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8、酒壮怂人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风,悠悠吹过。

    脸颊、耳畔、脖子,感觉到丝丝凉意。

    夜千筱彻底来到目的地。

    在远处看不清,但走近了之后,可以明显看到,这里有过战斗的痕迹。

    草木被践踏,灌木被折断,有部分地方战况明显,而离她就近的地方,有着明显的、子弹擦过的痕迹。

    所以,最初的那个判断,可以排除了。

    没有走出地方,这里就是他们的战场。

    不过——

    人在哪儿?

    夜千筱是贴着隐蔽物走近的,可以避免被暗中瞄准,但,她躲藏起来,也就证明她的视野不够全面,看不到周围的大片事物。

    就算有人分散在各处埋伏着,她也不敢确定,敌我双方究竟藏在哪个方位。

    不小心打到红队那边就……

    罢了。

    反正就试试有没有人而已。

    想了想,夜千筱一抬手,就将步枪对准了最前面。

    “砰——”

    扳机扣下。

    她是朝最有可能隐藏的地方射击的。

    至于那里有没有人,就得看她开枪后的结果了。

    这么想着,夜千筱的想法还没落地,就听到“砰砰砰——”的声响。

    全是往这边方向来的。

    夜千筱嘴角一抽,瞥见周围那些被子弹穿破树皮的树木,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那么强的火力,她继续待在这里,那就是纯粹地找死了。

    当下,夜千筱没有迟疑,脚尖一踮,身体往右侧一倾,整个人便跟风似的移开原地,躲避了那密集的火力。

    最初,火力还跟着她一起行动,可很快的,对方就意识到,夜千筱移动的速度太快了,他们的子弹根本无法瞄准。

    为了避免浪费子弹,他们的枪击就彻底地安静下来。

    可,谁也没意识到,夜千筱这一番的移动,完全是有可能撞上这边埋伏者的。

    就是那么巧的,夜千筱刚刚停下,就注意到脚边趴着个人,顿时眉头抽搐。

    她一稳住,就感觉到有把匕首抵在她的后腰。

    顿时大囧。

    没有在第一时间放下枪准备投向,抓住步枪的力道却是一紧,夜千筱神情冷然。

    “夜千筱?”

    没等夜千筱做好后续的准备,就听到下面传来个低低地声音。

    与此同时,抵在她后腰的匕首,也在那瞬间撤了回去。

    声音有些耳熟,夜千筱垂眸朝斜下方看去,一眼就见到陈雨宁那张脸。

    由于夜千筱的出现,原本趴在地上瞄准的陈雨宁,此刻正半蹲在地上,手里的军刀刚刚撤回去,就被她插到刀鞘里。

    她仰着头,疑惑地盯着夜千筱,“你就是支援?”

    “是。”

    瞥了眼对面,夜千筱蹲下身。

    同时连通还在后方的封帆和席珂。

    “对面是蓝军,”夜千筱说出情况,顿了顿,转而又补充道,“你们自己行动。”

    他们三个本来就习惯各自行动。

    只能在战斗中互相配合。

    具体要做什么,得看他们自己的主意。

    “收到。”

    耳麦那边,飘来封帆清凉的声音。

    通话结束。

    抱起狙击枪,陈雨宁打量了夜千筱几眼,不由得皱眉询问道,“还有谁?”

    “封帆,席珂。”

    夜千筱简单地回答道。

    “他们?”陈雨宁愈发地纳闷。

    夜千筱所在的小组,她以前也关注过,跟她一组的都是些老兵,根本没有封帆和席珂这两个。

    倒是封帆和席珂,他们俩倒是一组的。

    说起来——

    夜千筱应该守在她在的据点才对。

    怎么跑这儿来了?

    “嗯,”夜千筱敷衍地应声,旋即冷静果断地开口,“说一下你知道的情况。”

    “……”沉默了下,对于夜千筱的态度,陈雨宁虽有些不爽,但还是以大局为重,回答道,“对面的蓝军,六人小组,一个狙击手,有一个拿着电子对抗设备,是重点目标。”

    想了想,夜千筱继续问道,“你们呢?”

    “我们,三人小组,我是狙击手,其他人正在……”

    一边说着,陈雨宁一边指着其他两位隐藏的地点。

    “没伤亡?”夜千筱挑挑眉。

    “没有。”

    陈雨宁摇了摇头。

    夜千筱颇为无语。

    蓝军六个人,红队三个人,估计都是有狙击手在,压制住两边冒头,否则不会弄成这般僵持的场面。

    就夜千筱对蓝军的了解看来,他们绝对是速战速决的,而且以他们的能力,解决掉红队三个人,绰绰有余。

    现在——

    六比六。

    还算有点儿胜算。

    “多久了?”夜千筱又问。

    知道她在问什么,陈雨宁想了想,回答道,“快十分钟了。”

    两方僵持了有段时间,加上陈雨宁这边想要等待支援,便特地拖延了些时间,算算这时间也差不远了。

    点点头,夜千筱话锋一转,忽的道,“刚刚有四个人攻击我。”

    “那又怎样?”

    陈雨宁表示没有反应过来。

    四个人……

    仔细去想想,她应该也注意到了。

    “没有狙击手。”语调微顿,夜千筱忽地扬眉,“还有一个呢?”

    “……”

    顿时,陈雨宁的眼睛睁大。

    是啊,还有一个人?

    多一个人,多一次机会,为什么不朝夜千筱出手?

    难不成——

    陈雨宁忽然意识到什么。

    耳朵微微一动,夜千筱听到细微的声音,顿时端起枪朝身后方向瞄准。

    “砰——”

    “砰——”

    两支步枪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红色烟雾和蓝色烟雾,以同样的频率出现在暗夜的树林里。

    忽然潜到身后的人,是朝陈雨宁开的枪,而夜千筱手中的枪,也在第一时间解决了那个人。

    夜千筱相安无事。

    对于自己就此“牺牲”的事儿,陈雨宁先是愣了愣,可联想到夜千筱的分析,基本就想明白了。

    对方显然是冲着她这个狙击手来的。

    只要解决掉狙击手,蓝军那边才好将其他逐个解决。

    没有太多的情绪,成为狙击手后,面对演习牺牲的那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

    陈雨宁一抬手,将狙击枪递到夜千筱面前。

    “交给你了。”

    保持在跟夜千筱同一水平、面对面,陈雨宁眸光微微一闪,慎重地朝夜千筱嘱咐道。

    虽然不知道夜千筱的狙击枪去哪儿了,可既然夜千筱手里拿着步枪,就证明她没有办法发挥一个狙击手的能力。

    那么,她把枪给夜千筱。

    既然夜千筱选择成为个狙击手,那么,在这样演习中,她也应该以一个狙击手的身份存在。

    接过那把狙击枪。

    “嗯。”

    夜千筱应了声。

    见她同意,陈雨宁遂站起身,朝外面退了出去。

    既然她已经挂了,便不要再在那里添乱了。

    “哟。”

    蓝军那个人心态很好,见她走到这边来,便朝她咧嘴一笑,招了招手。

    陈雨宁没有理睬他。

    就算挂了,她也得待在这里,等待最后的结果。

    毕竟是自己参与过的战斗。

    “吃吗?”

    蓝军那人忽然掏出一块军用巧克力,递到了陈雨宁面前。

    看起来挺悠闲的。

    没有去接他的巧克力,陈雨宁皱了皱眉,朝他问道,“你有把握,自己这边会赢?”

    “没有,”蓝军那人耸耸肩,手腕往内侧一弯,便将巧克力收了回来,慢悠悠地撕开,慢条斯理地道,“最后结果,谁知道呢?”

    “哼。”

    陈雨宁轻轻一哼。

    “你脾气很不好,”蓝军那人笑眯眯,旋即摇了摇头,加重语气重复道,“嗯,不好。”

    “……”

    陈雨宁嘴角狠抽了下。

    “别在意,就开个玩笑。”蓝军那人将撕到一半的巧克力,递到了陈雨宁面前。

    看了那块巧克力几眼,陈雨宁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巧克力接了过来。

    蓝军那人耸了耸肩。

    陈雨宁没再搭理他。

    ……

    牺牲了的,此刻只能算局外人。

    战争,还在继续。

    夜千筱跪姿端枪,通过瞄准器对对面的目标进行瞄准。

    两声枪声响起,对方肯定在狐疑,许是不能判定狙击手是否消失,所以不会贸贸然地向前。

    但,夜千筱是个喜欢主动出击的。

    闭上右眼,夜千筱左眼微微睁大,狭长漂亮的眼睛里,尽是骇人的冷冽。

    “咔。”

    夜千筱扣下了扳机。

    第一枪,打断了几根灌木的树干,那边的遮挡物刷地倒下。

    一抹衣角暴露在视野内。

    唇角轻轻扬起,夜千筱也不打算停止,没有停顿地连续开了三枪。

    接二连三的子弹,将那一片的树干都被打断,而原本隐藏在那里的人影,在慌忙中来不及后退,被附近一棵树旁的人给拎了过去。

    夜千筱挑了下眉。

    对动态的物体,她用狙击枪需要精确瞄准,可那些静止的物体,对她来说就不成问题了。

    蓝军那边的动静停了片刻。

    紧接着,便纷纷举起了枪,开始朝这边发动了攻击。

    无论哪一边,受到狙击手这般打脸,都不可能藏得住。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各种枪支的开枪的声音响起,原本还算安静的地方,忽然就被枪声充斥着,杂乱地令人耳朵发聋。

    站场外。

    “那个狙击手,很厉害的样子。”

    食指弯曲抵着下巴,蓝军那人观察了会儿,旋即稍有兴致地朝陈雨宁道。

    “彼此。”

    陈雨宁淡漠地回了他。

    哪来这么个话唠?!

    “客套,客套,”蓝军那人笑了笑,非常欠扁地朝她道,“我们的狙击手,你们这个,还真没法比。”

    “……”

    霎时,陈雨宁扫了他一个冷眼。

    虽然她一直不肯承认,夜千筱比她更适合做一个狙击手,可听到敌人这么贬低夜千筱,陈雨宁心里还是有些不乐意的。

    夜千筱哪里差了?

    还没法比呢!

    真想狠狠揍他一顿。

    “不信呐,”扬眉,蓝军那人笑道,“等着看吧。”

    “你是不是欠抽啊?”双手紧紧握成拳头,陈雨宁脸色阴沉,阴森森地朝他开口。

    “别介啊,”蓝军那人往一侧移开了一步,慢慢地说道,“我不打女人。”

    听他说完,陈雨宁紧握拳头的力道,不由得紧了紧。

    好在,蓝军那人是个识趣的,见将她惹毛了,也没有继续招惹她。

    双手环胸,在一旁站着看戏。

    说起来——

    红队这个小组,运气真不怎么样。

    这个小组,可是专门挑出来的精英,加上他们的副队都出马了,怎么着都不可能被红队歼灭。

    可以说,红队能够解决掉他,就算是奇迹了。

    ……

    战况愈发的紧张起来。

    蓝军的一行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而且有着充分的实战经验。

    在战斗中,经验的存在,有时候,可会起到决定性的因素。

    所以——

    两方刚交战,红队这边就有两个人“牺牲”了。

    只剩下封帆和席珂。

    在开了枪后,夜千筱就转移了阵地,可对方派了两个人盯她,只要她有丝毫的动作,立马被发现,同时进行火力压制,夜千筱根本就没有开枪的空隙。

    被压得死死的。

    藏在一棵树下,夜千筱眉头紧皱。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只会全军覆没。

    沉思了下,夜千筱连通封帆那边。

    “情况怎么样?”夜千筱凝眉问道,语气稍有沉重。

    “不容乐观。”

    伴随着枪声,封帆冷静的声音飘落。

    夜千筱紧紧抓住狙击枪。

    很快,耳麦里又响起了席珂的声音,“我撑不住了。”

    刚听完她的话,夜千筱的眼皮子跳了跳。

    与此同时,夜千筱往他们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抹红色的烟雾升起。

    “我死了,他们有两个狙击手。”

    紧随着,又是席珂的声响。

    夜千筱眼神微微一沉。

    两个狙击手?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总而言之,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封帆也撑不住多久。

    她一个人,不可能对抗所有人。

    这一场战斗,他们必输无疑。

    可——

    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嘚瑟。

    凝神思考了下,夜千筱舒了口气,紧接着便将仅有的两个手榴弹拿了出来。

    从树后站起身,夜千筱听着那砰砰砰的枪声,眸色一凝,去聆听枪声响起最密集的地方。

    三秒后。

    夜千筱侧过身,顺着枪声的方向,将手榴弹扔了过去。

    在暗夜中,夜千筱早已观察过那面的地形,计算出他们在面临手榴弹时会逃跑的方向。

    夜千筱可不会愚蠢的觉得,就一个手榴弹,便可让他们就此丧生。

    后招还没出呢!

    举起手中的狙击枪,夜千筱抓准一个快速逃离的身影。

    “轰隆——”

    爆炸声响起。

    与此同时,扣下扳机!

    子弹准确无误地没入那抹黑影的身体。

    蓝色的烟雾升起。

    夜千筱没有停顿,朝往另一个方向逃跑的人瞄准,没来得及瞄准,她“咔”地扣下了扳机。

    刹那间,那人往下倾倒,子弹就此落空。

    反应真够快的。

    夜千筱嘴角一抽,也没有停歇,立即去观察其他隐藏的枪手。

    只有两个枪手在火力压制。

    另外两个人,全部见不到身影。

    所以——

    他们的另一个狙击手,不是事先隐藏在附近、亦或是后来赶到支援的,而是原本有一个冲锋的,后来变成了狙击手吗?

    真够全能的。

    与此同时。

    “你们什么时候有两个狙击手的?”实在没看出苗头,陈雨宁打破了沉默,朝身侧那个蓝军问道。

    她记得很清楚,最开始撞上时,对面只有一个狙击手。

    否则,自己这边不可能撑那么久的。

    “就刚刚啊。”

    蓝军那人朝她扬眉。

    “怎么回事儿?”陈雨宁皱眉,有些不明白。

    她是没看到支援的。

    “你没注意到吗,”蓝军那人笑了笑,解释道,“我们组有个全能的,各种武器手到擒来,狙击枪也不在话下。”

    “……”

    陈雨宁顿时被噎住。

    她们辛辛苦苦进行狙击手训练,其他的训练都相对性的减少,只着重狙击手这方面的能力锻炼。

    结果,忽然撞上一个人,竟然是个全能的?

    那一刻,陈雨宁的脸色,就如吃了苍蝇一般难看。

    竟然遇上这么强悍的敌人?

    “不过……”摸了摸下巴,蓝军那人想了想,还是颇为感慨道,“是我们输了。”

    脸色又是一僵,陈雨宁讽刺的看了他一眼,“呵,你这不是膈应我们吗?”

    “就你们这个狙击手……”蓝军那人微微一顿,抬起手指指了指夜千筱隐蔽的地方,旋即一挑眉,“她真赢了。我们在演习中,从来没有死伤这么惨重的。”

    说到这儿,蓝军那人还无奈耸耸肩。

    真的是输了。

    他们的精英小组,是专门来保护阮砚的,一直以来,从未在一场战役中打得这么辛苦。

    而且,他方两人,都是被一个狙击手灭的。

    真若是实战——

    那损伤可以大发了。

    “……”

    面对他如此不要脸的回答,陈雨宁心里憋了口气,却只能硬生生地咽下去。

    “诶,你们那个狙击手,究竟什么来头啊?”看了看她,蓝军那人兴致勃勃地问道。

    “不知道。”

    陈雨宁懒得跟他多扯。

    “你们跟她比,不是一个档次的。”

    似是没有察觉般,蓝军那人继续念叨着。

    陈雨宁一顿,额角青筋暴露。

    妈的!

    真想跟这混蛋打一架!

    见她眼神凶狠起来,蓝军那人眯了眯眼,便也不再说话。

    ……

    在观察完情况后,夜千筱再次转移阵地。

    这一次,对方人员减少,只派了一个人来压制她,很快就被夜千筱给甩掉。

    “撤退吗?”

    一直保持冷静思考的封帆,在这时候跟夜千筱提议道。

    敌众我寡。

    自知不敌,撤退才是良策。

    最起码,可以减少没必要的伤亡。

    迟疑了一下,夜千筱低低开口,“不,继续吧。”

    顿了顿,夜千筱便补充道,“演习快结束了,再弄他们一个人。”

    这是一场演戏。

    既然不是实战,就不需要考虑真正的死亡。

    而且,夜千筱不是领导者,她不需要考虑大局,这次演习没有上头的明确指令,她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对手这么强大,夜千筱挺有斗志的。

    这种关头,就算是牺牲,她也得玩个痛快。

    “好。”

    封帆很快就答应了。

    微顿,封帆问,“打谁?”

    眸光一闪,夜千筱扬唇,“拿冲锋枪那个。”

    “嗯。”封帆应声,随着道,“我当诱饵。”

    稍稍迟疑了一下,夜千筱点了点头,轻轻开口,“好。”

    鉴于双方都有狙击手,两边就算都在火力压制,也不会有人贸然向敌方靠拢。

    现在敌军都隐藏的很好,夜千筱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

    所以——

    封帆得给她创造机会。

    对方都是经验丰富的人,不会轻易上当。

    希望封帆会有好的办法。

    在封帆当诱饵的时候,夜千筱悄无声息地往后撤退,在脱离火力范围的同时,找到最佳的方位进行瞄准。

    后退了近二十米,夜千筱就半跪在地上,藏在障碍物后的同时,端枪朝拿冲锋枪的那人进行瞄准。

    “三秒。”

    耳麦里飘来封帆的声音。

    “好。”

    夜千筱轻轻应声。

    三秒。

    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

    不容错过。

    天色很暗,耳边只有枪声,视野里尽是瞄准器后的世界。

    一切事物都像是被隔绝。

    素来镇定的夜千筱,此刻指尖却在微微颤抖着。

    不是恐惧,不是紧张。

    而是,兴奋。

    夜千筱神情微冷,将那一丁点的情绪,快速地隐藏下去。

    一秒。两秒。三秒。

    隐藏在障碍后的人影,稍稍的冒出了个头顶。

    眼神一凉,夜千筱果断地扣下扳机。

    就在刹那间,那抹蓝色的烟雾,如愿的冒了起来。

    伴随着的,还有封帆那红色烟雾。

    “砰——”

    耳侧,枪声响起。

    有子弹击中背部,夜千筱微微一怔,头顶同样冒起了红烟。

    意料之中。

    放下手中的狙击枪,夜千筱勾了勾唇,朝枪声响的方向扫过去。

    刹那间,对上双冷冽的眼睛。

    寒意迫人,犹如猎豹般的眼眸,危险和压力顺着空气迎面扑来,在那瞬间,似乎紧紧攥住心脏一般。

    这压迫感,比赫连长葑的要强许多。

    夜千筱神色平静,安然以待。

    有人靠近,她早已料到。

    如果没猜错的话,变成两个狙击手,也不过是对方的障眼法,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除掉她。

    甚至于,她可以猜到,前天清晨遇见的狙击手,也是这个人。

    不过——

    都无所谓了。

    于她来说,演习已经结束。

    在她的计划中,也是这时候结束的。

    天色很暗,夜千筱取下夜视镜,没去看相隔二三十米外的那人。

    站起身,将狙击枪背在身后,夜千筱朝先前的战场走去。

    而,那人也没理睬她,见她成功“牺牲”,看了两眼,便将枪收了回去,准备去跟队友汇合。

    ……

    回到原先的战场。

    蓝军的人,已经撤离,早已不见踪影。

    至于全军覆没的红队成员,已经围聚在一起,一边吃剩下的干粮,一边分析着刚刚的战略缺陷。

    在场五个人,除了封帆、席珂、陈雨宁,另外两个都是蛙人。

    经过同样的训练,在一起相处也容易些。

    不像其他人一样,失败之后,就只有沮丧和抱怨。

    面对这一群“学霸”,夜千筱在稍远处停下来,然后就在一棵树旁坐下来。

    “辛苦。”

    不一会儿,封帆走过来,丢给她两块军用巧克力。

    夜千筱的手在空中一挥,再一摊手,那两块军用巧克力就落到她手心。

    “你也是。”

    撕开一块巧克力的包装,夜千筱头也没有抬,淡淡地说道。

    毕竟失败了,其实也没所谓“辛苦”一说。

    不过——

    演习很有趣的一点,就是她虽然失败了,却不会有任何兄弟、战友离开。

    不会有真实的死亡。

    更不会有什么损失。

    第一次能在面对失败时,能够保持着平静和淡然。

    挺新奇的。

    垂眸看了她几眼,封帆就在她身边坐下。

    “不去陪她?”

    将一块巧克力放入嘴里,夜千筱掀起眼帘,颇为奇怪地看向封帆。

    跟她不同,她刚刚见到的席珂,明显有些心神不宁。

    “席珂?”

    微顿,封帆奇怪道。

    “嗯。”夜千筱点点头。

    不是她,还能有谁?

    停顿了一下,封帆眉头微微一皱,声音微凉,“她不是为了演习,是为了别的。”

    “什么?”

    夜千筱闲闲地问,并没有抱多少兴趣。

    就是在打发时间罢了。

    “刚刚蓝军那一组,有她的前男友。”封帆面无表情地开口,同时还带有丝丝不爽。

    “咳咳——”

    夜千筱险些被巧克力呛住。

    这么巧?

    双眼微微眯起,夜千筱偏了偏头,稍有兴致地打量着封帆。

    嗯。

    心态还挺好的。

    没有敌意,没有怒气,只有一点不爽。

    没有见到三人认出对方的场面,夜千筱竟是有那么点点的可惜。

    “你好像很高兴?”

    看清楚夜千筱的神色,封帆脸色微微一沉。

    “有点儿。”夜千筱诚实地点点头。

    挺滑稽的场面,想想就挺好玩的。

    虽说夜千筱对他们的感情关系没兴趣,但她也毕竟是个有喜怒哀乐的正常人,听到这样凑巧而滑稽的事情,肯定——

    有那么点儿兴趣的。

    尤其,当事人还是封帆。

    封帆转过头,直视前方,简直懒得理她。

    斜眼看了看他,夜千筱轻轻一笑,倒也不再给他添堵。

    就这样吧。

    作为个“死人”,她得好好歇一歇了。

    吃了巧克力,夜千筱便弄了些干草过来,放到潮湿的草地上,就这么睡了一夜。

    ……

    翌日中午。

    演习宣布结束。

    据说,战损比,达到1:10。

    也就是说,蓝军一个人,换了红队十个人。

    这种差距,让每个红队成员都极其憋屈。

    至于夜千筱,用自己换了九个的,倒算是赚了大发了。

    下午两点左右,夜千筱这一行人,终于被飞来的直升机拉走。

    等他们回到基地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

    演习之后必定有宴会,不管演习的成绩怎么样,毕竟战士们累了那么久,怎么着都该有点儿犒劳吧。

    这次,规矩是一样的。

    于是,整个队伍一回去,就要被拎去喝酒吃肉。

    夜千筱那批回去的还比较早。

    所以来得及洗个了澡再去。

    “千筱。”

    拿了最新烤好的羊腿肉来,刘婉嫣第一时间将其递到夜千筱面前。

    “谢了。”

    夜千筱接了过去。

    但一转手,就交给了一旁的冰珞。

    在操场上,没有正式的桌子,当兵的也随性惯了,全部坐在草地上,围着一个篝火堆就是一桌。

    放眼看去,整个操场都是这般热闹非凡。

    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被篝火和路灯点缀,操场里光线虽说昏暗,可烧烤和宴会,也就要在这种气氛中,才能更有味道。

    可——

    气氛虽说好,夜千筱却提不起兴致。

    因为,她得想法子,从赫连长葑手里要回狙击枪。

    “不吃啊?”

    看着夜千筱的动作,刘婉嫣吃味地撇了撇嘴。

    这烤羊肉,是她抢了半天才到手的,冰珞那份也事先预定好了。

    夜千筱就这么转手送人……

    刘婉嫣想了想,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

    “待会儿吃。”

    夜千筱拎着瓶啤酒,晃了晃,心不在焉地回了她。

    “你……”

    张口欲说什么,刘婉嫣又觉得不对劲,便狐疑地眯了眯眼,旋即顺着夜千筱的视线朝某处看了过去。

    直至看到目标时,刘婉嫣立即傻了眼。

    夜千筱看的方向是——

    赫连长葑的那个队伍。

    蓝军的人数比较少,撑死了不到五十个,所以占据的范围也不大。

    但他们这个队伍很突出。

    几乎每个海军都会观察他们,时不时地朝那边看几眼。

    将他们灭的这么惨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好几个不服的硬汉子,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就冲过去叫嚣着拼酒,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海军给拖走了。

    那个队伍,看起来那么显眼,那么与众不同。

    就算是围在一起,同海军一般说说笑笑,也有种吸引人关注的气场。

    “想过去吗?”

    收回心思,刘婉嫣朝夜千筱问着。

    她不太莫的准夜千筱的心思。

    夜千筱又不是什么扭捏的人,真的想要过去,随时都可以啊。

    “嗯。”

    喝了口酒,夜千筱淡淡应声。

    “那去啊。”刘婉嫣果断道。

    掀起眼帘,夜千筱看了看她,淡声道,“再等等。”

    “……”

    刘婉嫣哑言。

    不过,却不自觉地多分了点心思,去关注赫连长葑的队伍。

    “刘婉嫣,这边,开吃了!”

    远远地,有个同宿舍的女兵,朝刘婉嫣大声喊道。

    “来了。”

    看向那边,刘婉嫣应了一声。

    “千筱,想吃的时候叫哦。”临走前,刘婉嫣特地叮嘱了一句。

    “嗯。”夜千筱点头。

    坐在夜千筱身边的冰珞,在吃了串烤肉后,眼角余光瞥见夜千筱拿酒瓶继续喝。

    “喝了多少了?”

    皱了下眉,冰珞问道。

    “一瓶。”

    夜千筱将啤酒瓶丢到一边。

    算上她手上的,已经是两瓶了。

    “有一句话。”盯了她半响,冰珞忽的开口。

    “什么?”

    夜千筱眯起双眸。

    “酒壮怂人胆。”冰珞一字一顿道。

    “……”

    眼睛微睁,夜千筱难得地哑口无言。

    好像——

    是这么个理。

    “你说得对,”懒懒说着,夜千筱搭住她的肩膀,将酒瓶放到冰珞手上,“给你了。”

    “……”

    抓住那酒瓶,冰珞奇怪地打量了她一眼。

    神情懒洋洋的,脸色没有醉酒的红润,唯有一片惨白。

    她眯起眼,篝火的光线在她眼底流转,迷离而神秘。

    似醉非醉。

    “吃这个。”

    冰珞将手中的烤串递过去。

    夜千筱从坐在这里开始,就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啤酒倒是喝了一瓶多。

    不管她醉不醉,当兵的本来就常有胃病,防范点儿也是有必要的。

    斜眼看她,夜千筱稍顿,也将那盘烤肉接了过来。

    从一盘中挑出一根烤串,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吃着。

    看她静下来吃烤串,冰珞收回了视线,注意力倒少了几分。

    所以——

    她根本不知道,夜千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只知道意识到时,夜千筱先前坐的位置上,只放着那个盘子,而烤串只吃了两根。

    就这番离开的动静,夜千筱估计把狙击手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连冰珞这么敏锐的人都没察觉。

    看了那盘子两眼,冰珞抬眼去寻找夜千筱的身影。

    在操场上扫了半圈,最终在“蓝军”的队伍里,瞥见了夜千筱的身影。

    她正朝赫连长葑走去。

    双手放到裤兜里,姿态有些闲散,但步伐沉稳,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

    冰珞从草地上站起身,紧紧盯着夜千筱的背影。

    另一边。

    “千筱!”

    刚走近,狄海就朝她摆手、打招呼。

    视线从在场“蓝军”身上掠过。

    有熟悉的面孔,有陌生的面孔。

    在她打量他们的同时,那些人同样在打量她。

    不过,也有几个对她没有兴趣的。

    “借一步说话。”

    停在赫连长葑身边,夜千筱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赫连长葑偏过头,微微仰视着夜千筱。

    在跳跃火光照耀下,脸部的轮廓愈发深邃,淡淡阴影在他脸上跳动,眼底神情有些朦胧不清。

    夜千筱神情闲散,本就白净的脸蛋,在昏暗光线中愈发显眼,那双狭长眼睛半垂着,遮掩的明亮清凉的眼眸。

    “在这里就成。”

    没有多加犹豫,赫连长葑很快就否决了夜千筱的提议。

    一挑眉,夜千筱眼底尽是危险笑意,声音冷的发寒,“不行。”

    说着,放到赫连长葑肩膀上的手,猛地缩紧,五指的力道有些重。

    “好。”

    神情藏着笑意,赫连长葑从善如流地站起身。

    夜千筱自然地松了手。

    她率先走在前面。

    赫连长葑也不逗她,紧随在她身后。

    周围一干人等,目送着他们俩离开,神情各异。

    夜千筱带头,来到了稍微僻静的地方。

    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赫连长葑适时停住,跟夜千筱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我的枪。”夜千筱直入主题。

    她就是来要回枪的。

    “我的战利品。”赫连长葑悠然回答,显然是在拒绝夜千筱。

    “我想要回来。”

    仰起头,夜千筱声音清冷,却尤为肯定。

    这把枪,无论如何,她都要拿过来。

    “不行。”赫连长葑斩钉截铁。

    紧紧盯着他,夜千筱眸色一狠,一字一顿地开口,“那把枪,对你来说,档次太低。”

    “没错。”说到这个,赫连长葑赞同地点点头。

    眉头一抽,夜千筱尽量保持着镇定,直接道,“给个条件。”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拿回去?”

    赫连长葑垂眸看着她,有点儿好奇,也有点儿认真。

    “不想交给你。”夜千筱淡然开口。

    “我要听实话。”赫连长葑强调。

    “这就是实话。”

    夜千筱神情坚定。

    实话可不能说给赫连长葑听。

    连狙击枪都被缴获,可是一个狙击手的屈辱。

    她只是觉得丢脸罢了。

    见她这般执着,赫连长葑有些无奈,“哄我开心。”

    “条件?”夜千筱扬眉。

    “嗯。”

    赫连长葑肯定地点头。

    “……”

    顿时,夜千筱神情变得诡异起来。

    哄他开心?!

    当自己还是个小孩啊?!

    简直……

    幼稚!

    ------题外话------

    下章结尾。

    所以,明天估计会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8、酒壮怂人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