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3、不准玩这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不用你假好心!”

    姬兰七眼含怒意,神色虚弱,但情绪不减。

    她就是恨夜千筱!

    “哦?”

    手指抵着下巴,夜千筱看着她,挑了挑眉。

    姬兰七愤怒地盯着她。

    先前还憔悴得仿佛随时都会没了气息,可在见到夜千筱之后,顿时就来了精神。

    “你不就是怕我死了,到时候连累你吗?”咬着牙,姬兰七抗拒地反问。

    说到底,她现在这样,不还是因为夜千筱吗?

    如果夜千筱能让她进山洞,她就不至于来现在的洞穴,也不必浪费时间到处找柴火,在冷的没有知觉的时候拼死点火。

    而,点完火后,她本想躺会儿,却没有想到,就此昏睡了过去。

    以至于落到现在这般下场。

    “你凭什么连累我?”声音冷冷的,夜千筱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继而站起身。

    “我若真死了,你还能待下去吗?!”姬兰七质问道。

    夜千筱见死不救,任由其他的学员去死,这事若是传出去,夜千筱恐怕都没脸待下去!

    如果夜千筱真的那么好心——

    她至于整晚受冻受饿吗?

    姬兰七咬了咬唇,昨晚的事儿,让她一颗心凉的彻底。

    垂眸打量了姬兰七几眼,夜千筱嘴角冷不防勾起抹冷笑。

    懒得跟她浪费时间。

    转身直接朝洞口走去。

    姬兰七满眼愤怒地盯着夜千筱的背影。

    而——

    在夜千筱走到洞口的刹那,有一团黑影倏地从上方飞过,只听得“啪”的轻微响声,有什么东西落到洞口。

    是一条蛇。

    上帝扔下来的,还没有死透。

    一把军刀被抽出来,夜千筱一抬手,军刀就精准地将蛇头切下来,军刀径直插到泥土里。

    走近两步,夜千筱抬了抬脚,将蛇头踢开。

    再弯下身,将军刀和蛇身捡起来,随后把蛇身往洞里丢过去。

    里面光线充足,夜千筱刚将东西丢过去,姬兰七就看得清楚。

    “夜千筱!”

    姬兰七摇晃的从地上站起来,抬高声音喊了夜千筱的名字。

    刚收好刀的夜千筱,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

    “就算你做了这些,也没用。”

    面色苍白地盯着夜千筱,姬兰七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

    “你出去后,告状也好,投诉也好,不过……”微微一顿,夜千筱眸色微凝,冷冷地扫向她,“如果你没遇见我呢?”

    说完,夜千筱收回视线,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她身形纤瘦,前方是朦胧的光线,步伐沉稳而闲散。

    很快的,便消失在姬兰七的视野里。

    然而,夜千筱最后一句话,却让姬兰七冷不防怔了怔。

    如果没遇见夜千筱……

    真若没遇见夜千筱,那么,她此刻受到的帮助,都将化为虚无。

    她或许会待在夜千筱先前所在的洞里,可她还是要接受冰冷潮湿的洞穴,在黑漆漆的丛林里寻找木柴,或许也会如同现在这般昏倒,直至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冰冷一片。

    光是想想,姬兰七就有些后怕。

    可——

    抿着唇,姬兰七有过片刻迷茫,片刻后依旧坚定。

    没有如果!

    夜千筱见到她,不伸出援手,就是见死不救。

    而,今天早上特地赶过来,她有理由怀疑夜千筱的此番行为。

    她相信,在他们这堆学员里,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狠心到夜千筱这种地步!

    ……

    夜千筱回去时,裴霖渊正在洞口逗上帝。

    他半蹲在地上,上帝停在稍高的一块石头上,裴霖渊将一条鱼切成好几块,一块块地给上帝喂着。

    “碰壁了?”

    刚走过去,就听到裴霖渊淡淡的询问。

    他连头都没有回。

    好像对夜千筱的遭遇,早已了然于胸。

    “还好。”

    停在一边,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事实上,姬兰七的反应,她事先就有所预料。

    不管是谁,在前一个晚上被狠狠拒绝,第二天见到对方来帮忙,肯定会觉得对方虚心假意的。

    但,也如姬兰七所说,到时候她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挂了,到时候夜千筱也少不了麻烦。

    就当是为了自己了。

    反正姬兰七如何想她,她也不在意。

    “理由呢?”

    给上帝喂完最后一块鱼肉,裴霖渊猝不及防地来了一句。

    “没想。”冷淡地回着,夜千筱声音淡漠,“我马上就走。”

    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她也得加快速度了。

    “还早。”裴霖渊站起身,斜眼看她,“鱼还烤着。”

    “你去抓的?”

    眼底闪过抹古怪,夜千筱饶有兴致地扬眉。

    上帝找食物需要点时间,一刻钟前,它才捉到一条蛇来,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又弄到这么多鱼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裴霖渊自己动的手。

    “嗯。”

    裴霖渊将切鱼肉的匕首收回去。

    耸耸肩,夜千筱绕过他,走进了山洞里。

    裴霖渊紧随着走进。

    正如裴霖渊所说,篝火上架着两条烤鱼,而另外的两堆篝火已经被熄灭了,洞内的光线也暗了许多。

    夜千筱无所事事地等着鱼烤熟,同时借着篝火的光线,将地图上的路线研究了一遍。

    “你要跟吗?”

    翻看了几遍,夜千筱沉思了下,倏地朝裴霖渊问。

    “你说呢?”

    裴霖渊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

    摆明了,如果夜千筱不说服他,短时间内,他是绝对不会走的。

    “那好。”

    夜千筱淡淡应声。

    既然裴霖渊要跟着,她就得换一条路线了。

    有红点的地方,她还是去看看,但以防在路上遇见其他人或是埋伏,她需要找一些偏僻的路线,走捷径过去。

    最好是让裴霖渊不被发现。

    毕竟——

    她暂时真想不出好的理由糊弄他。

    正好,裴霖渊弄的食物,还可以入口。

    研究完新的路线,烤鱼也弄好了。

    两人各自吃了一条鱼。

    接着,便将火堆熄灭,收拾自己的东西,悄无声息地离开山洞。

    临走时,夜千筱朝姬兰七那边看了一眼,可终究没有过去看。

    姬兰七的信号弹还在。

    她检查过了,可以用。

    只要姬兰七还有意识,就不会轻易的死在这里。

    ……

    昨日下了整天的雨,今天的天气明显好转。

    天色依旧灰蒙蒙的,却没有下雨。

    行走起来,更是要方便许多。

    下午三点。

    走了九个小时的夜千筱和裴霖渊,终于减缓了他们行动的速度。

    而——

    没一会儿,两人的步伐都停住了。

    “悬崖。”

    手里捏着地图,夜千筱看着前方的断壁,嘴角微微一抽。

    地图上只标明了河流,其余的描述都是抽象派的,夜千筱只能凭借直觉前进,尽量不要偏离第一个红点。

    这倒好,硬生生中断了他们的道路。

    下面是近乎九十度的悬崖峭壁,高达数百米,他们在没有任何工具的前提下,打算爬下去那只能找死。

    “吁——”

    站在夜千筱身侧,裴霖渊吹响了口哨。

    不多时,上帝从高空中俯身飞下来,展开翅膀,在两人头顶盘旋着。

    经过裴霖渊多年的“教导”,上帝算是很通灵性的,基本只要裴霖渊有所指示,它都能听得懂。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上帝凭借着“飞行”的优势,开始充当两人的眼睛,在附近寻找可以下悬崖的出路。

    两人无聊地在原地等待。

    “你跟在我身边,很容易被发现。”

    将地图叠起来,夜千筱一边放回去,一边淡淡地提醒道。

    “发现了又如何?”裴霖渊漫不经意地反问。

    微微眯起双眼,夜千筱警告地扫向他,“你不能动他们。”

    “看我心情。”

    裴霖渊并不接受她的威胁。

    东国的军人——

    杀了又如何?

    反正他不在乎。

    夜千筱眼神微冷,语气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下了悬崖,离我远点儿。”

    她不相信这只是简单的野外生存。

    如果赫连长葑有埋伏,那么,在这个地方,随时有可能碰见埋伏。

    如果是她,或者是裴霖渊,单独碰上了埋伏,后果或许不会很严重,但他们俩若是一起被撞上的话——

    就算过了赫连长葑这个坎,她也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去解释裴霖渊的存在。

    为什么会和佣兵在一起?

    怎么认识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野外生存是否得到他的帮助?

    夜千筱能够想到的,就有数十个问题,而她无法保证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完美无缺。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裴霖渊不跟她在一起。

    “你的规矩,”裴霖渊靠近,手肘放到她肩膀上,嘴角勾笑,“谁能力强,听谁的。”

    “那是我的规矩。”

    夜千筱冷眼看他,抬手将他的手肘扫开。

    “很巧,我就想用的规矩。”

    裴霖渊眼含笑意,神情却愈发诡秘莫测。

    “试试。”

    夜千筱眉头轻挑。

    下一刻,手掌已经朝裴霖渊的喉咙袭过去!

    早料到她会动手,裴霖渊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便轻松的避开。

    但,夜千筱出招的时候,从来都不止有一招。

    接连的几招朝裴霖渊攻击过去,裴霖渊动手去抵抗着,却不急着朝夜千筱出手。

    在他们脚边不到一米处,就是悬崖峭壁,可两人依旧打得如火如荼,每一招每一式都没有丝毫防水的成分。

    半年不见,夜千筱格斗突飞猛进,在裴霖渊面前也无需隐藏,部队学的,前世留下的,毫无保留的朝裴霖渊攻击过去,竟是让裴霖渊不得不出招抵抗。

    悬崖上的碎石与泥土,因两人的动静,呼啦啦的往下面掉。

    细微的声响,持续不断,且有愈发增大的趋势,如若有旁人在一边看着,定是提心吊胆、惊心动魄。

    然——

    两人没打几分钟,在渐渐逼近悬崖边缘的时候,夜千筱忽然朝悬崖的方向倒去。

    刹那间,悬崖下面的空旷山谷与夜千筱后仰的身影映入眼帘,裴霖渊的心狠狠的一缩,同时也及时停住了向夜千筱的攻击!

    不曾想——

    就这么会儿的功夫,夜千筱硬生生从半空中转了个弯,在从裴霖渊身侧闪过的同时,腰间的军刀也被抽了出来。

    两秒后。

    夜千筱站在裴霖渊身侧,手中的一把军刀,横在了裴霖渊的脖子上。

    裴霖渊依旧保持着收手的动作。

    但,原本稍有变化的脸色,在夜千筱没有发觉的时候,便悄然隐藏无踪。

    “你输了。”

    凉凉地看着裴霖渊,夜千筱一字一句地说道。

    微微侧过头,裴霖渊神情严峻,重复地说道,“我输了。”

    于是,夜千筱收回了手。

    军刀放回原处。

    可——

    裴霖渊却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猝不及防的出招,紧紧抓住夜千筱的手腕,裴霖渊狠狠用力,直接将夜千筱带离了悬崖的边缘。

    夜千筱眉头一皱。

    “凌珺,”抓住她手腕的手指稍稍用力,裴霖渊眉宇间萦绕着一层黑气,他冰冷的声音里带着警告,“以后不准玩这招!”

    手腕被抓得很紧,疼得很,夜千筱眸光微微一闪,原本强硬的神情微变,最终渐渐缓和下来。

    “好。”

    夜千筱应下了。

    就是抓准了裴霖渊的担心,夜千筱才敢在他面前使出这招的。

    虽然很阴险,但她的目的就是赢。

    不过,她能理解裴霖渊的心情就是。

    若无必要,她自是不会用这招。

    抓住她手腕的力道,终于松了松。

    与此同时——

    上帝也适时地飞了回来。

    以飞行的方向给了他们指示。

    “走吧。”

    夜千筱凉声说着,手腕一用力,便挣脱开裴霖渊的力道。

    她先一步离开。

    裴霖渊沉默地跟在她身后。

    上帝找的路,确实比他们所在的悬崖容易许多。

    是半斜坡。

    山坡上都是碎石,但方便他们俩就此滑下去。

    夜千筱和裴霖渊花了半个小时,终于平安地来到了悬崖下面。

    “我先走十分钟。”

    看了看表,夜千筱没有歇息,直接朝裴霖渊交代道。

    “听你的。”

    裴霖渊没有异议。

    不管用什么方法,夜千筱毕竟赢了他。

    听她一回又如何?

    于是,夜千筱事先离开。

    悬崖下面,依旧是茂密的丛林,可相对之下,气温却降了好几度。

    时间推移,夜色渐晚。

    莫约五点左右,赶路赶得脚疼的夜千筱,终于在附近的树丛堆里,发现了异样。

    有埋伏!

    ------题外话------

    【1】

    明天估计还是下午二点左右更新。

    瓶子想睡懒觉嗷嗷嗷。

    【2】

    说个事儿,今天瓶子登微博的时候,发现上一篇文,呃,也就是《甜妻》被复制粘贴的抄袭了……

    虽然只有楔子。

    维权啥的不说了,就是想吐槽下抄袭。

    瓶子见过很多抄袭的情况,但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人抄到自己头上来,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还有妹子在群里说,看到过抄袭《女王》的……

    心情简直是崩溃的。

    著作权的抄袭,例子太多了,没有几个作者维权是成功的。

    另外,妹纸们帮忙注意下《狂妻》,谁敢抄袭这篇文,我可是要跟人拼命的。

    抄!袭!货!请!自!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3、不准玩这招!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