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2、不用你假好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里面有人吗?”

    见没有得到回应,还在外面的那人,重复地朝里面问了一遍。

    同时,也渐渐朝这边走来。

    脚步声愈发清晰。

    “老实待着,别出来。”

    将外套穿好,夜千筱扫了裴霖渊一个眼风,威胁地说了一句后,便直接朝洞口走过去。

    对此,裴霖渊毫无兴致。

    一个人而已,就算被她撞见了,想让她闭嘴的方式也有很多种。

    可——

    夜千筱不准。

    洞外的杂草有些多,夜千筱来到外面,绕开那些杂草,便听到愈发清晰的脚步声。

    “夜千筱!”

    突兀的,听到一阵颇为惊愕的声音。

    夜千筱微微眯起眼,在昏暗的夜色中,去辨认前方的人影。

    有点儿眼熟。

    直至对方跑到五米的距离,夜千筱才挑了挑眉,将人给认了出来。

    正是303的室友,似乎叫姬兰七。

    存在感不强,夜千筱鲜少有关注,知道她的详细资料,还是在赫连长葑给她的资料里看到的。

    能来到这里的显然都不是一般角色。

    就眼前这人,综合成绩远远超出刘婉嫣。

    “好巧啊。”

    姬兰七慢慢停下来,脸上扬起抹庆幸的笑容。

    显然,这位也没有逃出大雨的魔爪,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整个人就像是从河里走出来一般,整张脸冷的犹如一张白纸。

    她抱着双臂,一停下来就瑟瑟发抖,但神情里那抹雀跃,却如何也遮掩不住。

    来到这里整整13个小时,她一直没有歇息过,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在这个连方向都辨别不出的鬼地方四处转悠,最后竟然迷了路。

    没想——

    竟然能在这里遇到熟人!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迷路了?”

    闲闲地看着她,夜千筱悠悠的问了句。

    她现在所走的路程,连第一个红点都没有到,按理来说是不会遇到学员的。

    她能确保自己没有迷路,所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对方走错了。

    “嗯。”

    姬兰七匆匆点头,整个人在继续发抖。

    细细打量了她两眼,看着她这可怜的模样,眉头轻轻皱起,“然后呢?”

    “然后……”姬兰七一愣,纳闷地看着夜千筱,“然后,就遇见你了。”

    “地图。”

    夜千筱声音简单干脆。

    停顿片刻,姬兰七有些莫名地看她,可或许夜千筱的语气过于平静,她不自觉地就听从了“指挥”,从衣兜里将地图找出来,递到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翻开,大概浏览了一圈。

    一条弯曲的路线,上面同样标注了五个点,但却没有一个是熟悉的。

    “我们俩的路线没有重合的地方。”

    将地图还回去,夜千筱声音淡淡的,近乎淡漠。

    “有……有问题吗?”

    接过那张湿漉漉的地图,姬兰七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没有重合的地方——

    那又怎么了?

    她迷路了才到这里的。

    刚刚见到夜千筱,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可现在夜千筱如此冷淡的反应,却让姬兰七不自觉的怀疑——

    夜千筱或许没有接纳自己的意思。

    “你不是我队友,我没必要帮你。”

    凉凉地看着她,夜千筱面无表情的回答。

    夜色昏暗,外面一片漆黑,在夜千筱身后,有隐约的火光,几缕光线透射出来,才隐约见到周围的草木。

    咽了咽口水,姬兰七的心倏地下沉,她错愕地看着夜千筱,甚至于不可置信。

    “我们不是战友吗?”

    姬兰七问着,完全无法理解夜千筱的这种行为。

    那么大的山洞,连收留她一个晚上都不行吗?

    原本满怀希望的内心,在见到夜千筱这般反应后,整个儿一盆凉水洒落,将原本就冷到不行的姬兰七,连心都淋得拨凉拨凉的。

    “我们也是在考核的学员,”夜千筱神情不变,一字一顿道,“我没有义务帮你。”

    “你!”

    姬兰七顿时皱眉。

    她的性子还算是软的,可见到夜千筱这态度,心里的怒火还是忍不住爆发。

    这里又不是夜千筱的地盘!

    按理说,她见到山洞,就算夜千筱在,她也有权利进去。

    可是,夜千筱不仅不帮她,而且有把她截在这里的意思。

    恼怒的情绪,怎么也抑制不住。

    “你想进去,没可能。”夜千筱声音凉凉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从这里右转,还有一个山洞。”

    若是没有裴霖渊,夜千筱也不介意将她放进去。

    但是,裴霖渊的身份不能发现,姬兰七也并非什么值得信任的人。

    相较于裴霖渊的存在被揭露,倒不如委屈委屈姬兰七。

    哪个问题比较麻烦,夜千筱看的很清楚。

    另外,她给姬兰七指了另一个歇脚的地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抿了抿唇,姬兰七深吸了口气,语气顿时变得强硬起来,“如果我偏要进这个山洞呢?”

    “那就看你本事了。”

    面对姬兰七的威胁,夜千筱倒是浑不在意。

    冷成这样,战斗力急剧下降,就这样她还赢不了,简直是笑话。

    姬兰七紧紧咬住嘴角。

    怒火滔天,却无处发泄,而面对夜千筱的强硬,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她见过夜千筱的身手!

    连聂染都能压制的,她拿什么来抵抗?!

    “提醒你一句,”看清她愤怒的神情,夜千筱眸色倏地冷清几分,语气愈发冰寒,“以你现在的速度,就算找到了方向,也不一定能到终点。”

    她花了八个小时来这里,可姬兰七花了十二个小时以上,而地图的路线表明,姬兰七从出发点到这里,距离要比夜千筱的短三分之一。

    “夜千筱,结果还没出来呢,你凭什么这么断言?!”

    听得夜千筱果断的评价,姬兰七顿时火冒三丈,压制住的怒火瞬间爆发,没忍住朝夜千筱大声吼道。

    谁知道她这十三个小时,过的有多辛苦?!

    夜千筱在不了解她的前提下,凭什么如此肯定地否定她?!

    “你可以等着瞧。”

    没有同她争执的心情,夜千筱冷淡地回话。

    继而,打算转身朝山洞内走。

    姬兰七气得直咬牙。

    没见过这样会气人的!

    她跟夜千筱无冤无仇,好歹也是一个宿舍的,夜千筱竟然能这么“见死不救”?!

    这也倒罢了!

    还*裸的讽刺她?!

    可——

    无论怎样恼火,姬兰七还是没有冲进山洞同夜千筱理论。

    任凭她可以说出夜千筱千种万种的不是,可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没有人给她主持公道,更没有人会冒出来帮她。

    就算有理,也无计可施。

    想了想,姬兰七只得怀着满腔怒火,朝夜千筱刚指的方向看去。

    暂且就信她一回。

    细雨不断,姬兰七狠狠抹了把脸,将眼里的泪水擦掉,然后朝那个方向走去。

    停在山洞口的夜千筱,直至看到她离开,紧锁的眉头才稍稍舒缓。

    “心肠不错。”

    刚往山洞里面走,就听到不冷不热地评价。

    “讽刺?”

    脚步微顿,夜千筱朝裴霖渊挑眉。

    他正站在篝火旁,将最后的木材的丢到篝火里。

    顿时,原本燃烧正旺的火焰,瞬间被遮挡住,光线倏地暗了许多。

    “还要猜?”将手收回去,裴霖渊偏头看向夜千筱,悠悠反问道。

    “……”

    夜千筱无言地耸耸肩。

    在裴霖渊看来,她是心软了,可在姬兰七看来,她可就是十恶不赦了。

    各有各的看法。

    夜千筱也有自己的准则。

    不至于跟裴霖渊计较这点小事。

    “我去捡柴。”扫了眼篝火,夜千筱转身又往洞口走,可才走了一步,有停住去看裴霖渊,警告道,“等上帝回来,你不准出去。”

    万一姬兰七又回来……

    随时可能撞见裴霖渊。

    裴霖渊待在山洞里,倒是显得安全许多。

    裴霖渊没有应声,却也没有反驳。

    他的行动,素来看心情。

    若是先前在外面嚷嚷的女人,真的碰上了他,绝不是他倒霉,而是她运气不好了。

    夜千筱出了山洞。

    天色昏暗,想要在外面行动,确实有些困难。

    但在满是枯树柴枝的丛林里,想要弄点儿能燃烧的木柴,便大大降低了夜千筱的行动的困难程度。

    不知裴霖渊从哪儿弄来的木柴,附近的基本没怎么动过。

    夜千筱也乐得轻松,随便弄了些用降落伞的绳子捆绑着,直接拖了两大捆回去。

    半个小时后。

    夜千筱拖着能填满山洞口的木柴回来。

    而,她刚将木柴堆在洞口,一句话没说,就又消失在外面。

    被堵在洞里的裴霖渊:“……”

    那一刻,看着夜千筱将木柴堆门口后,又摆摆手离开的身影,裴霖渊的脸色是阴沉的。

    于是——

    等夜千筱再次拖着棵大树回来时,只见洞口的那些木柴都被拖到里面去了。

    而,裴爷正坐在篝火旁边,不紧不慢地——

    呃,劈、柴。

    用他手里匕首,将所有稍大的木柴,全部给劈成能够便于燃烧的大小。

    上帝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而它带回来的两条鱼,正被裴霖渊处理好、架在篝火上烤着。

    “辛苦了。”

    随意地看了两眼,夜千筱便将那棵大树拖到洞口来。

    先前那堆木材,她是懒得往里面送,打算一次性拖回来再往里面拖的,没想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全部被裴霖渊处理好了。

    至于她最后拖回来的大树,自然是放到外面遮风挡雨的。

    他们还需要住一晚。

    保存洞里的热量,又允许一定的空气流通,加上挡住外面的风雨,她弄过来的这颗倒下的枯树,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再点两个火。”

    继续劈着柴,裴霖渊淡声朝夜千筱说道。

    夜千筱走进来。

    “哦。”

    环顾四周,夜千筱应了一声后,便开始动手烧火。

    她弄回来的木柴够用。

    多弄几堆篝火,里面的热量也更多些,晚上休息不至于被冷到。

    于是,在不规矩圆形的洞里,夜千筱又点了两个篝火,跟第一个篝火保持着等边三角形。

    三角形里面的范围,足够他们俩睡觉的。

    点火期间,不甘寂寞的上帝飞过来,在夜千筱附近飞了几圈,最后停在夜千筱的肩膀上,老老实实地等待着夜千筱将火给点燃。

    “可以吃了。”

    火点燃不过五分钟,就听到裴霖渊的声音。

    夜千筱扫了眼裴霖渊的方向。

    他正在第一堆篝火前,给两条烤好的鱼抹盐,继而直接将盐包丢到一边。

    “上帝的份呢?”

    摸着上帝的羽毛,夜千筱淡淡地问了句。

    “它吃过了。”裴霖渊道。

    夜千筱抬了抬肩膀,让上帝飞到一边。

    很快的,在往两堆篝火里添了些木柴后,夜千筱便走向裴霖渊。

    裴霖渊将烤好的鱼递过去。

    夜千筱接过。

    盘坐在地上,大方地开吃。

    这次没有夜千筱添乱,外皮没有被烤焦,除去那股焦味,吃起来味道倒是好很多。

    跟封帆一个档次。

    夜千筱也不做评价。

    慢条斯理地将那条鱼吃完,夜千筱将所有的骨头都丢到火堆里。

    “我守上半夜。”

    说着,夜千筱将军刀抽出来。

    轻轻扬眉,瞥向从头到尾都没提起下午话题的夜千筱,裴霖渊视线微微一顿,嘴角勾起抹邪魅的笑容。

    “你真打算就这么回避?”凝视着夜千筱,裴霖渊缓缓开口。

    从她睡醒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根本就不去提这件事。

    在他所认识的凌珺身上,这种事情是基本不会有的。

    对于一个问题,她素来是快刀斩乱麻,从来不拖延的。

    “我没编好理由。”

    夜千筱抬眼看他,非常直白了当地说道。

    “……”

    如此实诚的回答,硬是堵得裴霖渊没了话。

    顿了顿,裴霖渊嘴角勾起抹笑容来。

    编?

    她还真敢说!

    “到时候编的不让我满意……”裴霖渊拖长了声音。

    “那就再编。”

    夜千筱自然地接了话。

    将块木头丢到火堆里,夜千筱看着他那阵阴郁的脸,直接道,“你睡吧。”

    裴霖渊凉飕飕地收回目光。

    夜千筱不再理会他。

    理由的事,夜千筱根本没去想。

    用什么理由来说服裴霖渊?

    裴霖渊不准她留在这里,一是因为赫连长葑,二是……因为她。

    煞剑这个部队,曾是她仇恨的根源。

    可,她现在放弃了,裴霖渊却无法放弃。

    夜千筱找不到理由去说服裴霖渊,一如她至今没有彻底的放下那份怨恨。

    家破人亡,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裴霖渊看了她两眼,终究是不再追究,从篝火堆站了起来。

    在三角形的篝火堆中间,裴霖渊事先挑选了些木头来拼凑成一张“床”,这是为了防止地面夺走人体的温度,上面被撒了层已经被烘干的干草。

    睡起来无须担心。

    裴霖渊面向洞口躺下,而夜千筱,则是背对着他烧火。

    “裴爷。”

    过了几分钟,夜千筱忽地开口。

    “说。”

    裴霖渊声音清醒、冷然,显然没有睡着。

    “你在上帝身上装了定位?”夜千筱淡淡地问。

    “嗯。”裴霖渊没有否认。

    夜千筱神情不变。

    难怪。

    海军陆战的消息,裴霖渊能打听到不意外,可煞剑的情报是不会轻易透露出去的,裴霖渊能够打听到他们参加考核的地点就不容易了。

    先让上帝找到她,然后根据上帝的地点坐标,过来便可找到她。

    也是费了番心思。

    两人再没说话。

    裴霖渊一动不动的,不知有没有睡过去。

    而,夜千筱自从下午睡了一觉后,精神很足,一个个的篝火里添加柴火,中间还出去了一趟,又弄了不少木柴进来。

    夜千筱本想凌晨二点叫醒裴霖渊的,可零点刚过裴霖渊就起了身,强行将夜千筱丢过去睡觉。

    于是,木柴烧到一半的夜千筱,在把任务交给裴霖渊后,便安心的睡着了。

    ……

    凌晨五点。

    夜千筱自然睡醒。

    天还没亮,外面乌漆墨黑的一片,任何景物都被黑暗笼罩着。

    而山洞里,依旧跳跃着火光,三堆篝火里的木头,依旧在孜孜不倦的燃烧着。

    上帝就停在她的脚边,眼睛紧紧闭上,估计也是在休息。

    翻身爬起,夜千筱在洞内寻找着裴霖渊的身影。

    在靠近里面的篝火堆旁见到他。

    正坐在一旁,右腿微微弯曲,右手手肘搭在膝盖上面,左手拎着块砍好的木头,正放到手里把玩着。

    黑色的风衣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

    黑与白的对比,闲散肆意的姿态,一如记忆中的存在。

    “我出去一趟。”

    站起身,夜千筱弯腰将帽子捡起,随意地朝裴霖渊交代道。

    “去看那个人?”

    微微抬起眼,裴霖渊眸色一凉,盯住夜千筱。

    “嗯。”

    将军帽戴好,夜千筱应声。

    这么早,不急着赶路,当然是去看姬兰七。

    不过——

    情况未知,她暂时就当闲得无聊,出去走走。

    裴霖渊眸光微闪,将手指递到嘴边,吹了声口哨。

    当下,原本还在休憩的上帝,睁开眼睛,忽地就展开翅膀朝裴霖渊扑过来。

    裴霖渊抬起手,任由它停在自己手肘上。

    “跟着你妈。”

    拍了拍上帝的羽毛,裴霖渊沉声朝它交代道。

    说着,扫了夜千筱一眼。

    上帝似乎听明白了般,冷不防高叫了一声,继而离开裴霖渊的手肘,朝夜千筱飞了过去。

    “……”

    夜千筱嘴角微微一抽。

    什么叫做——

    你妈?

    皱皱眉,夜千筱懒得同他计较,转身便朝洞口走去。

    手里军刀提起来,将挡在洞口的大树砍掉些枝叶,夜千筱开出个容她通过的小口,便轻巧地跃了出去。

    转眼间,就没了人影。

    在裴霖渊面前,夜千筱可没想过“逃。”

    不说有上帝在,随时能够找到她,就算以裴霖渊的实力,她率先离开半个小时,裴霖渊也能够轻易找到她。

    上次在海军陆战选拔时的海外生存,她已经试探过裴霖渊在这方面的能力。

    跟在格斗上,打不赢赫连长葑一个理。

    一公里,夜千筱走了十来分钟。

    最后找到昨天见过的那个山洞。

    靠近之前,夜千筱让上帝暂时离开,再关注了下附近的地形后,才走向山洞。

    外面都是黑漆漆的,夜千筱的可视范围不过一米,可一来到洞口,夜千筱所想的篝火完全没有踪迹,里面依旧是漆黑一片,见不到丝毫光亮。

    在洞口停顿了两秒。

    夜千筱拿出防水火柴来,迅速点燃了一根。

    光线乍然亮起。

    山洞内的情况,瞬间出现在眼帘。

    有人躺在角落里,背对着洞口,而在她身边不远处,是已经烧尽的木头,只有一堆灰烬残留。

    空荡荡的山洞,除了人影和灰烬外,就只剩下一堆的石头。

    夜千筱不由地拧起眉头。

    这么冷的天,只点了一堆火,而且直接躺地上——

    没问题才怪。

    想到这儿,手中的火柴烧到尽头,夜千筱松手,任由其带着火花掉落。

    “吁——”

    后退两步,夜千筱吹响了口哨。

    不知去了哪儿的上帝,没两秒就展翅飞到她手上。

    神情微微凝重,夜千筱朝上帝低声命令,“去弄点儿吃的。”

    下一刻,上帝会意,便立即飞没了影。

    夜千筱抬抬眼,看着它消失在夜空里。

    无奈叹息,夜千筱犹豫片刻,继而正了正自己的帽子,便离开了山洞门口。

    没几分钟,她便抓着几根木头和干草回来。

    凭借记忆里的地形,夜千筱没有浪费火柴,在黑暗中来到了躺地上的姬兰七旁边。

    将手里东西放到灰烬旁,夜千筱伸手去试了试温度。

    没有任何的温度。

    冰凉的很。

    估计这火已经熄了有段时间。

    顿了顿,夜千筱再去查看了下姬兰七的气息和体温。

    有呼吸,没被冷死。

    但——

    发烧了。

    “谁啊?”

    感觉到有冰凉的手放到额头,姬兰七紧紧皱起眉头,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浑身发冷,额头发烫,姬兰七连眼睛都睁不开,神志更是不清醒。

    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在身边,便不由自主地出声问了一句。

    有动静,代表没死。

    夜千筱没有回她。

    来到灰烬旁,夜千筱点燃了根火柴,很快便将容易燃烧的干草点燃。

    将所有的干草放到灰烬旁,夜千筱在其燃烧的最旺盛的时候,将其他偏干的木柴放上去燃烧。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她捡来的干草和木头都没湿的彻底,燃烧起来没有昨天那么困难。

    没一会儿,山洞内就渐渐亮起,火光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增大。

    直至其燃烧到最旺后,夜千筱去外面又捡了些柴火回来。

    分别在姬兰七脑袋和双脚相隔一米远处点了堆篝火。

    夜千筱做这些的速度很快,可等她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感觉到热量的传递,浑身都暖呼呼的,姬兰七也渐渐从昏迷中转醒。

    “夜千筱?”

    揉了揉眼睛,姬兰七看清在烧火、忙碌的人影,原本半眯的眼睛登时瞪大。

    怎,怎么——

    会是她?!

    姬兰七神色迷茫,甚至不明所以,愣怔地盯着夜千筱。

    火光在微风下跳跃,夜千筱半蹲着在添柴火,听到姬兰七的声音,却没有去理睬她。

    自顾自的继续烧着。

    姬兰七狠狠揉着眼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夜千筱——

    有可能是她吗?

    姬兰七不知道,但看着夜千筱的身影,她心里除了错愕,再无其他。

    昨晚把她赶走,让她自己找到这么个山洞,一觉醒来后,夜千筱有可能亲自照顾她吗?

    姬兰七越想越狐疑。

    身体的疲惫,大脑的混沌,而一次次联想,又让姬兰七重温昨日的怒火。

    顿时,无名之火蹭蹭冒起来。

    “夜千筱!”

    重重地喊了一声,姬兰七双手撑在地上,艰难地让自己坐起来。

    听到这声音,夜千筱的动作才顿了顿,转而抬了抬眼,朝坐起身的姬兰七看过去。

    可——

    她对上的,是一双充满愤怒的眼睛。

    “夜千筱,不用你假好心!”

    眼睛里闪烁着怒火,姬兰七恨恨的看着夜千筱。

    仿佛跟夜千筱有什么深仇大恨。

    ------题外话------

    又晚了,好累昂。

    估计晚上十点还有二更昂。

    么么哒。

    然后再羞涩的爬上来求个月票,~(^_^)~谢谢妹纸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2、不用你假好心!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