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3、劳资吃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

    “吃饭也要帮?”

    略带笑意的声音,从头顶悠悠飘落。

    夜千筱满脸黑线。

    不用去看,就知道站到后面来的,究竟是谁。

    听到这极有标志性的声音,刘婉嫣心儿一揪,紧随着朝旁边斜了一眼。

    艾玛。

    看清那张侧脸,刘婉嫣立即收回目光,朝冰珞的方向看过去。

    纯粹是为了求个心安。

    “没有。”

    将筷子往回收,夜千筱一字一顿地道,声音斩钉截铁。

    刘婉嫣的筷子没夹到,她有理由说刘婉嫣只是闹着玩。

    反正赫连长葑没有抓到刘婉嫣吃她苦瓜的场面。

    停在夜千筱身侧,赫连长葑微微垂眸,看着她面不改色的脸,旋即,一抬手,在餐桌上轻轻叩响了下。

    “你来说。”

    赫连长葑扫向刘婉嫣。

    清冷的视线里,满是威胁之意。

    “这个……”

    犹豫了下,刘婉嫣快速地扫了夜千筱和冰珞一眼,继而收回目光。

    看向赫连长葑,刘婉嫣谄媚地笑道,“赫连队……不,赫连教官,您看我们这训练情况,怎么可能还有帮忙吃饭一说呢,我们就是玩一玩,活跃一下气氛。”

    “这么闲?”

    凝眉,赫连长葑沉声问道。

    “……”

    刘婉嫣立即噤声。

    惨了惨了。

    她怎么就忘了,现在是赫连长葑的地盘。只要赫连长葑想,随时可以弄个理由,整死你。

    她这……

    不是明显的作死吗?

    “她帮我。”

    夜千筱忽然冷冷出声,抢在刘婉嫣前面回答着。

    “认了?”

    视线悠悠一转,落到夜千筱身上时,赫连长葑扬了扬眉。

    像是在意料之中。

    他针对的,也就夜千筱。

    “认了。”

    夜千筱应声,却没有妥协之意。

    大不了就是惩罚嘛!

    “给你五分钟,”浑厚磁性的声音飘落,赫连长葑看了看手表,缓缓道,“把饭菜解决。”

    “……”

    夜千筱一脸莫名,微微皱眉,抬眼看向他。

    “倒计时。”

    赫连长葑嗓音低沉。

    一抬手,将戴着手表的手腕,在她面前晃了晃。

    看起来,好不欠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听令。

    夜千筱无奈低下头,只得加快吃饭的动作。

    当然,苦瓜也毫不停顿的夹起来,送入口中。

    本来就吃到一半了,接下来刻意加速,夜千筱在五分钟之内,就将剩下的饭菜给解决了。

    赫连长葑就站在一旁,慢悠悠地看着她的表现。

    “夜千筱!”见她吃完,赫连长葑猛地开口。

    “到!”

    应声,夜千筱从座位上站起身。

    纯粹下意识的反应。

    “跟我出来!”

    瞥了她两眼,赫连长葑继续发令。

    “是!”

    夜千筱应得铿锵有力。

    赫连长葑说完就朝食堂门口而去,夜千筱自然也没有停顿,老实地跟在了他身后。

    刘婉嫣目送着她远去。

    倒是冰珞,显得有些不大关心,看了两眼就将视线收了回来。

    赫连长葑并非什么洪水猛兽,夜千筱也并非好欺负的,顶多是被体罚,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至于端木孜然,从头到尾,就只能抽空,瞄了赫连长葑两眼。

    再感慨一声,赫连队长好帅。

    接下来就继续吃自己的饭了。

    ……

    食堂外。

    外面是空旷的操场。

    夜幕下,周边灰白色的大楼耸立着,给人以沉重肃穆的压迫感。

    夜千筱觉得,赫连长葑顶多把她带到操场上。

    可——

    一直跟在赫连长葑身后,夜千筱粗略估计走了十来分钟,连操场都越过了,到最后跟着赫连长葑进了一栋办公楼。

    没错,就是办公楼。

    这本不该是夜千筱来的地方。

    做什么?

    夜千筱微微皱眉,可步伐却没有变化。

    二楼。

    赫连长葑领着她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坐。”

    推门而入,赫连长葑指了指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随口朝夜千筱说道。

    夜千筱顿了顿,沉思片刻,还是走向那张椅子,坐了下来。

    赫连长葑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不说话?”

    随手翻看了下报告,赫连长葑见老实坐对面的夜千筱,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说‘可以走了吗’?”

    夜千筱拧起眉头。

    莫名其妙把她带这里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问她“不说话”?

    想了想,赫连长葑颇为好笑地看着她。

    夜千筱视线平静,迎上他的视线,那双清亮的眸子也是一片宁静,见不得丝毫的波澜。

    根本就不把他放在心上一样。

    “那就坐着吧。”缓缓眯起了眼睛,赫连长葑懒懒地吩咐。

    “……”

    夜千筱无语凝噎。

    再看赫连长葑,说完话就低下了头,继续翻看着他手中的报告。

    视线在他手中报告上停留了两眼。

    夜千筱看出了苗头。

    那是各个教官,对他们这些学员情况的记录。

    每一个的成绩与情况,都记录的尤为详细。

    赫连长葑连续一周没有现身,没空了解他们的情况,只能凭借这些资料去了解他们的大概了。

    不过——

    故意把她叫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夜千筱依旧想不出原因。

    整整沉默了一刻钟。

    十五分钟,夜千筱将整个办公室的情况都浏览了一遍。

    跟在海军陆战见到的、赫连长葑的临时办公室,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干净整洁,所有的一切都井井有条,不像男人的作风,却像部队的作风。

    夜千筱闲着没事,顺带凭借记忆,将整个办公室的布置、以及细节,全部都摸了个透彻。

    “看完了?”

    直至赫连长葑合起报告,夜千筱忽的收回目光,朝赫连长葑挑了挑眉。

    “看完了。”

    赫连长葑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你有什么事?”

    没有同他拐弯抹角的,夜千筱直截了当的问道。

    “罚你。”赫连长葑悠悠然回道。

    “……”

    被哽了一下,夜千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气息,冷冷地道,“你说。”

    “把这些,”微微顿了顿,赫连长葑将那几份报告推到夜千筱面前,紧随着吩咐道,“全部记住。”

    眸光闪了闪,夜千筱皱起眉头,语气愈发冷然,“这不在我的训练范围之内,我想我需要知道原因。”

    “我高兴。”赫连长葑慵懒开口,继而站起身,再垂眼看她,“你就当是惩罚。”

    “……”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

    跟赫连长葑不同,她对参与训练的学员,根本就没有了解的兴趣。

    所以,除了几个出彩的女兵,其他不熟悉的,她连名字都懒得记。

    现在——

    不仅让她记人名,还有他们的一系列信息?

    他到底想做什么?

    “记完才准走。”

    拿了办公桌上的杯子,赫连长葑毋庸置疑地说着。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夜千筱受制于人,还被赫连长葑抓住了把柄,这时候根本就没法反驳。

    尽管,她是很想将报告甩他脸上。

    拿起第一份报告,夜千筱单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浏览起来。

    作为一个狙击手,记忆力也是必须锻炼的,对周围的事物看一遍就需要全部记住,而手中的报告,她记起来也不算多费力。

    但——

    她花的时间,还是比赫连长葑要长。

    在她记报告期间,赫连长葑一直坐在她对面,或是闲散悠然地喝着茶水,亦或是打开电脑、调出几份报告俩,慢慢地浏览着。

    总之,跟夜千筱比,他就是在打发时间。

    “看完了。”

    翻开最后一页,夜千筱将报告合上。

    赫连长葑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继而缓缓地转移到夜千筱身上。

    “你可以走了。”停顿片刻,赫连长葑不紧不慢道。

    “……”

    霎时,夜千筱捏住报告的力道一紧。

    那两份报告,顿时被她捏的变了形,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撕碎。

    顿了顿,夜千筱嘴角忽的挤出抹笑容,那抹邪笑阴森森的,令人看得毛骨悚然。

    “向教官出手,会被除名吗?”

    夜千筱声音凉凉的,从这寂静的夜色里滑过,犹如冷冽的寒风,猛地击打在人的心里。

    赫连长葑不由地轻笑。

    看样子,真把她惹毛了。

    “看情况。”

    赫连长葑慢条斯理地回答。

    话音落却!

    夜千筱右手握拳,隔着办公桌就朝赫连长葑的脸揍过去!

    艹!

    就算除名,这一架,她也打定了!

    这一招,又狠又快,真正被她击到,恐怕脸都得变形。

    好在赫连长葑早有预料,心里苦笑着,紧随着朝后微微一仰,顺利地避开夜千筱那狠厉的一招。

    可——

    夜千筱显然没想就此结束。

    她一手撑住办公桌,整个人从桌面上一跃而过,半空中率先而过的双腿,狠狠地朝赫连长葑的脑袋踢了过去。

    赫连长葑无奈,只得起身,避开夜千筱的攻击。

    就跟夜千筱上次交手后,她的格斗速度与力道,依旧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增长着。

    就算是赫连长葑,哪怕有一秒的失神,都有可能被夜千筱抓住,然后不遗余力地击倒他!

    难得的,不容松懈的对抗。

    在赫连长葑面前,夜千筱也不留一手,将在部队里所学到的,还有自己所钻研出来的,全部在赫连长葑身上使了出来!

    反正就当试验了!

    可惜——

    赫连长葑依旧是赫连长葑。

    两人缠斗了几分钟,原本处于攻击优势的夜千筱,就被赫连长葑给压制住了。

    好在夜千筱比较狠,赫连长葑却不会太用力,夜千筱一时半会儿也没被压得太狠。

    “还打?”

    心下无奈,赫连长葑抓住她攻击过来的手腕,挑着眉问道。

    闻声,夜千筱稍稍停住攻击动作。

    “你说呢?”

    一扬眉,夜千筱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眼底的怒意早已散去,只剩下一片冷清。

    只是――

    气虽然消了,却不代表她会就此收手!

    正打的起兴呢,停什么战!

    没等赫连长葑说话,夜千筱的手腕便往手背一偏,在挣脱的同时欲抓赫连长葑的手腕。

    与此同时,夜千筱另一只手同样握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赫连长的下巴!

    赫连长葑愈发无奈。

    只得出招抵抗。

    可,在继续的抵抗中,赫连长葑却惊奇的发现,夜千筱已经渐渐摸透他抵抗的招式,正在试探的抓他的弱项。

    意识到这点,赫连长葑嘴角冷不防抽了抽。

    如若不是所有的军刀都被没收了,赫连长葑肯定会相信,夜千筱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最擅长的刀法使出来。

    到时候,怕是不会这么轻松。

    想罢,赫连长葑轻笑,同时对夜千筱发动了攻击!

    夜千筱凭借灵活的身手,或躲或挡,面对赫连长葑的攻击,短时间内却应付的游刃有余。

    长进越来越大!

    赫连长葑忽然想到,为什么对当时能力并不突出的她,莫名的就产生了兴趣。

    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几分,赫连长葑轻轻勾唇,紧紧抓住夜千筱的双手。

    夜千筱眼神一狠,欲要用未被束缚的双腿行动。

    可――

    没等她动作,赫连长葑便将她往怀里一拉,紧随着一只手勾住她的腰,再往前一用力,夜千筱一时不防,直接朝面前倒去。

    在她后面,是那张办公桌。

    夜千筱的柔韧性很好,几乎半个身子都被压在了办公桌上。

    两人目光对视,火光四溅,硝烟渐起。

    “嘎吱――”

    就在这时,门,忽的被推开。

    被声音打断,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下意识地偏过头,朝门口的方向看去。

    门是被锁了的,可门外那个人有钥匙。

    当然,平时也没有敲门的习惯。

    一个长相眼熟的男人,此刻正站在门口,身材高大挺拔,挡住了门外走廊上的灯光。

    办公室内的白炽灯灯光,正面洒落到他身上,那身陆军常服顿时变得显眼起来。

    气息与赫连长葑的不同。

    更要阴沉几分,冷漠、无情,站在那里,就给人以强烈的压迫,好似随时都能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夜千筱皱眉,细细朝他打量了几眼。

    以前没见过。

    但前段时间,两人却较过劲。

    正是那个将她击毙的狙击手。

    “我晚点再来。”

    冷静的声音,见到眼前的“暧昧”场面,对方的语调连丝毫的波动都没有。

    只是,隐隐的,夜千筱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神情里一闪而过的戏谑。

    显然也不是什么心善之辈。

    “关门。”

    赫连长葑同样很平静。

    对方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同时,如了赫连长葑的愿,把门关上。

    然,两个听力极佳的,还隐约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

    两人脸色顿时黑了黑。

    “他是谁?”

    夜千筱皱起眉头,颇有疑惑地问。

    “有兴趣?”

    赫连长葑拧眉,语气夹杂着危险。

    “有点儿。”夜千筱神情颇为认真。

    可,话音落却,却意识到不对劲。

    赫连长葑的眼神愈发深邃,危险的光芒在双眸里闪烁着,一股难言的压力迎面扫来,令夜千筱皱了皱眉。

    “教官,注意身份。”夜千筱字字顿顿地开口,话语里满是警告之意。

    “把你除名,就不是教官了。”赫连长葑合理地反驳。

    “你试试。”

    狭长的眼睛一眯,夜千筱周身的气息顿时发生了变化。

    杀气乍现,危险至极。

    两人气息相撞,使得办公室内的气氛,愈发的紧张严肃起来。

    犹如剑拔弩张,随时都会鲜血四溅。

    “这是威胁?”赫连长葑再靠近几分,声音缓缓的,几乎凑到夜千筱耳畔说着。

    夜千筱咬咬牙。

    丫的!

    真有本事!

    话题早被他拐弯十万八千里了!

    “是威胁!”夜千筱强硬地应了。

    大不了破罐破摔!

    “好,我接受了。”

    赫连长葑的语气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就连周身的压迫,也在顷刻间收了回去。

    “……”

    夜千筱莫名奇妙。

    很快的,赫连长葑便松开了她。

    赫连长葑有受虐倾向,夜千筱可没有,在他送开的那刻,就立即翻身从办公桌上起来。

    一个闪身,便离赫连长葑相隔四五米。

    赫连长葑:“……”

    还真把他当洪水猛兽了?

    嘴角微抽,赫连长葑也没管她,俯下身去打开抽屉。

    抽屉里面有办公室的钥匙。

    然而,手指刚刚触碰到钥匙,就听到窗户被打开的声音,阵阵寒风伴随着雪花交杂着飘进来。

    “赫连教官。”

    抬眼的那刻,夜千筱清冷的声音响起。

    视线一凝,赫连长葑果然在窗口扫见夜千筱的身影。

    她犹如一只猫,正半蹲在窗口上,微微偏着头看向他,灯光在她的眼里流转成碎光,莫名的刺眼至极。

    “再见。”

    勾了勾唇,夜千筱缓缓开口。

    旋即,纵身一跳。

    夜千筱消失在窗口。

    那抹身影在转眼间消失,赫连长葑眼神忽的一暗,心,在那一刻,狠狠一抽。

    加快步伐来到了窗口。

    这里是二楼,外面是刚修好的草坪和碎石铺成的道路,此刻道路旁的路灯早已亮起。

    正好将楼下草坪的那抹身影照的一清二楚。

    短短的功夫,夜千筱已经安然起身,准备朝碎石道路上走去。

    可走了两步,忽然意识到什么,步伐忽然顿了顿。

    偏过身,再抬眼,夜千筱一眯眼,与立于窗口的赫连长葑对视。

    片刻后,便回过神,抬手朝他摆了摆。

    潇洒的告别。

    继而,悠然离开。

    悬着的心落地,再看她这般嚣张的模样,赫连长葑心下无奈,却是哭笑不得。

    这丫头,真是属猴的!

    不过,明知两层楼对夜千筱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可却提心吊胆片刻的赫连长葑,神情却愈发的诡秘莫测。

    与此同时――

    门被敲响。

    “队长,有新兵闹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3、劳资吃醋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