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8、夜千筱,我养你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哔——哔——哔——”

    顾霜吹响了哨子。

    尖锐刺耳的声响,瞬间将所有激烈的议论,全部压制下去。

    靶场再度恢复了安静。

    尤其是那群学员,迫于顾霜的威严,皆是紧紧闭上嘴巴。

    “输的留下,赢的可以走了。”

    没有多言,更没对夜千筱的成绩做评价,顾霜闲闲淡淡地说着。

    两句话,犹如一泼冷水,将他们的激情全然浇灭。

    啊?

    就这么没了?

    这般精彩的戏,他们还没看尽兴呢!

    “怎么,都不想走了?”

    挑挑眉,顾霜视线略带威胁,在所有学员身上扫了一圈。

    当下,赢了的便有了动作。

    扫兴离开与被迫惩罚,他们都是有脑子的,自然选择前者。

    夜千筱起身后,看都没看聂染一眼,直接朝冰珞走去。

    “夜千筱!”

    刚走了两步,聂染的声音便从后方传来。

    脚步微微一顿。

    再偏过头,夜千筱眼底的笑意早已消失无踪,留下的只有刺骨冰寒,隐约还有抹杀气迎面扫来。

    “你苦心积虑,只是为了给我难堪?”

    聂染凝眸,将眉宇间那抹恨意暂时压制。

    “苦心积虑,为了你这个手下败将?”低低地笑了声,夜千筱扬唇讥讽,语调毫无温度,“你会不会太看得起自己了?”

    “……”

    聂染顿时哽住。

    太看得起自己了?

    狠狠一咬牙,口腔内的血腥味,再度蔓延开来。

    仇恨与愤怒交织,在眼底怎么也遮掩不住。

    真是够张狂的!

    手下败将……呵,瞧不起她?

    性格素来嚣张的聂染,在夜千筱这个“胜者”面前,头一次,竟是连逞强与反驳的话语都说不出!

    夜千筱没再理睬她。

    “夜千筱!”

    一直关注着情况的赫连长葑,突兀地开了口。

    他的声音很稳,稳的好像什么都无法动摇,这是一种带有信服力量的稳重。

    “到!”

    转过身,夜千筱笔直地站好。

    “跟我来。”淡淡地吩咐着,赫连长葑便转过身。

    “是!”

    夜千筱果断地应声。

    继而,加快脚下步伐,朝赫连长葑那边走过去。

    但,脸色却不见得轻松,反倒是沉了几分。

    上次在他办公室正面碰上后,夜千筱就只有在训练场见过他几次,看起来都是随便过来转悠转悠、挑挑人家毛病的。

    两人连话都说不上一句。

    所以——

    夜千筱不怕见他,但是,很不喜被他点名。

    这个男人,阴沉不定,指不定随时会翻脸。

    “操。”

    眼睁睁看着夜千筱被带走,徐明志忍不住磨牙骂了声。

    刚准确离开的封帆,闻声看了他一眼,主动提议道,“走吗?”

    “走!”

    徐明志咬牙切齿的应声。

    但视线,却依旧在夜千筱离开的背影上停留。

    与此同时,冰珞和端木孜然,也没有等待夜千筱回来的意思,直接朝训练场走去。

    她们接下来还有训练。

    ……

    夜千筱跟着赫连长葑离开靶场。

    却也没走太远。

    远离了嘈杂声,耳边皆是呼啸的风声。

    赫连长葑的步伐便停下来。

    转过身,面向她。

    夜千筱也停下步伐,神情冷漠地盯着他。

    “解气了?”赫连长葑低声问道。

    声音与风声交织,在被撕碎之前,清晰地落到夜千筱耳中。

    夜千筱抬了抬眼。

    风席卷着雪花,从赫连长葑身后飞来,有细碎的雪花落到眼底,唯有清凉一片。

    “没有。”

    薄唇轻启,夜千筱声音清冷,却极其坚定。

    “你想怎样?”赫连长葑眉头微皱。

    “想看轻重程度,然后将我除名吗?”

    夜千筱勾起唇角,眼底的笑意却很冷。

    先前那身寒冷气息还未退却,她神情冷漠无情,无法藏匿任何感情,于是也没有丝毫感情。

    此时此刻,在夜千筱的眉宇、眼眸,赫连长葑只见极度冰寒。

    那个潇洒淡然的夜千筱,在一时之间,仿佛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来。”

    赫连长葑低低开口,是命令的语气。

    夜千筱站着不动。

    “夜千筱!”赫连长葑语调猛地加重。

    “到!”

    眉头一皱,夜千筱声音清亮。

    “向前两步——走!”

    赫连长葑发布口令,深邃的眼眸有光芒闪过,视线紧紧地锁定在夜千筱身上。

    夜千筱神情微变。

    继而,紧握的手松开。

    风雪肆意,宽敞的土地上,皆是雪白一片。

    一步,两步。

    稳稳停住。

    夜千筱跟赫连长葑之间,不过一两寸的距离。

    未等夜千筱质疑,赫连长葑便伸出手,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摁住她的脑袋,强行将她的摁在自己肩膀上。

    夜千筱身形微僵。

    原本松开的双手,在不经意间,再次紧握住。

    “筱筱。”

    呢喃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

    温暖的怀抱,温热的气息,将冰寒的天地全部阻隔。

    狭长双眼微微眯起,夜千筱停顿了几秒,原本冷漠无情的双眸,渐渐恢复了平静。

    “她本来该走的。”赫连长葑声音极有穿透力,字字顿顿地落到夜千筱耳底。

    “我知道。”

    眼睛霎时睁开,夜千筱淡淡开口。

    她当然知道。

    赫连长葑跟她提及刘婉嫣时,她就知道刘婉嫣在这里呆不久的。

    “不能原谅?”赫连长葑轻轻地问。

    “能。”

    夜千筱声音干脆。

    原谅聂染?

    先前没有恨过,聂染也没有对不起她,本就没有原谅这一说。

    她只是不爽聂染而已。

    打压聂染,令聂染当众丢脸,挑战聂染的极限,纯粹是出于那点不爽。

    只是——

    刚刚她没有冷静下来。

    属于佣兵的嗜血因子,在赢了聂染的那刻爆发,如若这不是部队,夜千筱很有可能在一招之内了结聂染的性命。

    当佣兵多年,见惯了生与死,于是,她习惯杀人了。

    那是一种难以压制的情绪。

    她需要时间。

    于是,赫连长葑帮她压制下来。

    “冷静了?”赫连长葑又问。

    “是。”

    夜千筱斩钉截铁。

    于是,放到她帽子上的手,稍稍的松开力道。

    夜千筱挺直腰杆,浑身绷得很紧。

    面对不知她底细的赫连长葑,她从来都不敢放下所有戒备。

    “有个好消息。”

    迎上夜千筱防备的视线,赫连长葑一字一顿地开口。

    “哦?”夜千筱扬眉。

    “今天不用训练了。”赫连长葑很快接过话。

    微微一顿,夜千筱若有所思,“这叫——”

    “我的话,比他们管用。”

    赫连长葑理所当然地说道。

    “……”沉默了下,夜千筱嘴角勾笑,“这也行?”

    “谁说不行?”赫连长葑眉头轻轻一挑。

    “……”

    夜千筱耸耸肩,懒得理他。

    没有微动,夜千筱意识到什么,冷不防问道,“还有坏消息?”

    “有。”

    赫连长葑眼底含笑。

    “说。”夜千筱防备心更重。

    “要么讨好我,要么跟我走。”赫连长葑声音饱含磁性,同时也隐匿着难言的狡黠。

    “去哪儿?”

    没有犹豫,夜千筱直截了当地问。

    停顿片刻,赫连长葑紧紧盯着她,挑眉问,“不仔细想想?”

    “没必要。”

    夜千筱果断的回绝。

    讨好他这种事……

    还需要想?!

    “那走吧。”

    松开搂住她腰的手,赫连长葑神情闲散地说道。

    夜千筱沉默地跟上。

    如此神秘兮兮的,夜千筱还以为他想做什么。

    不曾想——

    赫连长葑是带她去爬山的。

    那是真正的爬山。

    翻山越岭,山路崎岖,白雪皑皑。

    比他们越野跑更要困难。

    要命的是,还要跟上赫连长葑的速度。

    夜千筱才爬了两座山头,体力基本就已经耗尽了,而赫连长葑还跟没事人一般,气息平稳。

    “不行了?”

    站在山顶,赫连长葑居高临下地看着夜千筱。

    风雪已经停歇。

    夜千筱站在山路上,距离山顶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听到赫连长葑的声音,夜千筱微微皱眉,继而仰头去看上方的男人。

    他背光而立,身后是宽阔的天空和茫茫白雪,高大挺拔的身形立在雪白的土地上,莫名地给人难以形容的压迫感。

    “拉我一把。”

    停顿两秒,夜千筱干脆朝他伸出手。

    又不是训练,夜千筱不必逞强。

    然而,垂下眼的她并没看到,赫连长葑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惊讶。

    无奈地看她两眼,赫连长葑竟是真的沿原路返回,朝夜千筱走过去。

    在离她一米远左右停下。

    “来。”

    赫连长葑朝她伸出手。

    看都没看他,累得不行的夜千筱,直接抓住他的手掌。

    赫连长葑用力,紧紧抓住她的手。

    夜千筱借着他的力道,很快便来到了山顶。

    在山路上行走时,出了身大汗,而一停下来,山顶拂过的凉风便从无孔不入,四肢、背脊,顿时冰凉一片。

    挣脱开赫连长葑手掌,夜千筱抬手擦了擦额角的看,抬眼朝山下看去。

    下面是空荡荡的山谷,周围的悬崖山坡上,生长着茂密的树木,此刻皆是被茫茫白雪覆盖着。

    天地间,唯有天空的灰与大地的白,两种颜色以壮阔的景色连接着,令人心底升起一种难言的豪迈。

    “还继续吗?”

    双手放到衣兜里,夜千筱抬眼扫视着周围,语气里略带几分轻松。

    环境能影响人的心情。

    壮丽的风景,纯粹的自然,新鲜的空气,夜千筱也懒得在意别的。

    “不用。”

    视线定在她身上,赫连长葑回答道。

    真若继续,夜千筱铁定会逞强跟上,但以她现在的体力,再走下去估计天黑都回不去。

    “那,”顿了顿,夜千筱扬眉,“回去?”

    刚来就想着回去?

    嘴角微抽,赫连长葑避开她的话题,问道,“饿了吗?”

    “嗯。”

    夜千筱耸耸肩。

    被赫连长葑带出来时,她还没有吃午饭,加上在路上耗费不少体力,能不饿才怪了。

    “等着。”

    看了她一眼,赫连长葑淡淡吩咐着,就朝树丛深处走。

    但——

    刚走了两步,赫连长葑眼角余光瞥见个身影,脸色冷不防黑了黑。

    “我让你等着。”

    停下脚步,赫连长葑盯着往远处走的夜千筱,稍狠的语气里,还夹杂着几许无奈。

    “我逛逛。”

    听到声音,夜千筱回头看他一眼,摊了摊手。

    “不准。”赫连长葑严厉的制止。

    “……”

    夜千筱莫名其妙地皱眉。

    就待在这里?

    冻成冰棍?

    “烧个火。”

    随手丢了个物品过去,赫连长葑语气果断的吩咐道。

    夜千筱下意识抬手抓住。

    再翻手,一盒火柴盒正躺在手心。

    抬了抬眼,夜千筱去寻赫连长葑的踪迹,这才发现,不过转眼的功夫,赫连长葑已经走进了茂密的丛林。

    未有过痕迹的雪地上,还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灌木树枝轻轻的晃动着,其上的积雪缓缓飘落,证明着刚刚有人走过。

    夜千筱稍作停顿,火柴盒在她手中抛了抛。

    但——

    也没停留多久。

    天气太冷了,加上温度正在下降,她需要烧个火让自己暖和起来。

    好在,有树木的地方,就从不缺少柴火。

    花了点时间找干燥的木柴。

    点火的速度,倒是快了很多。

    估计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夜千筱浑身都暖和起来,便听到隐约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树枝被折断的细微响声。

    朝篝火里添了两根柴,夜千筱便转过头,朝声源的方向看过去。

    不一会儿,便见到熟悉的衣角。

    陆军作训服的颜色。

    紧随着,一抹身影从树丛中走出来,正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身影。

    而——

    下一刻,吸引她的,却不是那个人了。

    而是,对方手里拎着的、已经剥好的野兔。

    略微惊讶了一下,夜千筱忍不住扬眉,朝赫连长葑吹了声口哨。

    听到声音,赫连长葑寻声看去,一眼就见到坐在篝火旁的人影。

    夜千筱眼角眉梢扬起,露出几分笑意,浑然一副放松的模样。

    “会烤吗?”

    刚走过去,夜千筱就提出了质疑。

    “比你的好。”

    在对面坐下,赫连长葑斜了她一眼,直白的说道。

    “……”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比她好,没什么稀奇的。

    就算是封帆这等没正式下过厨的,随便弄出来的食物,也跟她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过——

    抱着狐疑的心态,夜千筱对赫连长葑表现,倒是多添了几分注意。

    于是,赫连长葑烤兔的全过程,几乎都是在她审视下展现的。

    以至于,赫连长葑都被她盯得毛骨悚然。

    “你要试试?”

    见得夜千筱饶有兴致,赫连长葑随意地在烤兔上划了两刀,继而朝夜千筱挑眉问道。

    “我?”夜千筱眯起眼睛。

    “嗯。”赫连长葑应声,直接将军刀丢过去,“来两刀。”

    夜千筱抬手接住。

    久未碰军刀,刀刚入手,手掌轻轻一动,那把军刀在她手上旋转了几圈。

    熟悉一下手感。

    但,两把刀都要刷出花来的场面,却让赫连长葑无奈地摇摇头。

    “怎么弄?”

    将刀握在手里,夜千筱朝赫连长葑“虚心请教”。

    “随便。”赫连长葑随意地说道,“弄几刀,好入味。”

    有听闻夜千筱的厨艺,但赫连长葑对夜千筱的刀法,还是挺有信心的。

    “哦。”

    瞥向赫连长葑先前弄的几道刀痕,夜千筱会意地点点头。

    于是——

    原本并未在意的赫连长葑,在两秒后,看清楚夜千筱在做什么后,难免有些惊讶。

    就那么几刀,便在烤兔的另一边,按照他随意的几刀,划出一模一样的刀痕。

    赫连长葑盯着看了两眼,确定无论是长度与深度,甚至于位置,都是完全一样的。

    跟克隆似的。

    这种诡异的场景——

    似乎有些熟悉。

    在哪儿见过?

    “喏。”

    军刀在手里转了两圈,夜千筱再一抬手,便将其直接丢了过去。

    赫连长葑伸手接住。

    “刀法不错。”

    颇为认真的评价着,赫连长葑再凝眸,手指凭空一翻,一小包盐忽地出现在他指尖。

    微微用力,就将其甩了过去。

    正是夜千筱的方向。

    夜千筱将其抓在手里。

    “随身带的?”眯了眯眼,夜千筱两指夹住盐包,兴致勃勃地问道。

    相对于“为何”,夜千筱更在意“来路”。

    “嗯。”赫连长葑应声,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均匀涂抹,懂吗?”

    “我来?”

    夜千筱颇为古怪地看他。

    让她动手……

    还真有胆量。

    微微点头,赫连长葑肯定道,“我信你。”

    顿了顿,夜千筱试探地问,“失败了呢?”

    “我陪你吃。”赫连长葑随口道。

    “……”

    感情她若没问,他还打算不吃了?

    嘴角抽了抽,夜千筱沉默地抹盐。

    这并不是什么大工程。

    可——

    到夜千筱手上,确实惊天动地的大工程。

    赫连长葑在旁看着,脸色从平静到僵硬、再到阴沉,层层递进,表现的极其明显。

    而,专心致志地涂抹盐的夜千筱,并没有发现他脸色的变化。

    直至将10克盐全部抹上后,夜千筱才感觉到气氛不对。

    “夜千筱。”

    冷不防的,赫连长葑出声。

    “嗯?”

    下意识抬眼,夜千筱应了一声。

    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赫连长葑神情尤为认真,而那慢慢审视的目光,却令夜千筱有些不自在。

    “我养你吧。”

    正在夜千筱不耐烦之际,赫连长葑倏地开口。

    几分纵容,几分无奈,几分肯定。

    好像收了夜千筱,是为民除害一般。

    “……”

    夜千筱有些莫名,停顿了几秒后,皱眉问,“你工资多少?”

    “足够包养你的。”

    “我花销太大,”夜千筱摇摇头,看模样很认真,“你一个当兵的,养不起。”

    “没事,我家产够赔,”语气微顿,赫连长葑补充道,“我厨艺也好。”

    夜千筱忽的笑了,可惜笑里藏刀,“我厨艺那么不好?”

    “你试试。”

    赫连长葑也笑了,指了指那只烤好、抹了盐的兔子。

    “刀。”

    冰冷的眼刀扫过去,夜千筱朝赫连长葑伸出手。

    赫连长葑将军刀交到她手中。

    夜千筱玩转着手中的军刀,在那只烤好的野兔上划了几刀,一块肉便插在军刀刀尖上。

    狐疑地看了眼那块肉,又看了眼眼含笑意的赫连长葑。

    想了想,夜千筱将肉递到嘴边,吃了。

    “熟了。”嚼了几下,夜千筱皱着眉评价。

    就是——

    有点咸。

    “……”赫连长葑哑然失笑。

    也不看看谁烤的!

    顿了顿,看向面无表情的夜千筱,赫连长葑问道,“咸吗?”

    “一点儿。”夜千筱面色不变。

    真的,不止一点。

    “吃这边。”

    赫连长葑指了下兔腿的位置。

    夜千筱抬眼看他。

    “那边你抹的盐不多。”赫连长葑无奈地解释。

    于是,夜千筱割了块下来。

    尝试的吃了口。

    果不其然。

    不咸。

    并且,味道还不错。

    将烤兔取下来,夜千筱军刀一挥动,便将烤兔切成两半,拎着一半丢给赫连长葑。

    “吃吧。”

    夜千筱淡淡说着。

    早已接受她厨艺的事实,本来就不抱希望的。

    反正熟了,还能吃,她就不挑了。

    至于赫连长葑——

    他吃不吃,她倒是随意。

    反正也饿不死他。

    赫连长葑接住那一半的兔肉,再看夜千筱手法熟稔地剃着兔子的骨头,不由得无奈苦笑。

    这科偏的,确实严重。

    花了点时间,两人将烤兔解决完,同时将火堆给熄了。

    天色渐黑,也该回去了。

    “诶。”

    来到山路旁,夜千筱刚走几步,便忽然停了下来。

    被她叫住的赫连长葑,从后方来到她旁边。

    往后退了一步。

    夜千筱绕到赫连长葑身后,从后面打量了赫连长葑几眼。

    继而抬手,拍了下他肩膀,偏头看向赫连长葑的侧脸,“赫连教官,商量个事儿。”

    “你说。”

    “背我下山。”夜千筱眯起双眼。

    ------题外话------

    不出意外,明天也是今天一样的更新模式。

    在瓶子精品之前,要么万更,要么二更,瓶子瞅准十点了,没有十点【或十点前】会在评论区说的,当然,二更瞅准六点和八点,呃,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8、夜千筱,我养你吧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