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0、这是你们的失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刘婉嫣被夜千筱的话给说懵了。

    故意坑她们?

    什么意思?!

    刘婉嫣一时间真没反应过来。

    只是,穿衣服的动作却没停住。

    直至下床穿鞋时,刘婉嫣才倏地意识到什么。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今天早上应该是等不到陆松康的集合哨了。

    仔细一想,按照他们的训练量,这个时间起来已经为晚了。

    这么多教官,肯定不会都忘了时间,唯一的可能是,他们就是不来吹哨子。

    存了心看他们的晚起床,到时候没有办法完成任务。

    “起床了。”

    想罢,刘婉嫣无奈穿好鞋,抬手敲了敲上面的床铺。

    听到动静,端木孜然猛地翻身坐起,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停顿了几秒,端木孜然抬起手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睡意朦胧地开口,“要集合了吗?”

    她没有听到哨声啊……

    “五点半了。”

    刘婉嫣一句话回了她。

    “哦……”端木孜然长长的应声,明显还没意识到什么。

    渐渐地,其他床铺的也慢慢苏醒,在听清楚刘婉嫣那句“五点半”后,基本没有给自己是清醒的时间,很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翻身、穿衣、下床、穿鞋。

    等她们陆续整理时,夜千筱跟冰珞已经洗漱好,先一步去了宿舍楼下。

    没有人等着他们。

    但——

    今天的训练任务,已经完好地贴在楼梯口。

    晨练、上午、下午,三个时间段的训练科目和训练量,都标的清清楚楚。

    两人站在那张表面前,不紧不慢地浏览着。

    不管怎样,夜千筱还要加上惩罚,注定是要错过早餐的了。

    “早。”

    穿戴整齐的徐明志,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走来,一只手放到裤兜里,一只手朝她们摆了摆。

    “早。”

    听出他的声音,夜千筱依旧盯着那张表格,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冰珞偏了偏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今天的训练任务?”

    走过来,徐明志闲散地立在冰珞旁边,顺着她们俩的视线去看表格。

    “嗯。”夜千筱应声。

    徐明志似乎猜到了,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诧异。

    不急着去看表格,徐明志扫了她们俩几眼,没有见到同她们一起的刘婉嫣,不由地问道,“你们宿舍的起来没?”

    “差不多。”

    夜千筱并不在意地回答。

    宿舍里的人,醒了多少,起了多少,留下多少,她都少有闲心起关注。

    徐明志点了点头,便也没有继续过问。

    一个宿舍,只要醒来一个人,其余的基本都会醒来。

    有点儿脑筋的,都会意识到问题。

    小徐同志有点儿忧国忧民的心,对一些跟自己无关的小事,偶尔也会去管一管、操操心。

    花了一分钟,三人将所有训练都记录下来。

    而,在十点的射击训练旁边,那一行【必须准时抵达】,难免让他们有些在意。

    “走吧。”

    徐明志摩拳擦掌的,颇有斗志的朝夜千筱和冰珞说道。

    早上的越野跑,他被罚了两天,而身体的折磨与痛苦,更能让他燃烧斗志与激情。

    从昨天到现在,他可一直对陆松康和赫连长葑怀恨于心。

    最起码,不能被他们就此淘汰!

    三个人转身。

    在宿舍楼外面,是茫茫大雪。

    雪花纷飞,飘了整整一晚,原本即将融化不少的冰雪,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再次将整个基地的每个角落覆盖。

    操场,道路,花坛,沿路的树……

    所见之处,皆被白雪遮掩。

    而——

    从宿舍楼到训练场的路上,他们能看到一连串的脚印。

    大概是两个人的。

    脚印很新,应该是刚走没多久的。

    三人来到训练场。

    “来了?”

    早在冰天雪地里等候的陆松康,见到他们三个缓步而来,于是笑眯眯地朝他们摆了摆手。

    徐明志很不爽他,见他笑容可掬的模样,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对那新鲜的脚印有些好奇,徐明志没有理会他,视线却在周围看了一圈,很快就在400米障碍上见到封帆的身影。

    另外,还有个眼熟的男兵。

    徐明志颇为错愕地挑挑眉。

    这个封帆……

    真心挺让人在意的。

    “去练吧。”

    陆松康朝他们说道。

    事实上,不用他说,三个人就走向了400米障碍。

    昨个儿就经历过一次了,今天可谓是轻车熟路,谁管你这个教官的存在啊?

    见到他们这冷淡的态度,陆松康冷不防地扯了扯嘴角,再垂眼看了看手中的花名册。

    本想画叉叉的他,等到落笔的那刻,还是来了个“优”。

    没办法,谁让他们机灵呢?

    看了看他们几个的身影,陆松康继续站定在原地,深吸了一口冷气,紧随着又呼了出来。

    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陆陆续续的,男兵和女兵交错着赶到,并非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倒是让陆松康稍有放松。

    “松康。”

    半个小时后,陆松康听到有人喊自己。

    温软好听的声音,给这冰寒的天气,带来些许温和。

    跟他这两天所感受到的愤怒和暴躁,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顶端。

    陆松康拿笔的动作一顿,朝声源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眼就见到一袭白色大褂的安露。

    她安安静静的站在雪地里,肩膀上还背着个小小的急救箱,柔和而温暖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眼底隐约透露出丝丝笑意。

    与他人不同,不是穿着军装激烈挣扎,也并非在泥土里打滚嚎叫。

    她温婉而安静,雪花轻轻缓缓地落到她身上,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画面。

    跟周围那些奋斗的女兵,格格不入,却又展现出另一番美好。

    看清她的模样,陆松康差点儿没把手中的笔给吓到了。

    “你你你……”陆松康有些紧张,神情里也多出几许警惕,“安露啊,你怎么来了?”

    艹!

    这可是个小祖宗啊……

    她脾气好,不惹事不生事,可除了他们队长和副队,其他人都惹不起。

    安露偏了下头,脸上浅笑不变,解释道,“小佳病了,我刚好回来,就代替她过来了。”

    每次训练开始,他们这里就需要一定的医护人员,毕竟学员在训练中受伤,那是常有的事儿。他们的存在就是在这种事情发生后,尽快的对伤员进行治疗。

    不过——

    对于安露来说,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并非是帮忙救治。

    像赫连长葑这样的,平时很少去医院,她几乎没有跟他接触的机会。

    “哦,这样啊。”

    心知肚明的陆松康,脖子僵硬地点了点头。

    算是应下了。

    人家都来了,总不可能将人赶走吧?

    再者,队长现在不在基地,安露在与不在,对他们基本没有影响。

    安露朝他笑了笑,“我先跟你打声招呼。”

    打招呼并非寻求意见。

    派什么人过来,也都是医院的事儿。

    “行,”陆松康无奈的应声,看了安露一眼,又冷不丁地补充道,“注意防寒。”

    “嗯。”

    安露点点头。

    旋即,背着急救包,朝其他的医护人员走去。

    陆松康收回视线,继续去记录陆续赶到的学员。

    头一次玩这招,不如所料,基本都要六点过后才能抵达,甚至有大批没有注意到楼梯口的训练表格,以至他们只能跟着其他人一起训练。

    原本规定三个半小时的训练,体力好的能在两个小时内完成,但六点抵达训练场地,最起码要八点才能完成。

    所以——

    早餐就此跟他们错过。

    陆松康是这么想的。

    但——

    七点一十。

    有个小个子女兵跟疯了似的跑到他面前。

    她满头大汗,脸蛋通红,气息不定。

    “报告陆副官,我训练完了!”

    匆匆忙忙在他面前立定站好,女兵甚至抬手朝他敬了个礼。

    声音,却铿锵有力,眼神坚定执着。

    陆松康狐疑地盯了她几眼。

    哦……

    认出来了。

    端木孜然,那个大胃王。

    虽说是体力变态,但,在一个半小时内,就完成所有的训练,足以跟他们相提并论了……

    可能吗?

    想了想,陆松康拿出对讲机,朝那边问道,“有人跑完了?”

    很快的,郁泽冷静的声音便飘过来。

    “嗯,”顿了顿,郁泽又补充道,“端木孜然。”

    一听,陆松康扬了扬眉。

    还真没作假呢?

    虽说这群人都是职业军人,素质上基本是过关的,但避免他们因为承受不住,怕个别的人“作弊”,所以在训练场和越野跑的终点,都有人守着的。

    陆松康守着训练场。

    郁泽守着越野跑的终点。

    这段时间,不会再有武装泅渡。

    所以,只要郁泽肯定了,端木孜然就不会有可能作假。

    “报告!”

    见陆松康没有反应,端木孜然抿了抿唇,颇为焦虑地朝他喊道。

    陆松康放下手中对讲机,垂了垂眼,看着神情不安定的她。

    “早饭时间就快结束了。”

    对上他的视线,端木孜然紧张而快速地提醒着。

    “噗。”

    陆松康冷不防笑出声。

    感情速度那么快,是因为有早餐在诱惑着?

    “去食堂吧,准你八点再来。”陆松康摆摆手,大方地说道。

    “真的呀?”端木孜然顿时惊喜地问道。

    “你想要假的?”陆松康悠悠反问。

    “没有没有,”端木孜然慌忙摇头,继而迫不及待道,“那陆副官,我先走了啊。”

    陆松康点头。

    端木孜然欢天喜地地离开。

    看着她靠着小短腿,风似的跑向食堂的身影,陆松康嘴角微微一抽。

    真行!

    没见过这种奇葩。

    不过,有这等体力,也难怪她胃口这么大,也能被队长招回来了。

    ……

    相较于端木孜然这等奇葩,夜千筱这等体力正常的,自然错过了这次的早餐。

    好在,跟昨天饿了两餐后的晨练比,他们这次训练还是要轻松许多。

    上午十点。

    甭管有没有完成体能训练的,全部被陆松康“赶”到了靶场。

    顾霜早在靶场等候。

    细雪飘飘,寒风猎猎。

    顾霜肩上背着步枪,慵懒地环胸而立,手指勾着个哨子,不紧不慢地转动着。

    抬了抬眼,看着主动在他面前排列站好的学员。

    直至他们站的整齐后,顾霜终于动弹了下,将哨子叼在了口中。

    “哔——”

    顾霜冷不防吹了声。

    响亮刺耳的声音,让每个学员都提心吊胆,下意识地跨立站好。

    陆松康不急着走,站在旁边等待顾霜的“新训练方案”。

    据说改方案了,可顾霜和赫连队长都不透露,他们其余的教官,连半点儿风声都没探到。

    他倒要看看,到底能改成什么样。

    “说个事儿。”

    站在队伍前方,顾霜懒洋洋地说着,同时转着拎哨子的手指,绳子一圈圈地绕在他的手指上。

    “从今天开始,”懒懒说着,顾霜语调忽地一顿,转而朝所有学员扫了眼,随之继续开口,“我们的射击训练,稍稍做了些调整。”

    话音落却。

    在场所有学员,神情愈发的严肃谨慎。

    就昨天的方案,便让他们吃了不少的苦头,现在——

    调整?!

    这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从这次训练起,你们将会被安排成两人一组PK,在实力相对来说差不远的时候,你们谁赢了,就可以高枕无忧,若是输了……就不是简单的跑圈了。”

    慢悠悠地将方案说出来,顾霜敛了敛眸光,紧随着眼底露出几许笑意,“怎么样,简单多了吧?”

    “……”

    没人吭声,没人附和。

    高枕无忧的几率,也就百分之五十。

    而他们这群人里,有半数以上的人,是可以在两次以内,完成昨日要求的任务的。

    原本已有足够信心应对射击训练的……

    就因为他这段话,压力又再次急剧上升。

    跟实力相当的人相比,他们差不多要超越昨日的自己,这才是最困难的好吗?!

    “怎么,都不同意?”

    神情顿时冷了下来,顾霜的视线的温度骤降。

    本就寒冬腊月,冷的他们浑身发寒,再被顾霜这般视线盯着,顿时被冻得更难受了。

    “同意!”

    当下,所有人气沉丹田,铿锵有力地回答着。

    声音嘹亮,气冲云霄。

    “松康。”

    后退一步,顾霜的视线扫过,盯上了在旁看戏的陆松康。

    陆松康莫名地朝他看去。

    被他盯得有些发憷,想了下,陆松康还是老实地走过去。

    很快的,顾霜将一份打印好的名单交给他。

    “……”

    陆松康欲哭无泪地接过来。

    好嘛!

    他就看个戏,还能被当成苦力?

    再看顾霜似笑非笑的眼神,陆松康嘴角抽了抽,只得老老实实地给他念名单。

    近两百个名字,念起来需要几分钟。

    每一轮射击有十个小组对抗,也就是二十人。

    所以,整个射击训练,分为十轮进行对抗射击。

    “把东西发下去。”

    等陆松康念完,顾霜朝后面各抱着个箱子的人说道。

    两人得令,分别来到队伍前和队伍后。

    发放箱子里的眼罩。

    每个学员莫名其妙地接过眼罩。

    这——

    又想玩什么?

    陆松康念完名单,再看这情况,忽然意识到什么。

    再偏了偏头,看着悠然自得的顾霜,只觉得有股寒意从背脊爬起来。

    乖乖。

    真够狠的!

    当初袁秩训练他们时,可要到最后才来这招的。

    “有意见?”

    顾霜扫向陆松康,神情愈发诡异。

    “没,没有。”陆松康立即否定道。

    队长都同意了,他还敢说什么?!

    简直不想活了!

    不过——

    教官之间各管各的,懒得去开会,果然是不行的。

    有时候不看看别人的心狠,他真的会怀疑自己太狠了,从而对这帮学员心慈手软。

    这样不好。

    嗯,不好。

    “把眼罩戴上!”

    顾霜盯着他们,用严肃的口吻发布命令。

    “闭眼组装枪,在原部队都练过吧!”这样说着,没等有人反驳,顾霜又继续道,“没练过的,就在这里练练手。”

    “……”

    学员们无言以对。

    练过的,跟没练过的,差距很大好吗?!

    只是,既然顾霜不在乎,他们也没理由反驳。

    射击的规矩很简单。

    蒙上眼罩,组装枪支,再摘下眼罩,进行射击。

    各个小组的要求,许是有些不同,因为按照他们的能力和职业,枪支类型的都会有相应的改变。

    但小组的两个人所面临的,则是一模一样的。

    胜负按照时间跟打靶准确率来分。

    夜千筱跟易粒粒,排在第一轮里。

    两人被带到她们的射击地点。

    视线被阻隔,唯有一片黑暗,见不到其他东西。

    耳边,唯有风声、脚步声,连议论声都没有。

    天气冷的可以,夜千筱能感觉到有雪花飘落,落到自己刚恢复点知觉的手上,旋即慢慢的融化。

    很凉。

    “开始!”

    顾霜的声音,在寂静辽阔的天地,猛地响起来。

    悠然的落入耳中。

    搭在放着枪支零件箱子的手,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了动作。

    打开箱子,先去摸那些零件,凭借自己的记忆将所有的零件分门别类的摆好。

    三种枪。

    狙击步枪、步枪、手枪。

    长时间与枪支打交道,夜千筱对每种类型、每一款的零件,都再清楚不过。

    当他人还在摸索的时候,夜千筱已经用最快速度将其归类,紧随着进行快速地组装。

    纵使戴着眼罩,可她的速度却眼花缭乱,一如视野恢复清明一般。

    “真的假的?”

    观察到夜千筱的情况,陆松康面露惊讶之色,朝顾霜扬了扬眉。

    斜了他一眼,顾霜极有信心地开口,“眼罩不会有问题。”

    “……”

    陆松康嘴角抽了抽。

    不过,理由虽然无厘头,但陆松康也信了,夜千筱的眼睛是看不到其他东西的。

    只是那组装速度……

    都能跟顾霜比了。

    简直疯狂。

    但——

    就在陆松康惊叹之际,已经组装好两把枪的夜千筱,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不知在做什么,她听了会儿后,又将最后那把手枪给分解了。

    “怎么回事儿?”陆松康莫名地眨眼。

    领先别人这么多,都快完成了,她又将手枪分解——

    好玩吗?

    视线微微一顿,顾霜看了几眼,旋即道,“枪管被冻住了。”

    “怎么会冻住?”陆松康讶然地问。

    都是前一个晚上保管好的,在需要的时候把东西拿出来,怎么可能会被冻住?

    “她运气不好。”顾霜毫不在意地回答。

    天寒地冻的,昨天很晚才护理那些枪,护理人员只要无意中弄了一点儿水进去,都有可能让枪管冻住。

    就算他们注意了,搬到这里分解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弄了点儿雪或是冰块,放一会儿就会出问题。

    这是纯粹的意外。

    只能说,夜千筱碰上这把枪,是真的运气不好。

    “那怎么办?”

    陆松康皱了皱眉。

    “解冻。”顾霜淡淡地说着。

    “哦……”想了想,陆松康忽然意识到什么,继而睁大眼问道,“她?”

    “不是她,难不成是你?”顾霜丢给他一个冷眼。

    “……”

    陆松康瞠目结舌。

    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训练才开始,要不要这么狠?

    虽然不关陆松康的事儿,可先前看到夜千筱遥遥领先,却要因为不是她所造成的错误,而无辜耽误一些时间,以至于被其他人赶上。

    怎么想,都替她不甘心。

    只是——

    这不关他的事儿,也是他无法控制的。

    于是,顾霜莫名其妙的,被陆松康瞪了好一会儿。

    也懒得去管她。

    易粒粒是第一个摘下眼罩的。

    视线恢复的时候,易粒粒下意识去观察夜千筱的情况,却惊讶地看到她还在组装最后一把枪。

    不由得一愣。

    夜千筱不可能这么慢才对。

    她专注于组装枪支,没心思分神去听夜千筱的情况,对夜千筱刚刚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快速收回视线,易粒粒将疑惑掩在心底,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

    瞄准,射击!

    一枪又一枪,易粒粒除了最开始的瞄准,几乎没有丝毫停顿。

    等她将狙击枪弹匣里的子弹射击完毕,夜千筱也取下了眼罩,举起了刚组装好的手枪。

    没有瞄准!

    在抬眼的那刻,夜千筱便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手枪的声音响起。

    易粒粒没有停顿,甚至没空去看夜千筱的动作,快速地举起了步枪进行射击。

    在有条不紊的射击中,易粒粒明显能够感觉到,夜千筱的动作越来越快,一点点地跟上了她的速度。

    易粒粒将手枪里的子弹射击完,终于在心里松了口气。

    然——

    不到两秒,夜千筱便将狙击枪放了下来。

    那是她最后一把枪。

    易粒粒惊愕地偏头看她。

    这么快?

    疑惑从心底升起。

    与此同时,夜千筱也侧过头来,与易粒粒的视线相撞。

    夜千筱神情平静淡然。

    没有输了后的失望,也没有因中间徒增的麻烦,而最可能有的愤怒。

    原本对夜千筱只是少加关注的顾霜,在看清楚夜千筱的表情后,不由得挑了挑眉,神情里没来由的添了几分兴致。

    挺有趣的。

    这心境,在这批学员中,怕是没几个能办到。

    “报告!”

    忽的,有冷邦邦的声音响起。

    聂染从地上站起身,视线冷然地朝这边扫射过来。

    顾霜皱了皱眉,冷冷的问道,“什么事?”

    “我的枪被冻住了。”

    站得笔直,聂染一字一顿地说着。

    那双眼睛很冷静,却藏有着恶意,像是在对顾霜指控。

    这是他们的错!

    这不公平!

    “哦?”

    顾霜挑眉,却没有在意。

    聂染冷冷地盯着他,渐渐地,眼底浮现出抹讥笑。

    心里闪过抹不爽,顾霜直接朝她走了过去。

    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稳稳当当的站定。

    “你想说什么?”

    顾霜声音一冷,气场冷不防地增强。

    就连站在聂染附近的学员,都感觉到了阵压迫感。

    “我要求重新比赛!”聂染的声音很坚定,不容置否地开口,“这是你们的失误,与我无关。”

    微微一顿,顾霜朝周围扫了眼,紧随着再看向聂染,失笑,“就这个?”

    “是!”

    聂染态度极其强硬。

    不耐烦地皱眉,顾霜冷不防高喊一声,“夜千筱!”

    “到!”

    在十米之外的夜千筱,悲催的躺着中枪。

    ------题外话------

    【1】

    更新时间:再次强调,在十点左右。可左可右。

    如果上午更新不了,瓶子会在评论区第一条评论回复的。

    二更看心情。

    有时候心情好了,会凌晨更新。

    如果想稳定在十点整更新的,可以在评论区提意见。

    【2】

    最近妹纸们的月票,是要逆天了吗?吓nia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0、这是你们的失误!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