千筱便从树枝上站起身,继续往上面爬。

    “喂,你想做什么?!”

    陡崖下面,响起了埋伏者暴怒的声音。

    这水多冷啊!

    为啥他一个“死人”还要承受这种待遇?!

    夜千筱没有理睬他。

    就算她解释,对方估计会更暴躁。

    因为她只是想借助这根树枝往上面爬而已。

    海里。

    怒火滔天的埋伏者,看着两人不声不响地就往上爬,整个人气得三窍生烟,只恨不能立马冲上去将夜千筱她们给扯下来丢水里!

    哪有这样虐待“死人”的?

    烦躁间,耳麦忽然传来个声音,“副队让我联系你,你那边有枪声,怎么回事儿?”

    “我挂了。”

    埋伏者板着脸回答道,声音里满是不甘和愤怒。

    “哈?”那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死了。”埋伏者换了种说法。

    “哦……”那边拖长了声音,犹豫了一下,旋即纳闷地问道,“你就尿尿的功夫,就把自己尿死了。那啥,千万别跟队长和副队说理由,小心你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隐藏的鄙视和幸灾乐祸,全被埋伏者听到耳里。

    他嘴角狠狠一抽,咬牙切齿地开口,“我谢您啊。”

    “不谢,不谢。”那边声音变得欢快起来,紧接着又补充道,“既然你死了,我就不跟死人说话了,我会替你烧柱香的。”

    “艹!”

    埋伏者忍不住破口大骂,手握拳头狠狠地朝海面砸过去,顿时水花四溅。

    但——

    脏字刚出口,通讯就被掐断了。

    埋伏者气得额角青筋直跳。

    奶奶的!

    回去真想弄死这混蛋!

    真他妈欠抽!

    深深地吸了口气,埋伏者无奈地抓了下头,再抬了抬眼,隐约从树叶中看到两个登到顶端的身影,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本来不是在这里埋伏的。

    他们有狙击手,而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类似的埋伏。

    他就是路过,无意中发现有人影靠近,这才心血来潮想解决掉这两个,没想到,不仅没有将那两个女兵解决掉,反倒是把自己给解决掉了。

    真是撞了狗屎运!

    ……

    悬崖上。

    夜千筱和刘婉嫣相继上去。

    “千筱。”

    稳住身形,刘婉嫣看向夜千筱,喊了她一声。

    “什么?”刘婉嫣偏过头,扫了她一眼。

    稍稍沉思了下,刘婉嫣道,“既然这里有埋伏,附近应该还会有,要不,我们俩分开行动吧。”

    分开行动,为了顾全大局是假,实际上是不想拖夜千筱后退。

    她知道,夜千筱为了让她活下来,多多少少是有些顾虑的。

    她本来早就该牺牲的,若不是碰见了夜千筱,甚至都不会来这里。

    怎么说,也不好继续拖后腿了。

    要知道,在演习里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

    微微凝眉,夜千筱一抬眼,看清楚刘婉嫣眼底的执着,当下也不在犹豫,直接道,“可以。”

    刘婉嫣顿时松了口气。

    “我走这边。”夜千筱随手指了右边。

    “我走这边。”

    刘婉嫣指了指左边。

    “好运。”看她,夜千筱淡淡开口。

    “嗯。”

    刘婉嫣认真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也不再停留,更不用说商量方案,直接朝自己选的方向离开。

    这里有过枪声。

    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发现,然后追踪到这里来?

    反正没有上头的命令,她们现在只能自主行动,能消灭一个蓝军的就消灭一个,能活久点儿就活久点儿。

    夜千筱走得很潇洒,连头都没有回,很快就消失在树丛里。

    刘婉嫣看了看她的背影,这才顺着自己选的方向离开。

    ……

    中午时分。

    太阳当空,有阳光从树枝里洒落下来,偶尔触碰到,却依旧感觉不到什么温度。

    刘婉嫣身上的衣服未干,整个人冷得直打哆嗦,就连行动力也减缓了不少。

    转悠了近俩小时,一直没有遇到一个人的刘婉嫣,渐渐地开始体力不支,便打算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

    但——

    她刚找到个好的隐蔽点,一绕过去,才看清楚隐蔽点的情况,整个人就愣住了。

    她找的是一棵树后面,周围都是茂盛的杂草从。

    而,在树的背后,早已趟着个人影。

    对方穿着蓝军的作战服,整个人就懒散地侧着躺在草地上面,周围有杂草遮掩着,可他的身影却没有刻意隐藏,不过一眼就扫的个清晰。

    呃。

    是挂了的还是……

    这么想着,刘婉嫣便有些不确定起来。

    毕竟,按照她的正常思维模式,参与这场演习的人,基本都是紧张而严肃的,她从未见过有这样懒散、消极的。

    尤其是,在他周围,没有一个人看守。

    若不是挂掉了的,怎么可能有这么悠闲?

    刘婉嫣渐渐走近几步。

    “喂。”

    正值纳闷探索间,前方忽的听到个冷清的声音。

    带着丛林清风的气息,清冽好听。

    但,以“喂”开头的打招呼,态度都不咋的。

    刘婉嫣很快顿住步伐,旋即抬了抬眼,朝躺在前方的人看过去。

    由于走近了几步,躺在那里的人,也愈发看得清晰。

    的确是蓝军的人。

    对方一动不动,头盔稍稍往下压,将他的眉眼微微遮掩,有阴影洒落到他的眼底,看不清情绪的眼睛里,被蒙了一层暗淡的影子。

    有光线从树叶缝隙里洒下,落到他的下巴处,笼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脸上抹着军用油彩,看不太清他的样貌,但就凭那脸部的轮廓来看,也能得知他的容貌长得不错。

    不过几眼的打量,刘婉嫣悄无声息地抬起手,摸到了腰间的那把手枪。

    如果对方是蓝军活着的人——

    那么,必须抹杀!

    “我劝你别掏枪。”

    手指刚刚摸到枪支,凉凉的、悠闲的声音再度飘来。

    刘婉嫣看到他薄唇轻启,确定那话是他说的。

    不知为何,刘婉嫣的心愈发谨慎起来,她的手指僵硬住,没有动弹,视线紧紧锁定在他的身上,严肃而小心地问,“你是谁?”

    那人没有第一时间答话。

    顿了顿,男人倏地从地上坐起来,右腿微微弯曲着,右手的手肘搭在上面,同时左手抬起,抓住头盔的边缘,将其戴的正了点儿。

    “问我?”

    侧过头,男人朝这边看来,淡淡的话语飘落。

    刘婉嫣心稍稍一惊,看清楚男人眼底的嚣张,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张扬与自信,好像完全不将刘婉嫣放到眼里。

    情况有些不对劲。

    但,刘婉嫣也说不出来。

    明明她占据上风,只要她抽出手枪,完全可以在一两秒内解决他。

    而他似乎没有防备,高傲嚣张的人,总是会对她没那么警戒。

    跟他拼,刘婉嫣把握有大点儿。

    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是什么问题?

    “是。”

    思考无果,刘婉嫣盯着他,肯定地应声。

    “抱歉,我不想回答。”

    懒洋洋地回答,男人态度嚣张而淡定。

    收回视线,不再去看刘婉嫣。

    他准备起身。

    “不准动!”

    见到他的动作,再瞥见他腰间的那把枪,刘婉嫣立马喝了一声,同时将自己腰间的手枪掏了出来。

    拉保险,对准——

    细微的声音响起。

    刘婉嫣只觉得胸口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旋即,红色的烟雾忽的升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6、演习神秘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