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5、腹黑大骗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门,怎么回事?”

    伴随着低沉的询问,赫连长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敞开的宿舍门,灌入的冷风早已让房间没有丝毫温度,可不知为何,赫连长葑往那里一站,整个宿舍的人只觉得,有股诡异的阴风从背后袭来。

    冷。

    冰寒彻骨。

    站在门口的赫连长葑,身材高挺,一袭陆军作训服,原本很普通的作训服,穿在他身上,莫名的被添了几分质感,有棱有角,好像方方正正的朝人迎面砸过来。

    她们注意到他的肩章。

    两杠三星。

    上校。

    宿舍里的设备很破旧,就连灯光都昏暗模糊,赫连长葑棱角分明的脸,在光线下多了层光晕,然那冷峻危险的眼睛,却让她们感知的清清楚楚。

    有风吹过,夹杂着雪花,从他背后吹来,凌乱飞舞。

    立在那里的他,却岿然不动。

    “赫连队长?”

    见到他,最先出声的是端木孜然。

    她好奇地探出身,脑袋微微偏着,脸颊稍稍鼓起,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门口,眼神里满是惊喜和兴奋。

    见到熟人,端木孜然自是高兴。

    可,她是高兴了,宿舍里的其他人,心就更沉了几分。

    就连在上铺的刘婉嫣,都忍不住地扶额。

    祖宗诶,能不这么单纯吗?

    就在众人郁闷时,就又听得一阵兴奋的声音——

    “学长!”

    闻声,众人遂朝那人看去。

    只见先前还跟夜千筱叫嚣的女军官,此刻彻底的换了种表情,漂亮的脸蛋唯有痴情和崇敬,那分分钟都有可能冲上去的架势,难免让人阵阵头疼。

    感情还是一个学校毕业的?

    赫连长葑在宿舍里扫了一圈,瞥了眼两个喊自己的,但最终的视线却落到了夜千筱身上。

    “夜千筱!”

    赫连长葑猛的抬高声音,短促的语调,给人以严肃紧张的感觉。

    “到!”

    以立正姿势站好,夜千筱面向他,铿锵有力地喊道。

    “你来解释

    !”赫连长葑神情严肃,却令人摸不透。

    被点名回话,夜千筱嘴角微抽,下意识想到自己打破柜门的黑历史。

    挺囧的。

    “报告,是这位女军官打破的!”

    夜千筱一抬手,朝女军官的方向指去。

    站成一排直线的几人,虽然没有军衔,但还是麻利儿地让开,使得夜千筱“指认”起来更为明显。

    女军官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将情况看到眼底,赫连长葑双眸愈发深沉,他凉声道,“原因。”

    “因为我不理她。”

    收回手,夜千筱倒是很直白。

    反正遮掩也没用,难保人家将罪过归咎于自己,倒不如自己将事情说出来。

    “你!”

    女军官深吸一口气,没好气地朝夜千筱瞪眼。

    没见过这么实诚的人!

    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不就好了?

    艹!

    女军官胸脯气的上下起伏。

    对于她的反应,夜千筱置若罔闻。

    “报告!”

    忍了两秒,女军官终于忍不住,站得笔直,大声朝赫连长葑喊道。

    没有任何表示,赫连长葑瞥向她,冷然地突出一个字,“说。”

    “我不是故意的!”

    女军官为自己辩解。

    这个宿舍楼,也不知道荒废多久了,估计再过几年,随时都有可能倒塌。这里面的各种设备,自然是破旧的不像话。

    就那扇门,她根本没用多少力气,就直接戳了个洞。

    “你的意思是,”微微一顿,赫连长葑抬了抬手,在被破坏的门上敲了敲,再偏头看人时,他的眼里闪烁着冰冷光芒,“我们这门,不结实?”

    “没,没有。”

    抿了抿唇,女军官下意识否定道。

    虽然心里在叫嚣着“是是是”,可被赫连长葑这么一问,她分分钟怂了,不敢有丝毫忤逆。

    “一分钟,集合!”

    没再同她们绕来绕去,赫连长葑收回手,冷声发出命令。

    是不容置否的口吻。

    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从听到命令的那一刻起,该下床的下床,该穿鞋的穿鞋,该戴帽子的戴帽子……

    一分钟过后!

    宿舍内十一个人,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两列,就站在两边床的过道里。

    悠然地往前几步,进门,赫连长葑来到最前方的女军官面前,一字一顿地开口,“你,什么名字?”

    “江晓珊

    !”

    纵使惊讶于赫连长葑不认识自己,可女军官还是坚定有力地回答。

    眸色倏地一凉,赫连长葑周身压迫感猛地增强,他字字顿顿,“回答前的‘报告’都不会喊?”

    “报告!江晓珊!”

    被压迫感逼得心脏快速跳动,可江晓珊仍旧昂头挺胸,声音霎时抬高了几个分贝。

    “好,”冷冷应声,赫连长葑后退一步,视线扫向夜千筱,看到她平静的神情,沉声开口道,“夜千筱,江晓珊,操场二十圈。其他人,十圈!”

    “学长——”

    江晓珊猛地睁大眼,不可置信地盯着赫连长葑。

    她们刚刚才跑完三十圈!

    现在——

    又来?!

    “三十圈。”赫连长葑凉飕飕地扫向她。

    不敢再说,江晓珊立即禁声。

    那两个劝架的,下意识向聂染那边扫了眼,可却见她站的端正,连半句话都没有。

    两人自是不再抱任何希望。

    这个大队长,应该是总教官。

    看起来那么严肃,估计只要出声,这圈数就会被无限制的增加了。

    “还不走?”

    停顿几秒,见她们仍旧站在原地,赫连长葑倏地反问了一句。

    冷意扩散看来,当下,没有人再敢停顿。

    啪啪啪。

    军靴撞击地板的声音,一声一声的,极其有力,同时又格外的整齐。

    两队人,很快离开宿舍。

    赫连长葑却不急着离开。

    中间过道上,那翻倒在地的长桌,赫连长葑早就看到了。本以为是江晓珊和夜千筱打起来了,可看情况又不是。

    是猜到可能跟夜千筱有关,赫连长葑才没有对此事追究的。

    毕竟现在饥肠辘辘的,再跑个四五十圈,可够她受的。

    看了看里面的情况,赫连长葑轻轻摇了摇头。

    夜千筱啊夜千筱……

    怎么什么麻烦事,都有你啊?

    ……

    操场上。

    大雪初歇,被战士们走过无数次的跑道上,半个小时没有跑,上面又多了层白色的积雪。

    被罚十圈的人,已经跑完离开。

    同宿舍罚十圈的人,也已经跑完离开。

    时间已过九点,可夜千筱和江晓珊,仍旧在跑道上奔跑着

    。

    天色暗的深沉,唯有路灯微弱的光线,隐约照亮着周边的跑道。

    已经感觉不到冷了。

    单薄的作训服,本来无法承受这般寒冷,可大汗淋漓的夜千筱,整个人热得发烫,侵入的冷风甚至让她觉得凉爽。

    当江晓珊吭哧吭哧、卯足全劲超过夜千筱两圈的时候,夜千筱的二十圈也结束了。

    踩到终点那刻,夜千筱猛地听住步伐。

    深深地呼吸着。

    气息紊乱,浑身出汗,而如刀锋利的冷风迎面刮来,吹得自己的面颊生生发疼。

    从重生后起,她也未见过这般寒冷,甚至连衣服都有这么点。

    确实有些不适应。

    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思考。

    黑夜,狂风,大雪,寒冷。

    还有,迎面走来的男人。

    十分钟前才来到这里的赫连长葑,在她跑完的那刻,从百米开外朝她走过来。

    步伐缓慢却稳重,微弱的光线从他背后铺洒而来,可人影轮廓却莫名的模糊。

    夜千筱微微眯起眼睛。

    不一会儿,赫连长葑站定在他面前。

    “不想看到我?”

    立在她前方,赫连长葑垂下眼帘,深邃不见底的眼睛里,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

    笔直站着的夜千筱,落入他的眼帘。

    因剧烈运动,脸颊微微发红,那压低的帽檐下,短发被汗水湿透,凌乱的贴在皮肤上。

    可,就是这样的夜千筱,依旧见不到丝毫狼狈。

    只要她的腰不弯,只要她眼睛依旧有神,只要她能保持平静,那么,在她身上,就绝不会看到所谓的狼狈。

    “为了二十圈?”

    眼眸微微一抬,夜千筱倏地笑了,勾唇朝他反问道。

    “不。”赫连长葑否定道,落到夜千筱身上的视线,带有几分探究。

    就夜千筱躲避的状态看,她是不愿意见到自己的。

    眼睑微垂,夜千筱神情淡淡的,“作为赫连长葑,我确实不想见你。作为教官……看你的心情,我随意。”

    她知道赫连长葑问什么。

    所以,老老实实地回了他。

    她不想见到赫连长葑,至于教官,本就跟她不是对等的关系,不管她是不是想见,她都没有什么决定权。

    典型的夜千筱式回答。

    一整天都板着脸的赫连长葑,听到这话,竟是莫名地勾起唇角。

    “饿吗?”赫连长葑忽的转移话题。

    “饿

    。”夜千筱实话道。

    中晚饭都没吃,中间翻山越岭、抵抗寒冷、跑过一万米,夜千筱就算是铁打的身体,都不可能吃得消。

    肯定是饿的。

    “我有吃的。”赫连长葑悠悠道。

    “我不信你。”冷淡地开口,夜千筱对赫连长葑充满了怀疑,“我回去了。”

    如果在海军陆战,赫连长葑给她送食物,夜千筱肯定是信了。

    但——

    就眼前这个?

    谁知道他有多黑。

    她可记得陆松康耍无赖时的模样。

    只要是他们惩罚人,任何歪理都可以搬上来,连强词夺理都算不上,完全是蛮不讲理。

    而现在,面前的赫连长葑,可跟陆松康是同一类人。

    鬼清楚他是不是不安好心?

    “好好休息。”

    赫连长葑并没有去拦她,反倒是在他经过自己时,低低地嘱咐了一句。

    脚步微微一顿,夜千筱神情微愣。

    没有多加停留。

    夜千筱继续往前走。

    偏了偏身,赫连长葑目送着她离开。

    想把她拐到坑里去,任务似乎很不简单。

    ……

    夜千筱回到303宿舍。

    人都已经睡下了。

    黑咕隆咚的房间,窗外连盏路灯都没有,刚进了房间视线完全陷入黑暗。

    夜千筱记得宿舍的布置。

    进了门,脱下鞋,就直接上了床。

    她的被褥不知何时已经被铺好了,就连水渍都消失无踪,估计是钱钟薇已经将被褥跟她换了。

    夜千筱脱了外套,就直接躺下睡觉。

    又累又饿又冷,几乎刚刚闭眼,就轻易地睡着。

    只是她睡眠浅,隐约间还能听到有人进门,蹑手蹑脚的铺床的琐碎声音。

    凌晨三点。

    “哔——哔——哔——”

    深沉夜色中,响起了突兀的哨声,惊醒了正在沉睡的军人。

    各个宿舍的人,几乎没有时间反应,自听到哨声的那刻起,便翻身开始穿衣、穿鞋、带帽,整齐有序的,虽然紧急却没有慌乱。

    这是一群职业军人的素质!

    快速下楼集合,按照先前的队伍,整齐划一地排列好。

    一个个的,在睡过一觉后,经历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是很饿,但都是精神抖擞的

    。

    再看队伍前方。

    面对着他们的,除了陆松康之外,还有他们有的会眼熟的赫连长葑。

    两人皆是穿着冬季作训迷彩,但衣服厚度显然不是某些军种能比拟的,里面不知多少学员看着眼馋。

    “正式介绍一下,”陆松康上前一步,姿态有些随意,负手而立,“我叫陆松康,陆地的陆,你们可以叫做陆副官。至于这位……”

    说着,抬了抬手,陆松康手掌指向赫连长葑,语气倏地严肃起来,“你们其中,应该很多人都认识。他是总教官,赫连长葑,你们得叫他赫连教官。”

    介绍完,陆松康谄媚地看了身侧的赫连长葑一眼,然后又老老实实地退了下去。

    场地让开来,就赫连长葑站立着,气场在那一瞬间,忽地徒增好几倍。

    他刚随便向前走了一步,一种凝重、骇人的压迫感,就猛地迎面刮过来,属于他的气场令所有人为之惊愕,同时也下意识地产生了几分畏惧与警惕。

    停住,赫连长葑扫视着在场所有学员,一寸寸的划过,那种能将人剥光打量的视线,任谁也做不到坦坦荡荡。

    “事先通知一声,”赫连长葑声音低沉缓慢,夹杂着些许警告,“这里不是你们的老部队,所以不会用你们的班长、排长、连长的那套,来适应你、改变你、引导你。我们是教官,没有义务帮助你们,只负责监督。”

    语调微顿,赫连长葑的语调更强硬几分,“在今后半年的时间,你们随时可以选择退出。不过,如果你觉得,自己有可能选择退出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在你们身上浪费!”

    实打实威胁的一番话。

    残忍地打碎他们仅存的一丝希望。

    在见到他之前,这群待选拔的学员,只对陆松康有所失望。

    但没见过赫连长葑表现的他们,依旧怀有丝丝希望,期盼赫连长葑并非这般。

    而现今——

    他们是丁点希望也没有了!

    甚至有些失望。

    如此残酷,不留情面,不给温情。

    “有意见?”

    在前面一排往左走了几步,赫连长葑打量着这一个个恼怒的人,冷冷地问了一声。

    “报告!”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施阳的声音。

    “说。”抬了抬眼,赫连长葑朝他挑眉。

    “我想告状!”施阳铿锵有力的吼道。

    “告谁?”

    赫连长葑似是很有兴趣地问。

    “告你的副教官!陆松康!”施阳板着脸,鼓足了气势。

    “理由。”赫连长葑缓缓开口。

    “昨天他亲口承认的,故意找理由来坑我们!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教官应该做的!”

    施阳说的理直气壮,俨然一副看不惯陆松康的模样

    。

    顿了顿,赫连长葑转向陆松康,神情严峻,“你来说。”

    “是的!”

    原地立正,陆松康肯定地承认。

    不过——

    瞧得赫连长葑这严肃的模样,陆松康心里还是发憷的。

    该不会真想弄他吧?

    “解释。”赫连长葑直接问。

    “他们太烂了,该罚!”陆松康说出心里话,一顿,脸色微微一动,补充道,“另外,我高兴!”

    看了他两眼,赫连长葑忽的回过头,猛地加重语气,“施阳!”

    “到!”

    跨立站好,施阳大声喊道。

    “陆教官为你们好,你诬告教官,待会儿多跑十公里。”赫连长葑慢条斯理地道。

    “……”施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罚自己?

    明明是陆松康的错,赫连长葑竟然罚他?

    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施阳火冒三丈,心有不甘,可被赫连长葑盯着,却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是!”

    强行压着怒火,施阳憋着气应声。

    “报告!”

    施阳话音刚落,身侧忽的响起另一个声音。

    这一次,喊话的是徐明志。

    “说。”赫连长葑眸色微凉,冷冷地盯着他。

    “我也要告陆教官的状!”徐明志不怕死地吼道。

    “理由。”

    赫连长葑同样地问他。

    “他不一视同仁!”徐明志气势汹汹。

    “哦?”赫连长葑挑了下眉头。

    “昨天下午本该是我们集体罚跑的,可是他却批准一个女兵不跑!”徐明志振振有词,势必要找陆松康的茬。

    按理来说,以徐明志的性情,是不会将一个女兵推上风口浪尖的。

    但,这般举动,理由有二。

    一、如他所说,陆松康没有一视同仁,这不是一个教官该做的。

    二、就昨天下午那个女兵的理由,让他很是不爽,管它是男是女,最起码,她也是一个兵!

    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徐明志选择不要风度。

    “这样?”

    赫连长葑扬眉,视线又落到陆松康身上。

    “是

    !”

    陆松康果断应声,可心里却止不住的嘀咕。

    昨天晚上,他就将事情跟赫连长葑原原本本说过的,现在问来问去的,我的队长啊,你这也装得太好了点儿吧?

    “不管合不合理,教官永远是对的。”赫连长葑神情冷峻,话语说的极其坚定,“徐明志,挑唆教官跟学员之间的关系,晨练越野跑加倍。”

    原本一番强词夺理、无耻至极的话语,被赫连长葑那正经的语气,硬生生说的冠冕堂皇的。

    好像理真的在他这边似的!

    简直没天理!

    艹艹艹!

    徐明志怒火蹭蹭蹭冒起,对赫连长葑这个跟陆松康统一战线、包庇副教官过错的,简直恨得咬牙切齿。

    以前真没发现,赫连长葑是这种无耻之人!

    看着他瞪着眼睛、满脸不甘的模样,赫连长葑浑不在意地扬眉,声音淡淡道,“没听见?”

    “报告,听见了!”徐明志高声喊道。

    “无视教官命令,明天越野跑加倍。”赫连长葑毫不留情地再丢过来个惩罚。

    徐明志狠狠咬牙,咬的牙根生疼生疼的,最后在施阳的催促下,恨恨的应声,“是!”

    “其他人,还有别的意见吗?”

    环视他们一圈,赫连长葑再度沉声问道。

    一群人憋着不敢出声。

    有意见!

    大大的意见!

    可是,有前面两个倒霉鬼做铺垫,他们是想找死,才敢站出来提意见的!

    众人只得将恼怒和意见藏在心里。

    然——

    正当他们挫败时,忽然听到个清冷的声音——

    “报告!”

    ------题外话------

    说一下上一卷结尾所说的【前篇】的事儿。

    发现有妹子理解错误,还有些盗版妹子在评论区、在微博私信里,说话阴阳怪气的。

    解释一下。

    瓶子当时说的是——发牢骚所说的【前篇】。

    注意重点——发牢骚。前篇。

    一、前篇、中篇、后篇,大家都听过吧?看柯南时也会有类似的标题吧?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而已,并非什么【前传】【前言】,瓶子写的都是正文好吗?

    二、后面有句【真正的开始】,那是因为男女主真正的对抗开始了!女主的精彩人生正式开始!

    我一百五十多万,写的认认真真的,你们觉得我有糊弄你们的意思吗?

    前面那么多故事,人物发展,感情线,因为我一句话,在某些妹子看来都是扯淡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5、腹黑大骗纸!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