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8、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聂染刚将军刀绑好。

    只听得“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被丢到了岸上。

    微微一愣,聂染近乎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看过去。

    那是两条鱼。

    鱼身被竹子尖端刺穿,却没有死透,还在岸边激烈地挣扎着,一蹦一跳的,好像在为自己争取最后一点机会。

    下意识地,聂染皱了皱眉。

    这么快?

    可——

    更快的,还在后面。

    就这么一愣神,就听到河水划动的动静,她微微侧头看去,只见夜千筱拎着竹竿已经往回走。

    而,她竹竿的下端,还插着一条正在挣扎的鱼。

    短短几分钟,她就轻松地捉到三条鱼。

    “你也来?”

    来到岸边,夜千筱将鱼竿撑在一边,淡淡地扫向聂染。

    聂染冷冷看她一眼。

    继而收回视线。

    没有回答她。

    直接脱掉鞋袜、挽起裤腿,聂染拎着竹竿朝河水里走去。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也没有继续管。

    如果聂染没有来,那夜千筱帮她无可厚非,但,既然她已经来了,且很不领情,夜千筱就没有帮她的兴趣了。

    话说回来——

    这河里的水,真心够冷的。

    将手中竹竿一丢,夜千筱走到自己的鞋袜旁,意外抬眼间瞥见聂染紧皱的眉头,眸光微微闪了闪。

    快速穿好鞋袜,夜千筱便拿出军刀,去处理那三条鱼。

    “啪!”

    随着重重的声音,水花顿时四处飞溅。

    刚将第三条鱼的鱼肚剖开的夜千筱,不由地抬了抬眼,朝河水中央看去。

    只见站于水中的聂染,紧紧抓住手中的木棍,随着她拎着抬起的动作,一条鱼出现在末端的军刀上。

    插偏了,只插中半个鱼身,但也证明她成功了。

    夜千筱收回视线。

    继续处理手中的鱼。

    她的动作一如既往的快,直至聂染抓着木棍回到岸上时,夜千筱已经将最后一条鱼处理好,同时用一根降落伞的细绳将其全部串起来。

    这期间,连看都没看聂染一眼,拎起鱼就预备离开。

    聂染在岸边停顿了下。

    冷水浸透她的双脚,冷的令她几乎没有知觉,她知道在河水里待着的刺骨冰寒。

    眸光微冷,面若冰霜,聂染盯着夜千筱从容的背影,神情愈发的阴沉。

    直至夜千筱身影消失,聂染才缓缓移开了视线。

    没有去穿鞋袜,她就赤脚蹲在河边,快速地处理着她捉来的鱼。

    ……

    夜千筱先一步抵达集合的地点。

    这里处于河水上游。

    烧火的地点,被她们选在一颗参天大树下面。

    细雨蒙蒙,不至于将篝火浇灭,但这个地点要安全许多。

    夜千筱走近的时候,江晓珊并不在,倒是刘灵,正围着篝火,小心地维护着这点火焰。

    “回来了?”

    见到夜千筱,刘灵脸上露出笑容。

    只不过,视线在她身后瞥了几眼,在没有见到聂染时,脸上的笑容冷不防僵了僵。

    “那个,”顿了顿,刘灵微微一想,终究是问道,“聂染呢?”

    “后面。”

    夜千筱声音冷淡地回了两个字。

    “哦。”

    颇为狐疑地应了一声,刘灵的视线总是往夜千筱瞄。

    在刘灵的印象中,夜千筱是敢跟赫连教官叫板的人,加上跟聂染的那次打压性的比赛,她总会下意识地觉得夜千筱占据上风。

    眼下见得聂染没有回来,只会让刘灵心下担忧,下意识觉得聂染又被夜千筱“欺负”了。

    “只有三条鱼吗?”

    仔细打量了夜千筱两眼,刘灵视线最终落到夜千筱手中的鱼上。

    算数她还是数的清的。

    她们这里,可是有四个人。

    夜千筱将那块破布找出来,把三条已经处理好的鱼放到上面。

    没有搭理刘灵的质问,夜千筱直起身环顾四周,视线很快便落到不远处的一片翠竹上。

    继而走过去。

    但——

    担心聂染的刘灵,显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站起身,刘灵紧紧跟上夜千筱。

    “聂染是在捉……那一条鱼?”

    刘灵斟酌着语言,有些吞吐地朝夜千筱问道。

    说到底,她也是挺怕夜千筱的。

    只不过,夜千筱将聂染落下,自己回来的行为,确实让她有些看不过去。

    她一下子就捉了三条鱼,速度那么快,就算帮聂染捉一条,那也没什么吧?

    刘灵这么想着,原先对夜千筱的不满,直接陷入了另一种负面情绪中。

    夜千筱步伐微微一顿。

    “过来。”

    眸色微凉,夜千筱眯了眯眼,慵懒的声音里,透露着无可抵抗的威严。

    怔怔的看了夜千筱一眼,刘灵心有畏惧,可想了片刻后,还是老实地往前两步,来到夜千筱的身边站住。

    “你们跟我,是合作,还是依附?”

    手里把玩着军刀,夜千筱侧了侧头,清冷的视线盯上刘灵的眼睛。

    刘灵顿时一个寒颤。

    “合作……吧。”

    刘灵声音低低地回道。

    她本想抓住夜千筱“腿粗”的把柄,可转念一想,意识到聂染是绝不会认可“依附”一说的,便只得选前者。

    “她帮我做什么了吗?”夜千筱又问。

    “……”

    想了想,刘灵摇了摇头。

    眸色愈发清冷,夜千筱把玩军刀的动作微顿,继续问道,“跟过去,是她自愿的?”

    “是。”

    关于这点,刘灵根本无从反驳。

    “她要自己捉鱼,我不情愿帮她,也没少了你的。至于等不等她……”夜千筱冷冷留勾唇,“是不是我的自由?”

    “……是。”

    被话语堵得实在没办法,刘灵只得老老实实地点头。

    “那你的行为?”夜千筱悠悠问了一句。

    “对不起。”

    刘灵委屈地道歉,脑袋忍不住低了下去。

    在夜千筱面前,她好像没一句话是对的。

    尽管——

    她觉得自己没有错。

    互帮互助,不是应该的吗?

    帮忙再捉一条鱼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丢下伙伴,自己一人回来,怎么还有可能振振有词?

    刘灵实在无法理解夜千筱的思维,可这种时刻,却硬是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只得将一口怨气咽回肚子里。

    夜千筱收回视线,继续朝竹子扎堆生长的地方走去。

    她只砍了一根长竹。

    砍了三截,弄了相等的长度,再将一段削尖,以便刺穿鱼肉。

    在她削这几根竹条时,处理完鱼的聂染也赶了回来。

    “聂染,你回来了啊?”

    “河水是不是很冷?”

    “火刚刚烧起来,你过来坐一坐。”

    ……

    相对于一见到夜千筱,就在夜千筱身上找问题,刘灵在面对聂染的时候,别提多么热情。

    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不过,这种明显孤立的花招,在夜千筱看来,却显得小儿科了。

    慢条斯理的削好竹子,夜千筱朝篝火堆里走过去。

    来到那块“破布”面前,夜千筱蹲下身,预备用竹子去插那三条鱼。

    “只有三根?”

    见到夜千筱那几根竹子,刘灵的眉头不自觉再度皱起来。

    不满的情绪,正在一点点蔓延。

    “……”

    夜千筱没有搭理她。

    见她不搭理自己,刘灵下意识地朝聂染看了眼,带有几分安抚的意思,继而又将不满的视线盯上夜千筱。

    “聂染的呢?”刘灵紧追不舍地问道。

    拿竹子的动作微顿,夜千筱颇为不耐烦地挑眉,“你没手?”

    “我……”

    几个字,堵得刘灵无话可说。

    但,心里却已经认定,夜千筱就是在故意针对聂染!

    顿时——

    夜千筱在她心里的印象,彻底成了无恶不赦的小人。

    在旁待了几秒,刘灵确定夜千筱态度强硬,没有想给聂染帮忙的意思,而一旁的聂染看了夜千筱两眼后,便直接站起身。

    刘灵也立即站起来。

    “聂染,你先休息吧,我去弄就行。”

    如此朝聂染说着,刘灵没有丝毫停顿,就拔出刀朝竹堆走去。

    聂染看了看她,“我自己去。”

    声音很冷,根本没有领情的意思。

    刘灵步伐一顿。

    待她转过身时,聂染已经绕过她,直接走向了那堆竹子。

    脸色微微一僵,刘灵的神情颇为尴尬,但是,没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

    或许——

    是不想麻烦别人吧。

    刘灵这么想着,给聂染找了个很适当的理由。

    “夜千筱。”

    想罢,刘灵蹲回去,来到夜千筱旁边。

    夜千筱刚将三根竹子插好,顺势就将其交给了刘灵。

    刘灵稍显懵懂。

    等愣怔了两秒后,才恍然大悟,老老实实地将其放到篝火上面。

    夜千筱事先说过,是要她来动手烤的。

    而,没有等她找时机将话说完,夜千筱就已经站起了身。

    “诶,你等等。”

    仓促回头,刘灵连忙喊住她。

    夜千筱微微垂眸,打量了她一眼。

    “我们都是战友,而且被分在一个组,你真的要针对聂染吗?”

    抬起头,刘灵慎重地看着夜千筱,皱起眉头问道。

    手指摸了摸下巴,夜千筱凝眉思考着,片刻后,走至刘灵面前来。

    “你叫什么名字?”

    垂下眼帘,夜千筱居高临下地问。

    愣怔了下,面对这种问题,刘灵难免有些挫败,但还是如实回答,“刘灵。”

    “刘灵是吧,”夜千筱微微点头,视线停落到她脸上,语调微凉,“她殴打我朋友,导致我朋友被迫离开……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不针对她?”

    “……”

    刘灵哑言。

    顿时想起刘婉嫣的事情。

    那日刘婉嫣跟聂染的打斗,她并没有亲眼所见,但后来却有听说,当时聂染几人在操场罚站,她也匆匆瞥过几眼。

    刘婉嫣离开的事儿,私下里也有人在传。

    有人说,以刘婉嫣的能力,离开也很正常。

    但也有人说,就是因为聂染,刘婉嫣才被迫离开的。

    可毕竟当时不认识聂染,也不了解当时具体情况,刘灵没有过多关注。

    咬唇想了想,刘灵劝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呵。”

    低笑一声,却有些冷。

    令人不寒而栗。

    夜千筱打量着刘灵,这位一脸理所当然,仿佛自己站在正义那边,满嘴的仁义道德。

    眼底所有情绪淡去,唯独剩下一派冷清,夜千筱缓缓开口,“人可以蠢,但也要有个限度。”

    话音落却。

    夜千筱懒得再同她争执。

    转身,将自己的枪支弹药捡起,随后朝远处走去。

    也好清静清静。

    刘灵依旧坐在原地,如此被“人身攻击”,被骂蠢,不生气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

    不知为何,夜千筱那身骇人气势,冷漠的气息,硬是逼得她不敢发火。

    无处发泄,只得自己生气。

    只不过,对夜千筱的怨恨,又深了几分。

    ……

    夜千筱沿着一个方向离开。

    没一会儿,就碰见拖着柴回来的江晓珊。

    “哟,同道中人呐。”

    上下打量了夜千筱两眼,江晓珊脸上顿时露出抹古怪的笑容。

    夜千筱扫了她一眼。

    看出了端倪。

    江晓珊同她一样,肩膀上还背着那把步枪。

    显然,都对那两人放心不下。

    夜千筱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

    “去哪儿?”

    江晓珊朝她扬眉。

    自从有了聂染和刘灵,她们俩之间的关系,倒也缓和了不少。

    最起码,跟聂染相比,江晓珊是偏向于夜千筱的。

    “散步。”夜千筱简单回应。

    往前走了两步,江晓珊就停在夜千筱面前。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收敛了神情,江晓珊神色正经地问。

    “问。”

    夜千筱淡声道。

    “为什么把她们带上?”江晓珊微微蹙眉,“你应该知道,她们不仅会拖后腿,随时都有可能阴你。”

    顿了顿,夜千筱抬起眼眸,嘴角勾起抹淡笑,“你有她们好玩儿?”

    “……”

    江晓珊脸色顿时一变。

    艹!

    把她跟她们比?!

    还挺鄙视她的意思?!

    深吸一口气,江晓珊抬了抬手,刚想要指她,可很快意识到什么,又规矩地将手指给收了回去。

    “夜千筱,你真有种!”

    江晓珊没好气地放下话。

    继而,拖着那打捆的柴,就往集合的地点走。

    停在原地的夜千筱,看着她加快步伐离开的背影,不由得耸了耸肩。

    继续她的“散步”。

    ……

    半个小时后。

    烤鱼刚熟,夜千筱便准时回来。

    正好赶上这一顿“热乎乎”的午餐。

    鱼是刘灵烤好的,鱼自然也由她来分配,眼看她将第一条鱼分给聂染,江晓珊的火焰顿时就冒起来了。

    这个聂染,到底做了什么?!

    没捡柴,没烧火,只抓了自己的鱼,出的力跟谁都没法比!

    凭什么被刘灵放在第一个?!

    “刘灵!”

    江晓珊猛地喊了这个名字。

    “喏,给。”

    刚将聂染的鱼递过去,刘灵就立即转过身来,将江晓珊的鱼递到她面前来。

    江晓珊顿时一怔。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刘灵的态度虽然很让人恼火,但也将事情都做好了,加上鱼烤的也不错……

    沉思片刻,江晓珊竟是硬生生将怒火压制下去。

    将递到面前来的那条鱼接过去。

    面对江晓珊,刘灵的态度还算和善,可在面对夜千筱时,刘灵的笑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喏。”

    抬起手,刘灵将夜千筱那条鱼递过去。

    态度很冷,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明显在耍她的小脾气。

    视线从她身上扫过,夜千筱脸色微微一沉。

    “嘿。”讥笑一声,江晓珊看向刘灵,提醒道,“你知道这鱼谁弄上来的吗?”

    “那又怎么样?”刘灵反问,振振有词道,“这鱼也是我烤的。”

    “按你这逻辑,你的柴都是我捡的,”江晓珊眼神愈发的不善,“你是不是要跪下来跟我磕两个头,以示感谢啊?”

    倒不是江晓珊如何坚定的偏帮夜千筱。

    而是——

    刘灵这个脑残是真的很让人火大!

    就算聂染救了她,夜千筱针对聂染,这个局外人能不能别这么圣母?

    她还能帮得了聂染?!

    而且还是以这种弱智小气脑残的招数!

    江晓珊看着就觉得生烦。

    很多时候,就怕这种见识短、思想狭隘的脑残,根本就不会想事情,反倒是坚持着“自以为”正确的事情。

    得嘞。

    你正确就正确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好了,凭什么扯上别人呐?!

    在这顿饭上,明明夜千筱帮她的更多吧?!

    “你……”刘灵睁大眼,颇为委屈地咬了咬唇,半响,稍稍哽咽地开口,“我也没怎么着吧?”

    “你还没怎么着啊?!”江晓珊倏地冷笑一声。

    顿了顿,江晓珊咄咄逼人道,“你就这态度,搞得人家夜千筱欠了你几百万似的。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的小脾气往别处耍行不行?咱们平白无故的,又没啥血缘关系,凭什么就让着你这脾气啊?你信不信搁在部队外,我早揍你了!”

    “……”

    素来不会吵架的刘灵,听得江晓珊这一番话,顿时陷入了沉默中。

    心里万般委屈,可却不知该从何开始控诉。

    凭什么啊?!

    她又没伤害夜千筱,只是纯粹态度上不讨喜而已……

    江晓珊这番话也忒难听了吧?!

    “怎么了,说你几句,就搞得我欺负你似的。”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模样,江晓珊就忍不住失笑。

    林子大了,果然什么人都有啊!

    就刘灵这种假圣母,怎么就跑到部队里来了?!

    而且还能来赫连学长的部队?!

    面对这番场景,聂染拧着眉看了几眼,只觉得刘灵确实挺招人烦的。

    但——

    在旁看戏的夜千筱,事先听到了动静,顿时向前走了一步。

    呃。

    将属于她的那份烤鱼拿了过来。

    如此举动,令刘灵微微错愕。

    只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很快转移了她的注意!

    天空中——

    一只金雕俯冲而下,直接朝她扑过来!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估计可以在上午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8、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