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6、我帮你解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两人并肩而立,肩靠着肩,夜千筱甚至倚靠在徐明志身上,那姿态,亲密至极。

    并且,似乎统一战线,正在应对他人。

    赫连长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步伐稍稍快了起来。

    这时,夜千筱和徐明志两人,都见到了赫连长葑,神情上也难免收敛了一点儿。

    但——

    背对着外面的谢田兮似乎完全没有意识过来。

    “出去聚会的事儿——”

    谢田兮继续开口。

    只是,话没有说完,就被夜千筱打断,“我不去。”

    再一次的拒绝,干脆利落得很。

    谢田兮的脸色冷不丁僵了僵。

    然,没等他继续说话,就听得身后传来阵深沉的声音——

    “夜千筱!”

    一字一顿,清清楚楚,不怒自威。

    谢田兮的心跳了下,下意识转过身,朝身后看了过去。

    很快的,赫连长葑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就映入眼帘。

    深邃的眼眸,敛去一切情绪,冷峻的眼神,自带一股威严,不自觉的令人心生畏惧。

    他就站在两米外的距离,很近,谢田兮感觉到有股冷意迎面刮过来,好像如刀锋一般狠狠扫过。

    气势上顿时就弱了几分。

    “赫连教官。”

    近乎是下意识的,谢田兮朝赫连长葑喊了一声。

    “到!”

    与此同时,站在阶梯上的夜千筱,也端端正正的站好,回应了赫连长葑一声。

    徐明志撇了撇嘴,没有理会赫连长葑,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给。

    如果不是身份差距,估计徐明志已经翻白眼了。

    妈的。

    动不动就现个身,找一下夜千筱,还真不怕被说闲话。

    徐明志看着他就觉得很不爽。

    视线掠过谢田兮,落到夜千筱身上。

    赫连长葑神情不变,令人愈发捉摸不透,“过来。”

    “是!”

    无奈,夜千筱老老实实地应声。

    说完后,便走下阶梯,直接走到赫连长葑面前。

    终于,赫连长葑眼里的冰冷严肃,才算是缓和了几分。

    视线一转,赫连长葑看向谢田兮,冷然开口喊道,“谢田兮。”

    “到!”

    谢田兮立正站好,坚定有力地应了一声。

    这一批新兵,除了少数几个如徐明志这般敢跟教官叫板的,其余的基本都不敢在赫连长葑面前嚣张。

    谢田兮是个很识趣的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绝不会轻易地给自己找麻烦。

    在赫连长葑面前,定然是规矩的。

    “要出去玩?”赫连长葑神情莫名,缓缓地朝他问道。

    “是。”

    谢田兮应道。

    “什么时候走?”赫连长葑又问。

    “马上。”谢田兮连忙答道。

    “嗯,”赫连长葑淡淡应声,继而扫向徐明志,“顺带把他捎上。”

    “啊?”谢田兮纳闷地睁大眼。

    “诶——”

    徐明志心生不满,顿时皱起眉头想要反抗。

    就算你是教官,也不该随便掌控他的行动吧?

    还有没有王法了!

    但——

    他的反抗,还没有说出来,在被赫连长葑威胁的眼风扫了一眼后,顿时就怂了。

    徐明志咬了咬牙。

    赫连长葑是教官,这个地方又没有常理,一切都按教官的心情办事,万一赫连长葑给他扣个什么帽子下来,他离开倒是没什么,可不能跟夜千筱留一起留下,那只能让赫连长葑称心如意了。

    于是,忍!

    怎么着都得忍!

    “行吧,”徐明志脸色变了变,顿时缓和了不少,他拍了拍手,走下阶梯后朝谢田兮笑道,“谢大哥,下午的吃喝玩乐就得劳烦你了。”

    “不劳烦……”

    谢田兮嘴角扯出抹尴尬的笑容。

    他真没有将徐明志带上的计划。

    但,此时此刻,也由不得他。

    “千筱,”徐明志看向夜千筱,笑眯眯道,“你想要带什么,跟我说,能带的我都给你带回来。”

    故意抬高声音,说的很暧昧,一方面是真有这打算,另一方面,那是说给赫连长葑听的。

    “唔。”

    夜千筱摸了摸下巴,似是真正的在思考着。

    然——

    还没等她说出来,就感觉到阵阵冷风迎面刮来,她下意识地抬眼看去,只见到赫连长葑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莫名的,带着一种无言的威胁。

    夜千筱嘴角一抽,继而朝徐明志扬了扬眉,“不用了。”

    “那我看着给你带,”徐明志眼珠子一转,继续道,“就当新年礼物好了。”

    “嗯。”

    耸耸肩,夜千筱没有拒绝。

    如果没有赫连长葑在,那她没准会回绝徐明志了,可惜,赫连长葑威胁的那么明显,她也不见得会完全顺了赫连长葑的意。

    “你们可以走了。”

    赫连长葑冷冷地开口。

    话是跟徐明志和谢田兮说的,那冰冷而威胁的语气,令徐明志和谢田兮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很快,两人默契的选择不跟赫连长葑对抗。

    一起离开了。

    但,离开的时候,徐明志还是不知死活,吊儿郎当地朝夜千筱吹了声口哨。

    就是赤果果的调戏。

    看的赫连长葑的脸色顿时又是一黑。

    夜千筱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同时不动声色地移动脚步,打算趁着这个空隙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但——

    她才走了一步,就被赫连长葑发现了。

    “做什么去?”赫连长葑冷冷地视线盯住了她。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如实说道,“回去。”

    赫连长葑乌黑的脸色好转了会儿,顿了顿,朝夜千筱问道,“下午有计划吗?”

    “午睡,训练。”

    夜千筱直接回道。

    “晚上呢?”

    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夜千筱微微凝眉,直说道,“吃饭,训练,睡觉。”

    停顿片刻,赫连长葑又问,“明天呢?”

    “不知道。”

    夜千筱敷衍地回答。

    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刚刚的回答,都是夜千筱随口胡诌的,她的一切行动都是看心情的。

    明天?

    谁能知道。

    随口一说可以,但是被赫连长葑抓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赫连长葑眉头舒缓,认真地盯着夜千筱,一字一顿地说道,“明天时间留给我。”

    “这稀奇,”挑了挑眉,夜千筱双手环胸,唇角微微勾起,闲散地朝赫连长葑暗示道,“我才放三天假。”

    意思很明显——

    她放假,怎样安排行动,都是由她来决定的。更何况,假期总共三天,一整天都被赫连长葑约走了,也划不来。

    “晚上。”紧盯着她,赫连长葑继续道。

    “不约。”夜千筱摊手。

    神情不变,赫连长葑没有丝毫怒意,反倒是继续提出条件,“你家里的问题,我帮你解决。”

    “成交!”

    夜千筱一口答应。

    赫连长葑终于满意了,点了点头,朝她道,“你回去吧。”

    “……”

    闻声,夜千筱没有丝毫停留,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赫连长葑站在原地,直至见到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才转身离开。

    ……

    夜千筱算个信守承诺的人。

    按照她跟赫连长葑所说的行动模式,回宿舍午睡,醒来后就去了训练场。

    这次,冰珞和端木孜然都没有跟她一起。

    端木孜然还在宿舍睡大觉。

    冰珞抱着手机,打了一天的电话。

    理由是——

    被家里逼婚了。

    夜千筱想起去年回去被相亲的场面,就只能为冰珞报以同情之情,但她跟家里的事情,夜千筱也不好去插手。

    再者,婚姻大事,冰珞自己可以决定,夜千筱自然不会干预。

    只是,想到冰珞应付家人的冰冷模样,难免有些想笑。

    没有冰珞,江晓珊和钱钟薇都被谢田兮拉去外面聚会了,训练场上还能见到席柯、易粒粒、聂染的身影。

    六点夜千筱结束训练去食堂的时候,还能听到几个学员在议论她们。

    大意是好不容易放次假,竟然不好好休息、偏偏来训练场受苦之类的。

    夜千筱没有细细去听。

    食堂。

    夜千筱拿到分配给学员的固定套餐。

    她刚选好位置坐下,就有个系着白围裙的炊事员走近。

    “夜千筱,是你吧?”

    对方大腹便便,眯着本就不大的眼睛打量着夜千筱,神情里透露着几分好奇。

    “是。”

    夜千筱将筷子掰开,不咸不淡地回了他一声。

    她知道这个人。

    来食堂的日子也不短了,偶尔也会眼熟几个做饭的炊事员,只是学员们都习惯“食不言”,到食堂就拿东西开吃,夜千筱自然没心思去注意他们。

    顶多是眼熟的程度。

    “哦,真是你啊。”

    顿时,那个炊事员松了口气,将手里的抹布一丢,就直接在夜千筱对面坐下来。

    也不急着吃饭,夜千筱手里拿着筷子,抬眼看了看炊事员,直接问道,“有事?”

    “也没什么事……”刚想客套一句,炊事员就感觉到夜千筱冷漠的眼神,顿时咧开嘴角一笑,“行行行,有事有事。”

    “你说。”

    夜千筱淡淡地看着她。

    “你认识老林吧,就是海军陆战,给蛙人们做饭的那个。”炊事员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认识。”夜千筱点了点头。

    他说的除了林班长,还真想不到其他的。

    “他是我朋友,”炊事员顿时就来了激情,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扩大,近乎感慨道,“我们啊,当时一个新兵连出来的。”

    “哦,”夜千筱不冷不热地应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后,便评价了一句,“不大像。”

    眼前这个炊事员,体型可比林班长的大许多,性格更是大相径庭。

    真没有哪点儿相像的地方。

    “你这孩子……”

    炊事员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明白夜千筱的意思。

    顿了顿,夜千筱继续问道,“还有事吗?”

    对于能在这里见到林班长的熟人,夜千筱并不觉得有多意外。

    她若没有记错的话,林班长以前就是在这里当炊事员的。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离开这里去了蛙人部队而已。

    得到夜千筱这般冷淡的回应,那人竟是不恼不怒的,反倒是笑呵呵的,“你林班长跟我说了,你在这儿训练辛苦,让我别饿着你。”

    “哦?”

    夜千筱挑了下眉,颇为狐疑地看向他。

    这种话,是林班长说的?

    “咳咳,”被她的视线盯得头皮发麻,那炊事员轻咳一声,道,“大概是这个意思。”

    夜千筱耸了耸肩,“谢了,不用。”

    “平时不用,有赫连在,我也帮不了你。”

    炊事员大大方方地说着,继而在周围扫了一圈,确定哪些偶尔瞥向这边的视线无法听到他们的谈话后,才朝夜千筱微微靠近了点儿。

    “明个儿除夕,战士们都会包饺子庆祝一下,不过很可惜,你们这些学员没份……”这么说着,炊事员脸上露出点儿惋惜的神情,“晚上你过来,我给你弄一份。”

    “不用。”

    神情微微一变,夜千筱看了他一眼,依旧回绝道。

    “什么不用,就这么定了啊。”炊事员站起身,根本不理会夜千筱的意见,再三提醒道,“记着,明天晚上,七点以后来都行,记住了啊!”

    说完,他越走越远,连让夜千筱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

    顿了顿,垂眼去看端盘中的饭菜,夜千筱想了下,还是拿着筷子开吃起来。

    饺子的事儿——

    明天再说。

    ……

    吃过饭,夜千筱便给冰珞顺了两个馒头回去。

    冰珞的手机被打到没电。

    回去时,她正在收拾衣柜。

    “怎么样了?”

    来到衣柜旁边,夜千筱一边问着,一边将手中馒头递过去。

    冰珞将衣柜一关,从她手里接过那两个馒头。

    “什么?”

    将馒头咬了一口,冰珞有些莫名地看向夜千筱。

    “相亲。”

    依靠在柜门上,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没假。”冰珞淡淡地回答。

    没有假期,意味着不能回去,不能回去意味着一切都是空话。

    只是家里人哭的有些烦,让她不省心而已。

    “哦。”

    夜千筱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追问。

    显然,冰珞也没有将自己家室全盘托出的意思。

    待到冰珞吃完馒头,两人便像是约好了似的,一句话都没有,就默契的去了训练场。

    直至晚上十一点,她们俩才从训练场回来。

    这个时候,无论是席柯、易粒粒、聂染,还是去玩了的江晓珊和钱钟薇,都回到了宿舍。

    “千筱,你跟那个徐明志,关系很好吗?”

    刚进门,钱钟薇就凑了过来,脸色微红地朝夜千筱问道。

    似乎是喝醉了。

    “不好。”

    夜千筱让开一步,以免被她喷的满脸的酒气。

    “真的?”

    眼睛顿时一亮,钱钟薇紧追着夜千筱不放。

    察觉到怪异,夜千筱眉头挑了挑,往后退了一步。

    双手环胸,盯着喝醉的钱钟薇,又朝一侧神色冷冰冰的冰珞扫了一眼,淡淡道,“假的。”

    “切。”钱钟薇不屑地扯了下嘴角,继而摇了摇头,“那你跟他有发展吗?”

    “这次出去,”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夜千筱反而问道,“他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啊,”钱钟薇耸了耸肩膀,“一起玩玩而已,不过——”

    说到这儿,钱钟薇神秘兮兮地朝夜千筱眨了下眼,“人好相处,什么都会,而且长得帅,分分钟成了抢手货了。”

    钱钟薇喝的不多,但酒量不怎么样,虽然不至于醉得昏天暗地的地步,但脑子有些晕乎,基本的逻辑都被她拆散了。

    当然,徐明志随他们出门时,做的自然有很多。

    故意打压谢田兮的气焰,徐明志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社交能力和好人缘,跟每个人的关系都处理的很恰当,而且在玩游戏时总是最厉害的那个,尤为的抢眼。

    加上他人懂得很多东西,来部队前最会吃喝玩乐,说话也幽默的很。

    如果说出去前,没几个人认识徐明志,那么,回来之后,浩浩荡荡三十余人,徐明志理所应当的成了抢手人物。

    钱钟薇见色起意,心里难免动了点心思。

    听说夜千筱和徐明志关系好,不能确定他们俩是不是男女关系,所以动心思之前,还是问一下夜千筱为好。

    “哦。”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应了一声。

    显然并没有什么兴趣。

    徐明志的抢手,她在蛙人部队就了解过。

    多数女兵都对徐明志倾慕有加,另一部分是倾慕牧齐轩的。

    不过倾慕归倾慕,真正敢追他的,少之又少。

    毕竟军衔和背景差距都差很远,就算是陈雨宁,也没有明目张胆地追求过徐明志。

    “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见夜千筱想走,钱钟薇顿时皱了皱眉,拦在夜千筱面前。

    “我跟他怎么样,这个不重要。”靠近,夜千筱手肘搭在她的肩膀上,眯了眯眼,声音带着蛊惑的力量,“重要的是,你觉得,能配得上他吗?”

    “哎——”钱钟薇不爽了。

    “不说身份背景,就谈长相和能力,”夜千筱顿了顿,拍了下她的肩膀,继而指了指已经准备去拿衣服洗澡的冰珞,“超过她再说。”

    钱钟薇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冰珞。

    醉酒之人,完全没有抓到重点,反倒是拧起眉思考道,“徐明志不是这么俗气的人吧?”

    “你试试。”

    夜千筱耸耸肩,并没有继续理会她。

    对徐明志有想法的多了去了,夜千筱可没有精力一一给他应付。

    反正——

    这么多年了,他应付追求者的手段,肯定不少。

    而钱钟薇,则是低下头,抬手摸了摸下巴,似乎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至于江晓珊,看了全程的情况后,则是拧起了眉头。

    所有所思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聂染对这些事没兴趣,但对夜千筱有些兴趣,在做自己的事情时,难免将她们的对话听到耳里。

    至于易粒粒和席柯,对夜千筱和徐明志的恩怨情仇多少有些会意,更没有在意的意思。

    而端木孜然——

    依旧趴在床上呼呼睡大觉了,再大的声响都对她没有影响。

    ……

    翌日。

    从清早开始,所有的学员就听到热闹的声响。

    都是煞剑的正式队员在准备晚会。

    热闹的很。

    只是,没有他们的份。

    学员们只有眼馋的份。

    但——

    这批学员里,既然有徐明志这样的积极分子,就证明他们晚上不可能眼馋。

    于是,刚到下午,从训练场回来的夜千筱,就见到大部分学员都在宿舍楼旁边的小空地忙碌着。

    这批学员中,还剩下56名男兵,43名女兵。

    而,夜千筱一眼看去,就见到最少五十个人,正在空地上“动工”。

    “千筱,你要一起来吗?”

    搬着几块木板走过的钱钟薇停下,朝她发出了邀请。

    “怎么回事?”

    扬了扬眉,夜千筱问道。

    “哦,徐明志几个人,说是我们自己举办晚会,正在搭台子呢。”钱钟薇爽快地解释道,“还有人去附近山上找野味去了呢,据说收获不错,晚上的食物够我们吃的了。”

    “哦。”

    夜千筱会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折腾,存了心跟正式队员对着干,还真符合徐明志的作风。

    也罢。

    反正放假,谁也管不着他们。

    “一起来吗?”钱钟薇继续邀请。

    “我晚上有事。”夜千筱敷衍地回答道。

    “都放假了,还能有什么事啊?”钱钟薇嘀咕着,可很快的想到什么,颇为不可思议的看她,“今晚都除夕了,你不会是要去训练场过年吧?”

    “她不会。”

    夜千筱没有回答,而是一个冷冷地声音接过。

    钱钟薇循声看去,看清人影后,眼睛顿时瞪大如铜铃。

    乖乖。

    赫连……教官?

    ------题外话------

    【1】

    下一章更新,明天12点之前。

    【2】

    再次公布一下群号!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我求求你们,不要再问我了,不知道的就去【公布群】的章节找,瓶子不在验证群,找群也是去那章找的好吗?

    →_→,我会将群号公布到第一条置顶评论的回复里的,以后去那里找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6、我帮你解决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