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2、问你祖宗十八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山顶上,厚积的雪地里满是杂乱的脚印,站在上面大部分的军人,都站在旁边,选择对这场战斗袖手旁观。

    六比一。

    女兵占据上方。

    立在原地,夜千筱饶有兴致地看着。

    跟六个男兵对打,女兵招数狠辣,处处抓命门。

    而那一招一式,都是夜千筱挺熟悉的——

    古武术。

    在部队身经百战的男兵,在她手中竟是敌不过几招,不多时就被一个个地踢飞。

    “这也忒厉害了。”盯着这幕,刘婉嫣稍稍赞佩。

    但,她的那抹赞佩,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到两分钟,她的脸色就渐渐变了。

    撑着膝盖,刘婉嫣从地上站起身,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太过了!

    那个女兵,完全下了死手!

    男兵那边还要脸,自然不会主动认输,如若平时的切磋,都是点到即止,只要男兵不攻击,怎么着都该停下手了。

    可,这个女兵却来了干劲,抓着他们就往死里打。

    简直——

    刘婉嫣都看不下去了。

    “艹。”

    动了动手腕,刘婉嫣气血上涌,想要冲上去帮忙。

    然,她刚刚上前一步,夜千筱就抬起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千筱。”刘婉嫣无奈地喊了她一声。

    “你打不赢她。”夜千筱淡淡开口,揭开了这个残忍的现实。

    刘婉嫣根本不是那个女兵的对手,如果刘婉嫣真的要贸贸然冲上去,那就只能去送死了。

    “……”被梗了下,刘婉嫣忽的道,“你呢?”

    “我懒。”

    夜千筱漫不经心的回答。

    她没兴趣参与这种纷争。

    当兵的,挨几拳就当长教训了,反正是自己技不如人。

    而且,跟刘婉嫣一样的并不少,总会有人站出来的。

    果不其然——

    刘婉嫣一口怨气还没咽下去,战斗场地就忽然冒出个人影,直朝那个女兵逼过去。

    冲过去的是个女兵。

    刘婉嫣等人定睛看去,才发现,那是他们的大熟人。

    席珂。

    在蛙人部队时,席珂的格斗功夫谁都有目共睹,以前甚至把夜千筱虐个半死不活的,可现在跟那女兵缠斗起来,竟是不分上下。

    “啧。”

    刘婉嫣感慨地叹了声。

    因为席珂针对夜千筱,所以刘婉嫣对席珂有些成见,但这并不能影响她对席珂实力和性情的判断。

    能让席珂都看不下去了,显然那个女兵,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再看到雪地上那群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男兵,刘婉嫣心里就更是愤慨了。

    什么仇什么怨?

    “婉嫣姐,你认识见义勇为的那位吗?”端木孜然忽然凑到刘婉嫣身边来,眨着崇拜的眼睛,朝刘婉嫣问道。

    “认识。”刘婉嫣点点头。

    “她叫什么名字?”端木孜然极有求知欲地问道。

    被她纯净的眼睛盯住,刘婉嫣犹豫了一下,仍旧回答她,“席珂。席子的席,王可珂。”

    “哦哦,”端木孜然快速点头,旋即感慨道,“聂染的格斗很厉害的,能够跟她打成平手,很不容易呢。”

    “你认识她?”

    刘婉嫣掩饰不住的惊讶。

    同时,就连夜千筱、冰珞、徐明志、施阳四人,都不自觉地扫了她一眼。

    “认识啊,”端木孜然乖乖应声,解释道,“我们一个新兵连的。”

    “你什么时候参军的?”刘婉嫣古怪地看她。

    戳了戳脑袋,端木孜然想了想,乖巧回答,“前年。”

    “多大?”

    “23了。”端木孜然毫不隐瞒。

    “……”

    刘婉嫣嘴角微抽。

    得嘛!

    还是同龄的!

    这丫头,看起来要比同龄人小个两三岁,就算是叫夜千筱“姐”,他人都不会觉得意外。

    真是长了身好的嫩皮囊。

    “嘿嘿。”

    见刘婉嫣盯着自己,端木孜然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下。

    “……”

    于是,刘婉嫣收回视线,继续旁观。

    有了席珂出马,很快的,周围其他人也看不下去了,跃跃欲试地想要过来劝架。

    可——

    没两分钟,席珂和那个女兵,便都停下了动作。

    因为,易粒粒不知何时,来到女兵聂染身后,一把匕首从斜侧方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开过刃的匕首,锋利寒冷。

    被这样的刀抵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聂染自然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席珂也停止了进攻,将拳头收了回来。

    “大家都是战友,没什么不能和解的,你说呢?”眯了眯眼,易粒粒和气地说着。

    “呵,”低低讥笑出声,聂染瞥了她一眼,声音冷然道,“我可不知道什么叫和解。”

    “呵。”

    同样笑了,易粒粒却多出几分温和。

    没有继续胁迫她,易粒粒将匕首收了回去。

    有些事情,说了一遍,就无需强调第二遍。

    对方的态度如此果决,易粒粒也没必要当和事老。

    看着两人并肩离开,聂染视线闪过抹阴冷,在片刻后,那抹冷意荡然无存。

    这件事,就这么了解。

    至于争斗起来的原因,经过打听之下,新来的才知道,不过是一言不合罢了。

    “这个聂染,看起来很不好惹?”

    摸着下巴,刘婉嫣沉思着,朝端木孜然问道。

    “还好吧,”端木孜然笑了笑,道,“我们不是一个班,只知道她的军事技能很突出,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刘婉嫣遂摊了摊手。

    不再将聂染放到心上。

    只要不来招惹她们,那么,她可以不带任何偏见。

    在这个空隙间,夜千筱悄然消失在刘婉嫣身边,等知觉渐渐失去的刘婉嫣意识过来时,夜千筱已经迎面走到她面前。

    “戴着。”

    一抬手,夜千筱丢了双手套给她。

    厚厚的皮手套。

    挺暖和的。

    “哪儿来的?”抓住手套,刘婉嫣疑惑地问。

    消失两分钟,就捞到双皮手套来,夜千筱是想变小叮当吗?

    “封帆的。”夜千筱淡淡道。

    “他?”

    刘婉嫣愈发惊讶。

    愣了愣,刘婉嫣反应过来,便四处寻找封帆的身影。

    记忆中,封帆的动作比她们要快,早就帅得她们没影了,而现在,他正倚靠在一棵树旁,双手放到裤兜里,漫不经意地观察着周围的人。

    想了会儿,刘婉嫣迟疑地开口,“这,不大好吧。”

    那可是封帆。

    刘婉嫣跟他接触不多,而封帆的形象总是高大上的,如果是夜千筱自己戴的,从封帆那里要过来倒也没事。

    偏偏,皮手套落到了她手上。

    “他不冷。”夜千筱应付似的回答。

    一副手套而已,封帆的身体素质,不知比刘婉嫣好多少,少一副手套又不会死。

    而刘婉嫣——

    夜千筱倒是觉得,她随时都有可能冷死。

    “……”

    刘婉嫣狐疑地盯着他。

    零下十多度,封帆穿的跟他们一样,怎么可能不冷?

    不过,夜千筱显然连理由都懒得找,直接忽略掉她,走向冰珞身边。

    刘婉嫣大囧。

    只是,想了想去,最后在施阳的怂恿下,还是将手套戴上。

    毕竟小命要紧。

    ……

    山顶的天气愈冷。

    而,在这地方,就算到了山顶,也只有层叠的山岚。

    荒无人烟。

    没办法,他们只能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的身体在这种严寒环境中活下来,要么跳要么跑,整个山顶一时间热闹的不得了。

    夜千筱同样在活动着身体。

    陆续有人上来。

    除了跟夜千筱他们一起的海军,还有其他零散的队伍上来。

    大概下午四点左右,这里已经有近两百人。

    且,全部都是对他们所面临的情况一无所知的。

    在直升机上,还对未来的生活满怀期待,结果一下来,就感觉全世界都成了冰冷的白色。

    那心酸的感觉,简直了。

    “怎么还不来人呐?”

    “他妈的,是不是想冻死我们?”

    “抗寒训练也不至于这样吧?”

    “在路上呆了一天了,一到连热水都没得喝不说,还要受冷受冻受饿的,尼玛的!”

    ……

    渐渐地,牢骚声愈发增大,到最后,几乎半数的人都扯着嗓子,仰天大骂了。

    不知是他们的骂声起了作用,还是对方觉得玩够了,大雪纷飞的天际,忽然“轰隆隆”地出现了一架直升机。

    是那种小型的。

    在寂静的山谷,现代化机械的声音冲撞着骂声,慢慢的那些声音便安静下去。

    不一会儿,直升机便停在山顶上方,盘旋在灰蒙蒙的空中。

    那一刻,所有人都仰着头,去看那架古怪的直升机。

    直升机内。

    赫连长葑慵懒地坐着,素来严峻的脸上,此刻多出些许懒散随意。

    双腿交叠着,一份报告放到腿上,他微微低着头,一目十行地扫着,连关注下面的意思都没有。

    “队长?”

    陆松康拎着个喇叭,笑眯眯地看着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抬了抬眼,视线斜着落到他身上,“想换人?”

    “怎么可能!”陆松康立即否决,继而狐疑地看他,试探地问,“就是,你不看看吗?”

    夜千筱没参加过面试,就被赫连长葑特殊通过,这事在他们基地早就传开了。

    加上狄海时不时的“八卦”,基本知道夜千筱的人,都在怀疑她跟赫连长葑的关系。

    现在人就在下面,指不定吃了多少苦头呢,赫连长葑看都不看一眼,显然有些过。

    这么琢磨着,陆松康便直接问了,可下一刻,就见赫连长葑眼神一冷,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

    陆松康心里咯噔了下,紧随着立即转过身。

    行了。

    没必要的事,就不要乱扯了。

    早点儿办事才是正道理。

    拉开直升机的门,冷风伴随着雪花呼呼灌入,将原本还算舒适的温度,瞬间冻结成冰,只觉得气温瞬间降了十来度。

    至于赫连长葑,仍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浏览着手中的数据报告。

    将喇叭的声音放到最大,陆松康站在门口,俯视着山顶上的情况。

    “你们杵在这做什么,准备喝西北风吗?”

    陆松康高声喊着,声音严厉而凶狠。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陆松康的话语顺利落到山顶。

    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

    同时,他们也是一愣一愣的。

    这些人什么命令都没有,他们不杵在这里,还能杵在哪儿?

    陆松康倚着门,瞄了眼军用手表,旋即转动了下手腕,闲闲地等了会儿。

    直至下面开始骚动了后,陆松康才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拎着喇叭继续朝下面喊——

    “那什么,不好意思,接你们来的飞行员忘了说了。”微微一顿,在下面的人有种不祥预感时,陆松康又吼,“今天天黑之前,你们必须赶到基地。”

    陆松康说的很轻巧,将他们待在这里一事,一笔带过,而之后的两句话,又是不容否决的命令口吻。

    着实将人给懵的不轻。

    忘了说了?

    妈的!

    这种事情,还能忘了说?

    这不是欠扁吗?!

    要命的是,他们等了这么久,你丫的不仅没安抚,却忽然丢了这么个任务?

    简直哔了狗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些在山顶待了几个小时、憋得满腔怒火的,真想直接冲上去,将这欠扁的家伙丢下来。

    不把他揍得个半死不活,他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兵!

    山顶上,大堆骂娘的脏话飚出。

    隐约间,竟是传到了陆松康耳里。

    这么被骂,还真挺不爽的。

    掏了掏耳朵,陆松康移开喇叭,朝里面喊了声,“来,再低点儿,免得咱跟他们不能好好交流。”

    话音刚落。

    飞行员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否决,如他所说的操纵着直升机。

    一个下倾,一个停止。

    便下降了四五米。

    看了看高度,陆松康眯了眯眼,满意了。

    再一偏头,去看下面吵嚷人群时,陆松康又换上了冷峻严厉的表情。

    “好心提醒一句,以这里的天气,再过一个小时,天就黑了。”陆松康眉宇紧皱,冷冷地看着这群人,旋即又道,“不想走的,可以,说句放弃,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别来耽误我们的时间!”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很大,可陆松康的声音通过喇叭扩大,也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里。

    选择来这里,就必须听他们的!

    不想听的,全部得走!

    忽然意识到这点,原本还在叫嚣的军人们,顿时就沉默起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都是被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心理素质也过硬,尽管情况不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可既然来到了这里,怎么着也不能第一天就被送走!

    “基地在哪里?”

    算是同意了这计划,很快的,就有人朝陆松康喊道。

    不喊倒好,他这一喊,直升机便开始上升。

    离开前,陆松康酷酷地丢下三个字——

    “自己找。”

    自己找。

    众人还未回味过来,就见到陆松康的身影,同直升机一起消失在空中。

    原本直升机所带来的狂风,也渐渐地消失了。

    望着远去的直升机,在场的部分人,已经彻底懵了。

    这一出有一出的,到底在搞什么?

    将他们放到深山野林,故意弄了点儿痕迹,让他们来到山顶。

    冻了几个小时后,他们一句真诚的道歉都没有,而是直接让他们去找所谓的基地。

    两个方向都没有,他们怎么找?!

    怎么找?!

    加上这茫茫白雪,他们极有可能迷路的,有木有?!

    简直要气疯了!

    “马勒戈壁,他们就是在玩我们吧?”

    “估计是怕被抽,所以才坐的直升机吧?”

    “说真的,真他妈想抽他!”

    “艹,还有没有道理可讲了?!我们都冻了一天了!”

    ……

    一群无处发泄的人,就连问候陆松康祖宗十八代,都无法宣泄自己的怒火。

    个个气得气血上涌。

    出奇的,先前冻得无知觉的手脚,竟是开始有了点儿知觉。

    纯粹被气的。

    “千筱,我们走吗。”

    一蹦一跳地来到夜千筱身边,刘婉嫣冷的牙齿都在颤抖。

    “嗯。”

    夜千筱点头。

    不走,留在这里等死吗?

    “哪个方向?”站在夜千筱面前,刘婉嫣抱着双臂发抖着。

    施阳紧随在她身边,可对她的状况,却是一点办法没有。

    不能抱着她,不准给衣服,他就只能在一旁干看着了。

    “他们从哪里走的?”徐明志走过来,拍了拍肩膀上积累的雪花。

    “东南方向。”

    思考了下,刘婉嫣说道。

    辨别一下方向,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东南方向。”徐明志爽快的说道。

    “哈?”刘婉嫣惊讶地抬眼。

    “暗示。”夜千筱看了她一眼,解释道。

    这里的山区,基本都被白雪覆盖,能够辨别方向本是不易,现在还让他们毫无头绪的四处走……

    基本没有可能。

    他们就算要考验人,也不会随便乱来。

    天快黑了,直升机在风雪里飞行很困难,他们肯定是飞回去的。

    刘婉嫣眼睛一眨,再看向走过来的冰珞和端木孜然,好像已经默认了夜千筱的说法。

    嘴角微抽,刘婉嫣忽然觉得,自己够傻的。

    拍了拍额头,刘婉嫣丧气道,“那走吧。”

    走吧。

    最好走快点儿。

    否则整个人都得冻成冰块了。

    六个人做决定间,显然有人跟他们想的一样,已经率先往东南方向出发了。

    最先那批人里,有易粒粒和席珂,还有封帆,甚至——

    那个聂染。

    六人倒是不慌不忙的,保持在第二批的速度。

    后面那一批,似乎是看他们都朝这边走了,有似乎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终于停止了牢骚和谩骂,紧跟着他们的步伐前行。

    他们从山顶来到道路依旧崎岖的山林。

    到这里后,从未见过平坦的道路。

    上坡困难,下坡也不易,他们穿的又不是登山鞋,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往地上滑,尤其周围都是树丛灌木,这一头撞上去,还真难吃得消。

    刘婉嫣这般体力的人,在这种道路上行走着,简直死了一回又一回似的。

    半个小时后,身体竟然出汗了。

    刘婉嫣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欲哭无泪,欲笑不得。

    终于——

    在天黑之前,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在不知走了多久的山路后,终于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他们看到灰白色的围墙,还有中间的一扇大门,两旁皆有士兵在站岗。

    在这扇大门外面,陆松康早已拎着喇叭在等候。

    一堆狼狈不堪、筋疲力尽的人,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明明累到半死不活,可来到陆松康面前,依旧有条不紊地集合。

    男女分开,从高到矮,依次排列。

    不到一分钟,就已经整齐地排列好。

    就连累的如刘婉嫣这般站不稳的,在来到队伍里的那刻,也都停止了腰杆,站得笔直端正。

    他们是精兵。

    能被称之为精兵的,不仅身体素质能过关,军事素质也必须过关!

    集合的姿势,是深入骨髓的。

    见到这场面,陆松康的神情总算慢一点儿。

    “恭喜你们,”将喇叭抬起来,陆松康残忍地宣布道,“离我规定的天黑时间,差了两分钟。当然,看在你们初来乍到的份上,你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小。”

    “……”

    众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别的,就是晚饭没了。”陆松康轻松地说道。

    “……”

    ------题外话------

    那啥,不出意外,下午五点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2、问你祖宗十八代!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