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8、搞定全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连长怒气冲冲地朝他喊道。

    真想狠狠地踢他两脚啊!

    “这个……”迟疑了半响,那男兵斟酌道,“前几天,不是有个部队,拉我们过去帮助训练吗,在野外伏击,我好像在那儿见过她。”

    “好像?”连长微微拧眉。

    “不大确定。”

    “我知道了,”连长点了点头,道,“你先下去吧。”

    去给友军部队凑人手的事儿,其实这些被派去的士兵都只收到任务,但是不知道究竟给哪个部队办事的。

    只有连长以上的人,才清楚内情。

    他们是给煞剑选拔新兵的。

    只不过,煞剑的存在神秘,不好随意声张,就连这群去参与的士兵,都不清楚内情。

    如果说,身边这个女兵,真的是煞剑待选拔的成员,那她刚刚所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据说——

    煞剑是真的有在蛙人部队里挖人。

    尤其是那群海上霸王花,是被挖的最多的。

    身为蛙人,穿着陆军制服,怎么说,都只有这个理由最恰当了。

    心里确定了七分,连长想了想,便朝夜千筱问道,“还比吗?”

    “为什么不?”

    轻轻扬眉,夜千筱勾唇反问。

    一个常规部队,不能代表所有常规部队,可看这个部队整理实力应该不差,夜千筱先前看他们训练的时候,就很有兴趣。

    “那好。”

    连长点了点头。

    不管对方从何而来,但实力肯定不弱,也是时候给那群嚣张的家伙看看,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夜千筱在旁等候。

    很快的,连长就叫了两个连队里的神枪手出来。

    皆是专门培养出来的狙击手。

    就连配枪,都是高档的狙击枪。

    当然——

    这次比试,用的只是普通的95式。

    夜千筱拿着手中的95式,再看着那两个狙击手跃跃欲试的模样,眼睛微微一眯,兴趣愈发的浓厚了。

    “怎么比?”夜千筱扬眉,朝连长询问。

    “十个酒瓶,”连长答道,“看谁射中的多。”

    夜千筱耸耸肩,没有任何异议。

    临时安排的射击比试,有这个排场已经很不错了。

    尤其,还是给她这个外人安排的。

    ……

    半个小时后。

    开完会的赫连长葑,在跟那群“老人家”打完招呼后,便直接出了办公楼。

    至于那些人提议的“聚餐”,也早已被他拒绝地彻底。

    他径直来到操场。

    不知何时,那里早已聚集了乌央乌央的一群人,喧哗声入耳,声音杂七杂八的,不知在讨论着些什么。

    走至外围,被围在里面的那群人,他连影子都见不到。

    但——

    他也没有走进去围观。

    “开完会了?”

    刚走近,身后便飘来夜千筱清冷的声音。

    她的脚步声很轻,赫连长葑在这样吵闹的气氛中,竟是没有听到。

    偏过头,一眼就见到夜千筱的身影。

    “嗯。”

    赫连长葑轻轻应了一声。

    “哦,”夜千筱抬眼,轻松地说道,“那走吧。”

    “别急。”

    赫连长葑一抬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把转身欲走的她,直接揽到了自己旁边。

    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并没有表现的过分亲密。

    “什么事?”

    夜千筱明知故问。

    “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赫连长葑将夜千筱带移方向,转到操场上那堆人群上。

    “他们在玩,”夜千筱漫不经意地说着,将一切地责任都给推卸了,“跟我没关系。”

    “是么?”

    赫连长葑眯了眯眼,视线紧紧盯住了夜千筱。

    夜千筱摊了摊手。

    若是赫连长葑十分钟前抵达,夜千筱还真的没有狡辩的余地,但现在,这一切都跟她毫无关系了,赫连长葑想要追究也为难。

    再者——

    她也没犯什么事儿。

    “那行,”见夜千筱一脸的平静,赫连长葑挑了下眉,“我去找三连连长。”

    “……”

    夜千筱脸色微微一黑。

    更要命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赫连长葑话音刚落,三连连长就从人群中走出来,寻觅着夜千筱的身影。

    瞥见夜千筱后,他连忙走了过来,可在见到赫连长葑、尤其是赫连长葑的肩章后,神情顿时就变得古怪起来。

    “这位就是赫连长葑了吧?”

    走近,连长便给赫连长葑敬礼,边朝他问道。

    松开夜千筱,赫连长葑动作流畅,给他回了个军礼。

    “刘连长?”

    赫连长葑问了一句。

    “是我。”连长立即点了点头。

    在两杠三星的上校面前,他这个上尉,确实有些不中看了。

    尤其——

    这个传说中的赫连长葑,比他想象中的要年轻许多。

    “我这个兵,给你添麻烦了。”

    赫连长葑面色严峻,一板一眼地跟连长说道。

    “没有没有,”那连长确定了夜千筱的身份,看了夜千筱一眼后,谦虚地开口,“很厉害的兵,把我们连队的尖兵,都虐得惨不忍睹呢。”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赫连长葑侧过头,又无奈又无语地瞥了她一眼。

    继而收回了视线。

    只是,赫连长葑本想跟这个连长客套几句的,可没一会儿,却在连长的话语中听到真情实意的认可。

    与此同时,周围也有不少的视线扫过来,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低低地讨论声里,皆是对夜千筱实力的夸赞和佩服。

    赫连长葑发现了些许异样。

    但,这个三连连长,话题扯得比较远,一时半会儿也打听不清楚。

    便草草结束话题,赫连长葑非常正经严肃的,拉着夜千筱走人。

    就他这态度,一副“带回去必须狠狠罚一顿”的架势,加上他那一身正气与强大的气场,怎么看都让三连连长有些担心。

    该不会——

    真的要罚那个厉害的女兵吧?

    自己这方输的那么惨,三连连长心里本来有些怨气的,先前还想在赫连长葑面前添油加醋几句,可说了几句话之后,感觉到这个上校同志的重视,就不由自主地偏帮了夜千筱几句。

    如果夜千筱回去后,真的被狠狠罚了一顿——

    那还真是蛮冤枉的。

    ……

    吉普车上。

    夜千筱坐到副驾驶位置。

    赫连长葑来到驾驶位置。

    车门被“啪”地一声关上。

    “说吧。”

    并不急着开车,赫连长葑直截了当地朝夜千筱说道。

    “什么?”夜千筱似是疑惑。

    “你说呢?”赫连长葑反问。

    夜千筱偏了偏头,瞥见赫连长葑眼底的坚定,自知遮掩不过去,想了想后,便如实跟赫连长葑将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很多事情,都是一句话带过。

    射击训练,毫无疑问的,赢得很干脆。

    后来连长面上抹不开,便又来了一场格斗比试,夜千筱同样完胜。

    不过,她没有说,当时是一挑三的。

    在那之后,连长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夜千筱就顺势拉了几个人,玩一些部队里常玩的小游戏,直至将低沉的气氛活跃起来后,才偷偷地溜走。

    这不,刚一出人群,就见到了赫连长葑。

    夜千筱全程都说的很谨慎,责任不归咎于任何人,同时观察赫连长葑的神色变化。

    赫连长葑则是安安静静地听完她简单的讲述。

    “你觉得,这个部队怎么样?”赫连长葑沉声问道。

    “还好。”

    视线掠过窗外,夜千筱看到即将落幕的天空,缓缓地说道。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继续问道,“跟海陆、煞剑比?”

    “你指什么?”夜千筱扬眉。

    “你随便说。”

    赫连长葑的视线,落到夜千筱精致的脸上,她神情淡淡的,似乎并没什么感触。

    “待在这里会很轻松,不会有任何危险,连长疼排长爱,”夜千筱淡淡地说着,微微一顿后,嘴角勾勒出个微妙的弧度,“不过,不适合我。”

    “这里选择很多。”

    赫连长葑神情严峻,一字一字地说道。

    “所以?”夜千筱轻悠悠地问了一句。

    “留在煞剑,有很多不安定。”赫连长葑声音很沉很缓,每个字都像是扣在心底,“夜千筱,你见过安逸的部队,还愿意冒着风险留下来吗?”

    将放到远处的视线,慢慢地收了回来。

    夜千筱偏了偏头,明亮黝黑的眼睛里,倒映着赫连长葑的身影。

    他很严肃很正经,他所说任何话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所以,夜千筱先前被他质疑的那点不爽,顿时烟消云散。

    敛了敛眸光,夜千筱声音压低几分,“单说这点,我能接受。”

    “你还有顾虑?”赫连长葑直视着她,轻轻问道。

    “是。”

    “不能说?”赫连长葑又问。

    “是。”夜千筱应得很果断。

    话音落却。

    气氛顿时陷入沉默中。

    十秒后。

    赫连长葑忽的问道,“想吃什么?”

    顿了顿,夜千筱视线又扫向外面,淡淡道,“火锅。”

    于是,赫连长葑终于发动了车。

    吉普车倒退出来,然后沿着原路返回。

    天色还没有彻底暗下来,夜千筱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宽敞的操场。

    那里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玩游戏的人也多了一倍。

    起哄声很嘹亮,喧哗的很,但却充斥着激情。

    不一会儿,吉普车驶离了操场,而那热闹的声音,也愈发的远离,渐渐的在耳旁消失。

    吉普车在两个哨兵的注视下,离开了这片安详和平的土地。

    ……

    军区里市区很近。

    赫连长葑开着车,保持着平稳的速度,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繁闹的市区。

    车水马龙。

    除夕之夜,城市里的喧嚣少了许多,但依旧有匆匆行人。

    霓虹灯的点缀,缓缓从路上驶过的车流,都象征着这座城市的繁华与热闹。

    赫连长葑带着夜千筱来到一家火锅店门前。

    将车停稳。

    两人下车。

    很巧的,两人赶在饭点,而这家火锅店很是热闹,很难找到几张空桌的。

    好在,他们俩赶到的时候,还剩下最后一张桌子。

    店员们便热情地将他们带了过去。

    两人点了菜,等待着火锅材料被端上来。

    在这等待的时间里,赫连长葑忽的朝夜千筱问道,“手机带了吗?”

    “没有。”夜千筱淡声道。

    在部队待久了,本来就不习惯带手机的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带手机的意识。

    甭说手机被扣下了,就算发到她手里,也就充电的份。

    “喏,”赫连长葑将手机拿出来,放到了夜千筱面前,“给你爸妈打给电话。”

    “不打。”夜千筱声音微凉。

    眼底露出些许笑容,赫连长葑近乎无奈地道,“就问个好。”

    “……”

    眯了眯眼,夜千筱颇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微微一顿,夜千筱试探地问,“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

    赫连长葑的语气很是肯定。

    夜千筱也压制住眼底的那抹狐疑。

    半信半疑的,夜千筱将那手机拿起来,继而拉开通讯录。

    果不其然,里面有跟夜长林和柴欣君的通话记录。

    时间都超过十分钟。

    看起来,是真的聊过。

    夜千筱想了下,最终还是按下了柴欣君的电话。

    拨通。

    才响了两次,电话就分分钟接通。

    “女婿啊。”

    电话那边,立即响起了柴欣君的热情的声音。

    夜千筱脸色微黑,朝赫连长葑看了一眼后,声音清凉地纠正道,“是女儿。”

    “哦,筱筱啊。”

    明显的,听出了丝丝失望。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期盼她打电话回去,还这么失望?

    赫连长葑对柴欣君说了什么?

    “你用的女婿……”说到一半,柴欣君立即改口道,“哦,长葑的手机?”

    “嗯。”

    夜千筱应声。

    “他在你旁边吗?”柴欣君很积极的问道。

    “在。”夜千筱淡淡道。

    “那就行,”柴欣君的语气似乎很满意,顿了顿,才开始关心这个一年未见的女儿,她连忙问道,“筱筱,最近身体还好吧,特种部队的训练吃得消吗,你们食堂的伙食的怎么样,要不要妈妈给你寄点儿土特产过来?”

    “……”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夜千筱只觉得头疼。

    半响,夜千筱揉了揉额心,只得挤出两个字应付道,“都好。”

    或许是习惯了她这种应付,柴欣君完全没有在意,继续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被赫连长葑盯着,外加确实许久没跟柴欣君通电话,所以夜千筱保持着很好的耐心,对她每一个问题都一一回复了。

    只是——

    没一会儿,柴欣君话锋一转,便开始询问赫连长葑的情况。

    比如赫连长葑情况怎么样,平时工作累不累啊,你没有给他添什么麻烦吧……

    听得夜千筱一阵惊讶。

    赫连长葑到底做了什么?

    面对夜千筱冷冷的眼风,赫连长葑完全没有在意,反倒是在菜上齐后,主动的开始往火锅里放菜。

    那都是符合夜千筱口味的。

    这种沉默的应对,夜千筱也拿他无法,只得快速跟柴欣君结束通话。

    “喏。”

    电话刚挂断,就听得赫连长葑的声音。

    很快,被装满了菜的碗,就被放到自己面前。

    刹那间,夜千筱怒火全消。

    将手机放到一边,夜千筱又将筷子拿起来。

    却不急着吃。

    她抬眼,凝视着对面的赫连长葑,声音微冷,“你怎么跟她勾搭上的?”

    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往火锅里夹着菜,淡淡地回她,“我妈勾搭上的。”

    “……”

    夜千筱嘴角又是一抽。

    她简直能想象,何诗霓是怎么将柴欣君洗脑的。

    就她那短暂的接触,也大概摸出了两人的属性。

    何诗霓在赫连家,犹如女王般的存在,腹黑的很,倒是柴欣君,性格偏向于单纯,几句话就能被拐跑了。

    在何诗霓手中,柴欣君就甭想逃了。

    想了想,夜千筱也清楚何诗霓不会有恶意,便没有继续追究。

    开始吃火锅。

    全程,夜千筱只负责吃饭,而赫连长葑则是“不辞辛劳”的,给夜千筱夹菜、夹菜、夹菜。

    所以,到最后,夜千筱都不知道,赫连长葑到底有没有吃。

    两人吃火锅,只有半个来小时。

    但,等他们出火锅店的门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这时候,还不到六点。

    雪花,不知何时,轻悠悠的飘落。

    街道上被铺上了层浅浅的白色,就连他们停下不久的吉普车,上面都覆盖着层浅白。

    两人上了车。

    这一次,夜千筱还是坐在副驾驶位置。

    赫连长葑刚上车,就将手机丢给夜千筱。

    “打给你爸。”

    赫连长葑淡淡说着,颇为严肃的话语,带有几分不容拒绝。

    抬手接过那只被丢来的手机,夜千筱也没有抗拒,点进了通讯录,找到夜长林的电话。

    直接拨通。

    跟同柴欣君聊天时如出一辙,夜长林简单而严肃地问了夜千筱几句部队的情况,对她去特种部队的事情一字未提,更不用说责怪了。

    在这之后,夜长林就很顺利地转移话题,把关注点放到了赫连长葑身上。

    并且,那万年不变的严肃语气,终于多出了几分热情。

    夜千筱无奈,在敷衍了他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你怎么搞定的?”

    放下手机,夜千筱第一时间朝赫连长葑问道。

    “我爸。”

    赫连长葑嗓音饱含磁性。

    男人跟男人之间,总归会有话题聊的,尤其他们都有儿女在部队,话题就更容易扯起来了。

    赫连父亲善于同人交谈,就算夜长林是万年不化的冰山,他都有办法融化了。

    说服夜长林,也没有花多大的劲。

    “全家出动?”夜千筱哭笑不得地问道。

    “差不多。”赫连长葑估量着说道。

    他没有说,他也联系了赫连爷爷,去找夜爷爷聊了几次,据说现在两人已经发展成棋友了。

    “辛苦。”夜千筱语气稍稍僵硬。

    “客气。”

    赫连长葑慢条斯理。

    夜千筱扶额。

    果真被他给打败了。

    很快,赫连长葑开着车,沿着原路返回。

    这一次,是会煞剑基地的。

    时间有些长,夜千筱来时睡了段时间,现在精神很足,便拿着赫连长葑的手机玩游戏。

    似乎了解她的习惯,赫连长葑特地在手机里下了不少的游戏。

    随便她玩。

    于是,夜千筱一直玩到电量被耗光。

    手机自动关机。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也将吉普车开回了基地。

    “晚上什么事?”

    解开安全带,夜千筱瞄了赫连长葑一眼,淡淡地问了一句。

    “没事。”赫连长葑将钥匙拔出来。

    “那我走了。”夜千筱立即拉开车门。

    手腕顿时被扣住,赫连长葑猛地靠近,嘴角勾笑,缓缓问道,“恩还没报完,这就想走?”

    “你说。”

    将手腕挣脱出来,夜千筱眯了眯眼,神情淡定地问道。

    “先下车。”

    轻启薄唇,赫连长葑笑意更深。

    夜千筱微微皱眉,将车门推开,直接下车。

    刚落地,一阵冷风便从前方袭来,戴在头上的军帽顿时被吹走,被压在下面的发丝微微扬起。

    冷气从四面八方而来。

    夜千筱挑眉,一抬手,就将预备飞离的帽子腾空抓住。

    顺势拉回来,继续戴在头顶。

    同时,压了压帽檐,以防帽子再次被吹走。

    这么一耽搁,赫连长葑已经来到她身边。

    “晚上还有事吗?”

    面对着夜千筱,替她挡住身后的寒风,赫连长葑沉声问道。

    “去食堂。”夜千筱懒懒开口。

    “嗯?”赫连长葑挑了下眉头。

    刚吃完火锅,就赶着去食堂?

    “吃饺子。”夜千筱如实回答。

    这里的一切,估计都逃不过赫连长葑的法眼,夜千筱既然想要去食堂,还是如实跟赫连长葑交待为好。

    以免又被赫连长葑抓住把柄。

    赫连长葑停顿了下,倒也很快就将事情想明白了。

    炊事班那位班长,跟海陆的林班长,交情可不浅。

    夜千筱在海陆炊事班的人缘很好,被关照一下也情有可原。

    他们现在处于放假期间,只要不耽误他的训练,玩点儿下动作赫连长葑也不会管。

    “先办完事。”

    揽住夜千筱的肩膀,赫连长葑果断的说道。

    夜千筱斜眼看他。

    很快,赫连长葑就带着她,直接上了办公楼。

    赫连长葑那辆吉普车,就停在了办公楼外面。

    轻车熟路地来到二楼办公室,赫连长葑很快便用钥匙开了门。

    “啪”地一声,办公室内的白炽灯亮了。

    “坐。”

    来到办公桌面前,赫连长葑指了指一张椅子。

    夜千筱坐下。

    很快,赫连长葑从办公桌上,将一叠的资料放到夜千筱面前。

    “看完,记牢。”

    赫连长葑简单地吩咐道。

    夜千筱扫了眼那份资料。

    很熟悉的格式。

    细细一看,才发现,那堆资料都是这批待选拔学员的。

    全部是一些成绩单,还有教官的评语。

    跟上次相比,这一次的厚度显然没那般恐怖。

    毕竟,学员的人数,被淘汰掉一般。

    “这次,也不给理由?”

    将那叠资料拿起,夜千筱微微凝眉,朝赫连长葑问道。

    “不给。”走到对面,赫连长葑坐下来,懒懒地看着她,“看完才准走。”

    夜千筱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除夕夜,让她看这种东西?

    她不在乎过年,就算是庆祝,都没有多少兴趣,拎她过来看资料,倒也没什么。

    但——

    赫连长葑陪着?

    他的队友都在庆祝,操场上锣鼓声天,车子路过的时候,夜千筱瞥了眼,那里不知有多热闹。

    可是,赫连长葑这个做队长的,却在办公室里陪着她?

    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你不去操场?”

    随手翻开了一页资料,夜千筱漫不经心地朝赫连长葑问道。

    “等你看完。”赫连长葑优哉游哉地说道。

    一个晚会而已,赫连长葑本就不感兴趣,他已经跟大队打好招呼,不去也不会有人到处来找。

    而且乐得清静。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托了他的福,夜千筱看东西一目十行,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些资料看完,同时保证自己能记清楚重点的部分。

    注意力集中,隔绝掉外界的一切,以至于赫连长葑给她倒的一杯水,她连看都没看一眼。

    赫连长葑从头到尾都在看她这事,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状况。

    直至翻完最后一页,夜千筱一直盯着A4纸的眼睛,终于得到了舒缓。

    “看完了。”

    两分钟后,夜千筱扫完最后一点资料,将那叠A4纸推向赫连长葑。

    “有疑问吗?”

    瞥了眼那叠A4纸,赫连长葑慢慢地问道。

    “有。”

    夜千筱点头。

    停顿了一下,夜千筱直视着赫连长葑,“303宿舍的第12人,乔瑾,什么来头?”

    在这份资料上,夜千筱看到每个人的成绩,包括她的。

    她的成绩还看得过去,只是积分被扣得惨不忍睹。

    唯有那个一个月没到的乔瑾,样样成绩占优,100个积分,连动都不动。

    “想知道?”赫连长葑嘴角勾起抹笑容。

    “很好奇。”

    夜千筱耸了耸肩。

    “再过半个月,她会出现,”赫连长葑站起身,眼含笑意地看她,“自己去了解。”

    挑挑眉,夜千筱没有追问。

    同样站起身,她拿过手边的一个装满水的杯子,一饮而尽。

    “还要吗?”

    赫连长葑朝她笑问。

    “还有事吗?”夜千筱绕开话题。

    看着她,赫连长葑轻轻摇头。

    “我先走了。”

    夜千筱果断地开口。

    说完,就转过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队长,你在不在——”

    夜千筱刚到门口,就听到个询问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抹身影闪到门外,正好与夜千筱撞上。

    正是专业跑腿的狄海。

    狄海的话没问完,就迎面撞上夜千筱,顿时所有的话语都咽了下去,他下意识地瞪大眼睛去看她,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千筱?”

    后退一步,狄海站直了身子,满眼惊愕地盯着她。

    “里面。”

    淡淡说着,夜千筱抬手指了指办公室内。

    “哦……”

    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狄海点了点头,但显然心思不在“找队长”这事上面。

    夜千筱耸肩,在他不可思议地注视下,不紧不慢地离开。

    直至她转个弯,消失在楼梯口,狄海才思量地摸了摸下巴。

    这大晚上的,队长不去参加晚会,反倒是跟夜千筱在一起……

    啧啧。

    怎么想,都觉得办公室里,充满了暧昧的因子。

    只是,不等他浮想联翩,自家队长就站到他面前,阻绝了他所有的遐想。

    “队长,大队叫你呢。”

    狄海收拢了心思,赶忙朝赫连长葑说道。

    “哦。”

    赫连长葑淡淡应声。

    很快,在狄海的注视下,朝楼梯方向走去。

    故意一前一后离开?

    盯着赫连长葑的背影,狄海脑海里顿时冒出这个想法,同时越想越刻意,直接认定了九成。

    ……

    出了办公楼。

    夜千筱并不急着去食堂。

    她绕了个弯,避开操场,走了小道去学员们的宿舍。

    但——

    以她的方向,靠近时,需要路过宿舍楼的小空地。

    于是,她还没有走近,就听到空地处不弱于操场的喧哗声。

    一个个的都在起哄。

    夜千筱悄无声息地路过。

    可,没等她走过,眼角余光便瞥见聂染的身影。

    对方已经发现了,视线正巧朝这边看来。

    一个篮球在他们中间传递,正好飞向站在外围的聂染。

    只见她朝这边扫了眼,手掌在篮球上一拍,那个篮球顿时改变方向,直接朝夜千筱这边飞过来!

    ------题外话------

    下午六点前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8、搞定全家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