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4、他妈的全是神经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刘婉嫣心情很抑郁。

    却毫无办法。

    她可没办法说服交换,那么轻易地调换宿舍。

    不过,于她来说,只是膈应下,倒也没别的。

    至于夜千筱、冰珞二人,却显得极其平静,而一无所知的端木孜然,除了对新宿舍燃起兴趣外,便是对接下来的训练满怀激情。

    同徐明志、施阳告别,四个人便上了三楼。

    从右到左,第三间宿舍。

    门敞开着,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声响很激烈,但杂七杂八的,四个人倒也没在意,直接走了进去。

    然——

    一进门,就听到冷冽的声音。

    “谁准你动我床位的?”

    话语冰冷,字字危险,似乎连空气都要冻结般。

    四人停在门口,朝争吵的方向看去。

    靠窗的床位旁,上铺。

    有四个人站在那里。

    两个劝架的看着挺眼生的,并没有什么记忆。

    硬是将背包丢到上铺的那个女兵,她们几人倒是有点儿印象。

    似乎叫钱钟薇,在山顶时她也同人发生过争执,不过是简单的骂架,不至于动手的地步。

    脾气挺暴躁的。

    操场跑圈时,她的体能跟夜千筱并驾齐驱,也算是个狠角。

    至于先前说话的,自是先前来到宿舍,挑选了床铺的、聂染。

    看起来像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一块白色毛巾搭在肩膀上。

    她双手环胸,冷冰冰地看着钱钟薇,眼睛里隐约藏着狠辣。

    平心而论,她长相着实不错,但那身生人勿进的气势,却让人第一时间回避,对她更是没啥好感。

    “我就动了,怎么着?”钱钟薇气焰更甚,将聂染的被子猛地扯落,嚣张地吼道,“凭什么你不跑,还占了这么好的地方?”

    被子落地。

    周围两个劝架的女兵,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发展。

    感觉这事儿,有点儿不妙。

    几乎没给人反应的时间,聂染一只手就揪住了钱钟薇的衣领,再狠狠用力,便直接将人给提了起来!

    她们眼睁睁看到,钱钟薇的双脚已经踮起来了。

    力道之大,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然,钱钟薇也不并非好惹,在挣扎中抬起双手,紧紧抓住聂染的手臂,卯足了劲狠狠一拧!

    聂染的手肘被迫转移方向,抓住钱钟薇衣领的力道,也稍稍地松了松。

    抓住机会,钱钟薇迅速落地,同时朝聂染袭击而去!

    “这……”

    刘婉嫣睁大了眼睛。

    就这情况,只要见识过聂染在山顶揍人场面的,不都应该吓得先逃为上吗?

    眼下这……

    还真有不怕死的?

    愣怔间,瞥见单肩背着背包的夜千筱离开,刘婉嫣莫名地看她,“千筱,你去哪儿?”

    “占床位。”

    头也没回,夜千筱淡淡回了她。

    眉头一挑,很快的,刘婉嫣就见到冰珞也紧随而上。

    这里共六张床铺。

    皆是上下铺。

    三张床成直线排列,总共分成两行。

    靠窗的位置很抢手,现在除了正在被聂染和钱钟薇争的上铺,还有它的下铺,基本就没有别人。

    易粒粒和席珂在进门对面的上下铺。

    而她们对面的两个床铺,估计是因为靠门,所以根本就没有人选。

    夜千筱就自然而然的将背包丢到了上铺。

    冰珞选了她的下铺。

    见得她们俩悠闲的模样,刘婉嫣心里无奈,但也懒得去管别人打架的事儿,直接走过去,选了靠近夜千筱的上铺。

    至于原本还在看戏的端木孜然——

    看见她们的动作,仔细低头想了想,最终还是以“占床位”为重,便麻利地拎着背包来刘婉嫣下铺。

    四个人算是安置好了。

    开始整理床铺。

    “砰——”

    “咚——”

    夜千筱刚将被褥摊开,就感觉到床沿震动了下。

    紧随着便是“当啷——”的声音响起。

    有水洒落下来,落到床褥和小腿上,凉意涔涔。

    眼睛微微眯起。

    眸色倏地一凉,夜千筱垂下眼帘,朝下面看了过去。

    先前还在打架的钱钟薇,正倒在床铺下面,显然摔得不轻,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一个铁质的圆杯落到她手旁,似乎还洒了不少水出来。

    在中间的过道里,一张长方形的桌子翻到在地,钱钟薇还有一条腿搭在上面。

    劝架的俩女兵,早已躲到自己上下铺旁,正一脸讶然地看着这边。

    易粒粒和席珂同样关注着情况,前者稍有惊讶,后者欲看好戏。

    刘婉嫣、冰珞、端木孜然三人,则是停下了整理的动作,关注了下夜千筱的脸色。

    至于聂染——

    此刻,正傲然立于窗前,根本不将两人看在眼底。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瞥了眼被淋湿的被褥,很快就掩去了那抹冷意。

    手搭在栏杆上,夜千筱探出身,朝躺在地上起不来的钱钟薇看去。

    “诶,下面那个。”夜千筱开口,朝钱钟薇喊道。

    “做什么?”钱钟薇怒声喊了一句,没好气道,“没见我疼着吗?”

    挑挑眉,夜千筱单手撑住床铺,整个人从空中轻巧落下。

    踩在拖鞋上,夜千筱蹲下身,垂眼看着钱钟薇,“我帮你报仇,你把被褥给我。”

    “……”

    钱钟薇惊讶地睁眼。

    “哼。”

    与此同时,聂染不屑的哼了声。

    听到聂染的声音,钱钟薇顿时火冒三丈,毫不犹豫地点头,放下豪言道,“只要你能赢,我做什么都行!”

    扬唇,夜千筱算是应下了。

    她不介意他人嚣张,也不在乎他人多出彩,如果事情不惹到她身上来,就算对方将天给捅破了,她也可以做到坐视不理。

    但——

    被踩在头上,有点儿不爽啊。

    得到答应,夜千筱站起身。

    同时,听清楚一切的聂染,嘴角勾起抹冷笑,张扬地朝夜千筱勾了勾手指,“来吧。”

    抬手抓住帽檐,夜千筱将其压低了几分。

    下一刻——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正式开战!

    夜千筱动作迅速,从下铺越过去,便跟聂染交上了手。

    有些人,不必手下留情!

    同平时训练不同,面对聂染狠厉的招数,夜千筱同样下了狠手。

    就古武术而言,聂染还不够格。

    不知学了几年,就到处耍着玩,在夜千筱看来,她浑身上下都是漏洞,只用最简单的肉身搏斗便可解决!

    紧逼着聂染的招式,夜千筱力道不如人,自是不跟她硬碰硬,可她以柔克刚,聂染每一招每一式在她身上,都没有丝毫攻击力。

    刚出招,就被破解!

    在狭窄的空间内,如此过招,令得他人目不转睛。

    厉害!

    “她有长进。”

    盯了一会儿,席珂微微凝眉,客观地评价道。

    她指的,是夜千筱。

    刚来海军陆战时,席珂跟夜千筱有过一段时间的格斗对抗,但那个时候,夜千筱弱的不像话,就算是飞速成长,也不是她的对手。

    可,现在——

    席珂记得,自己跟聂染动手时,也只是个不相上下。

    但夜千筱,纯粹是耍着聂染玩!

    易粒粒看了看她,神色里藏着笑意,“我最近有跟她练过格斗。”

    “然后?”席珂挑眉。

    “我输了。”

    易粒粒耸了耸肩,倒也没什么不甘。

    倒是席珂,显然有些惊讶。

    她也跟易粒粒切磋过,易粒粒的本事她清楚得很,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易粒粒要比她强。

    结果——

    输在夜千筱手上?

    “她洞察力很强,”顿了顿,易粒粒详细的分析道,“谁的弱点,都能快速分辨出来。以前是因为体能不行,但现在,她的体能拉上来了。”

    在训练场上,夜千筱最差劲的,就是体能。

    但是,经过一年多的锻炼,她的体能虽非强大到无人能敌,可在蛙人部队,也是排列在前的。

    易粒粒总有一种感觉,只要夜千筱在体能上不吃亏,那她们这里所有人,都不会是夜千筱的对手。

    席珂沉默。

    有关夜千筱体能这点,席珂也能隐隐察觉。

    另一边。

    在刻意连续攻击聂染几招后,夜千筱眉头一扬,看清楚聂染神情中的愤怒、不甘、兴趣,双眸眯起,别在腰间的军刀被抽了出来。

    为了不伤人,特地加上刀鞘。

    一个旋身,夜千筱躲过了前方的攻击,随之来到聂染身后,军刀刀尖便抵住聂染的后腰。

    如果军刀出鞘,只要轻轻一刺,便可令聂染受重伤。

    “呵,”感知到抵在身后的是什么,聂染冷笑一声,“不敢出鞘?”

    嘴真硬。

    “对付你,不需要。”

    眉头挑起,握住军刀的力道一紧,夜千筱轻声笑道。

    聂染回过身,躲开了夜千筱的军刀,且不依不饶地朝夜千筱发动攻击!

    这一次——

    更狠!

    更快!

    更有力!

    两人过招的这段时间,聂染已经发现了夜千筱的缺点。

    所以,她这次决定,缠死夜千筱。

    只不过,素来喜欢速战速决的夜千筱,最擅长的就是躲避攻击,抓人死穴,自然不可能让她得手。

    不到两分钟,军刀出鞘,镀了铬的刀身,隐藏着室内的灯光,准确横在了聂染的脖子上。

    天气本就冷,可夜千筱手中的军刀,却带着刺骨寒冷。

    这是把见过鲜血的刀。

    夜千筱本不愿出鞘,偏偏聂染不肯善罢甘休,便只得抽出来快速解决打斗。

    停在原地,聂染也停止了攻击。

    只是,那闪烁着冷冽光芒的眼睛,唯有令人心惊的寒意。

    “不服?”没有移开刀,夜千筱笑了笑。

    “你觉得呢?”

    聂染反问,压抑着怒气。

    在任何领域的强者,一旦被压制住,定然会有不甘和愤怒,可聂染最感兴趣的,还是如何打败眼前这个女人。

    这个看起来——

    有些心软的女人。

    看得出,在对付自己时,眼前这女人,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你随意。”

    手腕一转,夜千筱神色淡淡的,将军刀收回来。

    她能猜到聂染在想什么。

    可,在部队里,并没有将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必要。

    夜千筱可不愿意逞一时之快,到时候被罚的个半死不活。

    对这种人,真的划不来。

    把军刀收回去,夜千筱踩着下铺的木板,来到了中间的过道上。

    了解夜千筱实力的,对她展露的那番功夫,定然是意料之中。

    可——

    像端木孜然、钱钟薇,甚至那两个劝架的,除了惊讶,便只剩崇拜了。

    她们在部队见识过格斗,虽然没亲自跟夜千筱比试,可光是看着,就能知道夜千筱并非一般角色。

    简直帅呆了!

    “千筱,你真厉害。”

    端木孜然站在自己床铺旁,神情呆呆的,面朝着夜千筱,动作很轻的鼓着掌。

    至于钱钟薇,本是从地上起身的看戏的,可刚刚那场面,着实将她惊得不轻。

    聂染一只手就将她拎飞了,但,现在这个女人,分分钟将人给秒杀?

    太不科学了!

    “大姐!我今天服你了!”见到人来到面前,钱钟薇很快反应过来,佩服地朝夜千筱举起了大拇指,爽快的问道,“我叫钱钟薇,金钱的钱,闹钟的钟,紫薇的薇。你叫什么名字?”

    见到能让自己佩服的人,钱钟薇很快地就换了种态度。

    夜千筱最不爱介绍自己的名字。

    然——

    她还没反应,就听到宿舍门被狠狠推开,紧随着便是严厉而威胁的高喊,“谁是夜千筱?!”

    “……”

    宿舍瞬间安静下来。

    没有人回答她。

    一双双眼睛,全部朝门口方向扫去。

    一个身着陆军作训服的,此刻正立于门口。

    是个女军官,一杠二星,中尉级别。

    她长相娇艳,五官很精美,气质蛊惑高雅,活生生像是来演戏的演员。

    这是一副好皮囊,外加凹凸有致的身材,光从外貌上来讲,就能够给出高分。

    只是,此刻的她,煞气腾腾的,眼冒凶光,视线在整个宿舍里扫荡。

    似乎只要找到目标,就能够扑上去将人吃掉般。

    不知哪来那么大的仇恨。

    夜千筱收回视线,不打算去理会。

    一、这个人,她不认识。

    二、就现在,她想睡了。

    “我再问一句,哪个是夜千筱?”

    见得没人回应,那个女军官眉头一皱,拳头狠狠朝宿舍门打去!

    “砰——”

    宿舍门的门板,被生生打断。

    艹!

    这下,本就集中在她身上的视线,渐渐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就连火正大着的聂染,都朝门口看了看。

    见此,夜千筱额头抽了抽。

    他妈的全是神经病!

    莫名其妙!

    “是我。”夜千筱颇为烦躁地开口。

    “呵!”

    门外那人,眼神立即扫到她身上来,打量了她几眼后,紧随着又朝她走来。

    “胆小鬼,敢应声了?”

    肩膀上背着背包,女军官停在她面前,满怀敌意地瞪着她。

    “胆小鬼?”

    夜千筱双手环胸,凉凉地反问了一句。

    “难道不是?”女军官紧盯着她的眼睛。

    抬起手指,将帽檐轻轻上移,夜千筱闲闲地看她,毫不被激怒,直接问,“有事吗?”

    “我警告你——”

    女军官伸出食指,放到前方指着夜千筱。

    没等她说完,夜千筱抬抬眼,伸手握住她的手指。

    话语噎住,女军官感觉到食指承受的力道,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可以她的力量,竟是连夜千筱的手都无法移动。

    食指似是被钳子夹住般,死也挣脱不开。

    “有话好好说,指了指去的,不礼貌。”

    夜千筱低声说着,清冷的嗓音里,唯有让人背脊发凉的警告。

    她不是随口说说。

    女军官脸色一僵,最后用力的欲要挣脱,可夜千筱却事先松开了手,使得她一下子用力过猛,猛地朝后面退了一步。

    艹!

    被一只手就弄得这么狼狈,女军官的神情立即就变了。

    原本就怒火滔天,现在被戏弄,更是气得不行。

    可——

    她未靠近夜千筱,另外忽然来到道身影,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狠狠抹了下嘴巴上的血迹,钱钟薇笑得极其血腥,直接朝女军官挑眉道,“美女,人家认识你吗,你就在这叽叽歪歪的。”

    “你让开!”女军官没好气道。

    “不行。”钱钟薇耸肩,双手环胸,“想要找她麻烦,先打赢我。”

    “还有我。”

    冷不防地,冰珞冷邦邦的声音飘来。

    原本就站在夜千筱附近的她,再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钱钟薇的旁边,冷冷地看着女军官。

    她的视线很冷。

    无情的冷。

    比夜千筱的,更要毛骨悚然。

    “算上我!”

    与此同时,端木孜然也举起了手,有些兴奋地来到了钱钟薇的另一边。

    虽然她现在很饿,但这不能防止她给夜千筱撑腰。

    “我也是一个!”

    还在上铺的刘婉嫣,也跟着凑热闹的嚷嚷了一句。

    短短时间内,就忽然来了四个人,明确的表示要帮助夜千筱。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女军官,神情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

    夜千筱的人缘——

    怎么会这么好?

    而,作为当事人的夜千筱,看着整齐的排列在前方的三人,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有些无奈。

    她是真想休息。

    来个宿舍,这来了一出又一出的,麻烦事还真不减少。

    宿舍内,气氛忽然变得僵硬、紧张起来。

    剑拔弩张的氛围,好像随时都会大展拳脚,开始往人身上招呼。

    “这门,怎么回事?”

    门口,忽然飘来冷然的询问,声音低沉醇厚,充满了诱惑的磁性。

    这么耳熟的声音,夜千筱听到耳里,只觉得生烦。

    这一个接一个的……

    商量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4、他妈的全是神经病!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