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4、情敌同志,一条鱼能收买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丛林里,有细微的说话声响起。

    声音听不清晰,但显然隐藏在某处,并非如同他们这般需要前行。

    夜千筱在第一时间辨认了方位。

    同时,将地图拿出来,仔细扫了下红点的标记。

    在她的猜测里,最有可能埋伏的,就是红点标记的地方,而根据比例尺的大概推算,她最起码要朝这个方向再走两个小时,才能抵达红点标记之处。

    那么——

    藏在这里的,又是些什么人?

    将地图放回去,夜千筱动了动手腕,悄无声息地朝说话声靠近。

    既然猜不到,就只能去套消息了

    。

    “哎呀,才挂掉一个,另一个什么时候来啊?”

    靠近了估计十米,夜千筱就听到发牢骚的声音。

    而且——

    那声音很耳熟。

    是狄海。

    夜千筱扬扬眉,难免被提起了兴趣。

    “估计迷路了。”另一个声音比较沉稳,如此猜测道。

    “这么点距离,也能迷路?”狄海的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鄙视。

    “昨天的雨下得很大,”另一人分析道,“迷路正常。”

    “啧,那我们得等多久啊?”

    狄海极其抑郁地说道。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他们为了及时发现情况,一直都没有移开过这里,就算身体再强壮,此时也该吃不消了。

    正在小心翼翼靠近的夜千筱,闻声,不由地摸了摸鼻子。

    看来,昨天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再等会儿吧,”那人沉思了下,斟酌道,“明天他再不来这里,那个也没机会完成任务了。”

    话音落却,夜千筱已经绕到他们身后。

    看清了两个趴在地上的身影。

    如果说是别人,估计他们俩早就发现异常,可他们运气显然不怎么好,碰上的是经验丰富的夜千筱。

    靠近别人,本就是夜千筱的长项,更不用说她前段时间的狙击手训练,更是强化了这一点。

    看了两人几眼,夜千筱缓缓地将军刀抽出来。

    “那行吧,”毫无察觉的狄海,无奈地点了点头,转而道,“我去拿点儿压缩饼干。”

    说着,便尽量减轻动静,从衣兜里将压缩饼干找出来。

    与此同时——

    夜千筱的袭击,一触即发!

    手里军刀亮出出鞘,在寂静的山林里发出细微的声响,与此同时,夜千筱猛地从隐蔽处一跃而出,手中的军刀在空中掀起微凉的气息。

    下一刻,她的军刀便架在了狄海旁边那人的脖子上。

    “你死了。”

    夜千筱声音清冷,落到他人耳里,不自觉地冷意蔓延。

    “……”

    莫名其妙被秒杀的那人,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

    而——

    夜千筱刚说完,就朝狄海的方向进行攻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狄海坐起来时,只见到夜千筱的手肘已经攻击过来,他几乎下意识的去躲避,可反应的太慢,已经来不及了。

    军刀,架在他脖子上。

    动作干脆利落,夜千筱避开他所有紧急的动作,手臂直直向前,手掌微微一翻,倾斜的军刀便接触到狄海脖子处的皮肤

    。

    冰冷的温度。

    令狄海停止了一切的反抗。

    回过神,接受眼前的现实,狄海不由得抬抬眼,去看瞬间将他们两人秒杀的角色。

    不曾想——

    这一看,整个人便愣住了。

    面前这家伙,不是夜千筱,还能是谁?

    她单膝跪在地上,侧面对着他,而她头微微偏过来,熟悉的脸上,用军用油彩抹了几条线,可辨认出来却不成问题。

    仿佛料到了一击必杀,眼神肃杀却极其平静。

    “千,千筱……”惊讶还未从眼底散去,狄海将疑惑问出来,“你怎么来这儿了?”

    “路过。”

    夜千筱淡淡回答着,同时给他丢出了一根降落伞的绳子。

    降落伞拿到身上有些麻烦,夜千筱只携带了些布料,另外就是这些绳子了。

    “怎么?”

    接住那根绳子,狄海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你还没死。”夜千筱平静地解释道。

    “可——”

    狄海钢线反驳,可却出奇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

    杀不杀,就夜千筱一句话。

    她说杀了谁,那对方就死定了,可她说要俘虏谁,也全凭她的心情。

    反正是演习,不需要见血。

    这就是演习存在的缺陷。

    本以为自己就此挂掉的狄海,于是又出乎意外的,成了而夜千筱的俘虏。

    被人拿刀指着,狄海也无可奈何,只得捡起那根绳子,乖乖听话地给自己绑上。

    至于他那个被秒杀的同伴,则是不屑地皱了皱眉,对狄海这种“言听计从”的行为表示万分鄙视。

    “打死结。”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看着狄海紧张的神色,直截了当的警告道。

    刚想在绳子上动手脚的狄海,顿时拉成了一张苦瓜脸。

    还真是——

    火眼金睛。

    紧紧盯着狄海,在确定他没有搞小动作的前提下,夜千筱在他给自己绑好双手后,便将军刀收了回来。

    同时——

    拿出了一根更长的绳子。

    “你你你……你干啥……”

    整个人被往旁边拖,狄海惊愕地喊着,简直汗毛倒竖。

    她到底想搞什么鬼?

    !

    已经挂掉的同伙,听到他这大惊小怪的声音,无奈地揉了揉额心。

    连他都觉得丢脸。

    两分钟后。

    狄海被夜千筱绑在了大树上。

    限制住狄海的手脚,他都能有办法逃脱,但限制住他的手脚之后,再限制他的身体,安全性就高了许多。

    “千筱,咱们好歹相识一场,这也太狠了点儿吧?”

    狄海无辜地眨着眼睛,看着夜千筱此番的行为,表示内心很受伤。

    怎么偏偏遇上了她呢?!

    狄海快抑郁死了。

    “我问你答。”

    没有理会他的叫喊,夜千筱干干脆脆的说道。

    在俯视着狄海的同时,她漂亮的玩着手里的军刀。

    “哦。”狄海老实地应声。

    挂掉的同伴,闻声,狠狠的扫了狄海一眼。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虽然这是演习,但你个当俘虏的,好歹也有点志气好吧?!

    可惜,他的怨念,狄海并没接收到。

    “你们在这里埋伏?”

    军刀一上一下地抛着,夜千筱淡淡地问道。

    “是。”

    狄海肯定道。

    微微凝眉,夜千筱又问,“这是红点标记的地方?”

    这点是她推测出来的。

    他们等两个学员。

    而,只有路线交错,才会出现两个人。

    以他们的尿性,也只会在红点标记的地方等待。

    “是。”

    狄海点点头。

    “每个标记的地方都有埋伏吗?”

    “这个……”迟疑地扫了夜千筱一眼,狄海有过一瞬的停顿,继而道,“不一定。”

    “哦?”

    眯了眯眼,夜千筱半蹲下来,笑眼盯着狄海。

    狄海顿时被盯得毛骨悚然。

    无奈叹息,狄海撇了撇嘴,只得老实回答,“男兵的都有埋伏。”

    “女兵呢?”

    军刀敲打在手心,夜千筱慢悠悠的问道。

    “没有。”狄海肯定地开口。

    “为什么?”夜千筱扬了扬眉。

    舔了舔唇,狄海思考了下,道,“队长说,怕你们太弱了

    。”

    “这种理由?”微微垂下眼帘,夜千筱漫不经心地玩着军刀。

    “真的!”

    狄海立即强调道,格外真诚地盯着夜千筱。

    “女兵有埋伏,”微顿,夜千筱观察着狄海的脸色,旋即勾起唇角,“只是不多?”

    愣怔片刻,狄海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咋知道的?”

    与此同时,难得觉得他机灵点儿的同伴,忍不住哭丧着脸抱住头。

    尼玛!

    蠢啊!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

    简直被他给蠢死了!

    装得好好的,因别人一句话漏泄,也太蠢了点儿吧?!

    夜千筱所有的信息来自于他和猜测,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懵的。”

    得到满意的回答,夜千筱悠悠地回了句。

    很快便站起身。

    “哎——”狄海微微一惊,很快便回过神来,错愕地盯着夜千筱,“你是在试探我?!”

    偏头看他,夜千筱耸耸肩。

    “……”

    狄海顿时哑言。

    膈应了半响,狄海一抬眼,见到夜千筱捡起一把步枪和弹夹后,就直接离开,便不自觉地喊道,“你去哪儿?!”

    “继续赶路,”夜千筱微微一顿,好心回答,“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完全没有解放狄海这个人质的意思。

    手里拎着步枪,潇潇洒洒地离开。

    “……”

    狄海瞪大了眼。

    他若是挂了,同伴随时可以过来将他放了,毕竟他们两个都是死人,互帮互助并没有什么问题。

    可——

    偏偏夜千筱又不弄死他!

    死人也不能帮他!

    想要脱离这里,完全只能靠他自己的本事。

    狄海怨恨地瞪大了眼。

    啊啊啊!

    怎么就碰上这么阴险狡猾的夜千筱?!

    而,在他内心崩溃之际,同伴实在看不下去,抬手朝他丢了块石头。

    ……

    夜千筱依旧顺着她选定的路线前行。

    根据计算,原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但,前面的路程比较轻松,没有过多障碍物的遮挡,夜千筱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顺利的抵达标记地点

    。

    鉴于从狄海嘴里的套话,夜千筱特地在附近找了一圈。

    没见到一个人影。

    没有埋伏。

    天色已晚,夜千筱也放弃了继续前进的想法。

    便打算在附近过夜。

    当然——

    前提是,好好的吃一顿。

    离吃早餐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以上,中间她跟裴霖渊都没有吃东西。

    现在早已饥肠辘辘。

    在附近转了圈,夜千筱首先选好了可以过夜的一棵树,然后才去计划晚上的食物。

    然,她刚捡了堆柴火过来,就听到细微的脚步声。

    “谁?”

    将木柴往地方一放,夜千筱偏了偏头,朝发出声响的方向看过去。

    天上乌云密布,月亮被遮挡,加上丛林里的枝叶遮挡,纵使没有下雨,周围也是一片漆黑。

    若不是眼睛适应了黑暗,在这种地方,她估计寸步难行。

    回答她的,不是人的声音,而是属于金雕的叫声。

    夜千筱顿时意识到什么。

    下意识的,夜千筱微微俯下身,感觉到从头顶飞过去的上帝,在忽然席卷起来的凉风中,夜千筱成功夺过上帝热情的打招呼。

    “裴霖渊?”

    直视着先前的方向,夜千筱眯了眯眼,冷不防地喊了一声。

    与此同时,落了空的上帝,在树林里飞了一圈,又稳稳地落到了夜千筱肩膀上。

    这一次夜千筱没有躲它。

    不一会儿,脚步声愈发清晰,而夜千筱的可见范围内,也看清了走过来的裴霖渊。

    “是我。”

    走近,裴霖渊停下来,凉凉地应声。

    “做什么?”夜千筱挑眉。

    “送吃的。”

    裴霖渊闲散地回答。

    “……”

    夜千筱顿时沉默下来。

    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吃的。

    如今天色很暗,她可以用步枪弄到些食物,可毕竟需要花费时间。

    所以——

    无言的认可了裴霖渊的出现。

    再次蹲下身,夜千筱将火柴拿出来,顺利的将篝火点燃。

    火苗在燃起的那刻,顿时照亮了周围的情况

    。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将其他木头放上去。

    裴霖渊倚靠在树上,轻轻垂下眼帘,视线稍稍偏移,落到了夜千筱身上。

    神情有些朦胧。

    这是跟他曾经记忆中,差距很大的女人。

    甘愿穿上军装、放弃自由,只为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眉目间少了几分清冷无情,多出几分柔和宽容,她正在一点点被所谓的部队改变,同他记忆中的凌珺渐行渐远。

    裴霖渊从未去正视过这个问题。

    眼前的夜千筱——

    真的是凌珺?

    那个曾将他的佣兵团搅得天翻地覆的凌珺?

    “诶。”夜千筱忽地出声,继而偏头看他,“火烧好了。”

    言外之意,该他出马烤兔子了。

    斜了她一眼,裴霖渊收敛了眸光,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

    篝火两边皆是插了根树枝,树枝顶端分叉,正好可以拿来放插野兔的木头。

    而,插着烤兔的木头,已经被夜千筱放到篝火上。

    裴霖渊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在旁边看着而已。

    只不过,如此容易的事儿,到夜千筱手中,却成了困难。

    她总有办法将食物弄得乱七八糟的。

    过于随性,不遵守规矩,对烹饪没有兴趣,喜欢用随时蹦出来的想法,想做就做的行动派,夜千筱的性格,注定不能将食物按部就班的弄好。

    当然——

    这些做法,都很符合凌珺。

    夜千筱坐在篝火对面,单手撑着下巴,颇为无聊地添着柴火。

    “我给你理由。”

    用根木头在地上画着地图,在结尾的那刻,夜千筱忽然停顿下来,抬眼扫向裴霖渊。

    裴霖渊微微抬眸,视线定在夜千筱身上。

    “给我半年时间。”

    低声说着,夜千筱将木头丢到火里。

    “做什么?”裴霖渊眸色微凝,暗光在深处闪烁。

    “看我会不会接受他。”

    夜千筱轻轻勾唇,声音近乎淡漠。

    刹那间,裴霖渊周身的气温突降,萦绕的气息瞬间危险起来。

    “你想接受他?”裴霖渊一字一顿地问,每个字节都冷的如冰刺一般。

    “是。”

    直视他的目光,夜千筱从容地应声。

    “你觉得我会给你们机会?”裴霖渊冷笑,阴鸷的眼神愈发的危险。

    “不然,”话语微顿,夜千筱神情不见惧色,依旧平静无波地开口,“我离开部队

    。”

    一旦离开部队,裴霖渊掌控她的行踪,就容易许多。

    同时,夜千筱也几乎断绝了同赫连长葑的联系。

    毕竟赫连长葑是那种一年到头都请不到几天假的人。

    这是一场交易。

    这半年的时间,一旦夜千筱接受了赫连长葑,那么,裴霖渊便可以断绝赫连长葑这个隐患。

    但——

    若是夜千筱接受了他呢?

    那只是给自己挖坑。

    并且,以夜千筱的表现来看,早已对赫连长葑动了心。

    “就为了他?!”裴霖渊冷冷地问。

    “对。”

    夜千筱顺着他的话应声。

    留在这里,只为了赫连长葑吗?

    不。

    当然不是。

    她宁愿不见到赫连长葑。

    但是,说服裴霖渊,却只有这样的方法。

    这是一场赌注。

    是裴霖渊的,也是她的。

    煞剑部队,并不是海军陆战。在海军陆战,就算赫连长葑是她的队长,在外出任务时,她或许也能很好的协调各种关系。

    可是,现在这个部队,需要面临更多的考验。

    夜千筱跟赫连长葑之间的关系,必须保持在一定的平衡阶段。

    不能被所谓感情影响。

    否则,就算她留下来,对她,亦或是赫连长葑,都是潜在性的危害。

    其余的理由跟这个相比,就无需拿到明面上来提了。

    “好。”

    出奇的,没有想象中的暴怒,裴霖渊就这般平静的应了下来。

    夜千筱的眸光微微闪烁着。

    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了然于胸。

    但,在心底里,却冷不防松了口气。

    裴霖渊神情冷漠,面上见不到丝毫情绪,连夜千筱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答应后,两人的气氛便陷入了沉默。

    沉默,沉默。

    谁也没有再出声。

    在中途,上帝许是闲得无聊,忽然就飞没了影。

    “盐。”

    在野兔即将烤熟时,裴霖渊倏地出声

    。

    没有迟疑,夜千筱将盐包拿出来,丢给裴霖渊。

    裴霖渊抬手接住,开始给烤兔抹盐。

    夜千筱继续研究地图。

    野兔烤熟,裴霖渊分了夜千筱一半,两人在吃完之前,一句交流都没有。

    同时,上帝不知从哪儿抓了条鱼来,直接丢到了夜千筱面前。

    似乎有讨好的意思。

    看着那条依旧在活蹦乱跳的鱼,夜千筱怔了怔,嘴角忽的扬起抹淡笑。

    将腰间的军刀抽出来,夜千筱一刀下去,直接将鱼头给看了下来。

    紧接着——

    便开始处理鱼。

    挖掉内脏,去掉鱼鳞,然后手法干脆利落的,将稍大点儿的鱼刺全部抽了出来。

    那条鱼在她手里,就跟变戏法似的。

    不到五分钟,鱼肉跟鱼骨分离。

    夜千筱将其切成小块,一块一块地给上帝喂食。

    裴霖渊在旁全程观看,先前阴郁的神情,在看了她那番如同杂技般的表演后,终于算是缓和了点儿。

    “你睡哪儿?”

    喂完上帝,夜千筱忽的站起身。

    裴霖渊微微眯眼,带着同样的疑惑扫向夜千筱。

    这里没有山洞,更没有其它准备。

    抬手指了指树上粗大的树枝,夜千筱耸了耸肩,“我睡上面。”

    “随你。”

    轻轻皱眉,裴霖渊却平静的同意了。

    若是在外面,谁敢让他睡树上——

    那简直是不想活了。

    可,夜千筱“以身作则”,裴霖渊倒也不妨一试。

    很快的,夜千筱就跟猴子似的,一跃便抓住下面的树枝,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圈,便落到了树枝上面。

    再往上爬了几根树枝,便来到了她中意的树枝。

    顺着枝头躺下。

    现在是冬季,蚊虫并没有那么多,夜千筱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裴霖渊熄了火才爬上去。

    光线顿时又暗了下去。

    隐隐约约的,夜千筱瞥见上帝落到下面的树枝枝头。

    那个位置,正好是裴霖渊所选的。

    ……

    翌日清晨。

    五点整,夜千筱睁开眼。

    周围依旧黑暗,见不到丝毫光亮

    。

    在树上睡,总归是不舒服的,夜千筱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翻身坐起。

    在下去之前,视线稍稍下移,她下意识朝下方某处的树枝看去。

    空空荡荡的,什么也见不到。

    顿了两秒,夜千筱出奇地平静接受了。

    拿到答案,他也该走了。

    视线收回来,夜千筱轻松跳下树。

    而——

    脚踩在地上,还没走几步,就发现在地上活蹦乱跳的生物。

    夜千筱微微皱眉,细细看去,才发现是两条鱼。

    停顿两秒,忽的失笑。

    夜千筱眯起眼睛。

    却,不急着将鱼捡起来。

    脚步声靠近,带着急促的喘气声。

    夜千筱偏过身,朝有动静的方向扫过去。

    “是不是有人在那儿?!”

    很快的,就听到他人的高呼声。

    是个女人的声音。

    而且口吻和声音都很熟悉。

    两人相距超过十米,这夜色暗的深沉,她们俩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身影。

    猜出对方身份,夜千筱神情淡淡的,却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弯下腰,将那两条鱼捡起来。

    与此同时——

    只听到划火柴的声音响起。

    十米之外,忽的亮起抹火光。

    “夜千筱!”

    错愕而愤怒的声音,顿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夜千筱闲闲地摸了摸耳朵。

    拎着那两条被绳子绑一起的鱼,夜千筱漫不经心地朝那边看过去。

    火柴的灯光不亮,但却足以照亮拿着火柴那人的脸。

    娇艳漂亮,五官精美,气质妖娆。

    那层军用油彩,也遮掩不了她那骨子里透出来的气息。

    正是初次见面,就将宿舍门给弄坏的江晓珊。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神情淡然地看着她走近。

    江晓珊跟她相距两米,步伐便停了下来。

    火柴光线熄灭。

    “你怎么在这里?!”江晓珊冷冷地问道。

    “不巧。”夜千筱淡声回道。

    “……”

    江晓珊忍不住磨牙

    。

    跟她碰到一起,就是不巧咯?!

    妈的!

    就夜千筱气人性子,江晓珊分分钟想弄死她。

    但——

    连夜赶路,江晓珊现在饥肠辘辘,很不巧的,正好瞥见了夜千筱手里的鱼。

    “那啥——”江晓珊放缓语气开口。

    “嗯?”

    夜千筱微微扬眉,阻断了她的话语。

    “夜千筱同志,”江晓珊识趣地改口,却有些阴阳怪气的,顿了顿,她继续道,“我饿了。”

    “哦。”

    淡淡应声,夜千筱不动声色。

    “你有两条鱼。”江晓珊也不拐弯抹角,直入主题地说道。

    “是。”夜千筱道。

    “战友,分我一条?”

    江晓珊老大不客气地要求道。

    勾唇,夜千筱悠然反问,“你觉得呢?”

    “我跟你合作。”

    神色正了正,江晓珊的语气也正经起来。

    “抱歉,”夜千筱想都没想,直接拒绝,“我没想跟你合作。”

    “拉上我,你不会吃亏的。”

    往旁走了一步,挡在夜千筱面前,江晓珊坚定有力的说道。

    说实话,她也不想死缠着夜千筱。

    可——

    “一顿饭”难倒英雄汉。

    从前天早上到现在,江晓珊运气很不好,什么活的食物都没找到,这两天都是用能吃的植物充饥的。

    但,草,总归是草。

    不如夜千筱手中的鱼来的诱人。

    “情敌同志,”上前一步,夜千筱面向她,手掌搭在她身上,话语轻轻地,“一条鱼能收买你?”

    ------题外话------

    【1】

    晚上有二更,不说时间了。大家明天来看吧。么么。

    【2】

    另外,昨个儿在评论区透露,这次考核的是团结……

    汗,好像被很多妹纸看到了。

    所以——

    瓶砸想看看你们对筱筱性格的理解。

    泥萌猜猜,夜千筱会不会同意跟“情敌同志”一起行动?

    猜对的111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4、情敌同志,一条鱼能收买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