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砰砰砰——”

    强有力的枪声,穿透了淅沥的雨声。

    清晰入耳。

    江晓珊有个片刻的失神,但很快的,心中隐藏的疑惑便解开了。

    视线忽地朝前方的夜千筱扫去。

    瞥见她手里的那把步枪。

    看来,夜千筱已经跟对方交过手了。

    她有过怀疑,这并非只是一场简单的野外生存训练,没想到正如她所料。

    “去看看吗?”

    加快速度往前几步,江晓珊朝夜千筱问道。

    此时,枪声已经停歇。

    “不去。”

    夜千筱缓步走着,连头都没有偏一下。

    声音在一公里之外,并非安排在她们行走的道路,她可没有兴趣到处“抹杀”埋伏。

    只是为他人做嫁妆而已。

    “为什么?”江晓珊皱了皱眉,提出疑惑,“万一能找到同伴呢?”

    “你可以去。”

    速度不减,夜千筱淡然回道。

    “……”

    江晓珊耸了耸肩。

    真没意思。

    她一离开,夜千筱肯定走没影了。

    于是,江晓珊将疑惑抛在脑后,老实地跟在夜千筱身后。

    但——

    两人都没有想到,枪声会愈发的靠近。

    简直就是朝她们这个方向来的!

    “隐蔽!”

    意识到不对劲,夜千筱低低朝江晓珊吩咐一声。

    当即,两人便没有迟疑,分开两个方向,闪身来到旁边的树丛里。

    躲藏!

    她们训练有素,几乎无需查看地形,就能凭直觉找到最佳隐藏位置。

    不一会儿,两人分别藏好。

    与此同时,响亮的脚步声愈发靠近。

    率先跑来的是个男兵,颇为眼熟,定是学员无疑。

    在他身后,有两个头上绑着杂草的老兵正在靠近,他们手里皆是端着步枪,偶尔朝男兵开了一两枪。

    可,男兵以“Z”字形逃跑,步枪根本就没有瞄准的余地,外加周边地形的遮挡,两个人追踪一个人,也没有占据多大的优势。

    原本不想插手的夜千筱,在看清楚情况后,还是将手中的步枪端了起来。

    如果男兵继续靠近,那么——

    她跟江晓珊,都会被发现。

    江晓珊如何,她并不在乎,但妨碍到她的,确实有清除的必要。

    夜千筱在暗处瞄准。

    哒。哒。哒。

    男兵沿着她们要走的道路,慌慌张张地从旁边跑开。

    两个老兵紧随而至。

    夜千筱闭上右眼,用一只眼睛对在稍后方行动的人进行瞄准。

    直至对方来到她最佳的射击范围。

    “砰——”

    果断地扣下扳机。

    突兀的枪声响起,与此同时,前方不远处有一股浓烟冒起。

    是“死亡”的标志。

    “哎,你打错了——”

    浓浓烟雾中,忽然窜出个身影,头顶的头盔还在继续冒烟,却气势汹汹地朝夜千筱这边而来。

    可,他走了两步,看清楚端枪的夜千筱后,所有的话戛然而止。

    呃。

    好吧,没打错。

    但,这出乎意料的事情,却让那人不由得愣在原地。

    与此同时——

    江晓珊从隐蔽处窜出来,对没有丝毫防备的另一个老兵,一击必杀!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战斗就出乎意料的结束。

    夜千筱从隐蔽处站起来。

    “你们哪儿冒出来的?!”

    另一个老兵忽的被灭,冷不防怒吼一声,满是对忽然死亡的愤怒。

    “不巧碰上的。”

    将军刀收回来,江晓珊朝他扬扬眉,继而从地上站起身。

    那老兵骂骂咧咧的。

    这时,被夜千筱枪毙的老兵也反应过来,怒气冲冲地瞪了夜千筱几眼。

    夜千筱直接忽略他。

    反正是“死人”,没有必要同他们说话。

    “还骂啊?”

    将袭击中掉落的帽子捡起来,江晓珊瞪了眼依旧骂个不停的老兵。

    老兵哼了哼,态度很是强硬。

    夜千筱抽空注意了下他的肩章。

    并不是煞剑的肩章。

    看来——

    煞剑还请了友军?

    念头一闪而过,夜千筱也没太在意。

    江晓珊花了点儿时间,成功从两个老兵身上“打劫”到不少的压缩饼干。

    而,在这空隙里,先前仓皇逃走的男兵,也似乎发现了异常。

    跑了回来。

    见到这两个忽然出现的女兵,他明显很意外,眼角眉梢皆是错愕地之色。

    “你们……”走近,男兵环顾一周,最终来到站在一旁的夜千筱身边,笑笑道,“谢谢啊。”

    “不用,”夜千筱浑不经意的回答,“没想帮你。”

    “……”

    于是,男兵面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僵。

    还真不会说话。

    顿了顿,男兵恢复了和气的神色,朝夜千筱自我介绍道,“我叫谢田兮。”

    原本保持事不关己的夜千筱,在停顿片刻后,终于偏过头来,去打量这个侥幸逃脱的男兵。

    这位长得还不错,莫约二十五六的年龄,眉清目秀的,却带着股书生的味道,模样挺正经的,只是少了几分军军人的热血刚毅。

    看起来倒是挺顺眼的。

    “还剩一把枪。”

    没有去接他的话,夜千筱指了指掉落到地上的一把枪。

    两个老兵,两把步枪。

    江晓珊夺了把枪,另外还剩下一把。

    就算不拿,那也是浪费。

    夜千筱不介意便宜了学员。

    “谢谢。”

    谢田兮朝夜千筱点点头。

    而——

    在他去捡枪,江晓珊去套话的时间里,原本还站在那里的夜千筱,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茂密的丛林内,见不到半个身影。

    雨水,淅淅沥沥的,慢慢变大了起来。

    “她人呢?”

    两分钟后,意识到夜千筱不见踪迹,江晓珊紧皱眉头朝谢田兮问道。

    谢田兮在周围看了两眼,神情难掩惊讶,末了摇了摇头,“没注意。”

    那个夜千筱——

    不是跟她一起的吗?

    怎么事先离开了?

    谢田兮对江晓珊没有印象,但是对夜千筱却有所印象。

    当初她跟聂染射击比赛时,那气死人不偿命的一招,想让人不印象深刻都难。

    “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被夜千筱击毙的老兵,不紧不慢地坐到树旁,朝两人问了一句。

    “你知道她去哪儿了?”

    紧紧盯住他,江晓珊急切地问道。

    “饼干。”

    那个老兵老神在在地朝她伸出手。

    如此不要脸的行为,令江晓珊皱了皱眉。

    但,找到夜千筱要紧。

    于是,很爽快地将两包压缩饼干丢了过去。

    “那边。”

    抬手接住压缩饼干,老兵都没有细细去看,随意地指了指某个方向。

    自然,他也不会随便乱说。

    “诶,”将步枪背在肩膀上,江晓珊走了两步,随后回头朝谢田兮提醒道,“你小心点儿,我先走了。”

    谢田兮还来不及说话,江晓珊就跑的没了人影。

    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

    半个小时后。

    特地加快步伐的江晓珊,终于在颇为陡峭的悬崖上,见到了夜千筱的身影。

    大雨磅礴,天色阴沉。

    江晓珊站在悬崖下,微微仰起头,雨水哗啦啦溅到眼底,夜千筱的身影也显得极其模糊。

    那是二三十米高的陡峭悬崖。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夜千筱这样行动简直是找死,可她在上爬的时候,依旧能保持平稳,每一个上移的步骤都是稳稳当当的。

    光是看了几眼,江晓珊就觉得心惊肉跳。

    但——

    没有迟疑,江晓珊立即撸袖子,顺着悬崖往上爬。

    既然夜千筱能做到,她凭什么做不到?!

    反正就是跟夜千筱杠上了!

    原本就爬到上三分之二的夜千筱,又过了二十分钟,终于平安地抵达了悬崖顶端。

    而,早已发现江晓珊踪迹的她,并不急着就此离开,反倒是坐在上面歇息,顺便等待江晓珊煎熬地往上爬。

    等了近一个小时。

    江晓珊终于气喘吁吁地,从下面爬了上来。

    “夜千筱,那么多路,你干嘛偏偏选这条?”

    将自己的身体翻到悬崖上,江晓珊整个儿便趴倒在地,手指指向夜千筱,有气无力地控诉道。

    这么陡的悬崖,没有丝毫的防护措施,就算是教官都不敢轻易训练。

    要命的是,要这么大的雨……

    江晓珊看过地图。

    这条路虽然是最近的,但附近应该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没有理睬她的控诉,夜千筱抬手看了看表,直截了当地道,“给你三分钟。”

    “……”

    江晓珊出奇的明白了她的意思。

    抓紧时间快点休息。

    但,夜千筱这等待的行为,估计也是默认了她的跟随。

    三分钟很快过去。

    江晓珊的体力恢复了一点儿。

    “过来。”

    夜千筱声音清冷地开口。

    当下,江晓珊皱皱眉,但还是从地上爬起来,朝夜千筱走过去。

    跟夜千筱不同,夜千筱只是手臂和裤脚上蹭了点儿泥土,现在基本被雨水清洗干净,而江晓珊几乎是打着滚上来的,且没有“雨伞”的遮挡。

    浑身上下,滚满了泥土,看起来狼狈不堪。

    江晓珊站到夜千筱旁边。

    “想跟我一起?”夜千筱冷冷问道。

    “嗯!”江晓珊当即应声。

    “听谁的?”

    斜了她一眼,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

    “……”江晓珊顿时哽了一下,顿了顿,只得顺着她的话道,“你。”

    是她要缠着夜千筱,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她当然清楚。

    当然,若不是在上夜千筱亮的那两手,江晓珊估计也不会这般“死心塌地”。

    不谈私事与个人意见,就合作伙伴而言,夜千筱是最佳人选。

    “你有什么价值?”

    拉了拉雨衣,夜千筱缓缓开口。

    “我?”

    江晓珊皱了皱鼻子。

    低头去看夜千筱,她正闲散地坐在块大石头上,右脚微微弯曲,细长的左腿伸的笔直。

    在她手里,拿着一根打了结的绳子,用两只手玩出各种图案。

    纯粹的打发时间。

    “行动的时候,我绝不会拖后腿,”江晓珊撇了撇嘴,联想到早上那不愉快的经历,强调道,“我是没有下过厨,弄食物有些问题,但搭建庇护所之类的……我很在行。”

    “就这样?”

    将手中的绳子一收,夜千筱侧头看过来,神情里尽是无聊和淡漠。

    就江晓珊所谓的“长项”,她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微微皱眉,江晓珊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认识上千种植物。”

    “然后呢?”夜千筱挑眉。

    “食用的,医用的,各种作用……你饿了,我可以弄食用植物,你受伤了,我可以给你治疗……”说到这儿,江晓珊自认为自己够低声下气的,语气颇为烦闷地问道,“这有用吗?”

    认识上千种植物这项本领,江晓珊一直以其自豪。

    在以前的老部队时,江晓珊之所以不需要找食物、烹饪,基本都凭借这项长处。

    她光是用知识,就可以解决丛林里会发生的很多问题。

    只是——

    她不知道,对于丛林的环境与植物,夜千筱更要比她了然于心。

    前世在世界各地转悠,凌珺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到处乱闯,脑子里肯定是有货的。

    不过——

    对于是否跟江晓珊合作,夜千筱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想合作,”慢慢将绳子卷起来,夜千筱不紧不慢开口,“可以。”

    听明白有言外之意,江晓珊再次皱起眉头,“还有什么条件?”

    “帮我拿东西。”夜千筱缓缓道。

    “……好!”

    狠了狠心,江晓珊瞥了眼夜千筱身侧的物品,最终还是憋屈的同意了。

    夜千筱的东西不多。

    一把步枪,一块破布,几根绳子,一个水壶,还有一把军刀。

    步枪和军刀都由夜千筱自己拿着,而其他的物品,全部一股脑地交给了将江晓珊。

    江晓珊认命地收下。

    两人根据夜千筱设定好的路线,继续朝前面走。

    道路崎岖,地形艰险,加上天气恶劣,江晓珊又累又冷,速度相较于上午减缓了许多。

    夜千筱没有放缓步伐等她的意思。

    所以,江晓珊只得咬着牙,努力跟上夜千筱的速度。

    ……

    下午一点左右。

    她们成功抵达第二个红点标记处。

    夜千筱直接让江晓珊去周围查看是否有埋伏。

    “就我一个?”

    累到不行的江晓珊,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地瞪着夜千筱。

    “不然?”

    夜千筱悠然反问道。

    江晓珊的双手顿时握紧,怒火在心底深处慢慢汇聚。

    “不愿意?”

    眯了眯眼,夜千筱威胁地问道。

    “愿意!”狠狠咬牙,江晓珊嘴角硬生生挤出抹僵硬笑容,一字一顿地开口道,“当然愿意!”

    夜千筱耸耸肩。

    江晓珊深吸口气,示意自己冷静下来。

    早该知道,夜千筱不是什么善茬,但碍于夜千筱的能力,江晓珊这口气,必须咽下去!

    如若先前追着夜千筱,只是为了自己的一日三餐。

    但——

    自从知道有人埋伏后,江晓珊同夜千筱行动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埋伏的小组,最起码是两个人。

    一个人孤军奋斗,你若非能力逆天,那简直就是找死。

    她若不想就此淘汰,那么,就必须同夜千筱一起行动!

    答应后,江晓珊将手里东西一丢,最后只拿了步枪和军刀,朝前方悄无声息地靠近。

    夜千筱悠悠然地站在原地。

    这才第二个标记处,如果夜千筱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没有埋伏。

    不过,总归要有人去试探试探不是?

    江晓珊的性格和能力暂且不谈,给她惹了多少事她也可以忽略,可无论怎么说,也是觊觎赫连长葑之人。

    给点儿教训,就当做是小施惩戒了。

    倚靠在身侧的大树上,夜千筱手里把玩着军刀,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周围情况。

    二十分钟后。

    “没有人!”

    彻底勘察过的江晓珊,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离开时还有些畏手畏脚的,但现在排除了一些威胁,江晓珊的腰杆便再次挺直起来。

    只是,那张白嫩娇艳的脸蛋,被军用油彩糊成一团,看起来挺惨不忍睹的。

    “捡起来吧。”

    见她走过来,夜千筱抓住军刀,用尖端指了指下面那堆东西。

    闻声,江晓珊步伐微微一顿。

    下意识低下头,朝她丢东西的地方看去。

    不如所料,她丢下的所有东西,都原原本本地摆在那里,根本连动都没有动过。

    当下,江晓珊险些没气得吐出口老血来!

    “你真行。”

    手指微微颤抖地指着夜千筱,江晓珊脸色被气得青紫的,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

    妈的!

    她辛辛苦苦去勘察情况,夜千筱竟然真的在这里悠闲的等了那么久。

    竟然——

    连一样东西都没捡起来!

    简直哔了狗了!

    江晓珊气得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

    “不捡?”

    无视她的怒火,夜千筱挑挑眉,悠悠然地问道。

    “捡!”狠狠地剜了夜千筱一眼,江晓珊脸色阴沉地走过去,一边蹲下身捡东西一边指桑骂槐,“不就是捡个东西嘛!老娘还没残废呢!”

    夜千筱直接将她的讽刺忽略。

    手中军刀晃了晃,夜千筱直接将其放回腰间,继而把步枪背在肩膀上。

    越过还在捡东西的江晓珊,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喂——”

    忍无可忍,江晓珊实在按捺不住,捡起东西站起身,朝夜千筱高喊一声。

    夜千筱步伐顿住。

    狠狠咬着牙龈,江晓珊气急败坏地往前走了几步。

    “夜千筱,我们是合作关系吧,”手指指着夜千筱,江晓珊怒火乍现,不满地警告道,“你不要太狠了啊!”

    微微垂眸,看着她愤怒的表情,还有那几乎指到她脸上来手指。

    夜千筱眼底有抹不爽闪过。

    一抬手,就紧紧抓住那根手指。

    江晓珊倏地一怔。

    近乎是下意识的,江晓珊欲要将手指给抽回来。

    然——

    历史惊人的重现,她怎么也无法将其收回。

    夜千筱的力道犹如铁钳,任凭她如何的用力,都无可动弹半分。

    “你想做什么?”

    眼底怒火渐渐散去,江晓珊警惕地盯着夜千筱,颇有防备地问道。

    有时候过招,你无需真正动手,只要在一招中感受到差距,就可以知道实力上的差距。

    从第一次见面起,江晓珊就有自知之明。

    她打不过夜千筱的。

    这也是她在之后的训练里,极少去找夜千筱的茬的主要原因。

    “我不喜欢被指来指去。”

    眼眸似是被笼了一层冰霜,夜千筱冷冷地开口。

    一字一句,犹如冰块一般,狠狠砸落。

    实力上的差距,很成功地让江晓珊冷静下来。

    “我知道了。”

    抿了抿唇,江晓珊认命地开口。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继而松开了手。

    江晓珊的手指顿时抽离。

    可——

    那一刻,江晓珊只觉得那根手指,在刹那间失去了直觉。

    僵硬住了,一时半会儿连动弹都极其吃力。

    但,这种狼狈,江晓珊却只能咽下。

    不是跟夜千筱撕破脸皮的时候。

    松开江晓珊,夜千筱便继续前行。

    江晓珊在原地站了会儿,最后出奇的平静,不争不吵地将所有物品带上。

    加快速度跟上夜千筱的步伐。

    第二个红点标记的范围,她们没有遇到埋伏,也没有遇到另一个同伴。

    ……

    中午,两人用压缩饼干充饥后,便没有停留的继续前进。

    直至晚上五点左右。

    天色即将黑下来,在夜千筱的同意后,江晓珊终于找到了休息的机会。

    她的脚程不如夜千筱快,整整一天的时间,都是她卯足了劲才跟上的。

    就这一天的路,放到平时,她估计要走到晚上九点去。

    现在能够休息,她如蒙大赦一般,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去搭庇护所。”

    瞥了眼趴在地上不肯动弹的江晓珊,夜千筱毫不留情地将新任务砸过去。

    “休息五分钟!”

    无力的举起一只手,江晓珊气若游丝地开口。

    实在是累的没劲了。

    她需要休息!

    夜千筱蹲下身,靠近趴在地上的江晓珊。

    “你说呢?”

    低低地声音,伴随着滴答的雨声,悠悠的飘落到江晓珊耳底。

    江晓珊只觉得浑身一个寒颤,当机立断的,直接从地上翻身坐起。

    而,在紧急中一睁开眼,江晓珊便见到一侧的夜千筱,微微一僵,只觉得背脊阵阵发凉。

    尼玛!

    没见过这么会吓人的!

    “我马上动手,OK?”

    江晓珊举起双手,近乎求饶地朝夜千筱说道。

    她真是怕了夜千筱了!

    现在浑身疲惫,对夜千筱唯有佩服,完全没有心思在同夜千筱计较。

    “前面有个山洞,”夜千筱缓缓站起身,声音干脆利落,“去看看。”

    “行!”江晓珊习惯性的应声,可在爬起来后,忽然意识到什么,朝夜千筱问道,“你呢?”

    “找食物。”

    夜千筱淡然地回答道。

    说完,就朝她所找准的方向离开。

    “切,”江晓珊不屑地哼了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自觉地嘀咕了一声,“够高冷的。”

    然——

    不管她的意见有多大,江晓珊还是听了夜千筱的“指示”,朝夜千筱所说的地方走过去。

    她来森林这么久,还真没见到过一个山洞。

    如果一跟着夜千筱,就能随随便便找到山洞——

    江晓珊心里琢磨,如若真的有,今天吃的这些苦头,她就心甘情愿的认了!

    于是,两分钟后,站在山洞前面的江晓珊,犹豫着是否要收回先前的话。

    半响。

    无奈叹息。

    好吧,她是彻底服了夜千筱了。

    ……

    夜千筱选的休息地点,素来是靠近河流的。

    有河的地方,便有食物。

    而地图上,唯有河流的位置,是标的最清晰的。

    这给了她很大的方便。

    每天设定一段距离,需要走多远,按照她的脚程要走多长时间,就算提前赶到,她也不会贸然继续前行。

    她很懒,完成每天规定的任务就够了。

    反正没想抢在第一赶到终点。

    在河里随便弄了两条鱼,用军刀将其处理好后,夜千筱便扯了两根草来,将其串在一起。

    之后,再将水壶里的水灌满。

    完事。

    沿着原路返回。

    这一次,夜千筱终于看到江晓珊靠谱的一面。

    山洞内。

    这个洞并不宽敞,但是足够夜千筱和江晓珊的活动。

    江晓珊搬了一堆木柴进去,且在中心位置烧了堆篝火。

    “这么快啊?”

    刚想好好休息下的江晓珊,注意拎着两条鱼回来的夜千筱,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

    乖乖。

    够厉害的。

    不到二十分钟,就抓了两条那么肥大的河鱼回来。

    简直帅的人神共愤。

    江晓珊自己都没发现,这一刻对夜千筱的敌意减少不说,还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情绪冉冉升起。

    “去捡柴。”

    走进来,夜千筱淡然地看她,冷静地继续吩咐。

    “休息两分钟。”

    这一次,江晓珊妥协地伸出两根手指。

    实在是太累了。

    她就只想休息那么一会儿还不行吗?

    淡淡地扫了她两眼,夜千筱却也没有逼迫她,只是周身的气息冷不防寒冷几分。

    前一秒,没有听到夜千筱勉强自己,江晓珊还松了口气,可下一秒,感觉到夜千筱那愈发高冷的气息。

    顿时明白了什么。

    敲了敲脑袋,江晓珊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

    老老实实地去给她捡柴。

    夜千筱扫了眼她拖着疲惫身体离开的背影。

    却没有挽留。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就算木柴捡回来,基本都是已经湿透了的,如果不给一定的时间烘干,今天晚上她跟江晓珊怕是都只能挨饿受冻了。

    但——

    看了看手里的鱼,又看了看那堆篝火,夜千筱却忍不住头疼起来。

    弄食物什么的——

    真特么麻烦。

    拿出两根路上削好的竹棍,夜千筱将鱼给插上,之后便按部就班地放到火上烤了起来。

    “我回来了。”

    当夜千筱的鱼烤的差不多时,江晓珊终于拖着一大捆的湿木柴,艰难的进了洞口。

    这时,天色近乎全黑。

    她跟木柴一个性质,浑身上下的衣服,全部能滴出水来。

    冷的她直哆嗦。

    于是,刚将木柴往洞里一拉,江晓珊就快速朝篝火跑过来。

    夜千筱很有本事,令原本只有小火焰的篝火,燃烧的极其旺盛。

    “脱衣服。”

    刚给鱼抹好盐的夜千筱,瞥见火急火燎跑来的江晓珊,冷冷淡淡地来了一句。

    双手刚靠近火焰,一听到夜千筱的话语,江晓珊顿时僵硬住。

    “你什么意思?”

    拧起眉头,江晓珊神情颇为不善。

    如果夜千筱是个男人,就这一句话,便足够她跟夜千筱打一架了。

    夜千筱微微凝眉。

    看江晓珊的视线,犹如在看个白痴。

    “……”

    片刻后,江晓珊瞥见周围的情况,顿时意识到什么。

    夜千筱找了几根有枝杈的树枝来,雨衣已经被她脱下,一件军装外套搭在她右手边的树杈上。

    旺盛的火焰,炙热的温度,令原本湿透的外套,渐渐冒起了雾气。

    江晓珊恍然大悟。

    “抱歉。”

    张了张嘴,江晓珊挤出两个字来。

    当下,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衣服外套脱下来。

    夜千筱有雨衣的保护,虽然衣服多少被打湿了,却没有江晓珊那么狼狈。

    脱下外套,江晓珊是将外套上的水拧掉不少后,才架在枝杈上面进行烘干的。

    “可以吃了吗?”

    做完这一切,江晓珊看着那两条烤的半焦的鱼,忍不住地朝夜千筱问道。

    “嗯。”

    夜千筱冷淡地应了一声。

    继而,她拿起一条鱼,递到嘴边,慢慢地开吃。

    江晓珊饿得发慌,也不迟疑,直接将另一条鱼拿过去。

    咬了一口!

    刚咀嚼了两下,江晓珊的脸色,便渐渐地有所变化。

    这味道——

    还真是,一言难尽。

    近乎下意识地,江晓珊抬了抬眼,朝坐在对面的夜千筱看过去。

    面无表情,神色淡定,一言不发地吃着烤鱼。

    想了想,江晓珊只得将烤鱼咽下去。

    好吧。

    跟她烤的鱼相比,夜千筱的厨艺还算是较高等级的。

    ……

    两人吃完烤鱼。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山洞不大,夜千筱又点了一个篝火,算是划出一条直线,跟江晓珊隔开一定的距离。

    两人各自守着一堆篝火,然后去烘干她们各自衣服。

    趁着有空,夜千筱还找了几根木头来,用降落伞的绳子将其绑在一起,放到地上充当“床”。

    天色愈发黑暗。

    已经休息完毕的两人,开始轮流守夜。

    这是江晓珊来到这片丛林后,唯一一次,如此安心而舒适的过过一个夜晚。

    翌日清晨。

    江晓珊从睡梦中醒来时,夜千筱就跟变戏法似的,大清早的弄出两条新鲜肥硕的鱼来,让两人美美的饱餐了一顿。

    此后——

    再次去拎那些物品的江晓珊,出奇的没有丝毫的意见,反倒是多出了几分情愿。

    同昨日抑郁的心情,简直是天差地别。

    两人重新上路。

    但,这一次,还没有走多久,便听到异样的声音。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

    持续不断的哭声传来,有人哭得心思裂肺的。

    “怎么回事儿?”江晓珊用那小块布挡在头顶,跟村姑似的打扮,却依旧压制不住骨子里的魅惑。

    她偏头看了看夜千筱,皱眉说道,“好像就在前面。”

    “听出来了。”

    夜千筱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只要有耳朵的,都听得出来。

    “……”

    江晓珊扫兴地撇了撇嘴。

    两人反正要往前走,在听到哭声之后,便难得默契地加快了步伐。

    但——

    两人没走多远,便见到信号弹的动静。

    一串白色的烟雾,猛然间从地上升起,快速往天空蔓延。

    没有枪声,没有争斗。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在一瞬间大了起来,在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中,却格外的清晰。

    毫无疑问,这意思是,有人放弃了。

    是个女兵。

    很有可能是她们这个组的。

    江晓珊还在犹豫时,本就在前面的夜千筱,忽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愣了愣,江晓珊也没多想,立马跟上。

    走了差不多二十米左右。

    她们终于见到那个放弃的女兵。

    “呜呜呜——”

    女兵坐倒在树下,一边狠狠抹着泪水,一边却大声的哭着。

    绝望、悲伤、不甘、崩溃……

    在雨水中,她释放了所有的情绪。

    几天的折磨,在那一刻,彻底的解脱。

    可,在放弃之后,她却哭得比坚持时更为难看。

    夜千筱和江晓珊都不认识她,可见到这一幕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静静伫立着,看着那个在悲伤中放弃的女兵。

    “这里是第三个点吧?”

    站了片刻,江晓珊神情添了点失落,朝夜千筱问道。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

    第三个红点标记处,就在那个女兵脚下的那里。

    现在是第四天,她们野外生存的时间才过一半。

    说实话,夜千筱倒是觉得,这时候放弃来的更划算些。

    认清自己的实力,在承受不住时学会放弃,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成长。

    “如果我们早点儿来,她还会放弃吗?”

    江晓珊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如果那个女兵,看到了哪怕一点希望,意识到自己不需再孤独前行,身边将有同伴一起——

    那么,她还会放弃吗?

    江晓珊不了解那个人,所以她并不知道结果。

    但是,难免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儿赶到。

    “不知道。”

    夜千筱神色淡然,并没有具体的回答。

    就她个人的看法——

    不会。

    短时间内的不会。

    当一个人孤军奋战久了,负面情绪很容易爆发,当她意识到自己不行的时候,所以选择了放弃。

    但是,同伴的存在,却能激励他人的潜在能力。

    所以,短时间内,这个女兵会坚持下去。

    可是,那又怎样?

    这只是一次考核,赫连长葑不会只给她们一次考核,今后还会有更残酷更绝望的环境等着她们。

    所以——

    她总会放弃的。

    “我过去看看。”

    犹豫了会儿,江晓珊朝夜千筱说了声。

    继而,直接朝放弃的那个女兵走去。

    顿了顿,夜千筱抬眼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凝望了两秒后,便将视线收了回来。

    不紧不慢地往前。

    江晓珊跑到女兵身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夜千筱隔得有些远,加上雨声的阻隔听不清晰,但猜测是一连串的安慰。

    最后,她看到江晓珊紧紧抱住那个女兵。

    女兵的哭声,也渐渐地小了起来。

    面对这么强硬的拥抱,女兵先是愣了愣,身体稍稍有些僵硬,可没一会儿,便抬手抱住了江晓珊。

    再次放肆地哭了起来。

    在五米远外,夜千筱就此停下来。

    她背着步枪,双手放到裤兜里,笔直地立在原地,清冷的眼睛带有几分深沉,视线落到抱在一起的江晓珊和女兵身上。

    哭声入耳,满带悲伤。

    她一言不发,静静在旁看着,可那身存在感,依旧不减分毫。

    过了好几分钟,江晓珊终于将女兵安抚好。

    但——

    “哎,是谁放弃了?”

    随着清亮的询问声,标志着新的人员抵达这里。

    当下,除了还在抽噎的女兵,夜千筱和江晓珊皆是偏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天色昏暗,满天的雨幕中,有两个身影从树丛里走出来。

    说话那位,走在前面,看起来有些面熟,应该是隔壁宿舍的女兵。

    不过——

    缓步跟在她身后的,却是夜千筱和江晓珊颇为熟悉的了。

    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

    聂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6、放弃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