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9、背你,别再找理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教官,商量个事儿。”

    “你说。”

    “背我下山。”夜千筱眯起双眼。

    很无赖的要求。

    但,从夜千筱嘴里说出来,却足够令人错愕。

    颇为惊讶地抬了抬眼,赫连长葑停顿了下,微微偏头,凝视着夜千筱的眼睛。

    “条件。”

    赫连长葑吐出这俩字。

    既然是“商量”,那怎么着都会有“筹码”。

    他倒是很想看看,自己有什么“筹码”握在夜千筱手上。

    “军刀还你。”

    手掌一翻,夜千筱便将军刀递到赫连长葑面前。

    这是已经还给赫连长葑的。

    但,以她的手法,瞒过赫连长葑顺点儿东西,也并非困难之事。

    在赫连长葑面前,她有不擅长的,但,肯定也有擅长的。

    “……”

    赫连长葑神情稍显无语。

    摆明了——

    这是夜千筱随便找的理由。

    在她靠近的前一秒,赫连长葑才发现军刀还在的,可转个身夜千筱便临时将其顺走,不过是想丢个理由过来而已。

    反正,无论什么理由,他都会答应的。

    心里虽说无奈,可也毫无疑问地纵容她。

    “上来吧。”

    赫连长葑算是就此应下了。

    听得他的话,夜千筱握住军刀的手一收回,下一刻,那把军刀就完好的落到赫连长葑腰间。

    只要跟刀有关的,她总能将其耍地帅气潇洒。

    赫连长葑就在她前方,夜千筱抬手搂住他的肩膀,继而趴到他背上。

    肩膀很宽很结实,在这冰寒的天气,带有属于他的温暖。

    冷风从正前方迎面刮来,夜千筱的脸颊被吹得有些疼,便微微低下头,躲开那冷冽的寒风。

    可,在低头的刹那,视线里落入赫连长葑的下巴弧线,还有颈部小麦色的皮肤,眸光微微一顿。

    眼神有些恍惚。

    记忆中,似乎没被人背过。

    感觉——

    挺不错的。

    夜千筱勾了勾唇。

    “走了。”侧了侧头,赫连长葑扫了眼身后的夜千筱,提醒似的说了一句。

    “嗯。”

    夜千筱淡淡地应声。

    赫连长葑加快脚步。

    脚步声很轻,赫连长葑在山路间行走,除了积雪被压下的声音,便几乎没什么声响。

    有冷风从耳畔划过。

    呼呼地,刮在耳边、脖子、额头,没来由的有些冷。

    “诶。”

    莫约过了一刻钟,夜千筱倒是有些乏,忽然朝赫连长葑喊了声。

    “怎么?”

    赫连长葑停下脚步。

    “到之前,喊我一声。”夜千筱松开一只手,将帽檐压得低了点儿。

    言外之意,她暂时要睡了。

    反正跟赫连长葑也没什么好说的。

    太无聊,不如睡会儿。

    “等一下。”

    想了想,赫连长葑沉声说着。

    很快,他微微蹲下身,双手一松,便将夜千筱放了下来。

    夜千筱抬了抬眼,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赫连长葑面向她,开始解外套的扣子。

    修长的手指在扣子上移动,将一个一个的解开,转眼间,便已经解到了一半。

    意识到什么,夜千筱皱起眉头。

    “我不冷。”

    双手环胸,夜千筱凝眸,吐词清晰地说着。

    “待会儿就冷了。”

    斩钉截铁地回了她,赫连长葑将最后一个扣子松开。

    一眨眼的功夫,便将作训服外套脱下来。

    往前一步,走至夜千筱跟前,赫连长葑不由分说地将外套披在她肩膀上。

    夜千筱没有动弹,也没有拒绝。

    天色愈发阴沉,视野陷入昏暗中,眼前的这个男人,身影轮廓却显得极其清晰。

    知道很多男兵,就算这个季节,也不会穿的过于臃肿,就如封帆和徐明志,反正身体抵抗能力很强。

    可——

    她没想到,赫连长葑只穿了两件。

    外面一件外套,里面就一件配套的衬衫。

    “你不冷?”

    视线停顿了两秒,夜千筱扬了扬眉,不自觉地问道。

    “不冷。”

    赫连长葑毫无察觉地回答。

    转过身,赫连长葑背对着她,“上来。”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果然,这世上,变态真不少。

    也没有继续拖延,夜千筱勾上赫连长葑的脖子,老实地上去了。

    天色暗的很快,赫连长葑步伐也加快些许,但后背依旧很稳,夜千筱感觉不到任何颠簸。

    带着温度的外套披在肩膀上,鼻尖缠绕着他的气息,夜千筱在冷风中神情有过片刻的愣怔,视线不自觉地偏移,盯着正在沿路前行的男人。

    可,很快便回过神来。

    一手搂住赫连长葑的脖子,一手抓住外套的衣领,她探出头朝连绵的山峰看去。

    荒山峻岭,寒风习习。

    片刻杂乱的心情也恢复过来。

    夜千筱闭上眼,就此睡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她难得睡得很稳。

    ……

    莫约一个小时后。

    夜千筱隐约听到吵闹的声音。

    原本渐渐消失的思绪,忽的在某一刻被拉了回来。

    猛然睁开双眼。

    刹那间,一股陌生的感觉迎面扑来,手肘下意识地勒住赫连长葑的脖子。

    “……”

    毫无防备的赫连长葑,脸色一片铁青。

    “啊,抱歉。”

    反应的及时,夜千筱不到两秒,就意识到此刻的状况,将手肘的力道松开。

    “……”赫连长葑无言以对。

    “没事吧?”

    没听到回应,夜千筱脑袋微微一偏,下巴抵在赫连长葑右肩上,同时抬起左手去摸赫连长葑的脖子。

    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他的喉结,只觉那里微微一动。

    “别乱动。”

    赫连长葑嗓音醇厚,语气稍稍带有几分严厉。

    听这洪亮的声音,夜千筱估摸着他没事,很快就将手给移开了。

    同时,在周围扫了一圈。

    这里是半山坡,视野还算宽敞,正前方就是基地的位置。

    吵闹的声音是从操场处传来的,但距离相隔的比较远,只是因为这里比较空旷,声音穿得比较圆,所以才听得比较清晰。

    看了好一会儿,夜千筱终于辨别了自己的所在的方位。

    “放我下来。”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低低地说了一声。

    她还没有彻底清醒。

    但,也该自己行动了。

    赫连长葑停下脚步,偏头看了夜千筱几眼,最终还是依照她的话,将她放了下来。

    稳稳落地。

    夜千筱活动了下脚腕。

    “几点了?”

    将帽檐微微上抬,夜千筱往前走了一步,朝赫连长葑问道。

    被冷风一吹,倒是彻底清醒了。

    “不到七点。”

    看了眼表,赫连长葑淡淡地回着。

    侧过身,看向一侧的夜千筱。

    寒风席卷而过,搭在她肩膀上的外套衣摆被吹起,在空中划出动荡的弧线。

    一个失神,外套便倏地从肩膀处滑落。

    猛地被往后吹去。

    原本还有些困倦的夜千筱,在外套滑落的那刻,忽的抬手往后一抓,便轻松地抓住衣领,将其拎到了肩膀上。

    “前面岔路口,我往走,你往右,”缓缓地说着,夜千筱侧过头,帽檐下的发丝在风中飘扬,她扬起眉头,“怎么样?”

    “不怎么样。”赫连长葑脸色不怎么好。

    见过过河拆桥的,没见过河没过,就踩着他将桥拆了的。

    “就这么定了。”

    懒得理会他的回答,夜千筱左手朝他一挥,那件外套就朝赫连长葑那边飞过去。

    赫连长葑抬手一抓。

    外套落入他的手中。

    “再见。”

    清冷的话音落却。

    夜千筱径直朝前方走去。

    但——

    才走了两步,手腕就被牵住了。

    赫连长葑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身后,抓住她的手腕的力道,依旧令她没有挣脱的余地。

    “这么急着走?”

    饱含磁性的声音入耳。

    止住步伐,夜千筱偏过身,便见到赫连长葑的脸凑到眼前,猛地与那双眼睛对上,令夜千筱视线下意识一凉。

    “不然?”

    夜千筱悠然反问。

    嘴角勾起抹浅笑,赫连长葑松开她的手,一字一顿地道,“转过来。”

    说完,也没理会夜千筱的动作,反倒是不紧不慢地开始穿衣。

    外套穿上,一如脱掉一般,他慢慢地开始扣扣子。

    顿了顿,夜千筱干脆转过身,面对着慢条斯理穿外套的赫连长葑。

    只是,莫名觉得,气温降了好几度。

    过了两分钟,赫连长葑终于将扣子全部扣好了。

    “还有事?”

    见他穿好,夜千筱也不迟疑,直接抛出问题。

    在这里待那么一会儿,手指就冷的骨头疼,令她不自觉地活动着手指。

    “有。”

    赫连长葑语气肯定。

    “说。”

    夜千筱简洁明了。

    视线一转,落到她的手指上,赫连长葑神情闪过抹无奈,继而弯下身,强行将她的双手握在手里。

    “以后……”

    低低地声音入耳,打断了夜千筱抽离双手的心思。

    赫连长葑微微垂下眼帘,视线里多出些许认真,他话语清晰肯定,“再有背你之类的事,别再找理由了。”

    “……”

    心不在焉的夜千筱,颇为惊异地抬眼看他。

    “嗯?”鼻音上扬,赫连长葑低下头,紧紧盯着夜千筱。

    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隐藏着难以言喻的情绪。

    “行。”

    微微一顿,夜千筱嘴角上扬,爽快地应声。

    并没有其余的情绪。

    简简单单,干干脆脆,继而将双手收了回去。

    “今天谢了。”

    转身向前,夜千筱抬手摆了摆,声音清爽潇洒。

    没有添加任何的歧义。

    前面便是岔路口,夜千筱如言往右走,很快便消失在杂乱的树丛中。

    靠近基地的山路,基本上都会有许多脚印,但夜千筱走的那条路,唯有她踩下的脚印。

    厚厚的积雪,在暗夜的衬托下,白的有些刺眼。

    左边,是往基地操场的,右边,则是条死路,要跃过围墙才行,不过可以最快的抵达他们的宿舍楼。

    显然,就算在高强度的训练里,夜千筱也观察了附近的地形。

    盯着右边的那条道路,良久,赫连长葑眸光微微一动,有抹暗光不经意间流动着。

    ……

    夜千筱很顺利地翻了墙,回到他们的宿舍楼。

    从围墙到宿舍楼,不过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且小道偏僻,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

    现在七点,记忆中,五分之四的学员,都应该在训练场或操场,可她来到宿舍楼下时,却见到半数以上的宿舍都亮着灯光。

    扫视了会儿,夜千筱心有疑惑,却没有惦记在心上,直接沿着楼梯来到三楼。

    在303宿舍前停下。

    里面亮着灯光,却没有声响。

    夜千筱推开门。

    “千筱!”

    刚推开一半,夜千筱未来得及看清宿舍情况,便听到颇为兴奋的声音。

    将门彻底推开,夜千筱一抬眼,就见到小跑过来的端木孜然。

    来到她面前,端木孜然并没有止步,而是绕着她转了一圈,将她彻彻底底地打量了一遍。

    “还好,”站定在夜千筱面前,端木孜然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道,“好像没什么事呢。”

    “……”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还真怕她被赫连长葑吃了?

    “夜千筱,”与此同时,钱钟薇也走了过来,仔细的盯了夜千筱几眼,问道,“赫连教官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

    看了她一眼,夜千筱淡淡的回着,继而视线在整个宿舍扫了一圈。

    宿舍人很少,就只有钱钟薇、端木孜然,还有冰珞三个。

    其余人,都不见踪影。

    夜千筱绕过两人,朝自己的柜门走去。

    不过,刚拉开柜门,冰珞就来到她身边。

    “给。”

    冰珞说着,将打包好的两个馒头,递到夜千筱面前来。

    夜千筱看了看她。

    “谢了。”

    接过馒头,夜千筱毫不客气地手下。

    “是徐明志顺出来的。”停顿了下,冰珞朝她补充道。

    拿馒头的动作微顿,夜千筱神情稍有古怪,顿了顿,她点点头,“哦。”

    将柜门关上,夜千筱忽然也不急着去拿衣服洗澡,而是停下来,将装有馒头的袋子松开。

    应该是刚拿出来不久的,馒头还带有些许温度。

    还是先吃了再说。

    “不去训练?”一边拿馒头,夜千筱一边朝冰珞问道。

    “嗯。”

    站在她面前,冰珞简单地应了一声。

    完全没有继续补充、解释的意思。

    撕下一小块馒头,夜千筱追问道,“怎么?”

    “啊呀,我来说吧。”

    不待冰珞继续说话,钱钟薇就看不下去了,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夜千筱将馒头放到嘴里,神情闲散地看着钱钟薇。

    知道冰珞的性子,问起来需要些时间,倒不如由钱钟薇来说了。

    “是这样的,”钱钟薇解释道,“我们都想晚上加练的,不过在下午训练后,陆副官跟我们说,明天会有大任务,让我们好好休息。”

    好好休息?

    夜千筱眼底留闪过抹狐疑。

    现在这批学员,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无时无刻的不在加练,就算完成了指定的任务,他们也会自己找事做。

    所以——

    就算教官有吩咐,也不见得有多少人停歇下来。

    就如她们宿舍,也不见几个人。

    “其他人呢?”又撕了块馒头下来,夜千筱问道。

    “这个嘛……”微微顿了顿,钱钟薇耸耸肩,继续道,“吃完晚饭后,陆副官表示,闲着无聊的可以娱乐娱乐,他来提供道具。后来搬了好些球出来……后来有人建议玩足球,男兵PK女兵,那个,唔,席珂和易粒粒吧,还有江晓珊,都被拉过去了。”

    说到最后,钱钟薇摊手,“至于聂染,还有另外两个……谁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反正是去训练了。”

    钱钟薇跟聂染有仇。

    所以,每次提及“聂染”,钱钟薇的语气都算不上好。

    “哦。”

    夜千筱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

    费尽口舌的一番话,末了得来如此冷淡的反应,钱钟薇一时瞪大了眼。

    这态度……

    果然交流会很困难。

    钱钟薇皱着眉头想着。

    说起来,她还真佩服刘婉嫣这等正常人,竟然有能力跟夜千筱、冰珞等人说上话。

    就连那个端木孜然,在她眼里,更是活生生的变态一枚。

    “你们不去?”

    慢条斯理地吃着馒头,夜千筱悠悠地问了一句。

    “等你啊。”钱钟薇回了句。

    “嗯嗯,”端木孜然不知何时凑过来,匆忙地点头道,“千筱,赫连队……不,赫连教官,对你还好吧?”

    话音刚落,端木孜然便眨着双好奇的眼睛,视线在夜千筱身上转悠着。

    “过来。”

    夜千筱朝她扬了扬眉。

    当下,端木孜然便老实地凑过去。

    凭借身高差距,夜千筱的手肘,很顺利地压在她肩膀上。

    见到这般场景,冰珞眼底闪过些许无聊。

    就这架势,夜千筱铁定是想糊弄人了。

    “怎,怎么了?”

    迷茫地眨着眼,端木孜然奇怪地问道。

    “很好奇?”夜千筱轻轻扬眉,眼底隐约透露出些许笑意。

    “嗯。”

    端木孜然重重地点头。

    确实挺好奇呢。

    “去倒杯水。”眯了眯眼,夜千筱淡声吩咐道。

    “哦。”

    端木孜然老实地应声。

    于是,乖乖地找到夜千筱的水杯,继而给她去倒水。

    可——

    等她回来后,却见衣柜门口只有钱钟薇和冰珞两人。

    “咦,千筱呢?”

    抓了抓头发,端木孜然错愕地睁大眼。

    “去洗澡了。”

    颇为可怜地看她,钱钟薇摇了摇头,朝她解释了一句。

    “啊。”

    端木孜然一脸懵懂。

    钱钟薇耸了耸肩。

    她算是看明白了。

    夜千筱的话里,十句话,能有一句真的,那就了不得了。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也就夜千筱能做得出来。

    “走吧,”走向前,钱钟薇揽住端木孜然地肩膀,惬意道,“反正她没事了,姐带你去踢球。”

    “足球吗,我会踢。”

    端木孜然马上转移注意力,一脸自信地朝钱钟薇说道。

    脸色微微一变,钱钟薇戳了戳她的脑门,咬牙切齿道,“少说点儿话。”

    “哦。”

    端木孜然揉了揉脑门,却也没有反驳她。

    冰珞看着她们打闹着离开。

    而她的手里,还拎着夜千筱塞给她的馒头。

    想了下,冰珞看了看一旁的柜子,直接将馒头塞到里面。

    ……

    洗过澡回来,再吃完冷掉的馒头,夜千筱直接上床睡觉。

    冰珞也就此睡下。

    两个平时话少,先前有刘婉嫣在,气氛还能热闹点儿,可那家伙一走,除了端木孜然偶尔蹦跳着来扯些有的没的,她们基本都是各做各的事儿。

    时间还早,但夜千筱不想去训练,便偷懒睡下了。

    至于冰珞,则是在意着陆松康的“好好休息”,估计明天没有好事,便当做最后一个安稳觉了。

    实际上——

    这还真是她们最后一个安稳觉。

    那晚,宿舍内的人陆续回来。

    虽说关系不至于多好,但最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知道宿舍内有人睡觉,每个人的动作都放的很轻。

    就连聂染,原本恨不得将夜千筱拎起来打一架,却也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

    ……

    翌日。

    凌晨四点。

    宿舍楼内的学员,在时隔二十天后,终于在凌晨听到了集合哨声。

    “哔——哔——哔——”

    “哔——哔——哔——”

    “哔——哔——哔——”

    持续不断的哨声,钻入每个人的睡梦里,将还在沉睡的人赫然惊醒。

    二十天前的他们,还会因为哨声在第一时间起身,可在习惯了自己计划的时间后,那紧急集合哨声,却让他们在迷糊了几秒后才恢复清醒。

    好在,他们的速度没有减缓。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所有的学员都来到宿舍楼下。

    整整齐齐地排列。

    只是,大部分人眼里,皆是迷茫和莫名。

    这么多天,除了陆松康和顾霜,就没有其他教官管过他们,而那两个教官,也只不过是监督他们的任务是否完成罢了。

    眼下——

    忽然来个紧急集合,他们还真不怎么适应。

    尤其,赫连长葑、陆松康、顾霜、郁泽四位教官,都站在他们的队伍前面。

    四个人的强大气场,没来由的给他们添了难言的压力。

    刚刚集合,赫连长葑一个眼神,便来了好几个人,过来给他们分发装备。

    一把匕首、一百克盐、一个水壶,一盒防水火柴,外加一张地图。

    四样东西,让他们很快就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

    就这几样装备,绝对是野外生存没错了。

    夜千筱刚分配到东西,就借着两旁的灯光,扫了眼手中的地图。

    那是一张手绘地图,只有东南西北各个方位,只标注了河流,其余辨别地形的描述一概没有。

    另外,还有一条路线,红色的,标注了起点与终点。

    而,在这弯曲的一条红线中,还标明了五个点,每隔一定的距离,都是一个红色的点。

    不知是何用意。

    “东西都到手了,咱们就来说说正事。”刚分配完,陆松康这个做解说的,便站了出来,拎着喇叭道,“是这样的,你们也训练了这么久了,一样的模式,一样的科目,想必也挺枯燥的,所以我们几个教官商量一番,特地给你们这些精兵……嗯,所谓的精兵,来上一招刺激的。”

    说到这儿,陆松康故意停顿了下,去看那些学员们的反应。

    没有因“刺激”而兴奋的,有的只是狐疑和猜测,还有各种唉声叹气的。

    果不其然啊,昨天让他们“好好休息”,果然是有大招等着。

    地图都这样了——

    尼玛,随时都会走丢的好吗?

    还真是刺激!

    “哟,精兵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眯起眼睛,陆松康笑着调侃道。

    于是,学员们一震,立即来了点精神,回应了他几句话——

    “什么刺激的,尽管来吧!”

    “我们等着呢!”

    “保证完成任务!”

    ……

    稀稀疏疏的几句话,基本都是逞强喊出来的,而大多数的人,完全处于“劳资打死也要撑下去”的状态。

    妈的!

    他们的考核,哪有这么轻松?

    “哔——”

    被他们的话吵得有些烦,陆松康又狠狠地吹了声哨子。

    于是,声音瞬间消失无踪。

    他们才懒得叫嚣呢。

    “好了,咱们来说正事。”动了动手腕,陆松康笑得童叟无欺,“情况呢,是这个样子的。这是议论考核,你们知道的,考核。咱们的考核标准很简单,成功抵达目的地,就算你们胜利。这简单吧?六天的时间,就算你们迷路到大江南北,那也能走回来不是?”

    “……”

    ------题外话------

    啊,通知一声。

    今天呢,状况确实不佳。瓶子卡情绪哈,不想码字的心情,导致上午都没写好。

    下午脑子抽了,把上午的都改了一遍,/(ㄒoㄒ)/~

    于是,现在还没一万。

    瓶子想趁着天没完全黑出趟门,一个人出去,感觉有些怕怕哒,所以就提前发了。

    如果回来的早的话,估计会有二更。

    不过,妹纸们,还是明早来看为好。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9、背你,别再找理由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