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7、不介意带个手下败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她们两人,浑身皆是被淋得湿透。

    走在前面那位,军帽戴的有些偏,发丝凌乱,衣服上也蹭了不少的泥土,看起来有些狼狈。

    倒是聂染,尽管身处同样的处境,浑身*的,但气势依旧不减,气质冷傲,神情冷漠,倒是将这场磅礴大雨驾驭住了。

    瞥见三个人,江晓珊和另一个放弃的,她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随后,视线便落到夜千筱身上。

    跟其他人不同,夜千筱穿了件雨衣,一看就是降落伞布料改成的,橙红绿三种颜色,却被夜千筱穿的潇洒帅气。

    军帽下一双狭长清冷的眼睛,有雨水溅到她的眼眸里,愈发的清凉。

    但——

    相较于聂染的在意,夜千筱却似乎没有理睬她的意思。

    扫了两眼,就将视线收回了。

    “另外两个,是你们?”

    见到她们俩,江晓珊皱起眉头,没有多大的热情。

    不认识的那个,她倒不在意。但是,那个聂染,她可是从开始就不爽。

    并非是对夜千筱那样的不爽。

    她不喜夜千筱,是未见面时便有的敌意,加上初次见面时夜千筱对她的打压,她对夜千筱有敌意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她没有跟聂染接触过。

    之所以不爽聂染,纯粹是看不惯她的作风。

    孤僻,冷漠,傲慢。

    这种性格——

    当个屁的军人呐?!

    “呃,”站在前面的那个女兵犹豫了一下,道,“我跟聂染都是这个点,应该是我们。”

    江晓珊“哦”了一声,态度很是冷淡。

    “我叫刘灵,”女兵视线一扫,第一个落到留夜千筱身上,“你是夜千筱吧,我知道你。”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反应也没有多积极。

    “那个,你是……”刘灵看向江晓珊。

    “江晓珊。”

    江晓珊冷冷地回了一句。

    “哦,”感觉到她的冷淡,刘灵耸耸肩,然后瞥向放弃的那个,“这位……”

    “叽叽喳喳的,你很闲吗?”

    没等刘灵问完,江晓珊便不耐烦地打断她,眼角眉梢都是不爽。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她们这三个人之中,是谁选择的放弃。

    怎么有这么没眼色的人?

    “你——”

    刘灵的脸色忽的变了变。

    可,还是没跟江晓珊计较。

    她是为了确定才问的好吗?!

    又不是故意找茬!

    “好了,”那女兵松开江晓珊,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继而朝江晓珊挤出抹难看的笑容,“我没事了。”

    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事到如今,再做什么都没用了。

    她只是有些不甘心,刚刚没忍住发泄出来了。

    “真没事啊?”江晓珊拧起眉头。

    “没事儿,”笑容缓和了许多,女兵劝说道,“你们先走吧,别耽误了。接我的应该很快就到了。”

    江晓珊不放心地打量了她几眼。

    但,那个女兵似乎心意已决,不愿让江晓珊继续陪她耽搁。

    拧了拧眉头,江晓珊偏过头,朝夜千筱看了两眼。

    她当然是想留下来留陪一下,但她现在跟夜千筱是一个组的,做任何事情跟夜千筱商量一声,她还是有这个自觉的。

    淡淡扫了她一眼,夜千筱神情淡漠,“我先走。”

    “诶!”

    江晓珊立即站起身。

    什么态度呐这是?

    可——

    夜千筱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转身预备走人。

    事情已成定局,是否留在这里陪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再者,她并不反对江晓珊就此停留。

    “等一等。”

    刘灵忽的开口,叫住了欲走的夜千筱。

    夜千筱步伐微微一顿。

    偏了偏头,刘灵打量了两人一眼,很快便皱起眉头,奇怪问道,“你们两个,不跟我们一起吗?”

    看到夜千筱和江晓珊手中的步枪,刘灵就猜到她们俩应该跟埋伏的人打过交道。

    而,接下来的两个点,保不准就会有埋伏。

    她们一起行动,才应该是最好的策略。

    但是,这两个人,似乎根本没有一起行动的意思。

    “一起行动……”冷笑一声,江晓珊瞥向刘灵,语气里尽是讥讽之意,“多带两个累赘吗?”

    “你……”刘灵紧紧皱眉,眼底隐约冒起怒火,“你凭什么说我们是累赘?”

    “看着就是。”

    江晓珊摊了摊手,存了心想要气她。

    话音落却,刘灵顿时紧握拳头,愤愤地扫向江晓珊。

    要命的是——

    她根本就不会吵架!

    心里千言万语,纵使想骂脏话,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气得浑身发抖。

    怎么有这样刁蛮的人呐?!

    “正好,”一直站在一旁的聂染,顿时冷冰冰地开口,带有杀伤力的视线扫向江晓珊和夜千筱,“我也不想被拖后腿。”

    原本不想掺和的夜千筱,猛然间感觉到阵阵敌意。

    眉头一皱。

    微微凝眸,夜千筱抬眼看朝聂染那边看去。

    两人的视线霎时对上。

    一股冰冷的杀气直逼面门而来,夜千筱的眼睛微微眯起,寒意从眼底乍现。

    然——

    直至这时,刘灵看了看夜千筱,又看了看聂染,这才忽然意识到,这两个人以前是有仇的!

    上次夜千筱在射击训练中针对聂染,且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的虐了聂染一顿——

    刘灵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她完全把这茬给忘了!

    明明跟聂染在一起,却想要拉着夜千筱一起行动……

    顿时,刘灵就毁的肠子都要青了。

    “很不巧,”夜千筱缓缓勾唇,淡然的语调里,却夹杂着几分挑衅,“我腿粗,随便拖。不介意带上个手下败将。”

    “……”

    刘灵和江晓珊,顿时默契地睁大眼。

    就连那个放弃的女兵,心情本处于低落失望中,可在听到夜千筱的话语后,还是忍不住抬抬眼,颇为诧异地朝夜千筱方向看去。

    可以说,这一批学员中,基本没有不知道夜千筱的。

    在其他的训练中,夜千筱并不算突出,倒是端木孜然比较引人注目。

    但是,在靶场里,夜千筱一直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先前没跟聂染杠上时,夜千筱的枪法就征服了不少学员,甚至有很多的学员甘愿留下来,等着看夜千筱的精彩打靶瞬间。

    在跟聂染杠上后,夜千筱精准的算出聂染完成的时间和环数,达到不差分毫的地步。

    简直就是未卜先知的神人!

    最后夜千筱在跟聂染比赛时,故意停下来等内燃,那也是谁也没有料到的。

    那一系列令人目瞪口呆的行为,足够让他们所有人都记住“夜千筱”这个名字。

    但——

    在夜千筱说出一番如此嚣张的话时,纵使对夜千筱的为人有过心理准备,这时候还是忍不住为之震惊。

    “真会说!”

    聂染紧紧皱眉,眸色微狠,视线瞬间冷了好几度。

    射击比赛惨败的事,一直是聂染心里最不能揭的疤!

    她出生到现在,就没有被人耍的如此难看过!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地甩了她的耳光!

    那是的屈辱,深深地刻在骨子里,令聂染对夜千筱的仇恨,不止一星半点!

    恨不得亲自手刃了她!

    不曾想,夜千筱得了便宜还卖乖,当着面揭她的疤……

    “很生气?”

    夜千筱唇角勾笑,缓缓地朝聂染走了一步。

    重生至今,她还未如此针对过一个人。

    眼前这个聂染——

    可不仅是看着不爽的程度!

    “呵,”聂染眼底杀气闪现,却冷冷地笑出声,“既然你这么大气,我就不客气的‘拖一拖后腿’。”

    呵!

    看她能嚣张到几时!

    枪法厉害些而已,并非到无人能及的地步,就算是狙击手,也没胆量号称世界第一。

    有什么好嚣张的?!

    “请便。”

    面向她,夜千筱声音冷淡,眼底划过抹刺骨冷意。

    两人几句话间,就将事情说定了。

    然而,一侧的江晓珊和刘灵,却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刚刚还针锋相对、剑拔弩张,搞得随时都会打起架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她们俩就商量好一起行动了?

    尽管——

    她们之间的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张。

    “夜千筱,”江晓珊先前几步,来到夜千筱身边,使劲给她使眼色,低声询问道,“你这就同意带上她们?”

    “不然呢?”

    微微偏过头,夜千筱朝她挑挑眉。

    “你就不怕聂染使绊子?”

    江晓珊睁大眼睛,毫无顾忌地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

    “把你都带上了,还怕她?”夜千筱悠悠反问。

    “……”

    刹那间,江晓珊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原本的那点忧虑,彻底转化成了怒气。

    夜千筱,你好样的!

    亏她还有心担忧这家伙!

    她简直就是傻的!

    江晓珊翻了个白眼,背地里狠狠磨牙。

    至于刘灵,站在一旁也傻了眼。

    本以为事情没有转机,甚至都做好劝架的准备了,没想到她们“一拍即合”。

    甚至——

    都没经过她跟江晓珊的同意。

    没有就此停留的意思,夜千筱和聂染事先准备离开,刘灵没有多话的跟上她们俩。

    倒是江晓珊,停在原地安慰了那个放弃的女兵几句,在对方的催促之下,才加快速度离开。

    ……

    四人行,战火蔓延。

    聂染和夜千筱走在最前面,两人之间没有丝毫交流,但并不影响她们的速度。

    刘灵和江晓珊跟在后面,因为见面时江晓珊没给刘灵好脸色,两人间的气氛也显得有些古怪。

    只是没有前面两人那般紧张而已。

    当然,她们赶上前面的速度,就需要耗费多数精力了。

    根本没有心思去吵架。

    “诶,你怎么跟聂染一起啊?”

    走了三个小时,江晓珊咬着牙,可以找话题分神。

    累是其次,她们平时训练,可不止这般累。

    这点是能忍受的。

    但,连续几天赶路,江晓珊脚上全是泡,现在一走久了,就止不住的疼。

    疼得她有些受不了。

    “问我吗?”

    刘灵也累得不行,闻声,抽空朝江晓珊问道。

    江晓珊环顾了一周,瞥见远远向前的两人,继而朝刘灵挑了挑眉,“不问你问谁?”

    “我叫刘灵。”

    刘灵皱眉,强调的说道。

    显然,对于江晓珊的没礼貌,她心里也有些怨气。

    “……”

    艹!

    江晓珊干脆扭过头,懒得跟她瞎扯。

    不过,她这般的反应,刘灵却似乎没有察觉,顿了顿后,便开始跟江晓珊讲起话来。

    “昨天晚上吧,我迷路了,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埋伏的地点,后来被路过的聂染救了,我就跟她一起行动了。”

    刘灵边想边解释道,眼底是止不住的崇拜和佩服。

    昨晚聂染救她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帅了。

    “就这样?”江晓珊扬眉。

    “嗯啊。”

    刘灵认真地点了点头。

    “切。”

    江晓珊不屑地哼了一声。

    才被救了,就对人家死心塌地,保不准被卖了都不知道呢!

    相对于性格孤立冷傲的聂染,江晓珊倒是更偏向淡漠高冷的夜千筱。

    最起码,夜千筱在很多小事方面,都表现的很暖心。

    另外,光是人缘这一点,就可以比较出夜千筱和聂染的不同。

    夜千筱虽然清冷,但她有朋友,且很多时候都是为朋友着想的。

    聂染却不同。

    来到这里二十来天,都没见她跟谁交好,冷的拒人千里之外,对他人说话做事都不留余地。

    不知道是不懂人情世故呢,还是骨子里就这么冷漠。

    真心挺讨人厌的。

    “诶,你好像对聂染有偏见啊?”刘灵发现了问题,不由得为聂染辩解道,“她其实人挺好的,真的。倒是那个夜千筱,我觉得太嚣张了。”

    “……”

    江晓珊懒得搭话。

    被聂染鬼迷心窍的人,是不会客观的去评价他人的。

    尽管——

    江晓珊的评价里,也对夜千筱有些偏心。

    但这并不影响她为了夜千筱而鄙视刘灵。

    人的思绪改变,很多时候都像这样,不知不觉地就潜移默化了。

    刘灵本想多帮聂染说几句好话的,可见江晓珊根本没有继续搭理她的意思,便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

    中午十二点左右。

    四人路过一条河。

    河水里,偶尔游过的鱼,吸引了江晓珊和刘灵的主意。

    两人的想法难得的契合。

    于是,在江晓珊和刘灵的建议下,夜千筱和聂染终于决定在附近停下来。

    休息一会儿,顺便,填饱肚子。

    江晓珊抢来的压缩饼干不多,也不想给聂染和刘灵瓜分了,便没有将饼干拿出来。

    而是支持分配任务。

    “厨艺怎么样?”

    没等她们商量,夜千筱直接盯上了刘灵。

    夜千筱的视线很有压迫力,被她盯住的刘灵,在那瞬间气势上就弱了一大截。

    “还,还好。”

    想了想,刘灵认真地说道。

    她对自己的厨艺,还算是比较有信心的。

    而,在夜千筱的视线下,刘灵绝对没有那个胆量撒谎。

    审视地看了她两眼,夜千筱很快收回视线,淡声交代道,“做饭交给你。”

    “哦。”

    刘灵立即应声。

    微微偏头,夜千筱看向江晓珊,吩咐道,“你捡柴烧火。”

    “又是我?”江晓珊登时有些不满。

    吃苦卖力的活儿,怎么老是交给她干?

    明明夜千筱自己做这些最擅长!

    “不愿意?”

    挑了下眉,夜千筱一抬眼,顿时扫了江晓珊一个威胁的眼风。

    “愿意!”当下,江晓珊立即转变态度,咬牙挤出一句话,“怎么可能不愿意?!”

    被夜千筱威胁惯了,江晓珊几乎下意识的就怂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旁边还有两个大活人等着看!

    于是,等应声完后,就只得暗自磨牙了。

    真特么想“nen”死夜千筱啊!

    将烧火做饭的任务,交给了她们两个人,夜千筱便将聂染当做空气一般,一句话的交代没有。

    直接朝附近的河流走去。

    被晾到一边的聂染,眸色顿时阴冷几分,带有杀气的目光,似有若无的缠绕着夜千筱的背影。

    “聂染,”刘灵意识到聂染被孤立,顿时朝她走了几步,脸上带有几分浅笑,朝她提议道,“你要跟我一起做饭吗?”

    “我去捉鱼。”聂染冷冰冰地回道。

    也就是拒绝了刘灵的提议。

    “哦,”刘灵有些尴尬的绞着手指,点了点头,附和着道,“那好吧,捉鱼确实有些困难,两个人比较好。”

    听到这讨好的话,江晓珊冷不防冷笑一声。

    呵。

    放到别人身上,捉鱼确实很困难。

    比如她,曾经尝试过几次,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肥硕的大鱼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过——

    放到夜千筱身上,捉几条鱼不过分分钟的事儿。

    简直不要太轻松。

    自然,这种事情,江晓珊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肯定是不会主动说的。

    眼睁睁看着聂染离开。

    ……

    落后了夜千筱几分钟,聂染慢一步赶到了河边。

    等她见到夜千筱时,夜千筱砍了根竹子,正在手中削尖,分成好几份的尖端。

    夜千筱动作很快,转眼间就将“鱼叉”制成了。

    她脱了鞋,挽起裤脚,走进冰冷的河水里。

    完全没有理会聂染的意思。

    聂染的做法比夜千筱简单的多,只是找了根比较长的木棍,在尖端绑上军刀。

    她没怎么抓过鱼,但有过几次经验,技巧还算不错。

    但——

    她万万没想到,就她绑军刀这一会儿的功夫,夜千筱就已经丢了两条鱼到岸边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7、不介意带个手下败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