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3、不想什么,偏来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别的,就是晚饭没了。”陆松康轻松地说道。

    “……”

    刹那间,整个队伍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每个人脸色,有过错愕,有不可置信,还有不明所以,甚至于懵懂迷糊。

    一秒、两秒、三秒。

    下一瞬,彻底爆发。

    “凭什么?”

    “凭什么是你规定的时间?”

    “天还没彻底黑呢,你是故意整我们吧?!”

    ……

    近两百个人,几乎有半数都在争执。

    在来这里前,他们都是部队里的宠儿,班长宠、排长宠、连长宠、团长宠,他们凭借自己的一身本事,在部队里极少有受委屈的时候。

    可一来到这里,他们原本的热情和期盼,很快就被消耗光了。

    风雪摧残,饥肠辘辘,体力耗尽。

    罢了。

    训练残酷些,他们可以忍受。

    可——

    他们才来,就不给饭吃!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将喇叭放下,陆松康将缠绕在手腕的哨子拎起,放到嘴边狠狠一吹。

    “哔——”

    刺耳尖锐的声音,瞬间将杂乱的议论声压制下去。

    原本激动抗议的人,虽说满脸的不甘和恼怒,可在哨声的刺激中,硬生生将满腹牢骚给咽下。

    “算你们猜对了,就是故意整你们。”双手放到后面,陆松康一副理所当然地态度,“就算你们早来了两分钟,我一样有理由让你们没饭吃!”

    “为什么?!”

    列队中,有个军官愤愤不满地问。

    “我高兴!”

    陆松康吊儿郎当道,根本无视这群人的愤怒和不满。

    愤怒有用吗?

    没用。

    愤怒不愤怒,一样会被他折腾。

    “你高兴?”那个军官惊愕地重复着,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然已经将陆松康恨到了极致。

    “没错,我高兴。”陆松康老神在在,格外欠揍的强调道,“我是你们的教官,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你只是个副教官,”另一个男兵站出来,怒气冲冲地咆哮道,“你们队长呢,他才是总教官吧?!”

    “他没空。”

    陆松康懒洋洋地回了他。

    “没空?”那人暴跳如雷,“作为总教官,连个身都不现吗?”

    “来。”

    晃了晃手中的哨子,陆松康朝他招了招手。

    没有得到回应,反倒是来了新招,那人冷不防怔了怔,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是没有退缩的可能,便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了。

    腰杆挺得笔直,脚下步伐生风,连移动的距离都相等,他的任何动作都不给他人找茬的机会。

    来到队伍最前方,那人神情坚定沉着,显然是要跟陆松康杠上了。

    “叫什么名字?”

    走近几步,陆松康捏了捏他的肩膀,挑着眉问道。

    “报告,戴宏岩!”

    那人声音洪亮的喊着。

    “好,戴宏岩。”

    掏了掏耳朵,陆松康再拍着他的肩膀,紧随着手指用力扣在他的肩膀上,硬生生的将他的身体板了一百八十度。

    正好对准前方的队伍。

    “那什么,”手肘搭在戴宏岩的肩膀上,陆松康忽的笑了笑,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胸口,“鉴于这个,啊,戴宏岩同志,顶撞副教官,不能理解总教官的辛苦,所以……以示惩戒,在我们操场跑个三十圈吧。”

    戴宏岩脸色顿时一变。

    可,陆松康还没有说完,于是横了戴弘岩一眼,制止了他的反驳。

    “咱们是部队,部队呢,团结是根本,所以本副教官决定,你们陪他一起。”陆松康再一抬眼,扫向所有列队的成员,笑着问道,“没意见吧?”

    “……”

    沉默,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如此庞大的队伍,一声反驳都没有,可那一双双眼睛,都像是要将陆松康给吃了。

    去你妈的没意见!

    三十圈?

    行!

    放在平时,五十圈他们都给你跑,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冷了一整天,又穿着很少的在雪地里爬了一天,本想着洗个热水澡吃顿热乎乎的饭,好嘛,这个副教官心肠真“好”,用三十圈来招待他们!

    丫丫的,这手怎么那么痒,怎么那么想抽他呢?

    “不说话,那就默认咯。”

    等了他们几秒,也没见到个有意见的,陆松康有些失望地说道。

    真没意思。

    本以为还能遇到几个刺头,在第一天就来个杀鸡儆猴呢。

    没想到——

    啧,这么乖。

    “报告!”

    这么想着,忽地听到队伍里响起个声音。

    而且,是个冷冰冰地女声。

    扬扬眉,陆松康后退两步,饶有兴致地朝声源方向看去。

    只不过,在看清人的时候,神情微微僵硬了下。

    他知道这个女兵。

    聂染。

    曾经在演习中见过,没有夜千筱那般虐得他们半死不活,但实力也不差。

    虽然站在人群中,可存在感却极强,神情冷若冰霜,视线冰冷,略带杀伤力。

    “说!”

    收回心思,陆松康凉凉开口。

    “这种锻炼团结的方式,没有任何意义。”聂染神色不变,坚定有力地开口。

    “你说。”陆松康饶有兴致地看她。

    “这是部队常用的方式,没错,可你们不是常规部队。”聂染冷静地说道。

    “所以?”

    “对于这种祸及无辜的行为,我有异议。”

    听着对方果断的回答,陆松康不由地挑挑眉。

    这一套歪理,绕来绕去倒是挺有道理的。

    祸及无辜……

    不就是在拐弯抹角指责他不讲道理吗?

    顿了顿,陆松康问道,“不愿意跑步?”

    “是。”聂染也不隐瞒。

    “那行,”点点头,陆松康笑道,“我批准,你不用跑了。”

    如此轻松的答应了。

    而且,没有其余的惩罚。

    刹那间,在场其他人,都怔住了。

    这么好说话?

    就几句话,便把他给说服了?

    看起来也不像是被“美色迷惑”的人呐。

    “千筱。”

    站在夜千筱旁边,刘婉嫣撞了撞她的胳膊。

    不用说,就是示意夜千筱也出马。

    同样的理论,不能再说第二遍,可以夜千筱的诡辩能力,肯定能堵得陆松康没话说。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并没有理会她,反倒是偏了偏头,看向另一侧的冰珞。

    “你觉得?”

    轻轻勾唇,夜千筱问道。

    “我不喜欢她。”

    冰珞低低开口,语调很冷,并不掩饰自己的不喜。

    眼眸微转,夜千筱再一侧头,看了看刘婉嫣。

    刘婉嫣不明所以。

    “你是军人。”

    夜千筱一字一顿道。

    霎时,刘婉嫣心惊了惊。

    对。

    她是军人。

    部队的规矩,不能因歪理去反驳。

    只是——

    这个副教官,为什么同意她不跑了?

    刘婉嫣不知道,但却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其他人,”抬高声音,陆松康神情缓和许多,朝其他人问道,“还有同样意见的吗?”

    “……”

    这次,没人回答。

    有些人跃跃欲试,可却没有聂染这般的胆量。

    有些人胆量有,却不屑于免掉这三十圈。

    有些人——

    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

    陆松康又等了几秒,直至确定没有人再出声后,才一声令下,将这批待选拔的新兵带到基地内。

    跟蛙人部队比,这里占地面积更要宽广,而他们根本没心思去观察,转了几个弯就被领到了跑道上。

    没有停留的,陆松康口哨声刚刚响起,他们就呼啦啦地往跑道上冲。

    陆松康提前说了,落到最后的十个人,到时候再加十圈。

    本来,三十圈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要老命了,若真的再加十圈……

    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在跑道上狂奔,生怕落到了最后那批。

    陆松康就坐在跑到外的阶梯上,漫不经心地观察着他们。

    在累到极致时,个人的毅力与能力,就很容易看出来了。

    “康哥!”

    冷不防地,身后响起个爽朗的声音。

    陆松康懒得回头。

    不多时,狄海就来到他旁边,一脚将积雪给踢开,然后坐在他旁边,笑眯眯地问道,“训人呢?”

    问出这么明显的话,令陆松康连应声都觉得烦躁。

    “有屁快放。”

    扫了狄海一个眼风,陆松康直截了当道。

    “我来问问千筱。”狄海也不再废话,直入主题地问。

    “夜千筱?”陆松康挑了下眉。

    “嗯嗯。”狄海点头如捣蒜。

    “队长都不问,你问个什么劲?”微微一顿,陆松康似是忽然想到什么,一抬手搂住他的肩膀,别有深意地问,“你该不会……”

    “你想什么!”狄海一惊,立马将他的手给挡开,火急火燎地解释,“我就是好奇而已。”

    “你好奇个什么?”

    “她以前就个变态……想看看,她有什么长进嘛。”狄海解释着,可很快的,便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你就评价一下。”

    “没注意。”陆松康拍了拍肩上的雪,淡淡地开口道。

    “没注意?”狄海惊讶的睁大眼。

    这么大个人,他能不注意?

    “没啥存在感。”陆松康耸耸肩。

    “……”狄海竟是无言以对。

    “假的。”

    眼底挑起抹戏谑的笑容,陆松康吐出两个字。

    “……”狄海脸色一黑。

    “路上不知道,最起码,我见她起,没听过抱怨。身体素质嘛……好像没你们说的那么差。”陆松康客观地评价道,说着,摊了摊手,“其他的,暂时没看出来。”

    才看了几眼,他不能看出太多问题。

    倒是那个聂染……

    唉。

    “行吧,”狄海点点头,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可刚准备站起身,却又忽然想起什么,又坐了回去,“听说你没有一视同仁?”

    “你倒是挺关注我的。”陆松康失笑。

    狄海摸了摸鼻子,朝他笑道,“路上听说的。你这样做,就不怕队长弄死你?”

    “滚你的!”

    陆松康一挑眉,手肘就朝他撞过去。

    嘿嘿一笑,狄海立即翻了个身,躲过那招攻击后,快速从阶梯上站起身。

    “康哥,你慢慢操练着,我先去食堂。”

    故意朝他说着,狄海飞似的跑没了影。

    陆松康也懒得跟他计较,盯着他背影看了几眼,旋即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朝操场上那帮新兵蛋子看去。

    唉。

    这光看着,比自己跑起来,可要无聊多了。

    ……

    七点左右。

    天色彻底暗下来。

    跑道旁的路灯,不知何时纷纷亮起,昏暗的光线隐约照亮着道路。

    所有新兵,陆陆续续的,将三十圈全部跑完。

    夜千筱的体能早就拉上来了,虽然没有尤为突出,但在这群人中,起码也占个中上水平。

    冰珞更不用说,她的体能比夜千筱更强。

    刘婉嫣体能偏弱,但在她的坚持不懈下,为了蛙人的颜面,也赶在最后一批的前几名赶到,跟后面十名无缘。

    倒是端木孜然——

    这小变态的体力,简直刷新了夜千筱等人对她的评估。

    她将席珂、易粒粒,包括那个聂染,都甩在后面,竟是能够跟男兵争前三名。

    这几十圈下来,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

    “哔——哔——哔——”

    见他们跑完,陆松康适时地吹响口哨。

    正在抓紧时间休息的一行人,听到这声音,便一个头两个大。

    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哨声响起,习惯性的跑去集合。

    见到他们陆续过来,陆松康又提起了喇叭,朝落到后面的人喊道,“最后那十名,就不用集合了,继续去跑吧。”

    于是,多数人皆是回头,略带同情地去看那十个倒霉蛋。

    半分钟的时间,集合完毕。

    不知何时,陆松康手中多出了份名单,他朝所有人吩咐道,“去把你们的背包拿过来。”

    没有停顿,这群职业军人,整齐有序地去拿自己的背包。

    紧随着,又背着背包跑来集合。

    整个队伍,转眼有变得整齐划一。

    “恭喜你们,今天的‘折磨’已经结束,你们现在可以回宿舍,好好睡个安稳觉。”

    一天即将结束,陆松康似乎也乏了,懒得跟他们叽叽歪歪的。

    说完,摆摆手,就招呼他们跟上。

    所谓的宿舍,是一栋三层小楼。

    在昏暗灯光照耀下,整栋楼看起来很破旧,就像是被遗弃的般。

    黑暗从上方压过来,加上皑皑白雪,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阴森鬼屋的错觉。

    男兵在一二楼,女兵在三楼。

    一间宿舍,最少8人,最多12人。

    陆松康将宿舍名单贴在一楼楼梯口,之后就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人。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那张名单蜂拥而上。

    夜千筱等人,自是没那般急切,等着他们先看完。

    “千筱,你看。”

    站在楼下,刘婉嫣刚恢复了点儿精神,便撞了撞夜千筱的肩膀,挑着眉朝三楼看去。

    夜千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三楼的一间宿舍,不知何时亮起了灯光。

    谁在里面,不言而喻。

    没有多加打量,夜千筱将视线收回来。

    还真没多大兴趣。

    “那里……”刘婉嫣摸了摸下巴,琢磨道,“大概,303吧。”

    打死也不去>

    刘婉嫣下定决心。

    她可不想跟那么凶悍的女兵撞上。

    三人在楼下等着。

    施阳跟徐明志甘当护花使者,无论如何也要守候在她们身边。

    但——

    没人发现,端木孜然这个小变态,不知何时就不见身影。

    等到几人意识到时,才发现她正在人群中,小巧的个子挤来挤去的,竟然硬生生的挤进去了。

    不一会儿,她便挤出了人群,笑若桃花地朝这边跑来。

    “看到了?”刘婉嫣朝她问道。

    “嗯嗯,”端木孜然重重地点头,笑得合不拢嘴,“千筱,婉嫣姐,冰珞姐,我们都被分配到一间宿舍了。”

    “哪个宿舍?”

    一边问着,刘婉嫣从施阳手中拿回背包。

    “303!”

    端木孜然斩钉截铁地回答。

    “……”

    刘婉嫣拿包的动作,瞬间就僵硬住了。

    真是——

    不想要想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然,端木孜然什么都没意识到,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道,“对了,你们部队那个,席珂和易粒粒,也都在303呢。”

    “……”

    刘婉嫣彻底无话可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3、不想什么,偏来什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