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9、一个坑,又一个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她跟你杠上了。”

    看了那个聂染几眼,冰珞随口说了一句。

    “哦?”

    夜千筱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

    聂染想跟她杠上……

    她还真没那个闲心。

    再者,已经有跟主动跟聂染杠上了。

    就在她们前方不远处,席珂跟易粒粒两人加入了跑步的行列,并且跟聂染保持在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看起来,有好戏的样子。

    “跑累了吗?”慢慢的,夜千筱减缓了步伐,随后朝冰珞问道。

    “没有。”

    冰珞老老实实的回答。

    微愣,夜千筱倒也习惯她的直白,眼底露出几分笑意,道,“那休息下吧。”

    “哦。”

    冰珞这次反应很快,出奇地没有去掀夜千筱的场子。

    两人的协议达成一致。

    于是,停下了跑步的动作,并肩走向跑道外面的场地。

    跑道外面的地方,其实还是挺宽敞的,周围还弄了一些单双杠,够她们休息时练习的了。

    好像这个基地最不缺的,就是占地面积。

    “刘婉嫣,能待多久?”

    站在单杠下面,冰珞盯着从前方奋力跑过的刘婉嫣,沉沉地朝夜千筱问了这么一句。

    确实,在这一批学员中,刘婉嫣不是最差的。

    但是——

    她在最差的那一批。

    当蛙人,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胜任。

    可在这里,都是尖子部队的尖兵,很多部队并不比她们蛙人部队差,所以刘婉嫣现在的实力,明显离合格还有一定的差距。

    就算刘婉嫣再如何努力,这样明显的差距,也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上的。

    “按照赫连长葑的意思,估计是第一轮就会淘汰。”

    夜千筱缓缓地回答,黝黑明亮的眸子,在灯光的折射下,如琉璃般闪耀。

    对于这个问题,夜千筱还没想好如何跟刘婉嫣说。

    “什么时候?”冰珞问。

    她指的是“第一轮淘汰”的时间。

    “不知道,”夜千筱摇摇头,眉宇见有过抹凝重,“可长可短。”

    谁知道赫连长葑是怎么想的?

    或者说,谁知道这个部队是怎样的,会以怎样的变态手段来选拔他人?

    不是正式成员,他们谁也不知道。

    “……”

    冰珞沉默下来,没有再说话。

    就现在刘婉嫣的情况而言,到底能走到哪儿,还是得靠她自己的努力。

    除他之外,谁也无能为力。

    刘婉嫣跑到第十圈,速度慢慢地开始减了下来。

    而,原本保持着匀速的席珂和聂染,则忽然开始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蹭蹭蹭地就跑没了影。

    两人终于开始争前后了。

    倒是易粒粒,速度依旧不变,悠闲地跟在后面。

    席珂和聂染的体力,本就比夜千筱要好,估计跟冰珞相差不远,现在就算加快速度,竟然也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短短时间内,竟然超出了刘婉嫣两圈。

    着实把刘婉嫣气得不轻。

    夜千筱和席珂两人乐得看戏。

    ……

    办公室。

    顾霜再次敲响了赫连长葑办公室的门。

    “进来。”

    刚写完报告、看完所有学员资料的赫连长葑,懒洋洋地开口。

    于是,顾霜推门而入。

    “弄好了?”见到他大步流星走来,赫连长葑眉头微微一挑。

    “嗯。”

    顾霜来到办公桌前,把手中刚打印好的那份方案,递给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接过,便大致的浏览起来。

    这份方案很详细,具体落到每个学员的身上,根据他们的实力与反应速度进行综合分析,同时将实力相差无几的两人安排成一组。

    进行PK。

    训练场上,PK最容易激发他人的斗志。

    仅仅想要留下来的那点斗志,还不足以让他们尽全力去发挥。

    不过,这才刚开始,顾霜就玩的这么认真,怕是真的头疼那群女兵。

    仔细看到了名单,赫连长葑翻开到第二页,扫到夜千筱旁边的那个名字,手指点了点,“把她移开。”

    “为什么?”

    瞥到“聂染”的名字,顾霜有些莫名地皱眉。

    对于聂染的实力,他也进行过分析,虽然枪法不如夜千筱,但反应速度却不容小觑,倒也能够跟夜千筱拼上一拼。

    没有直接回答,赫连长葑却是反问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能力尚可,”想了想,顾霜客观地评价,“性格不讨喜。”

    在被指定成为教官前,顾霜就同其他人一样,将所有学员的资料都看了一遍。

    对优秀的人,多少会有些在意,同时在训练中,难免多分散几分关注。

    但——

    聂染的履历不错,可真正在训练上,顾霜对她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教官与学员,本不需要多余的感情,可那么多人里,你总有看的顺眼的,更有看的不顺眼的。

    “怎么说?”

    赫连长葑敲了下桌面,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个也说不清,”顾霜耸耸肩,“感觉太阴沉,不适合我们这类人。”

    一个人,怎么可能连朋友都没有?

    就算是夜千筱、席珂、冰珞这类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朋友。

    而,那种只顾自己的——

    还来当什么兵?

    赫连长葑没有说话,低头翻看着手中的方案。

    见赫连长葑问完就没说话了,顾霜按了按额心,无奈问道,“队长,她怎么被选上的?”

    “被塞过来的。”

    赫连长葑翻开了一页,慢慢地回答道。

    “我们这儿也能塞?”

    “你们卢队看到好苗子,就带回来了,”说到这儿,赫连长葑抬抬眼,“把烂摊子丢给我们。”

    “……”

    顾霜无言以对。

    他们到处抢好苗子,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只要是好苗子,就急匆匆地拉回来。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两年,他们不得不在考验个人能力的时候,还去观察他们的心理情况。

    万一来了个——

    出任务时,分分钟将你们坑死。

    “把易粒粒换过来。”

    浏览完,赫连长葑又点了点同席珂分配在一组的易粒粒。

    “好。”

    没有犹豫,顾霜点头应了。

    两人又商量了一阵,大概就是如何更好的分组,但等顾霜拿着那份修改后的方案离开,也没有向赫连长葑问清楚,为什么要把夜千筱跟聂染这组分开。

    ……

    八点左右。

    在跑道外面晃悠了一个多消食的端木孜然,在消失了二十分钟后,终于精神抖擞地来到操场上。

    而——

    席珂跟聂染,还在跑道上暗自较劲。

    “千筱,冰珞姐,你们不跑吗?”

    远远地看到她们,端木孜然小跑着来她们这边,乐呵呵地朝她们问道。

    “你先去吧。”

    冰珞没想搭理她,倒是夜千筱,在她彻底靠近前,朝她说了一声。

    在五米之外,端木孜然立马顿住,朝两人露出笑脸,“那好,我先去了。”

    “嗯。”夜千筱应声。

    点点头,端木孜然重新跑回跑道。

    夜千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说起来,对端木孜然的体力,她一直有些好奇。

    似乎饿了的时候,连刘婉嫣都拼不过,可一吃饱,就精力充沛、活力四射,体力像是取之不竭的一般。

    很快——

    她的想法也得到了证实。

    端木孜然一上跑道,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犹如一阵风似的疾驰而去,转眼间就超越了还在前方较劲的聂染和席珂。

    就连原本匀速跟在后面的易粒粒,见到从身边“飞”过的端木孜然,都没来由的有些发愣。

    看了一会儿,夜千筱嘴角一抽,朝冰珞道,“我们去训练场。”

    “嗯。”

    冰珞很快点点头。

    战况很明显,根本没有看下去的必要。

    她们俩也没有想去被虐的意思。

    遂去了训练场。

    两个小时后。

    刘婉嫣被端木孜然刺激的在训练场上狂奔的时候,夜千筱和冰珞便先一步回了宿舍。

    她们斗志不高,没想跟端木孜然这等变态相提并论。

    303宿舍。

    原本被打坏的门,不知何时已经修好了。

    门虽然紧闭着,可依旧能听到里面吵闹的声音。

    两人推门而去。

    “刷——”

    “咔——”

    先一步进去的夜千筱,不过一个抬眼间,一把镀了铬的军刀擦着耳侧飞过,带着寒气镶入她刚推开的门里。

    惊觉到什么,夜千筱的眼神忽的一冷。

    就在正前方的柜子旁,钱钟薇跟江晓珊正在打斗,意识到门口这边的情况,两人顿时停止了打斗,惊愕地朝这边看来。

    猛然间对上夜千筱那双冷冽的眸子,两个人只觉寒气从心底升起,不知为何连浑身都僵硬起来。

    令人心颤的危险气息,迎面狠狠席卷过来。

    砸的她们没有丝毫反驳余地。

    而,在意识到那把军刀,极有可能插入夜千筱脑袋时,心里也没来由有些后怕。

    与此同时——

    面色冷若冰霜的冰珞,一言不发地进了门,旋即将插到门板里的军刀抓住,用力抽出来。

    宿舍里没有其他人。

    当两人不说话的时候,整个宿舍都陷入了一种难言的沉默中。

    “谁的刀?”

    走至夜千筱面前,冰珞冰冷的视线扫过,声音依旧冷得彻骨。

    “我的。”

    定了定神,江晓珊也没当缩头乌龟,壮起胆站了出来。

    这是一次意外。

    夜千筱也没有伤到。

    她们俩不可能拿她怎么样。

    “私人用品都该被上交了。”往前走了两步,冰珞冷冷的说着。

    一抬手,那把军刀,就“叮当”一声落到江晓珊面前。

    “可以留几件衣服,我无意中发现的。”

    抿了抿唇,江晓珊也不隐瞒,老老实实地说道。

    她没有其他的理由遮掩这件事。

    刚刚跟钱钟薇争执起来,也正是因为这把军刀,钱钟薇发现她衣服堆里的军刀,想要把这件事跟教官说,她才跟里钱钟薇争吵的。

    “我知道了。”

    语调没有丝毫温度,冰珞就那么冷冷地应了一声。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江晓珊有些莫名其妙。

    可——

    下一刻,见她转身想出门时,江晓珊才忽然意识到什么。

    她是想去告状?!

    想到这儿,江晓珊终于有些慌乱,神情微微一变,声音猛地一抬,“那个谁,你先等等!”

    “……”

    冰珞没有停顿的消失在门口。

    那个谁?

    哪个谁?

    冰珞可不管那么多。

    而,原本只想教训江晓珊一下的夜千筱,见到冰珞为自己出头,便就站在旁边观看。

    待到冰珞出门,夜千筱意识到事情可能闹大,本想拉住冰珞,但转念一想,便任由冰珞去了。

    不管陆松康这类变态,会不会因此找理由连累他人,但冰珞……

    毕竟帮她出头了。

    夜千筱还是觉得挺新奇的。

    “夜千筱,你真想把事情闹大?”

    拿冰珞没有办法,江晓珊只得朝夜千筱下手。

    倚靠在门边,夜千筱看了眼走廊外面。

    不知何时,细雪飘飘,在暗夜中凌乱地飘落。

    又开始下雪了。

    “夜千筱!”

    见她根本没想理会自己,江晓珊烦躁地皱了皱眉,语气加重地朝夜千筱喊道。

    钱钟薇站在柜门旁,垂眸看了看那把军刀,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她跟江晓珊吵起来的,如果教官真的被冰珞喊过来……

    她肯定也会被一起罚的。

    “叫什么,”正在钱钟薇犹豫时,夜千筱忽的低低开口,眉宇间尽是不耐烦之色,冷然的视线扫向江晓珊,“吵死了。”

    听清楚话语里的威胁,原本想让夜千筱去劝冰珞的钱钟薇,立即打消了这个的想法。

    夜千筱这个人,她惹不起,江晓珊也惹不起。

    她可以去招惹聂染,却没胆量招惹夜千筱。

    被夜千筱一句话堵住,江晓珊也不敢再说话,气呼呼地瞪着夜千筱。

    夜千筱无视她满怀恶意的眼神。

    江晓珊深深呼吸着,却如何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但——

    也打消了让夜千筱改变主意的想法。

    妈的,随她!

    还怕她不成?!

    于是,江晓珊就在焦躁的心情里,硬生生地等了二十分钟。

    夜千筱双手环胸,倚在门边看着外面飞舞的雪花。

    冰珞和陆松康的身影,姗姗来迟。

    冰珞走在最前方,帽檐和肩膀上,都沾染着些许雪花,她神情冷漠,谁也看不清的神情,可夜千筱却看出了几许坚定与执着。

    至于陆松康,则是脸色微黑地站在后面。

    眼角眉梢,写满了无奈。

    鬼知道他是怎么被冰珞“拎”过来的!

    一个女兵,哪来那么大的胆量,直接破门而入,本来没理的她,气势上偏偏压他一筹,几句强硬的话,就逼得他不得不过来一趟。

    简直反了天了。

    冰珞来到门口,便停了下来。

    而陆松康,则是大摇大摆地进了门。

    “军刀呢?”

    没去看宿舍里的情况,陆松康就抬高声音喊道。

    打算速战速决。

    “在这儿。”

    钱钟薇弯腰将军刀捡起来,连忙过来将其递到陆松康面前。

    陆松康接过,简单打量了一眼,便随手抛了抛,视线转移到江晓珊身上,“这军刀,是你的?”

    “是!”

    立正站好,早已认命的江晓珊,果断有力地回答。

    “还挺有底气的。”陆松康嗤笑一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藏匿军刀,差点儿误伤战友,罪名可不轻啊……去下面站俩小时,不介意吧?”

    站……

    俩小时?

    这么冷的天?!

    江晓珊愣怔地睁大了眼。

    她本想着,陆松康最多能罚她去跑步。

    在这样的天气里,跑步虽然有些累,可好歹可以热热身体,不至于冷得半死不活。

    可——

    偏偏来个一动不动的?!

    在天气好的时候,站两个小时,就已经是江晓珊的极限了,现在还在这么冷的天……

    光是想想,江晓珊就浑身发寒。

    “怎么,还想站一个晚上?”

    陆松康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晓珊。

    江晓珊的脸色顿时惨白。

    这一个晚上,足够冻死她的。

    这天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我会找个医护人员陪你的。”陆松康朝江晓珊保证道。

    “……”

    江晓珊神情愈发狐疑。

    陪她?

    估计是怕她死吧?!

    “至于你,”不管江晓珊的表情,陆松康很快又扫向钱钟薇,“你就是跟她起争执的那个吧,也不多罚你,去跑三十圈。”

    “是!”

    钱钟薇比较爽快的答应了。

    乖乖。

    跟江晓珊那冷俩小时比,她这跑个三十圈,简直要轻松多了。

    在大冷天,一动不动的,天气分分钟要了你的命。

    惩罚说完,夜千筱“主持了公道”后,陆松康也不愿多加停留,麻利儿地离开。

    在路过冰珞时,陆松康看了她一眼,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

    真是见鬼了!

    他竟然会怕一个女兵?!

    一个……女兵?!

    艹!

    心里怒骂着,可陆松康离开的步伐,却越来越快。

    好像巴不得离冰珞远点儿。

    发现陆松康的异样,夜千筱奇怪地扬眉,朝冰珞问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实话实说。”

    沉思了下,冰珞也想不出其它,直白的回她道。

    夜千筱笑了笑,便也没有追问。

    与此同时,气呼呼的江晓珊,外加认了命的钱钟薇,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夜千筱正好进门,忽略掉江晓珊愤怒的眼神。

    趁着还有些时间,夜千筱跟冰珞去洗了个热水澡。

    等她们回来的时候,宿舍里的其他人,除了被罚的江晓珊和钱钟薇之外,基本都到齐了。

    只不过,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儿,连议论声都没有。

    很奇怪的宿舍,可夜千筱和冰珞,却极其适应。

    刘婉嫣累的半死不活,连自己的床都懒得上去,直接赖在端木孜然的床上呼呼大睡。

    “千筱,你要睡了吗?”

    刚爬到刘婉嫣床上的端木孜然,坐在上面晃着双腿,朝随着爬上床的夜千筱问道。

    “嗯。”

    夜千筱淡淡应了一声。

    “哦,那晚安。”

    笑着眯起了眼,端木孜然笑笑的说道。

    事实上,锻炼完回到宿舍的,基本都是要睡觉的。

    只有端木孜然,一个人拿着根绳子,用两只手玩得倍儿开心。

    半个小时,宿舍的灯光熄灭。

    所有人全部上床睡觉。

    钱钟薇和江晓珊陆续回来。

    一个累的半死不活,一个冷得半死不活。

    基本没都耽搁,钻被窝里就睡着了。

    ……

    翌日。

    五点半。

    夜千筱准时睁开眼。

    十秒后。

    她从床上翻身起来。

    穿衣、下床、穿鞋,所有动作麻利而干脆。

    细微的动作,吵醒了还在沉睡的冰珞。

    翻身坐起,看清在穿鞋的是夜千筱,冰珞凝眉皱了皱,但很快的,便意识到了什么。

    同她一样,开始穿衣。

    穿好鞋子,夜千筱站直身子,紧随着摇醒了刘婉嫣。

    “怎么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刘婉嫣语气里满是困倦。

    集合哨不是还没有响吗?

    话说……

    现在几点了啊?

    刘婉嫣恍恍惚惚的,在各种疑惑中,将戴着军用手表的手抬起来。

    灯光一亮。

    五点半!

    看清时间,刘婉嫣立即清醒过来,紧随着翻身爬起。

    “怎么回事儿?”刘婉嫣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压低声音问着夜千筱。

    “故意坑我们。”

    夜千筱淡淡的回道。

    昨天他们凌晨三点起来,才勉强在早饭之前完成训练任务。

    现在——

    都五点半了,有几个醒来的?

    典型的故意给他们挖坑。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9、一个坑,又一个坑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