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5、如此无耻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明天晚上管理才有空奖励,瓶子也明天回复评论。

    肯定回嘛。

    答案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题外话------

    “砰砰砰——”

    就在她犹豫着,是否要就此放弃时,响起响起了。

    而——

    江晓珊的行动也愈发的艰难。

    昏暗的很。

    天上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已经早上九点了,也如七点一般的光亮。

    ……

    夜千筱的速度,她要保持确实有些困难。

    尽管——

    江晓珊既然赖定她,就算盯着豆大的雨点,也依旧步伐不减的跟上夜千筱的速度。

    她没空跟江晓珊耽搁。

    没理睬江晓珊,继续往前走。

    抬起手指,夜千筱将临时做的帽子往前拉了拉,再将雨衣往前拨了拨,挡住了前面的空隙。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

    江晓珊面不改色的回道。

    “我想歇会儿。”

    “得,”夜千筱步伐顿住,指了指前方,“我让你。”

    反正脸皮厚,也不在乎夜千筱怎么看了。

    “我们俩是一条路。”江晓珊面色镇定地说道。

    忍无可忍的夜千筱,终究停下了脚步,冷冰冰地扫了江晓珊一眼。

    “别跟着我。”

    江晓珊同样速度减缓。

    夜千筱速度减缓。

    江晓珊同样加快步伐。

    夜千筱加快步伐。

    摸了摸下巴,江晓珊思考了下,不知想明白了什么,依旧坚定不移地跟在夜千筱身后。

    夜千筱没说话。

    “……”

    下意识跟上她的江晓珊,错愕地看着她手里的步枪。

    “你哪来的枪?”

    夜千筱则是收拾好东西,在看了看地图路线后,便辨别方向准备就此离开。

    江晓珊浑身被淋得湿透,忍不住的颤抖怎。

    两人吃了顿并不怎么完美的早餐。

    江晓珊打定了主意。

    所以……

    而且,她都做成这样了,夜千筱还没劈头盖脸地骂她,想必自制力还算不错。

    最重要的是,能够解决她的温饱问题。

    说实话,夜千筱除了是她的情敌、性格不怎么讨喜之外,其他方面还是挺可靠的。

    眼珠子微微转着,像是有什么小心思在转悠。

    江晓珊默默地盯了她两眼。

    夜千筱收回视线。

    “味道……”咬了口小鱼,江晓珊脸色变了变,可注意到夜千筱扫来的眼神时,立即识趣的改口,“挺不错的。”

    当然,跟江晓珊的比,还是高出了好大一截。

    只不过,味道还是很差劲。

    这都是吃过教训后,特地注意的。

    她这次特地注意了下,加上火焰比较小,不至于将鱼给烤焦,直至肉软了就放了少量的盐。

    紧皱的眉头,很快就松开,夜千筱实在懒得同她计较,拿着手中的那串住小鱼便开吃。

    夜千筱总不能打她一顿。

    可——

    江晓珊甚至不敢直视。

    夜千筱的眼神,犹如千年寒冰。

    刹那间,只觉得浑身上下,有一股寒气逼来。

    江晓珊顿时愣住了。

    “……”

    原本火焰就不大的篝火,瞬间被浇的毫无火光。

    降落伞的那块布没了支撑,原本渐渐聚集的雨水,猛然间掉落,正好洒在下面的篝火上。

    于是——

    江晓珊下意识接住。

    夜千筱将烤好的一串小鱼丢给江晓珊。

    “喏。”

    直至小鱼被全部烤熟时,江晓珊浑身上下已经被淋得湿透。

    江晓珊惨了。

    可——

    她身上穿了雨衣,暂时不用着急。

    然后,她又跟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两根竹条,每根竹条上插着五条小鱼,慢悠悠地放到篝火上烤着。

    只要有木柴,拯救一堆火不成问题。

    夜千筱很成功的对那堆篝火进行了挽救。

    而她自己,因为布料长度不足,只得接受雨水的洗涤。

    老老实实站起身,江晓珊双手将那块布料撑开,放到篝火前面来挡雨。

    毕竟理亏,这个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在夜千筱面前抬不起头来。

    于是,江晓珊只得认命。

    抬抬眼,再看夜千筱冷漠的神情,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

    江晓珊动作一僵。

    “……”

    夜千筱忍无可忍,“我是说帮火挡雨。”

    难得毫无意义的应声,江晓珊拿着布料就往自己头上挡。

    “哦。”

    “撑开,挡雨。”夜千筱稍有不耐烦。

    走到先前的树旁,夜千筱捡起剩下的帐篷布料,直接丢给了江晓珊。

    还真没想到。

    她——

    江晓珊僵在原地。

    看了看那堆即将熄灭的篝火,夜千筱眉头微微一抽,没好气地扫了江晓珊一个肃杀的冷眼。

    “你不会挡一挡?”

    江晓珊颇为尴尬地看着她。

    夜千筱在篝火彻底熄灭之前,终于拎着十来条小鱼赶了回来。

    呃,快要熄灭了。

    江晓珊终于意识到面前的篝火——

    雨水淅淅沥沥,下的愈发大了起来。

    实在是饿的受不了,所以她选择咬了几口鱼,可最终都在恶心感觉的驱使下,将烧焦的鱼肉全部吐出来。

    夜千筱走后,江晓珊索然无味地坐在篝火边。

    ……

    弄几条来充饥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都是些很小的鱼。

    她刚刚处理鱼的时候,在溪水里见到过鱼。

    没有管她,夜千筱去了溪边。

    江晓珊不满地皱了皱眉。

    当下,制止了江晓珊的动作。

    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夜千筱语气严厉的说道。

    “守着火。”

    前两天,就算在河里看到鱼,也没有办法抓住,现在看到夜千筱这么说,想要“偷师”那是肯定的。

    她一直没有捉过鱼。

    停顿了下,江晓珊从地上站起来。

    “带上我。”

    这东西看到江晓珊眼里,别提多膈应了。

    不仅没有料想中的难看,穿在夜千筱的身上,硬是被她传出几分时尚气息。

    而降落伞的不了分成三种颜色,正好垂至她的脚脖子。

    类似蓑衣的样式,上面用一条长树叶连接着一个帽子,而脖子处多弄出一根绳子,用来绕到前方将其绑起来。

    夜千筱的雨衣做的很像样。

    江晓珊的目光不自觉地在她身上顿住。

    将“雨衣”披到身上,夜千筱冷冷地回了她。

    “捉鱼。”

    狠狠拍着胸口,嘴里味道还没散去的江晓珊,狐疑地看着夜千筱。

    “你去哪儿?”

    皱皱眉,夜千筱站起身。

    如果裴霖渊知道他留下的那条鱼,被江晓珊毁的如此惨不忍睹,那江晓珊就不只是吃这烤焦的鱼那么简单了。

    视线微微一转,看着裴霖渊留下的那两条鱼,心里甚至无语。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挺会坑自己的。

    真行。

    夜千筱光是看着,眉头就紧紧皱起来。

    江晓珊悲催的眨着眼,眼泪都快留下来了,可还是忍受着味觉上的刺激,将那口烤焦的鱼肉嚼了嚼,咬咬牙咽下。

    杂七杂八的味道,顿时占据了味觉。

    “呜——”

    咽了咽口水,江晓珊犹豫了下,但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还是狠了狠心,一口咬了下去。

    黑乎乎的一片。

    理直气壮的应了一声,江晓珊怀着豪情壮志,睁大眼睛将她处理的那条鱼,递到了嘴边。

    “尝就尝。”

    冷眼盯着江晓珊,夜千筱语气冰冷的威胁道。

    “你尝一口。”

    直觉太准,果然被坑了。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皱。

    先前是无计可施,所以才“骗”夜千筱的,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就这么死撑过去了。

    很显然,惨败而归。

    眼下,是她第一次“烹饪”。

    所以——

    就算在部队野外生存的时候,也都是一个组一个组行动的,也没有人让她弄过食物。

    在家里本就是千金大小姐,根本就不需要她下厨,来到部队之后,连去炊事班帮厨的经历都没有,更不用说下厨一说了。

    她是从来没有下过厨啊!

    尼玛。

    但,被夜千筱视线狠狠一盯,内心就立即怂了。

    江晓珊神情坚定,看起来底气十足。

    “……嗯。”

    看着那两条黑乎乎的烤鱼,夜千筱脸色微微一黑。

    “你弄的?”

    与此同时,夜千筱抬了抬眼,朝篝火上的两条鱼看去。

    正好,夜千筱将最后一个步骤做完。

    内心纠结着,江晓珊语气不善地朝夜千筱喊了声。

    “烤好了。”

    夜千筱这样做,也挺好的。

    好像——

    原本还不屑一顾的江晓珊,在渐渐感觉到变大的雨水时,心情就慢慢的变得抑郁起来。

    想用那块破布来挡雨!

    雨衣!

    开始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直至鱼烤的差不多的时候,一直盯着夜千筱的她,终于意识到夜千筱在做什么。

    而,在她烤鱼的时候,夜千筱一直坐在树旁,用比较坚硬的长树叶将她剪开的破布又缝起来。

    之后便用手拿着放到篝火上烤着。

    江晓珊来到那片大叶子旁,用那根竹子将手中的鱼串起来。

    没办法,受制于人呐!

    咬了咬牙,江晓珊心里恼火得很,可跺了跺脚后,还是只得将怨气咽回肚里。

    江晓珊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自言自语。

    五秒钟后。

    夜千筱权当她不存在。

    “……”

    撇了撇嘴,江晓珊阴阳怪气地说道。

    “降落伞还没扔呢?”

    见夜千筱没理她,江晓珊有些不甘心,顿了顿后,看到夜千筱拿着块破布折腾,思绪又被迁移了不少。

    她虽然不心灵手巧,但制作一个简易的“雨衣”,不成问题。

    这雨,估计还会持续几天,有过第一天的教训,她不可能再花几个小时来取暖,事先做点儿准备还算好的。

    她正在处理最后那点帐篷布料。

    听到她的声音,夜千筱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但——

    她就给夜千筱看看!

    不是说无药可救吗?

    她就是存心在夜千筱面前显摆的。

    经过她的精心处理,刚刚那只不忍直视的鱼,已经稍稍有些改观。

    走过去,江晓珊故意朝夜千筱说道。

    “我弄好了。”

    在那条鱼旁,还摆着同样的竹子。

    出乎意料的,夜千筱并没有事先烤鱼,而是将原本那条鱼用竹子插着,放到了篝火旁的一片大叶子上。

    又花了十来分钟,江晓珊终于拎着半条鱼回去。

    最起码,先把鱼鳞给去掉。

    心中甚是无奈,可江晓珊也没有办法,只得老实地走过去,将那条鱼捡起来。

    都是人,差距怎么那么大?

    妈的。

    可,这怒火,再瞥见那条惨不忍睹的鱼后,就只剩下挫败了。

    江晓珊满腔怒火地站在原地。

    淡淡提醒着,夜千筱拎着那条鱼,绕过江晓珊,直接走人。

    “快点。”

    “你!”江晓珊狠狠磨牙。

    面对直白的江晓珊,她也表示很直白。

    夜千筱耸了耸肩。

    “不乐意。”

    眯着眼审视着夜千筱,江晓珊一字一顿地问道。

    “是无药可救呢,还是你不乐意?”

    江晓珊怔了怔,眼见着夜千筱要越过她,顿时往后退了一步,继续挡住了夜千筱的去路。

    “……”

    在她手里,并非无药可救,可被毁成那样,她是连碰都不想砰。

    说完,夜千筱便准备绕开她。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淡淡评价道,“无药可救了。”

    下意识上前一步,江晓珊挡在夜千筱面前,指着她破坏的那条鱼问道。

    “这条鱼呢?”

    似乎有想走的意思。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夜千筱将刚那条鱼处理完,就拎着那条鱼站起身。

    江晓珊叹为观止。

    转眼间,一条活生生的鱼,就被处理好。

    就连江晓珊认为的、最难弄的鱼鳞,也在三十秒内被也夜千筱刮得干干净净,且不伤及到丝毫皮肉。

    那把刀,被她刷的眼花缭乱。

    她每一刀都很精准,且动作极其快速,不过几刀,就将鱼头鱼尾完全切下来,且剖开鱼肚,两秒钟就将所有内脏丢掉。

    跟她所想的那种寻常刀法不同,原本江晓珊以为她再厉害也不过如此,可一见到夜千筱两刀,对夜千筱的刀功就有了全新的概念。

    下一刻,便彻底地愣住了。

    于是——

    江晓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扫了眼她动手的那条惨不忍睹的鱼,夜千筱直接过掠过,旋即将放到一旁没受摧残的鱼拿过来。

    没有理会她,夜千筱走向她先前的位置,将军刀抽出来后,便蹲下去。

    她倒是很想看看,夜千筱能将那两条鱼处理成什么样。

    却不急着走。

    无奈,江晓珊拎着军刀,从岸边站了起来,退到一边。

    没有办法,食物的分配大权,还是掌控在夜千筱手上。

    江晓珊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决定听从夜千筱的。

    瞥见那堆乱七八糟的鱼肉,夜千筱就紧紧皱眉,语气稍稍冷下来,“我没有选择。”

    犹豫了一下,江晓珊眉头微扬,强调道,“我真会弄。”

    神情冷淡,夜千筱简单吩咐道。

    “回去烧火。”

    回过神,江晓珊微微抬头,颇为心虚地看向夜千筱。

    正处理鱼到抓狂,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的江晓珊,终于从愤怒而狂暴的情绪里拉回来。

    走近,夜千筱凉凉地喊了声。

    “诶。”

    刹那间,夜千筱有种被阴了的感觉。

    另外一条鱼,还没处理。

    就算是鱼身,都是惨不忍睹的,她拼命的去刮鱼鳞,可有些没有刮掉,有些却连肉都给刮掉了。

    而江晓珊,只处理了鱼身。

    鱼头和鱼尾被砍断,原本可以理解,可她几乎是三等份砍断的,鱼头和鱼尾上都带着不少的肉。

    一条鱼,被她分成了三段。

    眼下,这个人,绝对是她见过最差劲的。

    但——

    无论前世今生,夜千筱都见过很多刀法差劲的。

    惨不忍睹。

    视线微微转移,落到被她摁在石头上的鱼身上。

    江晓珊蹲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握着军刀,眼露凶光,狠狠地朝手中的鱼砍过去。

    走近几步,夜千筱便看清了情况。

    时间将近六点,原本漆黑的天空也渐渐泛白,灰蒙蒙的天气,但视野却比平时要清晰许多。

    遂加快速度走过去。

    脸色顿时黑了黑。

    刚找到蹲在小溪边的人影,夜千筱就听到了江晓珊嘀咕的声音。

    “卧槽,一条鱼而已,怎么这么难弄啊。”

    烧好火、捡了堆柴火回来,夜千筱心觉古怪,便去了趟小溪附近寻找江晓珊。

    夜千筱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见到她的人影。

    而——

    认命的去附近的小溪边,打算将这两条活鱼彻底清理一番。

    江晓珊接手那两条活鱼。

    天公又开始作怪,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好在雨水还不算大,地上也有些干柴,点火还算比较轻松。

    于是,意见达成统一的两人,开始准备烧火烤鱼。

    话音落却,江晓珊立即松了口气。

    微微一顿,夜千筱上下打量了她两眼,最终干脆地拍板,“成交。”

    “我至于骗你?”江晓珊语气里带有几分恼怒。

    江晓珊不是善茬,有撒谎的嫌疑,夜千筱不会不信,但也不会全信。

    看不清江晓珊的神色,可夜千筱却凭直觉怀疑。

    “确定?”

    江晓珊斩钉截铁地回答。

    “擅长。”

    将手移开,夜千筱将其放到衣兜里,继而神色悠悠地问,“厨艺怎么样?”

    她赌在夜千筱面前,实诚比撒谎更能讨夜千筱欢心些。

    但,心里却在赌。

    江晓珊同志表现的非常实诚。

    “我尽量。”

    夜千筱偏了偏头,靠近她的脸庞,勾唇笑问,“你分得清?”

    心里的狐疑和敌意不减,可江晓珊也并非不懂变通之人,顿了顿,调整好情绪,“这是任务,不谈私事。”

    说好的不是情敌呢?!

    江晓珊顿时就哑了。

    “呃。”

    “情敌同志,”上前一步,夜千筱面向她,手掌搭在她身上,话语轻轻地,“一条鱼能收买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5、如此无耻之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