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1、裴爷的温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跟我回去!”

    裴霖渊冰冷的话语,犹如命令一般,坚定的无可动摇。

    “没可能。”

    斩钉截铁的回答,夜千筱的声音冷到极致。

    除了在部队,从来没有谁能命令她。

    裴霖渊抬手,手指从她发间滑过。

    “如果我一定要带你回去呢?”裴霖渊一字一字地反问道。

    “你大可试试。”

    夜千筱态度强硬,不见丝毫妥协。

    “凌珺!”

    裴霖渊咬牙喊出这两个字,就连气息都被怒火缠绕。

    “我不是她。”夜千筱腰杆挺得笔直,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任由裴霖渊抱着,也不见丝毫情绪波动,她缓缓的,却话语清晰,“裴霖渊,我是夜千筱。”

    她是夜千筱。

    凌珺早就死在异国他乡,当她以夜千筱的身份醒来的那刻,她除了思想与记忆,就跟凌珺再无瓜葛。

    她本就不该同裴霖渊相认。

    一个早已离开的人——

    原本,就让她离开好了。

    “你可以抛弃她的身份。”裴霖渊肯定地说道。

    只要夜千筱一句话,裴霖渊随时都可将她带离东国,而夜千筱这个身份,她想要怎么结束都行。

    “我可以,”夜千筱冷静地开口,“但我不想。”

    不遗余力地否决。

    她不再想过佣兵的生活。

    既然她现在是军人,那么,她仍旧想活在东国的土地上。

    尽管,她偶尔也会怀念以前的日子。

    逍遥自在的,肆意妄为,只凭借拳头便可征服他人。

    但是,她不再是凌珺,没有那个身份,没有那身功夫,更没有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

    就算她愿意抛弃过往,跟裴霖渊离开部队,回到裴霖渊的佣兵团。

    那——

    更可笑了。

    到那时候,她不过是裴霖渊圈养的宠物。

    没有足够的威信,便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压制他人。

    更何况,她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这里有什么,值得你留下?”

    稍稍松开她,裴霖渊垂下眼帘,直视着夜千筱的眼睛。

    浑身的怒火,仿佛会因夜千筱的回答,要么爆发,要么消散。

    “军人这个身份。”

    夜千筱神情淡淡地,眼眸微微一抬,凝视着他的视线。

    她知道裴霖渊的担心。

    只是,来到煞剑,并非如他所想。

    “你可以待在海军陆战。”裴霖渊紧紧皱眉,眼眸里缠绕着诸多情绪。

    “那里留不住我。”夜千筱语气颇为严肃。

    裴霖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可以猜到夜千筱离开海军陆战的原因。

    那里不适合夜千筱。

    层层压制,束缚着夜千筱的天性。

    她是最讨厌繁琐规矩的人,能够待在海军陆战不惹是生非,已经超出了裴霖渊的想象。

    但——

    来到煞剑,想到夜千筱时刻都可跟赫连长葑见面,心里就燃起抑制不住的怒火!

    该死的!

    她就不会选其他特种部队吗?!

    偏偏来这个鬼地方!

    她明明知道——

    操!

    “理由不成立,”裴霖渊拉下脸来,“以你的能力,去处很多。”

    “这是我的事。”夜千筱冷淡地回道。

    选择来这里,具体原因连她都不清楚。

    这个国家那么多部队,她若是想当兵,还有更多好的去处,可她忽然就决定来这里,就连她自己都找不到缘由。

    “所以?”声音微微一扬,裴霖渊眼神狠辣。

    冷漠的神情突变,夜千筱扬扬眉,顿时轻松起来,她忽的问,“饿了吗?”

    “别扯开话题!”裴霖渊脸色黑了黑。

    “我饿了。”夜千筱面无表情地说着。

    “……”裴霖渊眸色一狠。

    “你是想继续跟我站在这里,找机会把我‘运出去’,从此以后针锋相对……”微顿,夜千筱闲散地道,“还是我们好好坐下来,先让我吃饱点儿,然后再说以后的事儿?”

    说着,夜千筱眼睑抬起,眼睛清澈却暗藏深意,“另外,在此之前,我淋了八个小时的雨了。”

    “……”

    裴霖渊眼底的阴郁之气,在刹那间淡去许多。

    下意识地,裴霖渊抬手放到她额头,没有感觉到异常高的温度后,才将手移开,同时另一只手微松,直接抓住她的肩膀。

    “过去老实坐着。”

    将夜千筱带到山洞里的篝火前,裴霖渊语气强硬的吩咐着。

    似乎还有些恼火。

    继而,一把抢过夜千筱手里的鱼和蛇。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似乎——

    装可怜,挺管用的?

    将冰冷的军帽取下,夜千筱篝火前走了几步,继而来到裴霖渊先前坐的那块石头上。

    开始添火取暖。

    外套是防水的,可雨水吓得太大,无孔不入,浑身上下彻底湿透,夜千筱嫌累赘,干脆将外套脱下来放到一旁烘干。

    顺带插了个跟树枝在篝火旁的地里,将帽子放到上面。

    “给。”

    刚弄完,就听得裴霖渊一出声,他的那件风衣掠过篝火,径直朝她飞过来。

    夜千筱下意识抬手抓住。

    风衣外面有些湿,但里面没有被雨水浸透,倒是挺暖和的。

    正巧冷得很,夜千筱直接将风衣披在肩膀上。

    与此同时——

    上帝不知何时飞来,稳稳地在她肩膀处停落。

    夜千筱没有理它。

    又往篝火堆里添了两根木头,夜千筱再看了看旁边的木柴,冷不防朝裴霖渊说道,“柴不多了。”

    “我去捡。”

    裴霖渊语气僵硬地回了她。

    他在拆堆里选了两根细长的木柴,再用匕首将木柴一端削尖,继而将处理过的蛇和鱼插进去,架在篝火上面烤着。

    做完这一切后,裴霖渊才凉飕飕地扫了夜千筱一眼。

    她正抱着双膝坐在对面,清澈的眼睛里映着跳跃的火焰,似是敛尽了光芒,无比的耀眼。

    可,却因为寒冷,她的脸色苍白,就连露出来的手,都泛着异常的白色。

    纯粹是冷的。

    当下,原本坚硬的心,又不自觉地软了几分。

    “等我回来。”

    丢下这句话,裴霖渊心里阵阵不爽,站起身直接朝山洞外走去。

    因为这动静,先前盯着篝火的夜千筱,忽地抬了抬眼,朝他的身影扫了过去。

    与此同时,乖乖停在她肩上的上帝动了动,继而展翅腾飞,“扑腾”一声便朝裴霖渊飞了过去。

    褪下风衣,裴霖渊只有一件白色衬衫,与黑色的休闲裤搭配,干净而简洁,却给人一种冷傲的气势。

    缓步朝山洞口走去,前方是微弱的光线,在他身后,是站双翅展开的金雕,那一刻的画面,肃杀而凌厉,却增添着难以形容的大气。

    夜千筱难免多看了两眼。

    上帝停在裴霖渊肩上,一人一雕,神态高傲而冷漠,以同样的姿态离开她的视线。

    直至这一人一雕消失在洞口,夜千筱便收回了视线,继续给篝火添加木柴。

    当然,也忘了去控制火候。

    不到二十分钟,裴霖渊就拖着大捆的木柴过来,足够他们俩烧两三个小时的。

    而上帝,一见到夜千筱,就浑身湿漉漉的扑了过来。

    再度稳稳落到她肩上。

    “你做了什么?”

    将木柴刚拖到一边,裴霖渊扫了夜千筱方向一眼,神情顿时阴冷了几分。

    “不知道。”

    看着篝火上那黑乎乎的东西,夜千筱表现的很无辜。

    等她注意到的时候,这两位可怜的食物,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

    “……”

    裴霖渊嘴角狠狠一抽。

    停顿了一下。

    想罢,裴霖渊还是走了过去。

    夜千筱在厨艺上的破坏能力,他确实没怎么见识过。

    却也不觉得奇怪。

    来到篝火堆旁,裴霖渊在对面蹲下,紧随着将那两根插着鱼和蛇的木棍取下来。

    黑乎乎的。

    拿出刀,顺着肉割了两下。

    肉还没熟。

    外皮被烤焦,里面还没熟。

    无疑——

    “火太大了。”

    裴霖渊找出缘由。

    “哦。”

    夜千筱淡淡的应了一声。

    裴霖渊刚走那会儿,这堆篝火确实少得很大。

    不过,已经被打击的习惯了。

    “你弄。”

    夜千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直接将烂摊子丢给了裴霖渊。

    先前没有停下来还好,顶多冷的没有知觉,但最基本的行动能力还是有的,可这一坐下来休息,篝火的热量传递过来,倒是让夜千筱的知觉顿时恢复过来。

    长时间的行动,四肢肌肉酸痛无力。

    热量一来,她就更容易觉得冷了。

    以至于现在完全懒得动弹。

    扫了眼她的模样,裴霖渊也接受了她的任务,并没有说什么。

    控制好火候,裴霖渊将其重新放回架子上。

    “盐在外套里。”

    盯了会儿,夜千筱忽地说道。

    裴霖渊扫了她一眼。

    再看了看被她放到一侧准备烘干的外套,看清军装的颜色便不由地皱眉,可还是沉默的走过去,从她的衣服兜里将那包好的100克盐翻出来。

    “小气。”

    看着手里的盐包,裴霖渊冷冷地评价道。

    “……”

    夜千筱斜斜的看了他一眼。

    这位爷,估计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

    想了想,夜千筱又想起上次的教训,朝裴霖渊提醒道,“不要太咸。”

    “嗯。”

    裴霖渊应声,只当是寻常的交待。

    坐了回去,裴霖渊便开始给鱼和蛇撒盐,如夜千筱所说的,并没有撒多少,只是简单的调一下味道。

    不多时,那鱼和蛇,都以惨不忍睹的方式,在他手里完工了。

    “吃什么?”

    将鱼和蛇都拿下来,裴霖渊朝夜千筱问道。

    “蛇。”

    简单的回答着,夜千筱漫不经心地放着柴。

    裴霖渊将烤好的蛇递给她。

    夜千筱接过。

    撕了块蛇肉下来,夜千筱事先尝了个味。

    味道比她想象中的要好。

    虽然有点儿焦味,可里面的蛇肉依旧很鲜,加上盐放的适量,总而言之,比她弄出来的,肯定要好得多。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食物。

    夜千筱动作很慢,双手被冻得有些僵硬,而时间还早,她并不急着赶路。

    但是,拖了二十来分钟,最终还是将那条蛇吃完了。

    将最后的骨头丢到火里,夜千筱再一抬眼,便见到裴霖渊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

    “说吧。”

    见她收拾完,裴霖渊眼眸里闪过抹寒光,冷冰冰地开口道。

    “什么?”夜千筱扬了扬眉。

    “说服我,”裴霖渊缓缓道,“让你留下来。”

    “我想做什么,需要理由吗?”

    再拿了根木头丢进去,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着,声音里多出几分淡漠。

    眉头轻轻一皱,裴霖渊唇角勾起抹邪笑,“那我把你绑回去,也不需要理由?”

    夜千筱单手撑着下巴,视线在他身上扫来扫去,最终同他的视线对上。

    “你想要怎样的理由?”夜千筱反问道。

    “这得看你怎么说。”裴霖渊一副商量的口吻,可神情明显不止“商量”那般简单。

    “我好好想想。”夜千筱闲闲地回答。

    “我给你时间。”

    眸色愈发深沉,可裴霖渊嘴角那抹笑容,却愈发的邪魅。

    夜千筱神情稍稍有些僵硬。

    但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夜千筱虽说拼不过裴霖渊,但她本身就是筹码,倒也不至于怕裴霖渊。

    “我睡觉。”

    夜千筱绕开话题。

    “你随意。”裴霖渊从善如流。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并不同他继续纠缠,反倒是顺势倒到地上。

    闭眼开始睡觉。

    裴霖渊扫了眼,立即皱起眉来。

    整个山洞都是潮湿的,不知下了多久的雨,山洞下面的泥土都泛着湿气。

    又冷又湿的环境,

    停顿了下,裴霖渊拧了拧眉,还是站起身朝夜千筱走过去。

    “珺儿,起来。”

    在夜千筱面前蹲下,裴霖渊低低地说着,冰冷的嗓音里,不自觉地增添了几分温柔。

    夜千筱睁开一只眼睛,有些莫名地扫了他一眼。

    裴霖渊干脆扶住她的肩膀。

    “做什么?”

    夜千筱眼睛彻底睁开,声音难免夹杂着警告。

    下一刻,她就被迫枕在了裴霖渊的大腿上,同时一个被烘干的军帽,盖在了她的脸上。

    “继续睡。”

    裴霖渊冷淡地说着,似乎并没有多少情绪。

    顿了顿,夜千筱稍稍凝眉,可想了会儿后,只是将军帽摆正了下,旋即便一动不动的,枕在裴霖渊身上睡了。

    就这般躺在地上,确实有一定的风险,估计都不一定能安然醒来。

    既然裴霖渊甘愿当这个免费枕头……

    夜千筱便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反正也并非多大的事儿。

    实在是太累,加上全身的温度没有缓过来,夜千筱在火焰愈发旺盛的篝火堆边,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天黑。

    夜千筱醒来时,已经晚上七点了。

    而——

    她的“枕头”,依旧没有变化。

    似乎,在她身上,还盖着件衣服。

    眯了眯眼,夜千筱慢慢清醒过来,一睁眼见到盖在身上的军医外套,尔后是裴霖渊那张靠近的俊脸。

    “醒了?”

    裴霖渊声音压得很低。

    “嗯。”

    手肘撑在地上,夜千筱赫然发现风衣不知何时已经被垫在下面。

    紧紧地皱了皱眉,她撑着从地上坐起身。

    许是睡得不好,脑袋有些晕乎。

    “头疼?”

    见她揉着太阳穴,裴霖渊眯了眯眼,冷不防地问道。

    “一会儿就好。”

    摆摆手,夜千筱随意的说道。

    她试过额头的温度了,正常,估计不是感冒。

    事实上,如果她这样睡都能感冒,那她的身体估计已经娇弱到过两天就能死在这丛林里了。

    接下来还有五天,路程可不比现在要轻松。

    这若是病倒了,她可就完了。

    “上帝呢?”

    拎着两件衣服,夜千筱站起身,一边询问一边将风衣丢向裴霖渊。

    裴霖渊抬手接住。

    经过几个小时的烘干,夜千筱的衣服都干了,就算是军靴都暖呼呼的,倒是裴霖渊,穿着一件衬衫坐了那么久,身体素质估计得逆天了。

    同样起身,裴霖渊穿上风衣,淡淡地回她,“觅食去了。”

    夜千筱挑了挑眉。

    旋即看向洞口的方向。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下午的磅礴大雨,现在倒是小了许多。

    “里面有人吗?”

    琢磨间,就听得外面有个声音传过来。

    落到耳里,夜千筱觉得有些耳熟。

    但——

    夜千筱并没有去细想,反倒是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裴霖渊。

    裴霖渊的存在,不能被其它学员发现!

    ------题外话------

    嘘——

    瓶砸的更新时间,简直是哔了狗了,骂自己呢。

    反正就是赶不出来,就是乱七八糟的卡文,望天。

    明天开始,就到了新的一个月了,事先预定个票票,然后瓶纸争取月初万更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1、裴爷的温柔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