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7、演习尾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子弹狠狠撞击着胸腔。》し

    纵使穿着防弹衣,那力道也是极重的。

    刘婉嫣下意识捂住了胸口。

    在红色烟雾升起的同时,一抬眼,看向站在前方的那个男人。

    击中她的是狙击子弹,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动不动,连掏枪的姿势都没有。

    那一枪,自然不是他开的,而是隐藏在背后的狙击手。

    “你……”

    忽的张口,刘婉嫣眉头一皱,想要问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疑惑太多了,不知从哪儿开始问。

    哪来这么个人?

    将演习当做游戏,悠闲地参与,可背后却有专业狙击手保护。

    视线微微一转,刘婉嫣看清他的肩章,冷不防地又是一怔。

    一杠三星。

    上尉!

    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四五的模样。

    虽说见过同样年龄但两杠一星的封帆,可封帆那号人物,从头到尾就是个变态,刘婉嫣就没有把他当做正常人来看。

    不曾想——

    她随便一逛,又碰见个变态?

    丫的醉了!

    “大神,报个名呗。”

    盯了他几秒,刘婉嫣倏地释然,转而扬了扬眉,笑着问道。

    被变态给坑死,那也不算亏。

    就像她如果挂在封帆手上,她也只会觉得自己技不如人。

    男人朝周围看了几眼,闻声,再一偏头,看向刘婉嫣这边,见着她周围还未散去的红烟,不由地皱了皱眉。

    “阮砚。”

    他声音冷清,漫不经心地回了她。

    “哪个‘砚’?”刘婉嫣追问道。

    “自己猜。”

    毫无详细解释的意思,阮砚的声音尤为冷淡。

    说完,他往旁边走了几步,一只手就将摆放在草丛里的大量设备捡起来,再一抬手,将其背在了肩膀上。

    “……”

    看着他的动作,刘婉嫣脸上笑容不变,可视线却不由的冷了冷。

    不回她,没关系。

    但——

    作为个经过高等教育、在部队学习过多种理论知识、见识过不少高科技的刘婉嫣,一眼就发现他的那些设备有问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全部是电子对抗设备……

    我勒个草。

    难不成,这一段时间,她们的通讯设备一直受到阻扰,就因为眼前这一个人?!

    一个人?!

    光是想想,刘婉嫣就气血上涌。

    妈的,他们红队那么多高科技人才,竟然拼不过他这一个人?!

    这事要是被传出去,指不定有多少红队的得被气得呕血了!

    这也太讽刺了点儿吧?

    一大群草泥马从心里奔驰而过,刘婉嫣怔怔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的扶额叹息。

    真成!

    红果果的受打击啊!

    ……

    夜千筱在树丛里走动。

    这座岛屿的面积较广,没有其他岛屿一般,红队的兵力可以到处分散。

    不过,估计是总部驻扎的地方,所以兵力充足,不少地方都有分散的兵力。

    只是,都挂了。

    一个个不明所以挂掉的红队成员们,全部聚集在一起,骂骂咧咧地在诅咒那些背后灭了他们的人。

    夜千筱便干脆绕过他们了。

    同时,随着愈发的深入,夜千筱动作也愈发小心。

    她犹如鬼魅,在树丛里穿梭,行动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她的移动几乎不引起丝毫警觉。

    直至——

    在下午三点左右,她毫无目的地在树林里转悠时,忽然听到枪响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

    步枪、冲锋枪、突击抢。

    在耳边寂静了那么久后,忽然听到枪声的夜千筱,很快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当下,也没有迟疑,迅速地朝声源方向靠近。

    不一会儿,便见到了人的踪迹。

    两方都处于隐蔽状态,在对方按捺不住冒出头时,偶尔会放个几枪,同时也会逼着对方冒头。

    丛林,向来是个好的隐蔽地点。

    红蓝两军的着装很明显,夜千筱正是从蓝军的后方逼近的。

    在旁边观察了下状况,夜千筱也没有去辨认红队的究竟是什么人,直接将腰间的手枪拿了出来。

    轻巧方便的手枪,可是她在行动中最不可缺的。

    灵活地来到一棵树下,夜千筱躲在其后,同时观察着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对面的蓝军。

    两个人。

    离她的距离不过二十米。

    这样的距离,加上对方不曾注意到她,她的准确率可以达到百分百。

    “砰——”

    找准最近的目标,夜千筱毫不犹豫地摁下扳机。

    浓烟应声而起。

    得知自己“牺牲”的蓝军成员,顿时停下了持枪的动作,不可思议地朝这边瞪了过来。

    与此同时,在他旁边的同伴,快速反应过来,夜千筱还来不及补充第二枪,他的机关枪就呱呱呱的扫射而来,逼得夜千筱只得在树下躲藏。

    火力极猛。

    夜千筱连探出头的空隙都没有,只得任由对方边开枪边靠近,心里已经打准了近身搏斗的准备。

    除非——

    她遇上的不是猪队友。

    等了两三秒,当枪声愈发接近的时候,机关枪的声音戛然而止。

    眉头微微一扬,夜千筱松了口气。

    停顿了下,夜千筱偏转过身,朝蓝军成员朝这边逼近的方向看去。

    只见得冉冉升起的蓝色烟雾。

    蓝军成员挫败地站在原地,同时也放下了手中的机关枪。

    夜千筱从树后面走出来。

    “夜千筱。”

    看了两眼蓝军二人,夜千筱便听到有人喊她。

    声音倒是挺熟悉的。

    一扬眉,夜千筱侧过头,朝左边红队的方向看去。

    一眼便见到对面的两人。

    封帆和席珂。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手里皆是拿着步枪,脸上抹着军用油彩,跟记忆中的倒是相差无几,也不见得有多狼狈。

    喊她的,自是封帆无疑。

    “巧。”

    抱住步枪,夜千筱看着他们俩,眼底是淡淡的笑意。

    “你怎么在这儿?”

    问话的是席珂。

    盯着她,席珂满是狐疑,确实很怀疑夜千筱的来路。

    在她印象中,夜千筱应该被分配到距离稍远的到据点才对,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就跑到这里来了?

    迎上她的视线,夜千筱耸耸肩,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过程过于曲折,说出来也没啥意思。

    “你们的通讯呢,怎么样?”

    绕过灌木丛,夜千筱一边走过去,一边问道。

    她已经放弃联系上面了。

    反正是无头苍蝇,她也乐得自己行动,但封帆和席珂本就是在这里的,没准会知道些什么。

    “断断续续。”看着她,封帆回答着。

    “哦?”

    夜千筱挑了下眉。

    “都在互相干扰,”封帆解释道,微顿,垂眼朝她问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

    夜千筱耸了耸肩。

    除了那次,她就没接到过其他信息,完全不知道两边究竟在做什么,更不清楚他们暗中切磋的有多激烈。

    反正她也不是干这行的。

    盯了她几眼,封帆微微蹙眉,继续问,“你怎么来的这里?”

    “我们那边结束了,”夜千筱眯起双眸,“正好断了联系,就到处转转。”

    “……”

    封帆一脸看白痴的模样看她。

    就夜千筱这态度,无论她说什么,各自都能分辨出真假。

    毕竟,夜千筱的“随口说说”,一直都没什么真话。

    “我跟你们行动,”夜千筱摊了摊手,询问道,“不介意吧?”

    “随便。”封帆算是答应了。

    席珂看着夜千筱,眉头轻轻一皱,却没有说话。

    她从来没有跟夜千筱合作过,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默契。

    若是平时行动,肯定会避开夜千筱,但这并不是能允许私人恩怨存在的地方,演习毕竟得以大局为重。

    只要夜千筱不拖后腿,席珂也不觉得有什么。

    得到两人的同意,夜千筱动了动手腕,将步枪甩到了肩膀上,同时也将手枪放回了原位。

    “你的狙击枪呢?”

    察觉到异样,封帆纳闷地问。

    夜千筱作为狙击手,分配到她手上的是狙击枪,怎么一转眼到她这里的,就只有步枪了?

    提及狙击枪,夜千筱脑海里便闪过赫连长葑那张脸,顿时神情稍稍一冷。

    “被抢了。”

    夜千筱似是不经意地回答。

    于是,封帆也没有多问。

    席珂移开视线,不再去看她。

    夜千筱是狙击手,但同时也是蛙人。失去了狙击枪,并不代表,她会就此失去了战斗能力。

    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夜千筱“初来乍到”,并不知道附近的情况,只能跟着封帆和席珂行动。

    而,两人得到的任务,是尽量的拦截住蓝军的攻击。

    今日凌晨三点,蓝军的人便有个小组潜入,成功突破了岛屿外围的第一层防线,而再让他们继续下去,指挥部随时都有可能毁灭,便只得将蛙人分成小组行动。

    尽最大的能力,阻止蓝军的行动!

    夜千筱先前是独自行动,加入了席珂、封帆的队伍后,自然是同他们一样。

    埋伏,清除!

    但——

    岛屿那么大,谁也不知道,蓝军究竟在什么地方。

    所以,直到夜幕降临,他们这个临时三人小组,也再没有搜寻到任何蓝军小组。

    “有吃的吗?”

    趴在草丛里,夜千筱将头盔往上推了推,旋即朝右侧的封帆问道。

    看了她一眼,封帆丢了包压缩饼干过来。

    夜千筱欣然接受。

    昨个儿被赫连长葑“搜身”时,身上的一半存粮也被他给搜走了,剩下的也都跟刘婉嫣分吃了。

    如果不是有封帆,她估计得弄掉一两个蓝军成员,才能拿到吃的填饱肚子。

    水的话……

    这座岛上,到处是水资源,他们都不缺。

    给了夜千筱一份,封帆又给了席珂一份,三个人就地吃了点干粮。

    “轮班吧。”

    待到三人吃完,封帆沉声说道。

    “你说。”

    夜千筱将分配任务交给了封帆。

    “现在九点,每个人守三个小时,你第一,我第二,你……”话说到一半,封帆偏了偏头,朝右边的席珂看了过去。

    “我第三。”

    席珂接过话。

    夜千筱喝了口水,用眼角的余光却看右侧的两个人。

    从见到席珂开始,夜千筱听她说话,就没有超过十句。

    平时还算话比较少的封帆,倒是时不时跟自己交流几句。

    夜千筱有些纳闷,毕竟——

    自认为,对席珂的不至于针对,平时纵使一间宿舍,也极少有交流的时候,所以这种见面就拉着脸的态度,夜千筱是怎么也无法理解的。

    “夜视镜。”夜千筱朝封帆伸出手。

    封帆将夜视镜交给她。

    夜千筱带上夜视镜,然后弄了点儿新鲜的杂草来交给封帆,代替装饰了一个下午的焉了的草。

    之后,便在先前的位置继续趴下观察情况了。

    她穿的是狙击手专用的“吉利服”,可以让她充分的融入环境,不需要其他的来帮助隐藏。

    封帆自己换了些杂草,又将一部分给了席珂,席珂犹豫了一下,倒也收下了。

    两人相继趴下休息。

    ……

    那天晚上,夜千筱守了三个小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而,等到封帆和席珂轮流值班时,夜千筱在浅梦中也没听到丝毫动静。

    直至翌日清晨六点——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杂乱的枪声,惊扰了三人的注意力。

    原本就在警惕中沉睡的夜千筱和封帆,瞬间惊醒,旋即在没有彻底清醒的刹那,将手边的步枪拿起来。

    上膛、扣扳机、瞄准。

    倏地,眼神一派清明。

    与此同时,拎着步枪起身的席珂,见到两人这默契的动作,嘴角冷不防地一抽。

    “九点钟方向,七百米左右的距离。”

    彻底清醒过来,夜千筱侧了侧头,朝封帆说道。

    封帆看了她一眼。

    然后,两人从地上爬起来。

    焉了的杂草相继落下。

    “走?”夜千筱一侧头,征求封帆的意见。

    当然,她也只是象征性地问问。

    “走。”

    看她,封帆点了点头。

    席珂脸色僵硬地站在一旁。

    基本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夜千筱和封帆决定好后,就朝席珂看了眼,然后便朝着枪响的方向过去。

    蓝军的人都是变态,按照常理来判断,只要是被蓝军盯上的,红队这边的人铁定会处于弱势。

    三人赶到一半时,声音就渐渐停歇下去,三人默契地加快了脚步。

    然而——

    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等他们赶到时,就只见到一支十三人的队伍,全部瘫倒在地上,有几个愤愤不满的人,正在破口大骂。

    可,大部分的人,还是满脸沮丧地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

    扫了眼情况,席珂拧起眉头,朝他们问道。

    陆续有人抬起眼,打量着他们三人,可脸上皆是无奈的情绪。

    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少尉军衔的军官抬头,看着他们回答道,“就一个人,把我们全灭了。”

    “一个人?”席珂抓住这几个字。

    就一个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将他们这里十三个人全灭?

    就算是他们蛙人,都不可能办得到!

    顿了顿,封帆问道,“朝哪个方向去的?”

    “朝哪个方向去的……”那个少尉笑了笑,有着点嘲讽的意思,“你们还想追上去?算了吧,那种变态……你们还是安分点儿,争取在这场演习里活久点儿吧。”

    “呵。”

    紧盯着他,席珂冷笑一声。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好样的!

    难怪这么多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被灭的一个不留。

    听出她那声笑里的不屑,少尉心里很是不爽,可他刚想跟席珂争执,便瞥见了他们身上的肩章。

    三个人之中,唯一的一个男人,是两杠一星的少校。

    浑身张扬和冷傲,被他的视线盯住,就觉得后背发凉。

    刚刚跟他说话的女人,跟他的军衔一样,都是一杠一星。

    至于另外一个——

    军衔不吓人,只是个普通的列兵,可不知为何,少尉一对上她的眼睛,就被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所吓住,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这三个,到底是什么人呐……

    想了想,少尉虽说不甘心,可也没胆量在一个少校面前叫嚣,便指了指蓝军那位离开的方向,“那边。”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默契地朝那个方向离开。

    很不凑巧的,他们三个人,都是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

    能在一分钟之内,将这些勉强算得上精英的海军抹杀,且能毫无痕迹地离开,确实算得上强悍,他们之中随便拎一个出来,也不见得有那人的本事。

    可是,就算对方再强悍,那也只是孤身一人。

    而他们三个,人数虽不多,但在那一个人面前,怎么着都算是人多势众的。

    不试一试,怎么能确定最后结果?

    然而——

    被秒的灰头土脸的那个小组,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个离开,心里不知该如何作想。

    ……

    在鲜少有人走过的地方,人一旦从中走过,痕迹就会很明显。

    三人顺着方向而去。

    只不过,最初痕迹还很明显,可跟随了没多久,一切痕迹都被破坏了。

    估计是有大队人马走过,根本没有注意小心行动,而离开的那个蓝军成员,也是顺着他们来的方向离开的,所有的痕迹皆是被混合在一起。

    完全无处追寻。

    “线索断了。”

    事先在前方查看了一圈,席珂紧皱眉头,朝两人宣布道。

    在这条路前面,只有杂乱的痕迹,根本就分辨不出具体的。

    封帆神情有些凝重。

    找到人,就算输了,那也能吸取教训,可现在连人都不找到,总归是有些憋屈的。

    蹲下身,夜千筱捏起根断掉的木头,眉宇紧锁。

    情况有点儿不对劲。

    对方去哪儿,暂且不说。

    但,那个人若真有这般本事,是绝对不会随意逃的。

    可……

    现在,他逃了。

    为什么?

    他灭了他们,对蓝军更有利。

    “不对,”捏住那根小木头,稍稍一用力,木头就折成了两段,她皱眉从地上站起身,偏过身去看立于中间的封帆,“他是想引诱我们离开。”

    封帆看向她,在片刻的愣怔后,顿时了然。

    夜千筱便也没有留多做解释。

    至于另一边,席珂想了想,也很快明白了情况。

    原本情况就对他有利,他本就不需要逃跑,更没必要隐藏痕迹。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想拖住他们,以便他所要保护的人安全撤离。

    可是,他在保护什么人?

    这一点,三人都没有相同。

    “如果他需要跟同伴汇合的话,他现在还在附近。”

    放弃了先前的思路,夜千筱往后面分析道。

    如果真如她所料——

    “隐蔽!”

    封帆意识到不对,立即提醒了一句。

    当下,三抹站于小路中间的身影,没有丝毫停留地朝周围扑去,以最快的速度隐蔽在周围的灌木里。

    “哒”地一声响起。

    在席珂先前站的地方,子弹撞击着一颗石子,将其击得粉碎。

    席珂藏好,听到动静后,再去看那颗石子,终于觉得后怕。

    若不是夜千筱的分析和封帆的提醒,现在她就要退出演习了。

    果然有人埋伏!

    席珂紧紧凝眉,眸色有些黯淡。

    她在单独的一边。

    夜千筱和封帆在对面。

    “哪个方向?”紧握着手中步枪,封帆朝夜千筱问道。

    对方显然是个狙击手,封帆没有研究过狙击,所以,那人隐藏在哪里,估计只有夜千筱这个狙击手能够差距了。

    “不知道。”夜千筱摇了摇头,也毫无头绪。

    对方那一枪抓得很准,在他们即将察觉出时开的,而匆忙之间,难以分神去辨认子弹来的方向。

    当然,根据子弹砸在地上的角度,也可以辨认出方向,但很不巧的,对方击中的是石块,那块脆弱的石头已经四分五裂。

    夜千筱可没那么神,光是观察碎石就能辨认出来。

    最起码,需要对方再来一枪。

    不过——

    思忖片刻,夜千筱低声道,“他可能走了。”

    正在分析情况的封帆,听到声音,朝她那边看了看。

    “他的目的是为了拖延我们,”夜千筱抓着手中的步枪,一字一顿地开口,“不是杀了我们。”

    如果是她,面临需要保护的人,肯定在放完枪的第一时间,就悄无声息地溜了。

    随便对方隐藏和试探。

    毕竟,就这么一招,便足够对方疑神疑鬼好半天的了。

    “这是一种可能?”想了想,封帆问道。

    “是。”

    夜千筱应声。

    她所想的,是“夜千筱”的做法,可对方毕竟不是夜千筱。

    万一对方好胜心起,想要将他们全部歼灭呢?

    一切都说不准。

    “你看着,”封帆叮嘱着,认真开口,“我试试。”

    说着,刚准备起身,可夜千筱一抬手便拦住了他。

    “我来试。”

    斜眼看了看他,夜千筱轻轻勾起唇角。

    “你需要盯着。”封帆态度很强硬。

    “我死了,你一样可以盯着。”夜千筱也不容退让。

    说到底,她没有拖累人的习惯。

    她是半路来这里的,没挂还可以帮点忙,但挂了,于他们来说也没损失。

    重要的是,万一封帆就此“牺牲”了,她可不想同席珂继续行动。

    她懒,没心思去挽救关系。

    “夜千筱。”眉头一皱,封帆喊了她的名字。

    “什么?”

    夜千筱悠悠接过话。

    “算了,”眉头松了松,封帆直接道,“你去吧。”

    “……”

    夜千筱有些莫名。

    没有再同她说话的意思,封帆收回视线,密切关注着周围的情况。

    在作战方面,夜千筱完美无缺,任何事情都可以分析的面面俱到。

    但,缺点也很明显。

    她会相信人,却不愿拖累人。

    封帆不知她经历过什么,自然,也不会冒冒失失地说出来。

    见他这表现,夜千筱摸了摸下巴,似是意识到什么,旋即轻轻一笑。

    她不让封帆出马,最重要的原因——

    她习惯承担责任了。

    看到自己兄弟死在跟前,总归不是一件令人好受的事儿。

    抛开这点想法,夜千筱也没有继续耽搁,直接从灌木丛里站起身。

    与此同时——

    对面,同样有个人,从隐藏点站起身。

    两人面对面,在见到对方身影时,神情皆是有些惊讶,紧随着神色又恢复了平静。

    站在对面的人,自然是席珂。

    干脆的,就在夜千筱身边的封帆,按了按额心之后,也跟着从地上站起身。

    一秒、两秒、三秒……

    三个人,等了几乎十来秒,依旧没见谁身上冒烟的。

    结果,不言而喻。

    “还要站吗?”

    逗弄地挑了挑眉,夜千筱侧身朝封帆问。

    顿时,所有的紧张气氛,在她开口的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脸色一僵,封帆将步枪背上,声音稍凉,“走。”

    夜千筱耸了耸肩,静站在原地。

    席珂先跟上,走在封帆的后面。

    至于夜千筱,则是落在最后,悠闲地跟着他们离开。

    ……

    两日后。

    晚上九点,夜千筱一行人在隐蔽点埋伏。

    这两天,通讯的情况要好点儿。

    所以,红队的伤亡情况,他们也多多少少了解点儿。

    按照这样的情况,顶多还有一天,这场演习就要宣布结束了。

    “有任务。”

    正在喝水的封帆,忽然接到了上级的指示,朝两侧的夜千筱和席珂说道。

    夜千筱吃完最后一口压缩饼干。

    “说。”

    席珂开口。

    “有一个小组被偷袭,需要我们去支援。”封帆言简意赅。

    “在哪儿。”夜千筱问道。

    “12点方向,有三公里左右。”封帆详细道。

    三公里……

    赶过去,在夜里的树丛里赶路,需要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有点儿远。”席珂皱眉估计道。

    “我们是最近的。”封帆同样有些忧虑。

    希望等他们赶过去,那个小组不要全部牺牲才好。

    “行动吧。”

    拎起手中的步枪,夜千筱才地上站起身。

    这两天,开枪的机会不多,她正闲得发慌呢。

    封帆和席珂互看一眼,也没有停顿,拎起枪就从地上站起身。

    朝目标的方向赶去。

    一刻钟后。

    三人来到目的地附近。

    但,还没靠近,他们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他们没有听到枪声。

    丁点儿声音都没有。

    什么情况?

    三人皆是狐疑地对视着。

    这里的光线非常暗,月光隐入云层里,仅有的光线被繁枝茂叶挡住,若非他们都带着夜视镜,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

    “看不到人。”

    在前面反复扫了几圈,席珂在确定之后,才朝夜千筱和封帆说道。

    “‘死’人呢?”封帆问。

    “也没有。”

    席珂摇了摇头。

    放眼看去,一个人都没见到。

    没枪声,没人影,难不成,他们来错了地方?

    当然,还有另外两种可能。

    一、两方人员都没有伤亡,此刻都隐藏在暗处,等待着战争爆发的那刻。

    二、战斗已经结束,不管活的死的,都已经离开。

    “你们待在这儿,”一抬手,将步枪丢到右手,夜千筱朝两人道,“我去试试。”

    “小心点。”

    封帆叮嘱道。

    “知道。”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应着,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说完,直接丢下两人,夜千筱悄无声息地向前,手中的步枪拉开了保险,随时都可以扣下扳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7、演习尾声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