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1、觉得能赢我的,站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

    “到!”

    刚将那几把枪分解放回箱子里,夜千筱便无奈地应了一声。

    聂染的声音那么大,她当然听的清清楚楚的。

    什么情况,她心里有数。

    只是——

    自从到部队以来,一直都被当做负面教材的她,难得被人想当一次正面教材,夜千筱想想还真有些别扭。

    站起身,夜千筱转向顾霜,身形笔直地站定。

    侧过身,顾霜远远地看了她一眼,朗声命令道:“过来。”

    “是!”

    夜千筱有力地应声。

    紧随着,双手握拳放到腰间,小跑着向前,直至来到顾霜面前后,夜千筱才稳稳地站住,拳头松开往下。

    端端正正地站好。

    聂染斜了她一眼,神情带有几分不屑。

    特地把她叫出来,聂染也能猜到理由。

    估计这个倒霉蛋,遇到了跟自己相同的情况,且没有跟教官汇报。

    说实话,在她看来,这种让自己吃亏,给自己找罪受的行为,完全就是傻子所干的。

    事实上——

    夜千筱上次给钱钟薇出头,就让聂染觉得她多管闲事。

    “你也遇到相同的情况,”顾霜盯着夜千筱,一字一顿地问道,“为什么不跟我汇报,而是宁愿输掉?”

    因为她没想过会输!

    夜千筱在心里回了他一句。

    就算遇到意外情况,如果她能应付得了,为什么要中断比赛、给自己找理由重新来过?

    只是,这次她的手指出了点儿意外,在给枪管解冻的时候,手指冷得彻底没了知觉。

    反应的速度慢了点儿。

    便输给了易粒粒。

    可,夜千筱是聪明人。

    不可全说,不可不说。

    敛了敛眉,夜千筱神情微微正经,她一抬眼,迎上顾霜略带威胁的眼神,她铿锵有力地开口,“因为我不在乎。”

    出乎意料的回答,顾霜顿了顿,旋即饶有兴致地问道,“不在乎输赢?”

    “不,”夜千筱否定着,语调变得坚定起来,“我不在乎这是不是训练。”

    顾霜稍稍一惊。

    慢慢走过来的陆松康,闻声,难免错愕地看向夜千筱。

    这个意思是……

    把训练当成实战了吗?

    她还有这个觉悟?

    到不是说陆松康不信她,而是他曾经听狄海说过有关夜千筱的很多事儿。

    从见夜千筱起,陆松康就将她当成了刺头兵,随时准备面对她有可能制造出的状况。

    自然,没觉得她觉悟有多高。

    当然,如果他这想法,如实告诉了赫连长葑,恐怕他现在就不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了。

    “你不提出来,现在输了。但是,你若提出来,还有赢的可能。”顾霜一本正经地给夜千筱假设着,紧随着,又很认真地问道,“那么,你现在,后悔吗?”

    “不后悔。”

    夜千筱回答的果断而干脆。

    在比赛途中,她把这个当做实战,而当结果出来后,她就该庆幸这是一场无关生死的比赛了。

    她可以理解,聂染为何站出来提出“再来一次”,同时,她也不觉得,自己坦然接受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念。

    同时,也没有绝对的对错。

    “训练里的小意外,你能接受?”挑了下眉,顾霜又朝她问道。

    “为什么不能?”嘴角勾起抹笑容,夜千筱反问,“谁能保证实战里会有绝对的公平?”

    不。

    实战,从未有过公平。

    她经历过无数次实战,对实战里发生的那些无可预料的意外,再清楚不过。

    真正的实战就是,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刻,有什么意外等着你,子弹会以何种方式从你身体里穿过。

    总而言之,再强壮的身体,再厉害的技术,也需要运气的支撑。

    很明显,就刚刚的情况,只是夜千筱运气不佳而已。

    实力也是运气的一部分。

    她无需抓着这个不放。

    “聂染。”

    清晰地喊出这个名字,顾霜的视线又转移到聂染身上。

    盯着她,顾霜近乎质问,“为什么她能接受,而你不能?!”

    “我不是她!”

    眉头狠狠一皱,聂染依旧底气十足地回答。

    见不到丝毫退让与妥协。

    “你做不到?”顾霜语气倏地沉了下来。

    “我不需要做到!”聂染极其坚定,面对顾霜的审视,也依旧强硬,“这是训练,不是实战。你们是教官,就必须保证比赛的公平。就你们这种强行给自己的错误找的理由,很抱歉,我无法接受!”

    顾霜紧紧皱眉。

    这个兵——

    他是真不喜欢!

    就算是刺头兵,再如何针对他,他都可以接受。

    可这套理论,坚定不移的“维权”,不过是想让自己获胜,太强的好胜心,强到令顾霜都觉得反感。

    夜千筱悠然抬眼,打量了聂染几眼。

    这个,还真不怕死。

    “报告!”

    没等顾霜发火,另一道坚定的声音,便倏地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同聂染一个小组的席珂,在将三个弹匣打完后,再听了会儿,终于忍不住站起身。

    “什么事?”

    顾霜冷冷抬眼,扫了她一个锐利的眼风。

    迎上他的视线,席珂神情平静,话语清晰而沉着,“我请求在她检查过零件后,重新比试一次!”

    说完,眼神微微一偏,扫向了一侧的聂染。

    正好对聂染的对上。

    两人暗中交锋。

    面对聂染的强硬,席珂自然不肯退让。

    呵。

    她也不屑靠“所谓意外”而获胜。

    “随便!”

    见两个人都在僵持,顾霜也不再掺和,没好气地同意了。

    她们两个既然要重来,可也不能耽误其他人的时间,所以被顾霜安排在了最后。

    没事可做的夜千筱,刚想跟顾霜说一声,同易粒粒一起回归先前的队伍。

    可——

    顾霜却叫住了她。

    “等等。”顾霜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走过来点儿。

    想了下,夜千筱向前走了两步。

    “有什么话想跟她们说的?”

    来到夜千筱身旁站定,顾霜板着脸问道。

    他是朝夜千筱问的,可视线却扫向席珂和聂染。

    “没有。”

    夜千筱面无表情地回道。

    “真没有?”顾霜不肯善罢甘休。

    “真没有。”夜千筱顺着强调道。

    “必须要说!”

    眉头一扬,顾霜不容置否地开口。

    “……”

    夜千筱哑言。

    在一旁观察情况的陆松康,憋着满肚子的笑意,硬是强行让自己别笑出声。

    艾玛!

    顾霜也有憋屈到耍无赖的时候。

    不过——

    看样子,顾霜是认可夜千筱了。

    不谈队长那层关系,他们在考察一个学员是否有资格成为值得信任的战友时,第一步,就是认可对方。

    实力是一个方面,但思想、观念、性格,也都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加油。”

    酝酿了两秒,夜千筱云淡风轻地说出两个字。

    “……”

    顾霜和陆松康险些没把舌头咬断。

    “还有呢?”琢磨了下,顾霜不甘心的问道。

    “没了。”

    淡淡开口,夜千筱懒得同他继续扯,连报告都没有喊,直接转身回归队伍。

    说什么?

    一个不小心,把她们俩的战火,全部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划不来。

    她暂时不想惹是生非。

    尽管——

    她刚来就惹过了。

    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顾霜眉头微微一拧,却也没就此说什么。

    再一摆手,示意聂染和席珂站一边去,然后招呼其他的小组继续进行比试。

    总共十个大组。

    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合格了的,却没有完成其余训练任务的,在经过顾霜的批准后,便离开了队伍忙碌去了。

    而在比赛中输掉的……

    很不幸运,甭说提“先去训练其他科目”的请求了,就算你想活动活动身体、避免让身体受冻失去知觉,那也是痴心妄想。

    在比赛未结束前,都特么给我老老实实立正站好!

    倒霉催的夜千筱,很不幸的跟这群失败者,沦落到了同样的惨境。

    这一个多小时下来,他们简直在冰天雪地里冻成了狗。

    等最后一批结束,顾霜终于大发善心,朝他们吩咐道,“自由活动一下。”

    顿时——

    所有被“罚站”的,皆是沸腾起来。

    赶紧活动啊!

    否则真冻能雕像了。

    “你们俩,过来!”

    看了那边忽然沸腾起来的人一眼,顾霜朝站在另一边的聂染和席珂招了招手。

    两人走过去。

    端正的立在那里,恐怕也有一个小时以上,雪花落在她们的帽檐、肩膀上,竟是堆起了浅浅的积雪。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顾霜沉声说着,面容严肃,微微顿了顿后,又补充道,“不管胜负,三分半的时间,超过的跟他们下场一样。”

    说完,顾霜抬了抬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指了指那群正在活动身体的人。

    三分半的时间。

    如果席珂没记错的话,那是易粒粒所用的时间。

    而——

    她花了近四分钟。

    如果超过三分半,就算她赢了聂染,到时候跟输也没什么两样。

    “是!”

    聂染倒是很快就应了下来。

    “你呢?”顾霜又看向席珂。

    神色一定,席珂坚定应声,“是!”

    “两分钟,去检查零件,”顾霜闲闲地道,“免得我们不小心,再犯了错。”

    带有讥讽的意思。

    聂染凉凉地看他,倒是觉得这个教官,真心挺小气的。

    从未见过明明犯了错、却又如此理直气壮的。

    可他是教官!

    聂染和席珂听令,来到先前的位置上,重新检查了下枪支部件。

    主要是防止被雪水给冻住。

    不一会儿,两人皆是停下动作。

    “好了?”

    扬眉,顾霜懒洋洋地朝她们问道。

    “是!”

    “是!”

    两人相继站起身,肯定的回答道。

    “夜千筱!”顾霜高声喊着。

    “……到!”

    还在活动四肢的夜千筱,微微凝眉,无奈地应了一声。

    继而,朝顾霜小跑过去。

    立定站好。

    “去,给她们带上眼罩,再把枪支部件弄乱。”

    顾霜吩咐着。

    如此云淡风轻的,便将任务丢给了夜千筱。

    “是!”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

    那么多人,就偏偏点了她?

    藏了抹疑惑,夜千筱老实听令,直接走向聂染和席珂。

    两人皆是将眼罩递给她。

    拿了那俩眼罩,夜千筱随意的检查了下,紧随着便将其给两人分别戴上。

    接下来随便将枪支部件给弄乱。

    “报告,完成了!”

    做好一切的夜千筱,跑回了顾霜面前,甚至敬礼朝他喊道。

    顾霜满意地点了点头。

    放下手,夜千筱准备回归队伍。

    然——

    “你就在这儿看着。”顾霜制止了她离开的动作。

    “……”

    夜千筱沉默地皱皱眉。

    她们俩比赛,跟她有什么关系?

    然,顾霜像是看中她了,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她。

    夜千筱耸了耸肩。

    看呗。

    一会儿工夫而已。

    遂老实地站在那里了。

    “哔——”顾霜冷不防地吹响了口哨,下一刻,清晰地开口,“开始!”

    刹那间,聂染和席珂的手指,便快速地开始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的。

    她们有过一次经验,加上知晓那几把枪后,对零件的感应要更强些,动作理所当然地要比上一次要快一些。

    原本颇为无聊的夜千筱,在看了两眼后,却也难得的多出几分趣味。

    单凭实力来讲……

    两人的长进,都挺有趣的。

    席珂追求稳当,先分门别类再进行组装,速度完全不见减慢的。

    至于聂染,看得出很性急,她根本没有耐心去分开每个零件,而是通过手指的触觉,去区分每个零件所在的部位。

    适合她手中正组装的枪支的,拿在手里进行组装,不适合的,放到两边进行分类。

    不得不说,她的记忆力占据着优势,足够支撑她这么任性的行为。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组装好部件。

    就连开枪的时间,都相差无几。

    但——

    席珂快了一秒。

    两人都在三分半的时间内。

    “环数一样。”

    用望远镜看了看,陆松康来到顾霜旁边,低低地朝他说道。

    “嗯。”

    顾霜点了点头,表示心里有数。

    再看站起身的席珂和聂染两人。

    席珂的情绪不明显,没有过分的得意。倒是聂染,眉头紧紧皱着,看得出她很不甘心。

    “聂染,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眉宇微微一松,顾霜凝视着聂染,语调稍冷地问道。

    “没有!”

    板着脸,聂染面对着他,字字坚定地回答。

    “服输吗?”顾霜缓缓地问。

    “不服!”聂染神情冷清,话语依旧执着。

    “为什么?”顾霜问。

    “就是不服!”聂染坚持地回答。

    服?

    不,她不服任何人。

    在她聂染的字典里,没有“服”这个字!

    只有不服,才能超越!

    说“服”,不过是给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罢了。

    她可以输,但不能服。

    一次的失败,也不代表永远。

    听得她的回答,夜千筱慵懒的视线一扫,见到那张坚持己见的脸,不自觉地扬扬眉,嘴角勾起抹浅笑。

    “输的人留下,”没去理会聂染的坚持,顾霜高声喊道,“输的人,全给我站好了!”

    后面那句是命令。

    习惯服从命令的军人们,立即停止了活蹦乱跳、锻炼身体的动作,而后一窝蜂的涌上来,跑到顾霜面前整理队伍。

    冰珞、刘婉嫣、易粒粒、端木孜然都是比赛中胜利的一方,半个小时前就去训练场完成其他科目了。

    在失败者的队伍,不知怎么排列的,聂染正好被挤到夜千筱旁边。

    只不过,在聂染冷冷地看她时,夜千筱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于是,聂染收回视线。

    “夜千筱!”

    队伍刚刚排列好,站在最前方的顾霜,便再次喊了夜千筱的名字。

    就连准备离开的陆松康,听到这名字,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不是惩罚吗?

    怎么又点夜千筱的名了?

    顾霜这家伙……

    队长“妻”不可欺啊!

    “到!”

    夜千筱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出列!”

    顾霜声音干脆利落。

    “是!”

    夜千筱便同样干脆利落。

    应声后,夜千筱小跑着来到队伍前,最后在顾霜的前方停下来。

    立正站好。

    “刚刚的比赛中,”微微一顿,顾霜手里拿着把手枪,轻轻松松地玩转着,随后才朝夜千筱问道,“有意外?”

    “是!”

    尽管不明所以,可夜千筱回答地依旧铿锵有力。

    “念在意外因素,并非你的实力问题,所以……”扬了扬眉,顾霜笑容邪邪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

    夜千筱没有说话。

    给她一次机会?

    希望这真的是“机会”,而不是一个崭新的坑。

    顾霜往前走了两步,抬眼间,视线在夜千筱身后的队伍里,悠悠地扫了一圈。

    “随便找十个人,赢了他们,你就可以走了。”

    眯了眯眼,顾霜笑得童叟无欺。

    陆松康狐疑地看顾霜,连他都不知道顾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自己选?”顿了顿,夜千筱挑眉问道。

    “是。”顾霜点了点头。

    “随便?”夜千筱又问。

    “对。”顾霜再次肯定。

    夜千筱忽地朝他笑了笑。

    一愣,顾霜对上她略带笑意的眼睛,心里忽觉有些不妙。

    紧随着,夜千筱往前走了两步。

    再转过身,她抬了抬眼,扫向在场所有的学员。

    “觉得有信心赢我的,都站出来!”

    夜千筱一字一顿地开口。

    声音冷清却平静,字字夹杂着张扬,那淡定从容的神情里,唯有自信的光彩。

    “……”

    刹那间,不仅学员们愣了,就连顾霜和陆松康,嘴角都狠狠抽了下。

    全场,寂静无声。

    唯有,呼啸而过的风。

    ------题外话------

    【1】

    提一下,还记得演习结束后,筱筱唱的那首歌吗?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火蓝刀锋》的主题曲哈,超级好听的,很有激情。

    【2】

    推荐一下好基友格子虫的新文,《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

    正在首推,求个支持哈,么么哒。

    内容简介:

    他是G市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汉,身价位居本市第一,

    世人皆知他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

    却无人知晓,五年前,他有过一段形式婚姻;

    她是G市人民医院的超级小护士,没身价也没高学历,

    众人皆知她离异且带着一个拖油瓶,

    却无人知晓,她曾经的丈夫,孩子的爹,就是站在那个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1、觉得能赢我的,站出来!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