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9、绝对忠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哄。”

    夜千筱直截了当地回绝。

    “那枪……”赫连长葑故意拖长了声音。

    摆明了威逼利诱。

    不哄,没枪。

    夜千筱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

    眉头微抽,夜千筱双手环胸,直接问道,“你想要怎么哄的?”

    “这要看你。”

    赫连长葑悠悠然地说着,又将问题抛给了夜千筱。

    “……”

    夜千筱眼神一狠。

    微微垂着眸,赫连长葑看着她,对她的情绪浑不在意。

    两人四目相对,视线交错。

    “你们什么时候在这里选拔?”

    话锋一转,夜千筱忽然转移了话题,说到跟狙击枪八竿子打不着的选拔上。

    “现在几号?”凝眉,赫连长葑似是想不起来了。

    “21号。”夜千筱淡淡回他。

    “巧了。”接过话,赫连长葑点点头,道,“就明天。”

    “明天?”夜千筱拧起眉。

    这真会节约时间。

    “嗯。”赫连长葑应声,转而道,“不过,只是面试。你过了,不需要参加。”

    “什么时候面试过?”夜千筱挑挑眉。

    “一直在面试。”

    眯了眯眼,赫连长葑悠然道。

    面试?

    从他邀请夜千筱那刻开始,就一直在面试。

    只会上阵杀敌的莽夫,他们不需要。

    严谨,守纪律,忠诚……

    都是需要的品质。

    他见过很多兵,很多优秀的兵,各方面技能优秀,甚至于远远超出常人,可他们不适合真正的战场。

    最起码,不适合他们那里,所需要面临的战场。

    他怕夜千筱是这样的。

    但——

    夜千筱以行动告诉他,她可以做到真正军人应有的一切。

    从他所要求的来看,是过关了的。

    至于之后,他需要剖开的夜千筱,将她每个想法都琢磨清楚,才能确定她是否有留下来、成为他战友的资格。

    “哦?”夜千筱稍有惊讶,可很快恢复平静,“你们的面试要求,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赫连长葑绕开话题,“就凭你灭了我九个人,足以过关了。”

    故意的回避,夜千筱也听明白了,耸了耸肩,便没有继续追问。

    话题就此告一段落,两人的注意力也分散了些许。

    隐约听到吉他与歌声,夜千筱偏了偏头,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了过去。

    稍稍想了想,夜千筱看着赫连长葑,忽的问道,“听歌吗?”

    看清楚她注意到什么,赫连长葑想了想,倒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试试。”

    赫连长葑没给出肯定的回答。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老奸巨猾。

    “等着。”夜千筱甩下一句话,旋即便朝弹吉他的海军走过去。

    没有强行打断对方,等人家弹完一首后,夜千筱才向前,跟弹吉他的海军谈了几句,很顺利地拿到了那把吉他。

    拿着吉他,夜千筱直接朝赫连长葑走来。

    这一举动,多少吸引了他人的注意力,不由得纷纷转移注意力,视线顺着夜千筱离开。

    “说,想听什么。”

    直接来到赫连长葑面前,夜千筱怀里抱着吉他,直接朝他问道。

    “随便。”

    对歌曲并没了解,赫连长葑随意道。

    “行。”

    夜千筱点点头。

    抱住吉他,夜千筱手指扣在琴弦上,微微抬眸,带有笑意的扫了赫连长葑一眼,旋即垂下眼,手指同时在琴弦上动作。

    流畅的音符从指尖飘出,在空中响荡着,落入在场的海军耳里。

    赫连长葑有些错愕,可很快的,眼神却不自觉柔和几分。

    有些笑意,有些温柔。

    这首歌的名字,《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节奏刚想起不久,周围的海军就哗啦啦的围绕过来。

    跟着伴奏一起,激情昂扬

    地开始哼歌。

    “啦啦啦啦啦啦,

    年轻的心要在大海上翱翔;”

    “啦啦啦啦啦啦,

    我爱大海的惊涛骇浪;”

    “啦啦啦啦啦啦,

    它能把我锻炼得无比坚强。”

    手指快速在琴弦上跳跃着,夜千筱低下头,伴随着传开的音符开唱: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

    我爱海岸耸立的山峰,

    要望着海面像哨兵一样。”

    明显女性的声音,可却不见丝毫娇气,她的歌声大气张扬,带着难言的洒落帅气。

    没有那般正经端庄,可却更适合现在的气氛。

    嘴角勾起抹浅笑,夜千筱的节奏加快起来。

    “啊,海军战士红心向党

    严阵以待紧握钢枪

    我守卫在海防线上

    保卫着祖国无上荣光。”

    周围的人激动难言,继续随着她高声附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个小段唱下来,几乎所有海军都围了过来,极有激情地跟随着一起唱,甚至连夜千筱的声音和吉他声都掩盖下去。

    可是——

    那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宴会,不是演唱会,在乎那么多做什么?

    只要高兴就好。

    夜千筱保持着节奏,顺利地将这首歌演奏完。

    吉他声落地,夜千筱移开右手,可还没等她观察赫连长葑,就听到周围响起“啪啪啪”的掌声。

    “喔噢——”

    “夜千筱!夜千筱!夜千筱!”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

    夜千筱有些纳闷,视线朝周围的人群看去,这才意识到其他地方人已经空了,几乎所有参与宴会的军人们,都围拢了过来。

    同时,夜千筱还注意到,刘婉嫣是其中叫的更欢快的。

    如此热情积极,夜千筱也不是扫兴的人,为了让他们乐呵乐呵,遂又将吉他抱了起来。

    这次,夜千筱弹奏的,是在部队里经久不衰的——

    《打靶归来》。

    这歌嘛,确实有够老的,可在这欢乐的气氛中,加上吉他奏乐,别有一番味道。

    赫连长葑就站在离夜千筱五米远的距离。

    静静地站着,看着夜千筱的弹奏,看着周围热闹的人群,看着夜千筱以最简单的方式,便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引人注目,这是夜千筱最擅长的。

    她一直在避免着过于出众,可有些人,有些光彩,是无法遮掩的。

    原本,夜千筱就该这般张扬,这般吸引他人视线。

    一曲毕。

    夜千筱将吉他交给了原主人,然后将刘婉嫣这个起哄得最厉害的拉出来,顶替了她的位置。

    反正刘婉嫣多才多艺,应付这种场面,她是最为擅长的。

    “先走吧。”

    交代完,夜千筱再度来到赫连长葑面前。

    赫连长葑默认。

    这里确实有些吵了。

    于是,两人走出人群范围,离开热闹喧哗的场面。

    “满意吗?”拍拍手,夜千筱偏头问道。

    停下了步伐,赫连长葑侧过身,盯着神情闲散的夜千筱,肯定道,“挺满意的。”

    “我的枪。”

    夜千筱不客气地朝他伸出手。

    做这些事,都是为了枪。

    “给你朋友了。”

    赫连长葑淡淡地开口,给了夜千筱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

    “……”沉默了下,夜千筱狐疑地问,“谁?”

    “似乎姓冰。”赫连长葑思索道。

    他记忆力不错,但不够用心去记,一时也难想起来。

    “冰珞?”夜千筱挑挑眉。

    “应该是。”赫连长葑点头。

    “……再见。”

    夜千筱直接转身,懒得再去理她。

    看着她快速离开的背影,又猜测着夜千筱此刻的脸色,赫连长葑眼底便浮现出几许笑容。

    还真挺好笑的。

    在操场扫了圈,夜千筱瞥见还在原地、没去凑热闹的冰珞,无奈地揉了揉额心。

    来到冰珞身边。

    “我的枪在你那儿?”

    盘腿在冰珞身侧坐下,夜千筱问道。

    “嗯,”冰珞很平静地回答,随着补充道,“放你桌上了。”

    “哦。”

    夜千筱只觉得头疼。

    如果问冰珞,那结果很显然,她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不过——

    她也没有损失,唱两首歌也只当凑凑热闹,心态倒是挺好的。

    “吃。”

    冰珞将一盘刚烤好的羊肉串递到夜千筱旁边。

    “嗯。”

    夜千筱接过。

    于是,两个人围着烧烤架,冰珞负责烤肉,夜千筱负责吃肉,耳畔时常传来歌声。

    这个夜晚气氛轻松愉快。

    ……

    演习过后,休息三天。

    赫连长葑的队伍,第二天就离开了,但据说比他有更高军衔的几个,空降整个舰队。

    他们在选拔优秀的苗子。

    在两栖蛙人队待了半天,他们几乎将所有的水鬼都叫去“面试”了一番。

    就连平时掠过的女兵,都没有例外的。

    唯有夜千筱。

    这个事先被选中的,逍遥自在地在靶场待了半天。

    当天下午,消息就传了下来。

    在蛙人部队,总共选了十一个人。

    除了夜千筱,还有冰珞、易粒粒、席珂、刘婉嫣、施阳、封帆,另外四个也都是强兵悍将。

    得知名单的那刻,路剑在办公室里扼腕,恨不得立马地将赫连长葑那样人给轰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先前那次护航,让他的一批尖兵躲过一劫,没被赫连长葑给盯上。

    那天下午,赫连长葑一行人,就去了其他的连队。

    这个月,夜千筱再没见过他的身影。

    但——

    耳边总不缺关于他、以及他的队伍的议论。

    “据说赫连队长那个部队,是没有真正公开过的。”

    “听说了没有,他们蓝军这次,一个人就跟我们军的电子对抗小组抗衡,还阻扰了我们大半的通讯。”

    “这个赫连队长,也太神秘了吧。”

    “你们知道吗,赫连队长那个部队,就叫‘煞剑’。‘煞剑’知道吧,就是那个。”

    “那群被称之为‘亡灵’的人?”

    “没错没错,就是那个。”

    ……

    对于女兵的那点八卦,夜千筱听在耳里,但转过身就将其给忽略了。

    管它煞剑,还是凶剑。

    她还杀戮呢。

    更加果断直接。

    不过一个称谓而已。

    夜千筱依旧做着自己的事,甚至于在别人休息时,加重了自己的训练强度,每天花上十个小时待在靶场,一下下的扣着扳机。

    就差没在睡觉时抱着狙击枪了。

    体能训练也翻倍。

    就连刘婉嫣看到都感慨,夜千筱这折磨自己的手段,简直比折磨别人还狠。

    时间转眼就过。

    赫连长葑他们通知的日子是一月一日。

    12月最后一天,护航的队伍平安地抵达,演习后便陷入寂静的基地,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热闹起来。

    与此同时——

    中午十分,他们收到消息,今晚有个电视台会到部队来,在晚会中陪他们一起跨年。

    顿时,整个基地的气氛,就彻底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本想着今年演习有些晚,没有时间排练节目举办晚会了,加上上面一直没有动静,他们就差点儿绝望了。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下午五点。

    “千筱!”

    徐明志在训练场找到夜千筱。

    听到声音,夜千筱动作微顿,再瞥见徐明志的身影,便从五百米障碍上跳下来。

    “有事吗?”

    走至徐明志面前,夜千筱的腰杆笔直的,朝他轻描淡写地询问道。

    刚回来没多久,徐明志就到处找她,现在一见面得到这般冷淡反应,那张帅脸上的笑容,难免有些僵硬。

    “有个事儿。”

    扫去失落的情绪,徐明志一想到事儿,就立即提起了精神来。

    “说吧。”

    来到单双杠旁边,夜千筱一边跟他说着,一边将放到杠上的毛巾扯下来。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抿了抿唇,徐明志犹豫了下,问道,“你要去‘煞剑’?”

    “嗯。”

    夜千筱随口应声。

    转而,又朝他走过来。

    “跟你家里说了吗?”徐明志问。

    擦汗的动作停顿了下,夜千筱稍稍凝眉,回答道,“还没。”

    与其说没说,倒不如说她完全忘了。

    夜家……

    真是个存在感不强的记忆。

    无论发生什么事,夜千筱都很少想到。

    “……”徐明志被她噎了一下,“你不跟他们商量,万一他们不同意呢?”

    “他们能强行干预吗?”夜千筱朝他挑眉。

    “这个,倒是不能。”徐明志颇为丧气地回答。

    部队里的事,夜家当然不能强行干扰。

    以夜老爷子的能力,顶多是跟旅长交代一声,将夜千筱从新兵连调到炊事班。

    这其实还算不上特权。

    之后的一切,都是夜千筱打拼出来的。

    如果夜千筱执意去煞剑,就算是夜老爷子,也不可能用权利去制止她。

    其他的特种部队还好,毕竟——

    那是煞剑!

    他们只看军人的个人,还有干净的家庭背景与交往,至于其他的一切,都会被他们彻底屏蔽。

    他们要人,谁有办法?

    “还有别的吗?”夜千筱摊了摊手。

    “这个,”犹豫着,徐明志抓了抓头发,踌躇地试探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不然呢?”

    夜千筱反问道。

    “你为什么选择那里,”徐明志纳闷了,“当蛙人,也挺好的。”

    “是挺好的。”夜千筱耸耸肩,附和着道。

    在这里,队长对她不错,队友待她还好,只是这里对她还有局限。

    更直白的理由是,她不喜欢憋屈,可在这样的部队,以女兵的身份,在被打量时总会被戴上有色眼镜。

    她想去赫连长葑那里看看。

    就算那里让她不怎么满意,她也随时都可以选择退出。

    “那你……”徐明志愈发疑惑地看她。

    “谁知道,我选的这条路,会不会更好?”

    微微扬眉,夜千筱浅浅笑着,朝他反问道。

    “……”

    徐明志一时无言。

    没有再跟他扯,夜千筱将毛巾丢到一边,便重新上了400米障碍。

    徐明志站在原地。

    经历了护航风吹雨打的他,皮肤相比先前要黑了些,但同时也更强壮了,那双素来柔和清澈的眼睛,不知何时也多出了几分锐利。

    他正在成长。

    可,心未变。

    抬眼看着夜千筱离开的身影。

    跟三个月前比,身形愈发的消瘦了,可那步伐,却愈发的沉稳了。

    变了,都变了。

    或许——

    他也应该尝试着,去做某些改变。

    夜千筱还在障碍上前进着,徐明志停留了片刻,便转过身离开。

    半个小时后。

    路剑办公室。

    “我不准!”

    手掌狠狠拍在办公桌上,路剑压抑着怒气否决道。

    站在办公桌对面,徐明志表情坚定,“队长,我必须去。”

    “必须去?!”路剑冷冷一哼,拎起个文件夹就丢过去,怒喝道,“人家要你了吗,你就去去去!”

    肩膀被文件夹击中,带来阵阵疼痛,可笔直立在前方的徐明志,仍旧没有丝毫动摇。

    “我跟赫连长葑通过电话了,只要你点头,我随时可以走。”徐明志一字一顿地道。

    在来路剑办公室前,徐明志特地打了赫连长葑的电话。

    为的就是去煞剑的事儿。

    他记得,赫连长葑邀请过他。

    所以,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得到许可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来找路剑。

    路剑的脸色阴沉至极,他冷飕飕地剜了徐明志一眼,冷声道,“给我个理由。”

    “我想去!”

    站如松,徐明志斩钉截铁。

    “理由不成立。”大手一挥,路剑恨不能将他挥出门。

    这一个两个,怎么就都留不住呢?

    他们这些水鬼,跟煞剑那群凶灵比,哪里有得差了?

    神情未变,徐明志神情仍旧坚定,老实回答,“因为夜千筱要去!”

    “夜千筱?”说出这个名字,路剑沉思了下,才算是反应过来,他手指颤抖地指着徐明志,“就因为这个?”

    “是!”徐明志回答的有力。

    “不准!”路剑一拍桌,铿锵有力的说道。

    为了个女人?!

    坚决不行!

    他的兵,可以为了任何理由离开,但,绝不可能为了个女人!

    “队长,”上前一步,徐明志毫不退缩,肯定道,“我很想留在两栖蛙人队,可是,我必须离开。”

    “必须离开?!”再狠狠拍了下桌子,路剑直接从办公椅上站起身,“夜千筱只是有选拔资格而已,又不是已经是正式成员了,没准儿还能回来呢。你呢,你的各方面素质我还能不知道吗,他们还不抢着要,到时候你还能回来吗?!”

    路剑气呼呼的喘着粗气。

    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拍徐明志几巴掌,将他拍的清醒点儿。

    “队长,她会合格的,而我,想看着她,”徐明志的语气放软下来,声音忽然变得很轻,“我不放心。”

    我不放心。

    是真不放心。

    当蛙人本就很危险,但起码他能知道,夜千筱在做些什么,心里好歹是有底的。

    但——

    她若真去了煞剑,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她的安危,不知道她的辛苦,不知道她的压力,不知道她所承受的一切……

    他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夜千筱,自己肯定会选择留在两栖蛙人队,可是,有夜千筱的话,他需要对自己的人生重新做个调整。

    虽然有些突然,可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徐明志,蛙人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双手撑住办公桌,路剑紧紧盯住徐明志,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他。

    眸光微动,徐明志神情微僵。

    良久,他忽的抬起右手,端端正正的给路剑敬了个军礼。

    夜色降临,房内昏暗一片,立在办公桌前的徐明志,犹如凝固地雕像一般。

    灰蒙蒙的颜色压下来,他身上染了层暗光,身影似是在光与影中交错,轮廓显得朦胧不清。

    “无论身处何地,我发誓,对祖国,绝对忠诚!”

    徐明志一字一顿,声音铿锵坚定,好似钢镚般,砸落在地时,还能清亮的反弹。

    他下定决心,且,绝不后悔。

    无论海军还是陆军,无论蛙人还是煞剑,一样是为国效忠的。

    他们是兵。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徐明志下定决心想走,谁也拦不住他。

    看着他,感受到那份决心,路剑挫败地叹了口气。

    真拿他没办法。

    ……

    晚上七点。

    吃过饭,跨年晚会就开始了。

    据说节目组准备了很多精彩表演,所以大部分的海军们,皆是积极地坐在操场上,且皆是端端正正的,期待着节目的开始。

    但,夜千筱却特地选了最后的位置。

    对这种表演节目,夜千筱是真没什么兴趣。

    听着主持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夜千筱就只觉得犯困,直至军歌响起,她才来了点儿精神。

    可——

    没撑两分钟,就又犯困了。

    不过这腰板,却挺得笔直笔直的,除了眯起的眼睛,其他一切都跟旁人无疑。

    “夜千筱。”

    耳畔忽然响起个好听的声音。

    温和而爽朗,还算是熟悉。

    牧齐轩。

    掀了掀眼睑,夜千筱视线稍稍上移,瞥见站在身侧之人的脸。

    柔光笼罩下,牧齐轩那张帅脸清晰展现,而那柔和眉眼里藏匿的笑容,更是给他添了不少分数。

    “怎么?”夜千筱微微凝眉。

    “有点事儿,你跟我来一趟。”牧齐轩笑眯眯地跟她说道。

    “可以走?”彻底睁开眼,夜千筱偏了下头。

    “嗯,可以。”

    牧齐轩肯定地点点头。

    说完,他手里拿着节目单,事先朝操场外走去。

    想了想,夜千筱摁了摁额心,遂站起身,跟他一起离开。

    直至来到空旷的地方,演奏的乐声愈发的小起来。

    牧齐轩停下步伐。

    随之停下,夜千筱直接问,“什么事儿?”

    转过身,牧齐轩神情不变,“你可以走了。”

    “什么?”

    “你不是困吗,现在可以回去了。”

    “帮我?”夜千筱稍有疑惑。

    “算是吧。”牧齐轩笑了笑。

    “算是?”

    夜千筱挑挑眉。

    这词语,可用的不好。

    “嗯,”牧齐轩点头,解释道,“明志让我帮你的。”

    夜千筱从坐下开始,就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显然对这个很没兴趣,就连牧齐轩都观察到了,徐明志就更不用说。

    正好,牧齐轩参与这场晚会,算是小半个策划人。

    带走一两个人,那还是没问题的。

    “哦。”

    夜千筱若有所思地应声。

    想了下,牧齐轩又道,“还有一件事。”

    “你说。”

    “明志也要去煞剑,队长已经同意了。”

    “跟我们一起?”夜千筱问道。

    “是。”牧齐轩点头。

    “为了我?”挑挑眉。

    “对。”牧齐轩毫不隐瞒。

    “我知道了。”夜千筱神情颇为严肃,转而问道,“你想说什么?”

    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牧齐轩还是那副爽朗的笑容,“他是我兄弟,我希望他不要太累。”

    他的语调很轻松,并没有强加给夜千筱的意思。

    只是象征性地给夜千筱提一下意见。

    牧齐轩说话,素来会让人觉得舒服。

    “我争取。”夜千筱表示接受。

    徐明志……

    她是真不想连累他。

    可是,徐明志的人生,她做不了主。

    “谢谢。”牧齐轩和气地道谢。

    这依旧是为了兄弟。

    夜千筱本想走,可看了牧齐轩一眼,又顿住,“听说,你以前也接到过他们的邀请?”

    “是有这么回事儿。”牧齐轩模棱两可地回答。

    “为什么不去?”夜千筱问。

    “我不适合那里,”悠悠一顿,牧齐轩朝她笑道,“我不适合杀人。”

    哦。

    这个理由,很符合他。

    夜千筱接受了。

    朝他点点头,夜千筱转身离开。

    歌声,渐行渐远。

    夜千筱走了很久,在来到炊事班门外时,抬眼看了看夜空。

    星辰点缀,夜色很美。

    而——

    明天,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当然,在此之前,她得去告个别。

    ------题外话------

    这一卷最后一章,鼓掌。

    下午有二更,是新的开始。

    ……

    说实话,写到这里,瓶子只想感叹一声——

    终于结束了!

    写了那么久那么久,这个瓶子发牢骚所说的【前篇】,终于完结。

    而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开始。

    很抱歉,写了一百五十万,故事剧情才真正展开。

    接下来——

    男女主的对手戏。

    新的强悍队员。

    他们的去与留。

    他们的生与死。

    他们的精彩人生。

    “煞剑”的揭秘。

    好多好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9、绝对忠诚!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