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0、雪飘一夜的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长葑一袭陆军常服,笔直的立在厨房门口。

    那身军装,棱角分明,冷风从他身后袭来,仿佛连风都能割裂。

    外面飘着雪花,赫连长葑军帽、肩膀上皆是染了些许雪花,白色的,却更添几分硬朗。

    夜千筱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睛。

    莫名的,有些心惊。

    夜千筱微微蹙眉。

    “赫连队长啊。”

    过度惊愕的炊事员中,忽然有人以另一种惊讶、慌乱的语气,这般喊了一声。

    于是,话音刚落,一窝人齐刷刷地转移视线,落到门口的人身上。

    冷不丁的,几乎大部分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这位不是该在操场吗,怎么忽然来到厨房了?

    “夜千筱!”

    朝厨房里面走了两步,赫连长葑视线紧盯着夜千筱,声音沉稳有力。

    “到!”

    夜千筱垂下双手,站得笔直笔直的。

    踱着步子,赫连长葑径直来到夜千筱面前,停下。

    “刀法不错。”

    打量着夜千筱,赫连长葑缓缓开口,似乎只是单纯的夸奖。

    “是。”

    夜千筱果断的应下了。

    对自己的长项,夜千筱素来不会否认。

    微微挑眉,赫连长葑饶有兴致地问道,“厨房的东西,白吃的?”

    “是。”夜千筱应声。

    “那行,”点了点头,赫连长葑一抬眼,便扫向站在不远处的身影,喊道,“何班长。”

    “在。”

    何班长立即向前几步。

    难免有几分心虚。

    夜千筱毕竟是赫连长葑带的兵,他有权利给人吃点儿东西,但赫连长葑的兵,他擅自给人特殊待遇,且没有事先同赫连长葑说,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何班长是个老实人,可做不到林班长那般强硬。

    “你们有多少食材没处理的,都交给她吧。”赫连长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

    “……”

    霎时间,不仅何班长,就连其他炊事员,都不自觉地瞪大眼。

    啥……?

    整个中队的今晚夜宵和明天早餐的食材,他们才处理了三分之一,赫连长葑就这么一股脑的丢给夜千筱了?

    就算夜千筱是个狠角,厉害的很,将这些食材全部处理完,那也够她受得了吧?!

    是自己的兵,就可以这么狠吗?!

    传闻赫连队长针对夜千筱——

    果然没错!

    “报告!”

    寂静的厨房,顿时响起冷冷的声音。

    是冰珞。

    在众人惊愕间,冰珞已经靠近夜千筱,此刻就站在赫连长葑身旁不远处。

    她面色不变,神情冰冷,紧紧地盯住赫连长葑。

    就连无关人士,都被她这冰冷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的。

    “说。”

    赫连长葑扫向她,凉声开口。

    “吃白食,我也有份!”

    冰珞一字一顿地说道,完全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哦?”赫连长葑眯眼,眉头轻轻一扬,“既然这样,你跟她一起处理食材!”

    “是!”

    冰珞铿锵有力地应声。

    顿时,炊事员们又是一惊。

    啧。

    有骨气!

    有胆量!

    有气魄!

    这种事情,都勇于承担,简直是条好汉呐!

    “给她们分配一下。”

    偏了下头,赫连长葑朝何班长吩咐道。

    “好。”

    何班长无奈应声。

    只是,倒也没太放在心上。

    反正只是分配下任务,随便弄一下就可以了,只要赫连长葑一走,到时候该谁做还得谁做,这大过年的,总不可能为难这两个女兵啊。

    可——

    何班长万万没想到,赫连长葑竟然完全没有就此离开的打算!

    他就站在一旁,看着夜千筱和冰珞两人处理食材,似乎还挺感兴趣的,丝毫不见得动弹的意思。

    “赫连队长,你们那个晚会,不忙吗?”

    犹豫片刻,何班长凑到赫连长葑身边。

    “不忙。”

    赫连长葑淡淡地回道。

    顿了顿,何班长笑眯了眼,继续道,“厨房有些乱,要不您出去忙……”

    “不用。”

    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开口。

    “……”

    何班长无奈而归。

    只得去做自己的事情。

    作为班长的他,都拿赫连长葑没办法了,其他的炊事员就更不用说了,基本没几个是不怕赫连长葑的,哪敢上去给夜千筱和冰珞求情啊。

    好在——

    这情况,似乎没有他们所想的那般严重。

    夜千筱的刀法不用说,处理食材的时候,完全可以减少他们三四倍的时间,而且每一刀都很精准。

    光是看她拿刀,那就是一种享受。

    而,除她之外,并不怎么被人看好的冰珞,刀法竟是也不比炊事员们要差。

    虽然没有夜千筱那般快,可她每一刀都刷的很漂亮,任何食材到她手中,都切得又快又好,薄片简直近乎透明。

    两人乒乒乓乓的切着,简直帅的无与伦比。

    于是,本来该花四五个小时,才能被四个炊事员处理好的食材,生生被她们用两个小时完成了。

    至于赫连长葑,也生生在旁站了两个小时。

    都不带坐下来休息的。

    “何班长。”

    见两人放下刀,赫连长葑忽的开口,喊了一声。

    “来了!”

    刚揉好面团的何班长,顿时转过身,疾步朝这边走来。

    下意识朝冰珞和夜千筱的方向看过去。

    直至见到那一堆堆处理好的食材后,何班长顿时愣在原地,眼里写满了难以言明的惊讶。

    这才多久——

    就全部处理好了?

    “食材你检查一下,”赫连长葑看着何班长,慢慢地说道,“没问题的话,人我先带走了。”

    半响,何班长反应过来,将震惊的神情收了回去,继而朝赫连长葑摆了摆手,“行,你们走吧。”

    可不敢再留下冰珞和夜千筱。

    这不明摆着刺激人吗?

    他还担心呢,要是其余炊事员受了刺激,明天集体罢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在诸多诡异的视线下,赫连长葑领着完了事的冰珞和夜千筱离开。

    厨房那堆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啧啧。

    简直被打击透了。

    一个还在选拔的学员,刀功都比他们要好?

    这可怎么得了咯!

    ……

    冰珞和夜千筱,在赫连长葑的带领下,离开了厨房。

    但,也没有多久,赫连长葑就停了下来。

    冰珞和夜千筱也止住步伐。

    前方的赫连长葑,转过身,朝旁边一招手,就将不远处走过的一个人留招了过来。

    对方小跑着过来。

    “队长,怎么了?”

    那人朝赫连长葑问道。

    微微凝眸,赫连长葑抬手指了指冰珞,声音平稳冷静,“把她带过去。”

    那人一愣,似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边吗?”

    “嗯。”

    赫连长葑应声,毋庸置疑。

    “行,”那人爽快地点了点头,继而朝冰珞看过去,“那个,麻烦你跟我来这边。”

    冰珞凉飕飕地扫了她一眼。

    那人只觉得杀气阵阵,冷意迎面袭来,可毕竟有着一定心理素质,硬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退让。

    “那个,麻烦你跟我来这边。”

    强硬地又重复了一遍。

    终于,在夜千筱的暗示之下,冰珞紧锁的眉头松动了一下,然后上前几步来到那人面前。

    那人呵呵一笑,很快地就在前面领路。

    很快的,在这条小道上,就只剩下赫连长葑和夜千筱的身影。

    “还有什么事吗?”

    因为冷,夜千筱双手放到衣兜里,不紧不慢地朝赫连长葑问了一句。

    她是没有想到,赫连长葑知道她要来食堂,神情还那么淡定,只是想过来“抓个正着”,顺带还连累了冰珞。

    虽然不至于因此怨恨赫连长葑,但赫连长葑此番“不要脸”的行为,着实让夜千筱产生了警惕心理。

    赫连长葑垂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很快,将手放下去,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

    “还差十分钟。”赫连长葑淡淡开口。

    “零点?”夜千筱扬眉。

    “嗯。”

    “哦,”夜千筱会意,心里哭笑不得,可面上却不动声色,“这么晚了,宿舍也该熄灯了。”

    说着,就打算离开。

    赫连长葑唇角勾笑,右手一抬,就从夜千筱前方绕过,继而手搭在夜千筱肩膀。

    直接挡住了夜千筱离开的道路。

    “你想做什么?”

    夜千筱也不跟他起争执,颇为不耐地问道。

    赫连长葑凝眉。

    未说话,就听到“嗡嗡嗡”的震动声响起。

    是夜千筱带在身上的手机。

    本想给刘婉嫣打个电话的,没想忘了。

    于是——

    等夜千筱掏出手机一看,备注上果然写着“刘婉嫣”这三个字。

    夜千筱一抬眼,对上赫连长葑颇为不爽的眼神,却也没有如他所愿,手指在屏幕上一划,就将电话接通了。

    赫连长葑顺势松开她。

    “千筱?”刚接听,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刘婉嫣试探的声音。

    “是。”

    夜千筱应了一声。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刘婉嫣感慨了一声,同时又忍不住嘀咕道,“小祖宗啊,你都不知道我打了多少电话了,给你打个电话真是比什么都难。”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跟你打电话了?”

    刘婉嫣不爽地反问了一声,旋即也懒得等夜千筱那漫不经心地回答了。

    停顿了下,刘婉嫣便直入主题,“怎么样,去食堂吃饺子了吗,那个包了子弹壳的饺子你吃到了没有?”

    “没有。”夜千筱淡淡道。

    “啊——”

    “冰珞吃到了。”

    夜千筱及时打断刘婉嫣的话语。

    “……”那边沉默了下,很快,便传来刘婉嫣无语的声音,“跟你说话真费劲。”

    对于这种评价,夜千筱选择不搭话。

    “她吃到也挺好的,反正你也有一个吧,”刘婉嫣颇为严肃的说着,可顿了顿,声音冷不丁地抬高不少,“你的没有丢吧?”

    “没有。”

    夜千筱闲闲的回答。

    林班长的子弹壳和裴霖渊的护身符放到一起,她从来没有动过,自然不可能弄丢。

    “那就行。”刘婉嫣应声,旋即话锋一转,“我现在在炊事班呢,有几个人想跟你说话,你要不要听一下?”

    “嗯。”

    夜千筱应了声。

    很快的,她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杂七杂八的声响。

    似乎是在议论谁最开始说。

    没一会儿,终于有人拿到手机,在折腾了下后,声音立即传了过来——

    “千筱千筱,你在特种部队过得怎么样,累不累啊,要是坚持不下去了,就快点儿回来啊,我们做好吃的给你……”

    “去去去,什么坚持不下去了,这大过年的,你不会说点儿好听的?”

    于是,对方话还没有说完,在被人怒斥了几句后,电话又到了其他人手上。

    “千筱,别听他的,你在那边好好努力,不过哪天得空了,记得回来看看我们。”

    电话又被人夺过,“千筱,记得早点让来啊,再过几年我们估计都走了……”

    “一边去,喜庆日子,说这些做什么?”

    于是又被人打断。

    “千筱,我们今晚守岁,你们那儿要守吗?”

    “据说你们那里训练很严,要不,还是早点儿睡,好好休息吧。”

    “训练记得加油啊,蛙人的选拔你都熬过去了,还怕那个什么煞剑吗?”

    ……

    夜千筱静站在那里。

    手机那边,有多种声音交错地传过来,可每一句每一句,夜千筱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时间可以淡忘很多东西,离开炊事班一年,夜千筱不可能记得一切小事。

    但是,他们在电话那边念叨,一句一句,说着对她未来的期许,说着以前那些琐碎事,还有她走时在那块土地种下的菜……

    不知不觉间,就连夜千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嘴角扯出了个浅浅的笑容。

    很淡,很浅,却,灿若惊心。

    而这一切,都被赫连长葑看在眼里。

    至于先前的那抹不满,早已在夜千筱扯起的嘴角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直以来,他相信夜千筱,却又不相信夜千筱。

    他相信夜千筱可以守护好很多东西,而且她可以完全做到一个真正军人的身份。

    但,他不信,夜千筱的心会留在部队。

    相反的,她不喜部队,讨厌部队,时常会对这个部队,表现出很多反抗的情绪。

    所以,他也会担心,夜千筱会在一些紧要关头,做出一些不利于国家的事儿。

    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担心。

    就像他对其他的队员也有着同样的担心。

    过于重情重义的人,总会率先想到就近的关系,然后才联想到国家。

    其余人他觉得没关系,可,夜千筱的话,可以走的很远很远。

    她事先要知道,自己处于这个职业,最重要的是什么。

    到现在,他依旧不太相信夜千筱,可,他开始有点儿信心,夜千筱在这个部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领导者。

    “砰——砰——砰——”

    有冲天的爆炸声响起。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皆是抬起头看去。

    在夜黑的天空中,有几道火光冲天而起,在上升到某个顶点的时候,立即朝四面八方绽放开来,一点点的亮光,五颜六色的亮光,在空中成了最美的点缀。

    这是烟花。

    转瞬即逝,却,美艳绝伦。

    声响持续不断,不远处的操场上,响起了战士们的欢呼声。

    烟花的声响与操场的欢呼交错,夜千筱抓住的手机里,传来不少人的庆祝声音。

    零点。

    新的一年来临。

    眼前这里,相隔千里的那里,皆是为同一个时间的到来欢呼雀跃,带着欢乐的味道,绵延千里。

    若说去年,夜千筱对过年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此时此刻——

    地点不同,心境不同。

    或许,变得不是心境,而是那些人。

    离开这群家伙,或许,过年还是那么无聊吧。

    脑海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夜千筱抬起的眼眸里,倒映着烟火五颜六色的光芒。

    她看着烟花,赫连长葑看着她。

    那一刻,她眼里的清冷与淡漠,皆化作了难言的温暖。

    烟花会持续十分钟。

    可,夜千筱看了两分钟,她手中的手机就被人夺了过去。

    强行掐断。

    一道身影挡在她面前,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夜千筱微微一愣。

    却,没有反抗。

    雪花与烟花,在夜空中交错着飘落。

    一片片的雪花,悠悠然落在两人身上。

    帽檐、发丝、肩膀、眼底。

    细细的雪花,在凉凉的夜风中,斜飞到眼睛里。

    眼眸只感觉到阵阵凉意。

    黝黑的眼睛里,盛满了绚烂绽放的烟花,还有那细细飞舞的雪花,以及——

    眼前这个男人的气息。

    归属感是什么?

    夜千筱不知道。

    可,凌珺有过家,被毁后,以佣兵团为家。

    而现在——

    在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部队里,她开始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不源于某个人,而是,这个集体。

    “还记得我问过你,选国家,还是选战友的问题吗?”

    赫连长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轻轻地响起。

    “记得。”夜千筱应声。

    “现在呢,选什么?”赫连长葑继续问。

    “战友。”夜千筱一字一顿开口。

    “确定?”

    “是。”

    “那好,”赫连长葑紧紧搂住她,在她的耳畔落下凉凉一吻,他声音低哑好听,“记得守护好你的战友,而我,会守护好你。”

    夜色愈发深沉。

    绚烂至极的烟花,在空中展现出最后一抹光彩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回荡在夜千筱耳边的,不再是那持续的烟花声响,而是他那句似是誓言的话语。

    ……

    翌日,五点。

    夜千筱从睡梦中醒来。

    一如既往的宿舍,却没有以往的响动。

    许是昨晚玩得太累,她们都没有任何动静。

    夜千筱清醒的很,没有继续睡,而是放轻了动作,从床上爬起来。

    穿衣、穿鞋、带帽、洗漱。

    再出门。

    门刚被拉开,一阵冷风便迎面刮来。

    下了整夜的雪,宿舍楼外,又是厚厚的雪景。

    如他们刚来这个基地一般。

    夜千筱呼出口气,在微亮的走廊灯光下,她见到一团团水雾。

    当下,便将帽子压低了下。

    关上门,跑步下楼,径直前往训练场。

    本以为自己够早的,但——

    雪地里有行走过的痕迹,一路朝训练场那边而去的。

    直至抵达训练场,夜千筱终于见到在400米障碍上闪过的身影。

    是封帆。

    “新年好。”

    走过去,夜千筱朝他打了声招呼。

    “新年好。”

    封帆从高墙上跳下来,继而应付似的朝夜千筱说了一句。

    说完,便朝低桩网下面钻爬。

    挑了下眉,夜千筱跟上他的速度,从低桩网旁边走过。

    直至她跟完低桩网后,封帆终于停了下来。

    “你不训练?”

    封帆不爽地扫了她一眼。

    好端端的,跟着他做什么?

    夜千筱耸耸肩,闲闲地道,“你速度挺快的,学习一下。”

    “……”

    封帆简直懒得理她。

    很快的,向前绕过标志旗转弯返回,回来跨越低桩网。

    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几眼,夜千筱由衷佩服他的坚持。

    本身实力就有,但他所付出的努力,不比任何人要少,反而远远超出了平均水平。

    摸摸下巴,夜千筱扫了眼训练场周围亮起的灯光,继而看了看深沉的夜空。

    也不耽搁,便中途跟上了封帆的速度。

    封帆跨越400米障碍,她也跨越400米障碍;封帆去做5个500,夜千筱同样做5个500;封帆进行牵引向上,她也进行牵引向上……

    封帆越来越不爽她,可她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差点儿没把封帆气倒。

    陆续地,训练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可夜千筱却不依不舍地跟着封帆,直至七点半的早餐时间到了,封帆才终于甩掉夜千筱。

    “上午继续吗?”

    同封帆来到食堂,夜千筱边拿早餐边朝封帆问道。

    “不。”

    封帆果断地说道。

    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夜千筱忍不住笑开,旋即去找同在吃早餐的冰珞。

    不过——

    或许最开始,她只是想试试,封帆的训练强度如何。

    可,几个小时下来,夜千筱却发现,封帆不仅仅是努力那么简单。

    他每个科目都安排得当,在体力训练之后,就放缓节奏,做一些其他的训练。

    各个项目都排的很合理。

    就算是跟着他训练,也有所收益。

    ……

    大年初一,新年的气氛很浓。

    基地张灯结彩的庆祝,偶尔见到老兵的身影,皆是满面笑容的。

    但——

    所有一切欢乐,都将他们这些学员排除在外。

    伙食没有好转,待遇没有好转。

    就连那个欠扁的陆松康陆教官,以前还在他们面前使劲晃悠,可现在一点儿行踪都没有。

    路上遇见,连个眼神都不给。

    着实太打击人了。

    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就连这么喜庆的节日,都没有给他们任何好脸色看。

    于是——

    这一整天,原本该处于寂静的训练场,莫名地变得热闹起来。

    大部分的学员,都选择在训练场上发泄怒火。

    恨不能被他们踩过的、打过的、踢过的,都是那群欠抽的老兵!

    夜千筱和冰珞,倒是没有他们那般积极,按照平时的习惯进行训练。

    所以,那天晚上,只有少数“偷懒”的,才算是真正睡了会儿。

    因为——

    零点刚过,宿舍楼外就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声。

    “哔——哔——哔——”

    “哔——哔——哔——”

    “哔——哔——哔——”

    急促、连续不断地哨声,一听就知道出自于陆松康之手。

    有的人,才刚刚躺下,没有进入睡眠;有的人还在睡前洗漱;有的人更是在脱衣上床……

    于是,这哨声一起,所有学员,顿时被惊了惊,同时手忙脚乱地开始进行整理。

    没一会儿,哗啦啦的一群人,就直接朝楼下冲过来。

    好在这批人经过了筛选,紧赶慢赶,终于赶在了三分钟之内。

    99名学员,规规矩矩地站在陆松康面前。

    而教官,也就陆松康一人。

    “废话不多说,”将哨子转了几圈绕在手上,陆松康拎着喇叭朝他们喊道,“从此时此刻起,也就是2月1日0点4分开始,到2月8号0点4分为止。你们——哎,往后看。”

    话音一落,99个人,全部转过后,朝身后看去。

    在楼梯口的位置,不知何时挂上了块小黑板。

    上面贴满了A4纸。

    “哔——”

    又是一声哨响,再度将注意力转移过来。

    “具体的待会儿再看,”陆松康吊儿郎当的开口,“这七天的时间,你们必须将上面所有的科目完成,时间随你们安排,是否合作也由你们,唯一的要求是——把任务给完成了!”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明天更新还是在上午。

    PS:瓶子要写番外了,最迟周一写完。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

    想看【前世番外】的请加群。另外,盗版读者、也就是不花钱,或者说没有全订的妹纸们,你们就别进群了,管理很忙,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的话,那就是瓶子的罪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0、雪飘一夜的晚上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