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来的来,走的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1月1日。

    跨年后的第一天。

    寒风猎猎,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五点半,夜千筱准时起来,换上新的海军作训服后,打包了几件便装。

    其余的物品,都会被邮寄过去的。

    要离开了。

    在这个地方,她什么都带不走。

    只有自己的东西。

    部队就是这样,它能够给你的,除了自己的成长与荣誉,便不会有其它。

    “去食堂吗?”

    同样收拾好,冰珞朝夜千筱问道。

    “去。”

    夜千筱点点头。

    昨晚跨年晚会,战士们都玩得很尽兴,今天放假,所以操场上除了新的那批被操练的新兵,便见不到一个老兵的身影。

    路过操场时,夜千筱步伐微顿,朝那些朝气蓬勃的身影看了几眼。

    一年前,她们也曾这样。

    一个一个,被精挑细选出来,成为蛙人中的一员。

    而,那只是个开始。

    现在即将离开的她们,又将会面临另一个开始。

    见着夜千筱止住步伐,冰珞看了她一眼。

    两人皆是站在边缘。

    激情昂扬的新兵们,一边喊着“一、二、三、四”的口令,一边咬着牙鼓着劲在操场上奔跑,犹如她们最初的坚持。

    有人走,就会有人来。

    这个地方,一贯如此。

    “千筱,冰珞。”

    远远地,听到阵欢喜的喊声。

    两人侧过头,看向食堂的方向。

    刘婉嫣正站在食堂门口,面带笑容地朝她们挥手,如何也掩饰不住她的雀跃。

    她穿着作训服,可却系着白色围裙,手、脸、衣服上,皆是沾满了面粉,整个儿就像是只花猫。

    估计大清早的就去炊事班帮厨了。

    两人不再停留,便朝食堂门口走去。

    “千筱,你们来的正好。”一进门,刘婉嫣就忙碌地搬了笼包子来,放到了离她们最近的餐桌上,神秘兮兮地道,“这笼包子刚热好呢。”

    “你做的?”

    瞥了眼那笼热乎乎的包子,夜千筱直截了当的问道。

    “这个……”刘婉嫣的动作一僵,旋即朝她笑呵呵地,“哪有,我就做了一半而已。”

    “你负责包吧?”

    夜千筱一针见血。

    就刘婉嫣这德行,稍微有些了解,就能将她彻底看透了。

    “真的,挺好吃的。”避开这个话题,刘婉嫣认真地强调。

    “……”

    懒得理她,夜千筱直接往厨房那边走。

    “哎哎哎,就吃一个嘛。”

    立马挡在夜千筱面前,刘婉嫣不肯善罢甘休。

    夜千筱凉飕飕地扫了她一眼。

    与此同时——

    “还可以。”

    冰珞凉凉的声音忽然响起。

    两人皆是朝冰珞看去。

    只见她站在餐桌旁,手里拿着个小笼包,正慢条斯理的吃着。

    在她旁边的餐桌上,那个蒸笼的盖子被掀开,腾腾热气冒起,而那十来个形状不一的小笼包,也清晰地闪现在眼帘。

    盯了冰珞几眼,刘婉嫣悄无声息地松了口气,旋即扬起抹自信地笑容,“你看,冰珞都吃了,你也试试。”

    说着,急忙朝那笼小笼包走过去,从中随手拿了个包子,便递到了夜千筱面前。

    审视着她,夜千筱有些犹豫,但还是接了过去。

    但,并不急着吃。

    走向小笼包,夜千筱从中挑了个小的,一抬手就将其丢到刘婉嫣那边。

    刘婉嫣手忙脚乱地接住。

    一看请手里的小笼包,刘婉嫣立即变成了苦瓜脸。

    乖乖……

    夜千筱这家伙,心眼也太狠了点儿。

    “吃了。”

    夜千筱扬扬眉,不容置否地说道。

    咬咬牙,刘婉嫣无奈,恨恨地点头,“行!咱们一起。”

    一旁,冰珞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

    吃个小笼包而已,怎么跟找死有的一拼?

    于是——

    当她看到两人将小笼包塞入嘴里、刘婉嫣面色扭曲的嚼了几下后,算是明白了什么。

    低下头,冰珞扫了眼那笼小笼包,再从中拿出个形状跟她们吃的相似的小笼包。

    掰开,看清里面鲜红的辣椒,总算是明白了什么。

    夜千筱也挺纵容刘婉嫣的。

    这十来个小笼包,有近半都是加了变态辣的。

    “继续吗?”

    吃完一个,夜千筱神情不变,淡定自若地看着刘婉嫣。

    还没彻底咽下去,刘婉嫣额角细汗涔涔,她艰难地朝夜千筱摆摆手,火急火燎地就朝留厨房冲过去。

    艹!

    夜千筱这个变态!

    她真的受不了了。

    “你没事?”冰珞古怪地看着夜千筱。

    就算再能吃辣的,吃到辣椒,总归有些反应,可夜千筱从头到尾都镇定的可以。

    双手环胸,夜千筱笑眼看她,淡定道,“我换掉了。”

    “……”

    冰珞无言。

    最终,被蒙在鼓里的刘婉嫣,在厨房折腾了段时间后,恭恭敬敬地端来两笼“林班长特制小笼包”,特地朝夜千筱表示敬佩。

    冰珞一言不发,旁观夜千筱如何戏弄无知的刘婉嫣。

    “对了。”

    小笼包吃到一半,刘婉嫣眼角余光瞥见个身影,便神神秘秘地朝这边凑过来。

    冰珞和夜千筱吃着小笼包,闻声分了点神,看了她一眼。

    “炊事班来新人了,”刘婉嫣压低声音,道,“那个女炊事员,12月初分配来的,你们应该也见过。”

    “嗯。”

    夜千筱附和着应声。

    冰珞没有表示。

    不过,经常去炊事班蹭饭的她们,肯定是知道的。

    九月招新兵,三个月的新兵连时期,12月下连队。

    有新兵来炊事班,也很正常。

    两人跟那女兵见过几面,都没关注过就是了。

    “来,我跟你们八卦一下。”朝她们又靠近一点,刘婉嫣神采飞扬,“刚刚来炊事班帮厨,我发现个很诡异的现象。贺茜的尿性……千筱你知道的,可那个女兵,在厨房的时候,竟然指挥贺茜做事,贺茜脸色青的,啧,那个难看。”

    “听了?”

    夜千筱问道。

    有过温月晴这个特例,有人能压制住贺茜,夜千筱还是挺惊奇的。

    “当然,根本不敢反抗。”刘婉嫣眉飞色舞的。

    只是——

    刘婉嫣没说,那个女兵对她有敌意,似乎想要重复她们的道路,雄心勃勃的要去参与新兵选拔训练。

    那是个很有野心的女兵,面对她,只有不服输的战胜*。

    以前的刘婉嫣,也同她差不远,可现在的刘婉嫣,并不喜欢这种状态。

    说出这番话,铁定是发牢骚的,所以刘婉嫣选择不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适合说这些。

    吃过早餐,三人离开。

    ……

    上午九点,来接人的直升机抵达基地。

    被选中的十一名蛙人,提前五分钟在操场上集合。

    “真豪气。”

    整齐排列的两行人中,不知谁感慨一声。

    没有人表态,可从那眼神中,几乎都看到了类似的情绪。

    人家都是用卡车运的,头一次见到用直升机来接的。

    能不豪气吗?

    刚感慨完,直升机便落了下来。

    两行人整齐有序地上了直升机。

    等他们进去后,才发现,里面还有其他的海军,估计都是他们东海舰队的,有几个他们还认识。

    “千筱!”

    夜千筱刚踏进直升机,就听到阵欢喜的呼唤声。

    没有丁点印象。

    走进去几步,夜千筱循着声音扫去,视线落到那个朝她招手的女兵身上。

    穿着海军作训服,娇小可爱,水汪汪的眼睛睁得很大,神色里满是喜悦。

    哦。

    夜千筱想起来了。

    似乎,叫端木孜然。

    前段时间,赫连长葑来看兵源时,她跑了很久追着赫连长葑过来,最后在炊事班蹭吃蹭喝的。

    倒是有点儿印象。

    正好她旁边有空位,夜千筱便朝她走了过去。

    “她是谁?”

    刘婉嫣跟了过来,颇为纳闷地盯着端木孜然打量。

    真没见过这人。

    不管是在新兵连,还是在两栖侦察队。

    刘婉嫣确定,这张可爱的脸,是很陌生的。

    “我叫端木孜然。”闻声,端木孜然立马解释道,“复姓的那个端木,调味料那个孜然。”

    见她这模样,刘婉嫣也不好冷漠以待,便礼貌地来了句,“刘婉嫣。”

    “婉嫣姐。”

    端木孜然立即甜甜的喊了声。

    “……”

    自认为年轻的刘婉嫣,在打量了端木孜然片刻后,终究承认对方看起来比自己年轻,只得郁闷地接受了“姐”这个称呼。

    往前走了两步,刘婉嫣在冰珞身侧坐下。

    冰珞挨着夜千筱。

    陆续的,其他人也走了上来。

    席珂和易粒粒坐在她们对面,施阳硬是凑到了刘婉嫣旁边。

    待到所有人上来,直升机起飞之际,原本颇为热闹的议论声,渐渐地安静下去。

    要走了。

    再见,东海舰队。

    他们将迎接新的生活。

    不管,未来的好与坏。

    ……

    办公楼。

    路剑站在窗前,目送着操场上的直升机离开。

    目不转睛地,直至那架直升机,消失在阴沉的天际。

    脸上,尽是无奈的神情。

    “舍不得?”

    站在路剑身侧,彭雅忽地问道。

    “怎么舍得!”

    叹息着,路剑敲了敲玻璃,眉头紧紧锁起。

    “他们有些会回来的。”彭雅劝道。

    “可那些尖兵!尖兵!怎么可能回来?!”路剑怒火升起,嗓门也不自觉抬高。

    那都是他一个个挑出来的!

    一个宋子辰离开,就足够他心痛的了,现在一次性走了那么多——

    要命的是,就连他看好的徐明志,都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路剑的火气怎么可能轻易平息?

    都是好苗子啊,多好的苗子,他是真的舍不得。

    “他们走了,还有新的来。”彭雅轻轻地说道。

    她看得宽点儿,没有路剑那般揪心,可始终是舍不得的。

    毕竟当她的兵有段时间了,怎么可能说放走,就真的平静地让他们走了。

    但——

    都是好兵,这里容不下他们,他们将会有更宽广的天地。

    到哪里,都是为国效忠。

    只要有那颗心在便可。

    “……”

    路剑沉默着,不说话。

    来到蛙人部队,他送走了很多人,可还是无法适应,任何一个兵的离开。

    可也如彭雅所说。

    走的走,来的来。

    人数不会变。

    只是,不是一样的人,感情也会不一样的。

    ……

    直升机往西边方向飞。

    就算在里面,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外面的天气愈发的冷了。

    直至下午,直升机终于停了下来。

    等落地的时候,所有的海军们都怔了怔。

    崇山峻岭,山绵绵延,白雪茫茫,道路崎岖。

    冷风迎面刮来,在半山腰呼啸着,好像能将人刮走似的。

    他们落地的地方,还是比较宽敞的,可这块土地上,除了他们的脚印,就再无其他的痕迹,连野兽的印子都没有。

    他们就这么被丢到荒郊野外来了。

    尤其——

    东海舰队的气候比较温和,冬天最低温度不过零下一两度,这突如其来的寒冷,他们就算穿着冬季作训服,也没有任何效果。

    不到两分钟,就冷的直哆嗦。

    “嘿,我们到底在哪儿啊?”

    冷了会儿,有个海军搓着两只手臂,朝开直升机的飞行员吼道。

    然,将他们放下后,飞行员就事不关己般,对他的询问充耳不闻。

    很快,开着直升机,嘟嘟嘟地飞走了。

    如此场面,简直惊悚。

    “艹,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煞剑’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一个人影都没有,让我们待在这里做什么?”

    “奶奶的,一到这里就给我们下马威是吧?!”

    “要做什么啊,好歹跟我们说一声行吗?!”

    ……

    二十来个人站在雪地里,怒气冲冲地朝天空喊着。

    连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有谁会听到。

    “千筱。”

    打着哆嗦,刘婉嫣挤到夜千筱身边来。

    正在环顾四周的夜千筱顿住,瞥了她一眼。

    “你能看出苗头吗?”刘婉嫣冷的脸色发白,朝夜千筱询问道。

    刘婉嫣是南方地区的,生活的地方只有春夏两季,再冷的时候都是十来度,根本就没有适应过寒冷的天气。

    新兵选拔训练时,他们有过几次抗寒训练,可没有重点去训练,今年就更没机会训练了,以至于刘婉嫣现在,一到寒冷的天气,都会脸色发白四肢发抖。

    纯粹冷的。

    “看不出。”夜千筱耸耸肩。

    一飞过来,就把他们丢到这种地方,连个指令都没有,鬼才知道幕后主使的意图呢。

    不过——

    还是有迹可循的。

    大雪纷纷,片片如鹅毛,在这寂静的山区,堪称壮丽美景。

    可,正因这场大雪,许多痕迹都被遮掩了。

    他们站在片空地上,但这里明显有条往山顶的道路。

    很窄,甚至崎岖。

    往上走了几步,夜千筱弯下腰,纤细的手指在雪地里动了动,将一些蓬松的积雪都给扫开,一些泥土的痕迹顿时展现出来。

    “有人沿着这条路上去了。”

    收回冷的通红的手指,夜千筱偏过头,朝刘婉嫣那边说道。

    她能发现,其他人也能发现。

    渐渐地,怒骂声减少了许多,话题开始转向这些痕迹,然后对此猜测纷纷。

    “上去吗?”

    跟冰珞一起走近,刘婉嫣问道。

    有些跃跃欲试。

    不说上面是否有人,以刘婉嫣现在这状况,必须要活动活动才行。

    要不然,一来就被冷死,也够糗的。

    “上去看看吧!”

    没等夜千筱回答,一道清亮的声音便从刘婉嫣身后响起。

    正是精力旺盛的端木孜然。

    看了眼她,夜千筱收回视线,点头道,“上去。”

    如果真让他们等,根本不需要带到这种地方来,这里的痕迹那么明显……

    要么上山,要么下山。

    两者选其一。

    夜千筱选择上山,是因为“站得高、看得远”,最起码,也要看清现在的地形。

    这个地方,她一无所知,不可贸然行动。

    “那走吧。”刘婉嫣很积极的同意。

    冰珞没说话,表示她没什么意见。

    “不介意我们一起吧?”

    四个人还没开始走,施阳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跟他走在一起的,还有阳光帅哥徐明志。

    “随便。”夜千筱发话道。

    得到夜千筱的同意,两人成功加入她们的队伍。

    六人的队伍,在商定过后,便开始出发。

    其余的海军,也都决定往山上走,毕竟以他们的穿着,继续待会儿,身体再强壮也得被冻成冰棍。

    夜千筱等人处于中间位置,在前面行走的海军,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哗啦啦地往前冲,不知多有精力。

    走了莫约半个小时后。

    他们看到路旁的一块空地,上面没有人,但显然有杂乱的军靴脚印,而他们行走的这条狭窄山路,脚印愈发的明显起来。

    “这路真难走啊。”

    近一个小时后,刘婉嫣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稍稍停下来,快速搓着自己冻得冰冷、发红的手指,同时尽量的朝上呵气、传递热量。

    走在她前方的冰珞停下,她侧过身,看着冷的不成人样的刘婉嫣,忽的道,“快到了。”

    “嗯。”

    刘婉嫣眼含热泪地点点头。

    真难走啊。

    积雪很厚,外加山路很陡峭,稍不注意就滑下,这比在丛林里行走,还要困难许多。

    尤其是,温度低,穿的少。

    就这么点路,她现在冷的四肢直觉都没了。

    她甚至觉得,就算此刻被剁了手,她都会没有感觉。

    “来,我拉着你。”

    一直跟在她后方的施阳,加快速度上前几步,强行抓住了刘婉嫣的双手。

    刘婉嫣下意识想挣脱。

    只是,施阳抓得很紧,早没力气的她,却挣脱不开。

    刘婉嫣紧皱眉头。

    旋即,肩膀被人拍了拍。

    一回头,就见到徐明志站在身后。

    “给战友一次互帮互助的机会嘛。”

    朝她露出笑脸,徐明志劝说着,眼睛弯成了月牙。

    抿了抿唇,刘婉嫣眉眼一抬,再看身侧神情认真的施阳,想想便放弃了挣扎。

    任由他牵着。

    两人一步步向前。

    徐明志站在后面,看着他们俩离开,笑脸渐渐的淡了下去。

    真冷啊。

    可是,夜千筱走得太快,他连“互帮互助”的机会都没有。

    无奈地叹口气,徐明志抬眼看看前方道路,也不再继续耽搁,加快了脚下步伐。

    正如冰珞所说的——“快到了”。

    距离山顶,也不过两公里的距离。

    可,就是这两公里,刘婉嫣这行人,硬生生走了大半个小时。

    体力问题还好,最后这段路程,几乎是七十度陡坡,周围没有任何障碍足够他们拉扯,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爬上去。

    更何况,他们都没登山装备。

    六个人,是相互扶持着,才从那段陡坡爬上去的。

    “终于到了。”

    一到山顶,刘婉嫣就整个瘫倒在地。

    除了身热汗,倒是没那般冷了,可她的体力基本消耗光,必须抓紧时间赶紧休息。

    夜千筱这一行人,多多少少有些累,皆是站在山顶边缘,朝空旷的地方看过去。

    倒是端木孜然,个子小巧玲珑,却有着使不完的精力,就连徐明志和施阳两个大男人,在倍儿精神的她面前,也不得不说一声——

    服!

    “咦?”

    端木孜然惊讶出声。

    同她一样,夜千筱等人,也发现了异常。

    如他们所料,在山顶上,确实有许多军人。

    海陆空三军,不同颜色的军装,标志着他们的来路。

    这山顶,粗略估计,大概有五六十来人了。

    而——

    让他们在意的一幕,则是不远处有人在打架斗殴。

    六个男兵,对付一个女兵!

    ------题外话------

    瓶子暂时只弄了女兵里的变态,下一章的名字,估计够你们记的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1、来的来,走的走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