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2、吃个饭,调个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

    “到!”

    夜千筱下意识的应声。

    声音同样铿锵有力。

    赫连长葑的身影缓缓走近。

    渐渐的,周围不少的视线,都从夜千筱身上转移,落到赫连长葑身上。

    皆是带有探究的意味。

    赫连长葑是总教官,无论是友军还是学员,都很少跟他们接触,如今跟令众人好奇的夜千筱撞上,那意味就有些不明了。

    “跟我来!”

    停下步伐,赫连长葑的目光对准夜千筱,声音带着几分冷漠。

    “是!”

    夜千筱斩钉截铁地应声。

    两人目光对视。

    中间隔了个冰珞,相距四五米的距离。

    夕阳落山,赫连长葑身影逆着光,神情隐入朦胧昏暗中。

    不知道他的神情和情绪。

    夜千筱微微眯起了眼眸。

    她不大了解部队的规矩,但在她的认知里,她这一天确实玩的有些大发了。

    赫连长葑盯了她两眼,然后便转身离开。

    夜千筱偏了偏头,跟冰珞对视了一眼,紧随着绕过冰珞,跟在赫连长葑身后离开。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冰珞微微蹙起眉头。

    但,大部分的人,都是满带疑惑。

    “艹。”

    徐明志低低咒骂一声。

    也就赫连长葑,仗着教官的身份,随时都能把夜千筱叫过去。

    要是被他知道赫连长葑滥用私权——

    徐明志眉宇间萦绕着一抹黑气。

    另一边。

    “队长会对千筱怎么样啊?”

    从陆松康背后伸出了脑袋,狄海颇为担忧地问道。

    “反正不会吃了她。”

    陆松康双手环胸,闲闲地回答道。

    不过,狄海并没在意他的回答,而是慢慢的转移方向,看向一侧的顾霜,虚心请教道,“霜哥,你说呢……”

    在陆松康、顾霜、郁泽三个人当中,也就顾霜对赫连长葑算了解的了。

    毕竟,顾霜来的比较早,跟队长接触的比较多。

    “确实不会吃了她。”

    斜眼看他,顾霜颇有深意道。

    “……”

    呃。

    狄海怔了怔。

    介个……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啧,怎么这一个个的,那么污呢?

    ……

    夜千筱跟着赫连长葑来到帐篷内。

    赫连长葑公事公办,从进门起就没给夜千筱一个和善的眼神。

    坐到临时的办公桌旁,赫连长葑朝办公桌对面的椅子指了指。

    “坐。”

    赫连长葑字句简洁。

    微微扬眉,夜千筱不动声色地坐下去。

    “到处扫荡的,是你?”

    手里拿着只签字笔,赫连长葑一本正经地问道。

    没有一句废话。

    “是。”夜千筱应声。

    “原因。”赫连长葑声音威严。

    “一时兴起。”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回道。

    随便在纸上画了几笔,赫连长葑抬眼去看夜千筱,“没有契机?”

    “没有。”

    夜千筱淡定地强调。

    顿了顿,赫连长葑继续问道,“一共清理了多少埋伏?”

    “忘了。”夜千筱神情不变分毫。

    “只动友军?”赫连长葑挑了下眉。

    “是。”

    “为什么?”赫连长葑追问。

    微微抬眼,夜千筱悠悠扫向他,一字一顿道,“容易对付。”

    “……”

    赫连长葑无言沉默了两秒。

    先前紧绷的脸庞,在那瞬间破功,深邃的眼眸里,隐约透露出几分笑意。

    “过来点。”

    将签字笔一放,赫连长葑故作严肃地朝她说道。

    狐疑地眯起眼,夜千筱看他神秘兮兮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抽,继而稍稍往前面靠了靠。

    “这种话,说一遍就行。”

    直视着她的眼睛,赫连长葑嘴角勾起抹浅笑,不紧不慢地警告道。

    “……”

    挑眉,明白他的意思,夜千筱一脸淡漠。

    “听明白没?”

    见她浑不在意,赫连长葑扬眉,再度问道。

    “他们反应很大吗?”

    没有直接回答,夜千筱悠悠问了一句。

    “你说呢?”赫连长葑反问。

    那么多友军小组,没有本该路过的学员对上,大部分连开枪的快感都没感受到,夜千筱就背地里将他们给灭了。

    而且还是用的狙击枪。

    上午开始,就有不少友军小组发牢骚了。

    真若见到夜千筱,碍于她的女兵,或许不敢过分。

    但——

    夜千筱这态度,就难说了。

    “行。”

    点了点头,夜千筱算是答应了。

    盯着她,赫连长葑稍稍停顿,画风忽的一转,“累吗?”

    “还好。”

    微顿,夜千筱避开他的视线,懒洋洋地回道。

    “去睡会儿。”

    抬了抬手,赫连长葑指向帐篷里的床铺。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转移话题,“我饿了。”

    “马上送来。”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赫连长葑早有预料地回道。

    “……”

    夜千筱沉默以对。

    半响,抬手将帽子取下来,丢到了办公桌上,然后站起身。

    直接朝床铺方向走去。

    中途——

    不紧不慢地将衣服扣子解开。

    再一抬手,军装外套就被她丢到地上。

    原本盯着她的赫连长葑,脸色顿时黑了黑。

    好在,她还没随性到全部脱掉。

    丢掉外套后,便往床上一滚,再一抬手将叠的方方正正地被子一拎,直接盖在了自己身上。

    动作闲散而随意。

    像是完全将赫连长葑当成空气似的。

    赫连长葑收回视线,垂眼扫了眼那张记录的纸张,抬手再次将签字笔拿起,可视线却不经意间落到夜千筱的那顶军帽上。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拧了拧眉,干脆将签字笔放下。

    站起身,走了出去。

    ……

    夜千筱确实累了。

    虽然不愿在赫连长葑这里睡,但也没有“一定不愿”的理由,抓紧时间休息比一切事情都要重要。

    于是,刚躺下不到两分钟,就安然入睡。

    她回来的时候,时间连六点都不到。

    待她一觉睡醒后,已是晚上八点了。

    翻身起来时,帐篷里见到一抹身影,但隐约能听到外面有议论声。

    没有细听,夜千筱下床穿鞋,然后将不知何时放到床上的衣服拿起来,不紧不慢地穿好,顺带将扣子全部扣起来。

    然——

    扣子扣到最后一个。

    忽然有人撩开帐篷的帘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队……呃。”

    意外瞥见夜千筱,对方顿时哽住。

    与此同时,夜千筱将最后的扣子扣好。

    “陆副官。”

    弄好一切,夜千筱铿锵有力地喊了声,同时端端正正地朝对方敬了个军礼。

    陆松康有过片刻愣怔,但也没失态,面色正经地朝她问道,“队长呢?”

    那神态,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好像什么都没联想到。

    “不知道。”

    简单地回答着,夜千筱将手放了下来。

    与此同时,外面有个脑袋探了进来。

    正是狄海那张稍显稚嫩的脸。

    颇为好奇地在里面扫了一圈,在瞥向夜千筱的同时,冷不丁地与夜千筱那似笑非笑的眼睛对上,当即心儿一颤。

    下一刻,再度缩了回去。

    咳咳。

    他可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有想到。

    “这是队长让我们送过来的。”

    陆松康将手中拎着的盒饭抬起,朝夜千筱晃了晃,有些刻意地解释道。

    紧接着,便来到办公桌旁,将盒饭放到了上面。

    夜千筱耸了耸肩。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刚刚就是陆松康和狄海在外面说话。

    哦,还有真正来送饭的人。

    估计是想一探究竟吧。

    反正也没什么。

    “谢了。”

    走到办公桌前,夜千筱眯了眯眼,朝陆松康道了声谢。

    眉头一扬,陆松康露出抹“果然”的神情。

    果然是给她送过来的。

    探究明白,陆松康碍于教官身份,得在夜千筱面前有点儿气势,自然不好缠着她八卦。

    放下盒饭,便转身走了。

    夜千筱摸了摸肚子,继而坐到了桌前,准备拿盒饭开始。

    但——

    她刚将盒饭拿到面前来,就瞥见桌面的一份训练计划。

    第一页的末尾处,“野外生存”四个黑体加粗的字,立即跃入眼帘。

    眸光微微一顿,夜千筱视线往前面一移。

    “学员自述”。

    再下面,是一串不加粗的字:第一轮淘汰。

    应该不是详细的计划,只列出了几个重点部分。

    不过,也很顺利地吸引了夜千筱注意。

    野外生存之后,是学员反馈,之后才是第一轮淘汰?

    那么,学员自述是什么?

    “夜千筱同志。”

    正值疑惑间,赫连长葑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传来。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挑,立即将视线收了回来。

    “有好奇的地方?”

    就站在夜千筱身侧,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问道。

    并没有透露出什么情绪。

    自然,也没有就此追究的意思。

    毕竟,全体学员的成绩单,他都给夜千筱看过。

    “没有。”

    夜千筱打开装饭盒的塑料袋,慢条斯理地将筷子拿了出来。

    微微俯下身,赫连长葑靠近她耳畔,声音微微低沉,却带有些许蛊惑,“真没有?”

    “离我远点儿。”

    眉头轻轻一皱,夜千筱硬撑着没回头。

    将筷子掰开。

    再打开饭盒。

    一个土豆丝,一个炒茄子,下面满满一盒的饭。

    拿着筷子,夜千筱夹起白米饭。

    权当赫连长葑不存在。

    垂眼看了看她,赫连长葑微微摇头,继而走到办公桌对面。

    干脆坐下来。

    盯着夜千筱吃饭。

    原本淡定自若的夜千筱,硬生生被他盯得头皮发麻。

    吃了几口后,夜千筱停下动作,抬眼凉凉地看向赫连长葑。

    “自述。”夜千筱终究是开了口。

    “六天的经历。”赫连长葑勾唇,淡淡的回答。

    “自己写?”夜千筱挑了下眉。

    “自己写。”点头,赫连长葑肯定道。

    微微转了转两个筷子,夜千筱思忖片刻,继续问,“这也当做考核内容?”

    “一部分。”

    “胡编乱造呢?”夜千筱懒懒的问。

    “能瞒天过海?”赫连长葑反问。

    “也有串通的。”

    夜千筱耸了耸肩。

    笑眼看她,赫连长葑语调肯定,“除非你事先说出去。”

    夜千筱将视线收回来。

    赫连长葑轻轻笑开。

    低下头,夜千筱不再看他,继续吃饭。

    规定是九点集合离开,这是事先通知下来的,但一回来就被赫连长葑叫走的夜千筱,则是吃饭时从赫连长葑那里得知的。

    吃饭花了十分钟左右。

    夜千筱准备离开。

    赫连长葑跟在她身后。

    一出帐篷,凉风便迎面袭来,丛林里陷入黑暗中,唯有这块扎营的地点亮起盏盏灯光。

    真切的烟火气息,不再是孤寂荒野的风景。

    脚步微微一顿,夜千筱抬眼看向前方的帐篷,耳边隐约能听到喧哗的人声。

    眸光微闪,夜千筱有过片刻愣神。

    但——

    短暂的失神,却被夜空中嘹亮的熟悉叫声拉回。

    上帝?

    还没走?

    眯起眼睛,夜千筱仰起头,朝夜空看去。

    果不其然,一只展翅翱翔的金雕,出现在视野内。

    且愈发逼近!

    糟了!

    近乎下意识的,夜千筱瞥了眼身侧的男人,眼底有过抹不明情绪快速闪过。

    赫连长葑见过上帝!

    不管赫连长葑记不记得,但夜千筱必须杜绝他见到上帝的可能。

    否则,什么都说不清了。

    “吁——”

    背过身,夜千筱将手指放到唇边,忽地吹了声口哨。

    短促一声,提醒着上帝离开。

    事实上,上帝也很聪明,本来展翅靠近的金雕,生生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继而直接朝夜空继续飞去。

    只不过——

    她的所有动作,都没有逃过赫连长葑的眼睛。

    至于天上那只金雕,在中间靠近的刹那,同样落入赫连长葑眼帘,而被尘封的记忆,一瞬间便被调了出来。

    很熟悉的金雕。

    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先走了。”

    待到上帝离开,夜千筱没有给赫连长葑解释,说完就预备离开。

    但,她刚往前,赫连长葑便抓住她肩膀,直接将她转过身,带到他面前来。

    “你认识裴霖渊?”

    低下头,赫连长葑凝眸,与夜千筱的眼睛对上。

    带有打量和探究的意味。

    “嗯。”

    夜千筱应了。

    这是赫连长葑本就知道的事情,这时候否认才会出大事。

    “那,”稍稍一顿,赫连长葑眯眼,沉声问道,“你认识凌珺吗?”

    “知道。”

    眸色稍凉,夜千筱声音保持平稳。

    有料到赫连长葑会意识到,但没有料到,赫连长葑会直接问她凌珺的问题。

    当然,更没想到,他还记得凌珺。

    “知道?”赫连长葑抓准字眼。

    “她死了,”夜千筱无所谓地摊手,似乎有些惋惜,“没机会认识。”

    “死了?”

    赫连长葑皱起眉头。

    “你不知道?”夜千筱挑了挑眉。

    但,很快的,眉头便舒缓下来。

    赫连长葑不知道,很正常。

    凌珺在国外活动,对东国没有危害,东国甚至都不会去关注她。

    更不用说赫连长葑这种常年待在部队的了。

    他若知道,那肯定得去趟非洲。

    “我应该知道?”赫连长葑凝眉,磁性声音飘过,似是奇怪地反问。

    夜千筱耸耸肩,很快转移话题,“你认识她?”

    “不认识。”

    赫连长葑一字一顿地开口。

    夜千筱神情不变,眼底却划过抹凉意。

    哦……

    还真不认识。

    在来部队之前,她确实不知道“赫连长葑”的存在。

    “那只雕……”赫连长葑拖了长音。

    “我不知道。”

    夜千筱转身边走。

    但——

    话音刚落,抓住她肩膀的手稍稍用力,遏制了她转身的动作。

    身前之人,靠近一步。

    强大的压迫感直面而下,夜千筱的神经顿时绷紧。

    微微仰头,夜千筱紧盯着赫连长葑,看不清那双深邃眸子里的丝毫情绪。

    “跟他见过面了?”

    低下头,赫连长葑垂眸,声音透露着不满。

    “见过。”

    夜千筱冷静地应声。

    不承认,赫连长葑会紧抓“上帝”的事,没准会套出更多的信息来。

    然,她刚刚应声,赫连长葑眸底不爽闪过,抬起她下巴。

    吻上她的唇。

    微凉的薄唇,夹杂着冬天的寒风,覆盖住她的双唇,一股冷冽的味道率先蔓延开。

    夜千筱微微蹙眉,欲要挡开赫连长葑的手往后退,可赫连长葑似是早有预料,一手绕过她的肩膀环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脑袋。

    “乖,张嘴。”

    手指滑到她耳垂,赫连长葑贴着她的唇,低低地说道。

    夜千筱咬咬牙。

    可始终敌不过赫连长葑这流氓,抓住空隙撬开她的唇,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

    唇齿交缠,呼吸交错。

    片刻后,夜千筱停止反抗,在怒火中夺取主动权。

    激烈的热吻,不知谁咬破了谁的唇,鲜血在口腔迅速蔓延,血腥味充斥着感官。

    终于——

    两人松开。

    唇边还残留着鲜血,可夜千筱掌心在那刻多出把军刀,在离开的刹那架在赫连长葑脖子上。

    “注意你的身份!”

    呼吸有些紊乱,夜千筱紧紧蹙眉,眼底尽是威胁之意。

    艹!

    又被他阴了!

    夜千筱想想就来气。

    环住她腰的力道一紧,赫连长葑手掌微微抬起,握住她抓住匕首的手。

    嘴角勾勒出浅浅的弧度,赫连长葑垂眼盯着她,近乎调笑道,“只准州官放火?”

    “你现在是教官。”

    眯了眯眼,夜千筱警告道。

    “规定里可没说,”赫连长葑缓缓道,“当教官期间,必须禁欲。”

    “……”

    夜千筱一时无言。

    鬼知道他们什么规定?!

    “算了,”深思片刻,夜千筱抓住军刀力道一松,眉头轻轻一扬,释然道,“就当学费了。”

    反正也不是一两次了。

    只分谁主动而已。

    夜千筱已经习惯了。

    “既然算了,”声音沙哑,赫连长葑微顿,继而夺过她的军刀,将其放回她的腰间,同时盯着夜千筱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他找你做什么?”

    “除了谈情说爱,还能做什么?”

    勾起唇角,夜千筱云淡风轻地反问道。

    “夜千筱。”

    赫连长葑加重语气喊她。

    “不然呢,”夜千筱轻笑,一根一根手指地将他的手掰开,她神情淡淡的,语调一冷,“你们的机密,我什么都不知道。怀疑我是卧底的话,欢迎随时调查。”

    霎时,赫连长葑眉头动了动,简直被她气笑了。

    顺了她的意,将她松开。

    夜千筱的身份背景,在被调过来之前,早已有人调查的清清楚楚。

    自然不可能有“卧底”一说。

    故意这般说话,不过存心想气他而已。

    被松开,没了束缚,夜千筱擦了擦嘴角。

    果不其然,下唇被咬破,难免有些疼。

    “我走了。”

    不再跟赫连长葑纠缠,夜千筱看了看表,神情恢复了平静。

    马上快九点了。

    赫连长葑耽搁没关系,一切他说了算,但她耽搁的话,肯定被劈头盖脸一顿痛骂。

    “等等。”

    走近,赫连长葑抓住她的手。

    力道不大,可手心温暖,却将热量传递过去。

    “还有事?”下意识的,夜千筱的手放到军刀上。

    神色颇为严肃,赫连长葑低眸看她,沉声道,“两个忠告。”

    “你说。”

    夜千筱动作不变。

    “离裴霖渊远点儿。”赫连长葑一字一顿。

    “远到什么程度?”夜千筱挑眉。

    “不要联系。”

    “不可能,”夜千筱耸肩,“第二个忠告?”

    “跟其他人搞好关系,”抬起另一只手,赫连长葑在她额心弹了一下,语气带着几分宠溺,“好好训练。”

    “……看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2、吃个饭,调个情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