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0、你若真想,就刺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了,咱们来说正事。”动了动手腕,陆松康笑得童叟无欺,“情况呢,是这个样子的。这是议论考核,你们知道的,考核。咱们的考核标准很简单,成功抵达目的地,就算你们胜利。这简单吧?六天的时间,就算你们迷路到大江南北,那也能走回来不是?”

    “……”

    没有人搭理他。

    这地图上,光根据比例尺来看,就知道范围范围不小。

    若真如陆松康所说,他们迷了路还能轻松抵达目的地……

    信了的,那是傻子。

    “哦,另外啊,补充一点。”看清他们的反应,陆松康笑了笑,继续道,“你们的路线都是不同的,但是,看到地图上标红点的地方没有,去那个地方,一是可以防止你们迷路,二嘛,你们在那里,没准儿会遇到同伴。”

    语调一顿,陆松康话锋一转,“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合作,怕别人拖了你后腿,也请随意。”

    “咱们这里,只需要强者!”

    语气猛然间变得严峻起来,陆松康收敛了笑意,转而变得豪情万丈。

    只需要强者!

    一句话,不知激起多少人的好胜心。

    优胜劣汰,自然法则。

    一个个的,眼底顿时冒出必胜的火焰。

    可——

    还是那些人,任何的表现,都落到后面那几个教官的眼里。

    尤其是赫连长葑,神情忽地凝重几分。

    陆松康停顿了会儿。

    直至看清每个人的神色后,再一次抬高声音,通过喇叭扩大至每个人耳里。

    “听明白了吗?”陆松康铿锵有力地问。

    “听明白了!”

    四个字,掷地有声,气势磅礴。

    陆松康将喇叭放了下来。

    紧随着,陆松康转过身,朝身后不远处的赫连长葑看去,立即换上谄媚的笑脸。

    “队长,您来。”

    陆松康的态度顿时来了个大转弯。

    扫了他一眼,赫连长葑从他手里拿过喇叭,继而径直朝队伍前方走去。

    每个人紧张而期待,等待着这位总教官的发言。

    要知道,作为总教官,赫连长葑根本没跟他们见过几次面,而赫连长葑这位煞剑队长,一直是他们之中很多人仰慕的对象。

    在离第一排两米远处,赫连长葑的步伐稳住。

    喇叭微微抬起,隔开一定的距离,赫连长葑神情冷峻,“发放信号弹和降落伞。”

    这话是跟一旁的人说的。

    几个用箱子装信号弹和降落伞的人,领了命后,很快便开始给学员们分发。

    三分钟后,全部分发完毕。

    “检查装备。”眸色微凝,赫连长葑冷声开口。

    他们并没有多少的装备。

    连背包都不允许带。

    除了人,就只有他们分发的七样东西。

    但,任何东西到手上,检查其的情况也是至关重要的。

    万一水壶漏水呢?

    万一匕首生锈呢?

    万一信号弹不能用呢?

    万一降落伞出问题了呢?

    虽然是微乎其微的可能,可也有检查的必要。

    他们必须要保证自己“百分百”的生存!

    然——

    就在他们检查的时候,两架直升机从天而降,轰隆隆的声响,还有那掀起的浪潮,皆是让他们抬起眼,不自觉地朝那边看了过去。

    哇塞!

    好家伙,够炫酷的!

    而,赫连长葑也没耽搁,见他们一个个的视线转移,便继续说道,“男女兵分开,一左一右,上去。”

    话音落却。

    两个队伍便开始了快速的行动。

    整齐有序地排列好,男女两个队伍分开,各自排成一列,每个人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继而保持着平稳的速度向直升机登录。

    凌晨四点的夜空,依旧暗的深沉。

    待到所有学员皆是上了直升机后,依旧在原地的四个教官,也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赫连长葑和郁泽,陆松康和顾霜,分别来到女队和男队的直升机上。

    这一次,他们要确保,每个学员降落的精准度。

    万一偏离了轨道,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迷路,且面临着淘汰的威胁。

    好的运气很重要,可,同时,他们也要尽量争取,让每个学员的运气差距都不大。

    直升机飞了整整两个小时。

    女队的直升机上。

    大部分的,都在紧张而严肃的等待,但也有少部分的,完全处于放松状态,甚至不少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赫连长葑刚上来,就瞥见跟冰珞坐在一起、闭眼睡觉的夜千筱。

    整整两个小时后,夜千筱连动都不动一下,好像彻底进入了深度睡眠。

    可——

    直升机刚刚在空中停下。

    夜千筱立即睁开眼睛。

    那双清澈黑亮的眼睛里,见不到丝毫的疲惫与困意,唯有一片清明。

    “冰珞!”

    站在门边,郁泽念着手中的名单。

    “到!”

    冰珞应声,从位置上站起身。

    夜千筱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多余的表示。

    同样的,冰珞也看向夜千筱,眼神平静冷淡,继而转移目光,朝郁泽和赫连长葑那边走去。

    毫无疑问,她是第一个降落的。

    虽然规定是不能互相看地图的,但夜千筱扫过一眼冰珞的地图。

    她们俩的路线没有交集的地方。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她碰不到冰珞。

    端木孜然的也一样。

    至于其他人,她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夜千筱是第二十一个降落的。

    等叫到她名字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变得灰蒙蒙的。

    门的一刹那,夜千筱看到飘飞的细雨,而下面一望无际的森林,也全然落入眼帘。

    “注意安全。”耳畔响起赫连长葑提醒的声音。

    “嗯。”

    往前一步,站在最边缘处,夜千筱淡淡地应了一声。

    下一刻,纵身跃下。

    一千米高的距离。

    夜千筱一下落,就只见得那身影急速变小,而紧紧盯住她的赫连长葑,心也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

    脸色愈发的阴沉。

    当那抹身影即将消失在暗空中时,降落伞缓缓的升起,片刻后,降落伞安然无恙地落入茂密丛林中,一点点的消失无踪。

    赫连长葑紧皱的眉头,终于缓缓的放松。

    希望这次考核,夜千筱别在惹出什么大乱子。

    隐隐约约的,有鹰唳之声响起,展翅飞翔的金雕在上空盘旋,正是夜千筱降落的位置。

    赫连长葑没有太过在意。

    ……

    丛林中。

    落在树上的夜千筱,将降落伞全部收集起来,同时用降落伞上的一根绳捆绑着。

    待她慢条斯理的弄好,便轻巧地从树上一跃而下。

    这里的树,并非太高,在她轻松活动的范围内。

    可——

    在听到声不寻常的鹰唳声后,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隐约间似是察觉到什么,但细细一想却又想不出结果。

    便就此作罢。

    拎着那捆降落伞,夜千筱借着周围昏暗的光线,将地图上的路线浏览了一遍。

    在分清方位后,便沿着她的路线继续开始前行。

    可惜,天公不作美。

    原本的细雨,在半个小时后,变成了瓢泼大雨。

    如此寒冷的天气,雨水的杀伤力要比风雪强多了,夹杂着寒气的雨水,一点点地浸透她的衣服。

    实在冷得很。

    降落伞布料是防水的,夜千筱本想过用起遮挡雨水,可这样会大大降低她的行动速度,还没实施呢,就被她直接排除了。

    天色渐渐明亮。

    但,由于持续下雨,天空依旧阴霾,七点跟十点并没有多大的差距。

    连续走了八个小时。

    夜千筱明显感觉体力不支的时候,在附近找了一圈,很成功的找到个能临时休息的山洞。

    鹰唳声,跟了她一路。

    站在山洞前,夜千筱将那捆降落伞往里面一丢。

    继而,转过身,面朝天空。

    “吁——”

    手指弯曲递到唇边,夜千筱吹出清亮的一声。

    下一刻,展翅翱翔的身影,顿时出现在阴暗天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直接朝夜千筱的方向扑过来。

    夜千筱抬起手臂。

    上帝在空中掀起阵阵凉风,迎面扑到夜千筱的肩膀上。

    爪子紧紧抓住她的衣服。

    再转个身,上帝老老实实地正面停下。

    紧接着便转动着脑袋,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夜千筱,看起来极不安分。

    夜千筱有些烦躁。

    “把你带过来的那家伙呢?”

    抬手抚上上帝的羽毛,夜千筱声音缓缓的问道。

    上帝都来了——

    裴霖渊呢?

    她来到煞剑,没有跟裴霖渊说过,中间有两个月没跟他打过电话,夜千筱现在着实不想见到他。

    但若是被暗处盯着,她就更不情愿了。

    上帝似乎听懂了,嗷嗷的叫了一声,紧随着展开翅膀,在夜千筱头顶飞了两圈,又往西南方向飞过去。

    夜千筱神情若有所思。

    没多久,上帝又飞了过来,稳稳地停在夜千筱肩膀上。

    “自己去玩儿。”

    侧头看着黏上她的上帝,夜千筱手臂微微抬起,示意它可以就此离开了。

    然——

    许久未同她相见,上帝得到她的指示,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傲娇的表示,它丫的就待定了!

    夜千筱无奈。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在附近看了一圈,随即准备去周围弄点儿枯柴回来。

    她的脚程很快,加上熟悉丛林环境,八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其他普通学员行走十个小时以上的了。

    赫连长葑自是不会给她“特殊待遇”。

    所以,夜千筱时间充裕,并不着急。

    在她找木柴的时候,上帝偶尔会在空中盘旋一圈,但不到两分钟就会飞回来。

    不过,在她木柴快捡完时,上帝就忽然没了踪影。

    夜千筱也不急着去找他。

    将容易燃烧的木柴全部搬回洞里,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开始点火。

    潮湿的天气,潮湿的洞穴,潮湿的木柴。

    将火点燃,着实花费了她不少时间。

    而——

    正当火焰冒起来后,一阵厉风顿时从洞口呼啸而来,夹杂着冷冽的雨滴。

    刹那间,火焰被浇灭。

    上帝落在火堆旁边。

    哒。哒。

    有两样东西被上帝丢下来。

    一条蛇,一条鱼。

    全部没有死透,在被上帝弄伤的情况下,依旧在剧烈的挣扎。

    夜千筱:“……”

    这作弊作的……

    夜千筱倍感头疼。

    但,毕竟是上帝的好意,夜千筱也习惯了“作弊”,很快就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火,灭了。

    她需要重新点燃。

    食物,还没处理。

    她需要找个地方处理一下。

    这一次,夜千筱弄死了鱼和蛇后,干脆在地上用匕首挖了个坑,躲避那随时刮进来的风而点燃了火,再用大堆的木材在周围围绕着,让火焰将湿漉漉的木柴给烘干。

    这才拎着鱼和蛇出去处理。

    上帝依旧不依不饶地跟着她。

    好在附近有条小溪,溪水下面都是干净的石头,没有因雨水的冲击而导致溪水浑浊。

    夜千筱正好拿来处理鱼和蛇。

    内脏全被丢掉,夜千筱本想将那条蛇给上帝吃的,可这家伙死活不愿意吃,夜千筱没有办法,只得将处理好的鱼和蛇拎回去。

    但——

    一回到山洞,夜千筱便忽然明白,为何上帝不愿意吃蛇了。

    刚进山洞,就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回来了?”

    略带阴冷的声音,从篝火堆附近传来。

    视线一扫,夜千筱便瞥见愈发旺盛的火焰,还有坐在旁边的那抹身影。

    裴霖渊。

    一袭黑色风衣,气质阴冷危险,眼神夹杂着难掩的怒火,那张俊美的脸庞,落到他人眼里不是赞叹,而是从心底升起的毛骨悚然。

    停顿了两秒。

    夜千筱转身就走。

    原本在空中盘旋的上帝,在那刻,直接落到了夜千筱的肩膀上。

    似乎不能理解夜千筱这样的行为。

    “怎么,都不想见我了?”

    身后传来裴霖渊的声音,冷冷的,透露着难言的冰寒。

    夜千筱步伐顿住。

    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跟外面响亮的雨声交错混合,听得不算清晰。

    凝眉想了想,夜千筱干脆转过身,面向走来的裴霖渊。

    然——

    就在她转身的那刻,已经到了她身后的裴霖渊,便伸出手紧紧将她搂住。

    强劲的力道,紧的令夜千筱的骨头深深发疼,可裴霖渊似乎没有感知般,力道似乎越来越紧。

    “松开!”

    夜千筱冷声开口,字字发寒。

    紧急时刻抽出的军刀,已然抵在了裴霖渊的后腰上。

    锋利的刀锋,只要她稍稍用力,便可刺穿他的外套,直至他的皮肉里。

    这是摆在明处的威胁。

    知道裴霖渊的性情,阴晴不定,若是真的惹恼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在没商量的前提下,夜千筱就主动进了煞剑选拔。

    尽管她不觉得这种事情,也必须要跟裴霖渊说,可她绝对能料到,裴霖渊在知道之后,会有多大的怒火。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她强调过,不能去赫连长葑的部队。

    更不能,跟赫连长葑在一起。

    有了这种预料,夜千筱见到裴霖渊的那刻起,就产生了一定的防备。

    裴霖渊力道不减,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薄唇靠近她的耳畔。

    他声音低低地,肆意而威胁,“你真若想,就刺进去。”

    夜千筱不是会被激将法激怒的人。

    相对的,她绝对有胆量动手,就算是面对他,也依旧会下狠手。

    可是——

    裴霖渊料定,她这时候不会下手。

    僵持间,上帝从夜千筱肩膀飞起,紧随着在两人头顶转悠,叫声不断,就像是在劝架一般。

    咬咬牙,夜千筱自知这招无用,直接将军刀转个弯,收了回去。

    “你想怎样?”

    一字一顿地开口,夜千筱语气清冷而强硬。

    以她的个性,自是不会轻易妥协。

    微微偏过头,夜千筱与裴霖渊的目光对视,那冷漠的神情里,几乎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

    “跟我回去!”

    薄唇轻启,裴霖渊声音肯定。

    同样的,没有给夜千筱得逞的机会。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严肃起来。

    ------题外话------

    下午六点有二更!记得哈。

    这个月最后一天啦,妹纸们还有木有月票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0、你若真想,就刺进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