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4、这死作的,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队长,有新兵闹事!”

    门外响起的,是狄海的声音。

    他不是教官,不可能去阻扰新兵,自然只能当跑腿的来通风报信了。

    赫连长葑微微低头,朝窗外看了两眼,瞥见那愈发远行的身影,停顿片刻后,便收回了视线。

    离开窗外。

    赫连长葑回到办公桌前,将放到抽屉里的钥匙拿了出来,紧随着朝门口走去。

    开门。

    门外站着两个人。

    狄海,还有刚闯进来、顺带锁门的呼延翊。

    不知听呼延翊说了什么,狄海呆滞地睁着眼,满脸的懵逼。

    呼延翊则是靠在门边,双手环胸,神情冷漠,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赫连长葑也懒得追究他。

    “怎么回事?”

    脸色微微一沉,赫连长葑直接朝狄海问道。

    狄海面向他,眼珠子转了转,特地在赫连长葑办公室里扫了一圈,想要看看队长“金屋藏娇”的人儿。

    可——

    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估计是藏起来了。

    心里暗自嘀咕着,狄海稍稍一想,便回答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是松康让我过来跑腿的。他让我告诉您,席珂和聂染打起来了。”

    这么说着,狄海心里甚是无奈。

    唉。

    原本,陆松康似乎是自己来通知的,半路上遇见了副队呼延翊,便让呼延翊顺带去通知一声。

    没想——

    半天没等到人。

    于是,只能派狄海来跑腿了。

    “哦。”

    听得狄海说完,赫连长葑极其冷淡地应声。

    “……”

    成功传达了信息的狄海,竟是没有半点成就感。

    怎么就——

    那么失望呢?!

    “让开。”

    瞥了眼挡在前方的狄海,赫连长葑凉凉地开口。

    不怒自威的语气。

    下意识地,狄海朝旁边走了两步,给赫连长葑让出了一条道路。

    并不急着走,赫连长葑顿了顿,抬眼扫向另一侧的呼延翊。

    “我不去。”

    没等赫连长葑主动问,呼延翊便冷淡地否定道。

    眸光一冷,赫连长葑问,“钥匙呢?”

    凝眉,呼延翊抬眼,与他的视线对视。

    听得两人的对话,感觉到那令人窒息的压力,狄海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两步。

    队长跟副队谈话,总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

    而且——

    会殃及无辜。

    他必须降低自己存在感才行。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把钥匙丢了,再去配一个。”赫连长葑声音很沉,却不容置否。

    “看心情。”

    呼延翊收敛了浑身的冷傲,但态度却依旧很强硬。

    赫连长葑收回了目光。

    转身离开。

    狄海缩着脖子,心儿直颤。

    ……

    顺着喧哗声,赫连长葑来到操场上。

    多数学员围在那里看戏、全家、旁观。

    只有一个教官、陆松康站在旁边,但却没有上前劝架的意思,反倒是饶有兴致地远观。

    意外的,本该走的远远的夜千筱,竟然也站在外面。

    凝眉,冷眸,打量。

    赫连长葑走近,就在夜千筱身侧站定。

    周围的人,在看清赫连长葑后,皆是纷纷退散开来,个个眼神都警戒而又防备。

    夜千筱瞥了他一眼,依旧悠然站在原地,并没有避而远之的意思。

    而,人群让开,视野也宽阔起来。

    并非狄海所说的,除了席珂和聂染之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影——冰珞。

    三个人缠打在一起,招招不遗余力,席珂和冰珞联手对付聂染,硬是将先前跟席珂保持平手的聂染,逼地连连后退。

    胜负已定。

    “队长!”

    陆松康一脸谄媚地来到赫连长葑面前。

    赫连长葑冷眼扫向他。

    当教官的,就让她们这么打?

    “队长,是这样的。”陆松康瞬间怂了,放缓语气朝他解释道,“先是刘婉嫣被聂染打伤,席珂中途见到,便跟聂染打了起来。这个吧,两人打得不分上下的时候,冰珞也加入了……”

    “你倒是很清楚。”赫连长葑声音猛地一凉。

    “听说,听说。”

    陆松康连忙否认道。

    笑话!

    队长若是知道他一直在旁看戏,指不定怎么折腾他呢!

    不过——

    若说这戏,真挺好看的。

    几个女兵,格斗竟然这么厉害,估计半数以上的男兵,都比不过她们。

    听得他的解释,赫连长葑周身的气场,愈发的阴沉起来。

    “我马上去阻止!”

    无奈,陆松康只得主动表态。

    本想把这烂摊子丢给赫连长葑的。

    毕竟,那个叫冰珞的,未免也太恐怖了点儿。

    一说完,陆松康便拎着哨子进了“战场”,而赫连长葑则是淡定地站在原地。

    “你怎么看?”

    偏了偏头,赫连长葑瞥向夜千筱。

    “她活该。”

    眼眸深处一派平静,可夜千筱的声音,却莫名地夹杂着寒气。

    她,指的自然是聂染。

    她刚来的时候,刘婉嫣已经被易粒粒和端木孜然送去医务室了,想必也伤的不轻。

    刘婉嫣的个性她很清楚,虽然鲁莽冲动,可贵在有自知之明,从不主动挑衅比自己实力强劲的对手。

    恐怕是聂染对她怀恨在心,最后朝刘婉嫣下了手。

    夜千筱不介意聂染向她出手,可将怒火转移到他人身上,却是懦夫的举动。

    “哔——”

    “哔——”

    “哔——”

    三声哨声连续响起。

    陆松康绕到三人身边,每人耳边皆是狠狠一吹哨,硬生生凭借尖锐的哨声,令她们就此老实下来。

    “立正!”

    往后退了两步,陆松康忽然喊道。

    三人先是一顿,随后反应过来,身体下意识听从命令,面向陆松康并肩排成一行。

    整整齐齐的。

    一个个的,面上没有心虚悔改之色,有的是固执和倔强。

    赫连长葑往前走了两步。

    “我允许你们打架了吗?”

    一字一顿地开口,赫连长葑的每个字,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犹如凝结成冰块一般。

    落到耳里,冷入骨髓。

    这是他身为教官的威严。

    一出声,周边那些低低响起的声音,都在顷刻间隐没下去,再听不到丝毫声响。

    “报告!”

    席珂抬高声音。

    赫连长葑一个冷眼,丢在了席珂身上。

    “没有!”

    神情冷静,席珂果断回答。

    “是没有。”

    赫连长葑一字一字的重复道。

    冷不防地,薄唇缓缓勾起抹轻笑,可落到他人眼里,却莫名的毛骨悚然。

    “陆松康!”

    赫连长葑猛地喊道。

    “到!”

    上前一步,陆松康立马应声。

    “身为学员,私自打架斗殴,怎么罚?”

    缓缓问着,赫连长葑没有回头,视线扫过,盯着三个面不改色女兵。

    她们早有被罚的准备。

    既然都已经做了,求饶也没有用,只能等待赫连长葑的责罚。

    “关小黑屋一周!”

    陆松康连忙回答道。

    在这批学员抵达之前,他们这些当教官的,就在一起商量过如何处理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打架斗殴,从来都不缺少,只是象征性的惩罚一下。

    但,情节严重者,则是狠狠关个几天。

    在没经过训练的情况下,随便往小黑屋里关,那可是极大的折磨。

    “哦。”

    赫连长葑凉凉地应了一声。

    站立着的几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关小黑屋……

    这并不是个舒适的惩罚。

    “关黑屋浪费时间,”赫连长葑声音沉稳,在扫了她们两眼后,话锋忽地一转,“不如罚站吧。”

    先前还站着不动的夜千筱,一听他这闲闲的话语,顿时眉头抽了抽。

    罚站?

    这天气?

    没记错的话,江晓珊当初站了两个小时,就丢掉了半条小命。

    “站多久?”

    陆松康很快就接了一句话。

    “六个小时。”赫连长葑的话语,不容丝毫的反驳。

    “……”

    陆松康忽的愣住了。

    六个小时?

    这个数字,确实超出了他的意料。

    他罚江晓珊的时候,也不过是俩小时,时间久了连她也怕真弄出人名。

    毕竟,这群人还是要训练的。

    但——

    赫连长葑这一开口就是“六个小时”,未免也太狠了点儿。

    “报告!”

    当下,夜千筱坚定有力的声音响起。

    赫连长葑偏了偏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说!”

    “可以求情吗?”定定地看着赫连长葑,夜千筱冷邦邦地问道。

    “不可以!”赫连长葑果断地否定。

    “可以分担吗?”夜千筱又问。

    “不可以!”

    又是如出一辙的回答。

    微微一顿,夜千筱眸色稍冷,再次问道,“不受罚的,可以不睡觉吗?”

    “可以。”

    没有犹豫,赫连长葑直接回了她。

    “基地内可以点火吗?”夜千筱神情不变,继续问道。

    “你想烧房吗?”

    赫连长葑冷冷反问。

    但,也将夜千筱的心思,琢磨的差不远了。

    烧火?

    真亏她想得出来!

    “不想!”夜千筱斩钉截铁。

    盯了她几秒,看着那张倔强的脸,赫连长葑心下无奈,就此走人。

    “赫连教官!”

    见得他离开,夜千筱眉头一皱,再次喊道。

    “……”

    赫连长葑连停顿都没有。

    步伐平稳地离开。

    夜千筱没再纠缠。

    既然只是问“烧房”,那么,只要不“烧房”,赫连长葑估计也不会管她。

    毕竟——

    这么冷的天,在冰天雪地里站那么久,可不知简单的四肢失去知觉那么简单。

    尤其,她们身上的冬季作训服,并没有那么“百寒不侵”。

    在酷寒的天气,如若没有足够的防寒方法,十来分钟,就可以夺走你的性命。

    冰珞等人不会死,但对接下来的训练,肯定会有所影响。

    而,赫连长葑的惩罚,应该是在不影响她们训练和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

    赫连长葑前脚刚走,周边围观的人群,议论声又渐渐大了起来。

    “六个小时?赫连教官心真狠。”

    “我要是站六个小时,恐怕得急救才行吧。”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打架的,天天训练累的半死,她们还有心情打架。”

    “也是,女人真是麻烦。”

    ……

    细碎的议论,清晰地落入耳中。

    夜千筱神色微微一冷。

    与此同时,陆松康狠狠地吹了声哨子。

    “哔——”

    刺耳的声音响起。

    那些议论声,顿时消失无踪。

    每个学员都识趣地紧闭嘴巴。

    “还等着看戏呢?”

    陆松康挑了挑眉,语调虽说很轻松,可他的表情却愈发的严肃。

    同是学员,身穿军装就是战友,战友被罚,他们似乎很悠闲?

    若不是罚站太狠了点儿,陆松康没准一气之下,将他们所有人都拎过来一起罚站!

    渐渐地,那些围观的人群,在陆松康似有若无的警告下,老老实实地离开。

    而,在陆松康没发觉时,原本还站在旁边的夜千筱,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同她一起的,还有一直在旁观看的封帆和徐明志。

    ……

    他们三人,在附近的荒山上,找了不少的枯木回来。

    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就算天色昏暗,没有光线,也不影响他们在荒山野林的行动。

    不到半个小时,三人就拖着三捆枯柴,直接来到了操场上。

    被罚站的冰珞、席珂、聂染,依旧站在那里。

    “冰珞。”

    将那捆柴一放,夜千筱声音清凉地开口。

    站在中间的冰珞,一听到声音,忽地抬了抬眼,朝夜千筱那边看去。

    “过来点。”

    一边将捆住枯柴的藤蔓解开,夜千筱一边朝冰珞说道。

    夜千筱并非宽宏大量之人,只是针对她、且没有得逞的,她都不会去在意。

    可——

    一旦有所伤害,她可不能做到视而不见。

    就这件事,她不想让聂染占到便宜。

    至于以后——

    她们可以慢慢玩儿。

    听了夜千筱的话,冰珞往前走了几步。

    与此同时,在封帆的示意下,席珂也往前走了几步,跟冰珞相隔不远。

    三个人准备点火。

    夜千筱身上有一盒火柴,这是陆松康在赫连长葑走后,偷偷摸摸塞给她的。

    可以说,陆松康在背后,还算支持他们的。

    “千筱,要不你先回去睡吧。”

    徐明志刚将火点燃,便小心地朝夜千筱说道。

    就一堆火而已,他跟封帆守着就好了,夜千筱大可以放心回去睡觉。

    “不用。”

    夜千筱淡淡地回了他。

    说完,转过身,将其他的枯柴捡过来。

    “可是,”徐明志迟疑了一下,跟上夜千筱的步伐,继续劝道,“待在这里,也没用啊。”

    捡柴的动作一顿,夜千筱偏过头来,扫了他一眼。

    冷清的视线,神情不见丝毫波动,可徐明志却出奇的见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坚持。

    徐明志立即噤声。

    那——

    就随她吧。

    徐明志无奈地想着。

    封帆和夜千筱各自点了个火,分别放在席珂、冰珞脚边。

    最先冷的,自然是双脚。

    两人各自忙活着,徐明志也没办法,老实地继续爬山、找柴火。

    ……

    赫连长葑出办公楼时,特地绕了一圈,打算去操场那边看看。

    路上正好遇见陆松康。

    “队长!”

    一见他,陆松康麻利儿的过来,朝赫连长葑喊了声。

    赫连长葑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继续前行。

    “队长,去哪儿呢?”

    紧随上赫连长葑的步伐,陆松康笑着问道,仿佛只是随便的聊天。

    可,傻子都知道,赫连长葑走的这条路,只能去操场那边。

    陆松康的表现,可谓多此一举了。

    赫连长葑没有理会他。

    于是,陆松康一直跟在他身边。

    直至——

    两人来到操场附近。

    远远地,就能见到两堆篝火,还有隐隐升起的烟雾。

    “队长。”

    见到这场景,陆松康立即叫住赫连长葑。

    说实话,头一次见到这般的“罚站”,陆松康心儿还是很惶恐的。

    严肃而正经的惩罚,被他们搞成了篝火晚会?!

    陆松康虽说觉得有趣,可在赫连长葑这儿,随时有可能上升这事儿的严重性。

    只要赫连长葑乐意,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当然,以后罚站这招,是行不通了的。

    可,若是再下狠手来示威,夜千筱这一行人,肯定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也太惨了……

    “他们怎么把火点起来的?”

    没有理会陆松康的焦心,赫连长葑忽然沉声问道。

    “啊?”

    陆松康心虚得很,却偏偏装出了不明所以的模样。

    “你不知道?”微微偏头,赫连长葑看向他,严厉的视线仿佛看透了一切。

    “是小的。”

    陆松康丧气的回答。

    事实上,这茬也很容易猜。

    这群学员所有的物品,都被他们没收了,自是不可能弄到点火的。当然,他们可以钻木取火,但这天气太冷,他们的火也很难“钻”出来。

    自是有老兵相助。

    当时,就只有陆松康在了。

    “原因。”

    赫连长葑冷声丢出两个字。

    “这不是,还是怕嘛。”陆松康无奈地说着,很快就变得油腔滑调起来,“真闹出个人命啥的……咱们找这些好苗子,不是很不容易吗,可不能浪费您的一番心血啊。”

    赫连长葑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陆松康立即闭上嘴。

    小心地打量着赫连长葑。

    出奇的,没有想象中的愤怒。

    敛了浑身寒气,赫连长葑神情依然严肃,却见不到丝毫怒气。

    就像是默许了这件事。

    陆松康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然——

    这口气刚松完,陆松康忽然意识到不对劲,鼻翼微微一动,皱眉朝周围扫过去,同时纳闷地嘀咕道,“怎么搞的,有肉香……”

    话未说完,视线猛地顿住。

    陆松康看向篝火那边。

    顿时,傻了眼。

    这这这……

    夜千筱啊夜千筱,你不作死行不行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4、这死作的,啧!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