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4、赫连大大的情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很不幸的通知你,”陆松康笑了笑,神情有些怜悯,“你被扣了五十分。”

    “……”

    夜千筱顿时哑言。

    五十分……

    还真看得起她。

    不过,也不意外。

    刚刚提到聂染,夜千筱就有了预感,知道自己不会侥幸逃脱的。

    抓着A4纸的手垂下来,陆松康负手而立,在人群中找到夜千筱,问道,“你有异议吗?”

    “没有。”

    冷静地看着他,夜千筱凉凉地开口。

    有异议?

    她的积分还是省着点花为好。

    “那好,”陆松康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继续说事儿……”

    接下来,陆松康又念了几个名字。

    夜千筱和聂染的扣分,自然是名列前茅的,可后面那群人,最多是扣十分的,而大部分都是维持着零分被扣的记录。

    榜上有名的,也就六七个。

    于是,在解散之后,夜千筱和聂染的名字,分分钟在学员中被传播开来。

    乖乖。

    第一轮淘汰刚结束,第二招才刚开始,就有人扣了那么多分……

    如若不是奇迹发生,以赫连长葑他们这种按心情扣分的算法,夜千筱和聂染估计是走不完全程了。

    “千筱。”

    刚解散,端木孜然就跑过来,满脸担忧地看着夜千筱。

    “我没事。”

    夜千筱倒是很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

    端木孜然眨眨眼,脸上的担忧没有散去,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实上,她连夜千筱为何会被扣分这茬,都没有完全搞懂。

    是跟聂染一样的理由吗?

    那也不对啊。

    据说千筱在野外生存里表现的很优异。

    所以端木孜然想不通。

    “夜千筱。”

    身侧,飘来个低沉的喊声。

    并非是命令性的语气,可夜千筱依旧下意识地,尤为正经地喊了声——

    “到!”

    与此同时,端木孜然和冰珞,皆是朝旁边看了过去。

    一眼便见到赫连长葑的身影。

    赫连长葑看着夜千筱,语调微沉,吩咐道,“吃完饭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

    夜千筱干脆应声。

    于是,赫连长葑离开,而冰珞和端木孜然的视线,又转移到夜千筱身上。

    “怎么?”

    眯了眯眼,夜千筱感觉到两人视线的诡异,不由地皱了皱眉。

    “千筱,你能不能跟赫连教官反馈下?”偏了偏头,端木孜然提议道,“能说服他就好了。”

    “没必要。”

    夜千筱耸了耸肩。

    继而,转过身,朝训练场走去。

    冰珞和端木孜然对视了一眼。

    很快便跟上。

    在吃完饭前,两人对所谓积分的事儿,一句话都没有提过。

    ……

    六点半。

    赫连长葑的办公室。

    陆松康站在办公桌前,极其严肃地跟赫连长葑汇报情况。

    将该说的都说完后,陆松康仍旧站在原地,扯出抹笑容盯着对着笔记本输入资料的赫连长葑。

    “还有事?”

    静默了半秒,赫连长葑挑挑眉,朝陆松康问了一句。

    “有!”

    眯了眯眼,陆松康一口应下了。

    “说。”

    赫连长葑的话语简洁明了。

    “就是,夜千筱的事儿,”陆松康迟疑了一下,倒也爽快,“是有两个给夜千筱打叉,可是那两个女兵的性子……我是真的不敢恭维,而且,还有很多人给夜千筱……队长啊,咱们还是要讲讲道理吧?”

    “我不讲理?”扬眉,赫连长葑一个冷眼扫过去。

    “讲讲讲。”

    陆松康分分钟怂了,连忙违心承认道。

    跟队长反抗,那是找死的节奏。

    尽管——

    他是真觉得,夜千筱这分数被扣的,还真有些狠。

    “站直了。”

    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赫连长葑抬了抬眼,盯住陆松康。

    “是!”

    陆松康立即立正站好,身形站得笔直。

    “知道她积分少,你该做些什么?”赫连长葑悠悠问道。

    顿了顿,陆松康迟疑片刻,试探地问道,“放水?”

    赫连长葑赏了他一个不言而喻的眼神。

    陆松康秒懂。

    同时,暂时被他夹断的神经,也在这时被连接上了。

    感情——

    队长已经为自己这种行为找好了解决办法?

    “别让她发现。”赫连长葑提醒道。

    “得嘞!”

    陆松康立即应声。

    “叩、叩、叩。”

    “报告!”

    这时,敲门声和夜千筱的声音接连响起。

    陆松康朝赫连长葑投去个眼神。

    “你出去。”赫连长葑淡淡地吩咐道。

    “哦。”

    陆松康会意。

    于是转过身,将没有关进的门给拉开。

    门外夜千筱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陆松康朝她笑了笑,立即走出门,同时在夜千筱身边顿了顿,提醒道,“队长等着你呢。”

    “……”

    夜千筱压根没有搭理他。

    推门进入。

    被无视的陆松康,摸了摸鼻子,刚打算走,可心念一转,便直接将门给带上了。

    走了几步的夜千筱,闻声,步伐微微一顿,但也没转身,而是径直来到了赫连长葑办公桌前。

    “找我什么事?”

    视线落到赫连长葑身上,夜千筱声音凉凉地问了一句。

    直入主题,连半句废话都没有。

    “坐。”

    赫连长葑抬眼看着她。

    想了想,夜千筱瞥了眼一侧的椅子,很快就坐了下去。

    赫连长葑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看着夜千筱。

    “想知道为什么被扣那么多分吗?”

    同样没有废话,赫连长葑直截了当地问。

    “想。”

    夜千筱干脆地开口。

    于是,赫连长葑视线转移到办公桌的左下角,将两张试卷拿过来,继而推到夜千筱面前。

    很眼熟。

    那是上午的试卷。

    狐疑地眯起眼,夜千筱将那两张对折叠好的试卷拿起来。

    翻开浏览了一边。

    一个是姬兰七的,一个是刘灵的。

    皆是意料之中的两个人。

    在那大堆的陈述中,花了不少的笔墨来描述夜千筱。

    都是指责的。

    姬兰七指责她见死不救,刘灵指责她没有团队精神。并且还将夜千筱跟她们之间的事情,以她们自己的观点写了下来。

    其实事实没有多大改动。

    只是,换了种陈述的方法,就完全能够将罪过归咎于夜千筱了。

    “就两个?”

    看完,夜千筱将试卷放下,同时朝赫连长葑扬了扬眉。

    “嗯。”赫连长葑平静地点了点头。

    “五十分?”轻轻勾唇,夜千筱又问。

    “嗯。”

    赫连长葑继续应声。

    微微一顿,夜千筱缓缓开口,声音夹杂着寒意,“这次扣分,还是看您心情?”

    “对。”

    赫连长葑云淡风轻的。

    “行,”眸色微凉,夜千筱冷冷道,“我知道了。”

    说完,从椅子上站起身。

    既然赫连长葑是故意的,她这个做学员的没有任何发言权,任何言论赫连长葑都有理由压制下来。

    那么,她也没必要继续计较了。

    反正没有任何意义。

    “等等。”

    赫连长葑语调沉稳地喊道。

    夜千筱欲离开的动作顿了顿。

    “坐,”赫连长葑瞥了眼椅子,继续道,“还有事儿。”

    凝眉,夜千筱想了片刻,最终还是坐了回去。

    “根据你的‘自述’,你接触到的学员,不超过十个。”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是,有近百个人,写到了你。”

    夜千筱莫名地皱了皱眉。

    近百个人?

    加上那些被她清除的友军,这数量还算能说得过去。

    但是——

    她行踪隐蔽,尽量不跟学员接触,怎么可能撞上这么多学员?

    尤其,那些人提她做什么?

    冷不丁地,上午封帆试卷上的名字,从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看了夜千筱几眼,赫连长葑微微扬眉,将另外一叠的试卷递到夜千筱面前。

    微怔,夜千筱眯了眯眼,接过那堆叠起来的卷子。

    快速地浏览。

    赫连长葑给她的,都是其他学员提到她的。

    基本没什么评价,最起码不是一连串的评价,大部分只是在她名字后面打了个勾,少部分写了【帅气】【有能耐】之类的字眼。

    而在这些试卷中,夜千筱看到了封帆、冰珞、徐明志、施阳、易粒粒、席珂、端木孜然这些熟悉的名字。

    串通好的?

    夜千筱愈发疑惑起来。

    她敢肯定,他们事先不知道评价的事情,同时也没有机会去串通。

    尤其——

    这里面,还有个席珂。

    “跟其他人搞好关系,”待夜千筱看得差不多时,赫连长葑倏地开口,“这句话我收回。”

    夜千筱凝眸看他。

    “怎么回事儿?”

    将手中试卷一放,夜千筱颇为疑惑地问道。

    “这得去问他们。”赫连长葑轻描淡写地回道。

    想了下,夜千筱继续问,“可以串通吗?”

    “他们有机会?”赫连长葑反问一句。

    “……”

    夜千筱沉默地耸了耸肩。

    既然赫连长葑都这么说了,那么,那些人事先串通的机会基本为零。

    所以——

    不约而同?

    凌珺善交朋友,到哪里都能混熟,人缘好可以理解。

    但在部队,她没有什么心情同人相处,对那些学员更没有什么了解的意思。

    那些甚至一句话都没说过的人,在没接触过她时,为什么破例添上她的名字?

    这些人的行为,确实难以琢磨。

    “可以透露的是,”微顿,赫连长葑直视着夜千筱,慎重道,“这些写你名字的人,大部分需要面临的埋伏,都被你给清除了。”

    “……哦。”

    夜千筱若有所思地点头。

    这算——

    还情吗?

    夜千筱眸光微微闪了闪。

    “所以,我的罪名是什么,”夜千筱敲了敲桌面,凝眸扫向赫连长葑,“拉帮结伙?”

    “算是。”赫连长葑很自然地点点头。

    “……”

    夜千筱嘴角一抽。

    这理由,还真是够好玩的。

    “聂染呢?”

    沉思片刻,夜千筱忽地问道。

    她的试卷很简单,没有对任何人进行评价,没有打勾也没有打叉。

    刘灵就更不用说了。

    明显是聂染的死忠粉,被出卖了还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江晓珊。”赫连长葑提醒道。

    “哦,”提及江晓珊,夜千筱的眼神顿时深邃起来,“她是你学妹?”

    “是。”赫连长葑直言不讳。

    “她在追求你?”

    “……”沉默了下,赫连长葑神情颇为古怪,转而敷衍道,“不知道。”

    “哦。”

    夜千筱淡淡地应声。

    同时,从椅子上站起身。

    “再见。”

    漫不经意地说着,夜千筱凉凉地吐出两个字。

    离开。

    赫连长葑眯眼看着她的身影离开。

    ……

    离开办公室后,夜千筱去训练场转了一圈。

    本想找冰珞和端木孜然的,没想第一个找到的竟是封帆。

    “有空吗?”

    来到单杠前面,夜千筱双手放到裤兜里,朝正在做引体向上的封帆开口。

    封帆停住动作,往下瞥了一眼,见到夜千筱后,才从单杠上面下来。

    “什么事?”

    闲闲地站着,封帆直视着夜千筱,淡淡的问道。

    “试卷。”夜千筱耸耸肩。

    “怎么?”封帆挑眉。

    “怎么想到写我的名字?”拧了拧眉,夜千筱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虽然可以说,自己被扣掉五十分,是被封帆这群人坑的,但夜千筱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拉帮结伙?

    那只是赫连长葑找的理由而已。

    她不过是单纯的疑惑。

    “怕你折腾。”封帆很平静地回答。

    他的理由很简单。

    夜千筱是最会招人恨的,只要她想,轻而易举能挑起他人怒火。

    她素来随心所欲,保不准就惹恼了很多人。

    封帆是为了保险,才填上她的名字的。

    反正写几个字,并非什么大事儿。

    “……”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想了下,夜千筱将其它试卷的事,如实跟封帆说了一遍。

    当然,“拉帮结伙”的事儿,就直接被她忽略了。

    听完她几句话的讲述,原本浑不在意的封帆,也微微凝眉,难免对夜千筱招来的诡异现场有些怀疑。

    “认识的写你,很正常。”

    片刻后,封帆给出个这样的答案。

    “哦?”

    夜千筱纳闷地挑眉。

    认识她的——

    连席珂也算上?

    “你招人嫌体质,自己不知道?”封帆微微皱眉,悠悠地反问了一句。

    “……”

    夜千筱脸色微黑。

    不过——

    封帆这般调侃的话,倒是可以信上几分。

    她得罪的人,确实不少了。关系好点儿,愿意帮她说句话,倒也正常的很。

    又跟封帆随便说了几句,夜千筱便不耽搁他训练,转个身就回了宿舍。

    从明天开始,放假三天。

    明天,淘汰的学员离开。

    后天,除夕。

    大后天,初一。

    夜千筱对过年和放假,都没有什么感觉。

    但,偶尔提前一天休息,也可以当做是庆祝。

    “嘿,夜千筱!”

    宿舍楼外面的空地,夜千筱见到有人迎面走来。

    走廊处亮着灯光,那人逆着光走过来,最开始身影看不清晰,直至走近之后,夜千筱才认出对方的身份。

    似乎——

    叫谢田兮。

    在野外生存训练中,被她和江晓珊顺手救了的那个。

    “有事?”

    夜千筱站姿闲散,懒懒地朝谢田兮问道。

    “那个,”微顿,谢田兮清俊的脸上透露出抹紧张,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明天放假。”

    “我知道。”

    夜千筱态度极其敷衍。

    停顿了下,谢田兮打量了夜千筱两眼,继续道,“拿到假条的话,可以离开基地。”

    “嗯。”夜千筱点点头。

    这些事情陆松康都说过,谢田兮重复一遍只不过是废话。

    “就是,”踌躇着,谢田兮再三犹豫后,眉头才稍稍松了松,朝夜千筱直接道,“想问问你,你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玩?”

    “不要。”

    夜千筱基本没有思考,直截了当地回绝了。

    “为什么?”下意识疑惑出声,可想了下,谢田兮语调又放缓,“那个,是这样的,上次野外生存训练,你不是救了我吗,我想趁这个机会,感谢一下你。”

    “救你的,不仅是我。”夜千筱懒懒开口。

    靠近一步,夜千筱抬手,搭在他肩膀上,轻轻勾起唇角,“另一个救你的,叫江晓珊。她有空,随时可以邀请。”

    夜千筱神情不变,几句话的功夫,就将“情敌”给出卖了。

    “哦……”

    谢田兮颇为失望的应声。

    也不敢勉强夜千筱。

    交代完,夜千筱拍了下手,绕过他,走向宿舍楼。

    与此同时——

    藏在树后的陆松康,听完全程对话后,忍不住摸了摸下巴。

    这消息,似乎挺劲爆的啊。

    唔。

    队长应该知道。

    哦,不,是必须知道!

    ------题外话------

    【1】今天有二更,时间不定,瓶砸要上课要出门。

    【2】

    推盆友【月初姣姣】的文。

    《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高冷强势女军官vs腹黑温柔狐狸男,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纪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姐沉静貌美,却蠢笨异常,妹妹貌若天仙,但聪慧伶俐,豪门巨变,妹妹一手将她推出门外:“做姐姐的理所应当让着妹妹。”

    弃女归来,她是最出色的特别行动组组长,面对妹妹的哀求,她双腿翘在桌上,双手抱胸:“救你的未婚夫?可以,跪下求我!”

    嚣张至极!

    莫七,京城莫家唯一的嫡出少爷,风姿卓绝,淸贵无双,一场车祸让他和轮椅为伴。

    一纸婚书,银货两讫的交易,她背着他生了孩子,再次相见!

    “儿子,你爸诈尸了!”女人睁大眼睛。

    “买一送一很划算!”男人笑得高深莫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4、赫连大大的情敌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