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9、等的就是她挖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灰蒙蒙的天空,一只金雕展开双翼,径直朝留刘灵的方向冲过来!

    速度之快,让刘灵毫无反应时间,只得愣怔地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在视野里愈发变大的金雕。

    “啊——”

    额头被狠狠地啄了一下!

    刘灵尖叫一声,顿时朝后方仰倒,整个人摔倒在地。

    金雕双翅展开,在空中掀起阵阵狂风。

    一只雕的庞大气势,足以让人为之震惊。

    “啊——啊——谁来帮帮我——”

    在挣扎中,刘灵只得用双臂挡住脸,她忍不住尖叫着,险些哭了出来。

    但是,周围的三个人,谁也没有动作。

    夜千筱被她拐弯抹角的针对,早就对她没了什么耐心,本就想好好惩治下她,现今上帝出来帮忙了,她当然乐得在旁看热闹。

    江晓珊没有动弹,一是没有反应过来,二是很不爽刘灵,也懒得管她的生死。

    至于聂染——

    她静坐在旁,冷冷地看着,神情里有抹惊异闪过,但继而便恢复了平静。

    显然,她也没有好心帮忙的意思。

    反倒是将视线投向了夜千筱。

    这只金雕,同夜千筱,是否有瓜葛?

    整整折腾了刘灵半分钟。

    金雕用锋利的爪子和嘴进行攻击,在将刘灵折腾的精疲力尽之时,终于“好心”的松开了抓住。

    翅膀扑腾了两下,锐利的眼睛闪烁着令人畏惧的光芒,金雕似乎通人性似的,朝聂染的方向转了下脖子。

    聂染眉宇紧锁。

    下一刻,金雕爪子抓住刘灵的那条鱼。

    展翅飞向空中!

    一切动静,终于停歇下来。

    “呜呜呜……”

    被折腾的惨不忍睹的刘灵,终于忍不住抱头哭出声。

    哭得撕心裂肺的。

    三双眼睛,在目送着金雕离开后,皆是默契地扫向她。

    刘灵穿着的军装很厚,金雕的爪子还不至于刺破衣服到她的皮肉里,但那些袒露出来的皮肤就不同了。

    脸上、手上、脖子上,皆是被留下几道抓痕,一道道的血色痕迹互相交错,看着着实残忍。

    但——

    看得出,都伤得不重。

    留下了血痕,却没有抓得很深。

    最起码的,不会让她破相。

    “金雕都飞走了,还哭个啥啊。”

    咬了口鱼肉,江晓珊收回了目光,淡淡的朝刘灵说道。

    就这点儿伤痕,还能比她们平时训练痛苦?

    动不动就哭个没停,还算个什么军人呐?

    江晓珊光是想想,就觉得很不耐烦。

    “呜呜呜……”

    刘灵不理睬她,依旧抱着头哭个没停。

    脸上火辣辣的疼,万一破相了毁容了……

    那该怎么办?!

    而且——

    没有一个人来安慰她!

    焦急、疼痛、担忧、悲伤、失望,多种情绪复杂交错,刘灵抑制不住的继续哭着,竟是连丝毫停歇的意思都没有。

    “夜千筱,那雕……”

    没有管刘灵,江晓珊抬了抬眼,狐疑地盯上了站在一旁的夜千筱。

    “我不知道。”

    慢条斯理地吃着鱼,夜千筱事不关己地回道。

    想了想,江晓珊耸耸肩,倒也没有多想。

    虽然她很怀疑,那只金雕是特地来帮夜千筱的,但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

    在基地,没见到过金雕的身影,更不见夜千筱同金雕相伴,就算夜千筱来的时候,也没有见过金雕啊。

    若说是在丛林里认识的——

    一方面,江晓珊不知道这是哪儿,是否有金雕的生存,另一方面,就算这里栖息着大片的金雕,但跟夜千筱一见面就好上了?

    打死她也信。

    这也太不扯了点儿。

    所以,江晓珊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那是金雕是冲着刘灵手中烤鱼来的更为可信。

    毕竟,保不准有些奇怪的生物,生的食物吃腻了,就想吃吃熟的了呢?

    好吧——

    这点也很扯。

    想罢,江晓珊还是压下疑惑,老老实实地吃着烤鱼。

    而,被刘灵“维护”的聂染,本没有向刘灵伸出援助之手的意思,在被哭哭啼啼的声音吵得实在烦了后,才站起身走向前,朝刘灵伸出了手。

    本来就哭累了的刘灵,那一刻只想找个台阶下,如今碰上聂染过来,自然安分地顺着这个台阶下来。

    成功的恢复了安静。

    但——

    更悲惨的事情等着她。

    本就只有四条鱼,聂染、夜千筱、江晓珊各自分配到一条,她手中的那条被金雕抢了去。

    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食物了!

    而夜千筱和江晓珊,都没有想跟她分享食物的意思。

    刘灵心下委屈,眼里的泪水又来了。

    “给。”

    聂染皱皱眉,将只吃了几口的鱼递过去。

    “你……”

    惊喜的抬眼,原本对聂染的那点失望,又在这一举动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抬手抹了抹眼泪,刘灵抽噎着,但却面露喜意,“我们分着吃吧。”

    扫了她一眼,聂染也没有拒绝。

    填饱肚子才好做事,一味的逞强是没有用的。

    再者,她之所以将鱼递出去,不过是不想欠刘灵的人情罢了。

    两人遂将鱼从中间切了,各自吃了一半。

    而,夜千筱和江晓珊两人,都明显的感觉到,刘灵看她们的视线愈发的充满敌意、无理取闹起来。

    仿佛她们俩在她心里,就真成了彻头彻尾的恶人。

    若非两人都不想搭理她,否则一场争斗又在所难免了。

    ……

    吃过烤鱼,熄了篝火,四人又准备上路。

    下午小雨停歇,但路要难走许多。

    泥泞的道路,陡峭的山坡,茂密的灌木。

    多数时候,前面是没有路的,只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开辟。

    军刀一次次地砍断前方的藤蔓与树枝,同时也耗费着她们体内的力量。

    空气阴沉而潮湿,占据着丛林任何角落,就连呼吸都极其困难。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她们行走的路程,撑死了也只有上午路程的一半。

    “不行了,”从杂草中钻出来,江晓珊浑身瘫软倒地,有气无力地朝夜千筱问道,“离第四个点,还差多远啊?”

    “半个小时的脚程。”

    慢她一步走出来,夜千筱淡淡地回道。

    没有下雨,雨衣自然被她脱下,且丢给了当“苦力”的江晓珊。

    此刻的夜千筱,穿着跟她们都一样。

    不过——

    只有她,才有闲心摘下帽子,把头发上的杂草一点点的拿掉。

    夜千筱并非讲究之人,但几天没洗澡,身上又沾了脏东西,多少会有些不舒服。

    很快的,聂染和刘灵紧随而至。

    “前面三个点都没有埋伏,下一个点有埋伏的可能性更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江晓珊分析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要不就在附近搭建庇护所,休息一个晚上吧。”

    对此,夜千筱没有意见。

    正如江晓珊所说,接下来的那个点,是最有可能埋伏的。

    她们长时间赶路,现在体力耗费的差不多了,万一正面跟埋伏碰上,基本没有多少胜算。

    保守的方案,就是趁着还未靠近,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待到明天精力充沛时,做出最好的攻击与防守策略。

    “为什么不直接冲过去,”刘灵撇了撇嘴,反驳道,“留着隐患在那里,睡也睡的不安心。”

    “诶,我说你这人,”江晓珊啧啧感叹一声,继而从地上翻了个身,正面向上,尤为鄙夷的讽刺道,“是不是被雕抓了几下,把脑子抓傻了?”

    “喂!”

    朝她走了一步,刘灵眼底冒起了熊熊怒火。

    “想打架呢?”

    手掌往地上一撑,江晓珊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

    正面与刘灵对上!

    刘灵步伐一顿,满脸的不甘心。

    总是被她们欺负!

    夜千筱也好,江晓珊也好,把她视为可有可无的存在,肆意的奚落贬低她!

    这些家伙,凭什么?!

    “斗志不错嘛!”

    抬手摸了摸鼻子,江晓珊轻轻一挑眉,漂亮的脸蛋上,扬起一抹淡淡笑意。

    惊艳之姿。

    就算是被格式化的军装,也遮掩不了她那骨子里的气质。

    刘灵气的咬了咬牙。

    “来吗?”

    伸出手,江晓珊朝她勾了勾手指。

    再次明目张胆地挑衅!

    刘灵怒火中烧!

    “做什么?”冷冷的声音传来,聂染站在刘灵身边,警告地扫向她,“还没见到敌人,就起内讧?”

    “瞧您说的,”江晓珊缓缓勾唇,毫无俱意地瞥向她,“这内讧,不是早就起了么,您才发现?”

    聂染的眼神顿时一狠。

    江晓珊油盐不进。

    “勾搭”夜千筱,那是有原因的,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着想。

    聂染跟刘灵,可没有带给她什么利益。

    面对刘灵和针对和聂染的阴狠,她江晓珊可没有什么理由去忍受!

    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可没打算忍气吞声。

    这么想着,江晓珊联想到夜千筱,下意识地想朝那边方向看去。

    然——

    这一瞥,先前的底气,顿时就弱了几分。

    人呢?!

    先前还站在那里,磨磨蹭蹭地挑枯叶的夜千筱,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

    收敛了神色,江晓珊朝附近扫了一圈。

    没一会儿——

    夜千筱便从她后面的杂草里走了出来。

    “夜千筱?”

    江晓珊一脸莫名其妙,忍不住拧起了眉头。

    几句话的功夫,夜千筱就能玩消失,而且还从她后面钻了出来。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夜千筱的手里,竟然拎着一只被她割喉的兔子!

    在江晓珊身后不远处停下。

    手里闲散地拎着野兔,夜千筱另一只手正了正帽子。

    “不吵了?”

    扬了扬眉,夜千筱悠然问道。

    很明显的,她对这三人的争执,没有丁点儿兴趣,自然也没有偏帮谁的意思。

    “兔子哪儿来的?”江晓珊皱眉,问出自己的疑惑。

    “捉的。”

    夜千筱漫不经心的回答。

    江晓珊差点儿没被她给憋死!

    谁不知道她捉的?!

    不是捉的,难不成还是天上掉下来的?!

    嘴角狠狠一抽,江晓珊调整了语气,换了个方法问道,“大姐,这才两分钟,你怎么搞到这兔子的?”

    “我不是你大姐。”夜千筱懒懒回了她。

    “……”沉默片刻,江晓珊咬咬牙,狠骂了一声,“艹!”

    妈的!

    跟这种人,根本无法交流。

    拎着野兔,往旁移了几步,夜千筱依靠在树上,懒洋洋地抬眼看她们。

    “你们继续。”

    淡淡说着,夜千筱俨然将自己当做局外人。

    可,她这种旁观看猴戏的感觉,却不自觉地给三人泼了盆冷水。

    她们在争执亦或是打架,夜千筱就在旁边看戏?

    意识到这点儿,谁还有继续的意思?

    “行了,分配任务吧。”

    扫兴的摆了摆手,江晓珊不耐烦地说道。

    想着夜千筱悠哉悠哉地站在一旁,江晓珊心里就很不自在。

    耸耸肩,夜千筱直接道,“我负责吃的,你负责住的。”

    “就这样?”江晓珊皱了皱眉。

    “不然?”夜千筱悠悠反问。

    “她们呢?!”

    抬了抬手,江晓珊指向聂染和刘灵。

    她们俩负责吃的和住的了,这两个家伙总不可能坐享其成吧?!

    “她们,”微微一顿,夜千筱摸了摸鼻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是……”斟酌了下,江晓珊疑惑地问,“打算捎上她们的吗?”

    因为中午的事儿,所以不愿意跟这两人合作了?

    尽管江晓珊也不喜聂染和刘灵,更不愿同她们俩一起行动,但夜千筱这一招,也来的太突然了。

    “还没捎上?”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道。

    “……”

    呃。

    江晓珊顿时没了话。

    仔细想想,好像也没出问题。

    按照夜千筱的意思,应该是顺带捎上两人一起赶路,中间只应付埋伏的问题。

    而非——

    帮她们解决温饱和住宿问题。

    要不然,那还真是拖上了两个残废。

    这么一想,江晓珊倒是偏向了夜千筱。

    说真的,就因为夜千筱一句话,这两个人真若死皮赖脸地缠着夜千筱,什么事情都得由夜千筱来做……

    那还来训练个什么鬼,不如退役回家找爸妈得了!

    “夜千筱。”

    聂染冷冰冰地喊道。

    她双眸犹如寒冰,缓缓朝这边走了两步,一抹敌意顺着眉心传递过来。

    轻轻勾起唇角,夜千筱微微侧头,迎上她的视线。

    “说完大话,就这样算了?”

    聂染一字一顿地问道,定在夜千筱身上的视线,充斥着极端的敌意。

    抓住夜千筱的把柄,毫不留情地揪出来。

    呵。

    光这么点儿事,她就受不了了?

    抬了抬眸,夜千筱将帽檐微微上移了点儿,聂染和刘灵的身影全然映入眼帘。

    “我想你误会了,”夜千筱闲闲地开口,“带上你们,跟带一条狗没区别。想不想给狗一份吃的,全得看我心情。”

    言外之意,如果聂染和刘灵误解她的意思,想要将一切责任往夜千筱身上推,那就是把自己往“狗”身上代入了。

    这一整天,方向是夜千筱辨认的,路是夜千筱选的,她们都没有出什么力。

    就算她们知道路线,但也没有说出来,甚至于分享过。

    没在半路报复她们,夜千筱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现在来揪她的毛病?

    那真是选错方法了。

    “夜千筱!”

    聂染眉宇间萦绕着黑气。

    “夜千筱,你什么意思?!”刘灵也往前走了两步,愤怒的盯着夜千筱。

    将她们比作狗吗?

    这怎么能忍?!

    明明就是夜千筱狂傲自大,先前信心十足地将她们带上,现在好了,担心她们俩拖后腿?

    什么人呐!

    “意思很简单咯,”江晓珊在旁听得很爽快,眯了眯眼,忍不住插嘴道,“你们自甘堕落想当狗,就去怨她没给你们吃的,你们若是有点儿自知之明,就不要想着在她身上讨好处。”

    话音一落,江晓珊便感觉到有阵阵寒气从背脊袭来。

    下意识偏头看去,一眼便对上聂染的视线。

    冷意蔓延,杀气乍现,刹那间,冻得江晓珊有过片刻僵硬。

    直至意识到肩膀上的步枪,江晓珊的手指微微锁紧,紧紧抓住那把步枪,安全感袭来后才将一瞬间的恐惧席卷而空。

    “给。”

    凭空一道声音传来。

    神志刚刚恢复清明,一听到这声音,江晓珊立即回过头。

    可——

    迎接她的,则是从天而降的一只野兔。

    突如其来的野兔,令江晓珊动作有些慌乱,连忙抬手才稳稳地将其接住。

    但,也被砸的不轻。

    于是,刚刚那点儿好心情,在聂染和夜千筱的连续动作中,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去搭庇护所。”夜千筱简单地吩咐道。

    “你呢?”

    微微皱眉,江晓珊问道。

    “再弄点儿吃的。”

    站直身子,夜千筱将手放到衣兜里,懒懒地回答道。

    “……”

    微微低头,扫向手里肥硕的野兔,江晓珊嘴角微微一抽。

    这只野兔,足够她们俩吃的了。

    感情——

    夜千筱是存心想气她们?

    江晓珊不能理解,为何夜千筱弄食物的速度会那么快。

    但有一点她知道。

    夜千筱是个变态,可同她一样的变态,在这一批的学员里却不多。

    她相信聂染和刘灵可以弄到食物,但绝对不会有夜千筱这么轻松。

    所以,若说夜千筱不是存心气人,打死江晓珊,她也不会相信的。

    夜千筱率先离开。

    江晓珊也没有停留,挑衅地扫了聂染和刘灵一眼,便开始去周围物色一些能够搭建庇护所的好地点。

    ……

    半个小时后。

    夜千筱又拎了两条大鱼回来。

    且都被处理干净了。

    “附近的小溪里有鱼吗?”

    刚将篝火点燃的江晓珊,看着夜千筱手里的大鱼,颇为错愕地问道。

    在近水的地方搭建庇护所,可以给她们提供不少的便利。

    比如饮用水,比如处理食物。

    江晓珊就是顺着溪水的声音到这里来搭建庇护所的。

    所以,也特地去附近的小溪边看了看。

    仔细注意了下,并没有见到这么大的鱼才对。

    有的只有少数的小鱼。

    “运气好。”

    没有正面回答,夜千筱随口找了个借口应付道。

    附近的小溪里,当然不会有这种大鱼。

    就跟野兔一样,这两条鱼,也是上帝丢下来的。

    不吃白不吃,反正江晓珊也找不到破绽,随便她猜测得了。

    不过——

    上帝竟然还在附近,倒是挺让夜千筱意外的。

    明明自从裴霖渊离开后,她就没有再听到上帝的动静。

    “行吧,有吃的就行。”

    江晓珊摊了摊手,并不去研究这种问题。

    说完,江晓珊指了指篝火旁的死兔子,再次将烂摊子丢出去,“兔子还在那儿,你来处理吧。”

    夜千筱沉默以对。

    反正也不奢望让江晓珊来处理。

    “对了,”忽然想到什么,江晓珊往篝火里丢了根木头,继而站起身,神秘兮兮地凑到夜千筱身边,压低声音道,“她们就在下游,一百米以内。”

    “嗯。”

    应付似的应声,夜千筱对此漠不关心。

    “还有,”江晓珊耸肩,直接问道,“老实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上她们?你应该看得出来,聂染不是个好惹得,真要把她惹毛了,没准儿在哪儿给我们挖坑呢。”

    夜千筱淡淡地斜了她一眼。

    半响,轻轻勾唇,“等的就是她挖坑。”

    ------题外话------

    明天,真的就是上午更新啦!

    另外——

    有多少等更的,冒个泡让瓶砸愧疚一下。

    :—(主要是又没啥激情了,/(to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9、等的就是她挖坑!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